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156章 :叫我,祁深(七千字)

第156章 :叫我,祁深(七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6306更新时间:2018-01-01 07:50:39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女人本来就是敏-感的群体,再加上她对厉祁深特殊的感觉,他对其他女人好,她也是有善妒的心理。  “又吃醋了?”  厉祁深冷不丁的冒出来一句话,乔慕晚埋低了小脑袋。  她本就脸皮薄,被这个男人一说,面子自然是挂不住。  她刚想说“没有”,厉祁深先她一步又问了她一句之前问过的问题。  “还不承认喜欢我?”  不止一次被这个男人抛出来这样的话,乔慕晚黛眉微拧。  毕竟这是一个很有针对性的话题,承认或者不承认,或真或假,她都不好去回答。  放下了自己的小手,她不想再继续面对这个男人。  他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有让自己心弦颤抖的本事儿,她和他玩不起,只能鸵鸟心理的选择躲避。  “我要去看卢部长了!”  拿开男人横在自己体侧的小手,乔慕晚作势就要往外面走去。  只是她刚按下门锁,房门被支开一道缝,乔慕晚就被厉祁深给拉了回来,跟着,她的身子,被抵在了墙壁上。  她没有看清眼前这个男人的动作就被咬住了双唇。  薄韧的唇,包裹住乔慕晚,厉祁深描绘她的唇型,然后抵住她的齿冠,攻城掠池的吞并她的甜美。  就像是品尝甘甜的汁液,厉祁深不断的shun-xi,时不时拿皓齿轻咬。  唇上附上一个温热的东西,乔慕晚一开始还在抗拒,但在厉祁深的几下牵引下,她随着他,与他相互交融在一起。  就像是想要从对方身上撷取更多似的,厉祁深的身躯与乔慕晚紧密无间的挨在一起。  舌苔处有些发麻,乔慕晚抬起两个藕臂,吊在厉祁深的脖颈上,旖旎的加深两个人之间的距离。  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厉祁深将乔慕晚都抱了起来。  鱼儿找到相互扶持的伴侣似的,两个人气息搅在一起,牵起一串又一串暧-昧的休止符。  有些承受不住这样大脑阵阵缺氧的感觉,乔慕晚下意识的嘤咛出声。  “嗯,厉祁深,好了,放开我!”  粘合的温度过高,乔慕晚本就娇艳的唇瓣,红得明媚,鲜艳的夺人眼球。  似乎尝不够似的,厉祁深一秒钟也不想放开乔慕晚。  “换个称呼!”  虽然厉祁深好过她叫自己厉总,但就他们两个人现在这样特殊的关系,他想从这个女人这里要一个特殊的称呼。  “……嗯,什么?”  “叫我,祁深!”  厉祁深在乔慕晚耳边,痴缠的出声。  两个人挨得太近的缘故,男人的声音,又低又沉,像极了大提琴被波动琴弦的声音。  太过亲昵的称呼,让乔慕晚小脸红得更甚。  她不想去叫这个男人,别别扭扭地闪躲厉祁深和自己之间的距离。  “不叫?”  厉祁深挑了挑眉,手指在乔慕晚纤细皮肉的腰间,抓了一把。  乔慕晚蹙眉娇哼,像极了致命的毒药,让与她近距离接触的男人,立刻就有了本真的反应。  很多时候,厉祁深就是在给自己找罪受,这个女人,他明知道不该惹,却还是忍不住去惹她。  乔慕晚不配合的摇头,然后又觉得不对,又赶忙点头儿。  和这个男人,她总是会脑袋跟不上自己的思维,就像现在,她的大脑已经开始是混沌一片,不清楚自己现在到底怎么想的。  身体有些僵硬,难受的膨胀感,让厉祁深的俊脸很沉。  红缨一抹作痛,乔慕晚细碎的嘤咛出声。  “乖,叫我一声!”  他知道这里是医院,微薄的理智在告诉自己不能胡来。  在厉祁深一阵让自己意乱-情迷的撩拨下,声音同样难耐的乔慕晚,细碎的从菱唇中溢出声音。  “……厉祁……”  “不对!”  厉祁深带有惩罚的动作,让乔慕晚胸口一痛。  “你到底要怎样?”  乔慕晚的眼角都浮现出了泪花,她对这个男人抗拒不了,理智都要崩溃了。  “叫我一声祁深!”  颀长的身躯俯下,厉祁深在乔慕晚的耳边,似笑非笑的出声。  对这个男人无孔不入的行为,乔慕晚根本就没有抵抗力,本来自己对他就有特别的感情参杂在里面,再被他这样对待,她全身都在发烫。  在身子微微泛起轻颤下,乔慕晚缴械投降。  “……祁、深!”  本就声音柔柔婉婉,听到乔慕晚声线软糯的叫自己,厉祁深根本就无法忍受。  重新衔住乔慕晚的唇,翻天覆地的亲吻,带着缠-绵的依恋,要命的缠着两个人……  门里,两个人抵死的温存,门外,通过门缝看到门里行为两个人的卢梦妍,垂落在体侧的手指,不自觉的蜷缩成拳头儿。  听到几乎要凌迟自己耳膜津ye交融声音,一抹阴狠的眸光,在她的眼底,飞速的闪现而过。  ————————————————————————————————————  卢梦妍替乔慕晚挨了一耳光,让乔慕晚对她改观了态度。  想到自己之前一直对她带有敌视的态度,她一时间觉得是自己太过分,有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嫌疑。  本来厉祁深让卢梦妍休息,准了她几天假,但是她婉拒了厉祁深的好意,还说最近有很多的工作要抓起,设计部不能没有她在,就带伤留在了设计部。  厉祁深让乔慕晚负责和代先生合作的事情,下周一就要和其他几个企业竞标。  因为有厉氏摆在那里,竞标获胜几乎没有什么悬念,但乔慕晚为了证明自己的实力,她对这次的竞标下了很大的功夫儿,并不想因为厉氏的名声,让自己的取胜,存在什么疑议。  “乔工,我看你最近很忙的样子?有没有什么我能帮你的?”  卢梦妍观察了好些天,她知道乔慕晚和他们设计部设计的图纸不一样,不光是好奇,更是因为厉祁深对她委以重任,让她心理不平衡的发紧。  乔慕晚抬眼看到卢梦妍,缓和了一下绷紧的面部肌肉,淡淡的笑。  “还好,我能应付的来!”  竞标的手稿是商业机密,乔慕晚浅笑的同时,掩盖住了图纸的重要部分。  察觉出乔慕晚对自己的提防,卢梦妍皮笑肉不笑的弯下黛眉,说了句“别太辛苦!”,离开了。  卢梦妍离开以后,乔慕晚继续画自己的图纸。  中途,陆临川来找乔慕晚,说厉老太太来了公司,张罗着要找她。  对厉老太太那个可爱的老人儿,她一直都没有抵抗力,如果厉老太太找她,她再忙,都会去陪她。  很多时候,她都觉得缘分这个事儿很微妙,就像厉家人。  她对厉家人,不管是厉祁深,还是厉老太太,还是厉晓诺,她都莫名的有一种说不清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微妙,让她清楚的知道,这些感情,不是乔家人能给自己的,更不是年家人能给自己的。  陆临川这前脚刚告诉乔慕晚,后脚厉老太太就派人来找乔慕晚。  暂时放下手里的工作,她将设计好的图纸放在了文件夹里以后,出了设计部。  ——————————————————————————————————  本以为自己进厉祁深的办公室才能看到厉老太太,却不想老太太居然自己来找她。  不等乔慕晚向厉老太太颌首问好,厉老太太一把扯住了她的手腕,拉着她就往休息室里扯。  进了休息室,厉老太太二话没说,用一双眸,直勾勾的盯着乔慕晚。  “慕晚,你给我说实话,你在祁深之外,是不是还有其他的男人?”  厉老太太问得一本正经,脸上尽是认真。  不知道厉老太太从哪里听说了什么,她对自己的质问,让乔慕晚眉头儿都要打成了结。  “藤雪来找我,说她发现你和其他的男人好上了,你给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厉老太太对乔慕晚一直都有好感,总是梦想着乔慕晚有一天能成为自己的儿媳妇。  但是听了藤雪的话,她一时间不敢相信乔慕晚到底是不是干干净净的姑娘。  虽然藤雪没有什么证据证明乔慕晚和其他男人走在一起,但是藤雪是藤家的千金小姐,不至于做这样空xue来风的事情。  无风不起浪,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她能来和自己说乔慕晚有了其他男人的事情,她自然是要来问问。  被厉老太太问得一脸茫然,乔慕晚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和其他的男人有来往,指的是年南辰?  但是她的事情,除了厉祁深,应该没有谁知道啊!  乔慕晚皱眉,难以启齿间,厉祁深从休息室外,推门而入。  身姿笔挺出现在门口处的厉祁深,让厉老太太和乔慕晚的目光齐刷刷的落在了他的身上。  在厉老太太找上乔慕晚之前,她已经找过厉祁深,也是为关于乔慕晚和其他男人来往的事情。  藤雪反将一军,将乔慕晚和其他男人来往的事情告诉了厉老太太,但是好在厉祁深想到了藤雪可能要拿那段见鬼的视频和照片弄出来点儿事情,他让人把藤雪的手机给劫了下来,删除了里面的东西。  一头雾水的乔慕晚,突然像是赤-裸-裸被揭发的羔羊一样任人宰割,在看见厉祁深的瞬间,整个人莫名地想要站在  他的势力保护范围之内,贪-婪的享受他给予自己的保护。  看到突然闯进来的儿子,厉老太太不悦的瞪了他一眼。  厉家是盐城数一数二的名门大户,就算自己的儿子要和哪个姑娘好上,也得是清白人家干干净净的姑娘,如果乔慕晚真有什么行为不检点儿行为举止,老太太也不能同意她和自己的儿子好上啊!  虽然厉祁深之前给了自己解释,但是厉老太太想要和乔慕晚再求证一番,毕竟听她那个老歼巨猾儿子的片面之词,她根本就不相信。  “你来干什么?还害怕我欺负慕晚不成?”  自己儿子这个老油条,她这个做母亲的玩不过他,自然得提防提防他。  没有将自己母亲看自己时的不屑目光纳入眼底,厉祁深将目光落在了乔慕晚一张无措的小脸上。  厉祁深知道乔慕晚还不知道她和年南辰在一起接吻的事情被藤雪逮了个正着儿。  给乔慕晚使了一个坚定不移的眼神儿,乔慕晚接收到以后,莫名的心安下来。  尤其是两个人相互对视了一眼以后,竟然有了一种心有灵犀的错觉。  “您想问的,我都给您解释了,您还来找她,是不相信我?”  就知道自己这个一锥子扎不出个屁来的儿子,一说话就一大堆的道理,厉老太太看他的眼神儿不悦极了。  见自己母亲又要开口问乔慕晚问题,厉祁深先她一步开了口。  “妈,我都给您解释了,这里面有误会,可能是小雪看错了,当然,慕晚之前有男朋友的事情,我也知道,对您,我并没有想隐瞒什么,她现在已经和她前男友分手了!”  老太太还是不愿意相信自己儿子一本正经口吻的解释,将目光往乔慕晚的小脸上流连。  “慕晚,你之前有男朋友?”  虽然厉老太太对自己的发问,让她觉得诧异,但是通过厉祁深的话,她大致还是明白了厉老太太问自己是什么意思。  没有否认,乔慕晚点了点头儿,尽力让自己的面色保持自然。  “是,我之前有男朋友!”  就当年南辰是她前男友好了,反正她早晚都会和年南辰离婚,前夫、前男友,除了一纸婚约,没有什么区别。  “那现在分手了?”  “嗯,分手了!”  “关系都断清了,以后不会再有联系了?”  不知道自己在厉老太太面前,为什么要把自己包装的没有任何不堪的过去,她坚定的点了头儿。  “嗯,不会再有联系了!”  厉老太太吃过的盐比两个人吃过的饭都多,狐疑的看了眼乔慕晚以后,又将目光落在了俊脸一派淡然的厉祁深的脸上。  依旧是不显山、不露水的从容,让厉老太太从他的脸上,根本就考究不出来任何的信息。  索性,她用目光重新打量乔慕晚。  “那慕晚,那你有没有想过,要和祁深发展一段吗?”  乔慕晚:“……”  一句让乔慕晚一意想不到的话,让她原本还算淡然的小脸,脸部肌肉都僵住了。  眼角的余光,瞥了瞥长身而立的厉祁深,白衣黑裤的他,随手插兜的姿态,淡然洒脱,让乔慕晚莫名的心慌意乱。  乔慕晚眉眼间的犹豫,让厉老太太也看不懂眼前的女孩子的真实想法儿了。  “祁深,你出去一下!”  厉老太太想了想自己年轻时候,才发觉自己唐突了,自己这么突然问了乔慕晚这样的问题,还当着自己儿子的面儿,人家姑娘家的,会害羞也正常!  厉祁深掀了掀眼皮看向自己的母亲,然后又将爱琴海一样深沉的眸,平淡的落在乔慕晚的脸上。  迎上厉祁深的眸光,乔慕晚又开始心慌,连带着心跳都乱了。  盯了乔慕晚一眼,厉祁深没有吱声,转身出了休息室。  没有厉祁深的存在,厉老太太又开始恢复之前大哈喇的行为。  她本来就没打算相信藤雪的话,她今天来公司这里,为的也是借此,逼问一下两个人之间到底对彼此都是怎样的想法儿。  厉氏不同于其他的名门大户,他们不需要什么商业联姻来达到名利双收的效果,她只希望自己的儿女三人都能幸福就行了。  “慕晚,祁深不在这里,你给我这个老太婆说实话,你喜不喜欢祁深?”  上次乔慕晚来家里,两个人之间的交流,虽然在外人看来无异,但是厉老太太眼尖儿的发现,自己儿子这个平时不多话的浑-犊-子,那天的废话有点儿多,而且他说回家吃饭那件事儿,也太过赶巧,巧到就像是故意引乔慕晚去家里,才故意说了他要回家的事儿。  被厉老太太太过直白的质问着,乔慕晚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不管她怎样回答,都可能带来其他意想不到的连锁反应。  “诶呀,慕晚呐,你和我这个老太太还打什么马虎眼,你要是喜欢,你就说,不喜欢你也说,你和祁深都成年人了,喜欢对方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你和我这个老太婆不用隐瞒什么!”  厉老太太像是说客似的,不断的给乔慕晚灌输她的想法儿,让乔慕晚有点儿招架不住。  “告诉我,慕晚,你喜不喜欢我家的那个浑-犊-子?”  被问到贝齿死咬住唇瓣之际,恰到好处加入的手机振动声传来。  一看是自己女儿打来的电话,厉老太太走到一旁接了电话。  不知道厉晓诺和厉老太太说了些什么,她大叫了一声“什么?”以后,顾不上乔慕晚,就快速的离开了休息室,然后叫了司机,离开了厉氏。  一场来得快、去得也快的视察不了了之,乔慕晚像是泄了气似的长吁一口气。  现在被扒出来自己和年南辰有关系,又被问到自己喜不喜欢厉祁深,她越发的觉得自己的生活,乱成一团麻了。  额角有些痛,她刚抬手揉额角,挂断厉晓诺电话的厉祁深,捏着手机从外面走了进来。  乔慕晚抬头看到厉祁深的时候,素净的小脸上,是战斗后的释然。  “厉老夫人怎么知道我结了婚的事儿?”  她一直都在隐瞒自己已婚的事实,只是没想到,还是被爆了出来,就好像自己那些不堪的事儿,都在浮华尘烟过尽以后,暴露在阳光下。  厉祁深看了眼乔慕晚,没有吱声,随手点了一支烟。  很快,就有烟雾萦绕开,丝丝袅袅的在空气中,浮动开……  被映衬的格外高远的眉眼,冷峻而深邃,尤其是一双锋锐的眸,能将人完全吸入进去一样让人窒息。  “刚才那个问题,你怎么回答的?”  两个人之间缄默了良久,厉祁深才扯了扯嘴角。  他没有吸烟,任由香烟,在他修长的指间儿燃烧着。  捏了捏自己的小手,乔慕晚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  最近,她一再的被问及喜不喜欢厉祁深,整个人的耐心都耗得差不多了。  “我没回答!”  她诚实的回到,厉老太太问她的时候,正好来了电话,所以她没有回答刚才的那个问题。  “厉老夫人有事儿离开了!”  本来,厉祁深是怕厉老太太为难乔慕晚,才让厉晓诺给她打了电话,却不想,自己聪明反被聪明误,竟然错过了从这个女人的嘴巴中得到真相。  “所以说,你的意思是,你没有来得及告诉我妈,说你喜欢我?”  乔慕晚:“……”  真想不到这个男人是有多么的自我感觉良好,居然能这样认为自己喜欢他。  不想回答他这个问题,她逃避的心理,让她一再想要做一个小乌龟,然后缩在自己的壳里,永远不出来见人。  “我……要去工作了,还有很多图纸没有画!”  乔慕晚往门口那里走去,却被厉祁深拦腰抱住,然后抵在门板上。  “你还没谢谢我呢?”  乔慕晚:“……”  “我刚刚替你和我妈说,你已经和年南辰断绝一切关系!”  听明白了厉祁深的话是什么意思,乔慕晚抿了抿唇瓣。  “我们刚刚是在做戏,明明是你在配合我!”  乔慕晚的话,让厉祁深挑了挑眉梢儿。  “所以你刚才的意思是想告诉我,我多此一举了?应该让我妈知道你已婚,然后也让她知道藤雪没有说谎,你确确实实在和年南辰接吻?”  彻底明白了这一切是怎么一回事儿,乔慕晚细秀的眉,紧锁着。  “……我不知道事情是这样的!”  她没有想到自己那日被年南辰在咖啡馆强吻的事情,被藤雪给撞到了,也没有想到她居然把这件事儿告诉了厉老太太。  厉祁深深邃的眸,盯着她,没有说话。  她一直都忌惮这个男人的眸光,就像是一个黑洞一样,能把自己的灵魂都吸进去。  这次也不例外,在被他注视了几秒以后,自己率先妥协了下来。  “……刚刚谢……”  “你要怎么谢我?”  厉祁深最擅长扑捉这个小女人的每一个情绪反应,这次也是一样,在她刚想说话的时候,先她一步开了口。  她抬头迎上男人黑曜石一样烁而发亮的眸,心里莫名的有些慌。  “你刚刚和我母亲说了,你和年南辰已经断清了全部的关系!你不能欺骗她一个老太太的感情,所以,拿出你的实际动作,证明你和年南辰已经彻底断清了关系!”  拿出实际行动?要她和年南辰离婚吗?  “我……我暂时还不能和他断清关系!”  乔氏的债务危机还没有解除,她就算是想离婚,也得找对时机,不然这个婚,她别想离成。  “所以,你要欺骗我母亲那个老太太的感情?”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