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157章 :高冷范儿,制冷剂(七千字)

第157章 :高冷范儿,制冷剂(七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6300更新时间:2018-01-01 07:50:39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乔氏的债务危机还没有解除,乔慕晚就算是想离婚,也得找对时机,不然依照年南辰狂执的个性,这个婚,她别想离成。  “所以,你要欺骗我母亲那个老太太的感情?”  厉祁深挑着锋锐的眉峰,深邃的目光落在她的脸上。  “我没……就是,你知道的,我之前找了他,他不同意离婚,我……也没有办法儿!”  “那你还不用我帮你?”  乔慕晚:“……”  她知道依照这个男人的能力,她能在与年南辰这场无关爱情,只有利益的商业联姻中功成身退,只是,年永明对她的好,让她一直都不忍心和她撕破脸。  或许是因为她是被抱养来的原因,谁都她好,她都不忍心这个对她好的人,对她失望。  “我能处理好这件事儿!”  相比较她之前一直妥协的心理,现在她已经认准了要和年南辰离婚的想法儿。  只是现在还不是时机,她不能不顾及乔氏现在所处的位置,也不能因为一己之私,不顾及乔家父母在盐城的颜面。  厉祁深抱着狐疑的态度,在青白色烟雾的笼罩下,看了眼乔慕晚,没有做声。  看得出厉祁深在质疑自己,乔慕晚补充,道:“我会尽快处理好的!”  她也不懂自己为什么要突然加一句自己会尽快处理好这件事儿话,但厉祁深明显柔下来的眸光,让她紧绷的心弦,也渐渐的释然下来。  ——————————————————————————————  处理好了周一竞标用的手稿,又赶上周五,乔慕晚给乔家打了个电话。  打从上次她从年家出来以后,她一直都没有和年家、和乔家有联系。  电话响了几声,是家里的家政阿姨接的。  乔慕晚赶到医院的时候,乔正天和梁惠珍一颗心都悬到嗓子眼的看着倚在窗边,要跳楼的乔茉含。  “茉含,你这是要干什么啊?你快下来!”  梁惠珍急得哭天抹泪的看着面色苍白的女儿。  今天乔正天安排医院这边给乔茉含做人流手术,但是乔茉含一直都不肯配合她。  以至于从上午十点到现在,一家三口人都这样对峙着。  哭得两个眼睛和核桃似的乔茉含,脑袋里想得就是要见到年南辰。  她自己和谁发生过xing关系,心里再清楚不过,她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她比谁都清楚,只是年南辰根本就不愿意见她,哪怕她现在站在窗户旁,以死相逼,他都没有露面。  “我不要下来,我要见年南辰,我要见他!”  乔茉含流着泪,咬唇出声。  她这段时间以来,一直都被逼在房间,任何通讯设备都不给她碰,她真的要疯掉了。  她是跋扈,是不讲理,但是被诬蔑自己肚子里的孩子不是年南辰的,这对她来说,是比给她一刀都无情的对待。  看着不争气的女儿,从上午到现在一直都在等年南辰,乔父恨铁不成钢的咬牙。  “你到现在还在想他有什么用?你跳楼,他都没有来医院看你一眼,这样的男人,你到底还在期待什么?你说你到底被灌了什么*汤,怎么到现在了,还这么执迷不悟?”  乔氏一直不见有起色的业绩,让乔正天本就烦的乱成一团麻,自己的小女儿还这么不听话,让他这个年近六十的老头子儿,愁出来了数不清的白头发儿。  “不是我执迷不悟,孩子本来就是他的,我没有跟过除他以外的任何男人,如果孩子不是他,还能是谁的?”  乔茉含嘶声大喊着,有无尽的悲伤缠绕着她。  入了病房的乔慕晚,看到自己的妹妹,玉白的脸不着一丝血丝,穿着蓝白色条纹,像是丢了魂似的坐在开着窗户的阳台上,她的心,也跟着悬了起来。  乔慕晚的到来,让爱女心切的梁惠珍,走上前,“扑腾”一下子跪在了她的面前。  “慕晚,算我这个做妈妈的求你了,你和年南辰离婚,和他离婚吧,茉含不能没有他,如果茉含不和他在一起,她会死掉的啊,会死掉的!”  听着自己母亲声泪俱下的话,乔慕晚心里百感交集。  说到和年南辰离婚,不会有谁比她更渴望离婚能早日到来。  “我说你这是干啥啊?”  乔正天不悦的皱眉,走上来拉起自己不理智的妻子。  都说女人麻烦,他就知道,给乔茉含堕胎,压根就不应该让她来,不然哪至于惹出来这么多的事儿。  梁惠珍被乔正天拉了起来,他的脸色很难看,再怎么说乔家在盐城都是有个有头有脸的人家,自己妻女这样在医院大闹,丢得是她乔正天的脸。  看了眼争执的父母,她又看了看自己的妹妹。  接到自己姐姐投过来的目光,乔茉含的眼仁立刻就发生了变化。  她恨,恨毒了自己的这个姐姐。  如果没有她,她至于现在没有人要,至于自己肚子里的孩子被堕掉吗?  乔茉含对自己入骨的恨意,乔慕晚感受的真真切切。  没有怪乔茉含的意思,没有心痛的痕迹,她清秀依旧的小脸,保持着难得的平静。  不是她不怨,自己一辈子的幸福被毁了,她比谁都渴望自由,但是情局所制,她是乔家养女,欠乔家恩情,乔家出事儿,她能帮,一定要帮。  紧了紧小手,没有吱声,乔慕晚转身出了病房。  ——————————————————————————————————  打了电话给年南辰,电话“嘟嘟!”了两声以后,被接起。  “育婴医院803号病房,马上来!”  没有多和年南辰说一个字,乔慕晚就挂断了电话。  她很少给年南辰打电话,不到万不得已,她不会打电话给他,这次,她只想拿乔茉含赌,赌他会因为乔茉含,和自己离婚!  她刚挂断电话,没一会儿,捏在掌心里的手机,振动出声。  “你为什么在育婴医院?出什么事儿了?”  年南辰焦急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来,能听得出来,他的口吻,带着关心。  “不是我,是茉含!”  刚刚乔正天告诉她说,乔茉含一直坚持说孩子是年南辰的,虽然她现在也不确定乔茉含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谁的,但是她既然说孩子是他的,这里面就可能存在某些漏洞。  “如果你不想看到一尸两命的悲剧,最好现在就来医院!”  说完,乔慕晚不给年南辰任由一个可以还嘴的机会就挂断了电话。  ——————————————————————————————————  年南辰赶到医院的时候,看到了面色惨白惨白的乔茉含,像是鬼似的坐在窗台上。  没想到年南辰真的来找自己了,乔茉含几乎是颤抖着声线唤着他。  “……南辰?”  从窗台上下来,她扑到了年南辰的怀中,然后泣不成声的嚎啕大哭。  这么久了,她心心念念的人,终于来看自己了。  “你来了,你是不是相信我说的话了?是不是相信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了?”  有些喜极而泣的感觉,让乔茉含紧紧的抱住年南辰。  年南辰皱紧眉峰,整个人并没有因为乔茉含的话,心里有什么情绪起伏。  “如果你不想你父母在盐城抬不起头来做人,就乖乖听话!”  乔茉含:“……”  “孩子不是我的,我从来没有承认过,如果你不信我手上那份检验报告,我给你我的血样,你可以再做一次坚定!”  年南辰的话,让乔茉含瞬间有了一种心如死灰的感觉。  “年南辰,你说这话,你还是不是人?”  她失望的放开年南辰,心脏的一角,有被刀子扎开的感觉,绞痛的缠着她。  没有吱声,也没有去看乔茉含一张梨花带雨的脸,他随手插兜,脸色淡然。  “年南辰,我真的是错爱你了!”  乔茉含任由泪水流着,不住的往后面退后着步子。  她以为他来了,事情都会好了,也以为他肯来看自己,是想清楚了,相信了自己的话,只是没有想到,他来这里,居然是让自己将最后的一点点希望,都幻化为了绝望。  紧了紧手,她再看年南辰的目光,和看乔慕晚目光时,如出一辙。  “告诉你年南辰,这个孩子,我会生下来,谁让我堕胎都没有用,我一定要把他生下来!”  “生不生是你的事儿,认不认是我的事儿。就算你生下来,我也不会认,想让我年南辰养其他男人的孩子,你做梦!”  说完,年南辰不顾身后乔茉含嘶声裂肺的大喊,迈开步子,出了病房。  ——————————————————————————————————  安抚好情绪激动的乔母,乔慕晚刚出房门,碰上了在对面等他的年南辰。  地上扔在几个烟头儿,他等了她好一会儿。  有了上次自己被他强吻的事情,乔慕晚警惕的盯着年南辰。  抬眼看到乔慕晚,年南辰原本有血丝溢裂开的眸,凝了凝她。  “你有没有事儿?”  乔慕晚给他打电话说她在医院那会儿,他以为是她出了事儿,虽然后来她澄清说是乔茉含,但是她出现在这里,让他忍不住想要打听她到底有没有事情,  对于年南辰对自己的关心,乔慕晚置若罔闻。  站在与他有一米之遥的位置,她轻轻掀动朱唇。  “下周,我忙完公司竞标的事情以后,会把离婚协议寄去公司!”  听到乔慕晚提及“离婚”两个字,年南辰的眼仁,迅速波动。  “嗯……”  肩膀上,被两个手捏住的疼痛感蔓延开,乔慕晚下意识的皱眉,闷痛一声。  “就这么想和我离婚?”  年南辰眼白染上猩红盯着乔慕晚,嘴唇抿的薄而犀利。  上次,她就和他说了要离婚的事儿,年南辰至今都难以释怀。  今天再次听到这样的话,他捏住她肩膀的手,下意识的加重力道,大有一副要捏碎她骨头的冲动。  “是,打从知道我要和你结婚那天起,我就在想和你离婚!”  一段无关爱情的婚姻能维持多久呢,没有感情为基础的婚姻,对她、对他来说,都是一种煎熬。  “年南辰,我们之间没感情,你不爱我,我不爱你,用一纸婚约,束缚彼此自由,束缚彼此活得幸福的权利,你不觉得很可笑吗?”  乔慕晚湛清的瞳仁,盯紧着年南辰,从未有过的果敢与笃定,在她的眼中,呈现着。  年南辰眯了眯眼,胸腔中盘踞的怒气,让他根本就无处消散。  “乔慕晚,嫁了我,和我在一起,就这么让你难以忍受?”  之前没注意这个女人,她对自己怎样的态度,他都无所谓。  可自己在不知不觉间注意到了她的存在以后,世界都塌陷了。  他不知道自己的心湖,什么时候因为这个女人,开始变得不再平静,但是他现在很清楚自己的立场,他不想和她离婚,哪怕他不爱她,也不允许她和自己离婚。  “是,和你在一起很难受,我不想自己活得这么难受,这么没有自我,所以我一定要和你离婚!”  “该死!”  乔慕晚的话,让年南辰推着她的身子,抵在墙壁上,跟着挥起拳头就要砸下。  “砰!”  墙体与骨骼碰撞的声音响起,立刻就有白漆落下。  肌肤擦出来的血丝和掉落的粉灰黏在一起,颜色鲜艳而殷红,要命的蛊惑人眼球。  耳边有强劲儿的风刮过,本能的反应让她闭眼。  等到她恢复意识,乔慕晚抬眼看到年南辰怒红的眼,恨不得吃了自己似的盯着她。  “乔慕晚,你别妄想离婚,就算乔氏的债务危机解除了,我也不会和你离婚,嫁给我之前,你就应该做好要一辈子都挂着年少奶奶的头衔的准备!”  年南辰恨不得把话嚼碎了似的出声,“我不说离婚,我看这个婚,你怎么离!”  咬牙切齿说完话,年南辰不管自己擦破皮的手指,兀自往外面走去。  ——————————————————————————————————————  “嗯……南辰,慢点儿,不行……我受不了啊!”  杜欢难以忍受的声音,一声比一声高亢的在房间里回荡着。  没有欢愉的zuo-ai,注定是难熬而痛苦的。  没有因为杜欢的退缩而放过她,年南辰掌心扣住她的翘尖儿,导入的力道,一下比一下重。  不是在qiu-huan,年南辰完全是发-泄。  陌生的地方,被年南辰捣蒜一样力道粗重的入驻,杜欢双手抓紧身下的chuang单,破碎的shen-yin出声。  承受不住这样凌侮的施虐,她叫的很大声,甚至要喊破喉咙似的出声。  和他在一起,杜欢为的只是寻求刺-激,但是这样不是刺-激,只有发-泄的施-虐,让她如同置身在高空,然后又被阴狠的抛下地狱。  不知道施虐的过程持续了多久,直到身体上一轻,和浴室的门响起,再关闭,她才从麻木的知觉中,恢复了意识。  出于想要讨好年南辰的心理,杜欢赤luo着紫痕满布的身子,下了chuang,往浴室那里走去。  只是还不等她将身体贴上年南辰,就被他嫌恶的拨开。  “滚!”  “砰!”  浴室门被打开,再合并上的声音,几乎要震碎了杜欢的心脏。  她呆滞的倒在浴室外的地板上,一脸茫然的样子,完全不知道她哪里做错了什么。  ————————————————  年南辰再从卧室里出来的时候,杜欢已经小鸟依人的坐在沙发那里等他。  有了刚刚的教训,她不敢再贸然走上前去。  头发还滴着水珠的年南辰随手拿起矮几上面的烟盒,点燃了一支烟,然后双腿交叠搭在矮几上,坐进了沙发。  青白色的烟雾缠绕开,杜欢能察觉出年南辰火大的脾气,渐渐的平息了下来,她主动上前缠住他。  小手抚-弄他敏-感的柱状物,声音柔媚的开口,“谁惹你了吗?我看你心情不是很好!”  她从她爸妈那里知道了乔茉含的事儿,说到自己的表姐被年南辰抛弃不要,她不像她父母那样,跟着着急上火,相反儿,心里莫名的窃喜。  对于乔慕晚这样没有竞争力的对手,再加上失chong的乔茉含,被年南辰翻脸不认人,她现在可以说在年南辰这里如鱼得水。  没有去理杜欢的话,年南辰吞吐了一个白色的烟圈后,开了口。  “乔慕晚在乔家的事儿,给我说说!”  年南辰突然问了关于乔慕晚的事情,让杜欢一怔。  但惯会察言观色的她,脸色马上恢复自然。  “怎么想起问她了呢?”  杜欢并不知道厉祁深和乔慕晚之间的事情,以至于上次年南辰让她去勾-引厉祁深的事儿,她压根也就没有放在心上。  杜欢的多言,让年南辰不悦的睨了她一眼。  在年南辰身边待时间长了,她多多少少也摸得清他的脾气。  知道他不喜欢自己多问,她也就不再多嘴,识趣的将她知道关于乔慕晚的消息,都告诉了他。  ————————————————————————————————————  乔慕晚从医院回去舒蔓那里已经是晚上九点多,被乔茉含和年南辰两个人这么一闹,她整个人无力的厉害。  回去洗了个澡,她刚想睡觉,厉老太太那个活宝级的老太太发了微信给她。  接通语音,厉老太太贼兮兮的声音传来。  她是提醒乔慕晚明天陪她去看服装展销会的事儿,虽然事情是一周前定下的,但她至始至终都想着这件事儿。  而且上次自己在逼问她喜不喜欢自己儿子的事情,她还没有问清楚,厉老太太这个姜还是老的辣的老太太,才不会放过这个借机再问乔慕晚喜不喜欢自己儿子的机会。  给厉老太太回复了一个笑脸,她在后面敲下了一串文字。  因为自己对厉老太太隐瞒了已婚的事情,她对她,总有一种说不清的抱歉感觉。  接到乔慕晚说“我没忘,厉老夫人”的文字,厉老太太在另一边笑了笑。  “慕晚呐,这么晚没打扰到你休息吧?”  不好意思拨了老太太的兴致,乔慕晚回了“没有”两个字。  看到乔慕晚没有反感自己的意思,厉老太太的话匣子就打开了。  不顾及身旁看报的老头子给了自己一脚,厉老太太贼兮兮的给乔慕晚发语音。  “慕晚呐,其实我觉得你这个微信名不好听,你应该换一个,我这个老太太也没什么文化,我就觉得你微信名应该叫做‘制冷剂’”。  其实厉老太太也没有其他什么意思,就是她喜欢赶时髦,就让家里的几个孩子都申请了微信号,没事儿和他们都聊聊天什么的。  厉祁深也不例外,被厉老太太逼得也申请了个微信号。  只是他为了体现自己对自己母亲的不满,给自己的微信起了个“站在空调上面的高冷VIP”的名儿。  看到自己大儿子起的这个浑-犊-子的微信名,厉老太太总想着要找谁治治他。  这下有了乔慕晚,她很自然的就想到要她换微信名,起一个一物降一物的名儿。  听完厉老太太发给自己的语音,乔慕晚有些怔忪,平时她不怎么玩微信,就随便给自己想了一个微信名,但是厉老太太突然让她换微信名,她确实有些不解。  思忖间,厉老太太又发了语音给她。  “慕晚呐,你换吧,就换‘制冷剂’这个微信名,我喜欢!”  乔慕晚平时不玩微信,微信里也没几个好友,厉老太太再三让她换微信名,她本就耳根子软,在厉老太太三言两语的狂轰滥炸下,她妥协的换了微信名。  乔慕晚听话的换了微信名,厉老太太都要乐开了花。  盯着手机屏幕上“制冷剂”三个字,她笑得都拢不上嘴了。  一直都默不作声的厉锦弘,听着自己老伴像是要嫁人似的开怀笑声,不悦的踢了她一脚。  “就你这大哈喇的样儿,哪个好人家的姑娘不都得被你吓坏了?”  “慕晚不一样,这个姑娘好,哪一点儿都和我家祁深配!”  又与乔慕晚寒暄了几句,彼此间道了声“晚安”以后,都休息了。  ——————————————————————————————————  厉祁深正在处理文件,放在一旁的手机,不住的嗡嗡作响。  他平时业务都很忙,很少有聊天的时候,偶尔会看一下,然后就不了了之。  可能是处理文件有些疲倦,他难得的拿起手机,看了眼自己母亲发来的微信消息。  是一张截图和一条语音消息。  他刚按下语音消息,里面厉老太太还在亢奋状态的声音传来——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