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158章 :你是在向我暗示什么吗?(七千字)

第158章 :你是在向我暗示什么吗?(七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6230更新时间:2018-01-01 07:50:40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厉祁深刚按下语音消息,里面厉老太太亢奋的声音,叽喳的传来——  “儿啊,看到妈给你发的截图没?这个是慕晚的微信名,有没有一物降一物的感觉!”  老太太一直咯咯笑个不停,想到自己儿子看到微信消息以后的表情,笑得更开怀。  甚至身旁的厉锦弘,嫌恶的白了她一眼,她也不以为意。  厉祁深湛黑的眸,看了眼屏幕上的截图,然后放下手机,丢在一侧。  拿起桌案上的烟盒,他点燃了一支烟。  青白色的雾霭,缠绕在书房里,让男人一双本就深邃如墨的眸,在烟雾中,锋锐的像是鹰。  猩红的火光燃尽,快要烧到厉祁深的指尖儿,他捻灭烟蒂,丢在烟灰缸里。  然后重新拿起手机,在消息资料一栏改了微信名。  直到满意自己的新名字,他才带着深意的勾起唇。  原本在等自己儿子消息的厉老太太,等得不断打哈欠都等不到自己儿子给自己回话。  在看到自己儿子将微信名改成了“哥的高冷你制不住”以后,困意直接消弭了一大半儿,然后腾地坐起身体,吹眉瞪眼的不悦哼唧一声“浑-犊-子”。  ——————————————————————————————————  乔慕晚去厉家找厉老太太的时候,厉老太太已经穿戴好。  看到乔慕晚,老太太原本还担心状态下的心情,迅速平复了下来。  取代脸上的担忧,她喜笑盈盈的走上去。  “慕晚,你怎么才来啊?”  “抱歉,厉老夫人,路上有些堵车,让您担心了!”  乔慕晚抱歉的颌首,厉老太太不以为意的摆了摆手。  “没事儿没事儿,你这个孩子没事儿就行!”  坐上了车,厉家的司机载厉老太太和乔慕晚去了市中心的服装展销会。  和其他展销会没有什么不同,来来往往的不过是盐城名门家的阔太太和淑媛。  不同于乔茉含,乔慕晚很少参加这类的展销会。  “嗳,慕晚,你看这个裙子很好看啊,我觉得这个颜色也衬你的气质!”  厉老太太就是凑个热闹,图个乐子,看上了好看的衣服什么的,就想着买回去。  乔慕晚刚想附和应声,厉老太太已经让导购人员拿了适合乔慕晚身型尺寸的裙子。  “来,慕晚,试一试,要是合适,咱们就买回去!”  厉老太太打心底里喜欢乔慕晚,以至于看到好看的裙子,第一个想到的是她,而不是自己的女儿。  乔慕晚再三推让,却拗不过厉老太太,只好乖乖听话的换了裙子。  换好了对开襟设计款式的白裙,从试衣间那里盈盈走出来一个面容清秀的女子。  不同于很多名门淑媛后天培养自身气质,乔慕晚是那种天生就由内而外散发出优雅气质的女子。  虽然她谈不上是长相给人赏心悦目的惊艳感的姑娘,但是素白无暇的小脸,越看越讨喜,越看越耐看,让她过目难忘。  一看乔慕晚再适合不过这件白裙,厉老太太当机立断就买了下来。  虽然是试销阶段,价位相对较高,但是老太太根本就没有犹豫,就付了款。  厉老太太突然给自己买了裙子,乔慕晚皱了皱眉儿。  她知道厉老太太对她很好,但是自己就这样堂而皇之接受她买给自己的裙子,心里还是有疙瘩,毕竟,她并不是她的什么人。  乔慕晚和厉老太太推让,厉老太太虎着脸,假装不悦,让她最后也不再开口吱声。  又陪厉老太太逛了几个展厅,在厉老太太和其他人家太太聊天时,乔慕晚借口去洗手间,在刚刚路过的一个展厅那里,买了一件她自认为适合厉老太太的老年装。  等到她拿了衣服给厉老太太时,厉老太太虽然嘴上在说落乔慕晚乱花钱,但心底里早就乐开了花。  要不是展厅里人多,老太太铁定是要换上乔慕晚买给自己的衣服,然后朋友圈、微博圈晒图。  “厉老夫人,这位是……”  有认识厉老太太的豪门阔太,看到老太太身边的乔慕晚,忍不住问到。  这厉老太太出门,不带自己的女儿,带了一个陌生人家的女孩子,这让谁看了都会怀疑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毕竟厉家的两个人儿子,都光棍汉吊着。  没有规避对面王太太投过来的打量目光,厉老太太笑呵呵回道:“这是我家祁深的朋友,今天来这里陪我闲逛逛!”  不用说太多的话,一句“我家祁深的朋友”,任由谁听了,都会曲解其中的深意。  厉老太太这么一说,对面的王太太也陪笑两声。  “那看来厉家好事儿要近了啊!”  王太太盯着乔慕晚,笑意中颇有几分说“姑娘你真好命”的意思。  听得出两个人之间对话是什么意思,乔慕晚说不尴尬完全是在自欺欺人。  且不说她现在和厉祁深白热化的关系,让别人一再揣度有多尴尬,她目前还没有离婚,听到这样的话入耳,心里不免忐忑。  很多事情,她越是想要规避,越是被更多的人误会,她不想弄巧成拙,但心理上,终究有过不去的坎儿,在羁绊她。  到了中午时间,厉老太太也逛累了,两个人就到附近的餐厅那里,点了点饮品和小吃。  用餐到半道儿,厉老太太想到了自己儿子那个光棍汉,索性,她就着上次没有问完的问题,打开了话匣子。  “慕晚呐,上次,你还没有回答我在公司问你的问题呢?”  厉老太太没有遮掩的提到了上次的事儿,捏住餐叉的小手,立刻就有一层薄薄的汗丝,在掌心中粘附。  “慕晚,你这都和你前男友把关系都断的干干净净的了,我说,你看我家祁深行不行,能不能和你发展一段?”  乔慕晚:“……”  “不是我这个做妈的老王卖瓜、自卖自夸,我家祁深,除了脾气不好之外,混上上下都是优点!”  说着,厉老太太就开始长篇大论的自吹自擂。  放下手里的刀叉,乔慕晚缩在桌下的小手,一再的绞紧。  她很清楚自己对厉祁深的感觉是特别的,至于自己是不是已经喜欢上了他,她不是很清楚,但是因为这个男人一直走在一起的原因,她越发迫切想要和年南辰离婚,这点儿,她还是有很清晰的认知。  厉老太太和乔慕晚谈话间,赵雅兰和刚刚那个在展厅碰到的王太太,也来了餐厅这里。  王太太是赵雅兰最近打麻将时遇到的牌友,没有参加过年南辰和乔慕晚的婚礼,自然不知道乔慕晚是年家的儿媳妇。  在餐厅里扫了一圈,想要找一个合适的位置坐,目光却不经意间定格在了厉老太太那里。  “诶,厉老太太和她的准儿媳也在!”  王太太出声,赵雅兰也随着她的目光看去。  毕竟厉家在盐城的名声,可以说上流社会,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只是她目光落在厉老太太那桌以后,整个人瞬间僵住。  乔慕晚!  她没有想到乔慕晚居然坐在厉老太太的对面,而且两个人之间嘴角有笑纹的样子,俨然认识了很久。  犹如晴天霹雳的感觉,在她的脑海中炸开,赵雅兰不可置信的动了动唇。  “……你说什么,她们两个人是什么关系?”  赵雅兰不确定自己刚刚是不是耳鸣了,不然怎么会听到王太太说乔慕晚是厉老太太准儿媳的话。  “什么什么关系啊?那个坐在厉老太太对面的姑娘,是厉家大少爷的女朋友,据说厉家好事儿要近了!”  王太太颇带羡慕的口吻出声,刚刚看她们准婆媳二人的交流,真的是羡煞了她。  自己的那个儿媳整天好吃懒做,别说是陪她来参展,就连和她吃顿饭,都得千请万请。  王太太的话,让赵雅兰不可置信的盯着餐桌那里的两个人。  有那么一瞬间,她恨不得走上前,甩乔慕晚一个耳光。  明明已经是年家的儿媳妇,却还在外勾三搭四,这还不是重点儿,重点儿是她居然能和厉家扯上关系。  越想,赵雅兰的眸光,越发狠毒的看向乔慕晚。  她就知道,这个女人,不会是本本分分过日子的女人,就她那张脸,就是天生勾-引男人的jian-种。  “看看人家姑娘真是好命啊,这一找,就找上盐城一等一的大户!”  “什么好命,她明明是jian蹄子一个!”  赵雅兰不屑的出声,一张脸,狰狞而扭曲。  王太太不懂赵雅兰为什么会这么刻薄的说话,她刚想开口说些什么,赵雅兰已经转身出了餐厅。  “换家餐厅吃饭吧,这家餐厅的饭,不等吃,我就已经被膈应到了!”  赵雅兰摔门而去,王太太不知道哪里出了错,一脸茫然的追上赵雅兰。  窗边,厉老太太一本正经的看着乔慕晚,大有一副你今天不说实话,我绝对不让你走的架势。  “慕晚,你这都成年人了,和我这个老太太还害羞什么?”  乔慕晚无措极了,这样被人堂而皇之的质问,还是关于自己埋在心底的小秘密,她怎么也开口说不出口自己到底喜不喜欢厉祁深。  “……厉老夫人,我和厉总,不是您想的那种关系,我和他……是上司与下属的关系!”  “你瞅瞅你,还唬我这个老太太!我这吃的盐比你吃的饭多,你还想骗我!”  厉老太太似乎不悦的皱了皱眉,让乔慕晚心里很乱,感觉被什么东西,不断抽高的缠绕,她一时间难以启齿。  沉默了良久,乔慕晚才淡淡扯了扯嘴角。  “厉总……是特殊的!”  说完这话的时候,乔慕晚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心尖儿处会荡起层层波纹。  乔慕晚温温婉婉的声音,被厉老太太完全都听了去。  特殊的,她的儿子对乔慕晚来说是特殊的,怎么听去,都别有一番意味。  有了乔慕晚的话,厉老太太笑得心里都要开了花。  借去洗手间的名,厉老太太打了电话给厉祁深。  “儿啊,妈在中山路这边崴了脚,你来接我呗!”  刚刚处理好手上文件的厉祁深,听厉老太太说她崴了脚,在另一端,微拧了下眉心。  “崴脚这样的事儿,您应该打电话给老二,他是学医的,我又不懂这些医学层面上的事儿,帮不到您!”  “你个浑-犊-子!”  就知道自己这个打一嘴巴子、踹两脚都不带说出一句人话的儿子,自己打电话给他,就是自己自讨没趣。  “你快点儿接我来,不接我,我就打电话给慕晚,我就不信没有人能降得住你!”  厉老太太气冲冲的挂断了电话,然后挪动步子,回去了座位那里。  没一会儿,厉祁深开车来了餐厅这里。  许是没有想到乔慕晚在这里,他的眼仁有些怔忪,但很快就敛住情绪,走了上去。  看到突然出现在餐厅里的厉祁深,乔慕晚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上次这个男人就突然来了餐厅,那会儿也是她和厉老太太走在一起,可以想象,这次应该也是厉老太太的杰作。  颤了颤睫毛,乔慕晚面色不自然的看向走过来的厉祁深。  没有将目光在乔慕晚的身上流连,厉祁深看着没有事儿的母亲。  见自己的儿子盯着自己的脚,厉老太太灵机一动,立刻无病而呻。  “诶哟啊,疼死我了啊,疼啊!”  老太太突然发生,乔慕晚不知道怎么了,赶忙上前打量。  “厉老夫人,您哪里疼?”  “脚,我脚崴了,好像刚崴的!”  一句“好像刚崴的”让厉老太太的谎言不攻自破,但厉祁深没有要拆穿她的意思。  拿出手机,他拨了厉祎铭的电话,随口说了几句以后,收回手机。  将手抄袋,厉祁深眉心锋朗的看向自己的母亲。  “看情况,您伤的似乎有些严重,要是不及时治疗,可能老二都治不好您。”  厉祁深一向毒舌惯了,对于自己这个故弄玄虚的母亲,他也一向没有好脸色。  “小瘪-犊-子!”  厉老太太不满的哼唧一声,跟着在乔慕晚的搀扶下,出了餐厅,上了车。  ————————————————————————————————————  厉老太太像是怕自己儿子不管自己似的,不断的shen-yin出声。  厉祁深倒是一脸不以为意,乔慕晚却不然,不断的询问厉老太太的情况。  这好好的一个人,和她吃饭的时候,突然崴了脚,她心里自然是过意不去。  到了医院,厉祎铭已经穿着一身白大褂站在门口那里。  看到自己这个惯会找事儿的母亲,又看到自己黑着脸的大哥,还有随性的乔慕晚,他忍不住想要大笑。  看今天来医院这架势,他就知道,自己这个耍活宝的母亲,一定是又做了什么重大壮举。  厉老太太被推去检查室那边,乔慕晚在走廊里,来来回回的踱步,跟着干着急。  倒是厉祁深,俊脸依旧不显山、不露水的从容,好像那个出事儿的老太太与自己无关。  “走吧!”  厉祁深在吸烟区吸烟回来以后,招呼乔慕晚离开。  闻言,乔慕晚抬头错愕的看向厉祁深,“你都不担心吗?”  眼前男人不以为意的样子,让她蹙眉不解。  连她这个外人都知道关心厉老太太,他却不以为意,这让她真的想不明白。  “有什么可担心的?崴脚而已!”  厉祁深说得轻描淡写,听在乔慕晚的耳朵里,却不舒服极了。  “她是你母亲,你不应该说这样话的!”  “老二在,用不着我担心,何况,你真的觉得她崴脚了?嗯?”  厉祁深口吻依旧云淡风清的问道。  细秀的眉,拧了拧,乔慕晚默许了他话。  搅了搅手指,她再抬眼看他的时候,眉心间,是没有消弭的担忧。  “但是厉老夫人……”  “走不走?”  厉祁深没有给乔慕晚开口说话的机会。  见眼前的小女人还是一副犹犹豫豫的样子,厉祁深将身体倚在墙壁上,然后用一双淬染上幽深的黑眸,死死的盯着她。  乔慕晚一直都知道这个男人的目光注视,比任何的话都来得有力,她根本就避不开。  颤了颤睫毛,她有意要垂下眸子。  “还是……再等等吧!”  不管厉老太太是真的崴了脚,还是骗自己的,她都要确保她安全,她才能安得下心。  厉祁深默不作声,只是眸光暗沉的盯着她脸上的每一个表情变化。  直到厉祎铭不自然的揉着鼻子出来,两个人对峙的僵硬气氛才稍稍缓和了下来。  “那个……哥,妈的情况好像有些严重,要住院,所以妈说,让你送慕晚回去!”  厉祎铭不像厉祁深那样一锥子都扎不出个屁来,让他配合厉老太太撮合两个人,他难做极了。  厉祁深不语,拿眸光看了看厉祎铭以后,又将眸光沉冷的落在了乔慕晚的脸上。  “这回走不走?”  本以为乔慕晚认清局势会和自己走,却不想这个没脑子的女人,居然神经兮兮的走上前,扯住了厉祎铭的白大褂。  “厉老夫人怎么样了?有没有事儿?我不知道她刚刚吃饭的时候受了伤!”  乔慕晚每一个认真的神情,厉祎铭都看得清清楚楚,一时间他也无措起来。  眸光一瞥,自己大哥黑脸的样儿,丝毫不差的落在了他的眼中。  都知道整个厉家脾气最古怪的就是厉祁深,厉祎铭也揣测不出自己大哥的眸光是几个意思,他只得按照厉老太太的吩咐,让乔慕晚走。  “我妈也没有什么事儿,年纪大了,时不时会骨质疏松,你不用自责,和你没关系的!”  厉祎铭一屁两晃说话的同时,不住的注意自己大哥的每一个神情的变化。  “你先回去吧,我妈现在还不能见你!”  厉祎铭急于给自己开脱,不停的撵乔慕晚。  ——————————————————————————————————  拗不过厉祎铭,乔慕晚只得妥协的离开。  上了车,她刚准备扣安全带,厉祁深阴阳怪气的声音,在她的头顶响起。  “不是不情不愿的离开吗?怎么现在又想离开了?”  乔慕晚手上的动作一滞,抬眼去看厉祁深的时候,黛眉蹙紧着。  “我只是担心厉老夫人的情况,你这个做儿子的不管你母亲,还不许我管了吗?”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在替我行孝?”  乔慕晚:“……”  颇有深意的质问,让乔慕晚瞬间小脸泛上不自觉的潮红。  “厉老夫人待我很好,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我都应该管她的!”  祁深似笑非笑的勾着嘴角,“她有儿有女,你管她,是想向我暗示什么吗?”  乔慕晚眉头儿皱的更紧,她就知道,这个男人惯会拿话呛她。  觉得自己和这个男人根本就无法共处,她索性丢开自己手中的安全带,然后去拉门锁。  只是不等她拉开车门,一只手附了过来。  “放开!”  乔慕晚清秀的小脸上浮现出淡淡的薄怒。  “去哪?我妈让我给你安全送回家,我得听她老人家的话!”  乔慕晚看厉祁深一副不紧不慢的样子,心里不免起疙瘩。  “这会儿知道厉老夫人是你母亲了啊?”  她可是没忘这个男人毒舌的那副德行。  “唔……”  乔慕晚的话,让厉祁深抓住她手腕的力道,不自觉的加重。  “你和我母亲,似乎挺投缘!”  “是厉老夫人人好!”  乔慕晚说话的同时,在心里忍不住呜哝一句“真是想不到,这么好的老太太,怎么生了你这个大逆不道的儿子!”  “所以,你很希望有这样的婆婆,是不是?”  细眉都拧在了一起,乔慕晚越发的觉得厉祁深今天不正常。  “我搞不懂你在说什么?”  很多时候,很多事情,她情愿自己是一个缩在壳里的小乌龟,这样就可以不去面对那么多她承受不起的对待。  能看的出来乔慕晚一张扁鸭子嘴在和自己装不懂,厉祁深抿紧菲薄的唇。  “听不懂是吗?那要我用实际行动向你证明什么吗?”  乔慕晚:“……”  有些一头雾水的感觉,乔慕晚不大懂厉祁深说的“实际行动”是指什么!  不等她从男人的眸光中,揣度出他是什么意思,厉祁深颀长的身躯,已经向她这边探了过来。  然后在乔慕晚毫无防备下,被吞没了双唇。  娇-软的唇,被厉祁深动作狂野的包裹。  薄韧儿的品尝让他爱不释手的唇,他描绘过她的唇齿轮廓,然后大力shun-xi住。  突然被主导住自己的理智,乔慕晚黛眉拧紧在一起。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