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161章 :喝点儿有营养的(八千字)

第161章 :喝点儿有营养的(八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7137更新时间:2018-01-01 07:50:40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厉祁深一勺一勺的舀,让乔慕晚有些不顺气的哼唧出声。  “你能不能换个大点儿的勺子啊?”  身体上因为喝了酒难耐的感觉,让她意识有些不清晰。  乔慕晚的话,让舀蜂蜜水的男人,俊脸一黑。  “哪来这么多的废话?”  他本就没有照顾过人,好不容易破天荒的照顾她,她还各种不满。  厉祁深冷声的呵斥,乔慕晚听了,莫名的闹起小情绪。  喝醉酒的原因,做任何事情,本能感觉比理智强悍的支配她的每一个行为。  “哪里是我废话多,分明是你笨手笨脚!”  她用脚,不悦的踢厉祁深的腿,嫌恶的白了他一眼。  薄唇因为乔慕晚的行为,抿紧成一道缝,厉祁深皱紧的额,堆起的褶皱,都能夹死苍蝇。  “不用你了,把水给我!”  越发不悦的拧起秀气的眉,乔慕晚伸出手去抢厉祁深手里的碗。  眼神儿迷离的厉害,她眼前不断的出现重影,以至于去抓厉祁深手里的碗时,抓偏了方向,直接手碰到了碗的边沿。  蜂蜜水湿黏的感觉,在乔慕晚的手指处擦过,跟着,打翻的碗,向厉祁深的胸口洒去。  碗掉在厚重的地毯上,发出闷重的一声。  松散开了几个纽扣的胸口处,被打翻的蜂蜜水,沁湿一大片。  衬衫布料贴合男人chi-luo的肌肤,厉祁深本就难看的脸,瞬间乌云密布。  再抬起头去看兴风作浪的小女人,厉祁深的脸部的每一根线条,都冷硬的厉害。  乔慕晚顾不上去管自己是不是打翻了碗,埋首就将自己的小脑袋,往厉祁深的怀中蹭去。  “咝……”  忽的,ruan-ruan的小舌-头,打着圈的舔-舐而过,厉祁深锋朗眉心的深邃,因为乔慕晚的动作,皱了皱。  该死,真是要命!  厉祁深咬牙,可越发紧致的下颌处线条,因为乔慕晚小脑袋一再蹭动,喉结难耐的一再耸动。  茱萸被倏地衔住,他最后一丝理智的坚持,都奔崩离析。  “唔……”  乔慕晚两腮的细肉,被厉祁深拇指和食指扣住。  被迫,她退开男人身子。  似乎还在依恋舌尖儿处蜂蜜水甜甜的味道,她用粉-嫩的舌,舔舐了几下粉润色泽的唇。  厉祁深本就对乔慕晚没有抵抗力,因为她蛊惑他眼球的动作,鹰隼般的瞳仁,沁染某种幽暗的瑟缩。  “小东西,就这么喜欢惹我,嗯?”  厉祁深的声音,明显变得难耐。  酒劲儿一上来,乔慕晚意识涣散的更厉害。  哼哼唧唧的动着小下巴,她试图挣开厉祁深对她的桎梏。  “疼,你放开我!”  双眼视线越发不聚焦,乔慕晚看向厉祁深的眼皮,沉沉的,倦怠的随时都可能闭上。  “动什么?不光你疼,我也疼!”  厉祁深的嗓音,沁着沙哑,就像是淬染上了薄雾的深夜,过分旖旎、缭绕……  越发膨-胀的感觉,让他理智站在崩溃的边缘,随时都有瓦解的可能。  他不想化身为虎把这个女人吃干抹净,但是这个女人,简直就是将他火焰点燃的引火折子。  指尖儿下滑腻的感觉,让厉祁深用指腹刮了几下。  没有了蜂蜜水的滋润,乔慕晚的唇齿间,又一次变得干-涩起来。  舌苔舔了几下唇瓣,她哼哼唧唧的发出不满的声音。  “你再去给我拿水,唔……我还想喝这个水!”  女人本就对酸酸甜甜味道的东西无法抗拒,此刻的乔慕晚就是如此。  厉祁深深邃的视线定格在乔慕晚一再舔舐唇瓣的动作上,对她的话,充耳不闻。  抬高自己的小手,因为刚刚打翻碗时,她的手指蘸到了一些蜂蜜水,她本能的伸出小舌头去舔舐。  就像是小野猫似的,乔慕晚一下接着一下的唆着,样子情-色极了。  有种模拟kou-jiao的即视感,让厉祁深再也无法忍受的俯首,猛地衔住她的唇瓣。  受不了这个女人让他理智崩溃的折磨,厉祁深上下其手,撩开她的白裙的裙摆,都di-ku都来不及除去,挑开早就是泥泞一片的布料,在让他失控的沼泽地,直接毁天灭地的拥有。  被占-man的感觉,直勾勾的充溢她的每一根神经,乔慕晚发出一声细碎的吟-哦。  衣衫整齐的男人,拥住乔慕晚的腰肢,挑高体位,让自己去的更shen。  突然的感觉,乔慕晚有些受不了,不由自主的半眯着杏眼,仰高美丽弧度的下颌,轻启唇瓣的往外吞吐细匀的呼吸。  有脖颈上面的青筋在隐隐的跳动着,乔慕晚整个人的身子就像是着了火一样,让她因为男人的动作,被烫的娇-哼。  真是要命,明明足够run-hua,却让他头发发麻难耐。  被缠的紧密没空隙,他想要抚平那些四面八方冲击他的褶皱,却吊在一半处,不肯放过他。  他没有时间去管自己的动作会不会伤害到这个小女人,他凭着直觉,发起狠来。  “要命的妖-精!”  厉祁深的声音沙哑深邃,身上还有衣物包裹的他,有豆大的汗珠,沿着他饱-满的前额,顺着眉心,往下流。  汗珠从他倨傲的下颌处低落,滴在乔慕晚起伏的心口上。  酒精麻痹的原因,乔慕晚敏-感的厉害。  汗珠滑落而下,她不自觉的就小身子一个轻颤。  小手抓紧身下的chuang单,她微薄感觉的理智让她想要躲开,可本能的反应,让她不自觉的提tun,去ying和近在咫尺的男人。  本就受不了这个女人要命一样的缠着他的动作,她的行为,明显ci-ji到了他。  眸光淬染上幽深,厉祁深恨不得从眼眶中拧出墨来。  紧了紧收拢她腰身的动作,他目光幽深的盯住她。  “是你惹我的!”  绵长音调的语音低落,他zhuang的更狠,去的更shen。  过分甜腻的味道,不断攀高室内的温度。  ——————————————————————————————————————————  几个回合的缠斗,两个人身上的衣服都离体。  厉祁深抱住意识不清楚的乔慕晚,虚压在她的上方。  “小-妖-精,还渴吗?”  厉祁深的嗓音格外的迷人,就像是涂了蜂蜜的刀子似的,让人哪怕明知有毒,却还忍不住想要去舔舐。  乔慕晚意识不在正常轨道上,喉管和胃部还是难受感觉,让她不自觉的又抿了几下唇瓣。  两手撑在乔慕晚头的两侧,厉祁深根本就受不了这个女人致命的蛊-惑。  伸出两个小手,吊在男人的脖子上,她仰了仰自己美丽的小脸。  小脑袋欺近厉祁深,她在他耳边,轻轻地吐气。  “我还想喝刚刚的蜂蜜水!”  因为刚刚过分激烈的亲吻,她说出话的声音,都因为舌头还在酥-麻的感觉,不住的发ying。  想要乔慕晚刚刚用舌舔着她手指时那样qing-se的动作,厉祁深的眸光,越发的沉冷。  “我们这次不喝蜂蜜水了,好不好?”  磁性声线的声音,因为喉结的突出,一耸一耸的,性-感的夺人呼吸。  “那要喝什么?我还很渴!”  乔慕晚漂亮的杏眼半睁着,思绪早就已经神游物外,根本不在状态。  “这次我给你喝点有营养的!”  声音尾音的低落,厉祁深从身下,将重量轻如蝶翼的小女人,提到他的上方。  前不久两个人的体位,让轻车熟路的乔慕晚,很自觉的打开自己。  在她以为厉祁深想要占-有她时,她很乖的用眯成一道缝的眼睛去看他。  “我会乖乖照做,你拿水给我喝,好不好?”  就像是在谈判,做等价交易一样,乔慕晚小兔子一样乖乖的圈住厉祁深的脖颈。  看醉酒的乔慕晚这么配合自己,厉祁深分秒都不想耽误。  “真乖!”  厉祁深赞叹性的开了口,跟着,他一手按住她的后颈,一手捏住她绯红色小脸的两腮,压低她的小脑袋。  …………………………  ————————————————————————————————————————  乔慕晚头昏脑涨醒来的时候,身体就像是被车子给碾压过了似的,虚脱的厉害。  喉管和口腔中有被摩擦过的火辣辣感觉,让她艰涩的难以发声。  似乎察觉到有黏黏的干涸物,挂在她的嘴角,她本能的抬手去摸。  看着指间的浊-液,她有种场景绯靡的感觉,只是,她头脑实在是又昏又涨,眼皮轻轻张开了一道缝隙之后,又沉重的合并上。  已经醒了的男人,看到身边根本就张不开眼的小女人,他额角的青筋到现在都还在一突一突的跳着。  很多场景片段,就像是在脑子里定了钉子似的,根本就无法从脑袋中连根拔起,就想近来这段时间和这个女人过度在一起的行为,每一个场景片段,他都记得清清楚楚。  厉祁深抬手揉了揉自己的额心,一向都很会节制,能控制好自己情绪的男人,因为对自己女人没有什么抵抗力,整个人不免有些烦。  伸手想要去chuang头柜那里去摸烟盒,却在乔慕晚伸过来小臂,附在他腰身上面的一刹那,僵硬住了动作。  不知道是这个女人的睡姿本就不好,还是这会儿还没醒酒,她白嫩肌肤的腿,也跟着手臂伸了过来。  就像是树袋熊似的,乔慕晚紧紧的抱住厉祁深。  尤其是两条玉白的腿,不经意间的触碰,让男人在这样一个暧-昧的清晨,有一种想要大展雄风做晨练的冲动。  不知道是不是厉祁深能给她过分依赖感和安全感的原因,她小脑袋不自觉的往他的身边蹭去。  看着抱住自己手臂睡得香甜的小女人,他抬手,故意在她柔-软发丝的脑顶,捣乱似的揉了揉。  “还说不喜欢我,口是心非的磨-人-精!”  低垂着眸,深邃的眸光看着臂弯中睡相都姣好的小女人,他索性也不再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长臂一伸,他把乔慕晚固定在自己的怀中,抱着她,沉沉的睡了过去。  ——————————————————————————————————————————  乔慕晚睡饱了醒来的时候,都已经是中午的时间。  手指揉着眉心的支起身体,她身体上没有纾解的乏力感,还是很清晰的传来。  看着房间里,在隐隐约约间似乎还浮动着腥甜的气息,她有些傻了眼儿。  虽然她不止一次醒来是这样的场景了,但是让她莫名强烈的感觉,让她不敢去回想最晚是怎样一个热血沸腾的感觉。  身体上紫痕斑驳的样子,让她蹙紧眉心。  再看到扔在地上的白裙以及换洗下来的男士底-裤,她贝齿,恨不得把唇瓣咬出血来似的咬住,不肯放开。  头脑还是很强烈的感觉,让她随意扯着chuang单,搭着小腿下了chuang。  她刚脚趾穿进拖鞋,长身而立的厉祁深,穿着好白衣黑裤,捏着手机,走了进来。  看到已经睡醒了的乔慕晚,他先是轻蹙了下眉心,随即脸上便重拾淡然。  看到衣衫整齐的男人,身型和俊脸,每一处都完美无瑕的蛊-惑自己的身心,乔慕晚不自觉的红了脸。  僵硬着自己的身体,她窘迫的不知道该进还是退。  “醒了?”  厉祁深走近,随意的将手抄袋,样子依旧是平时那一副雷打不动的从容。  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连听这个男人的声音,都觉得这个男人的声音好听的要命。  乔慕晚小手紧紧的捏住自己身上的chuang单,颤抖着睫毛的低垂着眸。  “我们昨天晚上,又那个了?”  很多时候的情不自禁,乔慕晚醒来的时候,都懊悔的不行。  她一直都觉得自己矛盾的厉害,明明理智在让她抗拒这个男人,可自己偏偏越是想抗拒,越在火花电石间,拉近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  而且两个人之间拉近的距离,一次比一次严密、过分……  “嗯!”  厉祁深没有规避这个问题,很随意的应了一声。  “昨晚我们做了,你还说你喜欢我!”  他继续云淡风轻的开口,把话说得理所当然,把两个人之间本该被外人、被法理所不容的关系,看得平平淡淡。  乔慕晚心绪有些乱,纤柔的手,抓了抓头发儿。  她不相信自己会那么不懂分寸的说自己喜欢这个男人,但是看他一副正经的样子,好像自己确确实实 说了喜欢他的话。  “我……昨晚喝多了!”  “所以就想找这样的烂借口,否认你想我了的事实儿?”  乔慕晚:“……”  她不太记得昨晚都发生了哪些事儿,只有恍恍惚惚的记得舒蔓来找自己,后来自己打了电话给谁,再后来被一个能给她足够安全感的双臂,拥住了双肩。  越听厉祁深的说辞,乔慕晚越发不敢确定自己是不是意乱-情迷。  “我昨晚真的喝多了,如果说了什么让你误会的话,我希望你能够别介意,毕竟……我昨天心情不是很好!”  “我已经介意了!”  乔慕晚:“……”  “你心情不好,就要找麻烦给我是吗?”  他可没忘了这个女人昨晚又是嫌弃他笨手笨脚,又是嫌弃他拿的勺子小的。  搞不懂这个男人刚刚还俊脸淡然,这会儿就阴晴不定是几个意思,乔慕晚蹙了蹙细秀眉头儿的眉心。  厉祁深深邃的眉眼,看了眼小鸵鸟似的小女人,一副我见犹怜的样子,让他终究没有狠下心去指责她。  “还杵在那里做什么啊,洗漱去啊!”  厉祁深不友善的口气,让乔慕晚皱眉。  乔慕晚:“……”  搞不懂这个男人平白无故抽什么疯,倔強的小女人也上来了脾气。  她一向都不是什么有情绪的人,但是纵然脾气再好的人,因为这个男人不定性的行为,耐性也会跟着耗尽。  扯下自己身上的chuang单,她情绪化的往厉祁深的头上丢去。  “神经病!”  不管自己在这个房间里的身体是赤呈的,乔慕晚姣好身姿的身型,线条流畅的在厉祁深的眼前走过。  然后进了浴室。  ————————————————————————————————————  坐在厉祁深的车子上,乔慕晚不想和他说话,把自己的小脑袋往窗外别开。  刚刚她在洗漱间洗漱,才发觉自己嘴角处挂着的是什么东西。  如果不知道还好,她一旦知道以后,打心底里厌恶的不行。  再怎样说,他身心得到了满足,但是对她来说,太过绯-乱,她骨子里一向还是很保守的性格,根本就接受不了。  不知道这个女人在和自己闹什么情绪,厉祁深的目光,时不时的往她那里瞟去。  “想吃什么?”  厉祁深开口打破车厢里尴尬的气氛。  从昨晚到现在中午时分,长时间的剧烈运动,体力都耗费了不少,他坚信这个女人早已经是饥肠辘辘。  “我不饿,你自己去吃吧,一会儿把我放在前面路口那里就行!”  她说谎说自己不饿,只因她别别扭扭地劲儿,让她至今都还没有从嘴唇处酥-麻的感觉中反应过来。  再者,因为明天竞标的事情,她想要利用下午和晚上的时间,好好把明天的准备工作都做好。  乔慕晚的不配合,一副语气还不悦的样子,让厉祁深本就没舒展开的眉心,往中间聚拢。  “你不饿,是想告诉我,你还有力气和我做那样的事儿?”  没想到厉祁深能一本正经口吻的说出来这样qing-se的话,乔慕晚脸皮薄,根本就说不出反驳他的话。  “我是真不饿!”  特意强调到,乔慕晚又出声。  “那就陪我吃!”  “不了,我要回去准备一下明天竞标的事情,和你去吃饭,会耽误很多时间!”  明天上台展示的是她,又不是这个坐吃山空的男人,他自然不会紧张。  “一个招标案而已,没必要那么上心!”  厉祁深言外之意,这次中标非厉氏莫属,她根本就不需要这么上心,让自己过得那么忐忑不安。  “不一样,这是展示我的机会,我应该好好表现的,不是吗?”  没想到这个女人对这次的事儿,这么在意,厉祁深没有接话,目不转睛的盯着前方的路况。  半晌,他才扯开涔薄弧度的嘴角。  “和我去吃饭,我有话和你说!”  ——————————————————————————————————————  轿车停在一家中式餐馆外。  乔慕晚吃不惯西餐,虽然她说了不饿,但是出于为她身体状况考虑,厉祁深还是决定去吃中餐。  餐桌上摆着几道来自天南海北的特色菜,色香味俱全的样式,让人看了就很有食欲。  两个人谁也没有动筷的意思,厉祁深随意交叠双腿,将颀长的身子,慵懒的昂藏在座椅中。  指间夹着烟,青白色的烟雾缠绕,很快就迷蒙了他的眼。  有些看不懂这个男人的目光是什么意思,乔慕晚不自然的敛下眼睑,努力让自己不去看这个男人深邃的眸。  “不动筷,是要我喂你?”  本就因为两个人暧-昧的关系,在加上这个男人此刻的话,乔慕晚怎么听去,都像是自己在和他撒-娇,而他一副要哄自己的意思。  纠结间,厉祁深修长的指,捏着筷子,夹了块鱼肉,送去她的碟子里。  没有鱼刺,而且是鱼身上肉质最软滑的部分,乔慕晚看自己眼前碟子里的鱼肉,一时间说不上来是怎样一个感觉,有些暖,还有扰乱她平静心湖的感觉。  “多吃点有营养的,昨晚捏你腰的时候,太瘦了!”  又是一句不经意间带有露-骨意思的话,乔慕晚本就不自然的脸,红了又红。  这个男人叫自己陪他来这里本来说是有话对自己说,这会儿完全是跑偏了话题,说一些有的没的。  “你到底有什么话对我说?”  乔慕晚蹙了蹙眉,她本就因为这个男人变得很矛盾。  如果说这个对自己有话说的男人不是厉祁深,是年南辰,亦或者是其他任何一个男人,她都不会这样迫切想要知道他找自己到底是有什么事情。  但是就是因为这个找自己的男人是厉祁深,她莫名的想要从中探寻处真相。  厉祁深抬眼,迎上乔慕晚打量的目光。  “没什么话要对你说,我只是想让你多吃点儿东西!”  说话间,他又夹了虾仁给她。  “不该是你担心的事儿,不用去担心,我会帮你处理好!”  别有深意的话,让乔慕晚心尖儿处一颤。  “我……我不想麻烦你!”  心里依靠的感觉,让她需要这个男人对自己的帮助,但是一想自己现在所处的环境,处理不好,会把厉祁深给拉进来,她莫名的又不想他因为自己遇上麻烦。  从遇上这个男人以后,她就变得莫名的矛盾。  之前如果说她做事儿会顾及到乔家,现在,她又多了一个顾及的人。  “你已经麻烦我了!”  这个小女人昨晚抱着他说的那些话,至今都还在他的脑海中回荡。  如果可以,他也不想染指,但是他的女人,现在受了委屈,他就不可能坐视不理。  乔慕晚眉头蹙得更紧,她知道自己已经给这个男人带去足够多的麻烦了,如果再让他替她处理离婚的事儿,她欠他的更多了。  “我……好像欠你很多东西,但是我一无所有,从我这里,你拿不走任何东西,亦或者说,我不能给你想要的东西!”  她没有任何东西赠予这个男人,是个人都知道感恩,也懂得感恩,但是她给不了他任何的东西。  乔慕晚的话,让厉祁深为她择菜的动作滞住。  放下手里的筷子,他将伟岸的身躯,往椅背上靠去。  用一双锋锐如鹰的眸子盯着乔慕晚,他默不作声,仅仅是目光的交汇,就让对面的乔慕晚,莫名的心虚。  睫毛颤抖了几下,她不知道自己又哪句话没说对,又让自己男人沉冷的眸光,打量着自己。  厉祁深目不转睛,眼仁深邃如墨,就好像X光线,把乔慕晚盯着无地遁寻。  心里实在是不自在,她嗫嚅了几下唇瓣,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厉祁深已经先她一步开了口。  “那就给我生个孩子!”  乔慕晚:“……”  一时间不敢确定是不是自己耳鸣了,乔慕晚张大了嘴巴。  “不是说给不了我任何东西么?那就给我生个孩子,我们之间就算扯平了!”  厉祁深把话说得理所应当,好像自己为他生孩子,天经地义。  ————————————————————————————————————————  厉祁深把乔慕晚送回舒蔓那里,已经是傍晚时分。  夕阳的余晖,美得绚烂无比,每一朵火烧云,都像是争奇斗艳似的,盛放着最美的姿态。  一顿饭,吃得乔慕晚味如嚼蜡。  停下了车,厉祁深轻动优美弧形的嘴角。  “不用有什么心理压力,明天的竞标,我在!”  厉祁深的话,让乔慕晚就像是受到了鼓舞似的,一直都不在状态的情绪,淡然的敛住。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