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164章 :你什么时候能对我这么上心?(七千字)

第164章 :你什么时候能对我这么上心?(七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6261更新时间:2018-01-01 07:50:41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唔……不过,如果厉家那边知道你怀了厉家的孩子,现在却在年家养着,厉家老爷子知道了的话,我估计会上演一场夺孙大戏吧!”  听舒蔓越发脑洞大开的馊主意,乔慕晚的太阳xue,一个劲儿突突的跳着。  想到夺孙大戏的情景,舒蔓玩味的勾着嘴角,双臂环胸,将身子倚在沙发中。  “我还真是期待看到年家父子脑袋气冒烟儿的样子,慕小晚,你一定要我看到这一幕啊!”  说着,舒蔓咯咯的笑个不停。  自己身边好友异想天开的吊儿郎当样儿,让乔慕晚拿起一旁的抱枕就往她怀里丢去。  “你怎么不去写小说啊,这么狗血的事儿都能想到?”  白了一眼舒蔓,乔慕晚站起身,往房间里走去。  “嗳,慕小晚,你还没给我说你和厉祁深之间的事儿呢!”  乔慕晚懒得去理这个惯会挑-逗她的好闺蜜,她直接以房门被合上的声音回应舒蔓。  ————————————————————————————————————————  乔慕晚在房间里,准备明天竞标的事儿,中途接到了年南辰打给她的电话。  “昨晚你又不要脸的和哪个鬼男人混在一起了?”  电话被接起,里面年南辰劈头盖脸的声音,便怒吼的传来。  眉头皱紧,乔慕晚捏着手机,承受年南辰对她耳膜狠狠的凌迟。  很多时候,她不想接年南辰的电话,但是年南辰锲而不舍的打电话,任何好脾气的人都会失了耐性。  深呼吸了一口气,她极度冷静的开口。  “年南辰,如果你每次打电话都是为这么无聊的事情的话,那你下次可以不用打电话给我了,我没有义务听你对我的污辱!”  一个甩自己耳光的男人,她怎么可能会期待他对自己说出来一句人话。  不想再听年南辰夹着怒气的声音,她作势挂断电话——  “乔慕晚,我年南辰还是你丈夫!”  年南辰咆哮出声,昨晚他因为她背叛自己的事儿,甩了她一个耳光后,去了杜欢那里,中途,李南打电话给他,说在酒吧外面那里看到了乔慕晚,还有一个男人。  听到这样的消息,年南辰根本就忍受不了男性尊严被狠狠践踏的打击。  他打电话给乔慕晚,电话根本就无人接听。  心里愤怒的火焰,燃烧的更甚,以至于他丢下杜欢,去了李南说的酒吧那里。  只是他到的时候,什么也没有看到。  年南辰从听筒那里传来的话,让乔慕晚准备挂电话的动作一滞,随即,她嘴角勾起冰冷的弧度。  “一个伸手打我的男人,配做我丈夫吗?”  乔慕晚心里凄然,一个只会伸手打她,用言语污辱她的男人,他凭什么做自己的丈夫。  明显沁着冷意的声音,让年南辰抿紧涔薄的唇瓣。  “你不该惹我!”  男人都是自尊心膨胀的动物,纵使他不爱乔慕晚,但是只要这个女人挂着他妻子的头衔儿,他就不允许她做对不起他的事儿。  年南辰的话让乔慕晚笑得更冷。  “是,所以我们适合离婚!”  乔慕晚的声音很平淡,平淡的如同一片竹叶,飘落在湖面上,惊不起任何的波澜。  “只要离婚,我们就谁也惹不到谁了!”  很多往复的错误,适可而止就好,不然依照这样继续恶化下去的后果,她承受不公平的对待,会比现在多十倍、百倍……  在她和年南辰这段无关爱情的婚姻中,他有错,她同样也有不可推卸的错。  她谈不上有多怨年南辰,离婚,对他们两个谁都好,对他们两个谁都公平!  “该死,乔慕晚,我说了不许离婚!”  年南辰咬牙出声,没有面对乔慕晚的一张脸,早已经是青菜色。  “不离婚还想怎样?继续让你甩我耳光?”  乔慕晚笑得很轻很淡,本就处在乔家养女的位置上,她知道自己所处的位置特殊,就是因为自己位置的特殊,她从来都是把委屈往肚子里吞。  但是现在,她不想再这样憋屈自己的生活,她有追求自由、追求幸福的权利。  无从反驳乔慕晚的话,年南辰捏住手机的掌心,沁出一层汗丝。  仰头长吁口气,乔慕晚冷静下情绪,开了口。  “我处理完公司这边的事情以后,就和你办理离婚手续!”  她声音一向柔柔婉婉,这次听来,细-软的嗓音中含着坚定。  电话另一端的年南辰因为乔慕晚的话,心里早已经是惊涛骇浪。  “乔慕晚,你敢离婚,我让乔氏明早就停产倒闭!”  呵……又是同样的威胁理由,乔慕晚不禁嗤笑。  “下次再威胁我,换个理由,这个理由,我听腻了!”  年南辰:“……”  清清冷冷的话音低落,不等年南辰再出口说些什么,乔慕晚直接挂断电话。  ——————————————————————————————————————  几家企业竞标案在文都酒店进行。  厉氏作为作为这次与代先生合作的最大获胜者,其他企业都是带着扮演绿叶的角色来竞标。  乔慕晚和陆临川还有两位厉氏高层来参加此次竞标,原本厉祁深答应乔慕晚会随同她来竞标,但中途有个重要要开,他就临时让陆临川来了这里。  虽然这次的竞标对厉氏来说稳操胜券,但是没有厉祁深的存在,乔慕晚怎么都觉得心里没底。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底气不足的原因,她一再深呼吸才进了招标会现场。  穿一件淡白色OL装,让她本就白-皙肌肤的小脸,如同剥了皮的荔枝,圆润光滑。  柔-软的发丝被从中间分开到两侧,然后挽在脑后,让原本看上去温顺的她,多了几分职场女性的妩-媚,还有不容忽视的冷艳。  厉氏在八家竞标企业中,排在第五位参加竞标,位置并不显眼,很平庸,但实力不容小觑。  乔慕晚低头还在看自己手里准备的资料,却在听到台上第二位竞标者的陈词以后,整个人瞬间傻了。  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错愕的抬起头。  这一抬头不要紧,瞬间有了一种五雷轰顶的感觉,劈散了她全部的冷静。  台上第二位竞标者,慷慨激昂的陈述与她准备相同的ppt,而且她在投影仪下面展现出的规划图纸,与自己如出一辙。  难以置信的抬手摸着唇,她石化一样僵硬住身体。  发觉出乔慕晚一副如同被泼了冷水的怔愣样儿,陆临川在一旁蹙了下眉。  “乔工,有什么问题吗?”  他没见过这样表情难以置信的乔慕晚,一种不祥的预感,在他脑海中呈现而出。  “她……”  乔慕晚伸出纤长的手指,有些发颤的指着台上正在陈词的竞标者。  “她……和我准备的图纸一样!”  乔慕晚的话一说出口,陆临川的第一反应就是厉氏的设计手稿被人给剽窃了。  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乔慕晚本能的第一反应就是要站起身,向这个剽窃自己创作成果的盗用者,予以严厉的呵斥。  发觉处乔慕晚的情绪有着不理智,陆临川在她准备起身的瞬间,扯住了她的小臂。  “乔工,你先冷静一下!”  作为厉祁深的助理,陆临川从他的身上多多少少都学来了一些商务上的察言观色。  “事情非同小可,乔工,你先别冲动,既然她能把我们的东西盗走,就说明厉氏内部一定出现了内鬼!你要是冲动,很可能打草惊蛇!”  陆临川一再安抚乔慕晚,跟着,他和两个厉氏的董事点了头儿,然后趁着第二位竞标者解标时,出了会场。  看台上的竞标者用属于自己的东西,放肆的张扬,乔慕晚纤柔的十指,一再的捏紧。  她本不是什么冲动之人,但是自己辛辛苦苦,花费那么久创作出来的图纸,就这样被人盗走,还在自己面前展示,她恨不得上去拆穿她虚伪的皮囊,然后和在场的众人宣告自己的主权。  只是陆临川的话说得没有错,自己不能打草惊蛇,不然事情会的变得棘手。  ——————————————  陆临川出了会场,他刚准备给厉祁深打电话,厉祁深笔挺的身姿,身着纯手工黑色西装衣裤,身材线条俊美流畅的出现在了会场入口那里。  几乎是看到自家总裁的一瞬间,陆临川就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样走上前。  “厉总!”  ——————————————  因为厉氏的收稿和第二家企业竞标的手稿一样,厉氏被迫取消投标。  陆临川回到会场告诉乔慕晚这个消息的时候,她这个涉世尚浅的小女人,终究没有承受住心理上的压力,瞬间红了眼眶,湿了双眸。  自己不舍日夜赶出来的图纸,就这样被人大张旗鼓的盗用,反过来,自己还要偃旗息鼓,看盗用者逍遥法外,从未有过的不甘心,狠狠的蛰着她的每一条神经。  就像是泄了皮球似的出了会场,在走廊不远处那里,乔慕晚看到了单手抄袋,指间夹着烟的男人。  几乎是看到那抹让自己想要依靠的身影时,她敏-感的泪腺,有点点莹润的水光,在眼眶中腾升。  有些承受不住委屈的感觉,不断撕扯她的神经,她双手抱住脸,任由泪水从她的指尖儿滑落。  迷蒙的水雾,遮挡了她的视线,以至于厉祁深站在她面前,她都不知道。  厉祁深伸出长臂,将乔慕晚揽入怀中。  乔慕晚小脑袋埋进他肩胛骨的瞬间,她就像是找到了一个依托似的,不住啜泣。  “……对不起!”  这是她仅能对厉祁深说得三个字,她设计的图纸是商业机密,一旦被别人盗用,她有推卸不了的责任。  这是厉祁深第一次对她委以重任,而她却将他对自己的信任付诸一炬。  她觉得,自己丢得不仅仅是这次的标,也丢了他对自己的信任。  有懊悔,有自责,各种灰色的词汇,让她泪水流的更凶。  乔慕晚耸着两个小肩膀,哭得像是个泪人似的,让厉祁深莫名的心烦。  “别哭了!”  他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但是他不想这个女人哭得和个泪人似的。  与厉氏合作的商业案比肩接踵,他倒不是很在意这次的竞标,但因为乔慕晚对这次竞标的重视,他湛黑的眼仁,发出冷寒彻骨的微茫。  尽管厉祁深说出口的声音,有些硬,但仅仅因为话是从这个男人的嘴巴里说出来,乔慕晚心里竟然有了宽慰的感觉。  她害厉氏丢了这个项目,等于自己将五百万以上收益的一个项目,拱手让给了他人。  过不去心理上的这道坎儿,她低垂着眸子,不敢去正视这个男人的目光。  “对不起,是我的失误,让厉氏丢了这次的标!我……会承担全部的责任!”  “你要怎么承担这次的责任?”  乔慕晚:“……”  “又不是你的错,自责什么?”  本以为因为自己失了这次的标,这个男人会埋怨自己一番,但是他非但没有埋怨自己,还有这样的清淡风情的口吻和自己说话,乔慕晚的心,有说不上来的感觉在翻滚。  “做好你自己,其他人、其他事儿,你不该管,也管不了!”  这次厉氏竞标的图纸被剽窃,他大致已经猜到是谁的杰作。  既然对方有意设计这场闹剧,他不配合着本色出演,似乎说不过去。  不想看这个女人继续一副自责不已的样子,厉祁深睨了她一眼。  “这次的事儿,你不用再管了,你只要处理好和年南辰离婚的事儿就行了!”  厉祁深思维跳跃太快,从竞标的公事儿谈到她和年南辰离婚的私事儿上,乔慕晚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我……想先把这次的事儿处理好,我要约代先生,把这次的竞标,和他讲清楚?”  现在是她办公的时间,乔慕晚自然会一码归一码,把办公的事情处理好。  乔慕晚一副不把这次事情处理好,誓不罢休的上心样儿,让厉祁深睨看他的目光越发的高深。  “你什么时候能对我这么上心呢?”  乔慕晚:“……”  ————————————————————————————————————————  乔慕晚想要去见代先生,厉祁深没有让她去。  流线型车身,行驶在马路上,厉祁深一面目不转睛盯着前方的路况,一面拿蓝牙耳机和陆临川交涉。  “帮我约他,嗯……半个小时以后,我回去!”  随意嘱咐几句,收回线,厉祁深扯下蓝牙耳机扔在工作台上。  他没有将车开去舒蔓公寓,而是往他家里驶去。  虽然厉祁深没有责备她,但是乔慕晚因为失了标的事儿,终究心里有疙瘩在起伏。  自己前不久还堂而皇之在这里住了一-夜,再来到厉祁深的家里,有些发憷。  看出乔慕晚的犹疑,厉祁深深眸盯着她。  “不用这么看着我,你失了标,不应该补偿我么?”  没有直接说要她,厉祁深就算是迂回的说法儿,乔慕晚也能知道是怎么回事儿。  红着脸,她捏住手里的安全带,不肯配合他下车。  “你把我带这里来做什么?我还要回去工作!”  “你确定你现在这个样子能工作?”  厉祁深反问一句,乔慕晚瞬间就没有反嘴的力气。  依照她现在不在正常轨道上的状态,她确实不适合工作。  ————————————————————————————————————————  下了车,乔慕晚又一次进了别墅。  之前没有见过张婶,乔慕晚看到突然出现在家里的家政阿姨,有些怔忪。  她和厉祁深的关系,本就有嘴说不清,现在让家里的家政阿姨知道,乔慕晚不敢保证她来厉祁深家里的事儿,会不会传到厉老太太那里去。  看到自家先生破天荒的带了女人回来,张婶也怔了怔,但随即便脸上堆着笑。  自家先生怎么说都是个正常的男人,有了生理需求,往家里带女人,再正常不过。  厉祁深丢在手里的外套,坐在沙发中,拿起水杯喝了水。  滑动性-感喉咙间,拿下巴点着张婶。  “家里的帮佣,叫张婶就行!”  乔慕晚虽然是养女,但是礼仪方面,不比其他名门淑媛差。  向张婶礼貌的颌首,看着眼前这个慈祥的妇人,乔慕晚浅笑。  “您好,张婶!”  ————————————————————————————————————————  张婶在厨房给乔慕晚煮牛奶,厉祁深趁着张婶不在,把乔慕晚拉去了他房间。  房间的门刚合并上,他温热气息的唇,就铺天盖地的包裹住了乔慕晚。  薄韧的唇,吮住她的唇瓣,就像是尝不够似的,在上下两片唇瓣间,来回反复纠-缠。  灵动的舌,刮过她的唇颚,在齿冠上扫-荡了几下以后,直接长驱直入。  突然被揪扯着丁香,乔慕晚呜哝了几声。  不一会儿,就有津ye相互交融的声音,带着粘合的依恋,温度不断升高的相濡以沫。  本来垂着的两个小手,因为这样突然带给她的缠-绵旖旎,乔慕晚不由自主的抱住了厉祁深的脖颈。  吻得难舍难分,乔慕晚很快就不顺气。  在这种事情上,她一向都很被动,虽然她也想主动,但是自己太过主动,又承受不住这个男人的寓所欲求。  “换气!”  在唇齿粘合温度攀高间,厉祁深气息也变得紊乱开了口。  “嗯……”  小猫似的呢喃一声,乔慕晚很自然的吞吐细匀的呼吸。  不知道多久的旖旎,直到两个人之间已经分不清是谁的津ye,才难舍难离的分开。  厉祁深一手扣住乔慕晚的后颈,跟着俯下身,用头抵住她的前额。  “要命的妖-精,就知道给我找麻烦!”  乔慕晚起伏着胸口喘息,红-肿的唇瓣上,还有牵引的银丝,媚-惑的缠在她嘴角。  两个人呼吸都交汇在一起,这样的感觉,让乔慕晚不再有之前的羞耻心理,哪怕她现在没有和年南辰离婚,也不再排斥自己和厉祁深在一起时,莫名的心悸感。  她喜欢和他在一起,哪怕是带着yu-wang的走在一起,她也很喜欢、很喜欢。  垂落下的两个小手,有些承受不住厉祁深周身上下气息对自己的蛊-惑,乔慕晚抬手,拿两个软-绵-绵的掌心,托住了他的脸腮。  一双迷离的漂亮杏眼,带着心悸,在不自觉间,亲吻了他的薄唇。  “我会和年南辰离婚,你会帮我的对不对?”  她不知道她和厉祁深继续这样走下去会不会有什么结果,但是她很享受现在和他在一起的感觉。  就像舒蔓的说的,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间喜欢他了,只是当局者迷,或许她还没有意识到。  淬染上深邃的黑眸,一瞬不瞬的盯着乔慕晚的眼儿。  厉祁深抿了抿菲薄的唇瓣,没有做声,直接用与她片刻都不会分离的亲吻,回应她。  比刚才更激烈的吻,翻天覆地,让乔慕晚的大脑一片昏昏沉沉的感觉。  没有因为脑部缺氧而抽身,两个人难舍难分,一并倒在chuang上,继续浑然忘我的亲吻。  直到楼下传来招呼乔慕晚下来喝牛奶的声音,厉祁深才放过她。  “留在这里,好好睡一觉,等我回来——继续!”  ——————————————————————————————————————  厉祁深离开家里,乔慕晚趿着拖鞋下楼时,脸上还有没有消散的红晕,羞恼的呈现。  牛奶有安神作用,厉祁深一再嘱咐张婶,要让乔慕晚喝了牛奶再休息。  手里捧着热牛奶,张婶看越看越耐看,越看越好看的乔慕晚,忍不住赞叹出声。  “我家厉先生真有眼光儿!”  之前没见自家先生往家里领过谁,这领回来一个,直接让张婶就有了她会是厉家女主人的错觉。  张婶的夸赞,让乔慕晚本就绯红的脸颊,开始发烫。  自己和厉祁深走得这么近,现在还这样毫不避嫌的出现在他的家里,任由谁看了去,都会想入非非。  “乔小姐,你是厉先生第一个往家里领的姑娘,你真是好福气啊!”  听张婶这么一说,乔慕晚窘迫的厉害。  第一个往家里领的姑娘,怎么听都有一种说不清的特殊关系感觉,让她也不敢再继续猜测厉祁深这样不避嫌的把自己领回家里来,到底是什么意思?  “厉总他……之前没有女朋友吗?”  看见自己问这个问题可能有些突兀,乔慕晚又换了一种询问方式。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