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166章 :赖上你了,甩不开了(六千字)

第166章 :赖上你了,甩不开了(六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342更新时间:2018-01-01 07:50:42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代先生高薪聘请乔慕晚的意图再明显不过,只是不等乔慕晚开口答复代先生,门口边,魅惑的声音,沁着几分邪痞的传来。  “代总,挖我墙脚这样的事儿,不大好吧?”  突然加入的声音,让乔慕晚和代先生纷纷抬眼向门口看去。  一眼看去,笔挺身姿的男人,星眸朗目,白衣黑裤衬得他每一处都完美的无可挑剔。  一看是厉祁深,代先生干笑两声。  “是乔工的设计深入我心!”  一早代先生本是秉承着厉氏在盐城是首屈一指房地产开发商的名号,对和厉氏的合作毫无疑义。  现在看来,任何成功都不是偶然,厉氏确实是人才倍出,设计理念和设计风格,都符合当下大众的口味不说,也顺应了未来市场的发展趋势。  厉祁深没有做声,只是将目光从代先生的身上,转移到了乔慕晚的脸上。  收到男人过分专注盯着自己的目光,乔慕晚一颗从他进来就乱了规律跳动的心脏,有种突突往外弹的感觉。  她知道,厉祁深在等自己回答代先生。  抿了抿唇瓣,她一双黑白分明的眼仁,在对视眼前男人好一会儿以后,转向代先生。  “代先生,我是厉总一手提拔的,吃水不忘打井人,除非厉氏辞退我,否则我不会辞职!”  乔慕晚莞尔浅笑,温柔的嘴角,似月牙一般明灿。  再明显不过的回答,让代先生略带尴尬。  他确实有意让乔慕晚入赘到他公司的意思,不过眼前这个小女人的态度这般坚定,让代先生知道,他估计与乔慕晚之间无缘合作。  但不得不承认,乔慕晚的过人才能,以及坚守自己立场的态度,让他折服。  “呵呵,我就是说笑,不过乔工的才能值得肯定,我很期待接下来与厉氏的合作!”  说着,代先生伸手。  厉祁深看代先生伸过来的手,和面容的真诚,配合着握住他的手。  ——————————————————————————————————————  本来是陆临川陪乔慕晚来这边会面代先生,厉祁深来了以后,乔慕晚诧异的发现,陆临川已经不在这里。  代先生和他助理提着公文包,礼貌的颌首,然后离开。  乔慕晚低首去收拾桌案的文件,有鬓角处的几缕碎发垂下,她一边将发丝往耳后别去,一边问道。  “陆助理呢?嗯……”  她刚出声,身后一双伸过来的手,直接按住了她的腰肢。  乔慕晚不等直起身,厉祁深就将她的身子扳正过来。  唇,毫无预知的落下。  找到属于乔慕晚那份甜蜜,厉祁深不舍分开的舔-舐她的唇型。  一向在厉祁深的几下亲吻下,就会缴械投降的乔慕晚,与他唇齿间交融了几次以后,就不再抗拒他。  厉祁深拉起乔慕晚两个小臂搭在他的肩上,很自然而然的,她抱住他的脖颈,加深两个人间的亲吻。  轻闭双眼,乔慕晚纤长的睫毛颤了颤,在头顶灯光的折射下,落下两排刷子似的剪影。  虽然两个人之间亲吻的次数不再少数,但是乔慕晚在厉祁深一再强势的攻击下,气息早已吞吐不均。  “嗯,我有点儿上不来气了!”  乔慕晚试图闪躲自己的小脑袋,却被厉祁深衔的更紧。  “不许逃!”  厉祁深扣住了乔慕晚的后脑,把她在自己的臂弯中困的严严实实。  “换气!”  看眼前小女人胸口剧烈起伏,他微微放开捏-住她的力道,让她喘息。  见乔慕晚呼吸渐渐变得有规律,他灼热的气息,再一次排山倒海的袭来。  脑袋因为旖旎的亲吻,变得阵阵缺氧,乔慕晚想要避开,理智却无法支撑本能的真实反应。  身体变得发烫,她清楚的感受到两个人之间都在起变化的身子,往理智崩溃的深渊,弥足深陷的迁移。  “嗯……我……有点儿受不了了!”  乔慕晚抓住厉祁深放在她腰间的手,试图阻止他接下来的动作。  “所以你是在邀请我?”  乔慕晚明明意思是她受不了他的触-摸,却不想这个男人曲解她的意思,别有一番意图的质问自己。  “你明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乔慕晚抡起粉拳打了厉祁深一下,纤柔的身子,似柳条似的,往后弯了弯。  闻言,厉祁深没有吱声,似笑非笑的勾起嘴角。  “现在都赖上我了么?”  “什么?”  乔慕晚有些没听懂这个男人的话是什么意思,用一双湛清的眸,不解的看着他。  “你说的,除非厉氏辞退我,否则我不会辞职!不是赖上我了,是什么?”  没想到这个男人拿自己和代先生的话,反过来呛她,乔慕晚一张脸红得窘迫。  自知自己找不到反驳的借口,索性,她也不再做无用功。  “是啊,赖上了!你甩不开我了!”  乔慕晚的话,让厉祁深低低地笑出声。  “真是要命!”  每次做都咬的他那么紧,他怎么可能甩开她。  厉祁深咬牙出声,跟着,将双手撑在桌案上,把乔慕晚掌控在他与桌案之间,然后俯身,再度与她的气息交融在一起的咬住她的唇瓣。  没完没了的舔-舐,时而shun-xi,时而轻咬,让两个人之间的亲吻,毫无缝隙。  ————————————————————————————————————————  从文都酒店出来时,乔慕晚虽然在洗手间处理了一下自己,但是鬓角的发丝还是有些凌乱。  “想吃什么?”  坐在厉祁深的车上,乔慕晚被他欺负的全身松-软。  他明明没怎样自己,自己却像是打了一场仗似的,整个人无力的很。  “没有什么想吃的,我想回去休息!”  乔慕晚头枕在靠坐上,闭着眼,不断的拿手去揉眉心。  这三天她不舍昼夜的赶图纸,人早就已经是一种耗竭精力的崩溃的状态。  厉祁深睨了一眼乔慕晚,见她眉心间的倦怠,没有做声,兀自开车,往他的家里驶去。  让舒蔓照顾她,他终究放不下心。  不知道从何时开始,他竟然开始在意,在意这个小女人有没有休息好!  厉祁深将车停在家门前,他去看乔慕晚的时候,发现她已经在座椅中,温顺的像是个小猫似的睡着了。  红唇轻启,有细匀的呼吸从乔慕晚的唇间溢出。  看着有几缕青丝黏在唇瓣上的小女人,他眉眼间的深邃,不自觉的放柔。  抬手,他修长骨节的指,将发丝从乔慕晚的唇瓣上拿开,然后游弋指腹,落在她白-皙的面颊上。  没等在乔慕晚的脸上轻抚几下,他放在工作台上面的手机,震动起来。  捏着手机,厉祁深下了车,流畅的甩上车门,接了电话。  随意应了几句,他目光时不时的往车里看去。  “嗯,我知道了,你先看着处理!”  有些急于挂断电话,厉祁深寡淡的说了几句以后,收回手机。  刚准备回到车里的时候,厉老太太和张婶从别墅里出来。  “儿啊,回来了啊?”  厉老太太没几天见到自己的儿子了,今天拿了家里帮佣从乡下带来的笨鸡蛋,让家里的司机送她来了厉祁深这里。  本来心情还算不错的厉祁深,听到自己母亲的声音,他额角的青筋,跳了跳。  厉老太太来这里也有一会儿了,刚刚和张婶聊天的时候,听张婶说自己的儿子往家带了姑娘回来,她乐得合不拢嘴。  走上前,厉老太太喜笑颜开的拉住厉祁深,“儿啊,就你自己回来的啊?”  厉老太太说话的同时,不住的将目光往车里瞥去。  只是因为车窗贴了车膜的原因,厉老太太根本就看不到车厢里的乔慕晚。  厉祁深低垂眸子,睨了一眼自己眼带期许目光的母亲,堪堪的扯了扯嘴角。  “不然呢?我应该和谁回来,还是该带谁回来?”  “浑-犊-子!”  厉老太太抬手怼了厉祁深一下子,她就知道自己这个儿子,不自己亲自抓住他的小尾巴,他永远都翘高自己的尾巴,摆出来一副皮笑肉不笑的吊儿郎当样儿。  “你到底要和我这个当妈的瞒到啥时候,真是儿大不由娘了,你个没良心的!”  她盼星星、盼月亮的盼自己儿子往家领姑娘,现在领回来了姑娘,还一屁两晃的给自己打马虎眼。  受到自己母亲打在自己脸上的白眼,厉祁深不以为意。  “时候不早了了,爸应该在家等您吃饭!”  厉老太太一向都是没说几句话,厉祁深就把厉锦弘搬出来。  听自己儿子一再拿自己的老伴压自己,厉老太太双手叉着腰,老脸气得圆鼓鼓的瞪着自己的儿子。  “你和浑-犊-子,和你爸一个德行!”  厉老太太对自己的这个儿子没辙的厉害,之前让他回国,自己千劝万劝,最后说厉锦弘得了癌症晚期,才把这个浑-犊-子骗回国。  厉祁深默不作声,任由厉老太太气势汹汹的说落他。  将手随意抄袋,厉祁深转身,往车那里走去。  “嗳,我一说你,你就躲,你躲,继续给我躲,你躲得了初一,还能躲得了十五!”  在车里睡得不是很安稳的乔慕晚,听到车外似乎有细细碎碎的声音,在耳边萦绕。  等到她将眼皮支开一道缝,有意识、没意识睁开,正好碰上厉祁深拉开车门。  乔慕晚将迷蒙的眸,往主驾驶看去,不期而遇,乔慕晚的目光瞬间与追厉祁深来的厉老太太,对视上了彼此的目光。  ——————————————————————————————————————  “好啊,这下子让我抓了个现形吧!”  厉老太太表明上一副虎着脸的样儿,心里早已经乐开了花。  她就知道自己儿子这个浑-犊-子,再怎么装,也瞒不过自己这一双火眼金睛。  从她第一次在公司那里见到乔慕晚,她就看得出来自己儿子和她的关系不一般。  正常来说,不会有哪个老板会单独把女职员留在会议室那里,哪怕是工作上面的事情,也摆脱不了两个人之间惹人遐想的关系。  乔慕晚坐在沙发中,局促不安的绞着手指。  如果说之前她还能虚晃一枪,现在自己这样堂而皇之出现在厉祁深的私人别墅这里,任谁想了,都会把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夸张化。  而且有张婶在,因为她之前已经出现在这里一次,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更是有嘴说不清。  相比较乔慕晚的尴尬、不自然,厉祁深俊颜一派从容。  拿水杯淡然的喝着水,耸动的喉结,一滑一动间,致命的惑人。  “浑-犊-子,你别给我打马虎眼,给我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你怎么把慕晚领会这里了?嗯?”  张婶之前已经告诉她说乔慕晚来过这里,厉老太太当时还不信,现在想想,自己再不信,就真是老糊涂了。  厉祁深不以为意,放下水杯,将挺括的身躯,昂藏进沙发。  慵懒的舒展腰身,他漫不经心的扯动嘴角。  “工作上的事儿,不然我把她领回来还能有什么事儿?”  “你……”  厉老太太不悦的踢了脚自己艮皮的儿子。  “还给我打马虎眼?”  乔慕晚作为姑娘家,脸皮自然薄,厉老太太不好去问她,只得问厉祁深。  厉老太太又是踢自己,又是向自己抛白眼,厉祁深拿起水杯,兀自又喝了一口。  “妈,看来您崴伤的脚踝,应该好利索了!”  厉祁深拿厉老太太故意崴伤脚踝的事儿挑刺,厉老太太当即就没话可说。  “别给我转移话题,我在问你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乔慕晚在一旁听得心里极度不自在。  她现在和厉祁深的关系,确实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得清的了。  而且她现在还没有离婚,不管怎么解释两个人之间的关系,都会让事情往更恶劣的方向发展。  乔慕晚能感觉出来厉祁深一再岔开话题,是在保护自己,不想自己处在一个尴尬的位置。  心里有些动容,让这样一个以自我为中心的男人,站在自己的位置上考虑事情的利害性,乔慕晚说不感动,完全是假的。  “厉老夫人,我……来厉总这里确实是因为工作上面的事儿!”  她手上现在还拿着和代先生合作的图纸,这是为她来这里再合适不过的理由。  厉老太太精得和老狐狸似的,现在厉祁深和乔慕晚之间的三言两语根本就不可能打发她。  收到厉老太太看自己时的狐疑目光,乔慕晚细秀的眉,都要拧在一起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怎样说,才能解除厉老太太对自己和厉祁深之间关系的误会。  乔慕晚全部的忐忑,都写在了脸上。  深邃的目光盯着不会说谎的女人,厉祁深锋朗的眉心,微微皱起。  “妈,您上了年纪,没事儿少走动,下次脚踝再扭伤,估计老二也无力回天!”  厉祁深岔开话题,让厉老太太看乔慕晚的目光,转移到他的身上。  知道自己儿子这个浑-犊-子,一张嘴不饶人,厉老太太倒也没怎么在意,毕竟自己不止一次在他这里自讨没趣。  而且,自己上次故意说崴伤脚踝的事儿,估计也逃不过他的火眼金睛。  想到这里,厉老太太也不再揪着两个人不放。  但是厉老太太向来都是有韧劲儿的老太太,尤其是关于她三个孩子的终身大事,她压根就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白了一眼自己的儿子,她将目光重新落回到乔慕晚的身上。  “既然是工作上的事儿,也没有必要和我这个老太太打马虎眼。”  说着,厉老太太就嘱咐张婶,张罗着去买菜。  “今天就在这里吃晚饭!”  像是生怕乔慕晚会拒绝似的,厉老太太又老歼巨猾的补充道。  “慕晚,你要是今天不在这里吃饭,就说明你心虚!”  乔慕晚:“……”  ————————————————————————————————————————  突然被厉老太太强行留在厉祁深这里,乔慕晚本就不是那种惯于掩饰自己情绪的小女人,想到厉老太太打量自己的目光,她心里极度不安。  在洗手间,乔慕晚洗了一把脸,看了眼镜子里的自己,然后一再确定自己这副样子让厉老太太查看不出什么端倪,才走了出去。  刚拉开移门,一抹突然挤进了的身体,挡住了她。  移门重新被合并上,乔慕晚还没有看清楚眼前的人是谁,只听移门被上了锁的声音传来。  乔慕晚抬起头,错愕的迎上厉祁深一双深邃的眸。  本就因为厉老太太的突然造访,她的一颗心方寸大乱,现在因为这个男人的出现,一再受刺-激的心脏,此刻兵荒马乱。  厉祁深捏住乔慕晚的手腕,以站立的姿态,四目在半空中眸光交汇。  盯着乔慕晚一双水漾的眸,男人如海般幽深的眸,折射出温柔的光。  “有必要这么不自然吗?”  很多时候,他也想把乔慕晚和自己之间的关系公开,毕竟就这样不负责、不公开,不是一个男人应该做出来的事情。  但是每当他有意要把她正式介绍给家人的时候,她都紧张的不行。  处在她的立场考虑,他根本就做不到急功近利。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竟然会考虑到这个女人,生怕她受到什么伤害。  “我……我和你之间,现在确实说不清关系!”  她一再犯错,在婚内,发生这样需要背负沉重枷锁的事情,就算有勇气面对这样的事儿,她还是没有勇气承受千人万人的唾弃、指责。  而且,她发现自己真的很在意自己在厉家人眼里的看法儿。  “为什么说不清?”  厉祁深掬起乔慕晚的下颌,强迫她不断闪躲的眸,迎上自己的目光对视。  乔慕晚皱眉纠结,有异样的无措,不住的在她的眼底闪烁而出。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