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168章 :你该不是爱上我了吧?(七千字)

第168章 :你该不是爱上我了吧?(七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6235更新时间:2018-01-01 07:50:42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再放开她时,厉祁深贴在她耳边,随着起伏的胸口,低语出声。  “反正也要离婚,在意这么多做什么?”  把两个人之间的关系说得越来越理所当然,恼羞成怒的乔慕晚与从容淡然的男人,形成强烈的对比。  长臂勾住乔慕晚纤瘦的肩头,掌心恣意在她敏-感处放肆动作。  “你……”  本就因为刚刚没有纾解的怒火,憋得心头儿难受,这会儿再被这个男人动了几下,她张口就去咬厉祁深的肩胛骨。  厉祁深皱眉闷痛一声,纵然这个女人的力道不大,这样冷不丁的咬住自己,他还是有些承受不住。  自顾自的埋首去咬厉祁深,乔慕晚完全没有意识到危险的来临。  “嗯……”  冲血处一痛,她本能的轻启唇瓣出声。  意识到自己再度被这个男人攻-占,乔慕晚又羞又恼。  “出去!”  她声音沁着怒意,咬牙出声。  “嗯!”  厉祁深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却没有按照她说的那么做,而是在不知不觉间,去了更shen。  颤抖的承受男人的动作,乔慕晚的双手,纤柔的十指,指甲都陷入到厉祁深的皮肉中。  “你到底有没有听到我说话,我让你出去!”  厉祁深不语,只是掀动眼皮,一双在晨光中变得鹰一般凌厉的眸,如同昨晚一样,翻天覆地的牵连起波浪。  “乖一点儿!”  调换了体位,乔慕晚被动的在下。  跟着,在她一声不自觉的颤抖声中,厉祁深给了她极致的爱-抚。  ————————————————————————————————————  早上一起洗漱时,也免不了一番折腾。  乔慕晚感觉自己混上上下没有一处好地方,除了紫痕满布,就是被捏的道道红-肿。  为了表示她的不满,厉祁深帮她刷牙的时候,她狠狠的咬住了他的唇。  完了,还恶狠狠的瞪着眼前波澜不惊的男人。  “让你惹我!”  乔慕晚带着情绪的声音,落在厉祁深的耳中,让他非但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相反,嘴角似有似无的圈出涟漪。  看眼前男人一副皮笑肉不笑的邪痞样儿,乔慕晚推开他,转身出了浴室。  ————————————————————————————————————  折腾了一整晚,乔慕晚倦怠不已。  尤其是消耗体力的原因,让她迫切的想要补充能量。  看到昨晚推来的餐车,她走了过去。  昨晚两个人进屋就一直在做那种事儿,没有停歇,而且太过忘我的动作,让两个人一整晚都云里雾里,现在停了下来,才愕然发现自己居然这么饿。  不等乔慕晚掀开虚掩在西点上的餐布,浴室的移门,被厉祁深从里面拉开。  厉祁深擦拭湿漉漉的头发,随手丢下手里的毛巾,扔在地板上,向乔慕晚走过去。  身后突然贴到一抹身躯,乔慕晚僵住动作,皱了皱眉。  “饿了?”  乔慕晚没有否认,点了点头儿。  昨晚加上早上,不间断的消耗体能,不累、不饿才怪。  “我一会儿带你去吃饭!”  厉祁深转过她的身子,低沉的出声,然后在她的唇上落下一吻。  ——————————————————————————————————————  没有过多注意餐车这边,两个人都穿戴整齐后,出了酒店。  乔慕晚衣衫都褶皱,丝-袜也让厉祁深昨晚用力过猛给撕碎,只得带她在酒店简单吃了些早餐以后,把她送回舒蔓那里。  在家里舒舒服服的睡了个懒觉,乔慕晚再醒来,是被电话的声音惊扰所致。  乔慕晚赶去医院那里时,正好看到自己母亲哭得和个泪人似的靠在自己姨娘的身上。  今天杜欢一家三口去了乔家做客,本来是亲戚间正常走动,乔正天心情也还不错,就把乔茉含给放了出来,谁曾想,就是自己把这个不争气的女儿放了出来,才造成她不甚从二楼缓步台跌伤的事儿。  “妈!”  乔慕晚眉心拧紧,惊心走上前,自己妹妹是家里的亲生孩子,一再出事儿,家里自然是上上下下都跟着干着急。  “慕晚!”  一看是乔慕晚来了医院,梁惠珍伸手拨开梁惠珠,踉跄着站起身,走上前抱住了自己的女儿。  “慕晚呐,你说我这个做妈的要怎么办啊?”  乔茉含一直不肯堕-胎,每次想要让她堕-胎时,她就以死相逼,面对这样的情况,家里自然是逼不得,只得任由乔茉含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变大。  今天自己妹妹一家人来家里做客,本以为让乔茉含和年纪相仿的杜欢谈谈心就能纾解开她心里一只窝着的一股火,哪曾想,本是好心的行为,居然发生了乔慕晚从楼梯上滚下来的事儿。  而且这从楼上滚下来,直接就让她肚子里的孩子流了产。  听着自己母亲撕心的哭声,乔慕晚也不知如何是好。  现在的情况,比当初复杂不知多少倍。  本以为自己和年家是商业联姻,债务危机一经解除,就能皆大欢喜的离婚,谁曾想,年永明那边咬的那么紧,根本就不给她避开的可能。  而且,自己妹妹太过在乎年南辰,以至于让她因为他接二连三发生这样的事儿。  和梁惠珍是姐妹,梁惠珍闹心,梁慧珠的心里也不好受。  “慕晚呐,要姨娘看,你就和南辰离婚吧,你妹妹这样,我们做家长的都跟着痛心啊!”  梁慧珠不知晓这里面是怎样一回事儿,也只在杜欢那里只言片语的听她说,是乔慕晚抢了乔茉含的丈夫,才造成今天这样的局面。  自己母亲和姨娘间三言两语,乔慕晚不自觉的抿住唇瓣。  敛住情绪再抬起头时,她脸上取而代之的是淡然。  “我会和年南辰离婚!”  将字音咬的笃定,现在她确定要和年南辰离婚,不仅仅是因为乔茉含,也不是因为自己在这段无关爱情的婚姻里挣扎的太累,而且她觉得自己也应该有追求幸福的权利。  她还年轻,还有很多路要走,没有必要在年南辰这样人渣的身上,浪费自己的时间和精力。  闻声,梁惠珍姐妹二人目光错愕的看向乔慕晚。  见此,她轻动嘴角出声:“周一我就和他去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  说完,乔慕晚头也不回的去了洗手间。  避开乔家人,乔慕晚拨了电话给年南辰。  电话两了两声,被人接通。  “周一上午九点,拿着结婚证,民政局见!”  乔慕晚准备挂断电话,里面,年南辰夹杂风暴般怒吼的声音,带着滔天怒意。  “乔慕晚,你找死!”  他不止一次和她说话不许离婚,哪怕他们两个人现在的关系,连陌生人都不如,他也不许她和自己离婚。  “我告诉你,我说了,不许离婚,我年南辰不让你离婚,我看你乔慕晚这个婚要怎么离!”  不再会因为年南辰的威胁而蹙眉,乔慕晚平静的脸上,是从未有过的淡然。  “那我们就等周一,看这个婚,我能不能离成!”  不觉得自己还应该有什么话和年南辰说,乔慕晚刚准备挂断电话,年南辰出奇的平复下来了声音。  “你在哪?我要见你!”  “不必了!”  乔慕晚清冷的出声。  被一个女人这样拒绝,年南辰根本就压抑不住自己的怒火,但想到自己现在和这个女人剑拔弩张的关系,他只得压下心里不断起疙瘩的火气,用一种心平气和的态度和她说话。  “什么不必了?我现在还是你丈夫,你要和我离婚,都不事先和我商量吗?”  “我不止一次和你说过要和你离婚!”  乔慕晚的回答,让年南辰一再咬牙。  “别和我扯没用的,我现在要见你!”  “可是我不想见你!”  说完,乔慕晚不给年南辰任何和自己回嘴的机会,挂断了电话。  “你……”  “嘟嘟嘟……”  一连串忙音从听筒中传来,年南辰气得直接将手机“啪”的一下子丢在桌案上。  ——————————————————————————————————————  乔慕晚将手机放回到衣兜中,刚准备出洗手间,杜欢正好从外面进来。  两个人目光相互对视的刹那,杜欢本能的瞪大眼。  不同于乔慕晚清秀小脸上的平静,因为她一早在乔慕晚新婚夜给她下了药的原因,杜欢到现在还心虚。  “茉含会流产,你的作用,功不可没吧?”  乔慕晚轻动嘴角,淡然的笑着,看似没有任何攻击性,但是她澄澈的眼仁,早已镀上冷漠的冰霜。  依照乔茉含百般想要留下孩子的心理,乔慕晚不相信她是自己失足从楼梯上摔下来的。  相反,赶在杜欢出现在自己家里的时候,乔茉含不甚跌下楼梯,这里面究其原因,指不定有多肮脏。  别人不知道杜欢和年南辰之间的关系,她乔慕晚一清二楚。  而且,依照她之前对自己陷害的事情来看,她因为年南辰,不惜陷害乔茉含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再平常不过。  乔慕晚的话,让杜欢怔忪了一下。  但随即,她便装出来一副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  “表姐,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茉含会流产,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乔慕晚冷冷盯着杜欢一双无辜的大眼睛,在她看来,刺眼极了。  “不用急,年南辰不要茉含了,而我也会和年南辰离婚,年家少奶奶的位置早晚是你!”  她从来没有觉得杜欢这个表妹在自己的眼中会这般厌恶。  虽然她们两个人之间没有什么血缘关系可言,但是有感情存在,她一再对她客气,结果却换来这样的对待。  乔慕晚推门而出,让站在原位的杜欢,从眼仁流溢处似刀子般凛然的目光。  ————————————————————————————————————————  乔慕晚安抚好自己的父母,和医生大致询问了一下乔茉含的事情,就准备离开医院。  却不巧碰上了赶来医院这里的年南辰。  年南辰在医生那里找到了乔慕晚,不等她向医生咨询完乔茉含的事情,就被他气势汹汹的拉了出去。  “砰!”  门被大力合上。  年南辰将乔慕晚拉到安全通道那里,直接抵在墙上。  “乔慕晚,你还真是越来越有出息了!”  劈头盖脸的声音,足以见得年南辰此刻怒火有多旺盛。  但是他不想自己态度,让眼前这个女人像是浑身带刺的刺猬似的和自己对峙,他已经在用理智,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  肩胛骨被年南辰按压的力道,捻-捏到骨骼都跟着疼,乔慕晚皱着眉,却没有发出声。  “就这么迫不及待和我离婚是吗?结婚那天你就应该想到,我不踹了你,你休想摆脱我!”  结婚的时候,他比谁都盼望着离婚。  现在两个人可以离婚了,他却是那个不舍离婚的人。  这段时间年南辰心里很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哪里出了错。  每次面对眼前这个小女人,她总是那个可以牵引自己情绪的人,也是平复自己情绪的人。  乔慕晚抬眼,清冷的凝了年南辰一眼。  “别告诉我,你不想离婚?”  盯着年南辰的眼仁,乔慕晚轻动嘴角。  “年南辰,你现在这个样子算什么?爱上我了吗?”  她明明再轻笑,眼底却是冰霜凝聚的冷漠。  “我才没有爱上你!”  “那就和我离婚!”  乔慕晚的话,没有拔高声调的意思,却让年南辰红了眼。  “嗯……”  肩膀处,几乎有巨石碾压的感觉,让乔慕晚蹙眉。  “没有爱上你就要和你离婚是吗?乔慕晚,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幼稚?”  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无关爱情的婚姻,都一直维持下去了,他凭什么要因为自己没有爱上这个女人,就和她离婚。  “是我幼稚还是你幼稚?我们会结婚,因为什么,你不清楚吗?”  年南辰:“……”  乔慕晚稍稍平复下有了起伏的情绪,然后伸出手,一根一根的拔开年南辰搭在自己肩膀上面的手指。  “与其有时间在这里和我说幼稚的话,你更应该去看看茉含!”  想到自己妹妹现在这个非人非鬼的样子,纵然她怎么狠心,也做不到对她的事情坐视不理。  “有了杜欢这个新欢,就忘了茉含,年南辰,你也够不是人的!”  语气带着对年南辰不屑,乔慕晚一秒钟都不想和年南辰在一个空间中独处,冷漠到连一个眼神儿都不稀罕给他,直接拉开门,走了出去。  ——————————————————————————————————————  乔慕晚出门,碰到正巧在自己面前一副鬼鬼祟祟样子的杜欢。  之前她对这个表妹的感情还算不错,现在看来,完全是自己猪油蒙了心。  “没必要这样鬼鬼祟祟,年南辰迟早是你的!”  扔下话,她往电梯口走去。  看乔慕晚离开的身影,杜欢盘踞在心里的郁结,并没有因为她的离开而消散,相反,愈演愈烈。  “你怎么在这里?”  看到突然出现在安全通道口这里的杜欢,年南辰语调质疑的出声。  本来他受了乔慕晚的闷气,一个人无处发-泄,他就打了电话给杜欢。  不想杜欢说自己在医院这里,而且还把乔慕晚也在医院这里的消息透露给了他。  得到乔慕晚在医院这里的消息,年南辰片刻没有耽误的来了这里。  身后不悦的声音,很沉、很冷,杜欢下意识的脊梁骨僵硬。  “我……呃,茉含的孩子不甚流产了,我和我家人都来这里看她!”  杜欢巧妙的转移话题,将自己突然出现在这里的话题错开。  听杜欢说乔茉含肚子里的孩子不甚流产,年南辰蹙了蹙眉心,却没有出声。  看到了年南辰眉心间的犹疑,杜欢自作主张的开口问他“要不要去看看她!”,却被他无情的回了“不用!”两个字。  跟着,他没有再想在这里待下去,转身,也往电梯口那里走去。  只是不等年南辰走到电梯那里,从病房里发了疯一样跑出来的乔茉含,穿着蓝白色条纹相间的病号服,不住的嘶喊。  “孩子,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哪里去了?”  理智近乎濒临到崩溃的边缘。  她已记不清自己是怎样从楼梯口那里跌下楼梯的,只顾着护住自己肚子里的孩子。  只是当她醒来的时候,悲哀的发现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早已不见了踪影。  从病房里匆匆赶出来的梁惠珍和医护人员上前去拉乔茉含,试图制止住她的不理智举动。  “放开我,你们都别碰我,让我去找我的孩子!”  乔茉含悲恸的嘶吼出声,泪水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吧嗒、吧嗒”的往下流。  “茉含,孩子已经没了,你就别再作践你自己了!”  孩子都是母亲身上掉下去的一块肉,梁惠珍完全理解自己的孩子。  只是这个孩子生父不明,流掉了对谁都好。  “我不……”  乔茉含反抗出声。  “年南辰呢?年南辰在哪?我要去找他,我要问他,他到底把我们的孩子给藏哪里去了!”  没有理智可言,乔茉含一门心思都在自己肚子里的孩子身上。  听到走廊这里有声音,年南辰狭长的眸,眯了眯。  在乔茉含越闹越凶时,他沉着眸,迈着步子,走了过来。  “我在这里!”  ——————————————————————————————————————  乔茉含被打了镇定剂,稍稍平复下了情绪。  年南辰站在走廊里,一根接着一根的吸着烟,不知道吸了多少根,直到烟盒都空了,他才下意识的颤了颤眸光。  因为梁惠珍情绪太过激动,乔正天让梁惠珠和杜欢去附近的休息室去陪她。  “去看看茉含吧!”  乔正天苍老的声音在年南辰的头顶处传来。  闻声,年南辰抬眼看着两鬓斑白的乔正天。  没有说话,年南辰只是捻断了手里的烟蒂,然后踩着步子,往病房里走去。  入了病房,在洁白chuang单的病chuang上,他看到了面色苍白如纸的乔茉含。  默不作声的走上前,他居高俯下盯着病chuang上的人。  药效过了劲儿,乔茉含悠悠醒了过来。  张开双眼看到眼前男人的那一瞬间,她竟然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但回味了一下,她从chuang上跳了起来,直接抱住他的脖子。  “南辰,是你吗?你来看我了吗?”  乔慕晚几乎要喜极而泣。  天知道,这段时间以来,她盼星星、盼月亮一样的盼望年南辰能来看自己,而现在,自己终究可以如愿了,他真的来看自己了。  自己耳边有乔茉含雀跃的声音传来,年南辰非但没有舒展开自己的眉头儿,反而皱的更紧。  想到乔茉含身体状况不好的原因,他推开她身体的力道不算大,但还是让她和自己拉开了很大一截的距离。  突然被眼前的男人推开自己,乔茉含直感觉自己就像是从头到脚被泼了一盆凉水似的,整个人浑身上下都湿的无力。  “南辰,你……”  “别再缠着我了!”  年南辰开口,打破了乔茉含仅存留的唯一念想。  平淡语气的口吻,听在乔茉含的耳朵里,无异于是原子弹爆炸一样威力。  别再缠着我了!  她就算再怎样装作听不懂她的话,也不可能不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他不要自己再继续缠着他了,换种话说,就是在告诉自己,我们之间结束了,谁也别再继续抓着谁不放了!  乔茉含捏住垂落在体侧的小手,一再的克制情绪。  “什么叫别再缠着我了?年南辰,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自己不清楚吗?”  乔茉含:“……”  “你伤的是身子,又不是脑子,你确定听不到我说的话?”  未曾想年南辰现在和自己说话的态度这般不屑,乔茉含捏在掌心中的手指甲,生生划出了几道血印子。  “年南辰,你不是人!”  乔茉含因为他的话,气得浑身轻颤。  因为她,自己曾割腕自杀,险些跳楼,现在自己和他的孩子都没有了,他居然还能丧尽天良的说出来这样的话,乔茉含当真觉得,自己这么多年来的真心相待,最终不过是错付罢了。  对于乔茉含对自己的指控,年南辰没有出声,只是看着脸色气得煞白的乔茉含。  “没有承认你肚子里的野-种是我的种,我就不是人了?”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