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170章 :我哥要是知道你这个样子,会心疼的(七千字)

第170章 :我哥要是知道你这个样子,会心疼的(七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6258更新时间:2018-01-01 07:50:42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嗳,慕小晚,我发现你被深哥滋润的够可以啊,啧啧,胸大了,屁-股也翘了!”  舒蔓贼兮兮的话,让一脸羞赧状的乔慕晚,直接往舒蔓这里丢过来她的睡裙。  “女神经,我看你吃药吃多了吧!”  白了一眼眉眼间依旧牵起讪笑涟漪的舒蔓,乔慕晚转身就要往浴室里走去。  “嗳,慕小晚,我话还没说完呢!”  已经从地板上坐起身的舒蔓,依旧鼻孔里塞着卫生纸,样子有些滑稽的看向乔慕晚。  “我说你什么时候和年南辰离婚啊?啧啧,你这没和年南辰离婚就去荼毒厉*oss,对厉*oss不公平吧?”  舒蔓依旧讪讪的勾着嘴角,小手托着下颌的样子,带着几分俏皮。  乔慕晚顿下脚步,转身瞥了一眼舒蔓。  “我周一和年南辰离婚,嗯,还有三十四个小时零八分钟,我就自由了!”  “我X,真的吗?你真的要摆脱那个渣男人了吗?”  舒蔓从地板上“腾地”一下子站起身,一听说乔慕晚要离婚了,她的病几乎是在一瞬间就彻底好利索了。  “慕小晚,你这算是翻身成功了吗?”  乔慕晚:“……”  “你早就该踹了年南辰那个死男人了,不过,你和年南辰离婚以后,要和厉祁深在一起吗?”  舒蔓原本替舒蔓卸下了一口气,但说到厉祁深,她又皱了下眉头儿。  她之前不知道厉祁深是个怎样的人物,但是自从乔慕晚和厉祁深有接触以后,她私下也打听了一下这个厉祁深,这不打听还好,一打听,险些给她心脏给吓得弹出去。  听舒蔓提及到了厉祁深,乔慕晚玉白的面颊上,原本还算平淡的面颊,又浮现出来了无措的迷惘。  和厉祁深在一起,谈何容易!  盐城首屈一指的名门贵少,要和一个离过婚的女人走在一起,这样舆-论的谴-责,她承受不起。  “我……不知道!”  乔慕晚坦诚的回道,她不知道自己离婚以后,要不要和厉祁深走在一起,毕竟,到现在他都没有对她说过一句喜欢她。  “我现在只想和年南辰离婚,以后的事儿,以后再说吧!”  她出口的话,声音极度的无力。  连带着捏住拳头儿的小手,指尖儿都在不自觉的发颤。  看乔慕晚这样不知如何是好的表情,舒蔓也跟着她犯愁。  她们两个人打小就在幼儿园相识,二十几年的关系,早就让两个人对彼此再了解不过。  以往,舒蔓一直都觉得乔慕晚处在是乔家养女的位置上,对待什么事情,都是完全服从、没有反抗的态度,哪怕是有了反抗,也会因为想到乔家对她的养育之情,将最后那点儿仅存的反抗,也遗消殆尽。  只是没想到,现在因为厉祁深的出现,她竟然宁可将乔家至于一个不管不顾的位置,也要与年南辰,与年家彻底断绝关系。  松了一口气,舒蔓也知道乔慕晚的事儿,只能走一步、看一步,根本就不会是她想做什么,事情的发展方向就顺应她的想法儿,跟她走。  “平时看你一副什么也不以为意的样儿,现在可好,一个厉祁深,让你把什么情绪都写脸上了!”  ————————————————————————————————————————  从病房出来,年南辰莫名地心里烦躁。  明明是乔茉含背叛了他,他竟然还会不自觉心烦意乱。  随手摸出来一支烟,不顾这里控烟区,就点燃含在唇上。  本以为尼古丁的麻痹作用,会让他烦乱的感觉,纾解开,却不想,这种就像是有千丝万缕缠绕他心脏的感觉,让他根本就散不开心里盘踞的乱糟糟感觉。  拨了电话给李南几个发小,年南辰开车去了会所。  不知道自顾自灌了几瓶烈酒的男人,带着某种难以宣泄的情绪,扯开了自己的领口,接着一个人继续喝着闷酒。  被叫来这里的大家伙,看着年南辰兀自给自己灌酒的动作,本来兴致高涨的几个人,也不知道是该陪酒,还是该劝他别喝这么猛。  李南打小就和年南辰玩在一起,可以说是和这个号称“小强的小霸王”一直玩到现在。  能看得出来年南辰今天气不顺,李南主动坐在他沙发的旁边,给自己倒了杯龙舌兰。  之前没见年南辰这个样子,自从他结婚以后,虽然还和他们玩在一起,但是他能看得出来年南辰已经发生了潜移默化的变化。  究其原因,他也不知道是不乔慕晚的原因。  “别喝得那么猛,来,我陪你喝一杯!”  “不用!”  年南辰拨开李南的手,继续给自己灌酒。  最近他真的烦的不行,乔家这姐妹两个人,没一个让他省心的。  尤其是那个乔慕晚,明明说好了不许离婚,她却偏偏吃了衬托铁了心,非得和自己离婚不可。  见不得年南辰这个样子,李南夺过他手里的酒杯。  “你到底怎么了啊?我没见过你这个样子啊?和嫂子又吵架了?”  李南本是无心,却不想他提到乔慕晚,让年南辰的眸底,直接掀起风暴。  “妈-的!”  腾地一下子站起身,他一脚就踹翻了眼前的矮几。  “砰!”的一声,矮几上的水晶杯和酒瓶落地,砰砰铛铛发出声。  因为年南辰的动作,包房里立刻就静了下来。  几个原本还有心嬉笑的发小,都僵住了动作的看向年南辰。  不解是谁惹了年南辰,让他发了这么大的火,一个个都大眼瞪小眼的看向李南。  一脸无辜状的李南,摆手做出来与我无关的样子。  跟着耸耸肩,走了上去。  “你到底怎么了,哥?”  “砰!”  “唔……”  年南辰转身,给了李南一个措不及防的勾拳,将他的身子,直接就掀翻到了沙发中。  被突然打了一拳的李南,更是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惹了这个小霸王。  “少他-妈-的给我提那个jian人!”  怒着猩红的眼,年南辰像是一只困在笼子里已久的野兽,怒不可遏的指着李南。  “以后在我面前,谁都他-妈-的不许再提那个jian-人!”  口吻极度恶劣的出声,年南辰抓起沙发中的外套,出了包房。  “砰!”  房门被合并上的声音,大力的传来,让怔愣状态中的几个人,至今都没有反应过来年南辰到底因为什么生气。  将车开到了江边,迎着晚上拂面而过的冷冽气息,年南辰依旧烦的厉害。  抽了差不多一盒烟,他拨了杜欢的电话。  ————————————————————————————————————————  听说年南辰要来找自己,杜欢刻意打扮了一番。  甚至想要今晚会发生激情的画面,她又特意去楼下买了包避-孕-套上楼。  “来了啊!”  杜欢笑着接过年南辰的外套,挂在衣架上。  “嗯!”  年南辰随意应声,脸部线条紧绷的厉害。  “脱衣服!”  进了公寓,他面无表情的命令出声。  再清楚不过年南辰要做什么,杜欢很识趣的剥落了自己身上少到不能再少的衣服,跟着,赤-luo着整个身子,主动跪在年南辰的腿前。  解开皮带,拉下裤链,她娴熟的动作,一气呵成。  跟着,俯首,埋在他的双腿间。  在杜欢卖力的撩-拨下,年南辰的身子很快就有了反应。  抓起矮几上面的避-孕-套,他沉着眸子丢给她。  “戴上!”  没有迟疑,杜欢拉开包装盒,照做。  刚将套-子戴在年南辰的物什上,他一个反手,掀到杜欢的身子,丢在沙发上,直接攻占她。  只有无尽发-泄的jiao-huan,是苦不堪言的。  年南辰每一下dao-ru都要命似的,让杜欢不住的伸出手去抓周围可以给他支撑点的东西。  但年南辰根本就不给她任何闪躲的可能,好像要把她痛苦的表情全部都纳入眼底似的,他手指死死的扣住她的tun,zhuang的没有任何温柔可言。  年南辰还在继续,杜欢却早已溃不成军。  “南辰,别了……”  承受不住,杜欢求饶出声,但年南辰根本就没有放过她的意思。  “这就受不了?我还没xie-身呢!”  年南辰继续他的动作,杜欢原本还算享受的声音,变得嘶哑,痛苦……  “sao-货,乔慕晚和乔茉含都比你杠-gan,你不能输给她们姐妹两个,是不是?”  说着,年南辰发-泄的更狠,以至于杜欢求饶的声音,响彻整间公寓,不绝于耳。  ——————————————————————————————————————  不知过了多久,杜欢直感觉双腿都不再是自己的了。  张开乱糟糟的身体,她连动的力气都没有了。  年南辰甩下杜欢,去浴室冲了澡,再出来时,他拿起矮几上的烟盒,去了窗边。  唇间含着烟,他心不在焉的抽着。  时间滴滴答答的走过,马上就到周一,一想到乔慕晚和自己要离婚,他心口盘踞的莫名怒火,就不断的膨胀。  “你今天怎么了吗?”  杜欢披着chuang单,软着双腿来了窗边,从身后抱住了年南辰的腰身。  现在乔慕晚要和年南辰离婚,乔茉含也已经被年南辰给踹了,一想到自己现在是唯一留在年南辰身边的女人,杜欢的脸上,洋溢出得意的笑纹。  乔慕晚说得没有错,不需要多久,年家少奶奶的位置就会是她的了。  现在,她只需要时间走得快一点儿、再快一点儿。  年南辰没有搭话,继续自顾自的吸着烟。  没有得到男人的应声,乔慕晚心理不免有些不自在。  层层缠绕开的烟丝儿,味道有些呛人,尤其是他接连抽了这么多的烟,杜欢皱了皱眉。  “别抽了,对你身体不好!”  杜欢伸手就去他夹在指间的烟,“你到底怎么了吗?有什么烦心事儿吗?”  指间的烟消失不见,年南辰垂眸看了眼杜欢。  “给你年家少奶奶的位置,你愿意吗?”  年南辰掀动嘴角,声音因为长时间抽烟的原因,有些哑。  不知道年南辰问这话是在试探年家少奶奶位置之于一个女人来说,到底有没有诱-惑力,杜欢却误以为他是要和乔慕晚离婚以后,要娶自己进门。  杜欢故作娇嗔的怔愣一下,随即,嘴角弯下很浅的弧度,笑了笑。  “当然愿意啊,你知道的,我一直都很喜欢你,就算是你不给我年家少奶奶的位置,我也会一直喜欢你的!”  杜欢的回答,让年南辰垂落在体侧的手,不自觉的捏紧。  女人都喜欢光鲜亮丽,年家少奶奶的头衔儿之于女人都会喜欢,但是为什么那个该死的女人,恨不得像是飞出金丝笼的雀鸟一样,时刻都想摆脱年家少奶奶的头衔儿。  想不通、搞不懂,年南辰并不觉得自己比其他男人有什么差的地方,却永远见不得那个女人对自己摆出一个笑脸,哪怕是一个虚伪的笑,他都见不到。  没注意到年南辰早已在眼底掀起惊涛骇浪的冷鸷,杜欢主动将身体,往他的怀中,蹭了蹭。  “你是要和我慕晚表姐离婚了吗?”  “唔……”  杜欢的话刚刚溢出唇瓣,年南辰一把就捏住了她的手腕。  跟着,一双染上血丝的双眼,凝聚周围气息一样的将空气给凝结成冰晶。  “谁说我要和乔慕晚离婚了?”  年南辰一字一句,层层包围冰冷气息,似乎要把杜欢给冻住。  突然迎上年南辰一双恨不得吃了自己的目光,杜欢的底气被挫掉了一大半儿。  “可是……慕晚表姐已经……已经和其他男人走在一起了!”  那日,她在酒店那里,亲眼看到乔慕晚和厉祁深走在一起,而且,她在推去他们房间的餐车上安放了微型摄像头,虽然拍摄的角度不是很好,但是她已经手握乔慕晚婚内出-轨的证据。  之前在新婚夜,她就试图设计乔慕晚婚内出-轨,只是当时她被人保护的太好了,她根本就找不到任何一个突破口去击破乔慕晚。  但是现在,她已经成功握有乔慕晚婚内出-轨的证据了,只要她把这些证据拿出来,乔慕晚和年南辰这个婚铁定能离成。  而且依照现在乔家两姐妹都被年南辰摒弃的状况,自己成为年家的少奶奶,指日可待。  听到杜欢说乔慕晚和其他男人走在一起,年南辰眼底更是溢裂出来,刺骨的猩红。  “嗯……”  手腕处骨骼,似乎要被碾碎了似的,疼得杜欢不断的shen-yin出声。  “和哪个男人在一起?你看到她和哪个男人走到一起了?”  年南辰过分激动的情绪,让杜欢自知,自己今天必须得给他一个说法儿。  “就是……就是你上次让我勾-引的那个厉氏的总裁厉祁深!”  听到厉祁深这个让他心里起疙瘩的名字,他一双被血色覆盖的眸,像刀子般几乎能将人凌迟个粉身碎骨。  厉祁深,果然是这个男人!  一早,年南辰只是觉得他对乔慕晚不过是玩玩而已,却不想,时至今日,竟然成了他们两个人之间离婚的罪魁祸首。  年南辰眼底掀起的风暴越来越狷狂,随时都有毁天灭地的可能。  事已至此,看着年南辰眼中的暴戾,杜欢索性就把事情彻底都告诉他。  “南辰,我可没有说谎哦,我手上还有证据呢!”  说着,杜欢抽出来自己的手,转身,去矮几那里拿起自己的手机。  “你看,这个慕晚表姐和厉祁深在一起的照片哦!”  为了让乔慕晚彻彻底底身败名裂,杜欢刻意给年南辰看了那几张大尺度的照片。  虽然乔慕晚的身体部位都被厉祁深有型的后脊背遮挡,但是她脸颊绯红、贝齿咬住下唇瓣的隐忍表情,还是丝毫不差的映入年南辰刺红的眼眶中。  完全是享受的表情,是年南辰从来没有见过的。  又有一张乔慕晚骑在厉祁深身上,紧密无间的照片,让年南辰倏地一把就抢过来杜欢的手机。  他的眼仁被大尺度的照片,刺得眼仁都在泛疼。  尤其是看乔慕晚的表情,他完全可以还原当时的场景有多么的旖旎沸腾!  直感觉浑身上下的血液,都在飞速的倒流,年南辰眼球完全有弹出眼眶的架势。  终于,承受不住男人被狠狠践踏的感觉,他扬手,将手机往墙壁上,猛地摔去。  “啪!”  机身破碎成两半的声音传来,炸裂的屏幕,定格了乔慕晚一具盈白的胴-体。  ————————————————————————————————————————  不知道是不是今天要去和年南辰去民政局离婚的原因,乔慕晚一整晚都没有睡好。  厉晓诺开车来舒蔓公寓楼下接乔慕晚。  看精神状态不佳的准嫂子,她关心的问道,“我说准嫂子,你就算要离婚了,也不至于不睡觉吧!这要是让我哥看到你这副憔悴的样子,指不定要多心疼呢!”  厉晓诺笑着,本就生的皮肤白-皙,五官精致的原因,笑起来的样子,丝毫没有法庭上干练、逼人的强势。  “我昨晚喝了咖啡!”  今天要离婚的原因,乔慕晚昨晚把今天需要设计的手稿,大致赶出来了一个草图。  “我没关系的!”  乔慕晚揉了揉眼,淡淡的扯唇。  “那就好!嗯,准嫂子,放心吧,今天这个婚,我让你成功离成!”  厉晓诺和自己打保票,乔慕晚也不禁弯下嘴角,浅浅的笑了笑。  “离婚协议书都签好了吧?”  “嗯!”  乔慕晚应声,将离婚协议书递给了厉晓诺。  “OK,准嫂子,你在这等我下,我帮你处理一下协议书,唔,用我哥的话说,给你多索求一些赡养费!”  厉晓诺穿着一身亮灰色ol装,下了车。  想到今天就可以和年南辰,和年家断绝关系,乔慕晚没有想象中那么激动,相反,她表现的很平静,就好像这一切结果对她来说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  昨晚没有休息好的原因,乔慕晚坐在车上,抬手揉了揉额角。  有电话进来,她睁开眼,去看手机屏幕。  在看到上面显示是年家老宅那边打来的电话,她下意识的蹙了蹙眉心。  乔慕晚自知,自己和年南辰离婚,指定会惊动年家人和乔家人。  她本来是打算离完婚以后,再把这一切告诉年家人和乔家人,毕竟她下了很大的决心才决定和年南辰离婚,她不想这些个长辈出现来再左右自己的想法儿,不然她和年南辰这个婚,是绝对不可能离成的。  然而突然接到年家打来的电话,她知晓年永明一定是劝自己不要和年南辰离婚的。  不想去接电话,乔慕晚将手机往一边丢去,任由对方主动挂断电话。  只是电话刚挂断没一会人,电话又进来了。  接二连三进来了五六个电话,颇有锲而不舍的意思。  乔慕晚本就没有休息好的原因,再被电话一再叨扰,她有些承受不住。  深呼吸了几口气,她捏住像是烫手山芋一样的手机,一再蜷缩小手,才按下了接通键。  果然电话一被接通,年永明的声音,就从那端传来。  “慕晚呐,你真的要和南辰离婚吗?”  虽然年永明之前就知道乔慕晚要和年南辰离婚,但是他以为自己在中间卡着,再加上乔氏债务危机的原因,事情会有缓和,却不想,事情还是往离婚趋势的方向发展!  苍老的声音通过听筒那边传来,乔慕晚贝齿不自觉的咬了咬唇瓣。  对于年永明,她本来抱有长辈间的好感,但是经过上次他要求自己给年家生一个孩子的影响,她对他的尊重与爱戴,可以说是在顷刻间荡然无存。  “……嗯,我要和他离婚!”  纵然她对年永明不再有所谓的敬重,但是对于长辈,她终究说不出忤逆不孝的话。  “爸,对不起您了,我和南辰这段婚姻维持的真的很辛苦,我……不想让我自己活得这么累,所以,一再权衡,我绝对和他离婚!”  她已经承受了足够多不公平的对待了,不管以后乔氏的发展方向会何去何从都好,她不想再让自己继续活得这么累了。  为乔家,她已经做得足够多了,甚至,险些断送了自己的幸福、  “傻孩子啊,和南辰在一起痛苦,就好离婚啊?你有没有想过你父母的感受啊?”  年永明惯用的伎俩,就是把乔慕晚的父母搬出来,一个养女的身份,再怎样,对她的养父母,也狠不下来心肠。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