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172章 :你不行,不代表我不行(六千字)

第172章 :你不行,不代表我不行(六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426更新时间:2018-01-01 07:50:43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没有商量的余地,她把每个字眼都咬的冷冽无比。  盯着厉晓诺一张让他有恨不得撕烂冲动的脸,年南辰拿起桌案上的离婚协议书,又一次撕了个粉碎。  漫天的碎纸片,挥洒而下,似雪花,落下一地的纸屑。  “我说了,我不会离婚,想要乔慕晚和我离婚,你做梦!”  对于年南辰的说辞,厉晓诺倒也不以为意。  嘴角勾着精致的笑,她看向随行的助手。  将手上的文件夹递过去,淡然的轻启唇瓣,“再去复印十份同样的离婚协议书!”  “你……”  没想到这个厉晓诺和自己耗上了,年南辰的脸气成了菜绿色。  “年南辰,今天你不在离婚协议书上面签字,我厉晓诺就陪你耗到底!”   ——————————————————————————————————————————  厉祁深将乔慕晚安置在车里,然后捏着手机下了车。  不知道厉祁深随口说了些什么,他再回到车里的时候,俊脸平淡自然。  “饿了吗?”  伸手拥过脸色不是很好的乔慕晚,厉祁深很随意的问着她。  小脑袋贴着男人的肩胛骨上,乔慕晚摇了摇头儿。  从上午九点半到现在,她已经在这里耗着两个小时了。  因为年南辰不肯签离婚协议书的原因,再加上昨晚没有休息好,她整个人都是恹恹不欢的状态。  察觉出乔慕晚不再状态,厉祁深抬手揉了揉她头顶上面的发丝。  “别担心,只要你想,这个婚,年南辰不想离也得离!”  听着莫名可以让自己心安的话,乔慕晚埋首在男人怀中的小脑袋,蹭了蹭他的衬衫,跟着,将自己更紧的靠着这个可以给自己足够安全感的怀抱。  ——————————————————————————————————————  年南辰又一次撕毁与乔慕晚的离婚协议书。  “厉晓诺,别以为你是厉家人我就怕了你,我告诉你,这个婚,我不离,你死了这条心吧!”  和厉晓诺在这里耗了两个多小时,年南辰有些承受不住。  没有因为年南辰的激动情绪有任何过多的情绪反应,厉晓诺冷静自持的盯着眼前男人怒火中烧的狰狞面容。  “再去复印十份相同的离婚协议书!”  厉晓诺一再不肯退让,年南辰因为她的行为,眸色冷的吓人。  平淡如水的眸,沁着犀利扫了一眼满地的废纸屑。  目光定格在年南辰脸上时,她冷冷的抽了抽嘴角。  “签了离婚协议书,你又不会少块肉!之前你不是一直都很嫌弃慕晚么,现在给你踢了她的机会,你怎么还不珍惜了呢?”  看年南辰一副恨乔慕晚恨的牙痒痒的样子,她还真就搞不懂年南辰现在是一种怎样的心理。  “谁说我嫌弃她了?”  年南辰反击出声。  对于乔慕晚,他现在说不上来是怎样一种感情,但是绝对不是嫌弃她。  反倒是颇有几分因为得不到而恨得牙痒痒的感觉。  “呵……”  丝毫不忌讳将自己对年南辰的不屑呈现出来,厉晓诺秋水般的美眸,就像是镀上了一层坚冰似的,不管怎样撞击,都冲不破她眼中的冰冷。  “不管你嫌不嫌弃慕晚,反正她嫌弃你就是了!”  没想到厉晓诺这般犀利,年南辰不自觉的蜷缩手指。  他本以为自己只要不在离婚协议书上面签字,这个婚,他就离不成,却不想厉祁深找来的这个妹妹,和他一样难对付。  自己走不了,还不能出手撕烂这个牙尖嘴利的女人,一种骑虎难下的感觉,让他只得在心里窝着火。  “如果你想继续和我耗着,ok,我奉陪到底,不过,我有必要提醒你一句,这个婚,你早晚得离,现在是我出面,我给你台阶下,准许你签署离婚协议书,要是我哥出面,嗟,这个婚,你不想离,也得离!”  “你……”  厉晓诺把厉祁深搬出来,年南辰的话堵在喉咙里,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生生的卡住了一般,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不是怕事儿的人,但是厉氏,他还没有得罪的资本。  如果是之前,他绝对不会因为一个女人得罪厉氏,得罪厉祁深,但是现在,他有千百万个不愿意,他就是不想签这个离婚协议书。  年南辰恨得牙痒痒的盯着厉晓诺,厉晓诺却不以为意,看笑话一样的看着他。  两个人目光,一个像是淬染上了坚冰,一个像是渲染上了烈火,激烈的碰撞出两个极端的锋芒。  对峙间,与厉晓诺随行而来的助手,匆匆忙忙的走了过来。  “晓诺,你哥刚派人送来的!”  千钧一发之际,厉祁深能给自己送来什么资料,厉晓诺知道,一定是自己哥哥找到了能让两个人离婚的至关重要的证据点。  轻轻掀动了嘴角,厉晓诺清冷的收回目光,跟着将目光定格在了助手手上的那个文件夹。  打开文件,看着上面洋洋洒洒的文字,她快速的浏览了一圈。  然后勾唇,明媚的笑。  不知道厉晓诺手上拿到的是什么,但看到她刺眼的笑,几乎要刺瞎年南辰的眼睛,他捏紧的手,指甲都陷入到了皮肉间。  合上文件夹,她嘴角笑纹,明灿却未达眼底。  晃了晃手里的文件夹,她勾唇,莞尔道:“年南辰,这个婚,你不想离,也离定了!”  ————————————————————————————————————————  到下午两点半左右,厉晓诺弯眉浅笑的走出法院。  她没想到,自己这个平时寡言的大哥,还真就是真人不露相。  就像是知道乔慕晚这个婚今天离不成似的,居然找来了一份证据,证明年南辰有虐待乔慕晚的行为。  而究其根本,是年南辰曾甩过乔慕晚耳光,还掐过她的脖颈。  虽然构不成严重的家暴行为,但是经过自己大哥的这一加工处理,一个耳光,都让他将事态扩大到恨不得断手断脚的地步。  厉晓诺拿着年南辰不情愿签好的离婚协议书找到了厉祁深。  看到身姿挺拔而颀长的男人,每一处都完美到无可挑剔的倚在车门边,她笑得更加艳丽。  没有吱声,她先摆了一个大拇指给厉祁深。  “哥,你豆大的事儿,都能搞得和总-统宣誓的本事儿真是越发的炉火纯青!”  指间夹着烟的男人,瞥眼看了自己的妹妹。  没有顺着她“赞美”自己的话说下去,他薄唇轻动。  “都处理好了?”  “嗯!”  厉晓诺将自己处理好的文件递给厉祁深。  修长的指接过厉晓诺递来的文件,他没有翻开去看,而是把文件丢在了车里。  看着眼前没有什么情绪反应的大哥,厉晓诺多多少少都有些挫败的感觉。  本以为自己帮他、帮乔慕晚打下了这次离婚的官司,他能笑着赞许自己一下,或者给自己什么奖励,却不想,厉祁深在她的面前,直接理所当然的坐进了车里。  “哥,你……”  “看在你帮我打下这场离婚官司,你家那位上次冲撞我的事儿,我既往不咎!”  厉晓诺:“……”  不等厉晓诺再开口说些什么,厉祁深发动引擎,在她的面前,直接开车离开。  ————————————————————————————————————————  厉祁深回到别墅那里,乔慕晚正像是个小猫似的将身子蜷缩成一团,吞吐着细匀的呼吸,在沙发上,睡得香甜。  中午在民政局那里那会儿,乔慕晚说了自己不饿,一味的埋在厉祁深的怀中,然后在不知不觉间,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看到红唇上面粘着青丝的小女人,他自己盯着她的目光,不由自主的放柔。  没有想打扰她休息,厉祁深打了电话给陆临川,让陆临川把乔慕晚送回他别墅那边。  而他则是留在这边,继续处理她离婚的事情。  乔慕晚回到别墅那边,陆临川就算不忍心,但还是叫醒了她。  和她解释说是厉祁深的意思,要她在这里好好休息,乔慕晚也就没有多说些什么,就进了别墅。  她本来想在沙发那里等厉祁深回来,却不想自己等着等着,竟然睡着了。  深邃的目光,流连在乔慕晚安静的容颜上,看她睡得难得这么舒心,就将手上的文件,放到了矮几上,没有出声,转身进了浴室。  乔慕晚睡醒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  揉了揉惺忪的眼儿,她目光迷离的看着周围的环境。  发觉自己身上披着一件薄毯,目光变得柔和无比。  跟着,她伸手勾了勾鬓角的发丝,莞尔浅笑。  今天张婶没有来这里,乔慕晚能想象到自己身上的薄毯是谁帮自己盖的。  目光四下寻找厉祁深身影之际,笔挺身姿的男人,正好下楼来。  看到已经醒了的小女人,迷惘的像是个小羔羊似的看着自己,他视线的聚焦点,完全落在了乔慕晚素白的小脸上。  原本落在厉祁深身上的目光,因为厉祁深突然看自己的动作,乔慕晚怯生生的敛下了眸。  对他,不见时,自己会胡思乱想;见到以后,自己会心慌意乱。  很多时候,乔慕晚也不知道这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自己就算是喜欢他,这种感觉也太过微妙了一些。  厉祁深迈开劲腿走了过来,拿起矮几上面的水杯,兀自滑动喉结。  前面一直有一个人影在不断的晃动,乔慕晚就算再怎样装出来若无其事,也不可能无视这样一个男人的存在。  贝齿一再咬紧唇,她才抬眼去看厉祁深。  顺着男人修长的腿往上,看到男人性-感的喉结,上下滑动时,乔慕晚生生咽了口唾液。  目光一时间忘了转移,正好被厉祁深逮了个正着儿。  突然投射过来两道锋芒的眸光,乔慕晚脸色瞬间不自然,堪堪的别开眼。  又觉得自己这样故作忸怩的动作,样子有些古怪,她又将目光重新落下了厉祁深的脸上。  “现在什么时间了?”  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待了多久,看外面渐晚的夜幕,她问道。  没有回答乔慕晚的话,厉祁深放下手里的水杯,俯下颀长的身躯,用有力的手臂撑在沙发上,将乔慕晚困在自己的两个臂弯间。  跟着俊颜欺近,探着呼吸,似有似无的扫过乔慕晚。  “你觉得你醒来,关心的第一件事儿,应该是现在是什么时间么?”  听厉祁深突然出口的话,乔慕晚目光不解的看向他。  不问他现在是什么时间,应该问些什么?  一头雾水的颤了颤纤长的睫毛,她不明白厉祁深的话,是有意在提醒她什么。  “你似乎忘了点儿事儿!”  厉祁深不知道是这个女人已经到了健忘的时候,还是在故意给自己装傻,毕竟,她才睡了几个小时而已,就把上午在民政局的事儿给抛到九霄云外,他真就佩服这个女人的本事儿。  厉祁深一再提醒,乔慕晚蹙了下眉头儿。  在男人一再冷沉的目光注视下,瞬间大彻大悟。  “想起来了?”  “嗯!”乔慕晚点头儿应声。  想到年南辰一双染上血丝的眸,恨不得掐死自己,乔慕晚细秀的眉头儿,打结的拧在一起。  “事情……处理起来是不是很棘手?”  年南辰不肯签字,厉晓诺也不能赶鸭子硬上架的强迫他在离婚协议书上面签字。  想想,挫败的感觉,油然而生。  她就知道,自己想要离婚,简直比登天还难。  只是,就算是这样,她也希望自己能够和年南辰离婚,更希望厉祁深接下来要告诉自己的结果,可以让她喜极而泣。  看乔慕晚贝齿咬住红唇的样子,一副我见犹怜的姿态,厉祁深拂手,将她艳红的唇,从她两粒珍珠一样盈白的贝齿中,解救了出来。  “为什么觉得棘手?”  略带薄茧的粗粝指腹,轻轻的摩挲乔慕晚粉-润的唇,柔韧的感觉,让他直感觉自己手指下,一片难以放开的柔-软。  乔慕晚敛着眸,说自己离婚这件事儿不棘手,根本就不可能。  她当初嫁到年家的时候,是为了两家企业的利益牵连而嫁到的年家,如果离婚,涉及到的不光光是两家企业的合作,还有一些周边合作商之间的企业合作,而且,如果乔家没有了年家作为依托,这些好不容易建立合作往来的小企业,也会因为两家离婚的关系,就此与乔氏解约。  很多时候,事情远比她想象的要复杂的多,她本以为自己只要和年南辰离婚,和年永明把话说清楚,这一切,还会是按照原来的轨道行走。  只是,她和年南辰离婚的第一步,就碰到了难以解开的一道难题。  年南辰不肯离婚,她一天被冠上年家少奶奶的头衔儿,就要承受一天的非议。  而且现在还有了艳-照一事儿的影响,乔慕晚的情绪,因为接二连三发生的事情,已经达到了一种即将崩溃的边缘状态。  “我和你之间……已经被年南辰抓到了把柄儿,就是……我们那个的时候,被人拍到了照片!”  不同于乔慕晚的担心样子,厉祁深俊脸从容不迫。  好像这些照片,被拍摄时,他就有察觉似的。  “被抓到了又能怎样?影响你离婚?”  “那倒不是,就是……”乔慕晚有些难以启齿,那样的照片被散播出去,不管是他们两个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浓墨重彩的一个污点儿。  “那些照片,对你和我,终究是不好!”  “我们本来就做了,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而且就算被拍到,也不至于成为年南辰威胁你不离婚的筹码,相反,有那些照片存在,年南辰更应该和你离婚不是吗?”  男人都是有尊严的动物,谁也不可能会因为那些照片的存在而多自己的妻子还留有什么好的念想。  听厉祁深的话,乔慕晚认同他说得每一个字,只是现在的情况是,她就算是想离婚,当事人双方,一方不肯签字,这个婚,她都离不成的。  “我知道,可是,我做不到让年南辰在离婚协议书上面签字!”  “你做不到,不代表我做不到!”  乔慕晚:“……”  厉祁深深邃磁线的声音在乔慕晚的头顶扬起,让她有些错愕的迎上男人一双冷沉的眸。  对视男人湛黑的眸,乔慕晚说不出自己心里是怎样的一个感觉。  尤其是他漩涡一样,可以把自己灵魂都吸走的黑眸,简直要自己的命。  厉祁深伸手将矮几上面的文件拿过来,递给了乔慕晚。  “看看这里面有没有哪里出问题,趁着我还有心情管你的事儿,找出来告诉我!”  乔慕晚一头雾水的接过厉祁深递给自己的文件夹,然后按照这个男人的话,手指掀开了文件夹。  越深入去看文件里的内容,乔慕晚越发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直到翻到文件的最后一页,看到上面签署着“年南辰”三个字,惊讶的轻启桃红色的唇瓣。  “你……”  她不敢相信,这个男人居然细心的抓到了自己曾经被年南辰甩过耳光一事儿做文章,把年南辰逼得到最后因为是婚姻中施暴者的身份,不得不签署了离婚协议书。  本来,她才是这段婚姻中,最先犯错误的那个人,却不想在这个男人这里,竟然逆转乾坤。  厉祁深一双深得沉寂的眸,似海一般盯着乔慕晚怔愣的神情。  “还满意这个结果?”  已经已经成功的和年南辰离婚,怎么可能会不满意这个结果。  看乔慕晚点了点头儿,厉祁深嘴角泛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  抬手拿开横在自己与乔慕晚之间的文件夹,他将俊颜,往乔慕晚清秀的小脸那里,欺了欺。  “我帮你处理好了离婚的事情,你……是不是该用实际行动,感谢一下我,嗯?”  颇带挑-逗口吻的语气,听在乔慕晚的耳朵里,怎么听怎么都有一种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感觉。  她就知道这个男人压根就是个不会做亏本买卖的生意人,要让他为你做点儿什么事儿,没有收益,打死他,他也不会帮你。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