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173章 :你是我认准的女人(六千字)

第173章 :你是我认准的女人(六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449更新时间:2018-01-01 07:50:43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颇带挑-逗口吻的语气,听在乔慕晚的耳朵里,怎么听怎么都有一种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感觉。  看不清这个男人幽深的眸底,淬染上了怎样一种深意,但是实在是了解这个男人的乔慕晚,就算是不看他的眼睛,只要听他的话,就知道他给自己的讯息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就知道这个男人压根就是个不会做亏本买卖的生意人,要让他为你做点儿什么事儿,没有收益,打死他,他也不会帮你。  怯生生的往后缩了缩自己的小脑袋,她试图避开厉祁深落在自己呼吸间的炙热气息。  但是他的气场实在是太过强大,强大到自己一呼一吸间,尽是他身上强烈的男性气息。  盈白的小手,倏地被厉祁深握住,跟着,冲他的臂弯中一拉。  “嗯……”  厉祁深坐在她身侧的沙发上,乔慕晚的小身子被他一抱,稳稳的坐在他结实的腿上。  双腿分-开在两侧,两个人过于紧密的贴合状态,让乔慕晚直感觉相互接触的地方,不经意间的触碰,让她莫名的绷紧全身的细胞。  修长的指,从乔慕晚披散的发丝间,穿cha而入。  略带薄茧的指腹,轻轻地摩挲匍匐在自己身前的小女人的头皮,让一向敏-感的她,身体绷的更加僵硬,甚至一种有电流流淌而过的感觉,让她不断的咬唇隐忍。  “不打算谢谢我么?”  耳边,男性磁性声线的魔魅声音,低沉的像是大提琴,每一个字都像是一个音符,落在自己的鼓膜上。  “我……”  有些口干的感觉,让乔慕晚不敢直视男人一双湛黑的乌眸。  掌心控制住乔慕晚的头,厉祁深不允许她游离的目光,从自己的眼前闪躲开。  “你现在都离婚了,还怕什么?”  “没……我没有怕!”  她已经离婚了,已经和年南辰,和年家都断绝了关系,她是没有什么可怕的!  但是,就是因为她离婚了,没有道德底线对她的束缚了,她怕自己在这个男人的面前,在这个男人的一再审度下,心变得日益沉沦,最后落入到一个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的悲惨境地。  如果之前自己对这个男人的感情是矛盾的,那么现在,无疑是雪上加霜。  一种冰冷的理智在不断的告诉她,要和这个危险男人脱离关系,毕竟,他缜密的心思,幽深的城府,不是她所能触及的。  他不知道这个男人和自己之间现在这样一直大搞暧-昧,算是怎样的关系,但是她清楚的知道,她拒绝不了这种关系的同时,对他们这样不清不楚的关系是排斥的。  她承认自己拒绝不了,也躲不开这个男人给予自己的呵护,但是自己现在是离异女人的身份,注定是不可能和他走在一起的。  厉家在盐城的身份和地位,举足轻重,厉家怎么可能会允许厉祁深和一个离婚的女人走在一起。  他们两个人之间,注定是没有结果的,与其这样下去,只会让她在这段无果的关系情感中,越陷越深,最后到一种难以自拔的地步。  抿了抿唇瓣,乔慕晚再去抬头看厉祁深的时候,面颊努力保持自然。  “我……觉得我们之间,还是保持一些距离比较好!”  他帮她离婚,帮她做那么多在她看来和登天一样难的事情,任由哪个人去想,都会误会他们之间的关系,更何况她这个当事人了。  “唔……”  乔慕晚出口的话,让厉祁深按住她腰身的大手,加重了捏紧她的力道。  深邃如海的眸,冷得像是冰一样去看她。  “保持距离?在你看来,多远合适?”  狭长的眸,一瞬不瞬的盯着乔慕晚,很明显,她的话,惹到了他。  有些承受不住他目光注视的小女人,细眉颦蹙。  她一向都知道这个男人的目光凌厉而透着锋芒,就好像是一把薄刃的剑,能把你全部的想法儿,都看穿。  自知自己在这个男人的面前,永远没有能闪躲开的可能,她索性去直视他目光的打量。  “在你眼中,我是不是一个很不自重的女人?”  乔慕晚说这话的时候,心弦颤了颤。  她一直都想问这个男人,到底是怎样看自己的。  现在两个人一直隔着一层薄纱的状态,上不去、下不来,吊着她的感觉,让她心烦意乱。  乔慕晚的话让厉祁深湛黑的眼仁,瑟缩了下,“为什么这么问?”  “如果不是,你又怎么可能屡次三番让我在我和年南辰还有婚姻为界的时候,和我发生那种事情?”  在她看来,一个男人会和一个已婚女人发生xing关系,谈及爱情有些可笑,毕竟他们都是成年人了,不再是什么少男少女,也不再是可以滥-情、可以放-纵的年纪。  她不想把厉祁深看成是一个对自己只有生理渴求的男人,很多时候,她恍惚觉得他对自己是特殊的,就像自己对他一样,是特殊的,只是每每自认为这样的时候,又会因为现实的残酷,生生扼杀了仅存的一丝念想。  处在养女的身份,她见惯了太多人对自己露出来的虚假嘴脸,以至于,她有些不敢相信这个男人对自己到底是怎样的一种感情。  她想相信他对自己是真心实意的好,但是厉祁深一直不给她明确关系的样子,让她没有勇气去相信他对自己的感情,到底是怎样的。  面对乔慕晚的质问,厉祁深没有做声,只是冷沉的眸光,没有任何转移意思的盯着她黑白分明的眼仁。  得不到男人的回答,乔慕晚悬着的心,失落的落在不见底的某处。  厉祁深算是默认的姿态,让乔慕晚心里有些凄凉。  努力仰面吞吐了一口对她来说,变得紧涩的呼吸,然后轻轻地掀动嘴角。  “放开我吧,我要回去了!”  她白-皙肌肤的小手,去掰他放在自己腰身上面的大掌。  只是不等她拿开他的手,就被他包裹进掌心。  “你就这样看我?”  很低很沉的声音,有一丝让人不易察觉的情绪。  “我也不想这样看你!”  因为他在自己心里的特殊的位置,让她一再用主观感觉去看他与自己之间的关系。  平复了一下情绪,她竭力让自己用冷静的口吻开口。  “你到底是怎样看我的?或者,你觉得我对你来说,算什么?”  乔慕晚眉心打成结,心底莫名荒凉的问出口。  她不知道自己对厉祁深来说到底算什么,情-人?喜欢的人?还是可有可无的人?亦或者说是一个信手捏来,用来打发时间、发-泄生-理欲-望的人?  一时间,她竟然有些不敢听厉祁深给自己的答案,生怕他给自己的答案,会让自己心碎,让自己丢了魂、失了魄。  依旧是没有回答的对视,厉祁深鹰一样的眼仁,凛冽中透着锋锐,将她心底坚守的最后一丝可能,也粉碎的片甲不留。  身体的重心全部都在厉祁深的双腿上,乔慕晚的大脑里一片无力支撑的空白。  一再紧握自己垂落在体侧的小手,她觉得自己问这个男人把自己当成他的什么人,完全是自讨没趣。  这样一个站在让自己只能是仰望高度的男人,怎么能奢求他把自己放在一个很高的位置呢?  心里有一些苦涩的情绪划过,乔慕晚去解他捏住自己手腕不放的手。  眼见着自己就要掰开了他掐住自己的手指,却被厉祁深蓦地一个反手,重新抓住她手腕的同时,把她整个人都压在了沙发上。  真皮沙发塌陷而下,乔慕晚直感觉自己被置身在男人与沙发中间。  看到近在咫尺一张棱角分明的俊脸,她有心跳没了规律。  “你想我把你看成是我的什么人?”  凝着眼前小女人一张在灯光下,被镀上一层薄薄光晕的小脸,问道。  男人反问一句,让乔慕晚眉头拧得更紧。  她看不穿这个男人想得到底是什么,从他的眼中,自己也得不到那些想要得到的答案。  尤其是他主动要她开口的举动,让她压根就无所适从。  贝齿一再咬紧唇瓣,乔慕晚根本就说不出来任何一个字。  厉祁深抬手,将她的唇瓣,从她贝齿的蹂-躏间解救出来。  “很难回答?”  本来是乔慕晚主动问出口的话,现在反而成了这个男人对自己的质问。  “你能不能不给我转移话题,明明就是我先问的你!”  “我和你说的不是同一个话题?”  两个人探讨的一直都是一个话题,只不过对调了位置罢了。  没想到这个男人这么腹黑,乔慕晚只得用目光干瞪他。  却不想,厉祁深一点儿也不在意她对自己的审度,相反,眼神儿比她更深邃、凌厉的迎上她的目光。  冰与火的对视,让承受不住的乔慕晚,率先别开了眼。  对这个男人,她一向没辙的厉害,就眸光相互对视一事儿来说,妥协的那个人一定是她。  侧开小脸,乔慕晚的目光落在了矮几上面的那份离婚协议书上面。  贝齿一再咬住唇,她盯着那份文件,一再鼓足勇气,就像是耗竭了全部力气一般,重新迎上男人的目光。  “你……有没有一丁点儿的喜欢我?”  她至始至终都不会相信一个人这么平白无故的帮你,照顾你,对你是没有任何感情可言的。  又是万年冰封一样的冷眸,视线冷涔的落在她的脸上,乔慕晚悬浮的心,都像是浩瀚海洋中的一页扁舟,漫无目的。  厉祁深不吭声,一再用目光迎-合自己,这样模棱两可的态度,让乔慕晚的一颗心,不上不下。  彻底没有了迎上厉祁深目光对视的勇气,乔慕晚像是斗败的公鸡,颤了颤睫毛,将眸底闪过一丝感伤,淹没在眼底。  “嗯……”  唇上一痛,让她一再想要敛上的双眸,蓦地张开。  乔慕晚睁眼看向封住自己唇的男人,对视上他同样张开的双眼,她说不清心底里是怎样一种感觉。  蹙紧眉,她想要推开他,可双手上面的力气,在这个男人的面前,完全不成气候。  厉祁深包裹住乔慕晚的唇,用锋利的牙齿,咬住细ruan的唇-rou,反复的shun-xi、勾缠。  就像是找寻到了一个让自己可以得到身心极大满足的缺口,厉祁深灵活的长舌长驱直入,在她唇颚上舔了舔,抵住齿冠,然后翻天覆地的xi-shun,片甲不留的收刮她甘甜的jin-ye。  吻得难舍难分,乔慕晚根本就闪躲不开这个男人强劲儿的攻势。  直到两颊绯红,厉祁深才放开了她。  抬手,轻轻擦拭过她唇瓣上面的银丝,他淬染上幽深的目光,冷凝的盯着她。  “不是问我说你对我来说算什么吗?你是我认准的女人,这个回答,你还满意?”  一时间没有反应过劲儿,乔慕晚黛眉拧紧的盯着男人俊朗的五官。  等到她从一头雾水中明白这个男人说给自己的话是什么意思时,不等她开口,厉祁深再度俯身,重新以吻封唇。  ————————————————————————————————————————  年南辰一身戾气的从法院出来。  他真不知道自己到底撞了拿个邪门子的事情,居然让厉祁深抓到自己曾有扇打过乔慕晚耳光事情的小尾巴。  “砰!”  年南辰一脚踹翻会所里的垃圾桶,垃圾桶里面的垃圾,立刻就散落一地。  浑身上下都是散不开的阴冷,年南辰整个人就像是吃了炸药一样,随时都有燃烧爆炸的可能。  到现在都没有从与乔慕晚已经离了婚的事实中反应过来,他满脑子里想的都是立刻、马上找到乔慕晚,然后把话从她嘴里问清楚,厉祁深到底是怎么知道他曾经甩过她耳光的。  越发难以宣泄心中郁结的气,他让李南找了两个女人来会所这里。  一看坐在沙发中,兀自给自己灌酒的男人那么英俊,两个身材火爆的女郎,一个穿着金色的紧身裙,一个穿着火红色的紧身裙,扭着水蛇般的腰条,走了上去。  一人抱住年南辰一个胳膊,两个人傲人的丰-满,呼之欲出的去磨蹭他的手臂。  “辰少,自己一个人喝酒多闷啊,我来陪你哦!”  女郎倒了酒给自己,跟着要给年南辰碰杯。  不等她贴上年南辰的酒杯,就被年南辰拨开了手。  “脱衣服!”  对女人,他一向不懂得什么叫温柔,尤其是他在乔慕晚那里吃了瘪以后,对待女人的手段,变得更加的粗暴起来。  以为年南辰要单刀直入主题,两个女郎也就没怎么故作忸怩。  放了个电眼给年南辰以后,动作极尽撩-拨的去剥落自己身上的衣物。  衣衫尽退,两个人女人chi-luo的状态,在年南辰紧缩的眼仁中极致绽放。  本来,他对女人从来都不会抗拒,但是因为乔慕晚的存在,让他竟然对女人如何极致的撩-拨,都变得没有感觉。  Ying不起来,没有任何反应,以至于让年南辰越来越难以宣泄的感觉,就像是被从四方漫溢过来的蔓藤,狠狠的抓住了他的心脏似的,让他心里盘踞的火焰,愈演愈烈。  “啪!”  年南辰抬手,将一沓子扣着年氏印章的支票,甩在矮几上。  “今天你们两个让我she出来,要多少钱,自己去填!”  他厌恶自己因为那个女人的存在,变得不再男人。  一听说有这样的好事儿,两个女郎不甘示弱的上前,用尽手段的去讨好年南辰。  只是足足一个小时过去,年南辰依旧没有任何的反应。  两个女郎因为卖力的表演,手和嘴巴都麻了,看着还是没有反应的年南辰,两个女郎都怀疑这个男人是不是不能人道了,以至于拿她们两个人寻开心。  又是二十分钟过去,两个女人都软成了烂泥,年南辰却还是没有反应。  “滚!”  他嫌恶的抬脚踹开两个女郎,跟着起身,拿起矮几上面的纸巾擦拭自己,然后拉上裤链,扣上皮带,头也不回的摔门离开。  ———————————————————————————————————————  心绪烦躁的感觉,让年南辰如同置身在大蒸笼里,自己压抑的喘不过气。  车子飙高速度的穿梭在公路上,降下车窗,年南辰在夜色中被吹散的发丝,变得凌乱不堪。  尽管这样,他郁结在胸口处的闷气,还是难以宣泄。  想到刚刚自己任由两个女郎如何卖力的讨好自己,自己都没有反应,他讨厌死了自己这种挫败的感觉。  想到乔慕晚对其他男人展露笑颜,对其他男人极尽妩-媚,尤其是那些艳-照上面,她享受的表情,简直要他发疯。  该死!  想到照片里的乔慕晚,他的身体竟然该死的有了反应。  胸腔中的火焰往下油走而去,在他不断zhong大的某处,叫嚣而出。  他愤恨的咬着牙,一种恨不得把乔慕晚生吞活剥的念头儿,不断的在脑海中升腾。  拿出手机拨了乔慕晚的电话,在不知不觉间,他竟然没有察觉,自己竟然记住了她的手机号码。  电话“嘟嘟嘟”响了两声,却没有人接听。  一阵让他心烦意乱的忙音,让他恼火的甩下自己手里的手机,丢在工作台上。  ————————————————————————————————————  矮几上面的手机,不断的发出震动,可专心致志陷入到二人世界中的乔慕晚和厉祁深,谁也没有反应。  双腿被摆成“M”型,她贝齿咬紧唇,承受这样有些艰难的体位。  紧密的连接,让两个人都仰高下颌,发出细碎的声音。  翘尖儿被捧高,让艰涩的ji-ru微微变得顺畅。  有些承受不住,乔慕晚抬手抱住厉祁深的脖颈,将自己的小脑袋埋首在他的颈间。  突然的触碰,让她直感觉自己生疏处被ding了一下。  妩-媚的发出声音,她不自觉的去咬厉祁深的肩胛骨。  突然被咬住,厉祁深火热的理智,被倏地一蛰。  他抬手去捏乔慕晚紧合牙齿的双腮,将自己的皮肉,从她的齿间解救出来。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