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179章 :再不要孩子,你那玩意儿还能好使了吗?(七千字)

第179章 :再不要孩子,你那玩意儿还能好使了吗?(七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6354更新时间:2018-01-01 07:50:44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厉祁深本来只是想小小的惩罚一下这个碎碎叨叨的小女人,却不想这个女人竟然主动挑事儿。  因为乔慕晚主动迎he自己的动作,他亲吻的她的力道,变得孟浪起来。  不再是最初的小小惩戒,他吞没她的双唇,用刚硬的牙齿,咬住她。  唇齿间一痛,乔慕晚本能的呜咽一声。  后退的闪躲厉祁深的攻势,小身子却抵在了车座上,整个人动弹不得。  “轻点儿……”  在旖旎中,乔慕晚闷闷的出声。  没有因为乔慕晚的话放缓动作,厉祁深攻势越发的重。  轿车在路面上行驶的有些怪异,甚至因为来来回回变道,有后面紧随而来的司机,不悦的按着车笛。  对车笛声置若罔闻,厉祁深没有放过乔慕晚意思的勾住她的唇。  被封住唇齿,乔慕晚一个字说不出来。  直到她换不过来气,一张清秀的小脸被憋得红的似乎可以滴出血来,厉祁深才抽身,放开了她的唇。  伸过手,他抓过她的手,附上自己鼠-蹊处。  “再多说一句废话,我就让你给我灭火!”  咬牙出声,要不是顾及现在在路面上的缘故,他绝对给这个不乖的女人吃干抹净。  清楚这个男人的劣根有多严重,他能说出这样的话,她就坚信,他绝对可以做出来这样的事情。  “以后少和年家人再来往!”  厉祁深重新看前方路况,随口扯唇。  人都是自私的动物,尤其是这样一个占-有欲极强的男人。  不认为这个男人对自己命令的口吻是限制自己的自由,相反,乔慕晚觉得这个男人是因为在乎自己,才孩子气的不允许自己和对他有威胁的年家有来往。  “还说我喜欢吃醋,你还不是一样!”  “你说我吃醋?”  厉祁深深邃的视线落在乔慕晚的脸上。  “不是你,难道还能是别人!”  “你本来就是我的,我有必要吃醋吗?”  乔慕晚:“……”  ——————————————————————————————————————————  再回到公司的时候,厉老太太又讪讪的来了公司这里。  多日没有看到自己的儿子,老太太打心底惦念着自己的儿子。  上次厉晓诺回家,老太太问她有没有和她大哥联系,厉晓诺对自己这个一锥子扎不出个屁来的大哥没有好脸色的随口应和自己的母亲。  “他现在整天都在忙造人计划,还能有空联系我!”  一听自己的女儿说自己的儿子在忙着做那种事儿,厉老太太根本就坐不住凳子。  厉祁深回到办公室时,陆临川立刻像是迎接上层领导视察的哨兵,腰板拔的绷直。  “厉总,厉老夫人来了公司!”  锋锐的眉心微拧,想到自己办公室里现在坐着自己的母亲,厉祁深顿时变了脸色。  听到门外有动静,厉老太太自己从里面打开门,探出来了脑袋。  见到自己身姿笔挺的儿子,脸上立刻堆出来一朵霜打的似的笑。  “儿啊,回来了啊?”  脸色很沉,厉祁深应了声,进了办公室。  对自己儿子对自己爱搭不理的态度,厉老太太倒也不甚在意。  “儿啊,吃饭了没?我刚才从家里带来了饭菜,已经让小陆子拿去后厨那里加热,你要是没吃饭,一会儿吃点儿!”  “这个时间,爸应该还没吃饭,我觉得您现在应该回家陪他吃饭!”  厉祁深对这个母亲一向不耐烦的时候都会提及家里的老头子,这几乎已经成了一种提醒厉老太太离开的讯号。  厉老太太虎了脸,“你少给扯东扯西,我今天来是有事儿问你!”  换了一张脸,眉开眼笑的嘴脸变得严厉起来,“我问你,你最近忙啥呢?连回家的时间都没有?”  没有单刀直入切中话题点儿,厉老太太试探的问到。  修长的指点了点桌案的文件夹,“办公!”  “天天办公,公司哪里有这么多的破事儿?”  自家的老头子年轻的时候又不是没有在厉氏工作过,她也没见自家的老头子忙得昏天黑地的,连回家的时间也没有。  对自己母亲的话不甚在意,厉祁深拿起一份文件,自顾看着。  “嗳,你个浑-犊-子!”  厉老太太上前,将自己儿子的文件扯过来,丢在一边。  “你给我说,你和哪个女人研究造人计划呢?”  自己女儿能说出这样的话,绝对不会是空xue来风。  厉祁深瞥过眼,睨了眼自己母亲,俄而又转过头,将丢在桌案上面的文件拿了起来。  “嗳,我和你说话呢?你到底又做什么混账事儿了?”  别人不知道自己的儿子是什么德行,她这个做妈的一清二楚,她可是没忘了自己儿子上小学三年级那会儿给同学的水杯里灌尿,以至于她刚生完厉晓诺,还没出月子,就得风风火火赶去学校那里。  现在能闹出来说他和其他女人乱-搞的事儿,她三分猜忌七分肯定。  厉祁深抬起头,迎上厉老太太火热眸光的打量,又不以为意的收回目光。  “您不是都知道了么?”  “你个浑-犊-子!”  厉老太太想到自己儿子在外面乱-搞,整个人气得不轻。  但不消一会儿,就平息了怒气,“现在有孩子了吗?”  说到底,她还是在意厉祁深和外面乱-搞的女人有没有孩子了。  如果有了孩子,她自然是不会让厉家的种,流露在外。  难得自己母亲这次没问自己和自己走在一起的女人是谁,厉祁深挑了下眉。  “就这么着急抱孙子了?”  “能不急么?你也不看看你自己多大岁数了,再不要孩子,你那玩意儿还能好使了吗?”  本就沉的厉害的脸,这下黑了个彻底。  ——————————————————————————————————————  厉老太太从自己儿子那里说十句话,也听不到他蹦出来一个屁,索性,厉老太太自己也不自讨没趣。  出了门,老太太自怨自艾的叹了口气,自己这费劲心思的撮合自己的儿子和乔慕晚,这下子看来,俨然是没戏了。  要陆临川去设计部找了乔慕晚,老太太在外面找了一家茶木餐厅等她。  现在是工作时间,厉老太太自知贸然把乔慕晚叫出来,自然会让其他员工不满,就蹩脚的告诉陆临川,说是厉祁深找她。  还以为是业务上的事情,乔慕晚来茶木餐厅的时候,还刻意带来了工作日志和笔。  看到厉老太太向她招手的时候,乔慕晚先是一怔,随即就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儿。  “慕晚,来了啊?”  应了声,乔慕晚颌首,“厉老夫人!”  端着一杯花茶,厉老太太抿了口,她想要对乔慕晚笑,却又因为自己儿子在外面乱-搞的事情,一时间觉得对不起。  挤出来的笑有些苦涩,她还是清了清嗓子。  “慕晚呐,你还单着呢啊?”  乔慕晚手勾着杯扣,怔了下,随即点了头儿。  她现在和年南辰离了婚,是名副其实的单身一族。  “那我给你介绍一个吧!”  厉老太太的话,让乔慕晚有些迷惘。  看眼前长相素净的姑娘,厉老太太怨声载道的叹气。  “不瞒你说啊慕晚,我这一直都以为你和祁深那个浑-犊-子看对眼儿,谁曾想啊,他现在在外面有了女人啊,而且啊,还有了孩子!你说说这得多人愁得慌!”  一听厉老太太说厉祁深和其他女人在外面有孩子了,她直觉的不相信,但看眼前老太太有鼻子、有眼儿的样子,心里也不大自信起来。  一个优秀的男人,身边免不了有名门淑媛的围绕,先是藤雪,后来又有卢梦妍,在国外时,她能想象到也一定是少不了女人的前仆后继。  想到这里,她不自觉的紧了紧手里的杯子。  “之前祁深那个混小子也给我说了,会考虑和你试着发展一段,我这原本还指望他能对你一个人专心致志,但是没想到他也不知道随了谁,一副拈花惹草的德行!”  厉老太太自顾自的说着,“慕晚呐,这件事儿是我这个老太太的错,不该瞎做月老的扯绳牵线,你放心,我再给你介绍一个好人家的小伙子!”  “就是藤家的少延吧,我看那他不错,和你年龄也合适!”  厉老太太平时闲得没事儿做,最喜欢做的事儿就是做活月老,给邻里街坊牵红绳。  本就因为听说厉祁深和其他女人有了孩子的话,心里有些烦乱,这会儿厉老太太又要给自己介绍其他人,乔慕晚本能的拧起秀气的眉。  “不麻烦了,厉老夫人,我暂时还没有找男友的打算!”  婉拒了厉老夫人的“好意”,她虽然小脸上还保持淡然,一颗心脏却早就已经七上八下,悬浮在中间,不上不下。  ————————————————————————————————————————  出了茶木餐厅,厉老太太说要让司机往回厉氏的方向折回一段,送她回去,但不想麻烦厉老太太,乔慕晚谢绝了她的好意。  送走了厉老太太,乔慕晚心绪乱糟糟的长吁了一口气,一再确定自己暂时不会因为厉老太太告知自己的话而乱了理智,她才往公司那里折回。  转身瞬间,迎面十米远的地方,她看到了年南辰身影存在。  嘴角勾着和寒冬腊月坚冰一样不屑的冷笑,他看向乔慕晚的目光很复杂,让人揣摩不清。  眸光在空中交汇出现,年南辰扬了扬手里的牛皮纸袋。  虽然不知道他手里拿的是什么,但是乔慕晚直觉的反应,那里面装的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不想理这个随时都会病态一样发疯的男人,她转身,往回公司相反的方向走去。  这一刻,没有答应乘坐厉老太太的车回公司,她懊悔不已。  快走了几步,乔慕晚去路边拦了计程车。  她刚开门的动作,被一只横过来的手,直接拦在了车门外。  “这么着急走做什么?就不好奇我手里拿的是什么?”  年南辰嘴角咧着刺眼的笑。  “我没有兴趣知道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乔慕晚语气清冷的开口,“我要回公司上班去了,麻烦你让开!”  她作势再去拉车门,年南辰却又一次横在了她身前。  “这么傲气了么?”看乔慕晚对自己一副爱搭不理的样儿,年南辰眼底渐渐浮现出血丝。  “到底是有人给你撑腰了,说话的语气都硬起来了!”  让计程车师傅把车开走,年南辰收回目光落在乔慕晚的身上。  “怎么,和我离了婚,连一句话都不稀罕和我说了么?”  “和你没什么好说的,你要我和你说什么?”  “啧啧!”年南辰不以为意,勾唇继续冷笑,“但是我有很多话要和你说!”  又一次扬了扬手里的文件,他笑得邪痞。  “还记得你精彩表演的chuang照吧?我在想,如何把照片交给厉家人,他们会怎么看你?”  年南辰的话,让乔慕晚“刷”的一下子惨白了脸色。  “呵……其实这些照片拍得真有技术,没显示厉祁深的脸,给了大家伙更多遐想的空间!”  年南辰威胁着,看乔慕晚一张清秀的面颊,渐渐的沁出来惨淡,他语锋更加犀利。  “一个私生活不检点,还有离婚史的女人,我还真就想知道,厉家要是收了这样的女人做厉家长媳,盐城的人都会怎么议论和耻笑厉锦弘和肖百惠!”  乔慕晚僵硬的站在原地,浑身上下的血,逆向流淌的充溢进她的大脑。  她懵了,彻底的懵了,本以为这些照片,不会被再次拿出来作为威胁自己的筹码,却不想,年南辰竟然是这样卑鄙又无耻的小人。  心里乱糟糟的厉害,前脚有厉老太太的话,现在又遇到年南辰的威胁,她直感觉自己夹在中间,腹背受敌。  垂落的小手,指尖儿泛凉的蜷缩,她想要握紧,却和她的脸色一样,苍白无力的厉害。  “怎么就这点儿就受不了?要是厉家人再知道你只是一个孤儿院抱养回来,身份不明的野-种,他们会怎样看你呢?唔……你觉得厉老太太还会是现在这副对你的嘴脸么?”  “够了!”  承受不住年南辰句句如刀子一样剜割她心脏的感觉,她愤懑出声。  紧握小手,她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年南辰,你到底想怎样?”  乔慕晚的妥协,让年南辰得意的像是翘起尾巴的孔雀。  “我想怎么?啧啧,应该是你自己想办法儿要怎样才对吧?趁着厉老太太还不知道你这些破事儿,你觉得你应该怎样?”  被质问的一句话也说不上来,她又羞又恼。  年南辰抓住自己的把柄儿,每一个他切中的要点儿,对自己来说都是致命的。  垂着眸子,乔慕晚一声不吭的静默。  再抬起头儿时,眼底冷漠一片。  “不用我想怎么样,如果你想向盐城的人证明我乔慕晚是一个名符其实的dang妇,你就把这些照片曝光!”  反正厉祁深已经和其他女人有了孩子,厉老太太自己都主动过来找自己谈了,她还有什么好在意的呢?直接破罐子破摔就好了!  “不用觉得厉家人现在对我有好感或者怎样,我就算和厉祁深在一起,那也是曾经,他现在已经和其他女人有了孩子,不久就会把她娶回家,如果你想做这种事儿膈应厉家人,你随意,但是我觉得我有必要告诉你一句,得罪厉祁深,对你没什么好处!”  乔慕晚的警告明显奏效,年南辰原本冷笑的嘴角,僵硬住。  长吁了一口气,她将盘踞在心口处难以消弭的郁结溢出。  抬手拢了拢自己鬓角的碎发到耳后,嘴角噙着一抹莞尔的笑。  清冷的看了眼年南辰,没有做声,乔慕晚径直迈开步,与他擦肩而过。  肩膀错开,年南辰从身后抓住了她的手腕。  “既然厉祁深都不要你了,你还和我离婚,你脑子有毛病么?”  年南辰明显软了下来语气,没有厉祁深横在他们两个人中间,他觉得自己还是可以和她用正常口吻说话。  耳根子被“厉祁深”这个名字一再敲着鼓膜,乔慕晚甩开年南辰的手。  “和你离婚是我自愿的,和其他人没有任何关系,就算厉祁深不横在你和我之间,我一样会选择和你离婚!”  语气、语速,刻板而冷静。  移开步,乔慕晚头也不回,直接往公司那里走去。  ————————————————————————————————————————  年永明小脑有血栓淤积,虽然情况谈不上有多严重,但终究因为他上了年纪的原因,一时间难以治愈。  前不久和年永明大吵一架,赵雅兰即使知道自己的丈夫患病住院,也不屑来医院看他一眼。  年氏那边最近有两个项目要启动运营,年南辰要处理公司的业务,分不开身,也只是下了班才来医院这边看年永明。  年永明一个人在医院里待得百无聊赖,就让家里的管家拿了他年轻时的照片过来。  翻着陈旧的相册,看着里面已经泛黄的照片,年永明的思绪飞脱回了很久很久之前。  重重凌乱的感觉充盈在他的感官世界里,让他恍惚间,有种想要流泪的冲动。  “身体不好就好好休息,不要总抱着这些旧照片抚今思昔,对你身体恢复有影响!”  一道已然过了中年妇女的声音传来,年永明直觉性的抬起了头。  看到邵萍一张雍容妆容的脸,他努力的平复了下思绪。  “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没提前告诉我一声!”  邵萍前不久回国几天,后来又出国,现在又回来了。  “我刚下飞机回来,还没来得急倒时差,我给你打电话了,管家说你住院了!”  邵萍解释道,然后走到chuang边,拿起旁边的药瓶,看了看用药说明,取了药和水给他。  “到了吃药时间吧?你先把药服了!”  年永明吞了药,邵萍垫了一个枕头在他的身后,跟着自己坐在了他chuang边的座椅上。  “怎么突然病了?”  她上次离开的时候,年永明身体还是好好的,这会儿就病了,她想不通,唯一能解释清楚的就是他这边出了什么事儿。  “上了年纪,难免小病小灾的,没什么事儿,我再留院观察几天就可以出院了!”  年永明轻描淡写的解释道,没有将自己突然发病是因为年南辰和乔慕晚离婚的事儿道出。  “你自己也不注意点儿,岁数本就大了,没事儿多出去锻炼锻炼!”  年永明笑,对邵萍的话虽然没有做出回应,但默许了她。  “你自己回国的?”  “不是,盺然和我一起回来的!”  ————————————————————————————————————————  乔慕晚回到公司,脑海中不断交替重复厉老太太和年南辰的话,她不想让这些外界因素干扰自己的工作,但有些力不从心。  本来,她以为离了婚以后,可以对任何事儿都不在意,但是现实的残酷,让她觉得离了婚,比不离婚都让她难以喘息。  勾勒了几笔图纸,中途有短信进来,是陌生的号码。  乔慕晚点开,是年南辰用其他手机号发给自己的短信。  “乔慕晚,你现在要是想复婚,我年南辰还可以不计前嫌的和你好好过日子,但是你要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别说我对你不客气!”  依旧是威胁的话语,乔慕晚能想象年南辰在敲这些字的时候,是怎样一副狰狞的表情。  就入眼的文字当成是垃圾一样的删除掉,跟着,乔慕晚将年南辰这个手机号码也拉入了黑名单。  拿水杯去饮水机那里接水,今早来了月经的原因,乔慕晚站在饮水机那里等烧开的热水,还有半分钟就烧开水,她也懒得回去,直接在这里等。  工作区的半毛玻璃外,她目光随意的一瞥,正好看到了卢梦妍站在厉祁深的对面,不知道在和他说些什么。  看不清卢梦妍此刻的表情,但是厉祁深炯炯湛黑的眸光落在她的脸上,眉宇间是散不开的微皱,让乔慕晚心口莫名有些堵得慌。  今天一整天都不怎么顺气,她直觉的把这一切归咎于自己生理期。  没有再去等热水的心思,她收回目光,凉凉的回到座位那里。  ————————————————————————————————————————————  门外,厉祁深得知厉老太太把乔慕晚叫出去以后,就让陆临川来找乔慕晚。  但临时有文件要陆临川去盖章,思来想去,他鬼使神差的自己来了设计部这边。  不等他进设计部找乔慕晚,迎面碰到了从洗手间那里出来的卢梦妍。  卢梦妍叫住了他,他也不好推诿,随手抄袋,站直了笔挺的身躯。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