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180章 :毕竟你真正的对手不是我(七千字)

第180章 :毕竟你真正的对手不是我(七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6239更新时间:2018-01-01 07:50:45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不等厉祁深进设计部去找乔慕晚,迎面碰到了从洗手间那里出来的卢梦妍。  “厉总!”  卢梦妍叫住了厉祁深,厉祁深也不好推诿,随手抄袋,站直了笔挺的身躯。  之前没有外人在时,卢梦妍习惯叫“祁深”这样亲昵的称呼,但是打从上次她窃-取了乔慕晚的图纸,把乔慕晚设计的手稿送给了投标对手以后,厉祁深对她的冷淡态度,让她也不敢再越矩的唤他“祁深!”  因为有那件事儿从中作梗,卢梦妍这段时间以来都过得极度忐忑,虽然厉祁深表面上没有说什么,也没有什么举动,但她知道,事情不可能瞒得过他。  不安搅动手指的走上前,她垂眸颤了颤眼帘,再抬起头时儿,挤出一抹笑。  自知自己和他关系的变化有些微妙,卢梦妍做不到像他那样淡然。  厉祁深白衣黑裤,修身勾勒出他颀长的身躯,没有吭声,他眸光扫过她,一副等她下文的姿态。  得不到厉祁深给自己一个字眼的回应,卢梦妍面子自然挂不住。  嘴角本就僵硬的笑纹,这下了连一丁点儿的涟漪起伏也不再有。  尴尬的低下头,咬了几下唇瓣,她喉咙紧涩厉害的出声。  “我要回到意大利去了!”  在盐城,她本就是奔着他回来的,只是现在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有说不出的尴尬与别扭。  卢梦妍也是富贵人家的千金小姐,骨子里有她的高傲,自己面对自己喜欢的人,一再得不到对方的回应,自然不会再继续在这段无果的爱恋中苦苦挣扎。  虽然她也不想放弃坚持了这么多年的喜欢,但是自己和她自己较劲儿,心里难受的一直只是她一个人而已。  既然这样,离开,淡忘,对她来说,或许是再好不过的选择!  “……这段时间给你添了很多麻烦,我……很抱歉!”  让厉氏险些失标,虽然后来扳回了标,但是自己带给厉氏、带给厉祁深,是她自己无法估量的损失。  她失去了厉祁深对她的信任,失去了太多、太多……既然这样,她又怎么可能会再继续有颜面留在厉氏工作。  卢梦妍对厉祁深突然的坦诚,让他蹙了蹙眉心。  “什么时候的机票?”  没想到厉祁深开口对自己说的话不是挽留,而是问自己是什么时候的机票,卢梦妍不禁心口翻滚酸涩的感觉。  自己明明已经决定放手,却在听到他说这样的话,心里还是不好受的厉害。  伪装面容的挤出了一抹苦涩的笑,“今晚八点,我今天上午已经把辞呈递交给了人事部!”  克制了下心里不平衡的感觉,她将目光,故作淡若清风的落在厉祁深的脸上。  “你……和她怎么样了?”  这段时间,她在忙出国继续深造的事情,没怎么顾公司这边的事情。  但尽管如此,厉祁深和乔慕晚之间的关系,她这个旁观者还是看的一清二楚。  从这个少有情绪显露的男人的眼中,她看到了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的重视。  天知道,她对乔慕晚真的是嫉妒到发疯,曾经,她渴望他可以用同样的目光来看自己,只是,自己存在的位置有些可笑,他看不到自己的存在,就好像自己是他身边游荡的一抹空气,永远触及不到他的心尖儿,做不了他心里的疼惜。  “乔工人很好,如果你认准了,我会很真心的祝福你们!”  厉祁深垂眸迎上卢梦妍目光的对视,用另一种对待的目光看她。  很少看到他拿这样的眼神儿看自己,卢梦妍失笑。  “结婚记得通知我,别赶在我后面结婚,不然我会笑话你的!”  ————————————————————————————————————————  乔慕晚很少有生理痛的时候,因为和厉祁深不知道节制的做那种事儿,她这次腹痛的厉害。  本就今天被一再烦扰,再加上腹部绞痛,整个人没精神头儿。  一手揉着小fu,强迫自己不去想那些乱糟糟的事情,将精力重心都放在画图纸上。  卢梦妍回到设计部的时候,眼圈明显红了一圈,虽然她巧妙的掩住了眉眼间的不自然,但她走到乔慕晚办公桌前的时候,还是被乔慕晚看了个彻底。  “乔工,厉总找你!”  卢梦妍特有女性的柔美声音在她的头顶响起,乔慕晚抬起头,看到卢梦妍红着眼眶对自己笑,她细眉微拧。  有了上次自己被她设计陷害一事儿,乔慕晚对她明显提防起来,而且看她又是红眼圈,又是对自己笑的矛盾表现,她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儿,但是一时间还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儿。  “如果是工作上的事情,要陆助理找我就好!”  她现在不想见他,绿龟毛的反感厉老太太告诉她的事情。  无风不起浪,任何事情都不会是空xue来风,厉老太太都自己主动找上自己,还说要给自己介绍其他异性,她就算再怎么不明事理,也懂得厉老太太给自己的讯息是什么意思。  “不是工作上的事儿,厉总找你有一些私人事情!”  “现在是工作时间,如果是私人事情,厉总应该下班以后找我才合适!”  见卢梦妍脸色变得不是很好盯着自己,乔慕晚自知自己说话可能有些重,将某些不该有的情绪迁就给了她。  她想开口解释,手机这个时候进来了短信。  屏幕上闪烁“阿深”两个字,乔慕晚本能的咬住唇瓣。  手机在桌案上嗡嗡振动,卢梦妍瞄了一眼,看到上面是厉祁深的手机号,笑了笑,很轻。  “和厉总闹情绪,他这会儿都发短信给你了,应该听他给你一个解释不是吗?”  卢梦妍与乔慕晚错开身,准备与她擦身而过时,抬手拍了拍她肩膀。  “现在的好男人少了,你要是不珍惜,指不定多少人惦记着呢!”  像是在警告她,又像是在自怨自艾,乔慕晚有些看不懂卢梦妍嘴角笑纹代表什么意思。  ——————————————————————————————————————————  卢梦妍离开,乔慕晚点开了厉祁深发给自己的短信。  “你不来找我,我就进去找你!”  简短的十几个字,看得乔慕晚眉头儿皱紧。  一再思忖,她隐忍着腹部依旧在阵阵作痛的感觉,起身出了设计部。  不等她在门口敲门,厉祁深从里面开了门,把她扯了进去。  小身子一个重心不稳,乔慕晚向厉祁深的怀中扑去。  殷实有力的手臂撑住软若无骨的柳腰,乔慕晚被厉祁深抱了个严严实实。  “叫你来找我,有必要这么磨磨蹭蹭么?”  低低的声音沉稳有磁性,夹着一丝生硬。  埋首在厉祁深颈间的乔慕晚推开他,站直了身子。  “我在工作!”口吻带着不自觉的埋怨。  “工作比我重要?”  厉祁深捏住乔慕晚的小手,将闪躲自己的小女人,拉向自己。  抬起手,他想要去碰乔慕晚的脸颊,却被她闪躲一下,避开了他的触碰。  眉心微拧,乔慕晚闪躲的动作,让厉祁深不满。  “躲什么?”  “要碰去碰和你生孩子的女人去!”  她拍开厉祁深的手,像是躲开瘟疫似的抽身。  黑幽的眸盯着乔慕晚不像是说笑的表情,挑了下眉,“和我生孩子的女人除了你还有别人?”  “有没有外人,你心知肚明!”  现在想想他和自己说要自己为他生孩子,她只觉得胃部一阵不舒服。  乔慕晚悻悻地表情明显是在闹情绪,厉祁深湛黑的眸,一瞬不瞬的凝视她,“我妈又和你说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了?”  “你多大的人了,连一个老太太的话都信以为真?”  见乔慕晚不语,厉祁深逼近她,把她困在墙边。  “你都被一个老太太耍了几次,怎么还不长记性?”  雅致骨节的长指掬高,厉祁深点了点乔慕晚的额心。  被又低又沉的男音斥责到一句话也说不上来,之前就有发生几次这样的事情,又一次发生这样厉老太太夹在他们中间,让他们产生分歧的事情,乔慕晚反应过劲儿,往一侧歪了歪小脑袋。  “你刚刚对她蹙眉了!”  “什么?”  乔慕晚抬头去看厉祁深,只见他一副听不懂的散漫姿态,她恼火。  脑海中蓦地闪过卢梦妍找自己时,对自己露出的笑,以及那一句类似于宣战的警告,她心里莫名有了一种委屈的无力感。  瞧见乔慕晚看自己的目光,带着埋怨,他问,“还别扭什么?”  厉祁深皱起眉,声音压得很低。  人在敏-感状态下,任何一句入耳的话,都会被曲解为另一番意思。  怎么听厉祁深的话都觉得他在说自己无理取闹,乔慕晚不想再和他继续待在一个空间里。  “去哪?”  厉祁深抓住乔慕晚的手腕,把她在自己的势力范围中,困得严严实实。  “我要出去工作了!”  她伸手去推厉祁深的手,却反被他将自己的小手,抓的紧牢。  “把话说明白!”  “说明白什么?”  乔慕晚负气的不想理厉祁深。  看扁鸭子嘴的女人,一副倔強的样儿,厉祁深淬染幽黑的眸,沁出墨。  搁置在纤柔腰身上面的手下移,隔着单薄的布料,在她圆-润的翘尖儿上,落下了力道。  本就生理期的原因,被厉祁深动了几下,乔慕晚直觉性的收tun。  被又nie又rou,她直觉性的心慌意乱。  她抬手想拨开作乱的手,却厉祁深颀长的身子压住她所有挣扎的动作。  “莫名其妙闹什么情绪?你怎么和小孩子似的?”  指尖儿变得贪-婪,游弋的指,划过玻璃丝-袜紧裹的莹润……  乔慕晚腿根儿颤了一下,直觉得自己羞见于人的地带,被捻了下。  手指触及到的地方,厉祁深没有感受到让自己头脑发胀的柔ruan,他蹙了蹙眉心。  “来那个了,所以今天心情不好?”  乔慕晚:“……”  ————————————————————————————————————————  厉祁深打了电话给陆临川,让他去员工食堂那边找后厨人员煮姜茶过来。  “生理痛怎么不说?”  搁下手机,厉祁深走过来,坐在乔慕晚的身边。  皱着眉的小女人,带着埋怨的看着他。  本来她生理痛的时候,量就多,被这个男人不知轻重的碰了又碰,直接就发生了侧漏。  而且她穿着的窄裙是淡灰色,有出丑的印记印在面料上。  “别动!”  厉祁深冷声呵斥要拿开他手的小女人。  干热的掌心,带着烙印肌肤的热度,附在乔慕晚的小腹上。  退开布料的阻挡,皮肉相接的为她纾解腹部的不适。  略带指腹的粗粝手指,在纤凝的皮肤上,反复推-揉,发胀的感觉,渐渐得到柔缓。  “一会儿我送你回去!”  自己裙子蹭上了血迹,乔慕晚也不可能再继续没心没肺在这里工作。  没有做声,她默许了厉祁深的话。  陆临川进来送了姜茶,还特意问了厉祁深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得到的却是自家总裁一记白眼的回应。  有些摸不清自己又哪句话说错了,陆临川悻悻地出了厉祁深的办公室。  直到乔慕晚跟随厉祁深从办公室出来,他才明白姜茶是拿给乔慕晚的。  ——————————————————————————————————————  厉祁深把车往他公寓那里驶去,乔慕晚使着小性子的要回舒蔓那里。  “闹什么?”  冷声呵斥着乔慕晚,厉祁深锋朗的眉心一直都蹙紧。  回舒蔓那边没人照顾她,送他那边,至少还有张婶能照顾她。  “我没闹,你那边又没有卫生棉,我去你家不方便!”  “有什么不方便的,我让张婶买给你了!”  拗不过厉祁深这个偏执的男人,乔慕晚只得乖乖的听话。  安抚好乔慕晚,厉祁深开车又离开。  看心不甘、情不愿留下的乔慕晚,张婶笑了笑。  “慕晚呐,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大少爷这么马首是瞻的照顾一个姑娘!”  乔慕晚听得一头雾水,目光不解的看了眼张婶,只见张婶抬手指了指一个放在矮几上面的购物袋。  “大少爷买回来的!”  ————————————————————————————————————  邵萍推年永明在医院花园里逛了逛。  午后的阳光,慵懒,柔和,打在人的身上,很舒服。  两个人逛了一会儿,邵萍走到长椅那边坐了下来,两个人家长里短的攀谈起来。  “昕然在干嘛?”  “也没干嘛,在忙着训练,下礼拜五有她的登台表演!”  邵昕然随了邵萍,在邵萍因为脚伤退出舞台以后,成功代替邵萍登台演出。  练舞蹈十余载,邵昕然得到了很多的大奖,不乏有几个国际舞蹈赛事的桂冠头衔儿。  年永明点了点头,俄而道,“我过两天就能出院了,我和你一起去看她的演出吧!”  许是没料想到年永明居然会开口提议和自己去看自己女儿的表演,邵萍先是一怔,随即莞尔,点了点头儿。  ——————————————————————————————————————  乔慕晚睡了觉,再醒来的时候,厉祁深也正好回来别墅这边。  进了卧室,他目光放柔的看向乔慕晚。  “还疼么?”  步履平稳的踱到chuang边,他掌心附上乔慕晚小腹的同时,深邃的目光,冷沉的落在她的脸蛋上。  “还有点儿疼,但是好多了!”  本来就在公司那边喝了姜茶,回来这里,张婶又灌药似的给自己熬了一碗黑乎乎的汤药,说是什么专治生理痛的秘方。  “能下chuang么?”  清澈如水的目光对视厉祁深一眼,她嘴角轻动。  “又不是断手断脚,怎么下不了chuang!”  乔慕晚坐在chuang边,将玉足放进拖鞋里。  出了卧室,厉祁深拉着她往门口走去,告诉张婶不用做饭,两个人出了门。  华灯初上,盐城被五光十色的霓虹灯耀亮一片,整座城市恍若白昼。  轿车行驶过色彩斑斓的城市,往机场方向行驶。  车停在了机场那里,乔慕晚不解的看向厉祁深,“来机场做什么?”  “有人要见你!”  下了车,厉祁深牵着乔慕晚,把她带去了卢梦妍那里。  今天下午卢梦妍和厉祁深说,在她登机前,一定要她见一次乔慕晚。  和卢梦妍认识多年,厉祁深知道她本不是什么坏心的女人,就应了下来她的请求。  看到卢梦妍的时候,乔慕晚有些错愕,倒是厉祁深从身后按住了她的双肩。  “去吧,她说有话和你说!”  乔慕晚侧眸看了眼眉眼深邃的男人,咬了下唇瓣,应了下来。  乔慕晚站在卢梦妍面前,卢梦妍对她笑了笑。  “估计这是我们两个人第一次这么开诚布公的面对面谈话,不过有些可惜,是在我要离开盐城这里时!”  卢梦妍的话让乔慕晚蹙眉,“你要离开?”  “是啊!”  卢梦妍故作轻松的开口,跟着扬了扬手里的机票,“晚八点,飞往意大利佛罗伦萨!”  没想到卢梦妍会离开的这么急,乔慕晚敛了敛睫毛。  再抬起头看向她时,她目光清幽,“其实……你没必要离开!”  上次招标会上发生厉氏设计手稿被剽窃一事儿,虽然乔慕晚当时恼火,但是时过境迁,她再度用新手稿拿下了这个标,她对卢梦妍也就没那么恨了。  毕竟正是因为有了这件事儿,让她明白了一个不要轻信他人的教训。  闻言,卢梦妍笑了,“我不离开,要我每天魂不守舍的看祁深把你时刻捧在手心里,而我只能假装不在意的笑脸相迎吗?”  她说这话儿时,嘴角苦涩的厉害,她也不想自己现在这个样子,只是在这段苦不堪言的苦恋中,她注定是被灰炮掉的那一个。  卢梦妍患得患失的样子,让乔慕晚心里有些难受。  自己看厉祁深和其他女人走近一些,自己就会莫名的心里不得劲儿,换位思考,她能理解卢梦妍的感受。  敛住情绪,卢梦妍将自己全部的不快尽数抛到了脑后,重新换上淡笑。  “对你,我不想再有什么隐瞒,你应该知道你手稿被剽窃的事儿是我做出来的!”  坦诚的把这一切道出,她脸色保持从容。  在感情的世界里,她已经是一个失败者了,在乔慕晚的面前,她不想自己比她低一截,哪怕是自己先犯错误,她也不允许自己在气势在输给乔慕晚。  “对于给你带去困扰,我不想给你道歉,你拥有了祁深,在本质上,你已经把我击的溃不成军!”  她也是一个高傲的女人,在感情的世界里,自己输得一塌糊涂,再让自己以失败者的身份给乔慕晚道歉,她做不到。  闻言,乔慕晚依旧是淡然不过的神情,没有任何情绪的起伏,似乎卢梦妍不会给自己道歉这件事儿,早就已经在她的意料之中。  将嫩白的柔荑放在衣兜里,她莞尔浅笑。  “我没指望听你对我说一句对不起!”  澄澈的琉璃眸,黑白分明,乌黑的瞳仁间微闪出流光溢彩的水华,似乎让夜空中的星子都要为之失色。  乔慕晚淡淡的对视卢梦妍,笑,“说到底,你的事儿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换句话说,我应该感谢你才对!”  “你谢我?”卢梦妍也跟着陪笑。  对视几秒,两个人都不约而同笑出来声。  “是啊,你是应该谢我,谢我把祁深让给了你,你少了一个竞争对手!”  卢梦妍用不同角度解读乔慕晚对自己说谢谢自己的含义。  “不过,我不认为你会高枕无忧,毕竟……你真正的对手不是我!”  卢梦妍勾起嘴角处,有延长的深意,似有似无的拂过。  将乔慕晚一时间错愕的表情全部纳入眼底,卢梦妍身体贴近她,附在她耳边出声。  重新站回身子,她笑得明艳。  “我还是那句话,好好珍惜祁深,惦记他的女人不在少数,如果你放手他,我不会再给你从我这里夺回他的机会!”  像是警告给乔慕晚听,又像是在给自己下决心,卢梦妍笑得自信,话也说得每一个字都珠玑有力。  沉寂了一下思绪,看了看时间,她没有再耽搁,“是时候登机了!”  再次定睛看了眼乔慕晚,道:“我希望祁深是幸福的,乔慕晚,如果你让他不幸福,我一定从你这里把他夺走!”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