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182章 :抽时间,我带你回家(五千字)

第182章 :抽时间,我带你回家(五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4510更新时间:2018-01-01 07:50:45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黑白分明的眼眸,不含一丝杂质的对望厉祁深。  乔慕晚因为自己突然抛出来这样一个问题,莫名的乱了心跳。  湛黑的鹰眸,用一种让人捉摸不透的目光对视她,厉祁深不显山、不露水的脸上,没有因为乔慕晚的话有任何的情绪反应。  久久的对望也得不到男人的一声应答,她扯住男人小臂的小手,掌心沁出一层细细的汗丝。  有些无力,小手想要收回的瞬间,被厉祁深反握住。  骨节分明的指抬起,厉祁深点了点她的前额,“还没睡醒?”  动了动唇,乔慕晚想要出声,厉祁深却先她一步开口,“女人来那个的时候,是不是都有些神经质?”  乔慕晚:“……”  这下子,乔慕晚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自己头昏脑涨问出口的话,反过来被他误会为自己没睡醒,她本就脸皮薄,面子根本就挂不住。  面颊瞬间滚烫,她怔怔的凝着厉祁深,回过味儿以后,别开脸。  纤柔的小手从男人的掌心中抽离,男人锋锐的剑眉,轻蹙。  稳定了一下情绪,乔慕晚不去看厉祁深,扯过chuang单披在身上,下了chuang。  面前清冷的小女人,与自己擦身而过,厉祁深本就不算好的脸色,冷沉似冰。  身子骨被一双遒劲力道手重新按压在chuang上,乔慕晚抬眼去看厉祁深时,眼眶隐隐泛着潮红。  厉祁深瞧着眼前小女人莫名红了眼眶,眉峰紧蹙。  “又谁惹你了?”  从昨晚开始,乔慕晚就变得让厉祁深有些摸不清她的情绪。  “你!”  吸了吸小鼻子,她埋怨出声,声音闷闷的。  “我怎么惹你了?”  面对厉祁深的质问,乔慕晚默不作声。  她从不觉得自己是个任性的小女人,打小就清楚自己所处的位置,以至于不轻易有情绪起伏,从不做什么任意妄为的事情,但是在这个男人的面前,连她自己在不自觉中显露出来的情绪波动,她自己都搞不懂。  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这个男人的一句话,一个眼神儿,就会牵动自己的全部情绪。  见乔慕晚不语,就是拿一双粲然有一层薄雾浮现的明眸看自己,厉祁深又重复问道,“我怎么惹你了?”  双臂撑在乔慕晚身体两侧,厉祁深居高俯下看她,湛黑的眸,如子夜般深邃的打量她。  承受不住这个男人目光的凝视,每次被他这样看着自己,乔慕晚的心扉就方寸大乱。  “躲什么?”  小脸被扳回,厉祁深拿两指钳制住乔慕晚的下颚,目不转睛盯着她。  “来那个,就这么情绪反常,你还是小孩子么?”  乔慕晚:“……”  “除了我能迁就你,谁还能像我这么对你?”  这个女人,让他做了很多越过他底线的事情,就昨晚,她说自己睡的不舒服,自己就鬼使神差的帮她换卫生棉,要知道,换做其他人,他理都不可能理!  乔慕晚想反嘴反驳他,话到嘴边,却在目光重新迎上厉祁深时,生硬的憋了回去。  凝了一会儿,她别开眼。  “你起开,我要去洗漱了!”  她抬手去拨厉祁深的手,厉祁深却没有拿开的意思。  俊颜俯下,他向乔慕晚欺了欺。  “我在国外真没有喜欢的女人!”  冷不丁的冒出来一句话,乔慕晚神情怔忪。  回过味儿来,她吴侬软语,“谁稀罕知道你在国外有没有喜欢的女人!”  乔慕晚抬手去扳厉祁深的手,嘴上虽然在犟着性子,心里却因为他的一句话,莫名的心情阴转晴。  见乔慕晚变得酡红的脸颊,有淡淡晕圈落在视线上,厉祁深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俊脸也不自觉落下温柔的弧度。  “不稀罕知道还问我,你就这么喜欢口是心非?”  一句话堵得乔慕晚哑口无言,她敛着眸,“你起开,我要去洗漱了,要上班了!”  眼前小女人在淡淡朝霞中,被万丈金丝映出羞赧的样子,厉祁深轻笑,“一起!”  ——————————————————————————————————————  乔慕晚知道厉祁深昨晚帮她换卫生棉的事情以后,面对他时,脸上有说不出的尴尬。  厉祁深倒是不以为意,轻描淡写的岔开话题。  “晚上吃什么?我让张婶做!”  厉祁深言外之意,让乔慕晚今天还去他那边。  “不了,我今天想回家里一趟!”  上次乔茉含闹出来那么大的事儿,她打电话给自己的母亲,梁惠珍呜呜哝哝的回应,明显不愿多说写什么。  乔慕晚要去医院那边照顾乔茉含,梁惠珍也婉拒了她,最后说了句让她抽时间回家再说以后,就挂断了电话。  闻言,厉祁深不动声色的看了眼乔慕晚。  “下班后,我送你过去!”  “不用了!”  乔慕晚本能的回绝,咬了咬唇瓣后,解释道:“……现在还不是让我父母见你的时候!”  听眼前小女人这番说辞,厉祁深挑起眉梢,“你这是在向我暗示什么?”  听得一头雾水,乔慕晚目光不解的看向他。  随手抄袋,厉祁深别开眼,目光深远,“抽时间,我带你回家!”  乔慕晚:“……”  ——————————————————————————————————————  乔慕晚回到乔家的时候,只有乔母在家照顾乔茉含。  因为乔慕晚和年南辰离了婚的原因,乔氏最近接连有几家企业和它解约。  不过刚离婚没多久,年氏带给乔氏的多米诺骨牌效应就显现了出来,依照这样继续恶化下去,乔氏的发展将会变得更加如履薄冰。  为此,乔正天已经接连两天都没有回家了。  看乔慕晚回来,梁惠珍艰涩的挤出来一抹苦笑。  “回来了啊?来坐吧!”  招呼乔慕晚坐下,她让帮佣端了柠檬汁过来。  “妈,茉含现在情况怎么样?”  乔慕晚暂时没有想到乔氏的事情,她刚才要去看看自己的妹妹,梁惠珍说她睡下了。  不想自己打扰到乔茉含,乔慕晚作罢。  “还能怎么样?茉含的情况,真的愁死我了!”  说乔茉含精神不正常,她很多时候给她这个做母亲的错觉没有任何问题,说她神经正常吧,她很多时候做出来的事情,完全不是一个正常思维人能做出来的事情,她也搞不清自己的女人到底因为年南辰变得真疯了,还是装疯!  “这一天时好时坏的,经常抱个枕头哭,说什么那是自己的孩子!这不,我刚给她吃了药,才睡下!”  梁惠珍说得无力,自己的孩子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她有说不出的痛心。  乔慕晚的细眉,随自己母亲的话,不自觉的皱起。  说到底,也是在一起生活了二十二年的妹妹,不管她怎样对自己,终究有感情在里面。  “医院那边怎么说,茉含的情况,能不能好转?”  “哎,还能怎么说,这种情况,只得不受刺激,然后让她自己慢慢调节,要是两年之内没有发作,医生说就算恢复正常!”  “我这也想啊,要让茉含不再受刺激,不再想那个流掉的孩子和年南辰,只能把她送去国外,或许让她换个生活环境,能好一些!”  梁惠珍也没招,只得试一试这样的办法儿,让自己的女儿重新生活在一个没有年南辰存在的圈子里生活。  “让茉含去国外生活一段时间,或许是个办法儿!”  “是啊,目前也只能这么办了,等她情况好一些,你爸那边事情也处理的差不多了,我就和他商量商量把茉含送出国!”  本来在聊乔茉含,梁惠珍不经意提了乔正天,乔慕晚本就没舒张的眉心,又一次蹙起。  “爸怎么了?”  听自己母亲这么一提,乔慕晚才恍然想到了乔氏那边。  自己和年南辰离了婚,事情一旦被众人周知,一定会陆续有企业撤约。  说句不好听的,年氏不再做乔氏这边的后盾保障,乔家说破产,只是时间的问题。  乔慕晚情绪激动的一问,梁惠珍才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间,说了自己丈夫不让自己说的话。  乔正天已经决定不再需要年氏为乔氏做依靠,在某种程度上讲,他宁可鱼死网破,也不再依附这样的企业做后盾。  所以,乔正天告诉梁惠珍,不管乔氏以后发展成什么样子,哪怕随时都会破产,也不要把这件事儿告诉乔慕晚。  和乔慕晚在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乔正天把自己这个大女儿的脾气,摸得清清楚楚。  依照她时刻懂得感恩的性子,年家不管乔氏,她一定会去找年永明,而她找上年永明,就可能意味着她要像自己的小女儿一样,继续承受年南辰带来的伤害。  他不想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他不想让乔慕晚知道乔氏的事情,也不想让她再继续帮自己,帮这个家。  “呃……没什么!”  梁惠珍尴尬的笑,纹路苦涩的很。  自己母亲闪烁其词,对自己一副隐瞒的样子,让乔慕晚心里隐约间有不好的感觉升腾。  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过敏-感的原因,自己母亲给自己的讯号就是乔氏现在的情况不妙,自己父亲面临一系列棘手的事情要处理。  乔慕晚蹙着眉心,她想要继续问下去,梁惠珍巧妙的岔开了话题。  直到有电话打进来,梁惠珍一再规避乔慕晚的谎言,不攻自破!  ————————————————————————————————————————  梁惠珍和乔慕晚急忙赶来医院这里时,乔正天正在手术室接受抢救。  年氏突然反悔撤资,乔氏几个正在运行的项目被迫中途中断。  突然听助理告诉自己这样的事情,正在给乔氏高层开会的乔正天,直接突发心脏病。  年氏撤资,意味着乔氏再也没有资金周转这些个项目的运作,不在规定的期限中完成这几个项目,乔氏面临的,就是被对方企业抓住把柄儿,公司会发生重大的金额的赔款不说,自己一旦交不出这些赔款金额,对乔正天这样上了年纪的老人来说,就是无尽的牢狱之灾。  “小李啊,我家老头子这到底是怎么了啊?”  梁惠珍抓住李宏的手,向他询问自家丈夫是怎么个情况。  作为乔正天的助理,李宏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把实话告诉梁惠珍,毕竟自家老夫人也上了年纪,自己把实情说出来,很可能让她一时接受不了,也发生什么事儿。  瞧出李宏的难以启齿,乔慕晚上前安抚自己的母亲。  “妈,您先别激动,您这个样子,大家伙都跟着担心!”  打了电话给自己的姨娘,梁惠珠知道以后,也来了医院这边,随她来的,还有杜欢。  没有去管杜欢的存在,乔慕晚把梁惠珍交给自己的姨娘以后,找上了李宏。  对乔慕晚没有隐瞒,李宏把事情的经过全部都道了出来。  听完李宏把事情的经过给自己说了一番,乔慕晚本能的蹙起了眉。  她一直都知道年家会帮助乔家,一定是带着某种目的性,现在自己离了婚,年南辰直接就撤资,他对自己,对乔家,还真就应了那一句,不会手下留情。  乔慕晚将小身子无力的倚在墙壁上,身体有些虚脱。  她只有自己父母和乔茉含这三个亲人,而这三个亲人中,一个在手术室抢救,一个精神不正常,一个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妇人,三个人里,没有一个人能让她依靠,她只得靠自己。  她手足无措之际,梁惠珍从杜欢口中得知了年南辰因为乔慕晚和他离婚的事情,对乔氏撤了资以后,直接挣开自己妹妹的拉扯,从休息室那边来找乔慕晚。  见自己母亲过来,乔慕晚刚想开口唤声“妈”,梁惠珍却直接抓住了她的肩膀,然后目光惊恐,又带着不安的看着她。  “慕晚,算妈求你了,算我求你了,你和年南辰复婚好不好?你和他复婚吧,我不能看着你爸出事儿。”  “年氏那边现在对乔氏撤资,乔氏那几个正在运作的项目都被迫停了下来,这样下去,乔氏不仅要赔款,你爸还可能蹲监狱啊,我不能……不能看着你爸承受牢狱之灾啊!”  现在自己的小女儿半死不活,自家的老头子也生死未卜,梁惠珍一个柔弱的妇人,根本就不知道要如何是好才能挽回现在这样棘手的状况。  因为年南辰非人的行径儿,梁惠珍也不想乔慕晚再和年家牵扯出什么瓜葛,但是在自己丈夫女儿,和这个养女之间一再权衡,她自私的不想失去自己的丈夫,失去这个家。  自己母亲虽然情绪激动,说出口的话,话音都在颤抖,但是乔慕晚还是很清楚自己母亲在说什么,她的话是什么意思!  乔慕晚一再捏紧小手,她刚想开口说些什么,梁惠珠和杜欢匆忙赶来了这里。  抬起头,乔慕晚看到杜欢时,眸底不自觉闪过冷漠的光。  接到自己表姐给自己目光的打量,杜欢当即就心虚的低下了头儿。  看杜欢的表现,乔慕晚目光很冷,近乎可以将周遭的空气凝结成小冰晶。  她就知道,自己母亲平白无故知道了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一定是杜欢的杰作。  没有什么心思去理会她,乔慕晚收回目光,看向自己的母亲。  “妈,您别着急,爸不会有事儿的!”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