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184章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重口味?(六千字)

第184章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重口味?(六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371更新时间:2018-01-01 07:50:46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咄咄逼人的口吻,不耐烦的发紧,听在杜欢的耳朵里,无异于刀子般的凌迟,让她根本就说不出来一句话回嘴。  手腕被抓得发麻,一圈明显的红色痕迹,愕然呈现。  倏地脑袋一个灵光,杜欢开口。  “是慕晚表姐要我在这里看着你,她……她那个什么去了!”  “那个什么?”  “我不能说!唔……”  厉祁深加重力道,杜欢直感觉自己的手腕处,骨骼都要被捏碎。  “说!”  一个字,清冷,干脆。  厉祁深鹰眸中发出危险的讯号,让杜欢莫名的心慌。  心虚的抿紧唇,因为厉祁深迫人黑眸的注视,她口齿不清的应声。  “大表姐她……和一个医生乱-搞在一起!啊……”  刚出声,杜欢就被厉祁深甩手,跟着,身子直接倒在了地上。  被男人的力道甩了个趔趄,杜欢咬紧牙,眼眶中隐隐有泪花要闪烁而出。  “马上滚!”  厉祁深神情冷肃,语调平淡,出口的话却比铁板都生硬。  头顶毫不留情的声音,让杜欢心伤的去看厉祁深,看眉眼高深的男人连个眼神儿都不屑给自己,她暗自用手捏住衣角。  “我……没有说谎,慕晚表姐真的和一个男医生走在一起,而且他们之间举止不当!”  不死心,杜欢泪眼婆娑,将乔慕晚找老专家问她父亲病情的事儿,随口杜撰。  闻言,厉祁深冷冷丢过一计眼神儿,然后轻笑,嘴角的笑纹,未达眼底。  “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饥不择食?嗯?”  冷冰冰的话,每一个字都像是鞭子一样,无情的蘸着盐水打在杜欢的身上。  心口堵塞的厉害,再怎样说她也是个女人,承受不住厉祁深言语的鞭挞,起身,杜欢红着眼眶,抱着双臂,狼狈的离开休息室。  ——————————————————————————————————————————  乔慕晚拿着买好的夜宵,轻手轻脚的推开门,走了进去。  看着还在闭目休息的男人,她目光柔情似水。  玉白的指勾了勾鬓角的发丝到耳后,她将夜宵放在矮几上后,拿了旁边的薄毯,走近双目合并,面容连睡觉都会给人莫名震慑力的男人。  散开薄毯,她拿捏薄毯的边沿,刚准备给厉祁深盖上,原本休憩凝神的男人,掀开眼皮,倏地抓住乔慕晚的手腕,然后用黑曜石般烁而发亮的眸,眸光冷沉的看向微微瞪大眼的女人。  “……我吵到你了?”  厉祁深突然醒过来,乔慕晚怔了怔,随即清秀的小脸,如盛开的芙蕖,落下轻轻婉婉的柔情。  凝视乔慕晚,厉祁深没有做声。  往他那边用了用力气,乔慕晚立刻就坐在了他身边的位置那里。  身子突然向沙发那里倒去,出于本能反应,乔慕晚赶忙抱住厉祁深的手臂,跟着,颀长挺拔身躯的男人,上半身随她倒进沙发中。  沙发周遭下陷,乔慕晚只觉得自己身体上面一沉。  并没有因为两个之间现在不舒服的体位移开他身体,厉祁深注视乔慕晚,目光让身下的小女人有些搞不懂。  “怎么了?”蹙眉,乔慕晚问,澄澈如水的目光没有任何闪躲的迎上厉祁深。  “我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重口味?”  乔慕晚:“……”  厉祁深的话让乔慕晚不解的将细眉拧的更紧。  “你再小几岁,都能做那些老头子的孙女了,居然还让他们对你动手动脚,他们能满足你饥-渴的身体么?”  乔慕晚听得一头雾水,但是是后面听他说露-骨的话,还说得理所当然,她拍开他捏住自己手腕的手。  “你是觉睡多了么?还是没睡醒?”  乔慕晚坐起身子,丢下手里的薄毯,就要往外走。  “去哪?”  厉祁深拉回乔慕晚,将她的小身子,重新桎梏在自己体侧。  “你放开我,我要去看看我妈!”  “不把话说明白哪也不许去!”  男人遒劲力道手腕,钳住乔慕晚的肩膀,让她坐在沙发里的身体,动弹不得。  “说明白什么?”  乔慕晚耐着心思,问道。  明亮的乌眸,不含一丝杂质的对视厉祁深。  半晌,脾气阴晴不定的男人,直到眼底腾起的戾气才放开乔慕晚。  收回手,厉祁深将目光落在乔慕晚买回来的宵夜那里。  “买了什么?”  他刚想伸手去拿,乔慕晚拍开他的手,学着他平时质问自己时的样子,目光似水粲然的望着他。  “你莫名闹什么脾气?”  听出乔慕晚问他的口吻,和他问她时,有几分神似,厉祁深挑眉。  “学我?”  “别给我岔开话题,你听谁说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  乔慕晚学得像模像样,厉祁深嘴角不禁勾起似笑非笑的涟漪。  “你到底什么意思啊?”  生气的是他,这会儿勾唇笑的也是他,乔慕晚真心觉得这个男人的脾气,比小孩子都能以让她拿捏准。  本来,厉祁深就没在意杜欢的话,只是有其他男人和乔慕晚私下有接触,出于负气的心理,他考究的打量她罢了。  “没什么意思,吃饭吧!”  没有说杜欢找过自己的事情,厉祁深揉了揉乔慕晚脑顶的头发,口吻轻快。  “那你平白无故说什么让他们对我动手动脚,能不能满足我……”  她本就脸皮薄,后面的话没有说完,乔慕晚就红了脸。  乔慕晚尴尬的闭上嘴,厉祁深将手搭成塔状,用手指刮了几下英挺的鼻,轻笑。  “怎么不说了啊?接着说啊!”  用一双似笑非笑的眸,饶有兴致的盯着乔慕晚,乔慕晚窘迫的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白了眼眼前带着讪笑眸色的男人,乔慕晚将买来的宵夜摆在他面前。  “吃饭!”  ————————————————————————————————————————————  乔正天从抢救室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临近午夜凌晨。  好在抢救的及时,手术很成功,乔正天暂时没有什么危险。  没有让自己的母亲在这里陪护,乔慕晚主动要求留下来,并拜托自己的姨娘帮自己把母亲送回家里。  虽然梁惠珍想要留下来照顾自己的丈夫,但想到患病的乔茉含自己独自一个人在家,她也就没再推脱。  送梁惠珍离开了医院,乔慕晚再折回病房这里时,碰到了厉祎铭。  诧异的看着穿着白大褂、双眼布上血丝的厉祎铭,乔慕晚的表情有些怔忪。  倒是厉祎铭,一脸无奈的表情。  耸了耸肩,他两手一摊,笑了笑。  “我哥让我留下的!”  “……”  “他说有些事儿要处理,让我留下来照顾你和你父亲!”  自己本来可以好好下班,然后回家睡大觉,如果心情不错的话,还可以找个妹子泡一泡,现在可好,自己就这样没有反抗可能的受到自己大哥的胁迫,让自己上手术台不说,还要三更半夜留在医院这里,承受漫漫长夜的煎熬。  想着,厉祎铭心里怎一个“苦”字了得。  厉祁深找厉祎铭帮自己手术的事情,乔慕晚也知道,看他刚下手术台,还不休息,要在这里照顾自己和自己的父亲,她心里过意不去。  “我自己就可以照顾我父亲,今天已经很麻烦你了!”  乔慕晚想要让厉祎铭回去休息的意图再明显不过,只是就算她这么说了,有命令在身的厉祎铭,依旧一丝一毫都不敢懈怠。  见乔慕晚过分拘谨的神情,厉祎铭故作轻松的开口。  “准嫂子,这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我听说我哥都公开和你的关系了,既然这样,咱们就是一家子,还说什么客套话!”  一句“我听说我哥都公开和你的关系了”,让乔慕晚不自觉的红了脸。  今天厉祁深突然在自己母亲面前说着话的时候,她至今都还没有反应过来。  她从不觉得那个性情阴晴不定的男人是一个愿意和其他人多解释一句他和自己之间关系的男人,但是他今天的话,除了让她震惊之外,也很让她诧异。  厉祎铭本是个很受女孩子喜欢的男子,平时说一些讨喜的话就会把女孩子哄得眉开眼笑,只是在乔慕晚的面前,他根本就放不开。  “准嫂子,你放心,你父亲没事儿的!”  厉祎铭不知道乔慕晚是因为自己大哥的话才这样患得患失,还误以为她是因为她父亲的病情才这样细眉轻蹙,他随意的扯着话题,试图缓和一下气氛。  “谢谢你!”  “谢什么啊?要谢,你谢我哥就行,或者用实际行动补偿他一下也好!”  厉祎铭贼笑了两下,让脸皮薄的乔慕晚根本就招架不住。  发觉乔慕晚因为自己的话,红了脸,厉祎铭赶忙敛住笑。  乔慕晚是自己大哥的女人,现在更是被自己大哥公开关系说是他的女朋友,长此以往下去,她未来很有可能就是自己的大嫂。  心想着,自己万一不知轻重的说了些什么让她误会的话,她万一告诉了自己的大哥,对自己也没有什么好处,索性,厉祎铭赶紧闭上嘴巴!  清了清嗓子,他换上了一本正经的口吻,“那个,准嫂子,我就在旁边的值班室那里,你要是有什么事儿,就给我打电话!”  “嗯,好,麻烦你了!”  乔慕晚点了头儿,语气很客气。  看眼前这个性子柔婉的小女人,厉祎铭还真就是好奇,她是用了什么办法儿把自己一锥子都扎不出个屁来的大哥,给收拾的服服帖帖。  “不麻烦,这有什么麻烦的!”  没有再多寒暄些什么,厉祎铭离开病房,临出门前,他还不忘嘴贱的说了句,“对了,准嫂子,我哥好像这周末要带你回家!”  ——————————————————————————————————————————  凌晨三点钟的钟声敲过,病房里还开着一盏台灯。  守了乔正天好几个小时的乔慕晚,因为疲倦,在不知不觉间,沉沉的睡了过去。  坐在病chuang前的小椅子上,她头枕着双手搭在chuang边,从轻启的红唇间,微微溢出细匀的呼吸。  房间内,视线不算清明的原因,有两排扇子似的剪影,绰绰约约的落在她白净的小脸上。  睡梦中,没了意识的乔慕晚,直感觉自己肩膀头儿忽的一暖。  秀气的明眸,因为肩膀忽的一暖,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将眼睛微微支开一道细缝,通过缝隙,她看到了厉祁深一张在光线中,每一处都刀削般深刻又无懈可击的落在自己的视网膜上。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在做梦,乔慕晚揉了揉惺忪的眼。  看已经辗转醒来的乔慕晚,厉祁深蹙了蹙眉心。  意识清醒后,乔慕晚发现眼前出现的厉祁深,是真真实实的他,她没有做梦。  “你怎么回来了?”  她记得厉祎铭说他回去处理急事儿去了,只是没想到他又回来了这里。  厉祁深没有做声,只是抓过她的小手,裹紧在干热的掌心中。  不知道是不是没有睡醒的原因,小手被握住的一瞬间,她直觉性的将小脑袋就往男人的怀中靠去。  两个人一个站着,一个坐着的体位原因,乔慕晚小脑袋只是埋在厉祁深的腰部。  “几点了?”  之前两个人在一起以后,她都习惯将小脑袋很自然的,像是一只乖顺的小猫咪一样靠在他的怀中,这次也是一样。  “三点半!”  “……这么早?我还很困!”  昨天她忙前忙后,再加上来了生理期的原因,整个人很懒。  “天还早,再睡会儿!”  “嗯!”乖顺的应声,乔慕晚又重新合并上双眼,“记得七点半要叫我!”  “好!”  ————————————————————————————————————————————  乔慕晚再醒来的时候,已经过了七点半。  睁眼看了看时间才发现已经近十点了。  揉了揉额角,她发现自己不是睡在医院那里,而是睡在一间酒店包房里。  有些不记得自己怎么会来到酒店这里,只是迷迷糊糊的记得自己好像在半睡半醒间见到了厉祁深,至于后面的事情,她完全不记得了。  她拾起散在地上的衣物给自己穿上,回头儿,在chuang头柜上,看到了自己的手机。  划开手机,里面有三通未接电话,一条短信。  没有一个是厉祁深打给自己的,三个电话,一条短信全部都来自一个号,是昨天年南辰打给电话的那个号。  忽的想起年南辰昨天和自己说要自己今天去民政局那边和他办理复婚,乔慕晚下意识的蹙了蹙眉心。  手握着手机,没等她放下,掌心传来一串振动。  看了眼手机屏幕上面闪烁的电话号码,她没有打开的眉心,拧得更紧。  平复了一下情绪,她按下了接通键。  “乔慕晚,你他妈-的还真是好本事儿啊!”  电话被接通,年南辰气到爆的声音,如同飓风横扫而过一样,每一个字都带着毁天灭地的气势。  听到自己耳膜被狠狠凌迟的声音,乔慕晚抿了抿唇瓣。  “是,我好本事儿,所以你永远别指望和我复婚!”  本就因为乔氏突然死灰复燃气得不轻,乔慕晚的话再入年南辰的耳朵里,无异于是在添油加醋。  “该死!”  年南辰气得在电话的另一端拍桌而起。  “乔慕晚,你非得比我掐死你吗?”  一大清早,他想到乔慕晚会乖乖的去民政局那里和自己办理复婚手续,他醒的很好,心情也好得很。  吃了早饭后,他开着车,很早就去民政局那里等着。  只是自己等来的不是乔慕晚来和自己复婚,等到的是自己的助理慌慌张张给自己打电话,说乔氏现在已经恢复正常运作,早上股市开盘那边,乔氏的股价一直在一路飙升。  听到这个消息,年南辰当即就唇瓣抿紧。  原本,自己对乔氏撤资,其他几家企业再相继对乔氏提出解约,乔氏倒闭停产是必然趋势,只是他想不到到底是谁,从中做了什么,居然可以让乔氏在一-夜之间死灰复燃。  让助理在最短的时间里查了乔氏到底是因为什么突然间重整旌旗,得到消息后,他气得当即就摔了电话。  厉祁深!  又是他,这个让自己恨得牙痒痒的男人!  年南辰一听说是厉祁深临时融资一大笔资金给乔氏,并就之前几个因为资金不足而被迫中止的项目,他以厉氏的名义做担保,担保这几个项目的建设,稳赚不赔。  虽然厉氏和乔氏之间,没有什么可衔接项目的来往,但是有厉氏,这个盐城首屈一指企业做担保,任何一家公司,都不会存在疑虑。  以至于那些原本都解约了的企业,重新找上乔氏合作。  年南辰一直都知道厉氏在盐城的势力不容小觑,厉祁深更是一个手腕强硬而凌厉的手儿,只是没有想到,仅仅是一晚上的时间,就有了逆转乾坤的本事儿。  不仅如此,他还插手了年氏这边的一个近期的项目。  本来厉氏专打房地产开发项目,和他年氏的医药设备供给方面,八竿子搭不到一起。  但就是这样搭不到一起去的项目,被厉祁深从中硬生生截了下来。  自己偷鸡不成反蚀把米,年南辰整个人周身上下都被散不开的戾气,紧紧的缠绕住。  他本就是一个极度自负的男人,有了这样的打击,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乔慕晚给厉祁深传了话,要他帮她处理乔氏的事儿,为她出手收拾年氏。  把这一切联想都想通了之后,他直接打电话给乔慕晚。  咬牙切齿的声音听在乔慕晚的耳朵里,她本能的想要挂断电话。  而且没有迟疑,她也这么做了。  只是她挂断电话后,年南辰又换了其他手机号,继续给她打电话,大有一副,你不接我电话,我就和你一起死扛到底的架势。  有些受不住,乔慕晚最后妥协的接了电话。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