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185章 :我就知道你是因为我(六千字)

第185章 :我就知道你是因为我(六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389更新时间:2018-01-01 07:50:46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有些受不住年南辰没完没了的挑衅,乔慕晚最后妥协的接了电话。  “你到底想怎样?”  她语气不耐烦,小手揉着额心,问他。  “你说我想干嘛?事到如今,你还给我揣着明白装糊涂吗?这一切都不都是你一手设计好的吗?现在你如愿了,还给我继续装高洁圣女是吗?”  年南辰气得牙痒痒的话在另一端,如狼似虎的咆哮而出。  他真是要被气疯了,厉祁深帮助乔氏就足够让他窝火的了,现在厉祁深还反过来攻击年氏,依照厉家在商界上长此以往的商业手腕,他要是敲定收复年氏的决定,都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隐忍着耳膜被狠狠凌迟的感觉,乔慕晚竭力让自己保持不去在意的淡然表情。  “我完全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如果你能和我好好说话,你就和我说,不能,麻烦你挂电话!”  “让我好好说话?厉祁深都攻击年氏了,你他妈-的要我怎么好好和你说话?”  闻言,乔慕晚在另一端一怔,随即,恢复脸色的冷然。  “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商场如战场,你当初用尽心思的对付乔氏,现在有其他企业对付你,你知道这叫什么不?叫自作孽,怨不得其他任何人!”  “乔慕晚!”  乔慕晚的话明显激怒了年南辰。  “是不是我自作孽,你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儿么?要是你没有给厉祁深透风,他能吃饱了撑的对付年氏吗?”  厉祁深的厉氏,只是一个房地产开发商,他压根就不信他会出手对付年氏,两个公司没有任何可竞争的地方,厉祁深会攻击年氏,归根到底,就是在因为自己攻击了乔氏,他在因为乔慕晚那个不识好歹的女人,反过来攻击自己。  听年南辰话语的意思是自己给厉祁深打了小报告,所以他才出手攻击年氏。  乔慕晚冷笑一声,表情清淡,“别把任何人都想得和你一样龌-龊!”  “你……”  年南辰从不知道这个小女人平时一副小兔子的乖乖模样,现在竟然在不知不觉间长出来了厉爪。  “与其有时间和我怨天怨地,你现在应该去处理公司的事情不是么?”  不给年南辰再继续凌迟自己耳朵的机会,乔慕晚“啪!”的一声挂断电话。  虽然没有了年南辰声音的叨扰,但是乔慕晚的心,却没有如约平静下来。  厉祁深出手攻击年氏?……是因为自己?  ————————————————————————————————————————  乔慕晚穿戴好,打了电话给厉祁深。  接电话的是陆临川。  一听是乔慕晚的声音,他告诉她说“厉总在开会!”  “关于什么的?”  她本来只是乔氏一名普通的员工,根本就不可能涉及到关于管理层的高级会议的内容。  但是此时此刻,她迫切的想要知道厉祁深开会的内容是关于什么的,是不是像年南辰所说的那样,是关于帮助乔氏恢复正常运作,然后出手对付年氏。  陆临川诧异的听着乔慕晚问自己在开关于什么会,他怔愣的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回答。  陆临川屏息没有回答自己,乔慕晚也发觉自己问他的话可能太敏-感,就换了种方式。  “他帮了我父亲的公司是吗?”  知道这种事情瞒不住,陆临川诚实答道,“是!”  “年氏的项目被截下来也是他做的?”  “是!”  接连得到陆临川对自己诚恳的两个“是!”,乔慕晚平静的心扉就此乱了套。  是他,原来一切都是他。  “他什么时候结束会议?”  乔慕晚一边去收拾东西,一边拿手机,下楼。  ——————————————————————————————————————————  乔慕晚到厉氏时,厉祁深已经开完会。  她直接去了厉祁深的办公室,连门都没有敲,就走了进去。  正在打电话,乔慕晚的突然到来,让厉祁深轻皱了下眉。  “我这边有点儿事儿,你看着处理就好,嗯……我晚些过去!”  挂断了电话,厉祁深捏着手机,另一手抄袋走来。  “怎么过来了?”  俊脸不自觉的放柔,看向乔慕晚的目光,专注、深刻。  刚刚陆临川临时被要求去银行那边一趟,还没有来得及把乔慕晚打电话给他的事情告诉他,而且他公务繁忙,也没有时间去翻通讯记录,根本不知道在这之前,乔慕晚打了电话给他。  “你昨晚后来回去,有什么重要的公事儿要处理?”  乔氏一-夜之间死灰复燃,而他昨晚的恰巧出现又离开,这一连串诡异事件的串联起来,很明显就是他从中推波助澜。  乔慕晚知道这一切是他做出来,也相信只有他才有这样一-夜之间让乔氏发生天翻地覆的本事儿,只是她鸵鸟一样的笨拙的心理,就是想要从他的口中探寻出来一二,哪怕陆临川给了自己一个肯定的答复,她还是想要从这个向来都是三缄其口的男人口中得到一个自己想要听到的答案。  “和你有关系?”  厉祁深挑眉反问。  “我父亲的公司现在已经恢复正常运作,股市一路飙升,是你做的对不对?”  她不知道厉祁深用厉氏给那些与乔氏合作的企业做担保,只是今早听李宏告诉自己,公司现状已经得到了改善,那些个原本打断中止的项目,也已经正常运作。  一瞬不瞬的盯着男人幽深的眸,乔慕晚这一刻和年南辰持有同样的观点,她也不相信这个男人会平白无故帮乔氏,她不确定他是不是因为自己,如果是因为自己,他这样不惜拿厉氏和年氏在明面上抬杠,他这么做到底又是因为什么?  就因为自己和他现在是男女朋友关系?还是因为自己是他的女人?亦或者是,他这么做在向世人证明什么!  “你不是都知道了,还过来问我?”  “你没有理由这么做!”  厉祁深不动声色的盯着乔慕晚,一双黑眸,目不转睛的凝着她。  被看得莫名口干舌燥,乔慕晚蠕动喉咙。  除了她,她想不到他会这么做的理由是什么。  自知自己不可能从他的嘴巴里,问出来什么有价值的信息,索性,她直接单刀直入的问他。  “你是不是因为我?”  小手不自觉的在身后搅在一起,她一方面迫切想要听到答案,另一方面,又怕自己听到的答案,可能会让自己心碎。  厉祁深半晌也不吱声,只是一味的用目光盯着乔慕晚,让她直感觉自己浑身长刺的难受。  “你出手截下年氏的项目又是因为什么?”  乔慕晚接连抛出问题,厉祁深却没有回答她任何一个。  她向来都是不是什么厚脸皮的人,自己一再问他,也得不到他的应声,心里莫名失落的同时,还很乱。  小手在往外一层接着一层的冒着冷汗,她窘迫的想要把这些说出口的话,收回来。  直了直脊背,咬唇后,她又不甘心的问。  “你回答我,你做这些到底是因为什么?”  “年南辰让你来问的?”  厉祁深语气不友善,听乔慕晚提了年氏,他俊脸黑了下来。  乔慕晚因为厉祁深提及这个让她犯膈应的名字,细眉打结。  “都离了婚,还在意?”  语调有些硬,让乔慕晚听着不舒服极了。  “你胡说什么呢?和他有什么关系?”  “那你问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做什么?”  “我……”乔慕晚刚想说,是她自己想问着,可话到嘴边,她还是生硬的僵住了。  自己现在所处的境地有些尴尬,自己突然头脑发热的来问他会做出这些事情是不是因为自己,却不想他居然反过来拿年南辰来膈应自己。  低着头,她紧了紧小手。  没有再去看厉祁深,她直觉性的拔腿想要离开。  她好不容易觉得这个男人把自己放在心上了,可自己来找他却是这样的结果,心里不好受的厉害。  从来没有这样难堪过,她脚下离开的步子有些乱。  “嗯……”  小臂被人从身后抓住,乔慕晚本能的嘤咛一声。  “还闹情绪?”  “我没有!”乔慕晚反驳一句,底气却不足。  见她眼底似乎有复杂的眸光飞逝而过,隐约间还带着泪光,厉祁深挑眉。  “还说没闹情绪!”  厉祁深抬手,指尖儿一抹,似乎有晶亮的东西,湿湿的划过。  有指尖儿处的水渍做证据,乔慕晚无从狡辩,只得咬紧牙,面色像是红透的虾子一样垂眸。  “平白无故提年南辰做什么?”  乔慕晚声音闷闷的,隐隐还带着泪腔。  “因为他闹情绪?”  眉心不悦的皱起,厉祁深出声的声音,里面隐隐也有些情绪。  乔慕晚红着眼眶去看厉祁深,抬手去打他,“你是故意的吧?”  他明明知道她对年南辰本就没有好感,还一再说自己因为他闹情绪。  “那你闹什么情绪?”  “你惹我!”  自己厚着脸皮的过来问他这么帮助乔氏是不是因为她,却听到他反问自己一句是不是因为年南辰,这不是存心膈应她么!  “我怎么惹你了?没在酒店陪你睡觉?”  厉祁深曲解乔慕晚的话,不咸不淡的问。  “你还说没惹我?”  乔慕晚抡起拳头,没有力量的去打厉祁深。  没有去抓乔慕晚的小手,他就那样任由乔慕晚闹着情绪的打自己。  乔慕晚打累了,他还“好心”的把她的手包裹在掌心中,然后看她碰红了的手,爱怜的出声,“都打红了,疼不疼?”  乔慕晚难堪的不行,厉祁深却还是一副云淡风轻的口吻对她说话,一时间,她也不知道到底是在气,还是在恼,亦或者说是对这个男人,她压根就没有打心底里生气。  “你放开我,我要去医院看我爸去!”  乔慕晚挣着自己被厉祁深抓紧的小手,声音依旧闷闷的出声。  “一会儿我和你一起去!”  没有放开乔慕晚的手,厉祁深紧握她的手,然后移送到唇瓣,吻了吻。  “不用了,我自己去就行了,你这么忙,还是留下来办公吧!”  “事情都处理的差不多了,没有什么事要我处理!”  抓着乔慕晚的两个小手往他的肩膀上搭。  小手落在男人的肩胛上,顿时就让乔慕晚觉得两个人现在的姿势,暧-昧的很。  下意识的她想要拿开自己的手,这里是他的办公室,时不时就会有员工进来,她一直鸵鸟的心理,让她至今都还做不到坦然的在员工的面前公开他们两个人一直都像是笼罩一层薄纱一样的关系。  见乔慕晚有意收回自己的小手,厉祁深倏地一把揽住了她的腰身,跟着,将她往自己身前一带。  落在自己手臂上的力道,让乔慕晚向前跌了一个趔趄。  再抬起头去看眼前的男人,她见他一双淬染黑幽的眸,染上某种自己读不懂深意的目光在看着自己。  等到她发觉他眼底那一抹似笑非笑的涟漪时,厉祁深的薄唇,已经凉凉的落在了乔慕晚的菱唇上。  本来还是蜻蜓点水一般的温柔触碰,只是触碰到她ruan-ruan的美好以后,厉祁深难以控制的直接就撷取了她的双唇,然后带着依恋的拉力,缠-绵的吸吮-住她的唇。  由上唇缠-绵到她的下唇那里,厉祁深用舌,描绘她完美弧形的唇瓣,然后一点儿、一点儿的往里面侵蚀她的美好。  香丁被纠缠住,乔慕晚本能的吃痛一声,但转瞬后,她便不再排斥的任由厉祁深吻着自己。  两个小手被拨上他的肩膀,乔慕晚没有拒绝的抱住厉祁深的脖颈,仰着小脸,迎上他对自己的掠夺。  彼此所能感受到的气息都是两个人交融在一起的味道,有男性阳刚的、清冽的,带着成熟魅力的气息,还有女性的甜美、清淡,少女般让人流连的美好。  不知道亲吻了多久,直到乔慕晚唇瓣微微红肿,整个人小脸被憋得通红,才重新获取到了呼吸的权利。  没有去管自己小脸红不红,气息凌乱不凌乱,乔慕晚在体侧紧了紧小手。  “你到现在还没有回答我问你的问题呢?”  “什么?”  看厉祁深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儿,乔慕晚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继续厚着脸皮去问他“是不是因为自己才帮乔氏的?”  “没什么,我就是……谢谢你愿意帮我父亲!”  别别扭扭地编不出来一个理由,她也不知道是怎么大脑短路,说出来了这样一句话。  闻言,厉祁深没有什么情绪反应,但心里却因为这个小女人对自己感谢,似乎有得意将他包围住。  “就口头儿上感谢我?”  乔慕晚慌乱的看向厉祁深,只是不等她对自己发出警惕,厉祁深又一次吻住了她。  依旧是火热到让人窒息的缠-绵亲吻,就像是永远不会熄灭的长明灯,让两个吻得如火如荼,难舍难分。  厉祁深咬了乔慕晚下唇瓣,“要不是你这磨人的小妖精,我用得着大半夜不睡觉的处理乔氏的烂摊子吗?”  听他的话,乔慕晚先是一怔,随即心尖儿处,有暖暖的暖流,淙淙流过。  “我就知道你是因为我!”  心里就像是吃了蜜一样的甜,乔慕晚主动去吻厉祁深。  缠-绵悱恻的亲吻间,乔慕晚的小手更是大胆的沿着男性伟岸身型的完美曲线向下。  眼见乔慕晚一副要扇风点火的架势,厉祁深一把就抓住了她作乱的小手。  “不是生理期还没走?怎么,想引火上身?”  厉祁深咬牙出声,因为这个小女人刚刚不安分的去他擎天一柱,ruan-ruan的触碰,一颗心都被撩-拨的火急火燎的难受。  男人露-骨的话听得乔慕晚小脸一红。  踮脚去吻厉祁深的嘴角,然后一寸一寸的游离,最后小脑袋贴合在他的耳边,柔柔的出声——  “我用手帮你!”  ————————————————————————————————————————  乔慕晚坐在厉祁深的车上,往医院方向驶去。  就在刚刚,她真的就红着脸,帮他泄了身。  她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敏-感,自己明明是在帮他,结果闹得自己浑身难受。  甚至听厉祁深一本正经的问自己“湿了没?”,她竟然羞耻的应了他的话。  轿车停泊好,两个人下了车。  到了乔正天所在病房的楼层那里,刚出电梯,厉祁深的手机振动响起。  “我去接个电话!”  “嗯!”  乔慕晚应声,看厉祁深走开,她自己一个人往自己父亲的病房走去。  病房的门被推开,乔慕晚在里面看到了正在给自己父亲削平果的母亲。  梁惠珍早上安抚好乔茉含,看乔茉含睡下了以后,就让帮佣帮自己照看她,自己则是来了医院这边,照顾患病的丈夫。  病房的门被推开,正在攀谈的乔家二老儿向门口这里看来。  看到乔慕晚,梁惠珍放下手里的苹果,笑脸相迎。  “慕晚,你来了啊?”  现在,自己这个女儿在自己眼中就是家里的大救星。  本来乔氏要倒闭,年南辰一再胁迫说要乔慕晚和他复婚,梁惠珍没有招儿,只得按照年南辰的话去做,只是没有想到的是,仅仅是一-夜之间,有了自己女儿新交的男朋友出现,事情就发生了难以想象的转圜。  乔正天醒来后也听说了自家的女儿在和厉氏的总裁交往,他自然也是打心底跟着开心,虽然说自己和年南辰离了婚,但是现在又找到了新的男朋友,还这么有权有势有名声,乔氏都跟着死灰复燃,现在自己除了那个不争气的小女儿以外,真就没有什么可担忧的了。  梁惠珍拉着乔慕晚走到病chuang,乔正天看着自己的女儿,笑,“来了啊?”  看精神状况不错的父亲,乔慕晚点头儿,嘴角泛起莞尔的笑,“爸!”  走近自己的父亲,她看了眼旁边在正常水平的心电图,一再捏紧的紧张,得到了释放的松懈。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