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186章 :你是不是在幼儿园就把初吻送出去了?(六千字)

第186章 :你是不是在幼儿园就把初吻送出去了?(六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512更新时间:2018-01-01 07:50:46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走近自己的父亲,她看了眼旁边在正常水平的心电图,一再绷紧的心弦,得到了释放的松懈。  “爸,你觉得现在身体状况怎么样?”  “挺好,爸没什么事儿!”  乔正天会心一笑,满是慈爱。  梁惠珍出去给家里的帮佣打电话问乔茉含有没有事儿。  乔慕晚则是在chuang边坐下,陪乔正天随意谈话。  继续接替自己母亲为乔父削苹果,看着自己女儿专注的神情,乔正天心里暖暖的。  当年自己阴差阳错抱回家的女孩子,现在成了自己,成了公司的救星,他不得不感叹缘分的奇妙性。  “慕晚,准备什么时候把厉家的大少爷引见给爸看看啊?”  自己女儿和厉祁深走在一起,是他始料未及的,自己在商界摸爬滚打这么多年,都没有和厉家的人有过任何接触,自己女儿这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女孩子,和厉氏现在掌舵人有来往不说,还成了他的女朋友,说到底,他欣慰自己孩子重新遇见爱情的同时,也纳闷自己孩子是如何做到这一切的。  没有拐弯抹角,乔正天直接切中话题点儿的提到厉祁深,让乔慕晚削苹果的动作一滞。  没想到自己的父亲问的这么直接了当,脸皮向来都很薄的她,就像是和刚刚恋爱的小姑娘似的,微微皱了下细眉,酡红了脸颊。  自己和厉祁深现在的事情,估计也是瞒不住了,但是她也并没有打断隐瞒两个人之间现在的关系,毕竟厉祁深都迈开了第一步向他人公开两个人的关系,虽然他没有追过自己,也没有说让她做他女朋友的话,但是他向他人以自己是他女朋友的身份介绍自己,她还有什么可计较的呢!  见自己女儿红着脸,羞赧的样子跃然清秀的小脸上,乔正天笑了笑。  “还害羞了啊?”  乔慕晚不语,只是颤着睫毛,竭力将眉目间的不自然,尽数敛住。  但是尽管如此,自己一再羞赧的神情,还是让乔父知道,她的表现就是应了自己的话。  敛住笑后,他又不自觉的长吁了一口气。  “嗳,不过,祁深管理那么大的公司,平时应该也没有什么时间!”  乔正天熟稔的唤厉祁深为“祁深”,怎么听去,都是认准了这个可能成为乔家未来女婿的男人。  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身着蓝白色条纹相间的病号服的身子,从靠枕上,向前探了探。  “对了慕晚,祁深平时挺忙的,你别催他来见我和你妈,也别太任性,多体谅他一些,有时间就多给他做些早餐什么的,他工作那么忙,饮食上不能含糊了!”  乔正天语重心长的说着话,让乔慕晚一再抿着唇。  虽然现在两个人现在在名义上是男女朋友关系,但是以后的事情还八字没一撇呢,自己的父亲就想着见他,还让自己以类似于“妻子”的名义去照顾厉祁深,怎么合计去,都让她窘迫的发紧。  “嗯,我知道了,爸!”  乔慕晚接着替乔正天削平果,然后听他说公司的大事小情。  她多数的时间都在聆听,只会偶尔会应几句。  “对了,慕晚,厉家那边的人,你都见过了吗?”  “我已经见过厉老夫人了,也见过了他的弟弟妹妹,不过还没有见过厉老先生!”  乔慕晚如实回答,顺带,将厉祎铭,自己父亲主治医师就是厉祁深亲弟弟的事情也说给了乔正天。  一听说自己的女儿除了厉老爷子没有见过以外,剩下的厉家人都见过了,他点了点头儿,从自己女儿的话语中,他能听得出来,厉家人还算待见自己的女儿,对她的印象不错。  只是想到自己的女儿有过和年南辰在一起时的婚史,心里不免还是有些担忧。  如果一早知道自己的女儿和厉祁深有来往,他根本就不可能去依附年氏。  “祁深对你怎么样?”  乔正天刚刚一再提及公司的事情,不过是为了纾解乔慕晚的不自然,现在见她渐渐放松下来,自然是把话题又绕了回来。  这种两个人之间自己知道就好的事情,不便说到明面上,乔慕晚口吻很淡的说了句“很好!”  乔正天又接连绕了几个问题,后来又问,“祁深知道你有婚史的事情吗?”  男人都是有自私欲-望的动物,不管怎样,都不可能不去在乎自己女友之前的经历,站在男性的立场上,乔正天很自然的认为厉祁深也会和自己一样,会在乎自己女儿的过去。  而且厉祁深是厉家的长子,是盐城首屈一指企业厉氏的总裁,是难得一见的商业奇才,这般优秀的男人,有这么多光鲜的头衔儿,有人歆慕他的同时,自然会有人想尽办法儿的要抓住他的小尾巴。  而他和自己的女儿在一起,和一个有过婚姻史的女人走在一起,要是公之于众,指不定要承受多少非议。  他不知道厉祁深是否能承受的住这么多的非议,又是否能不在乎数万双眼睛的打量,坚-挺的不去在意那么多事情。  说到自己有婚姻史的事情,乔慕晚一直都觉得那是自己这辈子都无法拔除掉的一颗毒瘤,不管自己如何剜心的去挖,依旧改变不了毒疮融入到她骨子里的事实。  “……他知道!”  乔慕晚回答的有些无力,厉祁深,厉祎铭和厉晓诺都知道自己有婚姻史的事情,但他们毕竟不是厉家的厉老先生和厉老太太,他们处在不同的时代,看待问题自然不会有一致的看法儿。  如果她想要和厉祁深之间有长久打算,厉家二老儿这边,她自然是要顾及。  听得出乔慕晚话语中有复杂掺入,乔正天皱了下眉心。  “慕晚,你和年南辰离婚的事情,是他帮你的吧?”  乔正天在商场上纵横这么多年,虽然谈不上老歼巨猾,但是看待事情,自然还是不含糊,有他自己的观点儿和想法儿。  年家咬的那么紧,自己的女儿都能成功离婚,他那时就应该想到有人从中推波助澜。  乔慕晚点头儿,声音平淡依旧,“是他帮了我!”  听乔慕晚把前因后果都说了个遍,乔正天自己心里竟然有了厉祁深是真的对自己女儿上了心的念头儿。  之前他还在担心厉家两位当家人对自己女儿会有什么疑议,不过看厉祁深把自己的女儿这么放在心上,他也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了。  毕竟感情是两个年轻人的事情,两个人看对了眼儿,外人的看法儿和意见,不过只是辅助罢了。  只要厉祁深那边,不肯在众人异样看待中妥协,两个人以后在一起,也不好太过艰辛。  “慕晚,祁深有说什么时候把你引见给厉老爷子么?”  说到底,乔正天还是有些急迫想要自己女儿和厉祁深的关系坐实,毕竟有厉氏作为乔氏的依附,他根本就不可能担心公司会停产倒闭的事情。  虽然现在厉祁深在帮乔氏,但是他更喜欢锦上添花,让公司业绩直接破冰,打破之前如履薄冰的状态。  今天乔正天一直在和乔慕晚说关于她和厉祁深之间的事情,而且抛出来的问题一个比一个让自己难以回答,她细秀的眉,都要打结堆在一起了。  正值她难以启齿之际,门口,礼貌的叩门声响起,跟着,磁性声线的声音,又低又沉的扬起,“乔老先生,不出意外,这周末,我会带慕晚回家!”  太过熟悉的声音,让乔慕晚不需要看来者是谁,就知道是谁。  回头看去,只见厉祁深笔挺身型,穿着白衣黑裤,以清贵儒雅姿态,手提着果篮,五官俊绝的映入乔正天的眼中。  看到厉祁深迎着从门外流溢进来的微光,周身被镀上一层光晕,乔慕晚小心脏就像是一个小兔子般活蹦乱跳。  对于这样每一处都散发成熟男性致命魅力的男人,她根本就招架不住,尤其是想到自己刚刚在来医院这里之前,在公司帮他泄了身,她至今都觉得两个搅紧的小手,掌心有些发热。  厉祁深迈着平稳的步履,面容沉静的走上前。  将果篮放在chuang头柜上,他黑曜石般烁亮的目光,温润落在乔正天身上。  “乔老先生,我是慕晚现在正式的男友,我叫厉祁深,现在才来正式拜访您,是晚辈的过失,还望您不要介意!”  一句“现在才来正式拜访您”,影射出他很早之前就认识乔慕晚的事实儿。  说话间,幽深的目光,透着微不可见的光,落在一旁红了脸颊的女人的身上。  跟着,眼底有柔柔的涟漪一闪而过。  乔慕晚迎上厉祁深的目光,然后眼尖的捕捉到他眼底的微光后,心里不自觉的被温柔的甜蜜,紧紧包裹住。  厉祁深礼貌又谦逊的出声,较之前,不擅于与长辈沟通的冷硬,现在温和了不少。  对于自己自认为会很久才能见识到庐山真面目的男人,这会儿就这样空降到自己的面前,乔正天先是怔了怔,随即,脸上堆着老者慈祥的笑。  “是祁深啊!快坐,慕晚,给祁深拿椅子。”  没有因为厉祁深是厉氏总裁而有任何的恭维,乔正天很自然的唤着他“祁深”,怎么听了去,都平易近人的很。  看了眼乔慕晚拿给自己的椅子,厉祁深视线落在乔慕晚面颊上以后,轻笑,原本罡气十足的眉目间,尽是从未有过的柔柔涟漪。  乔慕晚洗了水果回来,看着厉祁深和自己父亲在谈话的样子,她一时间以为自己眼拙了。  少了以往的漫不经心,厉祁深神情出奇认真的听自己父亲和他说的话。  站在旁边看了许久,把这一切都看在眼中的小女人,她还真就不相信眼前这个男人会这般心平气和的和长辈说话,在她记忆中,他对厉老夫人那种爱搭不理的态度,让她这个外人都看不过去了。  厉祁深至始至终都耐着心思去听自己父亲说话,只是偶尔加一句,还时不时温润的轻笑,和以往那个性情阴晴不定的男人,简直判若两人。  乔慕晚搞不清这个男人今天为什么会这是这样的表现,她不由得挑了挑细眉。  医生进来病房说给乔正天做身体检查,医护人员推着轮椅将乔正天推出病房后,少了自己父亲的存在,乔慕晚扯了扯厉祁深的小臂,目光澄澈又认真的问他。  “你在和我父亲聊什么?”  她并不认为厉祁深和自己父亲之间会有什么话题,会让他听的这么认真,还出奇的没有皱眉,而是浅笑。  “没聊什么,聊了你小时候!”  厉祁深单手抄袋,云淡风轻的说着话。  “我小时候?”  她不觉得自己小时候有什么事情值得他们可聊的,“我小时候有什么可聊的!”  “怎么没有什么可聊的?你怎么不告诉我你幼儿园的时候,就被园里的男生表白了呢?”  厉祁深目光深邃的落在乔慕晚的身上,打量她瞳孔之色的专注,溢于言表。  乔慕晚皱了下婉约的黛眉,幼儿园那会儿都是小屁孩,就算有人表白了,又能作数还是怎样?  “那有什么可聊?难道你小时候就没有女孩子喜欢吗?”  被乔慕晚挽着手臂问道,厉祁深不语,只是高深莫测的仰高下颌。  他小时候也不是没有女孩子喜欢,只是那会儿他坏的很,要是有哪个女孩子表现出来对他有喜欢的意思,都会被他狠狠的作弄一番。  在他国小一年级的时候,有一次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女孩子对他说喜欢他,然后他调皮捣蛋的说给人家女孩子看一个好玩的东西,那会儿少不经事,小孩子都单纯的很,人家女孩子也没有怎么在意,还这么喜欢他,就随了他意思,被蒙上双眼随他去看一个好玩的东西。  结果厉祁深直接给人家女孩子领去了男厕所那里,然后在温司庭他们小解的时候,把人家女孩子的眼罩摘了下去,让那个女孩子去看温司庭他们的小鸟儿。  打从那件事儿以后,那些就算是喜欢他的女孩子,都被他整怕了,就算是喜欢他,也不敢说出来。  “没有,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招蜂引蝶的吗?”  厉祁深出口的语气有几分小孩子的情绪,让乔慕晚挑了下黛眉。  “那一定是你小时候不乖,所以才没有女孩子喜欢你的!”  “谁说的?”  厉祁深反驳出声,是他不屑于和那些乳臭未干的小丫头片子扯,才不是他不乖,所以没有女孩子喜欢他。  “我猜的啊!”乔慕晚莞尔,柔柔的目光中,折射出彩霞一般绚丽的色彩。  “不过我很好奇你小时候是什么样子的呢?也像现在这样脾气这么不好吗?”  “我脾气不好?”  厉祁深侧过脸去看乔慕晚,锁紧她倩颜的目光,颇有几分咄咄逼人的架势。  “我在问你小时候什么样子,你干嘛岔开话题?”  “是你问我的,我有岔开话题么?”  在和厉祁深争辩中,乔慕晚永远是嘴笨的那一个。  她纵然有千百个理由站住脚,厉祁深也能有一千零一个让她回不了嘴的强势。  松开厉祁深的手臂,乔慕晚负气的不想去理他。  只是小手刚刚抽离开,厉祁深就以绝对强硬的手腕,把她柔柔的小手包裹进了掌心中。  “你是不是在幼儿园就把初吻送出去了?”  两道迫人的目光,又阴又沉的落在乔慕晚的脸上。  “你才幼儿园就把初吻送出去了呢?”  乔慕晚白了他一眼,不悦的出声。  “那你初吻什么时候送出去的,送谁了?”  她的第一次是他的,今天听乔父告诉他说,乔慕晚小时候从幼儿园开始,一直到大学都没有间断的被男孩子追求,知道这件事儿以后,他真恨不得做她的影子,把她身边这些不断出现的烂桃花都一朵接着一朵的掐掉。  有这么多的男生追求她,厉祁深可不会见鬼的相信这个女人连一个男朋友都没有交过,想到这里的时候,他竟然莫名的在意她在自己之前是不是把初吻给了其他人。  “那你初吻什么时候送出去的,送谁了?”  乔慕晚学着厉祁深和自己说话的样子,反口问他。  “我初吻在和你第一次zuo-ai的时候,送给你下面的嘴了!”  厉祁深咬牙出声,口吻不耐烦的发紧,明明是他盘问她的过去,却被这个小女人像是追债似的逼问自己。  厉祁深荤俗的话,带着色-情的字眼,让乔慕晚听了后,本能的皱紧眉。  听他理所应当说着这样敏-感的话,还能一本正经,乔慕晚嗔了他一眼。  不想和这个不正经男人继续这个话题,乔慕晚借口去看看自己父亲身体检查好了没有,就要往外走。  厉祁深拉住她的手臂,止住了她脚下的步子。  “你还没有告诉我,从小到大一共多少男生追过你!”  乔慕晚抬眼看了厉祁深一眼,然后眼底忽的闪过一抹狡黠。  晃了晃小脑袋,她漫不经心的说了句“记不清了,反正好多!”  一句带有挑衅意味的话,让厉祁深当即就沉下了俊颜。  黑着脸,抿紧唇瓣的男人,明显不悦。  似是察觉出厉祁深迫人的黑眸,把自己当猎物一样死死的盯紧,乔慕晚蓦地有了种自己玩笑玩大了的错觉。  “不过那时我很高冷,我没有和他们任何一个人交往,至于你说的初吻,我也不知道被哪个禽-兽,用禽-兽行径夺走了!”  峰回路转的解释,让厉祁深本来还像是暴风雨来临前的乌云密布脸色,瞬间阴转晴。  “那晚明明是你自己要的,是你自己说‘不要停’的!我不过是配合你!”  说到两个人的第一次,厉祁深至今都忘不了。  他之前也不是没碰过女人,只是让他头脑发胀的想要一直做到死的感觉,是这个女人给予他的。  尤其是湿热的地带,简直像是在吸-毒一样致命,然后最后真就情不自禁的吻了她那里。  厉祁深又把两个人的第一次搬出来,乔慕晚瞬间红了脸。  那次她被下了药,整个人迷迷糊糊的,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至于厉祁深现在有鼻子、有眼儿的复述那晚的事情,她早就已经无从考究。  将乔慕晚红着脸的样子尽数纳入眼底,厉祁深不着痕迹的一笑,似乎,有微茫,在他的眼底飞逝而过。  对这个女人,一向他都难以控制自己。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