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187章 :我们没在医院这里试过(六千字)

第187章 :我们没在医院这里试过(六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423更新时间:2018-01-01 07:50:46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将乔慕晚红着脸的样子尽数纳入眼底,厉祁深不着痕迹的一笑。  有微茫,在他的眼底飞逝而过,对这个女人,一向他都难以控制自己,大有一副哪怕精尽人亡死在她身上,也没有就此罢手的意思。  厉祁深抓住乔慕晚伸过来的小拳头包裹进掌心中,跟着将她往怀中一带,顺势,她ruan-ruan的小身子倒入他的怀中。  “我有说错?那晚,你和我要了七次!你不记得了?”  附在乔慕晚耳边,厉祁深一边吹着气,一边正经的口吻中带着戏谑的给她说话。  耳畔,男性的气息喷洒着,乔慕晚直感觉有酥麻的感觉像是电流一样蹿过自己的耳底。  “你个没正型的!”  乔慕晚状似生气的推开厉祁深,一张干净的小脸,尽是消散不开的红润。  厉祁深没有放开怀中乱动小女人的意思,一双铁臂,有力的圈住她,把他在自己的怀中困得牢牢的。  “你放开我吧,我要去看看我爸了!”  这里是医院,她再怎么样也不能在这样公开场合被这个男人理所当然的抱着。  “做检查你也进不去,看什么?”  将修长的指穿插进乔慕晚的发丝间,在她敏-感的头皮处,轻轻地揉着。  嗅着她发丝间淡雅的清香,干净的就像是雨后的空气一般,厉祁深莫名的心情舒畅。  被一下接着一下有技巧性的揉着头皮,乔慕晚不断的缩着小脑袋。  “你放开我吧,会有人进来的!”红着脸,她说,声音闷闷的。  “进来怕什么,我们两个是拥抱,是亲吻,还是zuo-ai,碍着他们什么事情?”  乔慕晚:“……”  厉祁深一本正经的将话说得云淡风轻,乔慕晚小脸红得像是烧开的水一般滚烫。  小脑袋埋低着,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将乔慕晚羞赧的样子尽数纳入眼底,伸手,他拥住她肩膀,把她埋在自己的怀中。  “连你父母都见过了,还有什么好别扭的?”  低沉的声音,就像是大提琴琴弦被拨弄一般,在自己耳边每一个字都沉稳、有力的落在自己的鼓膜上。  是啊,她还有什么好别扭的呢,这样的一个男人,千万人之中,千万年之间才得此一遇,她何其有幸有他的呵护,有他的照拂,有他这般对待!  小脑袋在他的肩胛处蹭了蹭,没有再去排斥两个人之间这样的紧拥有什么不妥,下意识的伸出手,她圈住他,将他同样抱紧。  ——————————————————————————————————————————  助理进了年南辰办公室,神色慌张,很明显,厉祁深出手针对年氏的事情,让公司的情况,变得棘手起来。  年南辰恼羞成怒的拨开桌案上面的文件夹,连带着桌案上的签字笔和水杯,都一并乒乒乓乓的落在地上。  “该死!”  他将手往桌案上一拍,刺红的眉眼间尽是猩红色的血丝。  他真是是要被厉祁深气蒙了,他只是针对乔氏,和他厉祁深有什么关系,竟然能让他舍得不惜用厉氏做保证来维护乔氏?  他之前还真是低估了乔慕晚在厉祁深心中的地位。  将手蜷缩成拳头,泛白的骨节,反射出他的不甘。  “……年总,已经接连被劫走了两份合同,我们要怎么办?”  看年南辰样子像魔鬼,助理问他的语气,也变得颤颤巍巍起来,生怕自己哪句话没说对,就被这个脾气不好的老板,臭骂了一顿。  “还能怎么办?没都没了,现在想劫回来,你觉得还有可能吗?”  咬牙切齿的声音,从年南辰的齿缝间挤出,一副恨不得生吞活剥了厉祁深和乔慕晚的眼神,掀起翻天覆地的血色。  “帮我联系壹横那边!”  年氏已经接连丢了两个合同单子,他不能再将第三个也丢掉。  刚拿起西装外套,打算出门,杜欢神色难看的走进来。  “年总,不好了,壹横那边,厉氏已经派人过去!”  又一次被厉祁深抢先一步,年南辰气得将手里的西装外套,直接甩在地上。  “该死,他厉祁深还真是打算和我杠上了啊!”  一抹阴冷,狠戾的在眼底飞速闪过。  ——————————————————————————————————————————  年永明在医院这些天,都是邵萍抽时间来陪他。  带了午餐过来,见年永明已经穿戴整齐,邵萍一脸错愕。  放下手里的保温盒,她问:“都好了么?就这么着急出院?”  “没事儿的,老毛病了,时不时就发作一下,不碍事的!”  “怎么没事儿啊?你都说了是老毛病了,更应该好好的调节,不是么?”  邵萍让年永明坐下来,“医生那边不是让你过几天再出院的么?”  “医院就是黑吃黑的地方,你在这里住一辈子,他们才开心呢!”  他多住院一天,医院就多收费一天,让他在这里多住几天,医院这边何乐而不为呢!  “话不能这么说啊,人家医生也是为了你好,这不是你上了年纪,怕你身体再出什么事情吗?”  邵萍循循善诱着,安抚好年永明,她打开保温盒,将里面的饭菜取出去。  “你先吃点儿饭,我去问问医生那边,你现在出院合适不,医生要是说合适,我就让你出院,你看行不行?”  邵萍对自己的好,年永明都看在眼中,没有吭声,他拿起筷子和米饭,往口里送着。  见年永明被自己安抚好,邵萍笑了笑,转身出了病房。  邵萍从主治医师那里再回来的时候,虚掩的病房里,有女性尖锐的声音传来。  耳膜被狠狠重击的声音,邵萍再清楚不过这是谁的声音,只是,自己在医院陪了年永明这么久,也不见赵雅兰来医院这里,今天她就这么堂而皇之来了这里,她还真就好奇,是什么事情能惊得动一向手高眼低的年夫人。  “年永明,你现在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是打算不管南辰,让南辰一再的在对手面前跌跟头儿吗?”  赵雅兰一直都过着富贵太太的生活,从嫁到年家以来都不曾管过公司的事情,但是现在听说自己儿子接连丢了好几笔生意,她再也坐不住凳子。  不同于赵雅兰的看法儿,年永明倒是觉得现在的情况,正是给了自己儿子一个很好的锻炼的机会。  吃一堑、长一智,自己在困难面前跌了跟头儿,以后,同样的错误,他就不会再犯。  “你一个女人家,商场上面的事情你又不懂,跟着乱掺合什么?”  年永明不悦的斥责一声自己乱了阵脚的妻子。  “我跟着乱掺合什么?年永明,你知不知道是谁接连劫下属于南辰的单子,是厉氏,是乔慕晚那个jian-ren在外面养得歼-夫的公司针对南辰!”  年永明:“……”  “怎么,乔慕晚和南辰都离了婚,你还打算继续纵容那个jian-ren吗?”  自己丈夫一再把乔慕晚当成宝贝的对待,让赵雅兰不满极了。  “你住口,张口闭口就贱-人贱-人的叫着,慕晚有哪里得罪你了?你说厉氏那边那位是慕晚的歼-夫,你有证据吗?没有证据,就别和我信口雌黄!”  年永明的话显然偏帮乔慕晚。  门外,听得不算仔细的邵萍并没有细致入微的将他们夫妻二人的对话全部纳入耳底,不过谈话中有提到厉氏那边,倒是让她怔了怔。  “够了,我不想再听你继续在这里大呼小叫,赵雅兰,你要是觉得年夫人的位置坐够了,我年永明可以不假思索的让你下来!”  他给了她光鲜亮丽的头衔儿,现在一再听她过分的言语和行径,忍了几十年,年永明现在当真是忍不了她了。  “呦呵,怎么,你年永明还真就没良心的打算和我赵雅兰离婚啊?”  赵雅兰双手环胸,冷声的嗤笑。  “年永明,你他妈-的想和我赵雅兰离婚,你先摸着你的良心问问你自己,你会有今天的成就是因为什么?要不是我爸当年瞧得上你这个穷小子,你以为你年永明是什么东西?”  “别让我赵雅兰和你算旧账,咱们要是算,就好好的算算,我赵雅兰还真就不信了,年氏那些个老东西能听你的话,还是能听我赵雅兰的话!”  恶狠狠的威胁声音,尖锐又刺耳的在年永明的耳边炸响,让本就心烦意乱的他,矍铄的眸底,飞逝而过一抹复杂。  赵雅兰摔门离开,在门口那里,碰到了神色怔忪的邵萍。  两个女人目光相互对视的刹那,彼此间都怔住了身型。  邵萍没有想到赵雅兰能这么快就出了病房,以至于她来不及躲开。  至于赵雅兰,怔愣了片刻后,嘴角勾着不屑的冷笑。  “呵,邵萍?还真是好久不见了呢?”  对于这个突然出现在病房门口的女人,赵雅兰眼睛尖酸的容不得任何的沙子。  目光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眼今非昔比的邵萍,嘴角处的冷笑,更加讥诮、张扬……  曾经,邵萍在她的眼中,卑-贱的连正眼瞧都不会瞧上去一眼。  看着现在摇身一变,面容变得雍容的她,赵雅兰觉得刺眼极了,尤其是这一张变得越来越和记忆中某个女人相似的脸庞后,她眯起狭长的凤眼,目光变得毒辣起来。  听得出赵雅兰弦外之音对自己的不屑,邵萍抿了抿嘴角后,也笑,很刺眼的笑。  “是啊,好久不见,你看起来倒是没有什么变化!”  “呵,不过你倒是变了很多啊,变得更jian了!”  丝毫不掩饰自己对邵萍的不屑,赵雅兰蹦出嘴巴的每一个字眼,都犀利、刻薄。  邵萍脸色一变,若不是厚重妆容的遮掩,定会在赵雅兰的眼底,暴露个真真切切。  目光像是刀子一样盯着邵萍这张让自己觉得恨不得抓烂的脸。  “这些年的整容还真是没白花钱,和那个jian人还真是越来越像了?”  邵萍:“……”  “邵萍,我还真就想知道,年永明上你的时候,你觉得他上的是你,还是那个死去的jian人呢?”  越发毫不留情的话,让邵萍的脸一点儿、一点儿的渗出来失血的苍白。  赵雅兰不是傻子,自己丈夫这些年时不时就去国外,她能猜得出他在国外养了女人。  为此,她还不惜在国外找了几个国外的大汉,在邵萍的公寓那里,给她强bao了。  那会碍于年南辰还未成年的原因,赵雅兰也就没把事情闹大,而年永明也渐渐的收敛了下来,没有再去国外。  只是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丈夫,现在又不知廉耻的和这个女人搞在了一起!  听到门口这里有动静,年永明从房里出来。  睨看到自己妻子尖酸刻薄的对待邵萍,年永明看向赵雅兰的眼神儿越发不悦。  “还胡闹什么?还嫌不够丢脸吗?这里是医院,是公众场合,赵雅兰,你给我收敛点儿!”  年永明本能的护在邵萍的面前,气势凌人的瞪着自己这个越发没了规矩的妻子。  双眼被年永明护着邵萍的一幕刺痛,赵雅兰气得脸腮上面的肉都一颤一颤。  “年永明,你也不看看你多大岁数了,还不要脸的偷-腥,你也不看看你那家伙事儿上没上锈!”  赵雅兰拨弄了下自己短发的鬓角,“我说你要把我从年夫人的头衔儿上拉下来呢,你这是打算要收她做你的年夫人啊!”  她笑着,和刀子一样明晃、刺眼。  “不过真是不好意思,年夫人的位置这么金贵,某些个被男人干-烂的jian货,想要坐在这个位置上,也不怕身子脏了这个头衔儿!”  赵雅兰毫不含糊的把邵萍曾经在公寓被几个外国大汉lun-jian的事情说出来,颇有警告的意味。  果然,这件事儿被一提出来,年永明的脸色也跟着不好起来。  那会儿赵雅兰的父亲还在,他不好和赵雅兰多计较些什么,现在她父亲不在了,还听她把曾经那些不光彩的事情说出来,年永明看她的眼神儿变得越发不友善。  “怎么的啊?想杀了我,还是想割了我的舌头啊?”  赵雅兰继续挑衅着,跟着,眼底蹦出犀利的眸光,“年永明,我告诉你,我赵雅兰一天不死,年夫人的头衔儿只能是我的,其他女人,我呸!”  恶狠狠的往邵萍的脚前吐了口吐沫,对她没有放在眼里的轻挑,溢于言表。  眼不见为净,赵雅兰没有再去看年永明和邵萍,捏紧手里的包带,往电梯那边傲慢的走去。  ————————————————————————————————————————  “嗯……”  面对厉祁深的亲吻,乔慕晚故意后退着。  小身子被厉祁深压成一道弧线的抵在窗边,她无处可退,只得往一边闪躲着小脑袋。  “还躲?”  就像是在玩猫捉老鼠的游戏,厉祁深不断的缠着乔慕晚。  干热掌心的大手在乔慕晚的翘尖儿上nie了nie,乔慕晚本能的嘤咛一声。  张开的嘴的间隙间,厉祁深见缝插针的探了进去。  恣意的缠着乔慕晚的丁香,他带着依恋的缠-绵,反复xi-shun,勾勒。  被厉祁深的吻吻得昏昏沉沉,乔慕晚一时间像是在浩瀚无边的海洋上不断漂泊的小船似的找不到方向。  抬起两个小手抱住厉祁深的脖颈,她就像是找到了一个支撑点似的,把眼前的男人缠的更紧。  “那个走没?”  厉祁深喘着微微变得凌乱的气息,在乔慕晚的耳边低语。  像是突然意识到眼前的男人要做什么,乔慕晚本能性的摇晃着头儿。  “没……还没有走!”  淬染上某种炙热火焰的黑眸,眸底幽深,像是X光线一样一瞬不瞬的凝视乔慕晚不断闪躲开的瞳眸。  “真没走?”  厉祁深扬了扬眉梢,英挺的眉宇间,沁出几分邪痞之气。  “嗯!”  生怕厉祁深不信,乔慕晚重重的点了点头儿。  只是她点头儿的动作没结束,裙底,有不同于自己身体温度的长指,沿着裙裾的边沿,往某点儿游弋。  “厉祁深,你……”  乔慕晚咬唇,发出一声细碎的吟哦。  “骗我?”  莹润的感觉,明显没有被棉絮阻隔的不适。  乔慕晚肉紧着一张清秀的小脸,因为男人的动作,她绯红的小脸,窘迫又尴尬的能滴出了来血。  贝耳倏地被衔住,厉祁深轻吐细匀的呼吸,“小妖精,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呢?嗯?”  拖长最后一个字的尾音,他遒劲儿力道的手臂将乔慕晚倏地抱起。  突然失去了重心,乔慕晚本能的伸手,将厉祁深抱得更紧。  将乔慕晚整个人都提在自己的身上,厉祁深走在门口那里,将门上了锁。  门锁被落下的瞬间,厉祁深压住乔慕晚的身体,直接抵在了门板上。  “唔……”  唇齿间,再度被漫天卷地的吞噬掉呼吸,乔慕晚整个人变得无力极了。  她讨厌这种像是溺水一般的无力感,却到头儿来,自己在不知不觉间,深深的爱上这种感觉,再享受这种感觉。  “我们两个还没在医院做过呢?试一试,嗯?”  厉祁深性-感到致命的声音在乔慕晚的耳边诱-惑着。  本就好听,又带有磁性的声音,就像是涂了蜂蜜的刀子,这一刻在qing-yu的牵引下,更是像幽谷里发出来的声音。  “别了,厉祁深,在这里……很尴尬!”  乔慕晚被他撩-拨的浑身长刺似的难受。  在那种事情上,女人来势汹汹的yu-wang不比男人差。  “有什么尴尬的?我想好好的爱你,有什么害羞的呢?你也很想要了,不是么?”  相比较乔慕晚畏手畏脚的害怕其他人进来这里,厉祁深倒是淡然很多。  乔慕晚不知,厉祁深今天知道她在幼儿园开始就被无数的男生喜欢以后,心里竟然着了魔一样的嫉妒,以至于乔正天去做身体检查的时候,他直接告诉自己的弟弟,做个全身的检查,而且时间越长越好!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