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188章 :收起你的自作聪明(八千字)

第188章 :收起你的自作聪明(八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7211更新时间:2018-01-01 07:50:46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你也很想要了,不是么?”  低沉的嗓音,迷人、深邃,就像是竹叶落在湖面上一般,牵连起层层赏心悦目的波纹。  被厉祁深的话说得小脸含羞,乔慕晚绯红的两腮,就像是涂抹上了最名贵的胭脂一般,巧颜明媚、俏丽。  吞吐幽兰的气息变得越发的微薄起来,她薄薄衣料的胸口处不断的起伏。  相比较乔慕晚畏手畏脚的害怕其他人进来这里,厉祁深倒是淡然很多。  修长的指牵引起她的发丝,在指尖儿穿cha而过,让润滑的青丝,流溢处他的指缝。  乔慕晚不知,厉祁深今天知道她从幼儿园开始就被无数的男生喜欢以后,心里竟然着了魔一样的嫉妒,甚至有种把这个女人贴上是他厉祁深的女人的标签的冲动。  以至于乔正天去做身体检查的时候,他直接告诉厉祎铭,做个全身的检查,而且时间越长越好!  厉祎铭再怎么不通情达理,也知道自己这个臭屁的大哥影射给自己的话是什么意思。  从小到大,他都不曾受挫,对女人也是一样。  发丝被掌心托住,五指间,秀发流畅的散开。  厉祁深张开手,扣住乔慕晚的头,狷狂的吻,再度落下。  被强势的亲吻吻到气若游丝的地步,乔慕晚一再换气。  当游弋的手从她体侧划过,她心尖儿蓦地一颤。  裙裾下摆被提高体位,莹润肌肤的双腿,匀称而白-皙。  “你……”  自己的幽gu被一ci,一挑,她羞得咬紧贝齿。  看着已经为自己准备好的小女人,厉祁深笑意甚浓的扬手。  “shi了?”  小脸说不出的窘迫,让身体也有了反应的小女人,委实想要了。  推倒乔慕晚的jiao躯到病chuang上,连身上的衣物都没有褪去,就牢牢的埋下自己。  情到最浓时,厉祁深挑高乔慕晚下颌,将她小脸仰面迎上自己幽黑目光的直视。  “说你是我的!”  白衬衫散开了几粒纽扣,纹理分明的机理,健而不硕的袒-露出男人蜜色的肌肤。  美丽的下颌上扬,乔慕晚媚眼如丝,一双细秀的黛眉微微拧着,因为耳蜗边有厉祁深气息的喷洒,她本就紊乱的气息,更乱了。  嵌的更入,乔慕晚不受控制的出声。  “乖,说一句你是我的!”  厉祁深在乔慕晚的耳边诱骗着。  他要听她亲口告诉自己说,她是自己的。  因为乔正天的话,在知道乔慕晚被形形色色的男生喜欢后,他偏执的要独-占她一个人。  刚刚乔正天说自己的女儿的时候,忍不住话多起来,连当初有男生在乔慕晚家的墙外扒墙看她的事情,都大哈喇的说出去了。  她本来就是他的,现在在这种情况下,还让她说,乔慕晚忸怩的抬手去打他的胸口。  “你还想怎么欺负我?”  小嘴撅起,粉-润的色泽,赛过任何人工口红,似花骨朵刚刚盛放一样惹人眼球。  抓住乔慕晚挥过来的小拳头,厉祁深掌心握住。  “听说你初中的时候给你们学校篮球队队长洗过衣服?”  能听得出来厉祁深不咸不淡的口吻中,带着几分醋味,乔慕晚不悦的白了他一眼。  “我还给你洗过内-裤呢!”  相比较她帮一个和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的同学洗衣服,这个男人强迫她给他洗底-裤的行为更过分,不是吗?  乔慕晚吴侬软语一句,让厉祁深一双锋锐的剑眉,不自觉的牵动坏坏的涟漪。  又给了她极致的爱,在要松懈下来的前一刻,厉祁深隐忍,滑动性-感的喉结,又一次逼迫她,“说你是我的!”  处在崩溃的边沿,眼见着就要到了巅峰,厉祁深却不再“呵护”她,乔慕晚贝齿咬紧唇瓣,难以忍受。  承受不住通体都泛起粉-红色的躁dong感,乔慕晚哽咽着声音,像是要哭出来一样的嘤咛。  “我……从始至终都是你的!”  细碎的声音,小野猫一样溢出细细的贝齿。  闻言,厉祁深昂藏幽深的眸底,荡起一抹深邃,跟着,两个人同时到了极点儿……  ————————————————————————————————————————  简单的处理了一下,从洗手间出来,乔慕晚的双腿都像是失去了知觉一般发飘。  拢了拢凌乱的发丝,她刚走出洗手间,接到了梁惠珍的电话。  听到电话里,自己的母亲说让自己在医院这里陪着自己的父亲,她一时半会儿还去不了医院这边,乔慕晚本能的蹙眉。  “……妈,茉含……又出事儿了么?”  除了乔茉含,她不觉得还会有谁会让她说话的声音,变得颤颤巍巍起来。  没有吭声,梁惠珍在电话另一端莫名的红了眼眶。  本来她是打电话给家里,问问乔茉含醒没醒,谁曾想,家里的帮佣声音哆哆嗦嗦的说,“二小姐已经醒来了,只是情况不是很好!”  撂下电话,梁惠珍二话没说就回到家里那边,谁料想,自己的女儿手里拿着一把水果刀,不断的割伤自己的肌肤。  一边割着她的肌肤,一边笑的出声,“南辰说了,要我把他的名字刻进我的骨子里,这样他就会一辈子都只喜欢我一个人了!”  见不得自己的女儿因为年南辰闹得这样非人非鬼,梁惠珍上前抢下乔茉含的水果刀,争抢中,她自己的手也被划伤了好几道伤口。  隐隐约约间听到电话的另一端有细微的啜泣声,乔慕晚一颗心都悬了起来。  “我马上回去!”  ——————————————————————————————————————————  乔茉含发生这样的事情,说到底也是一件丑事儿,乔家人不想把事情摆在明面上,就找了家庭医生,在家里给乔茉含私下治疗。  拜托厉祎铭帮忙照顾自己的父亲,乔慕晚让厉祁深送她回家这边。  将乔慕晚送回家,厉祁深公司那边临时有事儿,要他去处理,没有进乔宅,他就驱车离开。  乔慕晚进了屋,看到家里的帮佣正在清理地上一大滩的鲜血,乔慕晚莫名的有些反胃。  隐忍着心弦绷得紧紧的感觉,她就像是踩在刀刃上一样,步子有些沉重的往楼上走去。  不等她走进乔茉含的房间,梁惠珍正巧从里面出来。  “妈,茉含怎么样儿了?”  红着眼,泫然啜泣的抬头看到乔慕晚以后,她硬生生的吸了下鼻子。  “刚打了麻药,这会儿已经睡下了!”  蹙紧眉心,乔慕晚忧心忡忡的开口,道:“我进去看看她!”  进了房间,看到乔茉含缠着厚重纱布的手臂处,有血丝往外渗出,染红了白色的纱布,她心里有说不上来的难受。  虽然说自己的妹妹跋扈了些,也目中无人了些,但是再怎么说,这样好好的一个人,现在作践的这样病态,任谁看了都会痛心。  心里越发难受的感觉没有让乔慕晚在里面多待,为乔茉含掖了掖薄毯的一角,转身出去了。  到了楼下的客厅,梁惠珍还红着眼眶的不断抹眼泪。  见乔慕晚走在自己面前,她刻意伪装了一下。  没有拆穿自己母亲的故意伪装,她面色不是很好的坐下。  “妈,让茉含出国吧!”  依照她现在这样的情况,不出国,继续留在这里,早晚都会闹出人命。  “哎!”梁惠珍唉声叹气着,她怎么没有想过让自己的女儿出国啊,只是她现在的情况根本就不适合出国。  “慕晚呐,不瞒你说,妈也想让她出国,只是茉含的情况你也看到了,让她在现在这样疯疯癫癫的情况下出国,我不放心呐!”  梁惠珍打心底里说真话,如果自己和自己的丈夫不在她身边,让她只身一个人生活在国外,她万一泛起病,自己照看不到,那是要后悔一辈子的啊。  “你说说这可咋整啊,这好好的一个孩子,现在祸害成这样,我这心啊,就像是走在刀刃儿上似的啊!”  打从上次乔茉含肚子里的孩子被爆出来不是年南辰的孩子,年家人对一度变得病态的乔茉含就开始不闻不问,连同原本认乔茉含做干女儿的赵雅兰,也开始无视乔茉含的存在,这让乔茉含一度对她和年南辰的爱情失去信心。  后来孩子也没了,更是觉得她和年南辰彻底结束,精神濒临崩溃的她,受不了这些事情的接二连三打击,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时不时存在自己的世界里,固步自封的想着自己和年南辰曾经的点点滴滴。  ——————————————————————————————————————————  厉祁深回到公司,看到登门造访的年南辰,俊脸一派从容,并没有因为他是乔慕晚的前夫,而有任何情绪的波动。  进门看到厉祁深一双眼,蕴含自己读不懂深意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年南辰竭力敛住自己一再张狂的情绪,尽可能用一种温和的目光去看厉祁深。  对于年南辰的到来,厉祁深不以为意,似乎早就料到了他会来一样。  走到厉祁深的办公桌前,年南辰也没和他客套,直接四两拔千斤的问到:“厉总打算什么时候罢手对年氏的针对?”  厉祁深的名声,年南辰之前也有所耳闻,知道他不是一个喜欢绕弯子的人,他也就直接切中重点。  他们的时间谁都宝贵,无事不登三宝殿,自己要是谄媚的说些客套话,反倒是显得他在厉祁深的面前,矮了一截。  闻言,厉祁深挑眉,随即露出在商场上那一套招牌的笑。  “我针对年氏?”  将露出一小节小臂的双手,搭成塔状的用手肘撑住桌案,眉目间,怎么看去,都风情万种的厉害。  “不然本属于年氏的那几笔生意,怎么平白无故就成了你厉祁深名下的case?”  厉祁深漫不经心的样子,让年南辰嘴角菲薄的勾着。  他知道这个男人不好对付,硬碰硬那一套指定行不通,他必须靠智取。  “厉总,厉氏专注于房地产开发与建设,虽然有一些小领域的涉及,但你就这样明面儿上抢本属于年氏的生意,说不过去吧?”  年南辰在笑,嘴角的笑纹,假的很,一看就是狐狸惯用的虚伪的笑。  对于年南辰的指控,厉祁深不甚在意。  弯了弯嘴角,他深邃如海的目光,视线聚焦到年南辰的脸上。  “你都说了厉氏有一些小领域的涉及,那你应该知道,我家老二在医院那边工作,平时闲暇时间会接一些医疗设备制造的case!”  云淡风轻的口吻,出口的话,不咸不淡。  “既然如此,我不懂你所谓的抢本属于年氏的生意是什么概念?”  佯装一副不解的神情,从容的脸上,是不显山、不露水的寡淡。  看厉祁深一副让自己恨得牙痒痒的样子,他搁置在体侧的手,暗自握紧。  “你今天来这里是想告诉我厉祁深,在盐城,医疗设备制造方面的声音,被你们年氏垄断了么?”  语调再平淡不过,听去,却莫名有股子难以忽视的压迫,好像是在问他,你这算是要和厉氏对着干?  不难听出厉祁深话语中带给自己的无形压迫力,年南辰抿紧唇,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厉祁深,你少给我装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因为乔慕晚才这样针对我!”  终究沉不住脾气,年南辰站在厉祁深对面,将手猛地撑在桌案上。  “我已经和她离婚了,你还想怎样?”  闻声,厉祁深依旧是风情万种的笑,带着几分显而易见的讥诮。  “不用和我特意强调,我知道你们已经离婚了!至于你说的我还想怎样,这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吧!”  他的女人,凭什么要受到他的胁迫,一再被怂恿的去民政局复婚?  拿他厉祁深当软柿子捏,还是说觉得乔慕晚畏手畏脚惯了,要继续承受他的凌侮?  年南辰因为厉祁深的话,眸子半眯着。  厉祁深站起身,比年南辰高出一些的缘故,在气势上,明显压过他。  “与其有时间和我在这里算账,倒不如把你那些破事儿都处理好!”  厉祁深懒得去管他有多少烂桃花的债,但是乔茉含是乔慕晚的妹妹,看乔慕晚跟着干着急,他不悦。  他不想他的女人过得忧心忡忡,经常一副大敌当前的失神儿样子,所以他觉得自己有必要提醒他一句。  “你什么意思?”  一直不屑去理乔茉含,他并不知道乔茉含做出来不断伤害她自己的事情。  厉祁深没有回答年南辰质问的意思,一双淬染上墨一样凌厉的目光,鹰隼般带着锋芒的去看他。  无声的对视一双让自己莫名有压力的眸,年南辰竟然有些想要闪躲厉祁深机器般冷冰冰目光的打量。  又目不转睛盯了年南辰几秒,厉祁深忽的扯开嘴角。  “趁着你的良知还没有被泯灭,收起你的自作聪明!”  带有警告意味的话溢出,厉祁深收回目光,倨傲到不屑再去看他一眼。  拿起桌案上的车钥匙,他握在掌心间。  乔茉含出了事儿,他怕乔母和乔慕晚两个女人处理不好,可能会感情用事,就没打算和年南辰继续扯。  眼见着厉祁深步履平稳,步伐有力的在自己面前离开,年南辰脸部机理开始狰狞。  “厉祁深,你对乔慕晚真的上心了么?”  厉祁深修长的手指搭在门把手儿上的瞬间,年南辰问出口。  本以为他对乔慕晚只是抱着玩一玩的心理,谁曾经,他现在不仅仅帮了乔氏,竟然还反过来攻击年氏,这样再明显不过的意图,傻子都能看出来,何况他年南辰!  蜷缩的手指,在体侧无力的握紧,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乔慕晚上了心,但是一想到她在厉祁深身下娇-喘shen-yin,整个人就抓心挠肝一样的难受。  从不觉得那个女人会入了自己的眼,但是她确确实实在不知不觉间,在自己的心底里,占据了一定的地位,而这个地位,竟然出奇的让其他女人撼动不了。  侧了侧完美的侧脸,在淡淡薄晕的光线中,厉祁深薄凉的嘴角,微动。  “你自己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不是么?”  厉祁深语调再寡淡不过,惊不起任何波澜的起伏,听在年南辰的耳朵里,却有了一种他心脏被狠狠重击的感觉。  是啊,在厉祁深出手帮乔氏那会儿起,他心里就已经有了答案,一个肯拿自己公司做担保去维护一个和自己没有任何利益挂钩的公司,这样再明显不过的袒护,连傻子都看得一清二楚,何况是他年南辰。  只是,他自负的性格,让他明知自己问他这个问题的时候,得到的答案可能会让自己自取其辱,但是他依旧还是不死心的问出了口。  本就无力捏紧的手指,骨节泛白的颤了颤。  低着,他嘴角抿成“一”字型。  乔慕晚曾经是他的妻子,只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发生了本质的变化,他无从考证,至于厉祁深在他和乔慕晚之间又扮演了怎样的角色,他更是说不清楚。  没有将年南辰眼底飞逝而过的一抹复杂纳入眼底,厉祁深用眼梢余光瞥了下身体僵硬的他。  “记住我对你说的话,收起你的自作聪明,与其在一个心压根不在你身上的女人多费力气,倒不如去考虑一下你的那些旧爱!”  一句“与其在一个心压根不在你身上的女人多费力气”的话,直接影射出乔慕晚连人带心都是他厉祁深的,你年南辰从我厉祁深这里抢不走任何属于我的东西。  无异于宣战的话,让年南辰胸腔盘踞火焰。  没有将后面的话纳入耳底,他整个人脑袋中回荡的都是那一句“在一个心压根不在你身上的女人多费力气”的话。  ——————————————————————————————————————  厉祁深开车回到乔家那里,他没有进去,先给乔慕晚打了个电话。  想到厉祁深去了家里,自己的母亲还得忙前忙后的招待他,乔慕晚捏着手机,出了乔家。  在门外,她看到了开着阿斯顿马丁的男人,好整以暇的坐在车座里。  “怎么回来了?”  那会儿陆临川给他打了电话,情况看起来很急,却不想这会儿,他又回来了这里。  当一个人最手足无措的时候出现在你的面前,用一双有力的手臂支撑你,给你安慰,给你鼓励,自己就会感到莫名的心安。  此刻的乔慕晚就是如此。  她可能不需要厉祁深为自己做什么,只需要他陪在自己的身边,那些缠人的麻烦事儿,她都会觉得不再麻烦。  “忙完了,就回来了!”  厉祁深回答的口吻很淡,听不出任何的起伏。  没有将年南辰找自己的事情告诉乔慕晚,他拉过她的手,包裹在掌心中。  盯着眼前小女人一双微微红肿的眼,轻声问道:“哭了?”  刚刚自己母亲说着乔茉含的事情,哭得泪眼婆娑,她见不得自己的母亲一把年纪还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就止不住的掉了眼泪。  “嗯!”  没打算对厉祁深有任何的隐瞒,乔慕晚闷闷的做声,跟着将自己的小脑袋,往他的肩膀处蹭了蹭。  ————————————————————————————————————————  乔茉含棘手的情况,再加上乔正天也住院,厉祁深建议让乔茉含去疗养院那边待些时日。  他虽然给了年南辰提醒,不过依照那个男人自负的个性,厉祁深不觉得他会来乔家解决和乔茉含的事情。  “我想让年南辰来这里一趟!”  乔慕晚小脑袋缩在厉祁深的肩膀处,出声的口吻,有征求他意见的意思。  说到底,厉祁深和乔慕晚持同样的意见,也是要年南辰来找乔茉含一趟。  “你觉得他会来?”  “我不知道他会不会来!”  对视厉祁深的目光,乔慕晚轻摇小脑袋。  看眼前小女人一副索然不知道要如何做才好的表情,厉祁深抬手,揉了揉她松-软的发丝。  “让你母亲联系年永明,年南辰肯不肯找你妹妹的根因不在他那里,在年永明那里!”  不解厉祁深为什么这么说,但乔慕晚知道,他会这么说,就一定有他的道理。  —————————————————————————————————————————  年永明又在医院那边住院几天,邵萍依旧陪在他身边。  有了上次赵雅兰的大闹,她现在竟然不再偷偷摸摸的来这里找年永明,反而一副他夫人的姿态进出于医院这里。  接到梁惠珍打来的电话时,邵萍正给年永明揉腿。  在医院有些时日,年永明不怎么和外面接触,梁惠珍打电话给他,他倒是讶异了几分。  支开邵萍,年永明与梁惠珍攀谈着。  自己儿子针对乔氏的事情,他听赵雅兰那边说,也有所耳闻,以至于梁惠珍给他打电话时,他险些误以为是乔慕晚要和自己的儿子复婚。  但是听了梁惠珍的话以后,他失落的沉下脸。  乔茉含的事情,说到底,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本来,他以为乔茉含还年轻,小孩子心性,孩子没了,自己的儿子不要她了,也不会发生什么事儿,谁曾想,乔茉含这又是割腕,又是自残,精神状况还出了问题。  年永明知道后,心里也不好受。  说了会让年南辰去看乔茉含以后,挂了电话。  回到病房,见年永明脸色不是很好,邵萍想问是谁的电话,话到嘴边,又憋了回去。  在年永明身边说不长,但也不算短,对年永明的脾气了解的很。  她深知,他不说,自己就不好乱问,所以这是她一直都能在他身边的主要原因。  “我切的梨,很甜,你尝一尝!”  没有什么心思吃梨,年永明目光矍铄的沉了沉后,开口——  “萍萍,我要出院,你去帮我办理下手续!”  ——————————————————————————————————————  年南辰从厉祁深公司吃了瘪回来以后,整个人都气不顺的厉害。  杜欢进了屋,把年永明打电话给他的时候告诉了他。  没有从厉祁深膈应自己的事情中反应过来,年南辰没有打电话给年永明,而是在自己办公室最下面的一个抽屉里,拿出来了一沓子照片。  那是他威胁乔慕晚对自己乖乖就范的最后一张王牌,不过他暂时不想用,不到万不得已,他还不至于和厉祁深明面上撕破脸。  盯着照片上大尺度交-合的场面,他眼中迸射出蚀骨的寒意。  他年南辰这辈子没有做过什么挫败的事情,在女人面前,更是不想让自己输得一塌糊涂。  捏紧了手里的照片,他高深莫测的目光,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些什么。  ——————————————————————————————————————  年南辰没有回电话给年永明不说,他还听说公司接连丢失了好几个生意单子,从医院那边出院,他就直奔公司这里。  听说了公司那几个本应该是年氏的case被厉氏给劫走了,他虽然也不甘心,但也不好做出什么过激的反应。  毕竟在商场这样如战场的竞争中,一张脸都是带着面具进行交易往来。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