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190章 :你的小嘴饿了(六千字)

第190章 :你的小嘴饿了(六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484更新时间:2018-01-01 07:50:47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淡漠的瞳仁,不是他见过她看厉祁深时的琉璃色,对自己,没有眉波流转的目光,死水一般的沉寂。  嘴角边不由得自嘲的勾起一抹苦笑,“可是我对你有感情,对你有感觉!”  他已然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将所有精力的重心都落在乔慕晚的身上了,也不知道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因为她,自己现在变得这样患得患失。  对于年南辰的话,乔慕晚先是一瞬间的怔愣,随即,莞尔。  素净的倩颜上,白-皙的肌肤映衬出她一抹浅笑,牵连着两个小眉毛,都如同天鹅湖上面的泛起的细细波纹一般荡起涟漪。  “所以你现在想告诉我什么?爱上我了?还是什么?”  对于年南辰,她谈不上有感情,但终究曾经有一纸婚书横在他们之间,对他,她少不了会有情绪的流露。  曾经,她也认命的觉得自己应该迁就他,顺着他的意,做一个年家名义上面的年少奶奶,不去干涉他的事情,不去做任何给乔家带去不良影响的事情。  可是事实证明,她的迁就并不奏效。  她曾告诉过年南辰,你和我之间没有感情,所以也不应该有伤害。  但是他伤害了自己,让自己的生活变得一塌糊涂。  她不想她自己继续过得这么累,所以和他离婚是自己最好的选择。  对于乔慕晚的质问,年南辰的眼底腾起了血丝。  被戳穿心事儿,他本就沉重的心情,心口就像是被扯裂开了一道口子。  “你和厉祁深到底怎么回事儿?”  事到如今,他依旧自负的认为他们两个人之间只是所谓的xing伴侣的关系。  虽然自己这个自负的想法儿站不住脚,但是他就是这样的认为,认为她的心里,从来没有装过其他的男人。  迎上年南辰的眸,乔慕晚抿了抿嘴角。  “我和其他人是怎么回事儿,没有必要向你这个外人报告!”  他从来都是拿有色眼镜看自己和厉祁深,就算是时到今日,乔慕晚依旧觉得他对自己的质问,完全是站在理所应当的立场上。  “我请你看清楚你现在所处的立场,你现在只是我的前夫,不是我的丈夫!”  提及到两个人之间现在的关系,年南辰已经被割伤的心脏处,又一次被狠狠的凌迟一刀。  “前夫也是夫,好歹他厉祁深还没挂着‘夫’,我年南辰再不济也是你曾经最亲密的男人!”  对于年南辰的说法儿,乔慕晚觉得荒谬极了。  “你自己都说了那是曾经,所以你现在在我的面前还继续抓着曾经,有什么意思么?”  平复了下情绪,乔慕晚再抬起头看年南辰时,眸间云淡风轻。  “茉含的事情也已经处理好了,乔家,以后和年家不再存在任何所谓的交集,请你好自为之!”  话毕,乔慕晚直接转身,去关门。  “我后悔了!”  手腕被抓住,年南辰出口的声音,快而急。  就像是抓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他略带薄茧的指腹,在乔慕晚的手腕上,摩擦了几下。  “我很后悔当初甩你耳光!”  如果自己没有甩她耳光,自己也就不会被厉祁深抓到自己对乔慕晚实施所谓的家暴的把柄儿,这样,他们两个人也不至于离婚,更不至于闹到现在这个地步。  听到年南辰口吻艰涩的话,乔慕晚清淡表情的小脸上,绽放一抹冷笑。  “但是我很庆幸你甩了我这个耳光,是你打醒了我,让我知道我要和你离婚,也让我找了一个很好摆脱你的理由!”  最后一个字的尾音低落,乔慕晚甩手,直接将自己从年南辰的掌心中挣脱出来。  跟着,她顾不上去关门,头也不回的往主屋那里走去。  ——————————————————————————————————————  乔慕晚接到年永明打来了的电话时,她正在家里铺chuang单。  来到茶馆时,年永明已经拄着拐杖,正襟危坐的坐在藤椅中。  打从上次在医院那里见到乔慕晚以后,他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她了。  对于乔慕晚,年永明总是有一种很特殊的情感在里面,虽然不像赵雅兰说得那么不堪,但确确实实有原由藏匿在其中。  年氏针对乔氏,又反过来被厉氏狠狠的重击一番。  这样的事情,虽然没有在外声张,但几个当事人这边,都再清楚不过是怎么一回事儿。  年永明虽然搞不懂他们年轻人之间的恩恩怨怨,但是追求根因是乔慕晚,他就不可能坐视不理。  “慕晚,这段时间过得怎么样?”  开口的第一句话,依旧是往常如同家人一样对乔慕晚的关照和关心,语气听上去,和之前无异。  “我还好!”乔慕晚回道。  “年老先生,您身体怎么样了?”  出于晚辈对长辈的关心,她细眉微蹙,口吻很中肯的问道。  “还是老样子,上了年纪,人老了,不中用了,免不了会有小病小灾的!”  年永明说着,然后端起茶杯,饮了口。  “那您多注意休息!”  “我也想好好休息啊,但是现在的情况根本不允许我好好休息!”  能听得出年永明的话语里带有弦外之音,乔慕晚捏了捏自己的挎包。  对于这个能主动找上自己的长辈,乔慕晚虽然不清楚他具体要做什么,但是依照前几次的经验,她能猜测到还是和年南辰复婚一事儿有关。  除了这件事儿,乔慕晚不觉得他找自己还会有其他任何事儿。  “慕晚,南辰已经受到了教训,你就不能给他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吗?”  矍铄的目光落在乔慕晚一张竭力隐忍局促不安的小脸上,苍老却锋芒依旧的眸,紧锁住她面部表情的每一个变化。  “年老先生,如果今天您是想我和他复婚,那么对不起,我可能会让您失望了!”  乔慕晚没有迂回,也没有拐弯抹角,很直接,很干脆,很利落的回答年永明。  她本不是什么心狠的人,但是年南辰和自己复婚的事情,不可能存在商量的余地。  不管和厉祁深有没有关系,她认定了要和年南辰,和年家断绝关系,就一定会把关系断的干干净净。  记忆中,乔慕晚不是这般决绝的人,但她今天对自己说出口的话,确确实实让年永明找不到一句继续循循善诱她的话。  本以为,自己的儿子吃了瘪,在厉祁深那里也失了面子,她会用同情的心理考虑和年南辰复婚,不过看来,他下错了赌注。  “慕晚,南辰也不是什么坏心眼的孩子,只是还不成熟罢了,你不去在意就好!”  闻言,乔慕晚心里嗤笑,三十一岁的年纪还不成熟,她不知道年南辰要多少岁,才算成熟。  “年老先生,我妹妹的事情,我想您也知道,我不想重蹈覆辙,像我妹妹一样,活得这么痛苦!没有爱情的婚姻,对于我来说是煎熬,我已经和您儿子离了婚,没有了一纸荒唐婚书的束缚,现在的我过的很开心!”  虽然中间发生了自己父亲患病住院,自己妹妹一再自残的事情,但是自己断了和年南辰之间的关系,就像是长时间被扼住喉咙,重新获取了呼吸的权利一样,哪怕中间夹杂了很多外因,但这并不影响她获得快乐的权利。  蹙着眉,年永明不知道乔慕晚是从什么时候变得这般坚定的像是一块顽石。  上次在医院那里,他没有做足准备劝服她,现在自己自认为找到了让她和自己儿子复婚的理由,却不想被她反口驳辩的话,字字珠玑的分解个粉碎。  见年永明脸色不是很好,乔慕晚自知可能是自己出口的话有些伤人。  平复了下情绪,她尽力让自己用平静的口吻说话。  “年老先生,我不想惹您生气,也不想您对我有其他的看法儿,但是这件事儿,我不觉得你有继续劝服我的必要了,我有自己坚定的立场,请您考虑一下我的感受!”  “你坚定你的立场是因为厉家的大少爷?”  之前又不是没闹过离婚的事情,那会儿乔茉含割腕,最后都没有能离婚,现在打从厉祁深帮她离了婚以后,乔慕晚变得油盐不进的样子,让年永明不再自欺欺人的认为她和厉祁深之间的关系,是自己最开始所想的那么简单。  被质问到这么敏-感的话题,乔慕晚不自觉的蹙了蹙眉心。  她现在立场这么坚定是因为自己想要摆脱年南辰,还是因为厉祁深,她已经有些分不清楚了。  但想到厉祁深,乔慕晚的心里,不自觉的有阵阵甜蜜的暖流流淌而过。  “年老先生,我希望可以得到您以长辈的姿态,对我送上最真诚的祝福!”  不需要向年永明解释她和厉祁深之间的关系,一句希望得到他对自己的祝福,再好不过的诠释了她现在所处的立场。  ————————————————————————————————————————————  年南辰在乔慕晚那里吃了瘪后,颓废的就像是一个流浪汉一样,在酒吧那里喝得酩酊大醉,然后不顾及李南几个发小的规劝,渴望纾解心口处盘踞的火焰,直接酒醉驾车的将轿车开上马路。  视线因为醉酒的原因变得迷迷瞪瞪,年南辰面颊潮红,通体都发热的开着车。  路边,路灯洋洋洒洒的落下忽明忽暗的光线,光亮不清明的落在年南辰大半张脸都陷入到暗中的暗影。  乔慕晚!  一个如同刀子般残忍的名字落在他的心尖儿处,直接扎出来汩汩鲜血。  “该死!”  从唇间,咬牙切齿的溢出这两个人,他的手,猛地在方向盘上狠狠的一砸。  他几时因为一个女人把自己搞的这么狼狈,年南辰瞧不起他自己这样因为一个女人变得患得患失的沮丧样儿。  凭着身体本能的反应,年南辰猛地攀高车子的时速,将拖着猩红尾翼光圈的车子,以抽高的速度,往车水马龙的街道上,开去。  “嘀嘀嘀……”  年南辰在街道上一再变道,身后不断的有车鸣笛,但自顾自想着自己事情的年南辰,根本就听不到身后的车笛声。  跟着年南辰车子的后面,邵昕然一双漂亮的桃花眼,睫毛忽闪忽闪。  不敢有任何的疏忽,生怕自己一不留神儿,就和前面的车子撞到了一起。  黛眉蹙在一起,邵昕然想要超车,年南辰的车子却不合时宜的横在她的车前,一度阻碍她开车。  她在车后面按着车笛,也不见前面的车有什么反应,她猛地加了脚油门,试图超过年南辰的车。  油门刚加上的冲上去,年南辰的车又一次横空出世一般横在她的车前。  眼见情势不好,邵昕然赶忙别开车。  “吱——”  车胎和地面摩擦产生的刺耳的声音,尖锐的划破繁华渐渐消弭的城市。  邵昕然的车子撞到了路边的护栏上,而年南辰的车子,也随着车子的巨大碰撞力,被直接甩到了马路边的台阶上。  两辆豪车骤停,惊魂未定,邵昕然赶忙从车里下来。  她下车去看自己的车子坏到什么样子。  夜晚光线不清明的原因,她只看到车头被撞了一个大坑,车灯撞的细碎,至于那些微不可见的擦痕,她没太注意。  看着自己新买的爱车刚上道就出了车祸,她踩着恨天高的高跟鞋,穿着雪纺长裙走去年南辰车子那里。  曲着手指,邵昕然不悦的敲着车窗。  喝的迷迷糊糊的年南辰,发觉车子突然停了下来,耳边似乎还有碰撞的声音,他的理智渐渐收回来了些。  但并没有完全清醒,他听到有人敲车窗,本能的抬手去拉车门。  车门被人从里面突然拉开,邵昕然本能的后退身体。  等到年南辰的身体,从车门支开的缝隙中,晃晃悠悠的站在邵昕然的面前时,她一时间呼吸都凝滞住了。  晕黄的光线,细细碎碎的落在年南辰的脸上,因为脸部轮廓被越发清晰的呈现出来,邵昕然僵硬的将手放置在她的唇上。  她不相信,自己今晚开车肇事的对象是年南辰,一点儿也不相信这个出现在自己眼前的男人,是自己再认识不过的故人。  晃晃悠悠着自己的身体,年南辰眼仁重影的看着邵昕然。  有种让自己记忆中莫名熟悉的感觉,他伸出手去指邵昕然。  “你是……”  邵昕然:“……”  “我好像认识你!”  处在神志不清的状态下,年南辰已然分不清这个人到底是谁,凭着感觉在脑海中不断筛选着和这张脸能对的上号的人。  神情怔忪的看着现在已经不认识自己的年南辰,邵昕然皱紧着眉。  眼仁中印着眼前男人这张脸,过往的诸多记忆,排山倒海一般的向她袭来,一并涌上了她的脑海。  思绪飘忽间,她的手腕,被年南辰不知轻重的一扯,跟着他按住她的后脑,用眼眶突然涌上猩红的目光看向邵昕然。  “该死的,你终于舍得不再躲我了是吗?”  听不懂年南辰在说些什么,更不懂他恨不得吃了自己似的如狼似虎的目光,为什么充满了莫名的恨意,邵昕然本能的挣扎。  “动?你再动?乔慕晚,他厉祁深有什么好的,竟然让你连我对你低声下气都视而不见?”  年南辰咆哮着,不经意提及到了厉祁深的名字,让邵昕然本就因为见到年南辰而错愕的神情,变得更加难以置信。  瞪着乌黑的大眼,她看年南辰,“你刚刚说……嗯……”  不等邵昕然说完话,年南辰把她直接当成乔慕晚,然后用两瓣唇,带着惩罚性的啃-咬,狠狠的凌迟她的唇瓣。  “该死的女人,你是我的,是我年南辰的,不是厉祁深的!”  年南辰狷狂的话落下,撕咬邵昕然唇瓣的力道,变得野兽般没有人性可言。  被年南辰一再咬着,邵昕然疼得阵阵吃痛,她想要闪躲,年南辰咬的更紧。  手也变得不规矩起来,年南辰将她猛地压在车门上,游弋着手顺着邵昕然的裙裾探去,作势一把就撕碎了她的底-裤。  没有了单薄布料的阻隔,邵昕然猛地倒吸一口气,突然被喂ru一指,她僵硬的绷紧腿部肌肉。  “年南辰,你干什么?”  邵昕然急得流下泪水,因为年南辰豹子般野蛮的行径,她出口的声音,都变得发颤起来。  “乔慕晚,反正你也不是什么干净的东西了,试一试我,比较一下我和厉祁深谁更能满足你也好!”  跟着一ci一挑,两指并驾齐驱。  承受不住这样的感觉,you-gu痛得邵昕然动手,猛地甩了年南辰一个耳光。  ——————————————————————————————————————————  “今天去我那边?嗯?我让张婶烧菜给你吃!”  厉祁深握住乔慕晚的小手,以恋人间在平常不过的口吻问着她。  明明是很正经的口吻,乔慕晚却不自觉的红了脸。  去他那边,她就算是装作死人,也能猜得到他想怎样。  自己这段时间都在忙家里的事情,厉祁深平时工作也很忙,两个人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在一起了。  现在情况好了很多,一再禁-欲的男人,根本就承受不住这样不能纾解生-理yu-望发-泄的痛苦。  颤了颤纤长绵密的睫毛,乔慕晚不敢直视厉祁深已经变了眸色的黑眸,堪堪的别开了眼,“我今天要回家一趟!”  “不耽误你晚上去我那边!”  这次,厉祁深出口的话,明显有了露-骨的含义,让她晚上过去,耳朵不失聪的,都能听出来是什么意思。  “不正经!”  乔慕晚脸蛋滚烫的抽出来小手,嗔了眼厉祁深。  “你属狼的吧?”  小拳头没有力气的落在厉祁深的身上,让眉梢带着坏坏涟漪的男人,轻笑一声。  抓住乔慕晚的小手重新包裹在掌心里,厉祁深抱住她的身体,将她压在一旁的沙发上。  身体突然悬空,又落在沙发中,乔慕晚一时间惊心的没有反应过来。  抱住厉祁深的脖颈,等到她反应过来,红唇微启的埋怨他。  “你干嘛?想吓死我吗?”  “不干嘛,像你说的,我是狼,现在我只想满足你下面那张饥渴的小嘴!”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