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195章 :给你道歉(六千字)

第195章 :给你道歉(六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538更新时间:2018-01-01 07:50:47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从刚刚的肇事现场回来,你就莫名地不对劲儿,你……是不是和那对男女认识?”  乔慕晚仰着媚眼如丝的小脸,秀气的睫毛间,隐隐约约有淡淡的汗丝布满一层。  如果她不怀疑还好,自己一旦埋下怀疑的种子,整个人就会随着这种不断抽-高的怀疑,疯狂的思忖这里面的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她从来不是一个多疑的女人,但是厉祁深从那边回来的举动太不对劲儿,不对劲儿到让她胡思乱想。  之前有藤雪,有卢梦妍的存在,就足够让她心乱如麻,虽然那时她还不确定自己和厉祁深之间的关系,但是自己现在确定了以后,她确确实实很排斥他因为某些人,某些事儿,变得情绪化的举动。  而且她也看到了那对纠-缠不清的男女,似乎隐隐约约间,自己对里面的那个男性,有说不上来的熟悉感。  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过敏-感的原因还是怎样,她本能性的认为厉祁深对那对男女,不仅仅可能是认识的关系。  厉祁深顿住动作,一双沁着锋芒的鹰眸,折射出危险的精芒。  “还想叫停我?就不怕以后对你的性福生活有影响?”  又低又沉的声音,就像是大提琴的琴弦被波动一般,带着好听的磁性。  他今天已经是第三次被这个小女人叫停,自己再继续这样下去,今晚还得继续做苦行僧。  温热的男性气息,伴着阵阵清冽的烟草香气,就像是层层绕不开的绳线一样缠绕在乔慕晚的脖颈周边,酥酥-麻麻的牵连起一连串让她肌肤发凉的粉色小颗粒。  “……我在和你正经说话呢!”  乔慕晚两个泛酸的小手,羸弱的去推厉祁深的胸口。  本就因为这个男人变得不对劲儿的行为,她心里盘踞着莫名的委屈。  再被他这样模棱两可,避嫌的岔开话题,她更是敏-感的厉害,小兔子一样红红的眼眶中,隐约有泪雾,不住的打旋。  “嗯,我听到了!”  厉祁深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然后俯首,用坚-硬的牙齿,咬住了她圆润的贝耳,跟着用舌尖儿,濡-湿的划过她的耳部轮廓。  吻,星星点点的洒下,一寸一寸的落在乔慕晚的肌肤上。  从耳蜗处向下,他两瓣菲薄的唇,带着有力的热度,气息因为yuwang的燃烧变得灼热的落在乔慕晚的香肩上。  本就足够敏-感,衣衫凌乱的小女人的小身子一个激灵,感觉自己既周身上下被蹿过阵阵电流一般让她理智的思维,一点儿、一点儿的瓦解。  贝齿死死的咬住唇瓣,承受厉祁深火热气息缠绕的同时,乔慕晚微薄清晰的理智,还在思忖自己到现在都困惑不解,而他也没有给自己一个很明确答复的问题。  “……你别这样!你今天……有点儿不对劲儿?”  “哪里不对劲儿,我怎么不知道?”  厉祁深垂落的碎发,落在乔慕晚匀称深邃的沟-壑间,惊得她又yang又难耐。  “你今天就是不对劲儿嘛!”  她也说不上来他到底哪里不对劲儿,但是直觉性的反应就是觉得他从交通肇事现场回来以后,整个人就莫名的情绪不对劲儿。  这种女性第六感的直觉反应,让她越发不敢确定,他突然对自己这样不友善的对待,是因为自己不乖,还是因为那对男女。  如果说因为那对男女,和他有什么关系?如果非要强加一个理由来解释他反常的反应,只能说明,他和那个女人认识,而且关系非同一般。  乔慕晚的声音,闷闷的,带着颤抖的泪腔,让厉祁深听后,皱了皱剑眉。  淬染上墨一样黑的眸,光线冷凝的落在乔慕晚尽是委屈的脸上,薄唇微启。  “我今天是不对劲儿,一个生理正常的男人,让你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一连拒绝三次,没有强jian你,我也觉得我不对劲儿!”  “你……”  她明明就是在问他关于那对男女,他是不是认识的问题,哪里是在说他因为那个不对劲儿。  “我不是说这件事儿!”  “那还有什么事儿让你觉得我不对劲儿?你是觉得我今天对你霸王硬上弓让你觉得我不对劲儿,所以,你想要温柔的对待?嗯?”  厉祁深没有停下手里抓着ruan-nuo,不断变化形状的动作,用一本正经的口吻,质问着乔慕晚。  “……不是!”  细碎的吟哦声中发出一声轻颤,乔慕晚咬牙辩解。  “我在问你,今天肇事现场那对男女,你……是不是认识?”  问出声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小,最后竟然有几分害怕听到他会告诉自己某些自己无法承受的话语。  粲然的明眸,闪烁着微茫的泪雾,薄薄的一层,用一种我见犹怜的姿态看着厉祁深,让黑曜石般烁而发亮的眸,眼底闪过一丝复杂的狡黠。  “难道你不认识么?”  “什么?”  厉祁深反问一句,让乔慕晚蹙眉。  “我……我应该不认识他们!”  “年南辰你不认识?”  听厉祁深这么一说,乔慕晚瞬间才有了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原来那抹暗中让自己觉得有些熟悉的身影是年南辰。  乔慕晚怔忪之际,厉祁深湿热的吻,又一次细碎的像是点点星光,在她肌肤上面绽放中最嫣红艳丽的桃花。  “嗯……”  香肩处被狠狠的咬住,疼得乔慕晚倒吸一口气。  “你干嘛?”  心里的疑惑慢慢的解开,但是那个女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她还是有些搞不懂,她本就是不是多么大度的女人,冥冥之中就是觉得厉祁深是因为那个女人才那么反常。  就算是他给了自己解释,说是因为年南辰,但是她和年南辰已经离婚了,他有什么好别扭的,他今天行为反常,让她单纯的不认为仅仅是年南辰的关系。  肩头儿上面清晰的痛,让乔慕晚飞脱的思绪收拢回来。  对于乔慕晚做这种事儿还不上心的样子,厉祁深伸手,惩罚性的rou-lin她的jiao-ruan。  “胡思乱想什么呢?对我就不能专注点儿,提了个年南辰,你就心不在焉,我今天在现场要是不拉你回来,你是不是预备和年南辰走了?”  当时在现场那里,见乔慕晚打量年南辰和邵昕然的目光越发的专注,甚至有上前去一探究竟的意思,厉祁深本能性的心里不舒服。  那会儿,他直觉性的认为乔慕晚认出了年南辰。  而且自认为她认出来年南辰的时候,不是要求自己离开,而是一副意欲上前的意思,他男人的小心思儿,小别扭,在无形之中,不停地凌迟他的理智。  虽然他们两个人现在离了婚,但是想到这个小女人因为前夫还一副想要上前查看他情况的意思,就莫名的心里犯膈应。  “胡说什么呢?”  乔慕晚不悦的白了厉祁深一眼,她当时根本就不知道那个男人是年南辰,只是感觉熟悉罢了。  而且当时发生了车祸,她本能的想要上前去看看,也是为了确定事情有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严重。  如果知道那个人是年南辰的话,她可能人性冷漠到就算是年南辰撞死,她都不可能去关心他。  别开脸不去看厉祁深,俄而,压制不住心里越发不安的感觉,她没骨气的去看厉祁深。  “那个女人,你……是不是也认识?”  没有做声,厉祁深的目光,冷沉的对视乔慕晚。  “你别这么看着我,你说话!”  乔慕晚承受不住的眨了眨眼,这个男人的目光一向凌厉,就像是利刃般ci-穿自己,把自己所有想要掩盖的小心思,小情绪,都瞧见的一清二楚。  “又胡思乱想什么呢?这话,你应该去问年南辰才对!”  “我没有胡思乱想!”  她真的是太在乎这个男人了,以至于自己现在是不是病态了,乔慕晚都不确定。  “你今天很不对劲儿,尤其是从肇事现场回来!”  语调中带着责备的埋怨,声音不像之前那般温婉,怎么听去,都带着委屈,闷闷的,尤其是后面的话,越说,声音越小。  “又被女人接二连三拒绝,又碰到我女人的前夫,换做是你,你能正常?”  一个和自己毫不相干的女人,她都能别别扭扭地给自己闹情绪,自己被她一再拒绝,还险些当着自己的面儿上前和她的前夫交流,他都没有别别扭扭地给她甩脸子,也没有动作粗鲁的惩罚她不说,还给她处理手上的伤口,已经足够大度了。  听厉祁深不耐烦的口吻,带着几分咄咄逼人的架势,乔慕晚耷拉着小脑袋,一时间也不知道自己要怎样说话反驳这个男人。  “你就是在强词夺理!”  过了好一会儿,乔慕晚就像是小鹌鹑似的,继续给自己找心理平衡。  “我强什么词、夺什么理了?”  心里气不顺的厉害,自己被她拒绝自己,还反过来诬陷自己强词夺理,他真想给这个女人的脑袋撬开,看看她是不是比正常人少了几道褶皱,才这么神经质。  在这个男人凌人的气势下,乔慕晚永远都是那个败下阵来的一个。  明明今天就是他情绪不对劲儿,给自己的理由那么牵强,还反驳自己的口吻那么理直气壮,她真想不通这个男人的劣根是有多么根深蒂固。  乔慕晚不再做声,堪堪的别开小脸,一点儿也不想去理这个无理都能辨出来三分理的男人。  乔慕晚不和自己说话,她和自己赌气的别开眼,从侧面,瞧见她眼底莫名有泪雾闪烁,他心口处的火气,不自觉的消弭。  甚至因为这个小女人赌气,把自己的别扭压下的委屈样儿,厉祁深不自觉的皱了皱剑眉。  微微松开了她,游弋自己的手想要去碰她的脸,却没有乔慕晚又一次不识抬举的闪躲开。  “还继续和我闹情绪?”  “谁让你吼我的?”  乔慕晚自认为自己从来不是一个矫情的人,也不是一个别别扭扭地人,这么多年来的循规蹈矩生活,让她很清楚自己的定位。  只是面对这个男人的时候,她不自觉的就想闹情绪,就想别别扭扭地对他宣泄自己的不满和委屈。  “我哪里吼你了?”  自认为自己一向说话如此,他丝毫没觉得自己和乔慕晚说话是在吼她,  “还说没吼我?你怎么自己做错了事儿都不知道悔改,还反过来咄咄逼人的找我的不是,你真是太坏了!”  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闷闷的泪腔中,撒娇,别扭,小情绪,都不自觉的参杂了进去。  “我又怎么坏了?因为我让你没有安全感,总是会让你胡思乱想,所以就坏了?”  “你还说!”  厉祁深一语中的,抓住了乔慕晚别别扭扭地原因,原本盘踞在心口处的火气,也渐渐的散开。  “承认在乎我了?”  英挺的眉目间放柔,厉祁深拉过乔慕晚的小手,抵住她的身子压在墙壁上,单手挑高她的下颌,强迫她迎上自己目光的冷然对视。  自己小女人的善妒心理,被这个惯会窥探人心的男人看的一清二楚,乔慕晚如水的清澈目光,很轻而易举的就泄-露出她的在意。  她本就是不是那种大度的女人,要是年南辰,是其他任何一个男人都好,她都不会这么在意,但是就是因为这个男人是厉祁深,是她不自觉喜欢上的男人,所以也想霸道的不允许其他人染指,甚至病态的不想看到他对其他女人流露出紧张或者在意。  所以厉祁深回来以后的不对劲儿表现,让她敏感的就认为就是因为那个女人,虽然她也知道自己胡思乱想,妄自臆断不对,但是她就是着了魔一样的在乎他,以至于自己经常会有这种患得患失的感觉。  冷静了情绪,因为自己小心眼的行为,她也不由得恼悔,她都已经和他在一起了,最需要的就是相互理解,相互信任不是么?自己这样就因为他的不对劲儿反应,就自己和自己赌气,和他赌气,也不自觉的认为自己不识好歹。  “又胡思乱想什么呢?说话,是不是在乎我了?”  厉祁深口吻依旧一本正经,眉目间荡起的风情万种,至始至终都没有消弭。  “……我、不该和你赌气的!”  不想承认自己因为在乎他才这么反常,乔慕晚扭扭捏捏的岔开话题。  这样的男人,本就足够自大,自己要是在他面前再亲口承认自己在乎他,指不定他会因为这件事儿,在自己的面前狷狂的多么不可一世。  深邃眉眼间荡起的风情万种,因为乔慕晚的刻意闪躲,让厉祁深直感觉自己被泼了一盆凉水,让他从头到尾清晰的认知到自己这么问她,就是在自讨无趣。  “所以呢?你想说什么?和我承认错误?”  没有觉得自己哪里有错,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立场,他冲自己吼,又拿消毒水蛰自己,他们两个人也算扯平了。  乔慕晚平复下心境,散开了一再集聚的怨气后,重新将目光落在厉祁深一张五官深刻,每一处都棱角分明的俊脸上。  看着眼前这张让她心驰神往的俊脸以后,她下意识的移送自己的目光,在自己目光落在厉祁深鼠-蹊处支起的小帐篷那里后,自顾自的咬紧唇瓣。  一再蹙紧黛眉后,她动作有些生硬的去解厉祁深的皮带。  西裤脱落在地,让她不自觉生生咽了口唾液的轮廓,要命的呈现在她的眼前。  不允许自己因为眼前的骇然物什而退缩,乔慕晚咬了咬牙后,用柔白的指,去解开黑色平角di-裤。  眼见乔慕晚在引火上身的wo-zhu自己,厉祁深眉眼间深邃到能拧出墨一样的细碎吟-哦一声。  “女人,你想干嘛?”  厉祁深出口的声音,明显变得要命起来,带着咬牙切齿的意味。  看厉祁深有反应的物什,在自己的掌心间就像是吹气球一样的peng-zhang,乔慕晚故作媚里媚气的扬起小脸,用一种勾魂摄魄的眸光看向眼前俊脸线条明显变得僵硬起来的男人。  “……给你道歉!”  软-糯的声音,就像这个世界上最致命的mei药,让厉祁深一个把持不住,顾不上去卧室那里,在客厅这里,按住她纤瘦的腰肢,直接就要命的拥有她。  ————————————————————————————————————————————  看到不远处的一幕,年南辰整个人石化的站在原地。  虽然没有看到自己父亲的正脸,但是凭借他对年永明的认知,他的身影,自己再熟悉不过。  他不懂自己的父亲为什么会连夜赶来医院这边,自己出了车祸的事情,怕家里担心,他根本就没有告诉家里,更不懂,自己的父亲和邵昕然有什么关系,居然能三更半夜赶来医院这边。  越发觉得邵昕然的秘密,多的自己根本就搞不清,理不通,年南辰放在西裤兜里的手指,不自觉蜷缩的握紧。  自己的父亲和邵昕然认识,旁边的那个女人又是谁,他们之间到底是怎么认识的,为什么自己不知道这些事情,而且自己在十六岁就和邵昕然认识,他根本就不知道她和自己父亲认识的事情。  越想这些乱糟糟的事情,年南辰越发的觉得这些事情就像是缠绕不开的丝线一样,疯狂的缠绕着他。  不远处,邵昕然含笑的向年永明说自己没有什么大事儿。  一向在外人面前都会维持自己高雅雍贵的姿态,对谁,她都招牌的扬着笑。  谈话间,她目光不经意间的一瞥,正好睨看到不远处的年南辰,用一种眼底泛起血丝的冷然,冰冷的打量自己这边是怎么一回事儿。  收到年南辰那种让自己莫名心里发憷的目光,邵昕然嘴角的笑意,僵住。  发觉邵昕然的不对劲儿,邵萍和年永明发现后,随着她的目光看去。  在看到不远处站立年南辰的身影时,年永明原本慈祥微笑的嘴角,笑意也生硬的敛住。  —————————————————————————————————————————  “南辰,你怎么在这里?”  年永明在商场摸爬滚打多年,自己被自己儿子撞见自己三更半夜来到医院这边,还是和两个他不认识的女人,他自然是要把自己包装的完美。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