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196章 :不会不舒服么?(三千字)

第196章 :不会不舒服么?(三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2747更新时间:2018-01-01 07:50:48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年永明在商场摸爬滚打多年,自己被自己儿子撞见自己三更半夜来到医院这边,还是和两个他不认识的女人,他自然是要把自己包装的完美。  听不进去自己父亲对自己发问,年南辰放在裤兜里的手指,骨节都在泛白。  眼尖的瞧见自己的儿子额角那里,贴着一小块不起眼的纱布,掩藏在凌乱的碎发间,年永明走上前。  “南辰,你怎么了啊?额头怎么碰伤了?”  邵萍对自己的家里情况再熟悉不过,他并不担心邵萍那边,自己难以安抚,相反,自己儿子这边,他不想把事情做的有嘴也讲不清楚,毕竟,自己的儿子才是自己最亲近的人。  “你怎么在这里?”  少了对自己父亲的尊重,年南辰出口的口吻,明显变得冷硬,让年永明听去,原本那些想要说出口的话,就那样生硬的堵在嗓子眼里。  不想去回答自己和邵萍之间是怎样的一种关系,年永明岔开话题的去问年南辰头上的伤是怎么回事儿。  “我再问你,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语调变得不耐烦,年南辰出口的口吻,生硬的像是钢板。  被自己儿子咄咄逼人的气势问到自己不知道要怎样解释,年永明也不自觉的在眼底,闪过复杂的微茫。  搞不清楚年永明和年南辰之间是怎样的关系,当想到两个人都姓年,邵昕然心里竟然升腾起来了一种不安的猜想。  “我在问你,你为什么这个时间不在家里陪我妈,而是在医院这里,陪在两个陌生女人的身边?”  年南辰拔高声音,听去,对年永明不客气,不尊重。  对峙的父子俩,让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的邵萍和邵昕然,皱了皱眉。  年永明不语,不知道自己要怎样给自己儿子解释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年叔叔,这位先生,是我今晚的肇事对象!”  不想眼前这两个自己都认识的男人,以一种剑拔弩张,父子间水-火不相容的姿态对峙着,邵昕然走上前,口吻平淡的开口。  邵昕然加入的话,让年南辰当即就瞟过来一计不悦的眼神儿落在她的身上。  没有因为年南辰递给自己一个警告的目光而退缩,邵昕然嘴角扬着浅浅的笑。  “年叔叔,我和我母亲刚回到盐城这边,人生地不熟的,谢谢您这个时间来这里!”  找了一个再合适不过的理由来解决年永明的尴尬,年永明对邵昕然苦涩的报以微微一笑。  “人生地不熟,呵……”  年南辰冷冷的抽-动嘴角,不屑的冷嗤溢出薄唇。  没有因为年南辰对自己讥讽的口气而表现出来什么不适的反应,邵昕然依旧淡笑着。  “这位先生,今天的事情,我们两个人之间都各有各的责任,我已经让交通队处理这件事儿,只有后续的事情,由交通队那边处理就好。”  “时候不早了,我要和我母亲先回去了!至于年叔叔……我看你应该认识他,就麻烦你帮我把年叔叔安全送到家,谢谢!”  对年南辰报以友好的微笑,邵昕然一瘸一拐着自己的腿,越过年南辰,往外面走去。  看邵昕然一副和自己不认识的样子,年南辰心底嗤笑。  他怎么忘了,jian人就是jian人呢,怎么可能会奢望她对自己解释当年的事情是怎么一回事儿,又怎么能奢望她会发生对不起自己的事情是事出有因呢!  邵昕然和邵萍离开,空旷的走廊里只剩下面色冷峻的年南辰,和至今都心有余悸的年永明。  没有了外人在,父子间此刻气氛尴尬至极。  谁也没有吱声,静谧的空间中,有针落地的声音,都能对方很清晰的听得见。  “……南辰,你的头……”  不等年永明对自己关心的话说完,年南辰直接毫不留情的转身,连一个念想儿都不留给他的离开医院。  ——————————————————————————————————————————  坐上回公寓的计程车上,邵萍至今都还心惊胆战的打量自己女儿的伤情。  “我说你这个孩子啊,看着挺稳当的一个孩子,怎么发生车祸了呢?还撞到了……”  后面的话邵萍没有接着说下去,自己的女儿和自己的情-人的儿子的车碰到了一起,发生了车祸,这对邵萍来说是始料未及的。  一直以来,她和年永明半遮半掩的关系,虽然有其他人知情,但是他们两个人的孩子不清楚这一切是怎么回事儿。  见自己的母亲没有继续说下去,邵昕然一张原本含笑的面颊,僵硬住。  回来一趟盐城,准备一场演出,还真是发生了很多让自己意想不到的事情。  先是自己和年南辰之间碰车,发生了车祸,然后后续自己又碰到了厉祁深,险些撞到了厉祁深的车子。  而现在,自己好了好些年的年叔叔,居然是年南辰的父亲。  发生这么多匪夷所思,自己难以料及的事情,她也不知道自己回来这里,到底是对,还是错,亦或者说,这些就是命中注定。  看自己女儿不语,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邵萍蹙了蹙眉。  “昕然,你怎么了啊?怎么不说话了啊?”  她对于年永明的事情一直都避而不谈,今天碰到了他的儿子,邵萍误以为自己的孩子是被吓到了。  “没……”  邵昕然颤抖了几下睫毛,然后平复思绪的看向自己的母亲。  “妈,我腿受伤了,不知道这两天能不能养好,如果不行的话,我觉得我这次的演出,可能……会推迟!”  “你先把伤养好,演出什么的我们不急,毕竟你的身体才是最重要的!”  自己的女儿没有问自己年永明那边是怎么一回事儿,邵萍自然不会主动去说,让自己女儿单纯快乐的生活,是她这个做母亲再希望不过的了。  “嗯!”  点了点头儿,邵昕然依赖性的往自己母亲的怀中靠了靠她的小身子,就像是一只温顺的小猫,安静的缩在主人的臂弯中。  ————————————————————————————————————————————  旖旎的夜色,热血沸腾的一幕幕,杂然交融着男人的气息,和女性温柔又妩媚的声音。  厉祁深抬手掀开片片水花绽放的chuang单丢到chuang下,然后从乔慕晚腋下穿过长臂,伸手附上她一层薄薄香汗的雪背。  臂弯用力向他那边一拉,就把身子小的近乎没有力气的小女人,就牢牢的收入到自己纹理分明的胸口上。  本就没有吃饭,自己又这么被折腾,乔慕晚整个人脱筋儿到就像是断了气一样。  “我好累!”  小身子贴在厉祁深的心口上,听着他稳重的心跳声,自己小孩子似的将头枕在他的心口处。  “知道你累!”  厉祁深抬手揉着乔慕晚沾染了汗丝的发丝,眼底荡起温柔的一抹涟漪。  “那你还不让我吃饭!”  乔慕晚口吻责备的抡起粉拳,没有力气的落在他的心口上。  “没有不让你吃饭,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去做!”  厉祁深看怀中小女人每一处被自己滋润过后,都沁着一层让自己欣喜的粉-红色,他难得来了兴致。  “都几点了啊?再说了,你会煮东西么?”  乔慕晚嫌弃的呜哝一声,恹恹的耷拉着小脑袋就往厉祁深的怀中蹭去。  厉祁深没有回答自己会不会煮东西,用一双深邃的眸,目光幽深又高远的落在乔慕晚折射一层薄薄水光的小脸上。  俄而,他道,“要吃么?”  摇了摇头,乔慕晚没有力气,“不吃了,好累,也好困,好像睡觉!”  她已然不记得两个人折腾了多久,只记得整个家里,似乎都染上了两个人huan-ai过后的味道。  “等下再睡,先去洗澡!”  “不洗了,好累!”  像是小野猫一样餍-足的打着哈欠,乔慕晚懒洋洋的用小脑袋蹭了蹭厉祁深的肌肤。  “你确定?”  乔慕晚睡意来袭,像是捣蒜似的点了点小脑袋。  “你下面不会不舒服么?”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