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197章 :我不嫌你脏(四千字)

第197章 :我不嫌你脏(四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3623更新时间:2018-01-01 07:50:48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像是小野猫一样餍足的打着哈欠,乔慕晚懒洋洋的用小脑袋蹭了蹭厉祁深胸口处的肌肤。  “你确定?”  乔慕晚睡意来袭,像是捣蒜似的点了点小脑袋。  “嗯!”折腾这么久,她实在是太累了,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踢了踢小腿,白嫩肌肤的身体,除了小脑袋还恋恋不舍的贴合厉祁深的胸口以外,自己从厉祁深的身上,自顾自的翻下了身体。  没有了乔慕晚像是八爪鱼缠着自己的动作,厉祁深垂眸看了眼明眸轻和的小女人,娇俏的小脸,一片没有散去的红晕,目光不自觉的放柔下来。  一开始见到这个小女人的时候,他并不觉得这个女人给自己的印象是属于那种惊-艳,能让自己有过目不忘本事儿的小女人,但是慢慢接触下来,他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发现这个小女人的长相,干净又秀气的一点儿、一点儿刻进自己的心底里。  越看她越耐看的五官,厉祁深的心尖儿处就像是被猫尾巴扫了一下似的,酥酥的、麻麻的、痒痒的……  感觉一直都是一种很微妙的东西,就像对这个小女人,从第一次的情不自禁开始,他整个人就像是吸了毒似的,对她这样久病成医的毒-品,产生了依赖性,甚至心甘情愿的沉-沦,也不要去戒-毒,哪怕随时都会死亡,也想要继续接触这朵毒罂-粟。  甚至于,哪怕知道她有丈夫,有她保守的界限,也偏执的要她随自己一起沉-沦,一起往不知的方向堕-落。  不自觉的抬起修长的指,沿着乔慕晚清秀小脸往下轻抚,每每勾勒一寸,指尖儿处的滑腻,就像是丝绸一般让他爱不释手。  长指在乔慕晚秀气的眉目间游弋,她纤长的睫毛微微轻颤,两排扇子般的剪影,在晕黄的光线下,翦翦明灿。  顺着小巧的琼鼻往下,不等厉祁深的手指触碰到她微启的红唇,乔慕晚忽的抬手打了他作怪中的手指。  “别闹了,让我睡会儿!”  困意来袭,她小猫般嘤咛的声音,黏黏的,柔柔的,软的不像话。  又一次不满抗议的换了一个睡姿,乔慕晚大片雪白的脊背,完美的像是一张宣纸一样落在厉祁深的黑眸间。  停下手上的动作,深邃视线的目光,寻着她隐约间还有淡淡细汗的身体曲线看去。  目光流连过她因为自己一再作怪,至今都有红痕的粉-雪,然后向下,从她的肚脐处往下,最后落在闪烁着靡靡水色的萋萋芳草之处。  从正面看去,瞧见乔慕晚tui间乱糟糟一片,靡乱的彰显着他刚刚疯狂的行为有多狂野。  有星星点点白-浊,要命的吸引他全部的视线,不自觉的,厉祁深的目光变得沉冷,变得阴骘。  不受控制的伸出手,他探上去。  没有干涸的湿润,水ru交融的落在指腹处,让厉祁深耸动了下喉结,目光随之一并落下。  粉nen的色泽处,红艳艳的花瓣间,欲滴不滴的han着他的。  往下,gu-he就像是一张饥渴的胃,在他游弋间,牢牢的吸-附住他。  蓦地倒吸一口冷气,厉祁深有了一种自己引火上身的感觉。  该死,他就知道自己不该碰这个女人!  他想要退去,乔慕晚却不依不饶的收紧内里。  “唔……”  睡得迷迷糊糊,乔慕晚反感的哼唧一声。  “你干嘛?烦死了,让我好好睡觉不行了,我真的很累!”  吴侬软语的声音,再加上自己被她禁锢着,厉祁深直感觉自己周身上下就像是一张拉满弦的弓,随时都可能弓弦崩断。  “知道你累,等下再睡,你下面脏了,先去洗澡!”  “不要!”  乔慕晚抗拒出声,累得连眼皮都睁不开一下,她根本就顾不上这个男人在干嘛,只想舒心的睡个安安稳稳的觉。  “不洗澡,你下面不会不舒服么?”  厉祁深不敢动,只得声音越发黯哑的噤声。  “我很累……”  乔慕晚还在抗议,伸出手就想去扯在一旁的薄毯。  小手抓到了拉舍尔薄毯,整个人舒心的长吁一口气,不自觉的身体也放松了下来。  趁着乔慕晚不再把自己当成是她的猎物一样牢牢拴紧,厉祁深绷紧的鹰躯,也渐渐地放柔了下来。  抱着手里的薄毯,乔慕晚似乎睡得很舒服,就憨憨的笑了。  “我累了,你帮我处理一下嘛!”  厉祁深:“……”  本就被这个女人刚刚勒紧到头皮发麻,俊朗的面容很沉,这下,因为睡得香甜的女人的一句话,俊脸直接黑了下来。  ————————————————————————————————————————————  再醒来时,乔慕晚虚脱的感觉自己身体就像是被车碾压过一般,整个人恹恹不欢的提不起来任何的力气。  没有找到自己的衣服,她披着chuang单,赤着脚,踩在地板上,往洗漱间那里跑去。  她刚想伸手去拉移门,移门被人从里面拉开。  迎面扑鼻而来的是须后水的气息,让乔慕晚一时间怔忪的看向厉祁深。  不知道乔慕晚在外面站了多久,发丝还滴着水滴的厉祁深,挑了下锋利的剑眉。  “你什么时候还有了偷-窥癖?在这里站了多久?”  被这个男人误认为自己在这里偷看他洗澡,乔慕晚蓦地臊红了脸。  不等她出声为自己辩解,不悦的男音,斥责的在她脑顶传来。  “又赤脚?你整天都在合计些什么呢?”  抬手,骨节分明的指落在她的额际,厉祁深像是父亲在呵斥不注意爱惜自己身体的女儿一般点着她的头,口吻恶劣极了。  不知道是不是这个清晨太过祥和、太过暧-昧的原因,明明不友善、恶劣至极的语调,让乔慕晚听去,竟然性-感的要命。  “穿上!”  厉祁深踢过他放在洗漱间外面的男拖鞋,命令语气的让乔慕晚穿上。  没有反驳,乔慕晚低头看了眼深蓝色的男拖鞋,乖乖的穿上。  再抬头去看厉祁深时,乔慕晚发觉他目光犀利的落在自己的小脸上。  “……又怎么了?”  “这里!”  “什么?”  乔慕晚蹙眉,一时间没有明白他的话是什么意思。  寻着他骨节分明的指看去,在看到他纹理分明的胸口和腹部处有几道深浅不一的红色痕迹时,乔慕晚本就红润的面颊,像是要滴出来血一样的窘迫。  昨晚太过疯狂的行为动作让她招架不住,以至于只得攀附于这个男人来缓解自己一再绷紧的神经。  只是没想到,自己昨晚下手似乎有些狠,竟然抓伤了他。  “还说你没力气,要命的女人!”  口吻不悦,然而细听去,带着几分孩子气。  她昨晚真的没有力气,只是人在被逼迫到一定地步时,总是会爆发出来无限的力气,昨晚的她就是如此,然而就是这样,她有嘴,也辩解不了。  脸色红得像是熟透了的虾子,乔慕晚别别扭扭的拉紧自己身上的chuang单,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颤抖了几下细长而卷密的睫毛,沉默半晌,她才轻启红润色泽的菱唇。  “……你起开,我要去洗澡!”  耷拉着小脑袋,她一时间不敢抬头去看厉祁深一张乌云密布的脸,也不敢去看他身体上自己杰作后的红痕,似乎自己看他,看那些可疑的红痕,都在显示自己是一个实打实的欲-求不满的小女人。  她抬起羸弱的小手去拨厉祁深颀长的身躯。  昨晚她实在是太累了,自己做完那些事情以后,根本就没有力气洗澡,她也顾不上这些,只想懒融融的睡个觉。  现在自己醒了过来,想到的第一点就是洗澡。  自己身上那些乍眼的红色痕迹,印在她如雪般盈白的肌肤上面,实在是太强烈的形成色差,不断的提醒她昨晚的每一幕,每一个场景。  虽然她不排斥和这个男人走在一起,但是荷-尔-蒙的气息没有消散,不断冲击她的每一颗细胞,让她尚且清晰的理智,变得还有一丝微薄的存在。  厉祁深抓住乔慕晚的小手,跟着一拉,把她带入到自己的怀中。  闲置下来的手,扯下她身上可笑的薄毯,将她身上留下属于自己的满意杰作,呈现在自己的眼中。  发觉厉祁深正在用一种饶有兴致的目光,流连在自己身上的打量这些暧-昧的痕迹,她羞愤难当的恨不得撞墙。  “你……别看了!”  乔慕晚伸手去护住自己的bei-lei,一种却yu遮不住的美感,美不胜收的落在厉祁深的眼中。  “挡什么?”  拿开乔慕晚两个白嫩的手,厉祁深低头,埋进她的沟壑间。  嗅着属于她身体淡淡的香气,他不受控制的衔住。  细碎的声音从乔慕晚的鼻息间溢出,她漂亮的下颌,微微向上扬了一下。  招架不住这个男人来势凶猛的对待,乔慕晚的小身子,不知什么时候被抵在了墙壁上。  浴室里,瓷砖冰冷的感觉从她后脊背处,蔓延开,让身子孱弱的小女人,不受控制的一个激灵。  “你别闹了,我要洗澡,昨晚到现在都没有洗澡,很不舒服!”  乔慕晚抗拒的推搡着,她到现在都还没缓过来,被这个男人一再技巧娴熟的撩-拨着,清晨本就容易敏-感的她,根本就承受不了。  闪躲的嘤咛出声,细碎的声音,从她的嘴巴里溢出,就像是含着蜜糖一样诱-人。  “我不嫌你脏,小妖精,要不要继续?”  厉祁深的声音黯哑又迷人,昨晚看她实在是太累,就没有继续折磨她,不然依照他没有得到餍足的性格,根本就不可能放过她。  “不要!”  乔慕晚反驳出声,她不知道这个男人到底体力有多旺盛,那种事情,她虽然不在行,但是也知道要节制,一再这样下来,早晚会出事儿的。  没有因为乔慕晚的抗议而停止动作,厉祁深又去衔她的贝耳。  酥酥-麻麻的感觉,就像是身体走过来一簇电流一样,乔慕晚承受不住的摇晃着小脑袋。  她就知道自己的一切话语,在这个男人这里反抗无效。  “厉祁深,我还难受着呢,你能不能别总这样欺负我?”  他就算在那方面需求很强,也应该顾及一下她感受啊。  哼哼唧唧的声音,带着小女人的啜泣,软塌塌的。  就像是羽毛划过一样的声音,让引火*的厉祁深,就是在自讨没趣。  他就知道自己和这个女人在一起,就是给自己找罪受,现在可好,听她的声音,自己身体都僵硬的不行。  “这也是欺负你?你忘了你昨晚说没够?”  乔慕晚:“……”  “我只是想把昨晚欠下的,补给你!”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