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199章 :让你欺负我,这是对你的惩罚(六千字)

第199章 :让你欺负我,这是对你的惩罚(六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510更新时间:2018-01-01 07:50:49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车门外的身影,让邵昕然心脏蓦地一颤,眼神儿也瞬间变了色。  深呼吸了几口气,再去看车门外的男人,她脸上恢复一贯的冷淡。  伸手,她拉开车门,下了车。  站在年南辰的面前,她面容很是平静,让人看不出来两个人之间有什么认识的迹象。  “我觉得我们两个人应该好好的谈一谈!”  年南辰脸上没有起伏的波纹,看向邵昕然的目光,和她看自己的目光,如出一辙。  “如果是昨晚交通事故的事情,你找刘队长就好!”  邵昕然淡笑着,对于年南辰,她并不觉得应该有什么事情值得两个人可聊的,尽管他们之间确实有很多该谈的话题。  “我们之间能谈得话题,就仅限于昨晚的那起交通事故?”  邵昕然:“……”  “你不觉得你有很多事情,应该向我做一个说明么?”  ————————————————————————————————————————  午后的阳光,慵懒,闲散,暖融融的打着人的身体上。  弯曲小径处,两旁的树木也像是在午憩一般,懒洋洋的耷拉着枝叶。  “嗯……”  邵昕然有些跟不上年南辰的步子,再加上她昨天伤了脚踝和小腿的原因,走起路来,吃力的很。  年南辰回过头,看到邵昕然蹲下身子,正在皱眉揉着脚踝,他蹙眉。  “还能走路么?”  蹲下身子,他伸出手,本能的去就触邵昕然的脚踝处,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这个行为举止,带有某有暗意不明的悸动。  娇-嫩肌肤的脚踝处落下指腹带着薄茧粗糙的揉-搓的触感,邵昕然娇柔的呼痛一声。  “疼!”  昨晚她本应该留院观察的,就算是不留院观察,也应该老老实实地待在家里养伤,只是她根本就按捺不住自己心里某种情感的宣泄,就来了交通队这边,找了莫须有的名义,让厉祁深来了这边。  听到自己耳畔有恍若很多年前一般娇弱的呼痛声,年南辰蹙紧眉。  十二年前,那时的年南辰只有十九岁,邵昕然只有十六岁。  正值年少花季,两个人也像今天这般逛公园。  “嗯,南辰,我好痛,崴了脚!”  下一个小山坡的时候,邵昕然不小心崴伤了脚,连带着穿着雪纺白裙,也被旁边的枝桠刮开了布料。  走在前面的年南辰,听到身后的邵昕然在唤他,他转身,看到蹲坐在地上的小女孩哭得气若游丝,他走上前安抚着。  最后,看邵昕然走路困难,他直接将她背在后脊背上,走了好远一段路给她送去医院那里。  那时的两个人,关系融洽,彼此间没有瞪一次眼,红一次脸。  而彼时,再重逢,过往的场景在两个人的脑海中闪烁而过时,心境早就与过往不停。  年南辰顿住手里去揉邵昕然脚踝的动作,本就蹙起的眉峰,因为邵昕然一声和十二年前如出一辙的声音,心尖儿处,就好像突然被刀子片甲不留的割掉一块肉。  松开邵昕然,他起身,神情淡漠。  因为刚刚自己对她还有旧情的关心,自己自责的皱起锋锐的眉。  “不过是伤了脚踝,伤没好就不要出来,你现在这套,对我来说,不起任何作用!”  对于邵昕然现在的行为举止,他本能的规划为这是她为了勾-引自己的小伎俩。  当年,她崴伤了脚以后,在医院那里,他们吻在了一起,后续行为举止更加放-荡,甚至离开医院以后,两个人直接去酒店开了房。  为此,年南辰对于她现在的行为,除了厌恶外,只剩下毫不留情的恶寒。  年南辰的话,让邵昕然皱眉。  她现在什么也没有做,不过是伤了脚踝,就被他说成是自己要勾-引他,不由得,邵昕然心里嗤笑。  对于年南辰,她现在虽然不可否认还有感情的存在,但是那种感情绝对不叫爱。  她现在爱谁,喜欢谁,她很清楚,对于年南辰,只不过是还有这么多年以来的感情存在,毕竟当初,狠下心那个人是她邵昕然。  踉跄着身子站直了身体,邵昕然看向年南辰的目光,有一抹复杂在眼底闪过。  “你觉得我是装的?”  她冷笑着,嘴角的弧度,有些张扬。  “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会受伤?若不是拜你所赐,我昨晚会出车祸么?若不是拜你所赐,我会伤了腿,以至于这周的演出都参演不了么?若不是拜你所赐,我母亲用得着大半夜赶去医院那边,整夜都提心吊胆的担心着我么?”  说到底,这一切的根因源于他年南辰,而不是她邵昕然,如果可以,她情愿自己只是安安静静的回到盐城,参加这次的演出,与年南辰没有任何的交集。  “不用把我想的这么不堪,既然你觉得我邵昕然在你眼里就是个人尽可夫的jian人,我觉得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好谈的了!”  自己是受害人,还被年南辰这个始作俑者刮皮刮脸的数落自己,邵昕然捏紧手指,转身,捏着手指,步伐不稳的往原路折回。  听到邵昕然把话都归咎到自己的身上,年南辰原本还平淡的面容,瞬间晴转阴。  “嗯……”  邵昕然的肩膀倏然被年南辰按住,跟着拉着她转过来,让她迎上自己目光的注视。  一种似乎有刀子般飒然阴冷的目光,从他的眼眶中,迸射而出,让邵昕然直感觉年南辰这一刻和八年前一样,是一个本性难移的疯子。  当年,她不声不响的离开,年南辰后知后觉的发现以后,发了疯一样的找她。  关于她和其他男人上chuang的事情,她没有给自己一个解释,以至于年南辰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傻子一样被蒙在鼓里。  那会儿,为了找邵昕然,他大闹机场,甚至于,哪怕耽误飞机的飞行时间,他也要把过了安检的邵昕然抓出来问个清楚。  而那时,邵昕然根本就没有过安检,只是在一旁,冷眼看他疯狂的行为举止,直到他被协勤人员带有,自己才出现。  两个手,就像是魔爪一样抓住邵昕然的肩膀,阴狠的力道,大有一副要把她肩膀处骨骼,撕碎的狠劲儿。  “没有什么好谈的?你还真是好意思说出来这些话,你欠我多少解释,你自己不清楚么?”  甩手,年南辰遒劲儿的力道,将邵昕然直接就甩在了公园一旁的座椅那里。  身体羸弱的跌坐到长木椅上,邵昕然疼得小脸都肉紧的堆在了一起。  年南辰居高俯下的将双手撑在邵昕然身体两次,一双眸,带着无名的火焰,火势燎原一般盯着邵昕然一张局促不安的的脸。  “其实说到底,我还真是感谢昨晚发生的那起车祸,不然我怎么可能知道这么多我以前不知道的事情!”  且不说昨天晚上的车祸,让他重新碰到了邵昕然,还有就是他父亲和她母亲的事情,对他来说,简直就是晴天霹雳的重大新闻。  虽然他一直都知道自己父母的感情不和,甚至到了那种随时都会剑拔弩张对峙不行的状况,却不想,这其中的原因,并不是自己的母亲嚣张跋扈,而是自己的父亲,自己的好父亲,一直在外都有女人,而这个女人,还是自己初恋的母亲。  想到这一系列只能出现在言情小说里的故事情节,就这样真真切切的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年南辰想笑,肆无忌惮的笑。  抬起手指,他勾起邵昕然的下颌捏住在掌心间。  “你早就知道我父母和你母亲在一起的事情是不是?”  对于年南辰的质问,邵昕然无从辩驳。  她确确实实知道自己母亲和年永明之间的事情,只是她并不知道年永明是年南辰的父亲。  和他在一起的那些时间里,她没有见过他的家人,自然而然,她不了解他家里的人员组织情况,更不用说年永明是他父亲这件事儿。  见邵昕然的瞳仁中是默许的目光,年南辰心里说不出是怎样一个凌乱的感觉。  原来,她从一开始接触自己,就知道她母亲和他父亲的关系,所以,她当初接触自己,完全是带着某种目的性的。  而这种目的性,肮脏而不可告人。  母亲勾-引自己的父亲,女儿勾-引自己,母女二人一起针对他们年家,年南辰不敢往下想这里面是怎样一个复杂的关系,他怕,他怕他会因为当初对邵昕然的善待,让自己深陷自责的泥沼中无法自拔。  邵昕然见年南辰眼底掀起风暴,她轻动嘴角,刚想开口说些什么,下颌被他用一种狠到恨不得捏碎的力道,牢牢的扼住。  “呵……你们母女二人真是好本事啊!”  “放开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不知道他是你父亲,如果我知道他是你父亲,我当初就不屑与你认识!”  她一直都以为年永明是自己独自一人,而他一直没有和自己母亲堂堂正正的走在一起是碍于自己的关系,之前她也没有想那么多,她也是昨晚才知道她母亲和有妇之夫走在一起。  “当初不屑和我认识?应该是你知道年永明是我爸,你才故意和我走在一起的才对!”  他才不信她不知道这些事情,叫年叔叔叫的那么轻车熟路,自己听了,都会莫名觉得她出口的口吻,俨然是把自己的父亲,作为她的父亲。  乍想到这个想法儿,年南辰神经突然一绷紧,连带着身体,也像是被人点了xue一样,蓦地僵硬住。  邵昕然叫自己父亲为年叔叔,她母亲还和自己父亲有一腿,而她生父的身份,她至今都不清楚,有极大的可能,自己的父亲就是她的父亲。  被自己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想法儿惊吓到,年南辰的脸,不自觉的煞白一片。  如果说,自己的父亲,真的是她的父亲,那么……自己和她就是同父异母的兄妹。  而两个人之前不止一次发生过xing关系,如果他们两个人真的是兄妹……  年南辰目光倏然一凛的落在邵昕然的脸上,眸底掀起的惊骇,就像是突然爆发的风暴,让他整个人的神经,都因为这个可能存在的假想猜测都像是拉满的弓弦一样绷紧。  收到年南辰非比寻常的目光对视,邵昕然的心头儿也不由得一颤。  她和年南辰认识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见过他这样的目光,而他突然的目光,给自己一种莫名的不安的感觉,而且这种感觉,就像是疯狂生长的苔藓一般,很强烈、很强烈……  “你……是你妈和谁的孩子?”  年南辰问出话的声音,声线都在剧烈的颤抖。  他不敢再顺着他突然冒出来的这个想法儿继续往下想去,似乎自己再多想一秒,整个人就可能会疯掉。  年南辰突然抛出来的问题,让邵昕然蹙了蹙眉。  只是不消一会儿,她就猛然明白了年南辰为什么会突然这么问自己!  她不是没有问过自己的母亲,自己的父亲到底是谁,只是自己的母亲从来不告诉自己,自己要是追问的急了,她就会以泪洗面。  就因为这样,邵昕然以后不敢再继续问自己的母亲,生怕她问了以后,自己的母亲会心里难受。  今天被年南辰一问,她也莫名的被蛰了神经。  她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但是并不排除自己父亲有极大的可能就是年永明。  “……我……我不知道!”  邵昕然的声音也变得颤抖起来,如果自己的父亲真的是年永明的话,那么她和年南辰就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  想到这里,她也乱了理智。  邵昕然不确定的回答,让年南辰心里变得越发不安起来。  两个人的目光,一个忐忑不安,一个如狼似虎的对视着。  “唔……”  年南辰倏地一把甩开邵昕然,她的身体又一次咯到了长木椅的边沿,疼得她忍不住倒吸一口气。  等到她从酥-麻的疼痛感中反应过来,只见年南辰的身影已经出了自己目之所能及的视线里。  ————————————————————————————————————————  厉祁深开车回到家里时,乔慕晚还在恹恹的昏睡中。  从昨晚到现在,她被厉祁深给折腾的差点散了架,整个人就像是走了一趟鬼门关似的。  没有让张婶做饭,厉祁深上了楼,进了房间。  看还在埋头大睡的乔慕晚,光luo着盈白的身体,流苏一样的青丝从她的肩头儿洒下,黑白分明的视觉冲击感呈现在他的感官世界里,厉祁深不自觉的放柔了目光。  他走上前,掀开薄毯的一角,修长的指,顺势滑入了薄毯中。  没有束缚的娇躯上,每一处都像是上帝最完美创造一般落在厉祁深暗色的瞳仁中。  掌心wo住盈shi的粉雪,感受温-软的触感,他眼底折射出某种肆无忌惮的目光。  睡得酣畅的乔慕晚,直感觉自己置身在云端,整个人的小身子都轻飘飘的发软。  忽的有一块巨石落在她的心口处,压得她有些喘不上来气,然后随着心口处,越发沉重的力道,她睡得不再安稳,总觉得自己要有一种云端坠落的无力感。  惺忪的睁开迷迷蒙蒙的眼,颤抖着的睫毛间,乔慕晚视线不清明的看见一抹颀长的身躯,用一种似笑非笑的目光,打量自己的小脸。  胸口处,清晰的疼痛感还在蔓延,乔慕晚不满意的抬手去打厉祁深。  “你拿开!”  她被折腾的连睁眼睛的力气都没有了,他却还在自己这里兴风作浪。  “真敏-感!”  自己掌心间傲立的粉盈,渐渐的变ying,就像是含苞待放的花骨朵一样,厉祁深嘴角荡起风情万种的笑纹。  明白厉祁深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乔慕晚也没有什么再继续睡下去的心思。  “你怎么这么惹人厌啊?”  坐起小身子,她抗议的去推厉祁深,谁曾想,自己的两个小手,就像是两团棉花一样软-糯无力,推到眼前男人的心口上,直接被反手擒住。  抓着乔慕晚的两个小手,厉祁深坐在chuang上时,把她顺势一带,整个人就软的没有骨头似的倒在他的怀中。  “你确定你讨厌我?而不是喜欢我?”  湛黑的眉眼间,牵起坏坏的涟漪,让本就够窘迫的乔慕晚,一张脸像是煮沸的水一般红霞满布。  气恼不过,她埋首,将小脑袋探到厉祁深的怀中。  顺着他微微敞开的领口处探去,小手将白衬衫往旁边一拨,自己红艳的唇,就向他纹理分明的胸口贴去。  厉祁深皱眉闷痛一声,低垂着黑眸去看时,只见乔慕晚咬住自己,用小豹子一样的牙齿,正中红心的衔着自己的颗粒。  忽的一阵湿润,他再定睛一看时,乔慕晚正在用粉-nen的小舌,在他的周围刷过。  舒服的感觉,让厉祁深浑身上下的细胞都在膨胀。  听到一声细碎的低吟声溢出厉祁深的鼻息,乔慕晚有些恼,自己本来再惩罚他,却不想他竟然能这样享受。  用细细的贝齿又一次咬住红心,厉祁深享受的声音,变了调。  收紧牙关,她咬的用力起来,大有一副我要咬掉你一块肉的架势,但是自己ruan绵绵的身体根本就提不上来任何的力气,用了几下力气,就没了力道。  不想就此放弃惩罚这个男人,乔慕晚吸了吸气,不死心的衔住他。  疼得厉祁深猛地倒吸一口气,他想要抬手抓住这个作怪的小女人,乔慕晚却先她一步支起了自己的小身体。  “让你欺负我,这是对你的惩罚!”  拿起一旁的纸巾擦拭自己嘴角处的银丝,她自己也不自觉的红了脸。  没有因为乔慕晚对自己的“惩罚”吹眉瞪眼,厉祁深低头看了眼自己红了一大片的胸口,轻笑出声。  “这种‘惩罚’,对我很适用,小妖-精,下次再想‘惩罚’我,支会我一声,我配合你!”  突然有了种,自己反过来被调-戏的愤懑感,乔慕晚不知为何,忽的觉得自己用这种方式惩罚他,就是在给自己找麻烦。  “谁需要你的配合啊?”  往一边歪着小脑袋,她不想去理这个坏心眼的男人,自己在他面前,就像是一个小鹌鹑似的,每次都偷鸡不成蚀把米。  “怎么不需要我配合?那种事儿没有我配合你,你会舒服?”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