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200章 :我妈要给你介绍男朋友?(六千字)

第200章 :我妈要给你介绍男朋友?(六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425更新时间:2018-01-01 07:50:49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怎么不需要我配合?那种事儿没有我配合你,你会舒服?”  厉祁深嘴角处笑意未减,眉波间荡起万般风情。  一再刺-激乔慕晚的话语,让她红了脸的同时,脑海中不断重复出现从昨晚到今早的每一个片段场景。  她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疯到不断的去想这样一幕幕激情如火的场景。  “你别说了!”  闷闷的出声,拿过一个枕头向厉祁深丢去,她红红的小脸都埋在两个手心里了。  她就知道,自己和这个男人不说话是最好的,自己似乎只要说任何一句话,都会被他拿曲解的意思来呛自己。  拿开枕头,厉祁深看乔慕晚的样子,拉着她往自己臂弯里带。  吻了吻她的发丝,他沉声,带着磁性问道:“害羞了?”  乔慕晚不语,继续用小手,抱住脸,样子要多窘迫就有多窘迫。  素颜的脸,漫天的红润,一丝不差的落在一双冷沉的目光注视下。  厉祁深轻笑了下,也不再逗她。  “好了,起来穿衣服,我带你去吃饭!”  ————————————————————————————————————————————  乔慕晚别别扭扭地穿好衣服,知道张婶在这边以后,恨不得将地扒出来一道缝,然后自己把脸埋-入地缝间,不出来。  “有什么好躲的?张婶又不是外人,你和我的事儿,你觉得瞒得了一时,能瞒得了一世么?”  厉祁深伸手去拉站在门边,不肯下楼的乔慕晚。  不同于厉祁深的坦然,乔慕晚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忸怩。  虽然她也知道自己没有什么好忌讳的,但是自己脸皮薄,心里那份至始至终都作怪的娇羞,还是让她不想与张婶面对面的碰头儿。  看鸵鸟心理的乔慕晚,就像是一个恨不得让自己整日缩在龟壳里的小乌龟,厉祁深挑眉。  “chuang单都是张婶洗的,她知道你和我的事儿,你没必要有这么多心理压力!”  一听说chuang单都是张婶帮忙洗的,乔慕晚更是羞得不行。  “你不是说饿了么?还磨蹭什么,下楼!”  手搭在门边,不管厉祁深说什么,她都有些小别扭。  见乔慕晚油盐不进,厉祁深刚想用强硬手段拉她下楼时,门口那里,传来张婶的一声恭敬呼唤。  “厉老夫人!”  突然登门造访的厉老太太,让闻声后的乔慕晚,僵硬住自己身体一瞬间后,转身就想往门里跑。  “躲什么躲啊?她一个老太太,还能吃了你不成?”  厉祁深拉住乔慕晚,将她按在自己的臂弯中。  “不是,我和你……厉老夫人会觉得我不检点儿!”  虽然有了在一起的名义,两个人之间做什么都理所当然,但是她不知道厉老太太能否接受她和厉祁深之间婚前xing行为这件事儿。  “而且,上次……厉老夫人说要给我介绍男朋友,我现在和你在一起的事儿,她还云里雾里的,我暂时还没有想好要怎么和她解释!”  厉老太太上次听厉晓诺说厉祁深在和其他女人研究造人计划,杀来公司这边一打听,厉祁深没有否认,厉老太太就信以为真,然后大哈喇似的把这件事儿说给她听,还“好心”的要把藤家的藤少延介绍给她。  那会儿见厉老太太都自己来找自己,颇有一番让自己和厉祁深走得别太近的意思,她就觉得事情不是空xue来风,因为这件事儿,她还和厉祁深闹了情绪,后来才知道这里面有误会。  而这里面的误会,她一直都没有机会给厉老太太解释,现在两个人在这里碰面,让她该怎样和厉老太太说,告诉她,厉祁深研究造人计划的对象是她?  觉得自己根本就说不出来这样解释的话,乔慕晚更不想让厉老太太认为她是一个介入厉祁深和那个莫须有名义女人之间的第三者,她现在不仅不想见张婶,厉老太太,她更是不想见。  “我妈要给你介绍男朋友?”  厉祁深没有听乔慕晚其他的话,只有“上次厉老夫人说要给我介绍男朋友”这句话,就让他不自觉的皱眉。  ————————————————————————————————————————————  厉祁深下了楼,看到拿着一箩筐的果蔬的母亲交代张婶些什么,他不动声色的走了过来。  “怎么又买来这边这些东西?冰箱都放不下了!”  对于自己母亲时不时就往家里搬东西的行为,厉祁深出口的声音,夹杂着几丝生硬。  “放不下就再买一个冰箱,要知道你现在不是一个人!”  厉老太太把箩筐递给张婶,拉着自己的儿子,喜笑盈盈的往客厅走去。  “儿啊,妈给你说啊,你可以不把人家姑娘家的引见给我,但是你也不能亏待了人家啊,你看看你冰箱里还剩下啥了啊,连蛋肉什么的都没有了,人家姑娘要是来了你这边,连点儿有营养的吃不上,这不是让人家姑娘心里不舒服吗?”  厉老太太的话,让厉祁深挑眉。  “你瞅瞅你,动不动就一张谁欠你钱似的嘴脸,你就不能稍稍露点笑容么?这都是要当爸的人了,还这么没张好脸色!”  “谁说我要当爸?”  厉老太太:“……”  “您又从哪听来了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对于自家母亲咸吃萝卜淡操心的行为,厉祁深出口的声音不耐烦。  她要给乔慕晚介绍男朋友的事情,就足够让他窝火的了,现在又整出来这一出,这要是让乔慕晚听了去,指不定又胡思乱想些什么。  厉祁深的话,让厉老太太诧异的长着嘴巴。  “不是,你自己上次不是给我说你在那个啥吗?”  厉老太太寻思了寻思,脱口而出,“就是那个造人计划!”  “我有说过?”  被自己儿子不紧不慢的反问一句,厉老太太也底气不足了。  那日,自己儿子似乎也没有给自己承认他有孩子这件事儿,不过自己女儿说了他在忙着造人计划,估计也不能有错。  “混账犊-子,你又给我打马虎眼,你是不是觉得我老了,就不记得你说过啥了啊?”  “我倒不是觉得您老了,不记得我说过什么了,我反倒是觉得,您听风就是雨的本事儿渐长!”  厉老太太因为厉祁深心不在焉的话,气得不轻,不顾及他现在已经是个三十四岁的男人,也不顾及家里还有张婶在,抬起手,就像是小时候教训自己这个不乖的儿子,直接往他屁股上打去。  “浑-犊-子,你是说我肖百惠老眼昏花了,说风就是雨了是不是?”  被自己的母亲呼过来一巴掌,厉祁深怔了下,眼神儿变了色的看着她。  厉老太太还想打他,厉祁深快速反应的闪躲开。  “嗳,你还给我躲是不是?”  厉祁深:“……”  “自己有了女人还给我藏着掖着,你混小子还真打算孩子生下来再通知我是不是?”  “我有藏着掖着?”  厉祁深反问一句,俊脸因为自己母亲不顾他尊严的打他,有些沉,还有些黑。  “没藏着掖着,你怎么不敢给我看看?”  厉老太太来势汹汹,双手叉腰的样子,一副严刑逼供的架势。  被自己母亲的目光注视着,厉祁深险些有种上楼把乔慕晚抓下楼给她看的冲动。  “还不是时候!”  厉祁深轻描淡写应了一声,随即,昂藏身体坐进沙发中。  见自己儿子一副雷打不动的吊儿郎当样儿,厉老太太也不好再说些什么。  毕竟知儿莫若母,自己儿子脾气古怪,她又不是第一天知道。  坐下身子,厉老太太向自己儿子那边挪了挪位置。  没有刚才那一副要和厉祁深打架的架势,老太太软下来了气势。  “现在不是给我见人家姑娘的时间,那你至少给我说说是哪家的姑娘,家里都还有什么人,家里是怎样一个情况啊!”  厉祁深拿起矮几上面的水杯刚要喝水,厉老太太的话,让他抬眼横了她一眼。  “我说,你个浑-犊-子,你这眼神儿是什么意思啊?”  “没什么意思,只是提醒您一下,你问了,我也不会告诉您!”  厉老太太:“……”  ————————————————————————————————————————————  年南辰疯了一样往家里赶,抿紧唇瓣的他,看不见眼前的交通灯是红灯还是绿灯,一味的只想快点儿回到家里,找自己的父亲把事情问清楚。  他真的快要疯掉了,自己的初恋女友有极大可能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这样只会出现在电视剧里的狗血伦理关系就这样真真切切的发生在自己身上,他说不清自己心底里是怎样一个凌乱。  抓着方向盘的手,骨节都在泛白。  脚下又加大了油门,年南辰的轿车,绝尘而去。  回到家里,连鞋他都来不及换,就往楼上走去。  在书房那里没有见到自己的父亲,他又去自己父亲卧室那边。  “你爸没在家!”  正在家里做美容的赵雅兰,看自己儿子满头大汗的样子好像有什么急事儿,就忍不住问了他。  “怎么了,你找你爸什么事儿,怎么这么急?”  年南辰不确定自己的母亲知不知道自己父亲出-轨的事情,就没有告诉自己母亲自己这么着急是因为什么,只是轻描淡写的说公司那边有事儿,就离开了。  “你等一下!”  不相信自己的儿子这么急匆匆的回来家里是因为公司的事情,赵雅兰撕下去脸上的面膜,追了出去。  “南辰,到底怎么了?你找你爸到底什么事儿,你给妈说说!”  “没什么,就是公司那边出了点儿问题,我找爸,问问他的处理意见。”  年南辰要走,赵雅兰抓住了他,“你和我这个做妈的还用说谎么?到底咋了,我知道你爸在哪里!”  “他在哪里?”  年南辰还是不想把自己父亲在外面有女人的事情告诉自己的母亲,毕竟这样说来,对自己母亲,太不公平了。  “你先告诉我你找你爸到底什么事儿!”  “真是公司的事情,妈,我没有必要骗您!”  他本就心乱如麻,回答赵雅兰时的口吻,有些急,也有些不耐烦。  “我先打电话问问我爸!”  年南辰拿出手,刻意避开自己的母亲,翻出来手机,拨了年永明的手机号。  电话被接通,年南辰直接口吻生硬刻板的问道:“你在哪?”  ————————————————————————————————————————————  年南辰到茶道馆时,年永明已经坐在那里等候了。  打从上次在医院那里碰头儿,父子二人之间的关系明显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年南辰对自己父亲在外面养女人的事情表示不耻,虽然他和乔慕晚有婚姻在身的时候,自己也不断的找女人,那时,自己倒是不怎么在意。  现在想想,换位思考来看,他竟然理解了乔慕晚为什么会坚决了自己离婚,不会有哪个女人能那么大度的任由自己的丈夫在外面胡来。  乍想到乔慕晚,年南辰的神经被狠狠的一蛰,两个人好像好久没有见过面了。  进了屋,关上移门,年南辰坐了下来。  没有抬头去看自己的父亲,他端起茶盏,饮了口刚泡好的龙井。  年永明给自己的儿子续了茶,自己也饮了口。  “头上的伤怎么样了?”  看年南辰还贴着创口贴,他问道。  “我觉得,您开口的第一句话不应该是问我头上的伤怎么样了!”  年永明:“……”  “我觉得您应该问我一个更有价值的问题!”  年南辰神情寡淡的问着话,与以往那个不羁的男人,简直判若两人。  “或者,由我来问您更好一些!”  从进门就一直不愿看自己的父亲,说完这话,他难得抬起头,直视自己父亲。  “我现在不关心您和邵萍到底是什么关系,我只想知道,邵昕然是您的孩子么?”  年南辰一字一顿,最后一句话,他眉波间更是一瞬不瞬的盯着自己的父亲,生怕自己一个不留神儿,就错过了他眼底的某一丝神色变化。  年永明皱了下眉,想拿起桌上的茶杯再喝一口,却被年南辰按住了手。  “先回答我,我要知道,邵昕然是不是你和邵萍的孩子?”  ——————————————————————————————————————————  上次在厉祁深那边吃了瘪,厉老太太气得甩身离开。  今天自己心情不错,来了厉氏。  陆临川看前来视察情况的皇太后,刻意拔高了嗓门的提醒在办公室里办公的厉祁深。  厉老太太不悦的瞪了一眼多事儿的陆临川,“我不是来找那个浑-犊-子的,我来找慕晚!”  厉老太太悻悻的往设计部那里走。  推门走进设计部,一看厉老夫人来,纷纷起身和她问好。  “诶呀,大家伙太客气了啊,回头儿我让我家祁深给你们加薪!”  厉老太太笑得脸上都是褶子,一句句“厉老夫人”,唤的她心花怒放。  走到乔慕晚身边,厉老太太熟稔的抓住她的手。  “慕晚啊,我来找你,和我出去走走啊!”  每次厉老太太来找自己,乔慕晚都拒绝不了,但有了昨天在厉祁深家里的事情,她一时间也不知道自己要不要和厉老太太出去。  “你手上的工作先不急,我和你们部长说,让其他员工帮你处理!”  厉老太太笑着,一张脸,像是迎来了第二春似的。  有厉老太太的吩咐,梁秋月自然是不敢怠慢。  “老夫人您放心,乔工的工作,会有其他员工帮她完成!”  其他人对于乔慕晚和厉家的关系,可能还是云里雾里的,但是梁秋月从在鼎扬那边工作开始就知道乔慕晚和自家总裁的关系不一般。  现在厉老太太找上她,梁秋月哪里能驳了厉老太太的面子。  “那谢谢梁部长了!”厉老太太喜笑盈盈的道谢。  被赶鸭子上架一样的对待着,乔慕晚再也找不到其他拒绝的理由,索性,就硬着头皮答应了下来。  而且,自己现在和厉祁深的关系,她觉得自己应该和厉老太太交代一下。  ————————————————————————————————————————————  和厉老太太往公园那边溜达,在一处凉亭那里,坐了下来。  午后的阳光穿过枝桠,密密碎碎的落下一地斑驳的影子。  坐在石椅那边,乔慕晚怕老太太的身体凉到,拿了坐垫给她。  看着她细心照料自己,厉老太太心里又忍不住感伤起来。  她也不知道自己的大儿子到底找了一个怎样的姑娘,她这个做老太太的,打心底里喜欢乔慕晚,可哪知自己的儿子对她就是不上心,她真就希望自己儿子找的姑娘,和乔慕晚一样善解人意,会这么迁就她这个老太太。  “厉老夫人,现在天气虽然不凉,但是您毕竟上了年纪,不能受凉!”  轻轻婉婉的声音,柔的像是水似的,厉老太太笑得合不拢嘴。  “慕晚,你真是个贴心的姑娘啊!”  说着,老太太心底里翻滚着的那股子苦水,就不住的往上涌。、  “哎!”  叹气一声,厉老太太自顾自的自怨自艾。  “多么好的姑娘啊,你说我家祁深那个木头疙瘩怎么就不上心呢?”  乔慕晚:“……”  “慕晚啊,我这个老太太是真心实意想让你做我的儿媳妇啊,但是这祁深……哎!”  说到自己的儿子,她一颗心都拔凉拔凉起来。  “慕晚,你觉得我家老二怎么样?对他有没有感觉?”  又突然想到了同样没有女朋友的厉祎铭,老太太用殷切的目光,征求意见的去看乔慕晚。  突然有一种就像是物品被拍卖一样的感觉被来回假手,乔慕晚轻皱黛眉,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能将事情处理得十全十美。  微动红唇,她刚想说些什么,有低沉的男音,口吻不咸不淡的传来。  “不怎么样!”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