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205章 :我陪她,谁陪你?(六千字)

第205章 :我陪她,谁陪你?(六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465更新时间:2018-01-01 07:50:50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厉祁深带乔慕晚将车开离了好远一段距离以后才放缓速度的往公司开。  中途,陆临川难为情的打了电话过来。  接到电话,厉祁深神情寡淡的嘱咐他把自己母亲安全送回家以后就挂断了电话。  坐在一旁,乔慕晚听到电话那端有厉老太太闹情绪的声音传来,她本以为厉祁深至少会安抚一下,却不想他随便应了一句就挂断了电话。  “你不应该这么对厉老夫人的!”  向来,乔慕晚都觉得厉老太太并不是那种在厉祁深看来很难缠,还很会惹事儿的老太太,虽然老太太平时为了自己儿女的混事儿操碎了心,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厉老太太为人和蔼亲切,待人也是极好的。  乔慕晚的话,让厉祁深冷冷的瞟过来一个眼神儿,睨看了她一眼后,又将视线聚焦回前方的路况。  “我在和你说很严肃的话,你能不能不这副漫不经心的态度?”  乔慕晚抬手打了下散漫的厉祁深,不是她多事儿还是怎样,她这个外人对于他的行为都看不过去了,站在旁观者的角度上看,他对厉老夫人的态度,就是不孝的行为。  不管怎样说,厉老夫人是他的母亲,是生育他、哺育他的人,他的态度,实在是让乔慕晚看不惯。  或许是她打小就以感恩戴德的心来生活,没有真真切切感受到母爱的温情,她才会这么排斥厉祁深这种身在福中不知福的痞样儿。  “有什么好说的,没看我开车呢么?”  厉祁深口吻带着几分恶劣,看乔慕晚替他那个让人一个头两个大的母亲说话,他懒得听。  “你开车就不能听我说话了吗?”  他开车连亲吻自己的时候都有,听自己说话,对他来说,又算得了什么呢!  “你能不能不要这样的态度,对厉老夫人,你口吻就不能好一点儿吗?平时你和你弟弟、你妹妹都忙于工作无暇顾及她,她上了年纪,时刻挂念你们,想知道你们在做什么有错吗?”  “所以你的意思是,她有权知道我们在做什么是吗?”  乔慕晚:“……”  “比方说我们在哪里做,用什么姿势,都应该让她知道?”  “你能不能别说几句话就把话题扯偏了?”  乔慕晚红着脸,出口的声音明显带着几分不自知的娇嗔。  这个男人永远把她逼到窘迫不已地步的本事儿,好不容易能正经八百的说几句话,被他说几句就说偏了。  厉祁深投递过来一计眼神儿,依旧是冷冷中带着不屑。  “你就不能不让厉老夫人跟着你操心吗?”  “让她不操心还不简单,你和我回去,什么事儿都能解决了!”  厉祁深不咸不淡的说着话,“她成天想什么,你不知道吗?做了她那么久在厉氏的眼线,就算你耳聋眼瞎,也能知道老太太几个意思!”  脸颊红的更甚,乔慕晚觉得自己现在的处境尴尬极了,自己明明在很正经的谈论他和长辈之间的接触,他又把自己往到一个再窘迫不过的沟里带。  虽然她也知晓自己去和他的家人见面是早晚的事儿,但是她就是莫名的紧张。  “你就不能给我点儿时间,慢慢的接受吗?”  “像你这种鸵鸟心理的女人,不给你施压,你能乖乖就范儿?”  她说她要时间来适应,他就给她时间,让她有大把时间去准备如何面对他的家人。  谁曾想,自己给了她时间,她不将精力放在这件事儿上面,反倒过来管他和他母亲之间这些破箩筐的事情。  乔慕晚不语,缩着小脑袋,悻悻地晃着头。  “与其有时间管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想想正经事儿!”  厉祁深伸过来一只手,用手指点了点她的额角。  像小孩子似的撅了撅嘴巴,乔慕晚沉默半晌,又开口道:“我有想该怎样面对你家人,但是这并不影响我和你谈关于你和厉老夫人之间的事儿!”  说到底,她还是想管一下厉祁深对厉老夫人散漫不羁的态度。  专心致志看前方路况的眼神儿又飘忽了过来,厉祁深这次连带嘴角,都冷然的抽-动一下。  “我在很认真的和你说,厉老夫人她上了年纪,很需要你们这些做儿女的陪伴,你平时不办公的话,常回去看看她和厉老先生!”  “我没空!”  将视线落在前方拐角那里,他搭腔的口吻,就像是应付一再向自己示好的下属。  “要是你觉得他们孤独寂-寞的话,你可以代替我去看他们。或者,你可以考虑和我生个孩子,然后让他们两个老人来带!”  乔慕晚:“……”  ——————————————————————————————————————————  邵昕然窝在邵萍的颈窝里好一会儿才起身。  “妈,对了,我腿受了伤的原因,我把演出推迟了!”  “你这个孩子,推迟干嘛?你都受了伤,把演出取消就好,你这么要强,妈心里难受!”  对于自己这个女儿,邵萍自认为自己对她心里有愧,自己没能让她很好的感受到父爱不说,自己还做了其他人家的第三者,让她跟着自己干着急。  “没事儿!”  邵昕然甜甜的笑着,“反正……我暂时打算留在盐城这里,我不想再回到意大利那边了!”  对于自己女儿突然做出来的这个决定,邵萍本能的蹙眉。  “留在盐城,不回意大利?昕然,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以往,母女二人会隔一段时间,时不时回盐城这边一趟,但是这是八年离开盐城以来,自己的女儿第一次和自己说这样的话,她不懂,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儿,竟然让自己的女儿突然有了这样的打算。  “没什么意思,毕竟我当初也是在盐城这里长大,现在想回来了!”  邵昕然甜甜的笑着,然后用手圈住了自己母亲的脖子抱住。  “妈,意大利那边虽然好,但是那里毕竟不是我长大的地方啊,我想留在盐城这边,这边有很多我小时候的记忆啊!”  听自己女儿这么说,邵萍的眉皱的更紧。  如果说在没有遇到年家的年南辰之前,自己的女儿这么说,她可能会从了自己女儿的意见,觉得她对这里有感情,但是现在,自己的女儿和年南辰碰了面,她不敢保证年南辰是否是来者不善,她不想让自己的女儿受到委屈,所以,她一丁点儿也不想让自己的女儿留在盐城这里。  要知道,虽然这里算不上是什么龙潭虎穴,但是有年南辰在,还有赵雅兰在,她不得不防范一番。  而且,盐城这边,她真的有太多不可告人的秘密了,自己一旦在这里待下去,很有可能碰到那些故人。  “昕然,你听妈妈说,妈妈不是不想陪你留在这里,你想想你现在!”  邵萍抿了抿唇,循循善诱着。  “你现在难得在舞蹈界有了一定的名气,你是要登上国际舞台,拿各种大奖项的冠军,你现在想要留在盐城这边,就代表你要放弃你的前程啊,你这个傻孩子,你怎么能因为自己对这里怀旧,就把自己的前途给耽误了呢?”  “妈,我不会把前途给耽误了的!”  邵昕然撒娇的开着口,“妈,我现在已经有了舞蹈功底了,不耽误我去参加比赛和演出,在盐城和意大利那边没有什么区别嘛,我在盐城依然可以没有拿出来大把时间来练习啊!”  能猜得到自己母亲在顾及什么,邵昕然见自己母亲动了动唇瓣要劝自己,她先她开了口。  “妈,您是不是担心我会和年叔叔那边有什么冲突啊?您放心,我既然答应了您不会和年叔叔的家人起冲突,我就一定不会和他们之间起冲突的,您相信我好不好?”  “不行!”  邵萍斩钉截铁的拒绝了邵昕然。  “昕然,妈妈是为了你好,不让你留在盐城这边,不光光是因为你年叔叔那边,妈妈是真的怕你在盐城这里待下去,会耽误到了你的前途,你现在好不容易有了点儿名气,你不能因为想在盐城这里长时间生活,就把自己的人生理想给忘了!”  “我没忘,妈,我没有忘,但是妈,我是真的好想留在盐城这边!”  就当她有私心好了,自己好不容易在盐城这边碰到了厉祁深,自己又怎么可能轻易的让他逃掉。  就算盐城这边有年南辰,有一大堆自己不想见的人,不想去回忆的记忆,但是只要这里有她想要留下的原因,她就找不到离开的理由。  “妈,年家那边不会找我麻烦的,他们没有找我麻烦的理由!还有就是我的前途,如果有一样东西,会比我前途还重要,妈妈,你会让我舍弃吗?”  之前,她从不信什么人为情死,人为情伤,就包括她和年南辰在一起那会儿,都没有和厉祁深走在一起时那么强烈的感觉。  对于年南辰,她不是觉得自己对他不喜欢,而是相比较厉祁深而言,厉祁深让她更喜欢,更痴迷。  而这一点儿,她一直都埋在心底里,没给外人说。  “比你前途还重要?昕然,你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从昨晚从医院那边回来,妈就觉得你整个人不对劲儿的厉害,你到底是怎么了啊?”  先是回来问了自己她的生父是谁一事儿,后来又说了自己想要留在盐城这边,说什么有比她前途更重要的东西。  邵萍觉得自己女儿这样古怪的行为,让她越发的难以理解。  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对自己的女儿疏于管教,疏于关心,以至于让她对她这个当妈的,说话一再隐瞒。  “诶呀,没怎么嘛!”  就像是春-心萌-动那会儿被自己的母亲发现,以至于邵昕然对于邵萍的一再追问,表现的神色不正常。  “我就是想留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罢了!”  邵昕然坐在沙发中,拿了个抱枕抱在怀中,样子扭扭捏捏。  邵萍看了眼自己的女儿,看她眉目含春的样子,她大致也猜到了什么事儿让自己的女儿这副样子。  以往,邵萍对于邵昕然的私人事情,就像邵昕然对她一样,彼此间不闻也不问,但是之前她还小,邵萍也就觉得她是姑娘家玩玩罢了,现在她已经是二十八岁的年纪,然后还这么唐突的突然想要留在盐城。  这让她有些怀疑自己的女儿是不是遇到了小时候在这边的玩伴儿!  “交男朋友了?”  “没有!”  邵萍:“……”  “妈,您就不要管我了,我已经成年了,我有处理我个人事情的能力的,我只想告诉您,我想留在这边住一段时间,您就答应我吧!”  拗不过自己女儿一说一个理,邵萍无奈的摇了摇头。  “那你记得你答应我的!”  知道自己母亲还在忌讳年家那边,她不解思索的就答应,“好!”  ————————————————————————————————————————————  乔慕晚跟厉祁深上了电梯。  看笔挺身姿的男人,目光冷沉的落在不断变化的数字上,一再捏住衣角的乔慕晚,想到刚刚两个人就厉老太太一事儿又没谈妥,她又一次不死心别别扭扭地开了口。  “嗳,我和你说关于厉老夫人的事情,你再好好想想!”  “有什么好想的?”  厉祁深神情寡淡的丢过来一计眼神儿,落在乔慕晚局促不安的脸上,目光变得高深。  “不是给了你两条可行的建议!”  出口的口吻强势的让乔慕晚蹙眉,那是什么见鬼的可行建议啊!  别开小脸,乔慕晚心口窝火的难受。  厉老夫人说厉祁深是那种一锥子下去,都扎不出来个屁的男人,看来,厉老夫人的评价没有任何的错误,这个男人还真就是这样的一个男人。  “怎么又不说话了?”  “有什么好说的?”  乔慕晚学着厉祁深对自己说话时的咄咄逼人的口吻,扬着小下巴看向别处。  剑眉向上一挑,厉祁深看乔慕晚对自己爱搭不理的样子,俊脸不自觉的沉了下来。  “嗯……”  身子被厉祁深推到电梯角落里,乔慕晚皱着眉抬头,正好看到厉祁深单手撑在电梯壁上,一双深邃的眸光,眼底渲出黑墨一般的盯着她。  “你确定你没有什么和我好说的?”  乔慕晚:“……”  “我刚才不是给了你两条意见么,你要是不想选,我帮你选!”  似乎懂了厉祁深话语里给自己的玄机,乔慕晚黛眉蹙到一起。  “你那是什么馊主意,我才不要选!”  “怎么馊主意了?你是我的女人,代我行孝有错?还是说你为我生孩子,让我父母带有错?”  厉祁深说得话是没有错,但是这话听在乔慕晚的耳朵里,怎么听都觉得他是在搞自己。  “怎么又不说话?”  厉祁深挑高修长的指捏住乔慕晚的小下巴,深刻五官的俊颜,往她那里,欺了欺。  “刚刚在车上不是叽叽喳喳的说个没完,这会儿怎么没话说了?”  “我刚刚哪有叽叽喳喳的说个没完?我那会儿和你说的都是很正经的事情!”  “我现在和你说的不正经了吗?不是你说的我母亲过得很寂-寞吗?”  被厉祁深呛得自己一句话也说不上来,乔慕晚明亮的眸,无辜极了的看向他。  “我是说了厉老夫人一个过得很寂-寞,但是我是想让你这个做儿子的抽时间多陪陪她!”  “我陪她,谁陪你?”  乔慕晚的话刚说出口,厉祁深就拿话回嘴。  一时间被这个男人的话堵得自己哑口无言不说,她好不容易散去了红晕的面颊,又一次染上了火焰似的红霞。  女人都是耳听的动物,虽然很多男人的话都是甜言蜜语,用来哄她们开心罢了,但是不可否认的是,男人说这样的话,确确实实能让她们开心,心情愉悦。  就像现在对峙的两个人,原本乔慕晚因为厉祁深漫不经心的态度,心尖儿处有些恼火,现在被他很自然的说了这样一句话,自己心口处盘踞的那一星半点儿气焰,全部都消弭不见了。  “我们在说厉老夫人的事情!”  “和你也有关!”  厉祁深抬高捏住乔慕晚小脸的长指,用略带薄茧的粗粝指腹,刮了刮她细白肌肤的小脸。  淡淡的薄茧落在自己娇嫩的肌肤上,有些痒,乔慕晚细细的眉毛儿,不由得微拧。  “我又不是超人,连顾及你的时间都没有,哪有那么多时间去管我母亲,再说了,我母亲不是还有我父亲,还有老二呢么!可是你有谁?”  乔慕晚:“……”  “你只有我!”  厉祁深眉眼深邃异常,出口的话,少了以往的散漫和不走心,此刻竟然带着让人难以忽视的情深。  他不是会说情话,会哄女孩子开心那种男人,但是很多让乔慕晚刻骨铭心的话,就是在他这么不经意间的一说,就此让乔慕晚难以忽视,难以排斥,甚至莫名的带着心悸感。  “乔慕晚,你只有我,你只剩下我了,你还舍得把我往我母亲那里推?”  听这个男人的话,不是在给自己说情话,却比这世界任何话,任何声音,任何一首曲子都来得美妙,来得让自己心头儿暖融融的。  “我没有把你往厉老夫人那里推,就像你说的,我只剩下你了,我怎么舍得把你往其他人那里推!”  心里别别扭扭地感觉,彻彻底底的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心潮翻涌的悸动感,就像是一曲曼妙的华尔兹,在悠扬的乐曲中,绽放出最翩跹的舞姿。  伸手两个小手抱住厉祁深的腰身,小脑袋像是小拨浪鼓似的往他的怀中蹭了蹭。  乔慕晚承认她一直都不是一个大度的女人,尤其是在感情的问题上,她就是一个小心眼儿的小女人。  很多时候,她都自私的想要独自拥有这个男人,但是她又怕自己掌握不好尺度,将他握地更紧,反倒是物极必反,让她从自己这里溜走了。  所以,关于她和厉祁深这份感情的存在,她一直都在小心翼翼的经营着。  小手把厉祁深的腰身圈的更紧,乔慕晚仰起小脑袋,目光带着流光溢彩的看向眼前五官俊绝的男人,清秀的眉目间,尽是化不开的浓情蜜意。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