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206章 :你早就该和我回去的(九千字)

第206章 :你早就该和我回去的(九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8210更新时间:2018-01-01 07:50:50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小手把厉祁深的腰身圈的更紧,乔慕晚仰起小脑袋,目光带着流光溢彩的看向眼前五官俊绝的男人,清秀的眉目间,尽是化不开的浓情蜜意。  “但是厉老夫人是你的母亲,又不是和我抢你的女人,我只是想让你和厉老夫人多沟通一些,她毕竟也上了年纪,你应该珍惜这份母子之情不是吗?”  说到与母亲之间的感情,乔慕晚又不自觉的想到了自己的生母,她不知道自己的母亲是否还活着这个世界上,又或者说她生活在哪里,相比较来看,她觉得厉祁深真的比她幸福多了。  “你应该知道我在乔家是养女的身份,虽然我养母对我也很好,但是她终究不是我的生母,你可不可以不要这样一副身在福中不知福的样子?”  厉祁深默不作声,盯着乔慕晚一张脸,听着她的碎碎念。  “我不是把你往别人那里推,我这么小气,怎么可能舍得让你眼里,心里有其他人?”  乔慕晚说出口的话,小女人极了,声音虽然依旧温婉,但是细听,有些小霸道。  两个羸弱的小手捧起厉祁深的脸,将他倨傲冷硬的下颌弧线,完美的贴合自己的掌心。  舔了舔唇,她继续悠悠吐道:“厉老夫人不是其他人,她是你的母亲,也是我最应该感谢的人,是她把你带来这个世界上,才让我有幸认识你,你就算是不看在你和她的母子之情的情面上,看在她是我最该感谢的人,你也有义务抽时间陪着她!”  不知道乔慕晚从哪里整来了这么多的大道理,让一向毒舌的厉祁深,没有出口反驳她。  “又不是让你和其他人来往,你用得着脸色这么臭吗?”  良久也不见眼前这个男人给自己一丝反应,乔慕晚不知道厉祁深在想些什么,但是看他高深的目光,给自己的直觉就是他现在不满意自己管他的事儿。  “你要是不想我管你的事儿,那我以后不再和你说厉老夫人的事情!”  从始至终,都是乔慕晚一个人在吴侬软语,得不到厉祁深给自己一句应答,她咕哝出口的声音,越发的轻不可闻。  厉祁深目不转睛的盯着她轻轻掀动的嘴角,目光渐渐变得深邃如鹰。  “……你、干嘛一味的看着我,不说话?”  乔慕晚小鹌鹑似的闪躲自己的小脑袋,对于他这种高深莫测的目光,她读不懂,以至于鸵鸟心理的想要避开。  蓦地俯身,厉祁深涔薄的嘴角,作势就要去亲吻乔慕晚的额头,只是被她羞赧的闪躲开,男人的吻,不着痕迹的落在了她发丝的鬓角处。  有温热的气息,像是层层缠绕开的丝线似的裹住乔慕晚,她不自觉的红了脸。  缩着小脑袋往别处躲去,厉祁深用干热的掌心,忽的掌控住了她的小脑袋。  “躲什么?”不悦的男音在头顶响起。  乔慕晚:“……”  “我有说不让你在我面前提我母亲了么?”  厉祁深黑曜石般的鹰眸,一瞬不瞬的盯着乔慕晚清秀的小脸,眸底荡漾开竹叶落在平静湖面上的一圈一圈波纹。  乔慕晚有些怔愣,她一头雾水的搞不懂厉祁深的话,影射给自己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她本就没有那么缜密的心思,她猜测不到他到底是生气还是没有生气,还是说她曲解了他对厉老太太的态度?  一向凌厉的眸,在她的小脸上,目光专注的扫了一圈后,直到眼底荡起的那一圈圈波纹恢复平静,才收回目光。  厉祁深放开乔慕晚,眼见着到了乔慕晚工作的楼层,他迈着长腿移开步,单手抄袋的靠在电梯壁上。  电梯停了下来,“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  乔慕晚还在云里雾里的状态下,听到电梯提醒键响起,贝齿咬紧了几下唇瓣,定定的瞅了厉祁深一眼,才出了电梯。  “嗯……”  她一只脚刚迈出电梯,厉祁深从后面抓住了她的手腕,止住了她前行的动作。  回头,她皱着眉,澄澈的目光迎上目光冷沉的男人。  接到厉祁深的目光,乔慕晚一时间忘了说话,呆滞的与他对视。  两个人对视着,盘旋的气流渐渐的凝固着,谁也没有说话,气氛有些僵硬。  好一会儿,乔慕晚才动了动自己的小手。  柔白的小手想要抽离开,厉祁深却先她一步加重了捏紧她手腕的力道。  “下班后去停车场等我!”  捏着乔慕晚的手腕往他那边用了用力气,乔慕晚与他之间的距离,近了近。  吻,这次没有扑空,凉凉的,湿湿的,带着这个男人特有的强势,落在了她的额上。  心脏,蓦地漏了一拍。  再放开时乔慕晚时,厉祁深俊脸恢复一派闲适的淡然。  “去工作吧!”  掌心在乔慕晚的小脑袋上面揉了揉,然后收回手按了他所在办公楼层的按钮。  电梯门合上,阻隔了两个人之间的交流。  站在电梯门口僵硬着自己的小身子,乔慕晚后知后觉的揉了揉自己的额,好久,似乎专属于厉祁深的气息,都还没有散去。  ————————————————————————————————————————————  乔慕晚刚回到设计部,就听到几个男同事,鬼哭狼嚎的哭哭啼啼。  像是有那么回事儿似的,哭声大作的男同事拿纸巾不断的擦拭着始终不见有泪水落下泪水。  微拧细眉,她看了看几个干打雷不下雨的男同事以后,有些不解的将目光落在了梁秋月的身上。  “梁部长,他们怎么了?”  “没怎么,就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呗!”  梁秋月的话让乔慕晚越发不解的皱起黛眉。  “没什么,就是之前不是说那个茱莉在盐城有演出嘛,昨晚茱莉不小心儿发生了车祸,伤到了腿,演出推迟了!”  梁秋月悻悻地说着话,倒不是说自己出于女人的嫉妒心理还是怎样,只是设计部这几个男人哭哭啼啼了好久一段时间,耽误工作不说,自己听的也心乱如麻。  “梁姐,你瞧瞧你这话说的,我们这些单身男士就这点儿爱好,看不到茱莉的演出,我这心里难受着呢,你还这样说话。”  一个性格优柔寡断,娘里娘气的男人,哼哼唧唧的出声。  “我说啥话不中听了啊?你们已经耽误了工作时间,不想今天加班,就痛快给我去工作,这个茱莉又没死,不过是腿受了伤,推迟演出,你们一个个的用得着这副德行吗?”  梁秋月气势汹涌,拿起手里的底稿卷成筒状,作势就往那个男同事的头上打去。  在梁秋月这个部长的严词呵斥下,几个人,声音越来越小,最后都悻悻地回到工作区工作。  大家伙一哄而散,闹闹腾腾的设计部,又恢复了安静。  乔慕晚将目光落在桌案上面的那本时尚杂志那里,看上面邵昕然绝色的五官,忍不住伸手,拿起杂质。  虽然说她对时尚圈,娱乐圈那边没有什么关注,但是不可否认的是,邵昕然长得确实是那种让她一眼就会被惊艳到的女人。  乔慕晚也是个女人,看到邵昕然的头版头条,和那一张清晰映出她出众五官的照片,免不了心底里会歆慕她。  看乔慕晚聚精会神的看着邵昕然的头版头条,梁秋月走了过来。  “梁部长,她长得真的很漂亮!”  怪不是那些男人会因为她伤心,她惊艳的长相,确确实实有让男人为她倾倒的资本。  听着乔慕晚赞美邵昕然,梁秋月不以为意的撇了撇嘴。  “有那么漂亮吗?要我说,看她还不如看你顺眼!”  虽然说梁秋月平时八卦了些,但是她经历了这么多事儿,见识了那么多形形色色的人,看人看事儿的本事儿还是准的很。  就拿这个邵昕然来说,她一开始对于邵昕然印象还算不错,甚至听那些新闻报道说她是自己一步一个脚印的取得今天的成绩,她当时还会觉得这个小姑娘品行方面没有什么问题,自己没有靠家里,没有靠潜规则,没有靠其他人的任何势力,凭借自己的真实本领有了今天的成就。  但是有了昨晚她出了个小车祸这件事儿,让她彻底对她改变了看法儿。  她有亲属在医院上班,听医院那边的亲属告诉自己说邵昕然只是轻微伤到了腿,根本就没有新闻报道上面说的那么严重,而且,她仅仅只是一个小的交通事故,就被那些新闻报道大肆渲染,甚至她身后的工作团队,为了提高邵昕然的知名度,不惜用夸张的手法儿帮她上头版头条,以此来博取人们的眼球。  知道这些事情以后,梁秋月真心对邵昕然的人品,以及之前那些报道存在很大的质疑。  被梁秋月夸赞自己比邵昕然看着顺眼,乔慕晚清丽的面容,不自觉的浮现出红晕。  她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都市小白领,自知自己根本就没法儿和邵昕然比。  “梁部长,你就别打趣我了!”  “我哪里是打趣你啊,我说的是实话,你本来就比她看着舒服多了,你说她漂亮,她哪里漂亮啊?一看就说个克夫的相儿!”  被对比着,还听梁秋月这么评价邵昕然,乔慕晚真的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  想想可能是女人的嫉妒心理,她也就释怀下来。  放下手里的杂志,乔慕晚刚想收回手,就被梁秋月给握住了。  “慕晚,我是真的觉得你长得很好看,你自己可能不觉得,但是你就是那种越看越耐看,越看越好看的类型啊!”  梁秋月倒还真就不是奉承乔慕晚,想要借机讨好厉祁深还是怎样,她是觉得乔慕晚真就那样虽然不是惊艳,却能够给你留下深刻印象的小女人。  尤其是那一双黑白分明的乌眸,几乎让人看了,就会莫名的心悸,就像是回到了情窦初开,天真浪漫的时节,能触动你心底里那一根最脆弱不过的心弦。  被梁秋月一再的夸赞着,乔慕晚的脸颊,红晕被渲染开,如同油墨铺洒在了宣纸上。  瞧见出来了乔慕晚的不好意思,梁秋月也跟着笑了笑。  “你怎么还不好意思了啊?你也不想想,能让我们厉总多看一眼,你自认是比那些女人强啊!”  现在像乔慕晚这种干干净净,给人如沐春风感觉的小姑娘真的是太少了,就拿那个邵昕然来说,她虽然长得是漂亮,但是那是有了彩妆装扮才会那么漂亮,要是没有那些化妆品的作用,她想,那个邵昕然指不定被乔慕晚甩出去几条街。  提及到了厉祁深,乔慕晚小心脏不自觉的乱了跳动的频率。  她和厉祁深之间的关系虽然早就被大家伙一知半解了去,但是让梁秋月说及到两个人的关系,怎么听都有一种很暧-昧的感觉。  梁秋月还在一旁打趣着乔慕晚,直到手机,在她们攀谈间进来了电话,才让她一再窘迫的状况得到缓解。  “我去接个电话!”  有点落荒而逃的味道,每次提及厉祁深,乔慕晚都会不自觉的脸红心跳,就哪怕两个人现在的关系这么理所当然,她依旧没有改变骨子里的小羞怯。  出了设计部,乔慕晚没有看来电显示就接下了电话。  “你好!”  她语调轻柔的接了电话,如往昔一般。  听到有让自己心悸,又有让自己莫名痛心的声音,暌违的落在自己耳中,电话那边静默了。  好一阵,对方才嗫嚅唇,出声——  “是我!”  ————————————————————————————————————————————  年南辰的声音,从电话的另一端传来,出于本能的反应,乔慕晚直觉性的想要挂断电话。  “你先别急着挂断电话!”  像是对于乔慕晚可能会挂断电话的行为,有极为惧怕的心理,他几乎是在和乔慕晚说了那句“是我!”以后,就忙着开口补充这样一句话。  在另一端舔舐几下唇瓣,他继续道:“我有事儿和你说!”  乔慕晚纤长的玉指都放置到了挂断键上,听到那边的年南辰和自己说“我有事儿和你说!”,她指下下意识的僵硬住。  “什么事儿?”  没有过多的情绪起伏,她语调清清冷冷的开了口。  不是最开始和自己开口说话时的那种温婉声音,夹杂着几丝声音味道的语调,让年南辰不自觉的蹙眉。  又是一阵死一般沉寂的静默,由电话听筒传来,乔慕晚不免等得有些不耐烦。  本就觉得她和年南辰之间再没有什么可谈话的内容,等了良久也等不到他对自己说一句话,乔慕晚轻启朱唇。  “如果你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先挂电话了!”  “……我想你了!”  准备挂断电话的细碎声音传来,年南辰慌乱不已下,也顾不上其他,出于本能反应的直接出声。  一句“我想你了!”,让乔慕晚准备按下挂断键的动作又一次僵硬住。  难得乔慕晚没有挂断电话,而且自己也已经把话都说了出去,说出去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想想,年南辰也找不到什么转圜的余地,硬着头皮就继续往下说。  “乔慕晚,我想你了,你给我听清楚了,我年南辰想你了,很想,很想!”  昨晚自己碰到邵昕然确实是他始料未及的,而后来又看见她和厉祁深,又何尝不是让她心如刀绞一般的难受。  他从来不觉得自己会因为女人,把自己羁绊到一个弥足深陷的深渊中,但是这个女人,确确实实让他变得不再像他自己,也让他变得脆弱不堪的资本。  昨晚,他一-夜没有睡,不断的想着和乔慕晚结婚以来的点点滴滴。  到头来,两个人之间的记忆少的可怜,而她肯对自己展露笑颜的次数,更是以零基准为数。  但就是这样,他竟然可以将这些微不足道的记忆,记得清清楚楚,仿若昨日般历历在目。  听年南辰说这样的话,电话另一端的乔慕晚,先是微怔,随即,嘴角勾着明灿的笑颜,如同三月盛开的朝阳花,美得让人移不开目光。  “你今天打电话过来,说有事儿找我,就是和我说这个?”  乔慕晚嘴角冷冷的勾着笑,惊艳绝美却冷若冰霜。  她已经不记得自己拉黑了他多少个手机号码,不过今天能接到他打给自己的电话,她承认,自己没有想到,更没有想到,时到今日,他还是没有改变本性的过来膈应自己。  乔慕晚的话明显带着讥诮的意味,听到年南辰的耳朵里,让他一句话也说不上来。  轻轻掀动明灿如桃花般绚烂的唇,乔慕晚嘴角扬着笑,一字一句——  “如果你打电话是来膈应我的话,以后,就不要再给我打电话,我懒得接,更懒得听!”  乔慕晚说话毫不留情面,和面对厉祁深时的那个小鸟依人的乔慕晚,简直判若两人。  话毕,她如玉的指,作势就要挂断电话。  “乔慕晚,你一定要这么对我吗?我是真的想你了,你现在一定要残忍到让我把对你的那一丁点儿想念,都剥夺的遗消殆尽吗?”  年南辰觉得他一定是疯了,今天说出口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没有过脑子,以至于自己后知后觉才发觉,自己没脑子的说了些什么。  他真的自负的不想承认是自己在乎她,而是因为自己没有得到她,男性尊严作怪的心理,让他头脑发热的拥有她。  但是很显然,他自己的认为,自己的假设根本就不成立,他在乎她,不仅仅是因为没有得到她,更是因为自己没有她的存在,就好像是缺少了些什么似的。  曾经,他从来没有注意到她的存在,哪怕是在外面成天紫醉金迷,也从来没有在乎过自己这个妻子的存在,却在和她离婚,真切的失去她以后,心里莫名的乱,而且是从来没有过的乱。  年南辰的话并没有让乔慕晚有过度的神色表情变化。  从电话那边平复了下情绪,年南辰自己给自己纾解的从胸口处吐出几口郁结的气,重新开口。  “慕晚,我们见一面吧!”  年南辰用低声下气的口吻说话,因为乔慕晚,他真心觉得自己一向最在意的尊严,真的让自己消耗的索然不剩了。  “为什么要见面?我不觉得我们之间还有见面的必要!”  “我有话和你说,很多、很多话和你说,你现在连和我见一面,都这么排斥吗?”  “是,我排斥,很排斥!”  乔慕晚回答的干净利落,斩钉截铁。  “你今天已经膈应到了我,年南辰,你适可而止吧,我乔慕晚不是没有脾气,对你,我只是懒得发欺骗,你好自为之!”  “是因为厉祁深,你是因为厉祁深吗?”  年南辰说出口的话越来越慌乱,生怕乔慕晚挂断了自己的电话,自己再也没有什么和她说话的可能!  乔慕晚不想和年南辰说话,对于他的质问,她只想用沉默的态度,默认下来。  等不到乔慕晚的回答,年南辰心头儿处,就像是被刀子,一片一片的往下割他的肉。  很多时候,年南辰也费解自己到底在执迷不悟些什么东西,这个女人本就不应该属于自己,自己到底在坚持些什么,哪怕是被她用现在冷漠的态度对待自己,自己也不死心。  心里凄凉的厉害,就好像是自己的尊严被践踏的一丝不剩一样。  不想再继续关于厉祁深的话题,他还不想就此挂断好不容易和乔慕晚接通的电话,只得一味的僵持着。  脑海中乍想到前天晚上的那起车祸,他拿捏手机的手指,不自觉的捏紧后,然后语调不自觉放柔的关心道:“前天晚上的车祸,你……有没有受伤?”  听到年南辰提及到前天晚上的车祸,乔慕晚心里盘踞的疑惑得到了解答。  原来前天晚上那个男人真的是年南辰!  既然这么说来,厉祁深那晚情绪异常,她也就能理解了。  只是,她没有想到的是,年南辰居然认出来了自己。  “你这算是在关心我?”  年南辰:“……”  “不过不好意思,我和你之间没有什么关系,就算是应该有人关心我,那个人也不应该是你!”  至始至终都是一个清冷的语调,让年南辰直感觉,自己对她的关心,全部被她当成是垃圾一样的丢掉。  “乔慕晚,你……”  有些承受不住,剑眉横飞,怒气横生的年南辰,语调明显变了味道。  对于年南辰刚刚鳄鱼虚假眼泪的行为,乔慕晚不以为意的笑了笑,毕竟会对你发飙大喊的年南辰,才是真正的年南辰。  “我已经和你离婚了,年南辰,有你之前对我的对待,还有我妹妹和我父亲公司的事情,我现在还能接你电话,我觉得我已经够大度的了,请你以后不要再来打扰我,就像是我曾经说给你的那句话,我和你之间没有感情,所以也不应该有伤害,你好自为之!”  清清冷冷的说完话,乔慕晚不再给年南辰和自己任何一个说话的机会,直接挂断了电话。  ————————————————————————————————————————————  下了班,乔慕晚去了停车场那边。  她刚走到停车场门口那里,厉祁深就鸣响了车笛。  看到了厉祁深的车,乔慕晚嘴角浅笑,走了过去。  拉开车门,她坐了进去。  “等了很久吗?”  一边自顾自的扯着安全带,一边问。  她今天加了一会儿班,本来想打电话给他,问问他有没有还在等自己,但是自己后来想了想,自己试探他一下好了。  像自己的好闺蜜舒蔓,她平时就是那种最会摆大小姐架子的人,每次和异性约会,她都会放人家鸽子好一会儿。  舒蔓告诉她,女孩子就是要这样,那些男人有耐心等她,才能说明他心里有她。  在爱情这方面,乔慕晚本来就是那种一根筋儿的人,听舒蔓的话,她不过也是小试牛刀的尝试一下,看看厉祁深会不会像舒蔓说的那样,因为心里有自己,所以不管多久都会等自己。  所以她没有打电话给厉祁深,而是抱着这样的心理来了停车场这边,只是没有想到,他真的在等自己。  “没太久,你磨蹭的时间,我还能接受!”  他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虽然平时脾气不是很好,甚至可以说是阴晴不定,但是等女孩子这样的事情,他还是得忍。  再说,有今天她给自己说的那一番话,他心情好到不想冷言冷语的呵斥她。  厉祁深能在这里等自己,没有打电话催自己就足够让乔慕晚诧异的了,没想到这个男人等了自己二十分钟都没有说自己磨磨蹭蹭,她看向近在咫尺的男人,目光不由得多了几分打量。  厉祁深将车开出了停车场,发觉了乔慕晚琉璃般璀璨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他眉梢微挑。  “看什么?有什么好看的,我长什么样儿,你不知道?”  抬手点了点乔慕晚的小脑袋,将她快要贴到自己身上的脸,推了推。  “没有,我就是觉得你怎么可以长得这么好看?”  抬手,乔慕晚就想去抚厉祁深深邃的眉眼。  她从来不会觉得一个男人可以长得这边俊朗,她觉得厉祁深简直就是上帝最精湛的杰作,精湛到让她们这些做女人的,都不禁会自愧不如。  听乔慕晚评价自己时,用了“好看”这样娘炮的词汇,厉祁深瞟过来一计冷眼。  “乱动什么,老实儿坐好!”  拿下乔慕晚想要去抚自己脸的手,拨回去,厉祁深将目光注视到前方的路况上。  不知为何,乔慕晚就是觉得今天这个男人格外的迷人,尤其是斜下的夕阳,有淡淡金黄色的金丝打在他的身上,感觉他周身上下都置身在一片迷蒙的幻影之中。  按捺不住心底里的那份悸动,她柔白的小手抬高,附上了厉祁深的手背。  Ruan-ruan的触感,像是轻盈的薄纱,厉祁深不自觉的眉波轻动。  没有拿开手的意思,乔慕晚继续试探性的用五指裹住他。  蓦地,厉祁深一个反手,将乔慕晚的小手兀自包裹在了掌心中。  有男性干热温度的热源,通过经络传递给她,乔慕晚的心尖儿处都不由得暖融融的。  两个人十指相扣,掌心相对,美好的将指,在夕阳光辉的映衬下,流溢处璀璨的华美。  ——————————————————————————————————————————————  两个人的手一直扣在一起,轿车路过一个交通岗的时候,厉祁深随口道:“今天老二打电话让我回家吃饭,你和我一起回去吧!”  听到厉祁深突然带给自己这样一个消息,乔慕晚当即就小脸浮现出来了不自然的局促。  “你为什么没有提前告诉我?我……什么也没有准备啊?这么去,太唐突了!”  厉祁深现在才通知她,乔慕晚难为情极了。  她什么也没有准备,如果自己就这么堂而皇之的随他去了他的家里,她觉得自己一定会处在一个很尴尬的境地。  “有什么可准备的?”  厉祁深口吻不咸不淡的问着。  “不是有什么可准备的,我……我觉得我会紧张!”  “紧张什么?除了我爸,你还不认识谁?只是简单的家庭聚餐,又不是要把我的那些叔叔姑妈介绍给你,没必要紧张!”  厉祁深循循善诱的口吻不咸不淡,可再怎么听,乔慕晚都还是紧张。  与厉祁深交-扣在一起的手指,还掌心相对着,有一层薄薄的汗丝,密密涔涔的贴合在两个人掌心间。  感受到了乔慕晚掌心有汗丝在往外面冒,厉祁深拉起她的手指移送到唇边,吻了吻。  “不用紧张,有我在,怕什么?天塌下来,我替你顶着!”  低沉声线的声音,像是大提琴一样,沉稳有力,听厉祁深的话,乔慕晚紧张不安的感觉,竟然神乎其神的一点儿、一点儿的消弭不剩。  很多时候,感觉真的是一种很微妙的东西,就想她对厉祁深的感觉,说不上来为什么,但是她就是原因毫无保留,不凭借任何东西的相信他,相信他的能力,相信他的一切一切。  待自己不安的感觉彻彻底底的消散不见,乔慕晚点了点头儿。  厉祁深看了眼面容清秀的小女人,目光意味深长。  “你早就该和我回去的!”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