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207章 :我怕你不要我了(六千字)

第207章 :我怕你不要我了(六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413更新时间:2018-01-01 07:50:50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厉祁深看了眼面容清秀的小女人,目光意味深长。  “你早就该和我回去的!”  口吻不咸不淡的丢过来一句话,乔慕晚瘪了瘪嘴。  她也知道她跟他回去没有什么好忌讳的,但是就是莫名所以的,她心里有说不上来的不安感,这种感觉很微妙,微妙到只要听厉祁深说带自己回去,她就会紧张。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自负心理的原因,还是之前自己有过婚姻史的事情在作怪,亦或者是自己曾经欺骗过厉老太太的愧疚心理在影响她,她总觉得自己去见了厉祁深的家人以后,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可能会变了味道。  “你有和你父母说要带我回去吗?”  “没说!”  厉祁深的回答,让乔慕晚微微瞪大眼。  “那我就这么和你回去,会不会太唐突了?”  他没有和他父母说会带自己回去,自己就这样唐突的去了他的家,怎么说,她都觉得别扭,且不说这会让他父母诧异,自己的处境不免也会跟着尴尬。  厉祁深将看前方路况的目光收回,在乔慕晚局促的小脸上看了一眼。  她本就足够紧张,再被厉祁深用这样的目光看着自己,她更是怀中像是揣了一个小兔子似的活蹦乱跳。  “……要不,我改天再去拜访厉老先生和厉老夫人吧?”  “改天是哪天?”  厉祁深凉凉的丢过来一句话,如果是之前,她还没有和年南辰离婚,他可以理解她鸵鸟的心理,对任何事情都还有顾及,但是现在她已经离了婚,根本就没有什么好顾忌的。  本以为没有了年家少奶奶头衔儿对她的束缚,她能卸下心理的包袱,却不想她就算是离了婚,没了年家少奶奶头衔儿的束缚,还是一副别别扭扭地姿态,有时,他还真就想把她的脑袋撬开,看看里面是不是少了什么零件。  能发觉出厉祁深出口的语气夹杂了其他的情绪,乔慕晚捏了捏衣角。  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别扭些什么,又为什么要想那么多让她自己烧脑的事情?  唯一能让她对自己这样忸怩行为做一个解释,就是她太敏-感了,敏-感到担心厉家人对她的养女身份,对她曾经有婚姻史,对她曾对厉老太太隐瞒她的事情存在介意。  毕竟她的存在,确确实实不可能像想象中那么简单,厉家是什么样的家族,她虽然不清楚,不透彻,但是听人们对厉家的评价,她多多少少也耳濡目染了些。  为了厉祁深,她真的已经在很努力的不去在意那么多,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她的身份,她的过去,让她自己都存在芥蒂,何况是厉家。  乔慕晚刚才答应下自己,这会儿又想要变卦,不禁,厉祁深俊脸阴沉。  “你要是不想和我回去,不想见我家人,你可以直接和我说,不用找借口搪塞我!”  “我没有!”  乔慕晚不假思索的就截下厉祁深的话,她根本就没有搪塞他,她不过是头脑发胀的多想了一些莫须有的事情。  还有细汗往外冒的掌心,湿湿的,一再咬紧唇瓣,她不自觉的用指,摩挲厉祁深好看手指的骨节。  良久,道:“……一会儿,你在前面停车,我下车去买些水果!”  ————————————————————————————————————————————  乔慕晚没有再别扭,拿着买好的水果上车,厉祁深原本乌云密闭的俊脸,重拾明朗。  “你别再郁结了,是我不好,我不该这么别扭的!”  乔慕晚抱住厉祁深的大手,小脸欺近他,口吻撒娇的说着话。  “拿开手!”  厉祁深面容略带嫌恶的拨开乔慕晚的手,他从来不知道,这个女人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竟然会学着哄人了。  “不嘛!”  没有因为厉祁深对自己摆出嫌恶的样子而松手,她抬高玉白的指,轻轻地去触碰他锋朗的眉心。  “这么好看的眉形,你干嘛总要皱着啊?”  软指,轻轻地抹平他的眉心,乔慕晚耐着心思的盯着他深邃的眉眼。  她从不是一个花痴,但是对于厉祁深如画的眉眼,她承认,自己竟然会在不知不觉间,对他的五官容貌,不自觉心悸的垂-涎。  堆起的褶皱,被她的指,一点儿、一点儿的抚平,罡气十足的剑眉,重拾凌厉。  越看他的眉眼,乔慕晚越是喜欢的发紧,以至于自己不受控制的倾身,吻了吻他的眉。  轻柔的一吻刚刚落下,一直不动声色的厉祁深,倏地从她腋下伸过去大手,拮据的握在她盈盈一握的柳腰上。  乔慕晚不自觉的一个激灵,用一双微微瞪大的乌眸,目光带着些许凌乱的看向他。  “现在都学会哄男人了?”  被厉祁深的一问,问的脸颊发烫,一直延伸到耳根子处。  强压下心里小鹿一般砰砰乱跳的感觉,乔慕晚让自己放松下来一再绷紧的身体。  “没有哄你,两个人在一起,本来就是要迁就彼此,既然你不肯让步,那只好我软下来了!”  乔慕晚学着他,让自己云淡风轻的说着话,但是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说这话的时候,心里乱成什么样子。  闻言,厉祁深挑眉。  “嗯……”  腰身被一只遒劲力道的大手收紧,乔慕晚哼唧一声。  “我又没有错,为什么让步?”  乔慕晚:“……”  “还算你识相!”  口吻冷冷的,向来不喜显露山水的厉祁深,让乔慕晚根本就看不出来他此刻心里有多么的得意忘形。  细眉微蹙,厉祁深一副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样子,让乔慕晚心里略微不悦。  她只是在乎他,才愿意妥协下来,甚至是哄他,真是没想到他竟然可以理直气壮的把所有的事情都归咎到她的头上。  要知道,让她跟他回家,没有提前通知她,可是他的错。  “再给我揉揉!”  厉祁深指了指自己的眉梢儿,一派命令的口吻。  “还揉什么?”  见厉祁深帝王的姿态命令自己,乔慕晚不解。  “你说的,这么好看的眉形,干嘛要一直皱着,这里……”厉祁深长指抵在眉心处,“刚刚又皱了!”  乔慕晚:“……”  ——————————————————————————————————————————————  两人往厉家老宅那里驶去,中途,有电话进来。  “嗯,我知道了!”  “……”  “今天?我明天再过去,今天不行!”  厉祁深回答的果断利索,丝毫不拖泥带水。  对方还在说些什么,厉祁深不悦的皱眉。  “那是你们的事儿,和我搭不上任何关系!”  语调变得冷硬起来,俊颜浮现坚冰般凌厉。  挂断电话,厉祁深将手机丢在工作台上,原本柔和的线条,此刻又浮现出冰冷。  坐在一旁,听厉祁深恶劣的口吻,乔慕晚不自觉的蹙眉。  她伸出手,附上厉祁深的手背,试图用这样的方式,让他心情转好。  “公司那边出了什么棘手的事情吗?”  因为在乎,乔慕晚不想见到他皱眉黑脸的样子,在她眼中,厉祁深应该是面容时刻保持俊朗的样子。  “不是!”  乔慕晚对自己的关心,厉祁深看得很清楚,很透彻。  “只是一些琐事儿!”  语气较刚刚柔和了很多,对乔慕晚,他的眉目间,总是不自觉的带有深情。  “既然是一些不必要的琐事儿,你就不要因为这些小事儿生气了!”  小手加重力道的附上他的骨节,清秀的眉目,凝视他又一次皱起的眉眼。  “我都说了你的眉形这么好看,为什么总是要皱在一起呢?”  乔慕晚又一次抬手去轻抚,将他的眉峰,舒展开。  被一旁的小女人连说带哄,厉祁深的眉心放柔开,连带着心里窝火的气焰,也消弭不见。  “到底怎么了,我还从来没见过你会因为一些小事儿生气!”  见厉祁深稳定下来情绪,她轻声的问。  “没怎么,是4s店那边!”  今天乔慕晚和他一起回去,他本来心情不错,中途接到4s店那边打来的电话,说什么他的车已经修理好,因为店里没有空地方存放他的车,让他今天在他们下班之前去店里把车提走。  事情本来就不是什么大事儿,偏偏卡在了他带乔慕晚回家的这个节骨眼儿上,难免,一向性情不定的厉祁深,来了脾气。  听厉祁深随意轻描淡写的说了他生气的原由,乔慕晚玉指,轻轻地摩擦他的手指。  “也不是什么大事儿,你去那边把车提出来就好了啊!”  没想到乔慕晚竟然替4s店那边说话,厉祁深瞟过来一计目光。  能感觉到厉祁深给自己的目光表明他的不悦,乔慕晚用两个小手,一起握住他的手指。  “他们只是员工,你干嘛要难为他们呀?他们店里没有停放你车子的地方,你去把车子提出来就好,也不耽误什么时间!”  “蠢女人,知不知道我们现在要去哪里?”  乔慕晚点头儿,她当然知道他们要去哪里,但是这似乎和他去那边取车,没有什么必然联系。  “嗯,我知道,但是你也没必要难为那些员工啊,他们不过是为了方便工作,你不去取车,他们也难做,你们这些做老板的,怎么就不懂我们这些做员工的苦呢?”  她也是替别人打工的员工,自然理解员工的心理,所以,站在客观理性的角度来看,她觉得厉祁深有点儿无理取闹了。  “你要是没有时间去取车,可以让陆助理帮你去取啊。或者,你自己折腾一趟,你不是说你弟弟下班还有一段时间,反正回去了也是等他,还不如你跑一趟去取车!”  厉祁深没有吭声,听乔慕晚吴侬软语的说着话。  “你要是不想自己去,我陪你去,你看这样好不好?”  乔慕晚一再的说软话,让厉祁深不着痕迹的将目光落在她的脸上。  再三打量,他将车在前面的路口,转了方向,往4s店那边驶去。  ————————————————————————————————————————————  夕阳的余晖,洒下金丝万缕,成片的火烧云,将天空装点的绚烂无比。  乔慕晚拉开车门随厉祁深下了车。  有门童恭敬的问好,厉祁深不以为意的走了进去,倒是乔慕晚,对他们回以微笑。  看走在前面步履平稳的男人,她黛眉微拧,忍不住碎碎念一句:“到底是当老板的当习惯了,到哪里都拿架子!”  跟上厉祁深进了4s店,不知道厉祁深和店里的工作人员说了些什么,里面的工作人员就连连点头儿。  与此同时,一道女性倩丽的身影,也随之一并闪入乔慕晚的视线。  邵昕然穿着嫩黄色的波西米亚长裙,披散着海藻般的卷发,身材出挑的走在厉祁深身边,和那些工作人员,面容扬着笑靥的说着话。  一看邵昕然那张精致的脸,乔慕晚想到了今天的新闻报道。  将两张一模一样的脸往一起叠加,她抬手抵在了自己的唇上。  她是那个茱莉?新晋的舞蹈界新星,邵昕然?  ————————————————————————————————————————————  邵昕然入了4s店,在店里四下扫了一圈。  一抹颀长笔挺的身躯,白衣黑裤勾勒出身姿完美的身型,让邵昕然不自觉的眉波一荡。  几乎在识出那个人是厉祁深的瞬间,她的心脏就乱了心跳。  舔舐了几下艳红色的唇,她平复了一下思绪,用一副自己没有认出来厉祁深的姿态,踩着高跟鞋走上前。  站在工作人员的面前,邵昕然一脸迷惘的看向工作人员。  “你好,我有点儿事情,可能需要你们的帮忙!”  细软的声音,软的就像是没有骨头的软组织动物,隐约间,还有一丝细柔的嗲嗲语调。  “稍等一下厉先生……你好,小姐,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  原本和厉祁深在谈话的工作人员,目光转移到邵昕然的脸上,友善的问着。  绞着手指,邵昕然摆出来一副语言又止的样子,眼角的余光,不住的往身边男人的身上瞟去。  “就是,我的车,在你们这边维修,现在,我能不能把我的车提出来?”  工作人员问了邵昕然的车牌号和车型后,告诉她,可以提车。  “邵小姐,这位先生也是来提车的,你们一起随我来吧!”  工作人员提到了身边的厉祁深,邵昕然原来小心翼翼落在他脸上的目光,开始变得不再偷偷摸摸。  目光触及到厉祁深一张五官深刻面容的俊脸时,她明艳的笑着。  而厉祁深却是一张寡淡面容的脸。  邵昕然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厉祁深却一副和她不认识样子的转身,直接随工作人员走去。  厉祁深一副对自己不予理睬的陌生人姿态,让邵昕然不免心里受挫。  再怎样说,她也是被千万人捧着的舞蹈界新星,自己就这样被厉祁深看都不稀罕看一眼的对待着,心里就像是有针在扎她似的,让她不舒服。  捏紧手指,她忿忿不平的咬紧唇。  她不就是喜欢他吗?他用得着一副以为自己喜欢他,他就可以把自己的尊严践踏到一丝不剩的地步吗?  不甘心,这三个字就像是刻在他的脑子里一样让她难受。  努力平复下自己的情绪,她再抬起头时,目光倏然触及到一抹小身影,像是一个小尾巴似的跟着厉祁深。  看着那一抹身影,一种那晚车祸现场,厉祁深搂紧的身影,与她重叠,邵昕然不自觉的眯起狭长的眸子,垂落在体侧的小手,捏的更紧。  ————————————————————————————————————————————  乔慕晚站在原地,看邵昕然走上前,不知道和那些工作人员说了些什么以后,就把比盛开的花都还要明丽的笑眼落在了厉祁深的身上。  有那么一瞬,乔慕晚心里有些起疙瘩。  她也是个女人,自然能懂得女人看男人的目光代表什么。  从邵昕然的目光中,她看出来了她对厉祁深的歆慕。  不知道是不是距离远,让自己误会了,还是自己喜欢胡思乱想的原因,她直感觉邵昕然的目光,让自己心里很不舒服。  咬了咬唇瓣,因为厉祁深背对着她的缘故,她看不到厉祁深的面部表情。  想到他可能用一种欣赏美女时意兴阑珊的目光,她的双脚,就像是被灌了铅一样的沉重,沉重到她忘了移开步子,沉重到不敢上前去看两个人之间是怎样一种对峙的姿态。  厉祁深寡淡神情的脸转了过来,定睛一看,不是他看自己时的那种讪然,乔慕晚原本紧绷绷的心弦,如释重负的松懈了下来。  不自觉的,乔慕晚自嘲的笑了笑,自己到底这是怎么了,竟然会敏感到,任何女人和厉祁深走近一些,自己就心里难受的介意。  她觉得自己一定是中毒太深,深到到了胡乱吃醋的地步,深到到了胡乱猜想的地步。  两个小手拍了拍自己紧绷绷面颊的脸,让僵硬的脸部肌肉松懈了下来以后,移开小碎步,像是一条小尾巴似的走上前去。  ——————————————————————————————————————————  厉祁深回过头儿,看到跟自己过来的乔慕晚,不自觉的挑眉。  “不是让你在大堂那里等我,怎么过来了?”  对于厉祁深的质问,乔慕晚甜甜的笑着。  然后撒娇的拉住他的手,把他的大手在自己的两个小手中,握地紧紧的。  “刚刚看到美女和你搭讪,我怕你会被美女迷住,不要我了,所以我跟过来了!”  她笑着解释着,一张清秀的面颊上,两弯漂亮的眉毛,牵连起细细的涟漪,就像是有微微起浮的水波,荡起一圈一圈的波纹。  厉祁深轻笑下,弯着手指,刮了刮她的鼻头儿。  “放心吧,除非你不要我了,不然我不会不要你的!”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