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208章 :勾-引人也是种本事(六千字)

第208章 :勾-引人也是种本事(六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530更新时间:2018-01-01 07:50:50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厉祁深轻笑下,弯着手指,刮了刮她的鼻头儿。  反手握住乔慕晚的小手,他略带薄茧的指腹,沿着她手指,轻刮着,“放心吧,除非你不要我了,不然我不会不要你的!”  厉祁深的一句话让乔慕晚瞬间红了脸,以往,在她眼中,这个男人一直就是那种不显山、不露水从容不迫的男人,很少有什么情绪的流露。  最近,她不止一次听这个男人在不经意间说情话,说得还那么煞有其事,虽然有些不适应,但不可否认的是她说不上来心里有多甜蜜。  红着脸抽出来自己的手,乔慕晚将两个小手收回藏在身后。  “你去取车吧,我回大堂等你!”  说不出自己有多窘迫,乔慕晚转身就往大堂那边走去。  ——————————————————————————————————————————————  直感觉自己的掌心都在发烫,和厉祁深,明明早就已经有了肌肤之亲,却在听他对自己说甜言蜜语的时候,自己竟然会像情窦初开的少女一样害羞。  乔慕晚脑海中不自觉的回想厉祁深刚刚对自己说的话,那句话,就像是梦魇,缠着她。  抬手拍了拍自己绯红的脸颊,可燠热的感觉非但散不开,还有一番大肆燃烧她脸部肌肤的架势。  有路过的工作人员,看到红着脸的乔慕晚,目光忍不住多打量了几下。  脸颊滚烫的越演越烈,不得已,她羞赧的低下头,往大堂那边走去。  一双踩着高跟凉鞋的玉足出现在乔慕晚的面前,让她蓦地顿住步子,然后抬头。  看到站在自己面前的邵昕然,乔慕晚有些怔忪。  她和邵昕然不认识才对,但是她站在自己面前,扬着美丽的笑靥,用一双勾人心魄的桃花眼睨看自己的姿态,好像和自己很熟络。  “你是哪家的名门淑媛?”  邵昕然笑得极为刺眼,问出口的话,礼貌中夹着针锋。  对于邵昕然对自己的发问,乔慕晚一头雾水的蹙眉。  “哦,你可能不认识,那我先和你自我介绍一番好了!”  邵昕然抬手拨了拨自己海藻般波浪卷发,脸上,至始至终都挂着笑。  “我是邵昕然,英文名叫茱莉,是一名舞蹈家!”  出于礼貌,乔慕晚想回一句“你好!”,却在邵昕然把接下来的话说出口以后,自己的话,生硬的卡在了喉咙里。  “是厉祁深在国外时的‘好、朋、友!’”  邵昕然一字一顿,尤其是说最后三个字的时候,颇有一番咬牙切齿的意味。  “我看你和祁深的关系不一般,不过我和他的关系也不一般,不知道他有没有和我提过你?”  明艳的笑,刺眼到就像是三伏天毒辣的日光,邵昕然嘴角勾着挑衅的弧度,出口的话,轻-佻极了。  闻言,乔慕晚原本红润的面颊,不由得一白。  她不是小孩子,也不是傻子,从邵昕然走到自己面前,乃至于她刚刚对厉祁深露出来笑容那会儿,她凭借女人的第六感就应该有猜测到,她对厉祁深的感觉不一般。  而现如今,自己早就应该有所警惕的不一般,这会儿,得到了真切的证实。  刚刚邵昕然咬牙切齿对自己说她是厉祁深在国外的好朋友的时候,乔慕晚就不由自主的想到了卢梦妍离开去意大利那边,留给自己那句警告的话。  同样是和厉祁深在意大利那边长居,作为厉祁深的好朋友,卢梦妍对厉祁深就是那种再明显不过的喜欢,以至于,乔慕晚不需要多想,也能看出来邵昕然不仅仅是和厉祁深认识这么简单,又极大的可能,她已经到了一种对厉祁深疯狂又偏执的喜欢的地步。  她是女人,而且还是很小心眼的小女人,邵昕然在自己面前,亲昵的唤着厉祁深为祁深,还用厉祁深和自己的关系,来影射她之前在国外和厉祁深之间的关系,这么明显又chi-luo-luo的挑衅,尤其是她艳丽的唇,勾着刺眼又张狂的笑,简直就像是一块猩红的烙铁,刺激着乔慕晚澄澈的瞳仁。  按捺下自己心里莫名的烦躁感,乔慕晚抬起头,用浅淡的笑,目光如水般璀璨的看向因为穿着高跟鞋高出自己半头儿的邵昕然。  “不好意思邵小姐,阿深从来没有和我提过你!”  乔慕晚据实回答,也不知道到底是出于怎样的心理,在提到厉祁深的时候,她用了自己从来没有对厉祁深说过的亲昵称呼。  邵昕然眼底划过一抹刺芒,脸上的笑容不免有些僵硬,乔慕晚对厉祁深称呼“阿深”,这个称呼,让她心里不适的厉害。  不同于邵昕然的笑,乔慕晚笑得极为淡然,就好像琉璃般清透,不掺杂一丝的杂质。  可她的笑落在邵昕然的眼中,却让她嫌恶的发紧。  和厉祁深在一起久了,乔慕晚也学得一两招察言观色。  看出来邵昕然面容不似刚才那般张狂,她依旧保持得体的微笑。  “邵小姐说我和阿深的关系不一般,你确实说对了,我是他的女朋友,对于你这个阿深在国外来往的异性好朋友来说,我们的关系确实不一般,只是我不知道邵小姐说你和阿深的关系也同我一样不一般是什么概念?他有带你回家去见他的父母吗?”  自认为自己从来不是一个言语犀利的人,可乔慕晚也不知道自己今天是怎么了,整个人就像是吃了弹珠似的,说话的语气虽然维和,细听了去,却是夹枪带棍,含着浓浓的火药味儿。  邵昕然面容僵硬,乔慕晚的话明显让她吃瘪。  看眼前这个明显比自己小,面容长相不像是那样一个会夹枪带棍的人,说起话来,口吻却是这般犀利,她垂放在体侧的手,不自觉的握紧。  尽力让自己保持自己在舞蹈比赛场上对待自己对手似的的优雅微笑,邵昕然抬高指,缓慢轻柔着自己的美甲。  “祁深的女朋友啊?那关系确实不一般,只是我不知道你是哪家的千金小姐?你应该知道吧,厉家在盐城是数一数二的名门大户,作为祁深的女朋友,我想你的家世背景应该很不错吧?”  乔慕晚:“……”  “哦,对了,我还没有问你叫什么名字呢?你方便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  邵昕然明眸如睐的笑着,打量着乔慕晚一身的普通装扮,原本吃瘪的神情,又重拾傲慢。  被问及到自己的身份这样敏-感的话题,乔慕晚一时间不语。  虽然乔氏也是企业,但是名气小的根本提不起来,而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她是乔家养女的身份。  “怎么,连名字都不肯告诉我,还是说你知道自己身份太渺小,说了我也不会记住,所以你不想告诉我?”  邵昕然又抛出来刁钻的问题,勾着涂抹口红的唇,烈焰般咄咄逼人。  “怎么会?”  乔慕晚莞尔淡笑,抬头看邵昕然,黑白分明的眼仁,就像是水晶,透彻明亮。  “邵小姐都说了你是阿深的朋友,既然是阿深的朋友,当然有权知道他女友的名字!”  邵昕然:“……”  “我叫乔慕晚。”  原以为这样提不起来名字的女人不会和自己说她是谁,只是没想到,她还真就有勇气告诉自己。  “乔慕晚?姓乔啊?据我所知,在盐城,还真就没有听说哪个名门大户,有姓乔的!”  “是,盐城确实没有哪个名门大户家姓乔,我的身份很普通!”  乔慕晚据实回答,很多出身,本就改变不了,就好比你穿了一身的假名牌,还反倒不如轻松一身。  对于自己的身份,她不想去隐瞒,更不想撒谎。  邵昕然明丽的容颜,因为乔慕晚的坦然,微微狰狞。  在意大利那会儿,多少名门淑媛往厉祁深身上倒贴,他都不动声色,现在对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女人上了心,她不仅是不甘心,更是不服气。  “身份很普通也敢攀高枝,呵……乔小姐,你是从哪里来的勇气去勾-引祁深啊?”  邵昕然明显变了说话的语气,她不愿意相信是厉祁深对这个普通的女人上了心,她猜,一定是乔慕晚用了手段勾-引厉祁深,厉祁深才会上钩的。  听邵昕然对自己不再客气,变了语气的语调,乔慕晚微微蹙眉。  她本就不是一个喜欢惹事儿的人,对于邵昕然对自己不屑的态度,她并不想再继续理她。  反正她做什么,没做什么,在她看来,自己都是一个为了傍上厉祁深而不惜用尽各种手段的jian女人。  “随便邵小姐怎么想好了,感情的事儿讲求的是两情相悦,既然你说我勾-引了阿深,那只能说明我有让他被我勾-引上钩的本事儿,与勇气无关!”  乔慕晚淡笑了下,随即往旁边移了移身体。  看乔慕晚在自己身边擦身离开,邵昕然眼底一再想要掩饰的熊熊烈火根本就无法控制的放肆燃烧。  狠狠的攥紧手,有那么一瞬间,她想要转手走上前去抓乔慕晚的手腕,然后甩她几个耳光。  该死,凭什么在国外那么久,厉祁深都没有看自己一眼,现在回了国,只是个把月的时间,就被这个比自己低jian百倍的女人坐实了厉祁深女友的位置。  不甘,不服,恼火,气愤……各种让她理智被消耗掉的抓狂词汇,不住的凌迟着他的感官世界。  ——————————————————————————————————————————————  乔慕晚回到大堂休息区那里,心里也不舒服的厉害,先是有藤雪,后来有卢梦妍,后来藤雪不再缠着厉祁深,卢梦妍也出了国,她本以为一切就此都会好转了,不会再出现什么磕磕绊绊,谁曾想,竟然会在她随他回家的这个节骨眼上,又碰到一个厉祁深死忠的爱慕者。  而且对方还是那种来势汹汹、盛气凌人,很明显是一个不好惹的人物类型。  心里不禁责备起来厉祁深,他说自己打小就开始拈花惹草,他还不是一样让这么多的人女人追捧着,连来一趟4s店取车,都能看到他的爱慕者。  “慕晚?你是乔慕晚吗?”  忽的有一道男音在唤着自己,不同于厉祁深开口时的深邃内敛的声音,他的声音,憨憨的。  抬起头,乔慕晚灿然的目光,泛着璞玉般透彻的色彩,有些迷惘的看向眼前这个穿着4s店工作制-服的工作人员。  看出来乔慕晚眼光中的错愕,男人依旧憨憨的笑着。  “……你是之前在新胜学校初二四班的乔慕晚吗?”  “我是,请问你是哪位?”  “我是你的同班同学刘铁胜啊!”  看乔慕晚应声,刘铁胜直接熟络的坐在了她的身边。  “慕晚,你还认不认识我?我是铁胜,就是当初……”  刘铁胜有些害羞,当年他追求过乔慕晚,只是当时班里还有好几个也喜欢乔慕晚的竞争对手,他那会儿迫于其他几个竞争对手的压力,最后选择了默默的喜欢她。  刘铁胜欲言又止,乔慕晚看了看他红了脸的样子,莞尔。  “嗯,我记得你,你给我打过饭!”  乔慕晚不记得当初具体是怎样一番景象了,只是隐约间记得那会儿自己的书桌里,时不时的就会出现情书,甚至什么小熊娃娃,早餐,午餐都出现在自己书桌里。  而她之所以还能记得刘铁胜,完全是因为他不同于其他那些追求者,他对自己表达喜欢的方式很特别。  她记得初二和他一班那会儿,他是一个个子很矮的小胖子,和现在穿着员工制-服的他,大相径庭。  记得他有好几次捧着个便当盒送来自己面前,然后声音和现在差不多,也是这种憨憨的声音对自己说:“这是我妈妈给我做的便当,我妈妈说,好吃的就要和喜欢的人一起分享,慕晚,我想和你一起吃!”  “慕晚,我妈妈说鸡蛋有营养,我让我妈妈做成了荷包蛋,你尝尝!”  “这个是三鲜馅的饺子,你和我说你喜欢吃虾仁,我就让我妈妈给你包了三鲜馅的饺子!”  因为他小时候是个小胖子的原因,每次都是拿好吃的和自己找话题聊。  起初的一两次,乔慕晚还能接受,后来久而久之,她也就不再接受,为此,刘铁胜大哭了好几次。  这样一个让自己有深刻印象的男孩子,乔慕晚怎么可能忘掉呢。  只是没有想到的是,现在的刘铁胜和上学时的那个小胖子完全不同了,而且自己能和他自从初中毕业以后,在这里遇见。  对于乔慕晚,刘铁胜还有未了的情,乔慕晚一说记得他,他就开始没完没了的侃侃而谈。  “慕晚,你知道吗?初中毕业以后,我妈就开始让我减肥,虽然我很不情愿,但是你知道吗?因为那个舒蔓告诉我,说你喜欢瘦瘦的,高高的男孩子,所以我就……”  刘铁胜一副憨态可掬样子的绞着手指,虽然他瘦了下来,但是还是一副憨憨的样子。  乔慕晚微微瞪大眼的看向刘铁胜,随即笑了笑。  “舒蔓就是喜欢开玩笑,你不用在意的!”  “我没有在意,我只……在意你的话了!”  刘铁胜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和蚊蝇似的。  乔慕晚因为刘铁胜的话,笑意僵硬了一下,随即,又是明灿的像是盛放的花骨朵似的,在她清秀的笑靥上,绽放绝美的微笑。  又搅了搅手指,“慕晚,你现在是喜欢胖一点儿的男孩子,还是喜欢瘦一点儿的男孩子,呃,你现在有没有男朋友呢啊?还是说……你已经结婚了啊?”  出口质问的声音变得越来越不自信,像乔慕晚这样总帮自己做作业的好女孩,当时就那么多的男孩子喜欢,她现在已经有了男朋友,或者已经结了婚,不是没有可能。  “她不喜欢胖一点儿的、也不喜欢瘦一点儿的,她现在有老公,肚子里也有了孩子!”  又低又沉的嗓音,带着咬牙的意味。  乔慕晚抬起头,看到厉祁深黑着一张脸走来,她黛眉皱了皱。  看穿着白衬衫黑西裤,面容凌厉、五官深邃的男人,身型被完美勾勒出来的男人,仰高倨傲的下颌,步伐快而不乱的走了,刘铁胜不自觉的从乔慕晚身边站起来了身体。  厉祁深长身而立站在刘铁胜面前,比他高出大半个头的原因,凌厉的气场,让他顿时就像是个斗败的公鸡,蔫了下来。  沉冷的目光,深意不明的扫视了一眼刘铁胜,然后撇开,看向坐在沙发中,小脸一阵红、一阵白的乔慕晚。  一双沁着锋芒的眸,鹰隼般勾魂摄魄的迸射出危险的光。  他不过是去提车,这个该死的小女人就在这边和一个傻男人言笑晏晏,他还真就想知道,这个女人是不是皮痒了,欠打!  死死的盯着乔慕晚,乔慕晚却不以为意,要知道,在这之前,她可是被他的“好朋友”盛气凌人的一顿变相污辱她。  看得出厉祁深看乔慕晚的目光,是一种豹子般危险的讯号,刘铁胜有些担忧的用手怼了怼乔慕晚。  “慕晚呐,这个死鱼眼的男人是谁啊?他是不是有病?说自己是你的老公,怎么还这样一副态度对你啊?”  一计凌厉如鹰的眼神儿,刀子般冷冽的落在刘铁胜的脸上,刘铁胜当即就乖乖地闭上了嘴巴。  不知道为何,同样是身为男人,他觉得这个男人来者不善,尤其是看自己的样子,好像自己欠他几百万似的。  刘铁胜悻悻地闭上嘴巴,就像是霜打的茄子似的耷拉着脑袋,一副在厉祁深yin威逼迫下,乖乖就范的样子。  看出来刘铁胜对厉祁深的惧怕,再加上乔慕晚因为邵昕然的事情,心里莫名地不顺气。  站起身,“你干什么这个样子?他是我初中同学,你就不能好好地吗?”  白了一眼厉祁深,他现在这么对自己,他有没有考虑过,她看到他和邵昕然在一起,自己是怎样一个感受。  “我什么样子了?”  厉祁深认识不到自己的错误,冷着脸出声。  “你自己什么样子你不知道吗?我碰到初中时的同学,小聊了一会儿都不可以吗?”  “聊天就聊天呗,你和他笑什么?”  厉祁深抬手指着刘铁胜,看向他的目光极度不友善。  “还有,你这个傻子和我的女人傻笑什么?”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