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209章 :你起来,别再看了(六千字)

第209章 :你起来,别再看了(六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451更新时间:2018-01-01 07:50:51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还有,你这个傻子和我的女人傻笑什么?”  厉祁深也顾不上这里是不是公众场合,说出口的话会对自己带来怎样的负面效应,直接一副乔慕晚贴着是我厉祁深标签的架势,来质问刘铁胜。  几时碰到过这样的事情,向来胆小的刘铁胜,小时候就是因为班上几个男同学不让他追乔慕晚,他就不追乔慕晚了。  现在,自己被厉祁深凌人的气势吓得小腿发颤,他更是惧怕的一句话都说不上来。  “慕晚,你看他……”  刘铁胜攥住乔慕晚的衣角,往后缩着身子。  上学那会儿,她就知道刘铁胜是那种憨厚老诚的人,瞧见着厉祁深气势逼人,乔慕晚皱了皱眉。  “慕晚,你确定他是你老公吗?怎么这么凶,他对你能好吗?要我说,你赶紧和他离婚!”  刘铁胜小声的在乔慕晚耳边嗫嚅,生怕自己的声音,会被厉祁深听了去。  “嘀嘀咕咕说些什么呢?”  乔慕晚:“……”  “还有,你那手往哪里放呢?拿开!”  一张脸,又黑又沉,还耷拉的老长。  被厉祁深一说,刘铁胜立马就收回了手,像是碰到了什么烫手的山芋似的,不住的和眼前这个身姿笔挺的男人说着“对不起!”  越发觉得厉祁深不可理喻,她不过是和自己的初中同学聊了天,他就一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架势,乔慕晚两弯漂亮的黛眉,不自觉的皱在了一起。  有点承受不住厉祁深来的势汹汹,刘铁胜用手指,生怕眼前的男人会来打自己,轻轻地点了点乔慕晚的小肩膀。  “那个……慕晚,我才想起来,我还有工作,先离开了,我……我们改天遇到再聊!”  虽然不情不愿就此和乔慕晚说再见,但是迫于厉祁深的压力,他为了自保,还是不得已的离开。  看刘铁胜离开,乔慕晚本能的想要叫住他,毕竟事情不是他的错,他就这样被厉祁深欺负,她能理解他心里有多难受。  虽然自己叫住他,可能做不到让厉祁深给他道歉,但是至少自己可以给他点儿心理安慰,让他不至于心里不舒服。  高深莫测的目光,看到乔慕晚一副要追出去的架势,厉祁深本就难看的脸色,变得乌云密布。  “还想追上去怎么的啊?”  冷冷的声音夹杂着不屑,他认识乔慕晚这么久了,虽然知道她招蜂引蝶的本事儿不赖,但还不知道她在自己去取车这一会儿的时间里,就招了一只大马蜂。  之前有林旭,现在有这个刘铁胜,乔慕晚的本事儿,还当真让他厉祁深刮目相看。  厉祁深的酸言酸语,让乔慕晚本就难看的面色,泛起一层红晕。  “你怎么这么不可理喻啊?”  乔慕晚气鼓鼓的说着话。  虽然她知道他脾气不是很好,甚至到了阴晴不定的地步,但是他这样不讲理,还一副所有的错都是别人的原因,真的让她难以理解,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自大,还偏执的男人啊。  “你就算想发脾气,也分一下场合可不可以?”  幸亏这里是休息区,除了自己没有其他人在,不然指不定大家伙怎样指指点点,说厉氏的总裁公然为难一个工作人员。  白了一眼脸色说变就变,脾气说上来就上来的厉祁深,乔慕晚尽量不让自己因为这个男人发火。  毕竟他什么德行,他做什么样无理、偏执的行为,因为在乎他,她都不会真的很生他的气。  收到乔慕晚丢过来的眼神儿,厉祁深的脸拉得老长。  手腕倏地被扯住,不顾及自己粗重的力道会不会伤到乔慕晚,也不顾及她刚刚细柔的一声嘤咛有多么的迤逦,厉祁深不由分说,扯着她就往外面走去。  —————————————————————————————————————————————  没有拉乔慕晚上车,厉祁深把她扯动了一个无人经过的小胡同里,压着她的身体抵在墙壁上,自己涔薄唇息的吻,就带着狷狂的霸道,漫天卷地的袭击了她的粉-唇。  突然被包裹住双唇,乔慕晚的气息,立刻就被厉祁深以强势的攻击,撷取了她的全部。  厉祁深凌迟着乔慕晚的双唇,自上而下,用牙齿,坚硬的磨着她的水润唇瓣。  被突然xi-zhu唇,厉祁深拉着她带入到自己的皓齿间,搅弄芳汁的交融两个人的津ye。  唇齿间是漫天卷地的痛,乔慕晚的神经都被厉祁深霸道的行为,蛰得一突一突的激灵着。  本就因为邵昕然的事情让她心里堵得慌的委屈,现在厉祁深居然因为她和她初中同学说了几句话,他就这样欺负自己,乔慕晚不仅委屈,还恼火。  厉祁深涔薄的嘴角一痛,一阵血腥的淡淡气息刷过他的唇齿,他本能的松开乔慕晚。  长指在薄唇上一蹭,淡淡的血丝落在指尖儿处。  脸色黑得像是暴风雨来临一般,厉祁深皱着眉,唇瓣上蜇人的感觉,还清晰的触动他的每一根神经。  两个人隔离开一段距离,乔慕晚眼仁带着委屈,带着埋怨,隐隐有水花闪烁的撅着小嘴巴。  自己的唇,刚刚被厉祁深吻的红肿,但是她根本就顾不上,凭着心里郁结无处宣泄的怒火,晶亮的眸,定定的看着他。  厉祁深俊美无寿的脸部线条僵硬,就像是一根拉满弦的弓箭,随时都可能迸裂开。  “厉祁深,你到底想怎样?”  着实委屈的哼唧出声,乔慕晚一双黑白分明的眼,含着淡淡的水雾,让人看了去,忍不住想要心疼她,呵护她。  自己已经是二十六岁的年纪,虽然自己不想哭鼻子,但是被这个男人这么对待自己,她忍不住想要哭出来。  本来以为这个男人最近和自己说了这么多的情话,不会再像以前那样欺负自己了,谁曾想,他还是一副狗改不了吃屎的德行,除了欺负自己,就好像其他的事情都不会了似的。  看着乔慕晚哭鼻子的丑样子,厉祁深定定的盯着她。  一双淬染委屈的眸,发出埋怨自己的目光,盯了好一会儿,他眼底腾起来的怒火,渐渐地消散开。  走上前一步,他欺近乔慕晚。  长臂一伸,他单手撑在墙壁上,将乔慕晚堵了个密不透风。  “我想怎样还是你想怎样?什么货你都能搭讪,饥不择食了?”  想到乔慕晚刚刚对那个刘铁胜笑得和花似的,厉祁深就心里不舒服的厉害。  “你怎么会这么歪曲事实?你看见老朋友不打招呼吗?”  “打招呼用得着动手动脚的吗?”  乔慕晚:“……”  乔慕晚不解的蹙眉,他们之间不过是说到了初中时候的事儿,哪里动手动脚了。  厉祁深抬起手,学着刘铁胜扯乔慕晚衣角的动作,“他这么拽你了!”  一个头两个大的听厉祁深把刘铁胜扯住自己衣角的动作,理解为他和自己动手动脚,乔慕晚抿着唇,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拿开厉祁深捏住自己衣角的手,她不悦的白了他一眼,“你的思维逻辑,好像和正常人不太一样!”  俊脸又一次冷了下来,厉祁深颀长的身躯,倏地压下。  修长的腿挤入到乔慕晚腿间,他单手撑在墙壁上,把她堵了个严严实实。  一双眸,黑的像是要拧出来墨一样盯着乔慕晚。  “我不正常,你就正常了?”  乔慕晚:“……”  “我刚才要是不来,你打算和那个男人干什么?是这样,还是这样,嗯?”  说话间,厉祁深的手,五指连着掌心带着惩罚的力道,在她的粉-雪上肆意的rou-nie后,落在她娇俏的tun瓣上。  掌心收拢的力量,让乔慕晚忍不住疼得倒吸一口冷气。  厉祁深还在作怪,却只流连在她的翘尖儿上,没有再shen-ru的动作。  后脊背仅仅隔着一层单薄的布料,贴合在身后发凉的墙壁上,身体上有凉飕飕的感觉,四肢百骸的传入她的每一条神经,乔慕晚顾不上其他,贝齿细细的咬住唇瓣。  “说话!”  厉祁深蓦地加重力道,让乔慕晚冷不丁的一个激灵。  “……说、什么?”  两个眉毛拧在一起,乔慕晚想动却动不了,自己的身体还像是定了钉子一样被厉祁深桎梏在墙壁上。  “说刚刚的事儿,如果我没有去找你,你打算和那个傻小子怎么样?是不是准备这样了,嗯?”  话音低落,他游弋在乔慕晚修长腿部的手指,衔住。  一声细碎的吟-哦声,柔美的像是刚刚盛放中的鲜花一样娇艳欲滴,乔慕晚忍不住将下颌往后仰了仰。  “……你拿开!”  乔慕晚隐忍着,出口的声音,细碎而娇嗔,就好像是蚀骨入味的毒药,声音酥-软的让厉祁深有些头皮发麻。  “你之前喜欢他?”  厉祁深埋得更shen,没有要退开的意思。  他明知道乔慕晚和那个蠢男人应该没有什么,可不自觉的,自己刚刚一碰她,就想要狠狠的占她一次便宜。  “没有!”  她从来没有喜欢过谁,要说喜欢,他厉祁深绝对是她第一个喜欢的男人。  她的第一次喜欢,第一次偷-食-禁-果,她太多的第一次都是这个男人的了,现在却还要被这个男人质问自己一些莫须有的问题不说,还用这样的方式欺负自己,她好不容易压制下去的委屈感,又一次泛滥了起来。  刚刚自己在邵昕然那里,就足够的委屈了,现在还背这个自认为和自己关系最亲密的男人这般对待着,她更是委屈的眼眶隐约间泛起来了水雾。  “那你还和他有说有笑的?”  乔慕晚想要反驳,嗓音却发紧的厉害,以至于自己声音吴侬软语的埋怨厉祁深的话,都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说出去的。  “就因为这点事儿你就要欺负我吗?你怎么能这么蛮不讲理,还不可理喻啊?邵昕然来欺负,你不安慰不说,还反过来欺负你!你这个混蛋!”  抬手乔慕晚就去打厉祁深,虽然力道不是很重,但至少让她心里不断升腾的火气,稍稍得到了一丁点儿的缓和。  因为提及到邵昕然,厉祁深眉间一荡一抹涟漪,纹路很细,稍纵即逝,好像这个人的存在,对自己来说,无关紧要。  “我怎么没有欺负别人?”  乔慕晚依旧委屈的有水华在眼眶中隐隐含着,没有滴落。  “谁知道你怎么没有欺负别人!”  她闷闷的说着话,心里委实的难受,但较刚才好了很多。  目光幽深的看着她秀气的五官上,嘟嘴皱眉,两个黑白分明的眼仁埋怨的看着自己,他一再盯紧后,松开了手。  “只有你能有惹到我的本事儿,不欺负你欺负谁?”  厉祁深一边替乔慕晚抚平裙摆上面的褶皱,一边咬牙切齿的说着话,每一个字,恨不得都被他嚼碎了似的溢出嘴巴。  ——————————————————————————————————————————————  陆临川来这边将厉祁深修复好的阿斯顿马丁开走,乔慕晚随他坐上了宾利。  刚才在那个小胡同中,自己被厉祁深不讲理的行为弄到双腿阵阵作痛,隐约还有shi黏的感觉,让她不舒服的厉害。  下意识的挪动了下-身体,沾染在di裤和玻璃丝-袜上面的感觉,让原本窄小的一片,放大区域的蔓延。  越动,感觉越不舒服,到最后,乔慕晚不自觉的皱起了眉。  发觉出了乔慕晚面部表情的不自然,厉祁深侧过头,睨着她。  “又怎么了?”  “没怎么!”  红着脸,乔慕晚忸怩的摇着头。  她不好意思说自己是被他闹的,以至于自己现在清朝涌动,下面很难受。  看出乔慕晚在和自己说谎,厉祁深伸手就想去拉她的手臂,却被她躲开。  “躲什么?”  “我真没事儿!”  规避厉祁深对自己的触碰,她从自己的包里翻出来纸巾。  “你等我下,我想去趟洗手间!”  乔慕晚伸手去拉门锁,厉祁深横过来一只手,抓住了她。  本能的直觉反应是乔慕晚并不是想去洗手间,她似乎在有意闪躲自己些什么。  “你干嘛啊?你放开我,我要去洗手间!”  “到底干什么去?”  “我去洗手间!”  乔慕晚又一次郑重其事的说到。  挑眉,乔慕晚对他的回答,他半信半疑。  冷峻的面容上,视线冷沉的看向她,见她平淡的眼底,没有刻意闪躲的目光在她的眼底闪过,厉祁深松开了她的手。  生怕厉祁深可能会又一个反手抓住自己,乔慕晚不禁有点儿落荒而逃的意味。  她迈开腿,刚将脚踩在地上,厉祁深倏地一把就把她拉回来。  按上车锁,厉祁深压着身体过来,直接用手拉高她的裙裾。  就好像是突然被这个男人发现了自己的什么小秘密似的,乔慕晚本能性的并拢自己。  “厉祁深,你干嘛?”  没有因为乔慕晚的闪躲而放开她,厉祁深自顾自的要从她那里找到一个真相。  “嗯……”  细碎的声音,窸窸窣窣的从乔慕晚的鼻息间溢出,厉祁深深邃的目光落在形成一个不规则形状处。  鹰眸间,黑曜石般的瞳仁变得越发的深邃,一抹牵连出来的涟漪,就好像要折出来墨一般。  厉祁深抬起头,眸光讳莫如深的盯着乔慕晚一张绯红又窘迫的脸,尤其是她咬紧唇瓣,一副自己就像是羔羊一样,浑身chi-luo的样子被猎人发现的羞赧状儿,直接让他身体有了人性最本真的反应。  厉祁深想要低头继续挑-逗乔慕晚,她羞怯的踢动自己的小腿。  “厉祁深,你起来,别再看了!”  最后的话,声音带着不自觉的撒-娇的尾音,就好像是一计chun药,尽是惹人迷恋的声调。  没有因为乔慕晚的反抗而放弃,厉祁深动了动自己骨节分明的长指。  俄而,收回指腹晶亮的手指,看向乔慕晚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的小脸。  “你shi了!”  ——————————————————————————————————————————————  乔慕晚忸怩的从试衣间出来。  刚刚在车上被厉祁深发现自己,她觉得自己的脸都在滴血一般的滚烫,自己几时碰到过这样窘迫的局面啊,就好像自己是一个无地遁寻的小蚂蚁,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只得被这个男人,用戏-谑的心态,看自己再窘迫不过的样子。  脸颊至今还在有些发烫,站在试衣镜前,有服务人员替乔慕晚理了理她的衣领和裙摆。  束腰的设计风格,恰到好处的勾勒出她盈盈一握的纤柔身材,白色的轻质面料,衬托她姣好的气质。  对开襟处,一粒粒纽扣,俏皮不失雅致的整齐排列。齐膝的裙摆,露出双腿的一半,一种欲掩盖,却掩盖不住,却还不暴-露的美感,完美的搭配着乔慕晚,就好像,这一件dior最新款的白裙,是专门为乔慕晚而设计的。  站在镜子前,工作人员不禁赞叹道,让一直低首的乔慕晚,看向镜子里的自己。  和之前几次一样,换了一身裙装,她就觉得自己已经不再认识自己,就好像,镜子里的那个人不是她乔慕晚。  没有过多的将视线落在自己的裙子上,她在镜子中,看到了厉祁深笔挺身姿的身影。  想到之前在车上的一幕幕场景,乔慕晚不自觉的红了脸。  脸颊上面的热气本来就没有消散,这下子,自己更是无处可逃的被烘烤着。  站在不远处,厉祁深一双深邃如海的眸,冷静的看向站在试衣镜前的乔慕晚。  不自觉的,他想到了刚刚在车里的事情。  乔慕晚抬腿下车那会儿,厉祁深明显发觉出来了她的不对劲儿,尤其是她移开步子的动作,小心翼翼,就好像是怕别人发现出来什么端倪。  就这样一个再溪为您不过的动作,让厉祁深狭长的眸子里,迸射出来了危险的目光。  和这个女人在一起时间久了,她鸵鸟的心理,乃至于她的每一个行为动作是一种怎样的心理状态,都被他拿捏的很清楚。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