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210章 :我是义工,免费服务(六千字)

第210章 :我是义工,免费服务(六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436更新时间:2018-01-01 07:50:51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就是这样一个再细微不过的动作,让厉祁深狭长的眸子里,迸射出来了危险的目光。  和这个女人在一起时间久了,她鸵鸟的心理,乃至于她的每一个行为动作是一种怎样的心理状态,都被他拿捏的很清楚。  就像刚才她抬腿下车的动作,她表现的太过局促,以至于让厉祁深眼尖儿的发现她似乎有意要和自己隐瞒些什么。  也不是完全确定这个小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厉祁深只是凭着感觉的拉住她,然后根据她的反应,看到她的情况,用一双眼,一只手来试探,她的反应是不是和自己猜测的一样。  而事实的结果就是他的猜想得到了证实,乔慕晚因为刚刚在胡同里的事儿,让她自己到了一种chun潮泛滥的地步,她的反应,与自己的猜测如出一辙,她来了感觉。  目光落在不远处的倩丽身影那里,厉祁深的目光,与乔慕晚的目光,在镜子中交汇在了一起。  扑捉到厉祁深眼底那一丝似笑非笑的揶揄,乔慕晚脸颊红的更甚。  刚刚在车里,自己被他发现自己那个以后,乔慕晚羞得不行,谁曾想,厉祁深俊颜欺近她,无赖至极的撩-拨着她。  “需要我帮忙吗?我是义工,免费服务!”  一句话说得乔慕晚面红耳赤,她本能的反击说自己不想,却不想自己的身体还是出卖了她。  “真滑……还好多!”  一本正经的男人,说着极度se-qing的话,还说得理所应当,乔慕晚根本承受不住。  以至于到最后,他用手给了自己一次gao-chao,而到最后,自己还虚软无力的靠在他的身上。  弄脏了裙子,她也懒得去理,厉祁深简单用纸巾替她处理了一下,但裙子根本就不能再穿了。  想到一会儿让这个小女人随自己回家,厉祁深就带她去服装店,买了衣服。  乔慕晚羞愧难当,粉润的唇瓣,都陷入到了贝齿中。  她很想转头告诉厉祁深,别再看了,但碍于这么多人在,她终究没有说出口。  出于本能的反应,她抬手抱住了自己的脸,试图避开厉祁深目光灼热的打量。  腰身被一只遒劲儿力道的手圈住,厉祁深低头,将倨傲的下颚枕在,乔慕晚的肩膀出,然后,任由自己温热的气息,如丝绸一般,细滑的喷洒在她的颈部和耳部。  “害羞了?不是刚才让我用手满足你那会儿了?嗯?”  “你别说了!”  乔慕晚拿下手,出口的口气,是一种恨不得去撞墙的羞恼。  她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骨子里就这么不矜持,以至于他那么对待自己,自己还能达到。  “小慕晚,你真暖,弄了我一手!”  厉祁深轻笑,嘴角勾起的弧度,很是张扬。  “我都说了不让你说,你还说!”  乔慕晚面颊红通通的就像是熟透了的番茄一样,她牟足劲儿的推开他,贝齿一再咬出唇瓣,用一种愤懑的埋怨目光看眼前皮笑肉不笑的男人。  抬手去刮乔慕晚的鼻头儿,跟着俊颜埋首到乔慕晚的耳边,低语道。  “是你自己荡,下面哭起来,泪流不止!”  乔慕晚:“……”  ————————————————————————————————————————————  邵昕然因为乔慕晚最后留下的那句话,整个人的身子像是被人点了xue一样的僵硬在原地。  她不甘心,不服气,那个女人怎么可能是厉祁深的女朋友?  在她眼中,厉祁深就像是天上的太阳,可望而不可即,他怎么可能手高眼低的找了个名不见经传的女人做女朋友!  越想越想不通,唯一能够解释的就是那个女人的手段不是一般的高明。  一直偏离开正常轨道的思绪,有了反应,邵昕然深呼吸了一口气以后,随工作人员取了车。  将车开出去4s店的时候,她正好看到陆临川来这边把厉祁深的阿斯顿马丁开走,而厉祁深本人,带着乔慕晚坐进了宾利车里。  乔慕晚和厉祁深同坐在一辆车里的场景落在了邵昕然的眼中,不自觉的,有嫉妒的目光,刀子般锋利的迸射出她的眼眶。  果然,厉祁深对她果然是特别的,之前在意大利那会儿,每次厉祁深出门,他副驾驶的位置都没有人坐,那会儿她还不太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儿,久而久之也没有搞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儿。  不过今天看乔慕晚居然可以这么堂而皇之的坐在他的副驾驶那里,她竟然心里嫉妒到发疯。  厉祁深座驾的副驾驶舱不是没有人坐,而是能坐在那个位置上的人,对他来说,必须是特别的,也必须是重要的,而这两点儿,乔慕晚全部都占了去。  暗自捏紧手指,她把控在方向盘上面的手指,骨节都是泛白的。  抿紧着唇,她心里乱得很。  没有开车离开,她将身子倚在车座上,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前方的车。  直到厉祁深的车离开,她重重烦乱的思绪,都没有散开。  然后又到邵萍打来了电话,邵昕然才敛住情绪。  ——————————————————————————————————————————————  年南辰被乔慕晚挂断了电话以后,他当即恼火的就想摔手机。  刚准备将手机砸向对面的墙壁,他倏地将手转了方向,将手机掷到了桌案上。  他已经不记得自己因为乔慕晚挂断自己的电话而摔了几个手机。  但很明显的一点儿就是,不管他摔了几个手机,自己恼火成什么样子,乔慕晚都不会拿自己的事情当回事儿,她永远都只会是一种和自己既然已经离婚,就缘分到了头儿的姿态。  将双手撑在桌案上,年南辰的眼底浮现出来血丝。  他觉得他已经变了,变到因为一个女人会胡思乱想,会惧怕打扰到她的地步。  之前的他不是这样的,更不是一个会把男人放在眼里的人,而现在,他想要知道乔慕晚的情况,又惧怕知道乔慕晚的情况,这种矛盾的心理,就好像疯狂生长的苔藓一般,不断的凌迟着他。  “叩叩叩!”  一阵叩门声响起,杜欢抱着文件走了进来。  “我又让你进来吗?”  杜欢已经迈进来的腿,僵硬的悬在离地面一公尺高的位置。  平时她也是这样进来的,突然被年南辰呵斥一声,自己不免不适应。  “我……不是有意的!”  能看出来年南辰在闹情绪,杜欢柔声细语的道歉。  看了眼杜欢,这个乔慕晚名义上的表妹。  就像是从杜欢的眉眼间能看到一丝和乔慕晚相像的地方似的,年南辰平复了下情绪,沉声道——  “过来!”  杜欢走上前去,见年南辰用一种深意不明的目光打量自己,她不由得心猿意马起来。  已经有好久一段时间年南辰都没有和自己上chuang了,也似乎,除了上班时间,他也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找过自己了。  今天他突然饶有兴致的让自己过来,还是这样一副打量的目光,杜欢有意无意的颤了颤纤长的睫毛,假意做出来娇羞的样子。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久没有见到乔慕晚的原因,越看杜欢,年南辰越发的觉得杜欢的眉眼间,似乎有几分和乔慕晚的神似。  “唔……”  在杜欢一声ruan绵绵的声音中,年南辰拉着她坐在了自己的腿上,自然而然的,杜欢将身体靠在他的肩膀上面。  将手游弋在她的su-ruan上,年南辰恣意的变化rou-nie的形状。  杜欢不住的shen-yin出声,她就像是一条干涸的鱼儿一样想要撷取水分。  她伸手去解年南辰的衬衫,年南辰也已经挑开杜欢胸前的遮蔽物,直接按住了她。  “嗯……南辰,我没有和你在这里试过,感觉好刺激,你给我好吗?”  杜欢央求着,虽然她不间断的做,但是那些男人始终不如年南辰,在没有遇到比年南辰更能满足自己的男人之前,她只得靠他给予自己rou-ti上面最极致的欢愉。  “你是谁?”  杜欢已经解开年南辰的皮带,释放他,她垂落发丝到他股间,刚准备han下去,头顶上传来让自己不解的男音。  “嗯……”  下颌被扣住,杜欢的下巴被迫抬高,年南辰盯着她,又一次问道——  “你是谁?”  觉得年南辰有些病态,杜欢本能的想要挣脱开他,可他把自己拧得太紧,以至于她根本挣脱不开。  “我……我是杜欢啊!”  杜欢想要去抱年南辰,却被他猛地一把甩开。  “啊!”  身子骨跌在地面上,杜欢痛苦的呜咽一声。  年南辰从座椅上站起来身,一张脸,略显狰狞,尤其是他恨不得吃人的目光,冷的让人心里发憷。  “你不是乔慕晚,不是她!”  冷不丁的冒出来这样一句话,让本就足够狼狈的杜欢,觉得自己被无情的甩了一耳光,原来,他刚刚是把自己当做是了乔慕晚。  虽然她知道自己的存在,只可能是一个替身,但是年南辰不说,她还是可有继续自欺欺人的扮演好她的角色,但是年南辰现在挑明了他把自己误认为是乔慕晚的事实,她心里不免感伤起来。  尽管她和年南辰之间谈不上有爱情的存在,但是至少,她和他之间,还不至于现在撕破脸,但是现在年南辰已经说了,自己不是乔慕晚,她就算是脸皮再厚,也没有脸留下来了。  只是还不等她先一步离开这里,年南辰已经拿起车钥匙,连被抓散开了的衬衫都来不及去系,就出了办公室。  ————————————————————————————————————————————————  邵萍站在福利院门口,盯着已经生了锈的铁栅栏,和俨然是一片废墟般的福利院,心里,就好像是有针在扎她的心脏一样,让她难受的厉害。  夕阳的余光,渐渐的挥洒而下金丝万缕。  站在霞光中,邵萍有些失神,这里,她曾经隔一段时间就会来一趟,只是后来,因为其他原因,她不再来了。  而现如今,自己再度重拾记忆回到这里,这里却已经成了一座废墟。  重重思绪飘上脑海,她沉默的低下了头。  待了好一会儿,直到她忘了时间,才微微收回思绪。  深呼吸了几口气,想到邵昕然这个时间可能要回来了,邵萍敛住自己的情绪,往回家的方向走。  残阳的光线,拉成人的身影,邵萍孑然一身的身影走在人行道上,形单影只,不免让人看了心疼。  自顾自的想着二十几年的事情,以至于年南辰的车,不住的按喇叭行驶过来,她都浑然不知。  ——————————————————————————————————————————————  医院,被年南辰撞到了的邵萍,在急诊室那里包扎了一下擦破的伤口。  她本无大碍,刚刚年南辰轿车行驶过来,在人车要肇事的瞬间,他将前面的驱动轮到了调转方向,车子撞到了一边的马路那里,没有伤到人。  虽然邵萍没有受多大的伤,但是受了惊吓的原因,年南辰尽力让自己不去顾及她和自己父亲之间的关系,用负责的心理,把她送来了医院这边。  护士为邵萍包扎好了伤口,年南辰走了进来。  “医药费,住院费我都已经交好了,你在这里住几天院,院方确定你没事儿,你再出院!”  他不知道邵萍的名字,碍于她和自己父亲之间的关系,他更是不想用尊敬的词汇唤她。  对于年南辰,邵萍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比较好。  因为中间夹着个年永明的关系,他们两个人见了面,注定是要尴尬下去。  只是,他前不久和自己的女儿发生肇事,现在又和自己发生了交通事故,让人听了不免觉得好笑,这就好像是上天故意要这么安排似的,让他们这些错综复杂的关系,继续一错再错下去。  “不用麻烦了,只是一些皮外伤,不碍事儿的,你去找住院处把住院费退了吧,我这点伤,买点药擦擦就行了!”  邵萍让年南辰把住院的事儿给推了,年南辰却没有听她意见的意思,兀自将手chu-ru道裤兜中。  “你还是给你的宝贝女儿打个电话吧!”  年南辰没有心情在这里陪邵萍,他刚刚在公司那里,因为把杜欢险些当成是乔慕晚的事情,心里不悦的发紧,就找了李南那几个发小,准备去会所那里发-泄一下。  中途撞到了邵萍,自己现在来了这里。  本就足够的衰,再加上车祸事件的影响,年南辰的脸色不是很好。  他已经尽力在保持自己的面容,不让自己有什么强烈的反应。  “不用了!不用告诉我家昕然!”  邵萍不想让年南辰和邵昕然见面,一点儿也不想。  她和年永明之间存在的关系实在是复杂又尴尬,她有和邵昕然说过,不管怎样也不要和年家人正面起冲突,尤其是年南辰。  出于对自己女儿的保护心理,她不想让年南辰和自己的女儿见面,这样,对谁都好。  年南辰默不作声的看着邵萍,好一会儿才出声。  “还是打吧!”  极淡的口吻,却不是商量的语气,而是命令的语气。  “……不、不用了!”  被年南辰的目光注视着,邵萍心里有些发颤。  自己存在的身份尴尬,小-三的名儿那么难听,自己的女儿来,要让年南辰把她当成是小-三的女儿来看待,这样的污辱,邵萍一点儿也不想让自己的女儿承受。  年南辰不动声色的盯着邵萍,随即伸出手,去她的包里拿出来她的手机。  “你……你想干什么?”  年南辰依旧没有说话,按下了邵昕然的电话号码。  电话连通的空挡间,他动了动嘴角。  “怎么,不想让你女儿来医院照顾你,还想让我父亲来不成?”  邵萍:“……”  ————————————————————————————————————————————————  邵昕然接到电话那会儿,一看是自己母亲的号码,就接了电话,只是没有想到,居然是年南辰打来的电话。  对于他和她母亲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事情,他没有说一字,只是语调冷冷的说了:“你妈发生了交通事故,在市中心医院这边,你马上过来!”以后,就挂断了电话。  邵昕然匆匆忙忙赶来医院这边,她到邵萍的病房里时,整个人的小脸上都布满一层细细的汗丝。  她真的是吓坏了,自己的母亲发生了交通事故,还住了院,她少不经事,自然是担心的不行。  “妈,您怎么样了?有没有事情?”  邵昕然把着邵萍的肩膀,目光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她。  “没事儿,妈妈没事儿!”  对邵昕然报以浅笑,邵萍并不想让她担心自己。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您好端端的怎么会发生车祸了?而且……他为什么会打电话给我?”  邵萍无暇去顾及前面的话,她完全将自己关注的重点儿放在了邵昕然的后半句话那里。  沉默半晌,她出声。  “是他送我来的医院!”  ————————————————————————————————————————————————  轿车平稳的行驶在回厉家的路上。  乔慕晚澄澈的目光看向窗外,虽然她的视线落在窗外那里,但是她的心,她的思绪,翻滚不断的确实邵昕然。  她有和厉祁深提了邵昕然,但是他的俊脸没有任何的情绪反应,好像他并认识这个邵昕然,甚至于对于她这号人的存在,自己无关痛痒。  耐不住心里的疑惑,乔慕晚搅了好半天的手指,才微动朱唇,用一双眸,目光迷惘的看向身边开车的厉祁深。  “我今天碰到一个女人,是舞蹈界的新星,她英文名叫茱莉,中文名叫邵昕然!”  厉祁深继续满条不紊的看着车,对于乔慕晚的话,不甚在意。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