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213章 :你和浑犊子,瞒了我这么久(六千字)

第213章 :你和浑犊子,瞒了我这么久(六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540更新时间:2018-01-01 07:50:51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看着迎上来的厉晓诺,乔慕晚不好意思的打着招呼。  “我很抱歉,没有打招呼就来了!”  厉祁深带自己来这边,按理说是理所应当,毕竟两个人之间已经确定了关系,只是突然间换了一种身份,她觉得别扭的很。  而且是想到一会儿会碰到厉老太太,乔慕晚更是觉得自己有说不上来的尴尬感觉。  “有什么抱歉不抱歉的,你能来这边,我们全家人都高兴着呢!”  厉晓诺笑着,自己的大哥虽然没有说会带乔慕晚回来,但是他说了有重要的人带回家,有重要的事情宣布,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乔慕晚,尽管她谈不上冰雪聪明,但是依照自己那个大哥那样一锥子下去都扎不出个屁来的性格,能让他说出这样的话,除了乔慕晚,她还真就想不到第二个人。  难为情的红着脸,厉晓诺一句“我们全家人都高兴着呢!”,让乔慕晚直感觉自己在以厉祁深未来妻子的身份出现在这边。  “咦,我哥人呢?”  刚刚还看到自己的大哥,这会儿看不到他的人,厉晓诺四下找了一圈。  也没有发现厉祁深存在的乔慕晚,视线四下扫了一圈也没有扫到笔挺身姿男人的存在,她轻皱了一下眉心。  自己本就够窘迫的了,这会儿他又不在,她的小心脏就像是突然悬了起来一样,横在云端,一种让她心慌意乱的感觉,充溢在她的每一根神经。  厉晓诺收回目光落在乔慕晚身上时,发觉她目光游离,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她大致也猜测到了是因为没有看到自己大哥的原因。  将手搭在乔慕晚的肩膀头儿上,她安抚着。  “我哥应该是接电话去了,他平时是个工作狂,公司的事情也多,先不管他了,我们先进去吧!”  “嗯嗯!”  暂时舒缓了一下心里的紧涩感,乔慕晚点了点头儿。  刚走开两步路,她顿住脚步,“对了,我买了水果过来,你等我下,我去取水果!”  厉晓诺看乔慕晚去取水果,还有几件老年人保-健-品和一盒精装茶叶,她挑了下黛眉。  “你干嘛这么见外啊?”  乔慕晚回头看了眼厉晓诺,淡淡的笑着,没有做声。  “都要成一家人了,还买这么多!”  厉晓诺碎碎念着,伸手去帮乔慕晚拿。  乔慕晚:“……”  ——————————————————————————————————————————————  乔慕晚随厉晓诺进了门,厉老太太听到自己女儿喊着自己,说乔慕晚来了家里,她赶忙脱下围裙,从厨房里出来。  平时自己的几个儿女一回来家里,老太太就会自己下厨,让家里的帮佣做自己的助手。  “慕晚来了啊?”  厉老太太拢了拢自己鬓角的短发,洗了手,喜笑盈盈的走上来。  知道自己的儿子和乔慕晚没戏,厉老太太也就不想这档子事儿了,但是她至始至终都没忘了要帮乔慕晚介绍男朋友。  现在乔慕晚来了自己的家里,她直觉性的认为乔慕晚是有意要自己帮她介绍男朋友。  “厉老夫人!”  乔慕晚礼貌的颌首,“实在抱歉,没有通知您就来了您家里!”  “诶,有什么的啊?你能来我这边,我这个老太太高兴还来不及呢!”  厉老太太虎着脸,瞧见乔慕晚和自己女儿手里拎着的东西,对于乔慕晚对自己的客套,她忍不住,碎叨着:“慕晚,你说说这孩子,来就来呗,还没什么东西啊?怎么和我这个老太太这么客气啊?”  乔慕晚不好意思笑了笑,上次自己被厉晓诺带来家里就没有拎东西来,心里不得劲儿的厉害,这次更是要见厉老先生,她自认为有必要买些东西过来。  “没和您客气,只不过是一些保-健-品!”  乔慕晚将一个礼盒装的阿胶糕单独拿出来,“厉老夫人,阿胶有滋补养颜的作用,我觉得对您有好处,就买了!”  乔慕晚的贴心,让厉老太太心里都乐开了花。  但是一想到这么好的姑娘没能有机会做自己的儿媳,老太太又忍不住感伤起来。  “晓诺啊,你给你大哥再打个电话催催,他这怎么还不回来啊?还有,你给你大哥打完电话,上楼去书房那里把你爸和你二哥喊下来吃饭!”  “好!”  将手里的东西交给帮佣,厉晓诺拿着手机上楼,像模像样的给厉祁深打电话。  支开了厉晓诺,厉老太太拉着乔慕晚去了客厅。  “来,慕晚,吃水果!”  拿了桔子给乔慕晚,乔慕晚接过,说了句“谢谢!”,却只握在手中,没有剥皮。  “慕晚,今天怎么想着过来这边了啊?”  没有厉祁深在,自己来之前也没有打招呼,厉老太太的突然发问,让乔慕晚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是好。  她总不能厚着脸皮说自己是被厉祁深以他女友的身份被带回家里来的。  不由得在心底里把厉祁深数落了不下百遍,他现在不出现在这里替自己解围,分明是让自己出丑,换句话来说,是要自己主动和厉老夫人承认两个人的关系。  大有一种是自己追着厉祁深不放的样子存在这里,乔慕晚窘迫的红着脸。  乔慕晚不好意思,紧张又难为情的样子纳入厉老太太的眼底,阅人无数的老太太,更加确定的坚信是乔慕晚要自己帮她找男朋友,她一时间还不好意思开口。  “到底是姑娘家这脸皮薄!”  厉老太太笑着,一张脸,像是能挤出来水似的。  “慕晚,你是要我给你介绍男朋友吧?”  乔慕晚蓦地抬起头,一张素净的小脸上,本就明亮乌黑的眼,此刻微微瞪大,让本就黑白分明的瞳仁,流露出来错愕。  “……不是的,厉老夫人,我是专程来拜访您和厉老先生的!”  “你瞧瞧你这个孩子,和我这个老太太都这么熟了,还和我绕弯子,你实话实说,和我说你是来找我,让我帮你介绍对象,我也不会说啥的!”  厉老太太摆了摆手,带有深长意味的笑了笑。  乔慕晚手里紧握着桔子,蹙紧眉头儿,整个人有说不出来的窘迫。  “哎,你这个孩子也老大不小的了,是时候该找男朋友了!我家晓诺,她比你小一岁,我都在催她找男朋友呢!”  乔慕晚:“……”  “对象这种东西啊,到了年纪就得抓紧找,不然这年纪一过,就像是掉了价的黄金,这虽然还是黄金,但是没有人买,没有人要,它就是烂大街价格的废旧品,你别指望能成古董,时间越长越值钱。所以啊慕晚,趁着自己还算年轻,抓紧找!”  乔慕晚:“……”  厉老太太自顾自的说着话,让乔慕晚一句话也插不上去。  “你可别学你家老板,就我那一锥子下去,都扎不出来一个屁的儿子,一大把年纪了,也不知道上心自己的事儿,真不知道他整天都在想什么!”  说到厉祁深,厉老太太就忍不住要多碎叨几句。  他这也说了自己有上心的姑娘,可就是不肯给自己引见,总是整出来似有似无,让自己一头雾水的样子。  今天她还听说自家的老大要带姑娘回来,可是到现在自己的儿子也没有回来,让本就不相信这件事儿的厉老太太,只当成是一个糊弄自己的笑话。  乔慕晚觉得自己的存在,实在是尴尬,尤其是提及到厉祁深以后,她的心绪,乱成一团。  舔了舔自己的唇瓣,她细眉尽力舒张。  “厉老夫人,其实……厉总也不是没有上心他的事儿,他不过是平时有些忙,可能会让您误认为他没有上心……那种事儿!”  乔慕晚替厉祁深开脱着,尤其是关于男女之事,作为当事人,她觉得自己完全有发言权。  没有注意到乔慕晚替厉祁深说话的时候,神情有多么中肯,厉老太太反驳,道:“他哪里有上心啊?他要是上心用得着有了女人还和我掖着藏着么?那个浑-犊-子,我看他是不把孩子给我搞出来,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乔慕晚:“……”  乔慕晚怔忪着,有那么一瞬间她似乎懂了厉祁深为什么死皮赖脸的要自己为他生孩子了。  “浑-犊-子!”厉老太太又骂了一句厉祁深。  “我家老头子是厉家这边的老大,现在人家老二家的、老三家的、老四家的孩子该结婚生子的结婚生子,该交对象的交对象,就我家这三个犊-子好,不是乱-搞,就是没对象,要不就是有对象给你掖着藏着,我就纳了闷,自己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生了三个这样扎一锥子都不冒血的浑-犊-子!”  气不过这三个让自己不省心的孩子,厉老太太也不怕乔慕晚笑话,就那样嘀嘀咕咕着。  越发局促的坐在沙发中,乔慕晚当然知道厉老太太说厉祁深藏着掖着的那个女人是自己,只是看厉老太太的样子,确实是不知道自己和厉祁深的关系。  一再捏紧手指,她将手里的桔子放在了矮几上。  “厉老夫人,如果说……厉总喜欢的对象,您也认识,您……”  “不可能的!”  不等乔慕晚把话说完,厉老太太就抬手打断她。  “那个浑-犊-子喜欢的姑娘我要是也认识,我还用得着像是热锅上面的蚂蚁似的么?”  厉老太太哼哼唧唧的出声,说到厉祁深,她难免因为上次的事儿,至今都还不顺气。  “您认识!”  忽的,一道低沉嗓音,透着大提琴琴弦被波动的深邃磁性传来,厉老太太回头看到了自己刚刚一个劲儿犯嘀咕的主角儿。  “什么我认识?你还舍得回来了啊?”  厉老太太白了一眼自己笔挺身型的儿子,兀自转过头儿去。  “老二说你今天要带姑娘回来,哪里呢?给我看看,你一直藏着掖着也不肯给我看的姑娘到底长啥样?”  “有什么可看的,她长什么样儿,您又不是不知道!”  厉祁深走过来,深邃的目光在乔慕晚的脸上扫了一圈以后,姿态慵懒又闲散的坐进沙发里。  看到让自己在心里数落了不下百遍的男人,就这样不顾及自己感受的离开以后,又这样大摇大摆的出现在这里,她忍不住用埋怨的目光看了他一眼后,别开小脸,闹着小情绪的不想去看他。  “我哪里知道人家姑娘家的长什么样儿?我要是知道长什么样儿,还用得着你来告诉我!”  老太太白了眼身躯昂藏在沙发中的儿子。  “有什么不知道的,她不是坐在那里么?”  厉祁深抬起倨傲弧度的下颌,指了指坐在对方沙发中,样子显得局促不安的乔慕晚。  一听说是乔慕晚,厉老太太瞪大眼,怔怔的看向乔慕晚。  收到厉老太太递过来的眼神儿,乔慕晚横在云端的心脏,这下子直接上下摇摆不定。  一种自己被剥落了外衣的窘迫,就那样赤-条出现在厉老太太面前的尴尬,让她把裙摆的一角,都扯出来了层层褶皱。  “慕晚,你这是……”  厉老太太一时间口齿不清晰的说不上来话,大眼瞪小眼的看了看一脸茫然,还带着紧张不安感的乔慕晚以后,又看了看自己俊脸从容,一副不显山、不露水的儿子。  目光在两个人之间来来回回的打量了一番以后,瞬间茅塞顿开。  腾地从沙发中站起来身子,厉老太太伸手指向厉祁深。  “好啊,你这个浑-犊-子,和我偷着瞒着这么久了,现在终于舍得承认了是不是?”  ————————————————————————————————————————————————  年南辰突然在想其他事情,而且想的极度入神的样子纳入邵昕然的眼底,让她有片刻的怔忪。  她是女人,而且还是心思缜密,第六感极强的女人。  年南辰给她的直觉性反应就是他现在因为自己甩他的耳光,说给他听的话,让他想到了其他的女人。  而这个女人不是自己,是一个自己不认识,却能牵动年南辰全部情绪的女人。  虽然她现在不爱年南辰,但因为曾经两个人真真切切的在一起过,她竟然因为年南辰的失神,莫名的在意,甚至是嫉妒。  或许女人就是这样天生占-有-yu很强动物,哪怕曾经自己喜欢过的东西,现在不喜欢了,甚至到了一种看都不稀罕看的地步,也不希望看到他当着自己这个旧爱的面儿去想他的新欢。  气不过,自己也不好说些什么,邵昕然僵硬的收回自己搁置在半空中的手,顾都不去顾及丢在地上一片的人民币,拔腿就往住院部那边走去。  走开十几米远,年南辰突然从身后拉住了邵昕然的手腕,然后拉扯着她就往自己车那里拽。  “放开我,你做什么?”  邵昕然挣扎着,心里因为介意他现在的全部情绪因为另一个女人而牵动,着实的不痛快。  “年南辰,你放开我,别扯我,你要是想扯,去扯其他的女人,你现在心里不是有了其他女人的存在,既然这样,你就放开我!别一副在你新欢那里吃了瘪,到我这里寻求发-泄的孬种样儿!”  他自己不想去想乔慕晚,邵昕然偏偏犟着嘴的提及乔慕晚,年南辰当即眼底就腾起了血丝。  “嗯……”  在邵昕然的一声痛苦的呜咽声中,年南辰抵着她的身体,直接压在了路边的树干上。  隔着一层单薄的衣料,邵昕然的后脊背因为撞到身后的树干,肌肤细软的脊背,一阵痛。  “年南辰,你发什么疯?放开我!”  隐忍着后脊背阵阵火辣辣的痛,邵昕然怒瞪着年南辰。  “我找你发-泄又怎么样?你本来就是让男人发-泄的biao子,我找你发-泄有错吗?”  年南辰咆哮着,一双眼,像是能喷出火来一样落在邵昕然的脸上。  “嗯……”  在邵昕然的一声颤抖身中,年南辰不断挤压手中的形状。  “爽吗?想不想要更刺激的,嗯?”  他露-骨的说着话,将对邵昕然的不耻,发-泄的淋漓尽致。  邵昕然还在挣扎,用自己的两个手,脚下站不稳的去推年南辰,可结果是自己一丁点儿也提不上来力气。  就像是一团棉花似的,她越是挣扎,年南辰下手的力道越重。  蓦地俯身,他附上唇,狠狠的凌迟着邵昕然。  俄而,他变换了方式,改用牙齿衔住她的唇,生拉硬扯的ken-yao着。  带着莫名的发xie,也带着不快,他的动作越发的粗鲁,没有温柔可言。  挣扎不成,邵昕然只得悲哀的承受着。  梁惠珍突然有事儿要处理的原因,家里的帮佣陪乔茉含来医院做复查。  乔茉含和孟姨刚出门诊部,她站在石阶上,目光有些不敢相信的去看不远处年南辰俯身去吻一个她看不到脸的女人的身影。  那样让她就算是眼瞎了,凭借着过往的一切也能认得清的身影,乔茉含怎么可能不知道那个人是年南辰。  只是……那个女人是谁?在自己之后,他又和谁好上了?  不会是自己的姐姐,那会是谁?还可能有谁?是名媛千金,还是明星嫩模,还是学生妹,亦或者是其他任何可能角色的女人?  虽然决定自己对年南辰不在有感觉,也竭力去压制自己对他的感情,可是当看到他的时候,尤其还是一个他和其他女人缠-绵jiao-huan的场景时,她承认她是嫉妒的,甚至是压制不住想要上前去一探究竟的。  “二小姐,怎么了?”  孟姨发现乔茉含的不对劲儿,关心的问着。  她在乔家做帮佣也有了好久一段的时间了,可以说是看着乔家风生水起,看着乔家没落的,就包括乔茉含患了病的事情,乔家两个小姐因为年家少爷争执不下的情况,她都看在眼中。  乔茉含不语,只是用尽力气的捏住自己的手。  很显然,她在竭力的抑制自己的情绪,只是她的情绪,一时间根本就压制不住。  她不想闹事儿,但是自己压抑的感觉,狠狠的冲击着她,她控制的了一时,可是控制不了长久。  她乔茉含本就不是什么好心的女人,她做不到像乔慕晚那样大度的容忍年南辰和其他的女人好,虽然现在两个人之间没有了关系,但是一种我过得不好,你年南辰也别想过得舒坦的心理,乱糟糟的扰乱她的思绪。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