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214章 :您希望发展到哪步,就到了哪步(六千字)

第214章 :您希望发展到哪步,就到了哪步(六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432更新时间:2018-01-01 07:50:52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她乔茉含本就不是什么好心的女人,她做不到像乔慕晚那样大度的容忍年南辰和其他的女人好,虽然现在两个人之间没有了关系,但是一种我过得不好,你年南辰也别想过得舒坦的心理,乱糟糟的扰乱她的思绪。  见乔茉含捏紧着手,身体微微轻颤的面色青白色的样子,一旁的孟姨越发明显察觉出来她的不对劲儿。  “二小姐,时候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孟姨抬手去扯乔茉含的小臂,被她猛地一下子打开。  然后,乔茉含理智全无,凭借着本能的直觉性反应,拔腿就往年南辰那边疾步走去。  越发强烈的感觉,就像是一个线团一样抽丝剥茧的缠绕着她,让她整个人的感官世界都是乱糟糟的、无力的感觉。  乔茉含的突然跑开,让孟姨当即大惊。  自己受梁惠珍所托来陪乔茉含到医院复查,如果乔茉含出了什么事儿,她要怎么和梁惠珍、和乔正天解释啊!  “二小姐,你干嘛去啊?”  心里越想越慌, 手里死死的捏紧着复查报告单,孟姨一咬牙、一跺脚,小跑跟了上去。  年南辰蛮狠的撕扯着邵昕然的唇瓣,出于发-泄的心理,他上下其手,不顾及这里是随时会有人经过的公众场合,凭借着本能的反应,以及对邵昕然的不屑,下手的力道越发的粗重起来。  隔着裙装的布料,他手指游弋,几下大起大落的上刺下挑,让邵昕然忍不住发出痛苦的shen-yin声。  微微放开邵昕然被凌迟到红肿的唇瓣,年南辰没有注意到乔茉含和孟姨往这边走来,红着眼,勾着玩-味儿的唇,挑高她的下颌,道:“爽不爽?”  邵昕然拿怒气横烧的桃花眼,愤愤的瞪着年南辰。  就是这样一张脸,一张曾经出现在她青春岁月中的脸,现在让自己觉得他变得陌生,变得让自己不认识。  “放开我!年南辰!”  任由嘴角处有血丝泛滥,她严词出声。  “趁着我还没有喊人,你马上放开我,否则年南辰,别说我不看在年叔叔的面子上,请你坐牢!”  “请我坐牢?呵……怎么,告我强jian?”  邵昕然:“……”  年南辰放-浪形骸的大笑着,眼底有一抹痛苦,不易察觉的飞逝而过。  敛住笑,他捏住邵昕然下颌处的手,不自觉的加重力道。  一双眼,眼球似乎要凸兀的蹦出来,“好啊,你告啊,你最好把我在你未成年就给上了的事儿也拿出来好了!强jian幼女,罪名可不轻,我还真就是期待你能把我告到把牢底做穿的地步!”  阴骘狂妄的话落下,年南辰又一次张口咬住了邵昕然沾染着淡淡血丝的唇。  “嗯……”  又是一声破碎的颤抖吟-哦声从邵昕然的唇中溢出,漫天卷地的疼痛感充溢在她的感官世界中,让她自己直感觉自己被年南辰这般对待,如同下地狱一样。  年南辰越发狠戾的碾-压着邵昕然,脑海中却飞速的闪现着乔慕晚的一张脸。  他讨厌这样因为乔慕晚变得不像自己的样子,也讨厌自己因为乔慕晚变得怯弱不堪的样子。  以至于他将这种对自己的讨厌,全部降在邵昕然的rou体发xie上。  乔茉含走得步子很急,可到了最后,越发接近年南辰的时候,她的脚下就好像是被灌了铅一样,越走,步伐越沉重,以至于每每挪开一步,都艰涩的很。  站在年南辰和邵昕然缠-绵地带的不远处,乔茉含捏紧着手,一种无垠充溢在她视线里的难受感觉,让她的眼眶在睫毛忽闪忽闪几下后,竟然有一种要落泪的感觉。  僵硬着身体站在原地,她看着眼前的景象,脑海中翻滚着的是年南辰曾经亲吻她的样子。  曾几何时,那两瓣唇,亲吻的人是自己,可是现在,时事转变,那两瓣唇再也不属于自己,也不再亲吻自己。  越发悔恨自己当初拿年南辰发小的事情去刺激年南辰,乔茉含的每一根神经都突突的跳着。  “二小姐!”  孟姨心惊胆战的走上前来,一颗心都要悬到了嗓子眼里。  “二小姐,你这是怎么了啊?”  不等孟姨气喘吁吁的平稳下自己的呼吸,身体颤抖的越发厉害的乔茉含,就好像一张刚刚发了弓箭的弓弦,然而颤抖的频率没有缓慢下来,而是越来越快。  身体蓦地一个趔趄,乔茉含往后退着步子。  “二小姐!”  孟姨惊恐的大叫了一声,惹得行为举止越发狂执的年南辰,动作蓦地一僵。  直觉性的转过头,看到乔茉含倒在孟姨怀中的一瞬间,他忘了自己手里还按着邵昕然。  本能的蹙起眉,对于乔茉含,他少不了责备和埋怨,但想到她十四岁就跟了自己,神情不免怔忪。  突然在医院这里看见她,两道眉,下意识的蹙了蹙。  感觉年南辰桎梏自己的力道明显停住,邵昕然用考量的目光,睨看了一眼不远处的乔茉含后,牟足劲儿的推开年南辰。  掌心中就像是少了什么东西,年南辰怔愣着表情,看了眼邵昕然,迎来的却是她的一耳光。  “啪!”  响亮的耳光声响起,震的周遭的空气都发出弦音似的波动。  “畜-生!”  邵昕然从齿缝间生硬的挤出着这两个字,然后想也不想,拔开腿就跑开。  少了邵昕然的存在,只剩下年南辰和乔茉含的存在,气氛尴尬异常。  被邵昕然打偏了脸的年南辰,僵硬着自己的面部表情,就像是石化了一样的站在原地。  乔茉含浑身依旧颤抖着,仰高下颌,她隐忍着情绪,可自己的情绪却不管怎样都控制不住。  看向年南辰,她有说不出来的怨恨,哪怕自己狠下心说要放下,可看到他拥吻着其他的女人,她还是止不住自己想要发疯发狂的举动。  年南辰没有去看乔茉含,待自己脸上麻木的疼痛感一点儿、一点儿的散开以后,他转身,和乔茉含就像是不认识似的,毫无留恋的走开。  “年南辰!”  看在自己视线中渐行渐远的年南辰,乔茉含喉咙里就像是有一团火一样难受的发声,沙哑的声音中,声线都在发颤。  年南辰顿住脚步,却没有回头儿,似乎在等乔茉含接下来的话。  被泪水迷蒙的视线落在年南辰的后脊背上,她看不见周遭是怎样的一番景象,只有年南辰的脊背,无时不刻的凌迟着她的双眼。  艰涩的嗫嚅唇,她每一个字都说得极度无力,“你当真是薄情寡义的男人!”  看都不稀罕看自己一眼,这样的对待,无异于鞭子的鞭挞,在她的身上留下一道道伤痕。  泪水越流越凶,因为自己的不争气,乔茉含死死的咬住唇,可自己就是那么的不争气,明明自己明天晚上就要乘坐飞机离开盐城了,看到这个男人以后,自己努力平静的心湖,还是不受控制的泛起波澜。  依旧没有回头去看乔茉含的意思,年南辰扬起下颌深呼吸了一口气。  “你现在知道还不晚!”  凉凉的丢下一句话,年南辰拔腿,迈开流星大步。  “年南辰!”  乔茉含声嘶力竭的喊着,却换不回年南辰的回头。  一阵头脑天旋地转的眩晕感传来,乔茉含直感觉自己的脑部不断的冲血,最后,眼前发黑,她眼皮一沉,整个人在孟姨的臂弯中,失去了知觉。  ——————————————————————————————————————————————  “慕晚,你给我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你瞒着我这个老太太这么久,你居心何在?”  厉老太太虎着一张脸,和自己那个一锥子下去都扎不出来血的儿子耗不起,她只得将所有的问题都抛给乔慕晚。  低垂着水眸,乔慕晚一个字也说不上来,绞着不安的手指,自己对厉老太太的愧疚之情,难以言表。  “咋的,到了现在还想和我这个老太太继续隐瞒?”  厉老太太叫嚣着,她虽然打从心底里高兴着,但是嘴犟的缘故,她生气的摆着臭脸。  早知道自己那个一个屁都不肯吭声给自己的儿子,一直在和乔慕晚搞-在一起,她哪里还至于抱头乱窜的给自己的儿子安排相亲对象。  越发的难为情,乔慕晚两弯细秀的眉,都要拧成了麻花状。  一再抿着唇,她才抬头。  “……厉老夫人,我真的很抱歉!”  “抱歉有什么用?瞒了我老太太这么久,一句抱歉就想敷衍了事?”  乔慕晚:“……”  “说吧,你们两个人什么时候好上的?”  厉老太太天生的演技派,佯装生气的样子像模像样,让乔慕晚信以为真。  纠结的很,她也不知道两个人是从什么时候好上的!  似乎是第一次在公司见面就看对了眼,也或许是那次出车祸,也或许是两个人第一次在一起,还有可能是和年南辰离了婚以后,具体是什么时候两个人眉目传情,她真的已经记不清了。  一旁,一直都饶有兴致盯着乔慕晚表情的厉祁深,默不作声的神情,高深莫测。  “就这么难以启齿?”  厉老太太的话是对着乔慕晚说的,眼神儿却愤愤不平的瞪向自己的儿子。  厉祁深依旧是不以为意的态度,让厉老太太气得不行,她不想为难乔慕晚,哪成想自己这个儿子,连句话都不帮乔慕晚说。  踢了一脚自己身边的儿子,她目光不友善的瞪了一眼厉祁深后,又看向乔慕晚。  “你们两个什么时候好上的不肯告诉我,你们两个现在发展到了哪一步能告诉我老太太吧?”  比刚才问题更加的让乔慕晚难以启齿,她清秀的面颊都泛起了红晕。  越发的觉得自己今天来这边就是来开庭受审的,小手掌心中都拧出来了一层细细的汗丝。  这次,难得厉祁深没有继续一副隔岸观火的态度。  “您希望发展到哪步,我们就到了哪步!”  口吻不咸不淡的出口,厉祁深回答的漫不经心。  厉祁深的话让厉老太太有些慌了神儿,她希望他们到哪步,当然是希望自己能赶紧抱上孙子了,按照自己儿子的话说,乔慕晚现在岂不是怀了孩子。  “我希望你们到了哪步,你们就到了哪步?浑-犊-子,你敢给我乱-搞?”  厉老太太又慌又气,自己这个儿子平时不声不响,现在闹出来未婚生子的事儿,她老太太本就脸皮挂不住,这下子直接就没了脸。  心想着,自己的儿子要是真的未婚生子,她和自家的老头子,以后就别指望出门了。  “妈,怎么了啊?”  听到楼下这里有动静儿,厉晓诺从楼上下来。  刚刚她装腔作势的给厉祁深打电话,电话根本就没拨出去。  虽然她平时搞不懂自己的大哥整日不显山、不露水的神情在想些什么,但是他能把乔慕晚带回家里来,而且自己还是他的亲妹妹,多多少少也能看出来他是有意试探乔慕晚和自己母亲的接触。  看到厉祁深也坐在沙发那里,厉晓诺放缓了下楼的速度。  她不用下楼去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用脚后跟想也知道指定是自己那个大哥,又说了什么不中听的话。  厉老太太向来声音高亢,一嗓子扯下去,厉锦弘和厉祎铭也下了楼。  厉家人一时间都出现在了楼下客厅这里,乔慕晚越发的觉得自己的存在处境,尴尬的很。  厉锦弘刚训斥完厉祎铭,脸色不是很好,楼下这边,自己的老伴儿还吵吵嚷嚷的,他忍不住斥责出声。  “你这又是在吵吵嚷嚷啥?几个孩子一说不爱回家,有你这样动不动就山雨欲来风满楼架势的妈,谁敢回来?”  听到自家老头子冷言冷语,厉老太太悻悻地蠕动着唇。  “谁敢回来?你问问老大那个浑-犊-子,干了什么好事儿!”  集体静默,目光带着打量的落在厉祁深的身上。  “孩子都要搞出来了,他要是再不回来,咱们两个人的老脸就架不住了!”  “……”  ——————————————————————————————————————————————  乔慕晚去了洗手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两家绯红,就像是傍晚的火烧云似的,她忍不住皱眉。  刚刚在客厅里的那出闹剧,让她觉得自己没有准备的就和厉祁深回来了这边,确实是一个重大的失误。  用手抓了抓头发,虽然厉老先生没有和自己说什么,但是看到他不是很好的脸色,她能猜测的到厉家还是一个很传统的家庭,至少对于未婚生子这件事儿很排斥。  拧开水龙头,她往脸上泼了泼水,待脸上的热气渐渐的消散开,她才拧开洗手间的门锁,出了门。  门板刚被打开,修剪整齐的五指,指锋修长的搭在了门边,随之,厉祁深颀长的身躯,挤了进来。  本来很大的洗手间,因为身材挺括男人的进入,明显变得拥挤起来。  “你……不是在厉老先生那边吗?”  厉老太太气势汹汹的闹完,厉老先生把厉祁深叫上了楼,虽然厉老太太说没有责怪她的意思,不过是给厉祁深下个下马威,但是乔慕晚终究不得劲儿的厉害,她还说不上来到底是哪里出了错,让自己这样心里不舒坦。  厉祁深深邃的眉眼落在乔慕晚的脸上,盯着她黑白分明眼仁的乌眸,抬手揉了揉她脑顶的发丝。  “害怕了?”  磁性声线的声音,如磐石般沉稳有力,让乔慕晚一再忐忑的心,莫名的放松下来。  “我哪里有什么可害怕的,又不是我一个人的错!”  乔慕晚出口的声音中夹杂着几分情绪,她没有准备好就被带回来了家里,说到底,她真的就没有做好面对厉家人的准备。  尤其是,自己的处境明明就足够的窘迫,他还偏偏去接电话,让自己一个人和厉老太太独处。  “你这是在怨我,还是在和我撒娇?嗯?”  拖长声线的尾音荡起风情万种的涟漪,怎么听,都带着几分挑-逗的意味。  “谁和你撒娇了?你起开,我要出去了!”  好不容易退去的红晕又爬上了脸颊,乔慕晚往旁边挪了挪位置,厉祁深却拉住了她。  “和我撒娇,我也不笑话你!”  眼底泛起似笑非笑,睨看她一张让自己怎么也看不够的小脸,修长的指,刮了刮她的鼻头儿。  跟着,长臂一伸,把乔慕晚往自己的臂弯中带了带,厉祁深湛清的下颌抵住她的脑顶。  “我本来也没有撒娇!”  缩在男人能够给自己足够依靠的怀抱中,她声音闷闷的,埋怨的意味,渐渐的消弭开。  两人抱了好一会儿,乔慕晚忽的出声,“厉老先生找你说了些什么?”  对于厉锦弘,乔慕晚有说不出的威严,他不像自己的父亲对自己那般和煦,也不像年永明对自己那般慈爱,他给自己的感觉是那种高高在上,不怒自威的形象。  虽然厉老太太说自家的老头子是纸老虎,不用搭理他又怎样,但是他之前能一手打下厉氏江山,让厉氏在盐城立足立威,自然是有过人之处,这点儿,也可能是乔慕晚觉得厉锦弘威严的根本所在。  “没说什么,随便唠叨了几句!”  厉祁深轻描淡写,很显然不想和乔慕晚透露自己父亲和自己的谈话内容。  “怎么可能只是随便唠叨几句?厉老先生叫你上楼的时候,脸色那么不好!”  “那也不是你我的原因,是老二,老二在外面乱-搞,被我爸说了!”  “所以你这是在幸灾乐祸?”  乔慕晚已经从厉祁深的怀中微微起来了身,用一双璀璨的明眸,目光清澈如水的看向他。  “算是吧!”  乔慕晚抬手打了一拳厉祁深,力道不是很重,“哪有你这样的大哥啊?”  乔慕晚不知道,厉祁深不仅仅能做出来对于自己弟弟被训这样幸灾乐祸的事儿,厉晓诺那边的事儿,他也是没少掺合。  厉祁深轻笑了下,双臂重新圈住乔慕晚。  良久,性感的唇,微动,“我爸对你印象还不错!”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