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215章 :差不多就得了(1.1万字)

第215章 :差不多就得了(1.1万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9930更新时间:2018-01-01 07:50:52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厉祁深轻笑了下,双臂重新圈住乔慕晚,良久,性-感的唇,微动,“我爸对你印象还不错!”  乔慕晚抬起头,用目光打量的看向厉祁深。  毕竟刚刚厉老先生唤他上楼那会儿,脸色不是很好,虽然他说是厉祎铭的原因,但是乔慕晚有些不大相信,厉老先生就算是对厉祎铭有颇词,也不至于对厉祁深摆臭脸,很显然,厉老先生因为厉老太太说她有了厉祁深孩子的事情才会表现出来那样的脸色。  她不知道厉祁深是怎样和厉老先生解释的两个人之间的事情,只是自己心里隐隐有不好的感觉充溢在她的每一根神经。  莫名所以的,她直感觉厉祁深的话,很显然是在安慰自己。  “……厉老先生到底和你说什么了?”  她不是不信厉祁深的话,但是他把自己保护的太好了,反倒让她觉得不适应。  不管厉老先生是怎样看待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好也罢,不好也罢,她只想和他一起承担。  她不想看到他把自己保护的没有任何风雨的阻挡,自己独自一个人承受这一切。  或许是她太在意他了,把他完全的放在了心上,以至于敏-感的厉害。  厉祁深幽深的目光落在乔慕晚的脸上,对于她的质问,俊脸云淡风轻。  “能有什么可说的!”  厉祁深依旧回答的不显山、不露水,让人听了,很容易就能相信。  圈住乔慕晚肩头的手臂微微用力,他抱紧她,“担心什么?要你的人是我,又不是他们!”  有他在,她是没有什么可担心的,而且听了他后面的话,乔慕晚更是觉得身体上没有了包袱的压力。  能感觉出来乔慕晚把自己抱得很紧,厉祁深的掌心扣住她的后颈,用略带薄茧的指腹,轻揉着她的肌肤。  指腹刮着她的肌肤,时不时的还拂过她的贝耳,动作带着撩-拨的意味。  “很痒,你把手拿开吧!”  乔慕晚微微缩着小脖子,被他手指拂过自己的肌肤,她的小身子忍不住轻颤。  “哪里痒?”  厉祁深带着笼罩一层薄纱一样黯淡不明的意味,语气轻-佻的问着乔慕晚,他眼底划过似笑非笑的涟漪,很浅,却很深邃。  身体上似乎都电流酥-麻传过的感觉还在,乔慕晚就算是再怎样单纯,和这个男人在一起久了,也能明白他说出口的话是什么意思。  不自觉的红了脸,她抬手拨开男人作怪的手。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欺负我?”  “和什么时候有什么关系?再说,我有欺负你?”  厉祁深问得理直气壮,大有一副是你自己喊痒,和我没有任何关系的架势。  修长的指,再度掬高,厉祁深沿着乔慕晚如花的眉骨往旁边延展,拂过她的黛眉后,沿着隽秀的小脸,顺着线条游-走自己的手指。  “你还说你没有欺负我?”  乔慕晚抓住厉祁深的大手,样子略带埋怨。  没有外人在,他欺负自己就算了,刚刚自己和厉晓诺进屋,被厉老太太逼问自己的时候,她很想问他那会儿去了哪里,他到底知不知道没有他在,自己就像是一团棉花似的没有重心。  好不容易压制下去的情绪,因为想到之前面对厉老太太时的窘迫,乔慕晚清秀的小脸上,眼眶又微微的泛起湿润。  一时间,刚才和厉老太太之间的事儿,再加上厉祁深对自己不是安慰反倒是轻-佻口吻的话,乔慕晚有些小情绪的抬起手去打他。  “你刚才去了哪里?你知不知道我面对厉老夫人的时候,有多尴尬?”  柔柔弱弱的声音,带着责备的哭腔,虽然没流泪,语气却沙哑的很。  “有什么可尴尬的?她不是没吃了你么?”  对于乔慕晚的埋怨,厉祁深不甚在意,他倒也不是让她尴尬或者是出丑,或者是怎样。  让她和自己母亲坦诚是早晚的事儿,自己不出面帮她,不过是让她自己将话说清楚,这种事儿,要是自己从中帮腔,指不定还会闹出来让自己母亲不满意的事儿。  “那你也不能丢下我一个不管我?”  来厉家这边,她知晓自己换了另一种身份,而当自己不再是以乔慕晚的身份,而是以他厉祁深爱人的身份出现,她所能依赖的人只有他。  她唯一所能依赖的人不在,自己就像是没了主心骨一样。  听着乔慕晚对自己如诉如泣的指责,厉祁深定定的盯着她。  “你盯着我做什么?”  她闷闷的问出声。  厉祁深不语,目光没有移开意思的落在她的脸上,一再盯着她黑白分明的眼仁,良久,才扯开菲薄的唇。  “我要是丢在你不管,我刚才就不会出现!”  一句话,让乔慕晚看向厉祁深的目光,更是多了几分埋怨。  原来他一直都在,就是不肯出面帮自己。  “你怎么这么讨厌?”  抡起粉拳,乔慕晚又打了厉祁深一拳,然而根本就不能泄气。  “我讨厌,你还对我说你痒?”  抓住乔慕晚的小拳头,厉祁深盯着她,面容寡淡的说着磁性声线的话。  乔慕晚皱紧黛眉,在情事儿方面,自己被他一再调教,很清楚的知道每一句话都是什么意思。  就自己刚刚那句说自己“很痒”,厉祁深很明显的曲解自己的意思。  自知自己再怎样和厉祁深辩驳不下,最后败下阵来的那个人都是自己。  红着脸,乔慕晚哼哼唧唧的出声。  “懒得理你!”  她动了动自己的小手,想从厉祁深的掌心中挣脱出来自己的小手。  却不想被厉祁深抓得更紧,根本就没有要放开她的意思。  “动什么?痒还动,就不怕控制不住自己?”  厉祁深语调平淡,出口的话,露-骨的意味让乔慕晚脸颊红得更甚。  “我没有,你明明就在曲解我的意思!”  在这个厉家长辈都在的地方,这个男人还能这样面不改色的说着qing-se的话,乔慕晚羞得不行,他却和没事人似的。  “是吗?那你给我说说你痒是什么意思?”  厉祁深反问的语气强势又带着几分咄咄逼人的意味。  乔慕晚抬眼,忿忿不平的瞪着厉祁深,却不想,他还真就大有一副饶有兴致听自己给他解释自己痒是什么意思的架势!  小手被握紧着,她盯了好久、好久自己对面男人深邃的眉眼,直到自己也没有最初那么气了,乔慕晚轻轻地掀动朱唇。  “你放开我吧!”  每次,她都和他真正生不起来气,一会儿过后,刚刚的怒气就会凭空消失不见。  “我们已经在这里好一会儿了,再不出去,厉老夫人该找我们两个人了!”  厉祁深这次没有再抓着乔慕晚不放,眸底划过一丝不明不暗的眸光后,松开了她。  粉-红色的小舌,舔舐了几下微微有些干涩的唇瓣,乔慕晚觉得自己神情神态没有什么会让人起疑的地方,才伸手去拉门把手儿。  不等她拿下门锁,拉开门,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附在了她的白-皙的手背儿上。  不等她抬眼去看,厉祁深手托着她的下颌,吻,直接落下。  狂执气息的吻,带着灼热的温度,以几乎要将乔慕晚融化的强势姿态,吞没她的每一寸。  用牙齿,咬出乔慕晚的唇,带着依恋的拉力踱到自己那边后,换成用两瓣薄唇,用力的shun-xi她的美好。  下唇被吻住,唇-肉被拉扯的一痛,乔慕晚微微艰涩的将眼睛支开一道缝,看到的是厉祁深把自己的下唇,han在他的唇瓣中的景象。  闲置的手从乔慕晚的后颈处,沿着她身体的脊柱,一路向下的划走,如同弹奏钢琴一般,落下一连串美妙的音符。  将干热气息的掌心落在她的翘jian儿上,隔着单薄的裙装布料,厉祁深不知轻重的捏了捏。  乔慕晚颤抖的嘤咛一声,想要闪躲,却被厉祁深逼到了洗手台上。  腰身咯到洗手台的瓷砖边沿,她忍不住细碎的呜咽一声。  “疼了?”厉祁深将手搁置在乔慕晚的腰间,气息有些不稳的问到。  “……嗯!”乔慕晚点头儿。  刚刚的吻,有些急促,以至于他头昏脑热的去吻她时,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是否会伤害到她。  拉着她的身体,重新压在墙壁上,没有了瓷砖棱角的摩擦,乔慕晚后背处,是一片冰凉。  两个人的衣衫都变得凌乱起来,乔慕晚踮着脚,用自己的舌,描绘男人有型的唇瓣。  被乔慕晚主动的行为弄到理智全无,厉祁深探ru自己的长she,纠缠住被自己锁在臂弯中的女人,翻天覆地的刮过她的每一处。  舌苔处阵阵发麻的感觉传来,乔慕晚有些招架不住。  她明知道自己不应该去主动迎-合这个男人,可自己终究还是会情不自禁,哪怕就这样和他不分场合的拥吻,自己也变得不在意。  热潮涌动的亲吻,还在如火如荼的传递在他们两个人之间,芳zhi被搅动的“滋滋”声,格外悦耳。  气息都变得凌乱起来,相比较厉祁深微微起伏的胸口,乔慕晚更甚。  稍稍让乔慕晚换了口气,厉祁深又一次衔住她。  “还痒不?”  厉祁深将乔慕晚身后的门锁锁上,附在她的耳边,带着滚滚热气。  太过明白这个男人给自己的讯息是什么意思,乔慕晚微薄的理智,让她摇着头。  “别闹了!”  她的气息气若游丝,语气虽然细微,却像是致命的的毒药一样,媚里媚气的。  “这里隔音效果应该还不错,你小点声儿叫,嗯?”  拖出最后一个字的尾音,厉祁深的语调,无限风情。  “不行!”乔慕晚微微拉开点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厉祁深,你怎么和那什么似的呢?”  她脸皮薄的很,说不出来厉祁深是种-马的话。  “别再闹了,你就不能节制一下吗?”  厉祁深没有出声,却用一双有yu-wang荡漾的深邃黑眸,眸光黑得发亮的落在乔慕晚的脸上,夺人气息的目光,就好像是在说,“我为什么要委屈我自己?”  被厉祁深火热的眸,盯得自己浑身不自在,尤其是有了刚刚的拥吻,她自己也有情-潮的涌动。  “你再忍一忍,现在真的不行,我们……回去再……那个!”  乔慕晚用极度含蓄的语气说着话,她做不到像厉祁深那样说露-骨的话,这些话,已经是她能说出来最大的尺度了。  “刚刚在车上,我用手帮了你,我允许你用手!”  厉祁深声音黯哑,自己一旦被这个要命的女人撩拨不下,他也顾不上场合。  听着自己耳膜被厉祁深一再蛊惑的声音,乔慕晚难做极了。  听他说允许自己用手,她总觉得自己的掌心热热的,像是刚刚触碰到了什么不该碰的东西似的。  “……我们已经在这里待太长时间了,一会儿厉老夫人找人来催就不好了!”  乔慕晚搅动着手指,用循循善诱的口吻说着话,不曾想,厉祁深根本就不以为意。  看男人一双黑曜石般淬染了深邃的眸,盯着自己的目光,像是鹰隼一般凌厉,乔慕晚抿着唇瓣,细眉都要拧成了麻花状。  一再权衡,踮着脚,她用唇,在厉祁深涔薄的唇瓣上,落下一吻。  蜻蜓点水般的一吻落在男人的唇瓣上面,乔慕晚仅仅是用安抚的心理去亲吻他,不成想,自己淡淡的一吻,刚想抽离开,被厉祁深反客为主的衔住。  乔慕晚孱弱的身子骨再一次被压在了门板上,厉祁深温热气息的唇包裹住了她的双唇,唇瓣上上下下都被攻陷一番,她两弯漂亮的细眉,都紧蹙的拧在一起。  小脑袋往一旁闪躲的,厉祁深追随着她,封住她全部的气息。  用不同于自己身体温度的物什,隔着单薄的布料,浅浅的蹭了几下,乔慕晚立刻就像是惊弓之鸟一样的绷紧着身体。  唇齿间的纠缠不止,厉祁深闲置的手指,沿着她的腿弯往上,他试图去点火。  只是不等乔慕晚的裙裾被他的手,拉到腰间,门口那里传来家里帮佣的叩门声。  “叩叩叩……”  突然传来的叩门声,让陷入到自我世界中的两个人,僵硬住动作。  厉祁深颀长的身躯虚压在乔慕晚的身上,他乱而快的气息,一点儿、一点儿的落在面色红润的小女人的脸上。  比厉祁深更加的狼狈,乔慕晚感觉自己浑身上下都一团惹火紧紧的包住。  因为门外不断传来的叩门声,而且自己的身体就压在门板上,乔慕晚屏住呼吸,连一个大气都不敢喘。  “乔小姐,你在里面吗?”门外,帮佣叩着门,乔慕晚的后脊背都被帮佣的叩门声,震得一阵荡漾。  她皱着眉,整个人难为情极了,自己和厉祁深躲在这里做这样连亲带吻,甚至有更加过密行为的事情,帮佣的每一下叩门,就好像在敲自己的心脏,让她心跳又快又乱,就像是一团找不到头儿的线团。  厉祁深黑的近乎能拧出来墨汁一样的眸,定定的盯着乔慕晚脸上越发窘迫的样子,他本就菲薄的唇瓣,紧抿成了一道一字型的弧线。  “乔小姐,你在吗?厉老夫人在找你!”  乔慕晚乱了,看向厉祁深,目光中是满满的无助。  她蹙着眉,一双柔白的小手,拉着厉祁深的手腕,彷徨的神情完全是在寻求厉祁深的帮助。  厉祁深长臂一伸,将乔慕晚孱弱的小身子,从门板上拉起,然后锁在自己的臂弯中,一副保护她的架势。  跟着,他如玉的手指去打开门锁。  “厉祁深,你干嘛?你是疯了吗?”  乔慕晚觉得厉祁深一定是疯了,他要是把门打开,让帮佣看到两个人这样旁若无人的拥抱在一起,一定会闹得满城风雨。  厉祁深不以为意的垂眸看了乔慕晚一眼,没有做声,按照自己本能的感觉,拉开门。  房门被打开的瞬间,乔慕晚本能性的埋着自己的小脑袋,缩在厉祁深的肩胛处,就像是没脸见人似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没有了门板的阻隔,帮佣看到从洗手间出来的厉祁深,先是一怔,随即恭敬的唤了声:“大少爷!”  “嗯!”  厉祁深随意的应了声,然后手拥着乔慕晚,俊脸冷峻的从帮佣身边走过。  ——————————————————————————————————————————————  避开了帮佣,乔慕晚赶忙从厉祁深的怀中弹开了自己的身体。  她真的觉得自己窘迫极了,以至于小脸红得很滴出来血似的。  明明没有什么,心里也这样和自己这么说,但是她始终都觉得哪里好像有问题,让她找不到根因,以至于还是有些不好意思就这样堂而皇之的在众人面前站在一起。  厉祁深眼梢儿睨看了一眼脸色红得和煮熟了的虾子似的乔慕晚,随即收回目光。  “没有人的时候,你和我可热情的很!”  厉祁深薄唇堪堪的勾着,说着风凉话。  这个女人单独和自己在一起的时候,主动取-悦自己的时候都有,现在碰到了一个帮佣就恨不得和自己把关系拎的清清楚楚,他难免不悦。  “性质不一样!”  乔慕晚为自己辩解着,搅了搅手指后,她平复下来了情绪。  “在这边,我们两个还是要注意一下比较好!”  没有人的时候,他们两个怎样都可以,但是碰到其他人,他还是厉家的长子,乔慕晚觉得多多少少都应该在意一下。  一再想着自己那些没有必要的介怀和闪躲,忽的,乔慕晚觉得自己不免有些过于矫情,把事情都想得太过敏-感,甚至是杞人忧天。  咬了咬唇瓣,她主动伸手拉住了厉祁深修长的指。  “没有外人在的时候,我什么时候排斥过你?但是有外人在的时候,我还是……有些放不开!”  乔慕晚实话实说,没有外人在,她可以毫不忌讳的和他亲吻或者做其他的事情,但是有外人在,还是自己第一次换了身份的面对厉家的长辈,就这样不顾及场合的和这个男人你侬我侬,她脸皮薄的缘故,哪里能放得开。  厉祁深听着乔慕晚的话,没有做声,低垂着眸子,落在两个人手指交叠的地方。  “你不是连这种事儿都要和我生气吧?”  她细白的手指,摩挲厉祁深的骨节,口吻带着几分不自知的娇嗔。  “我上次来这边,就待了一小会儿,这次算是第一次认识你家里的其他人,你让那些帮佣看到我和你单独待在一起,他们会怎么说我,你就不能站在我的立场上替我想一想问题吗?”  “他们说你什么是他们的事儿,你要是谁的看法儿都在意,你活得不累么?”  “累!”  乔慕晚回答的斩钉截铁。  “我在意他们的看法儿确实很累,但是如果因为我也改变了对你的看法儿,我就算是累,我也要在意!”  厉祁深目光又一次冷沉般深邃的落在乔慕晚的脸上,久久不肯移开目光。  “我看你是吃饱了撑的!”  厉祁深别开眼时,薄唇凉凉的出声。  “随便你怎样说好了,只要你不生我的气就行!”  她的手指,依旧磨蹭厉祁深的骨节,越看他漂亮的骨节,乔慕晚越发的觉得这个男人除了性子阴晴不定以外,连手指都生的这般完美。  软-软指尖儿的触碰,让厉祁深按捺不住心底里某种悸动被羽毛撩-拨一样的感觉,他遒劲儿力道的手臂,抓住乔慕晚的手臂,猛地一下子压在了一旁的墙壁上。  小身子抵在后面的墙壁上,乔慕晚微微有些惶恐的看向厉祁深,凝视了几秒他黑曜石一般的瞳仁后,似乎明白了他眼波中传递给自己的讯息是什么意思。  没有矫情,也没有忸怩,乔慕晚踮起脚尖儿,安慰似的在厉祁深的脸颊上落下一吻。  本以为这样就可以了,厉祁深却一个反手抓住了乔慕晚的手腕,跟着,俯下笔挺的身躯,他的唇就要向乔慕晚贴去。  “咳咳……”  突然传来一声警告的咳嗽声,厉祁深和乔慕晚僵住动作的向声源处寻去。  看到厉锦弘穿着深灰色的家居服,眸光老沉又矍铄的看向他们两个人,乔慕晚率先红了脸,厉祁深虽然没有什么神情变化,但眸底还是一闪而过一丝对自己父亲突然的出现,打断了自己好事儿的不悦。  厉锦弘看了看不远处的儿子和准儿媳,清了清嗓子。  “差不多就得了!”  厉祁深、乔慕晚:“……”  ————————————————————————————————————————————  因为厉锦弘碰到自己和厉祁深要接吻的场景,乔慕晚红润的面颊上,热浪滚滚,没有任何要退下去的意思。  厉老太太招呼厨房那边多炒几个菜以后,就出来和乔慕晚聊天。  现在都打开天窗说亮话,厉老太太也就没有在介怀乔慕晚之前瞒着她和自己儿子在一起是事实。  “来,慕晚,吃桔子!”  拿了桔子给乔慕晚,乔慕晚接过。  “慕晚,你脸怎么这么红?是不是中暑了啊?”  厉老太太不知道乔慕晚是因为自家老头子撞到了她和自己儿子的好事儿,看到红了脸的乔慕晚,还误以为她是中了暑。  一旁,端着茶杯喝茶的厉锦弘,喝了茶以后,将茶杯放在矮几上,然后清了清嗓子。  “都年轻人,体力那么好,哪那么容易动不动就中暑啊?”  横了一眼乔慕晚,厉锦弘像模像样的拿起报纸看着。  听着自家的老头子说着风凉话,厉老太太并没有听出来厉锦弘话语中的玄机,忍不住白了他一眼。  “你不说话没人拿你当哑巴!”  嘱咐家里帮佣煮了绿豆汤,对乔慕晚,厉老太太还真就是细致入微的关心。  再回头去看乔慕晚的时候,厉老太太的脸上堆着笑。  “慕晚呐,你给我买的那个阿胶糕,吃了都有什么好处啊,你给我说说!”  厨房那边加了菜的原因,开饭还有一段时间,厉老太太拉着乔慕晚,随意的唠着。  向厉老太太说明了阿胶的用途,她柔柔婉婉的声音,让厉老太太的心里都要乐开了花。  “老头子,我就说这个慕晚,姑娘人很不错吧!”  对于自己老伴大哈喇的样子不甚在意,厉锦弘连眼皮都没掀一下。  “你满意有什么用,又不是你娶媳妇!”  “我家祁深也满意!”  厉老太太横了眼自己一向对自己冷言冷语的老头子,然后继续和乔慕晚说话,不再理他。  中途,有帮佣过来,是厉晓诺找乔慕晚。  乔慕晚和两位老人礼貌的颌首后,上了楼。  只是到了楼上,她才知道找自己的,压根不是厉晓诺,而是厉祁深。  被一只长臂拉进房间,厉祁深抵住乔慕晚的身体压在门板上就是一阵忘我的亲吻。  好久,他才放开她。  厉祁深洗过澡的缘故,唇齿间尽是薄荷的香气,乔慕晚阵阵清凉。  抡起小粉拳,她将手落在厉祁深纹理分明的胸口上,“你把我骗上来又想干嘛?”  刚刚有被厉老先生撞到两个人在一起的事情影响,乔慕晚本能性的忌讳着两个人的再次碰面,再会被其他人撞到。  听得乔慕晚口吻撒娇似的和自己说话,厉祁深轻笑着。  “我想干嘛就干嘛!”  一句话听得乔慕晚脸红,她碎碎念一句“你怎么这么没正型?”  厉祁深沐浴过后的五官,依旧刀裁般完美,在灯光淡淡的映衬下,落下一层薄薄的剪影。  他笑着,纹路很轻,却异常迷人。  两个人抱了好一会儿,乔慕晚忽的想到了什么似的,抬起头儿看向厉祁深。  “对了,你有没有和厉老先生、厉老夫人说我之前有过结婚的事情?”  虽然两个人很早就在一起的事情,两位老人没有介意,但是她不敢保证,她之前结过婚的事情,厉家方面也会不在意。  虽然她是为了商业联姻,但是有了之前的婚姻史,对于这样有影响力的家族来说,他们是绝对不会允许娶进门的儿媳,有不干净的过去。  哪怕那段婚姻,有其名而无其实。  “没有!”厉祁深答道。  “现在还是时候,过段时间再告诉他们!”  在这种敏-感问题的处理上,乔慕晚向来都是没有主见那一伙儿。  而且她对厉祁深还是那种百分之百信任的人,所以对于他的话,乔慕晚几乎可以说是没有任何疑议。  “你能处理好这件事儿的,对吗?”  他连自己和年南辰离婚那么棘手的事情都能处理的那么妥善,这件事儿,她更是毫无保留的相信他的能力。  厉祁深低垂黑眸看向乔慕晚,“处理不好又能怎么样?谁能从我这里抢走你?”  乔慕晚:“……”  ——————————————————————————————————————————————  两个人再下楼的时候,楼下客厅那里多了一位客人,是厉祁深二叔的妻子,尹慧娴。  今天尹慧娴来这边也没有什么事儿,就是她家的女儿厉潇扬昨天回了国,她来邀请厉锦弘一家周末去她家聚餐。  因为厉潇扬今晚有一场演出,没有时间来这边亲自请厉锦弘一家人,就由她母亲代劳了。  看到尹慧娴,厉祁深向来从容不迫的脸上,寡淡的没有任何多余神情。  “二婶!”  礼貌的唤了一声尹慧娴,却有些生硬的疏离。  尹慧娴笑着应了声,目光随着落在了厉祁深身边的乔慕晚的身上。  她没有见到过乔慕晚,但看到她这般亲昵的和厉祁深并肩而立,大致也能猜的出来是怎样的一个情况。  不等尹慧娴出声质问,厉老太太先她一步开了口。  “慧娴啊,这是慕晚,我家祁深的爱人。慕晚啊,这是祁深的二婶!”  听了厉老太太的介绍,身处在晚辈的立场上,乔慕晚浅笑的唤着尹慧娴,“厉夫人!”  “嗳,叫什么厉夫人,这么生疏,你就随祁深叫我二婶好了!”  尹慧娴是混交-际场所的人物,最惯于舒缓和不认识人之间的尴尬。  她嬉笑的说着话的同时,她忍不住打量了一番乔慕晚。  自己大哥家的厉祁深,她多多少少也是有所耳闻,一直都听说他对女人没有什么兴趣,这下子,连女朋友都有了,她自然是要多关注一下。  目光落在乔慕晚如玉的面颊上,看着她生的妍丽的五官,每一处都精致非常,尤其是一双黑白分明的明眸,简直是她见过最好看的一双眼。  她在诸多交-际场合,见过的千金名媛,明星模特不在少数,但不可否认的是,她的眼睛真的是她见过最让人能有怦然心动的感觉的一双眼。  纤长的睫毛下,蝶翼一般落下两排淡淡的剪影,却掩盖不住清眸中水漾流光的异彩纷呈。  乔慕晚有些不好意思,毕竟她和厉祁深之间还没有以婚约为证,就这样唤尹慧娴为二婶,她觉得不妥。  “早晚都是要叫的,不差这一会儿!”  收到乔慕晚不自然讯号的提醒,厉老太太在一旁帮腔,纾解了乔慕晚心里的紧张。  尹慧娴笑着,意味深长的看了眼乔慕晚,没再多说些什么。  几个人又聊了会儿,见乔慕晚不自然,厉祁深拉着她,出了房门。  没有了厉祁深和乔慕晚的存在,尹慧娴没有任何掩藏的夸赞着乔慕晚。  “大嫂,你家祁深真就是好命啊,这个慕晚,和他站在一起,简直就是郎才女貌啊,真是标配啊!”  听着尹慧娴对自己儿子和未来儿媳的夸赞,厉老太太笑得合不拢嘴。  “那咱们就等着他们早日结婚!”  ——————————————————————————————————————————————  厉老太太留尹慧娴在家里吃饭,尹慧娴因为还要通知老三和老四家,就婉拒了肖百惠的好意。  临走之前,她不忘熟稔的请乔慕晚随厉家人周末一起去她家那边。  送走了尹慧娴,厉家人也张罗着吃饭。  不巧,开饭前,乔慕晚手机里进来了电话。  一听说自己的妹妹在出国前一天又出了事儿,乔慕晚没了继续留在这里和厉家人吃饭的心情,礼貌又抱歉的和厉锦弘、肖百惠道别后,拿起包,离开。  她刚要走,厉祁深站起身,握住了她的手,“等会儿,我和你一起去!”  看厉家人好不容易聚在一起吃饭,乔慕晚对他笑着摇了摇头儿。  “不了,你好不容易回家一趟,陪厉老先生和厉老夫人吃饭吧!”  乔慕晚想从厉祁深的掌心中拿开自己的手,厉祁深却把她握地更紧。  “等我!”  带着命令口吻的录下两个字,厉祁深上了楼。  他再下楼的时候,身上的家居服换成了白衣黑裤。  “走吧!”  抓起矮几上面的车钥匙,他拥着她,出了家门。  ———————————————————————————————————————————————  到了医院那里,乔茉含正在急诊室那边进行治疗。  乔茉含突然的昏倒,让孟姨几乎都要吓破了胆儿,她是受了梁惠珍的委托,陪乔茉含来医院这边复查,那曾想会碰上乔茉含昏倒这样的事情啊!  孟姨没有敢通知梁惠珍和乔正天,而是直接打了电话给乔慕晚。  从孟姨那边了解到乔茉含的情况以后,她忍不住的蹙眉。  她没有想到自己妹妹情绪失常,竟然是因为年南辰。  “医生那边说了,二小姐确确实实是有精神类疾病,不过是间接性的,平时不受刺激的话就不会发作,但是一旦受了刺激,她的情绪就会反常!”  “大小姐,对不起,看到年少爷的时候,我就应该带二小姐走的!”  孟姨抱歉的和乔慕晚说着话,她也没想到乔茉含的情况说不好就不好,以至于她想拉开乔茉含,为时已晚。  “孟姨,不是你的错,你别自责!”  乔慕晚哪里可能会把事情的根因归咎到孟姨的身上,她安抚着孟姨,并让厉祁深找陆临川把孟姨送了回去。  临走前,她还嘱咐孟姨,说:“孟姨,茉含的事儿先别让我父母知道,我这边能处理好她的事情!”  孟姨点头儿答应了乔慕晚的请求后,坐上陆临川的车,离开了医院这边。  乔慕晚之前没有在意过自己妹妹的病情,现在乔茉含被确诊为了间歇性精神类疾病,她自然是比谁都急。  这些事情,既不能让她的父母知道,但是她又不好处理。  不得已,她只得求厉祁深找厉祎铭,看看自己妹妹的情况,有没有什么可以暂时稳定她状况的办法儿。  厉祁深去给厉祎铭打电话,乔慕晚则是在急诊室门外的走廊上,来来回回的徘徊。  她端着手抵在唇上,想不到办法儿的她,思绪有些乱,以至于自顾自想着她自己的事情,连她面前突然出现了一双修长的腿,都不知道。  年南辰站在乔慕晚面前,眼底是显而易见的痛苦。  乔茉含倒下那会儿,他并没有走远,尤其是听到孟姨声嘶力竭的喊着救命,他更是直觉性的折回。  只不过,乔茉含被推进急诊室,乃至于乔慕晚和厉祁深来了医院这边,和后来孟姨的离开,他都躲在暗处没有现身。  直到厉祁深笔挺的身影离开,不再围在乔慕晚的身边护着她,他才敢露面。  面前突然出现一双锃亮的皮鞋,乔慕晚本能的抬起头,看到年南辰的瞬间,她神情不自觉的怔忪了一下。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