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216章 :分开一会儿就受不了了?(七千字)

第216章 :分开一会儿就受不了了?(七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6326更新时间:2018-01-01 07:50:52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面前突然出现一双锃亮的皮鞋,乔慕晚本能的抬起头,看到年南辰的瞬间,她神情不自觉的怔忪了一下。  但转瞬,便神色淡然。  很自然的,她不会认为年南辰一直待在这里,更不会认为他是因为自己妹妹突然犯了间歇性精神病,出于忏悔的心理出现在这里。  除了直觉性的看了年南辰一眼以外,乔慕晚别开眼,把他完全当成是空气一样的姿态,看都不想去看他一眼。  年南辰目光一瞬不瞬的落在乔慕晚的身上,她却吝啬的连一个眼神儿都不舍得给自己,把自己完全当成是陌生人。  抿紧着唇,按捺不住心底里某种神经冲动的一突一突的刺-激,年南辰一把扯住了和自己保持距离的乔慕晚。  手腕倏地被抓住,乔慕晚一个激灵的想要闪躲开,年南辰却把她抓得更紧。  “放开!”  乔慕晚不去看他,用另一只拿着手机的手去推他。  见乔慕晚挣扎的厉害,年南辰非但没有放开她的意思,反而一用力,把她羸弱的小身子,压到了墙壁上。  年南辰的力道来得凶猛,乔慕晚脚下一个趔趄,脚下踩着高跟鞋的缘故,脚踝明显一阵钝痛,四肢百骸的传遍她的每一根神经,让她细秀的黛眉,打成结一样的拧紧。  将手撑在乔慕晚的耳畔,年南辰居高俯下的打量着乔慕晚五官拧到一起的一张脸,脸色同样不是很好。  乔慕晚从脱筋儿的疼痛感中反应过来的时候,目光寡薄的看着年南辰。  “我再说一遍,放开!”  她的语调很冷,像冰霜一般,对年南辰和厉祁深,俨然是冰火两个极端的两种态度。  乔慕晚目光冷清,对自己以敌视态度的针对,让年南辰脸色难看的更甚。  “我要是不放呢?”  “我已经和你离婚了,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了!”  “谁说离婚了就没有了关系?”  年南辰耍起来无赖,抬手就要去抚摸乔慕晚的脸颊。  不等他的指尖儿触及到她的脸部肌肤,乔慕晚直接就将他的手,从半空中打下。  “那是你一厢情愿!”  乔慕晚言辞凿凿,他觉得两个人之间还有关系,但她并不觉得两个人之间有什么关系,一切的一切都是他的一厢情愿,和她的观点、立场,没有任何的关系!  推开年南辰,乔慕晚从一边将身子绕了出去。  手腕被重新抓住,乔慕晚身子骨又一次被年南辰抵在墙壁上时,他眼底,卷杂起昏天黑地的风暴。  盯着乔慕晚妍丽的五官,见过的女人如同过江之鲫的年南辰,看到眼前小女人眉目间荡起的媚色,完全是生活和谐,被男人雨露滋润过的表现,他的心脏,钝钝的痛着。  眼底浮现戾色,他想要保持的冷静,在这个女人面前,荡然无存。  “这么急着走做什么?怕厉祁深看到你和我这个样子?”  乔慕晚细眉紧拧,年南辰的话,让她胃部,阵阵不舒服的翻腾着。  “你有什么可在意的,连婚内出-轨这样的事情都干得出来,和厉祁深在一起时,你做脚踩两条船的事儿,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呢?嗯?”  他冷笑着,说出口的话,带着针锋般的犀利,只是莫名的,他越是这般口吻强势,自己的心,越是疼得厉害。  乔慕晚定定的盯着年南辰在自己眼中,让她觉得越发丑陋的嘴脸,清秀的眉目间,荡起难以压制怒火。  “你今天出现在这里就是来挑拨我和厉祁深之间的关系,专程来膈应我的是吗?”  年南辰:“……”  “你说我脚踩两条船,我乔慕晚还真就想问问你年南辰,除了厉祁深那一条船,另一条船是谁,是你吗?”  乔慕晚打开年南辰的手,面容清冷。  “我觉得我有必要再提醒你一次,我已经和你离婚了,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我和其他人之间是怎样的关系,不需要和你报备,也和你没有关系!”  她又一次郑重其事的说到,随即,绕开年南辰,径直往急诊那边踱步。  ————————————————————————————————————————————  乔慕晚气得不轻,直感觉自己被年南辰捏住的手腕那里,就像是被什么脏东西抓过一样让她觉得恶心。  从拎包里拿出湿巾,一再擦拭了手腕,感觉不再有年南辰的气息缠绕,她才作罢。  坐在座椅上,刚刚脚踝崴到的原因,乔慕晚用手指揉着自己的脚踝,兀自给自己的扭伤的脚踝舒缓疼痛。  脚踝处的痛不再像之前那么痛,自己的情绪也平复了下来以后,才想到自己刚刚没有提醒年南辰,乔茉含会犯病是因为他。  但细想了想,就算年南辰知道了乔茉含的昏倒是因为他又能怎样,那样一个自私自利的渣男,她还能指望了他对乔茉含道歉,还是负责,或者是怎么样。  拢了拢自己鬓角的垂落下来的发丝,她拿出手机,拨了厉祁深的电话。  ————————————————————————————————————————————  厉祁深打了电话给厉祎铭,随意说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捏着手机,他转身,赶巧碰到了从女士洗手间里走出来的邵昕然。  被年南辰刚才疯狂对待的缘故,邵昕然在洗手间里待了好一会儿,不想让她母亲看到自己的异样,直到确定自己唇瓣上被年南辰ken-yao过的痕迹不再清晰,她才出了洗手间。  没想到自己从洗手间出来能碰到厉祁深,邵昕然怔忪了下,随即,眼神儿中大放异彩。  厉祁深不动声色的站在眼底,看到邵昕然的瞬间,他剑眉微蹙,但转瞬,便如常一样从容不迫。  邵昕然走了上来,眸间,万般柔情。  “你……怎么在医院这边?”  她的声线有些颤抖,明显是激动、喜悦的表现。  厉祁深这次没有避开,也没有躲开的意思,目光很淡的落在邵昕然的脸上。  “我陪慕晚来的!”  薄唇微动,他将乔慕晚唤的再自然不过,而一个“陪”字,更是让人听了,怎么都觉得这个男人够细心,也够体贴,很会照顾人。  原本还是喜笑盈盈的脸,笑容变得瞬间僵硬,厉祁深不过才说了六个字而已,可这六个字,每一个字都像是一道皮鞭一样,狠狠的抽在她的身上。  僵硬着嘴角,邵昕然卖弄的笑着,“慕晚?是那天在4s店遇到的那个女人吗?”  厉祁深敷衍性的应了一声“嗯!”,对于邵昕然这种明知故问的人,他自然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她是我爱人!”  一句话道破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厉祁深甚至都没有欲盖弥彰,也没有拐弯抹角的意思,直接单刀直入。  有些承受不住这样太过直接的打击,邵昕然不自觉的晃了晃身型。  “……你、爱人?”  她装作一副没有听清楚的样子,有意让厉祁深再重复一遍。  之前在4s店那边的时候,她还能自欺欺人的认为那是乔慕晚对自己的挑衅,所以才会说出来那样的话,说她是厉祁深的女朋友来刺激自己。  但是现在,厉祁深自己都主动开口承认了两个人的关系,他甚至都没有说两个人之间现在是男女朋友之间的关系,而是用了爱人这样的词汇。  她就算是再怎样自欺欺人,也不可能不知道爱人这样的词汇是什么意思。  那是婚后对妻子的称呼,他现在就用这样的词汇称呼乔慕晚,明显是在告诉自己,两个人是照着结婚去的。  想到这里,邵昕然垂落在体侧的手,不自觉的握紧。  对于邵昕然皱眉,假意没有听清楚的样子,厉祁深倒不介意再告诉她一遍。  不等他开口,来了电话。  看了眼来电显示,是乔慕晚来的电话,他眸间不自觉的放柔,异样的深沉柔情,就好像是竹叶落在了平静的水面上一样,荡漾开一圈一圈细微的波纹。  邵昕然瞧见厉祁深少有情绪流露的俊脸上,流露出来柔情似水,她的手指甲,都狠狠的嵌-入到了掌心的皮肉间。  就算她不去看厉祁深的手机,凭借女性敏锐的第六感,也能猜的出来电话是谁打来的。  厉祁深没有接电话,对邵昕然微动性-感的嘴角。  “我先失陪下!”  话毕,厉祁深捏着手机,转身离开。  看着男人伟岸笔挺身躯的身体在自己的面前渐行渐远,邵昕然的一颗心,就好像被刀子生生的捅了一刀似的,疼得她浑身麻痹。  身体发虚的倚靠在墙壁上,她不甘心的捏紧一再无力的手指。  ——————————————————————————————————————————————  走开了一段路,厉祁深才接了电话。  电话被接通,乔慕晚在电话另一端,有些急迫,声音却小心翼翼,还带着关心的问,“你怎么才接电话?”  电话被拨通了好一阵,都不见厉祁深接,而且他也出去了好一会儿,出于对他在乎的心理,她捏着手机的小手都不自觉的握紧。  对于乔慕晚对自己的关心不甚在意,厉祁深挑了下眉。  “分开一会儿就受不了了?”  他堪堪的扯开唇,话,显然带着轻佻的意味。  电话那端,乔慕晚不自觉的红了脸,这个男人永远能有把她的话,拆分出另一层意思的本领儿。  “你就不能正经点儿吗?”  乔慕晚软糯的声音中,不自觉的带着几分娇嗔的责备,让厉祁深听了,轻笑了下。  “手机一直静音,才看见!”  想着这里是医院,厉祁深把手机调成静音也不足为怪,乔慕晚也就没有再深究。  “那你现在在哪里?”  她继续问着,可电话那端却没了回声。  得不到厉祁深的应答,乔慕晚忍不住竖起耳朵去听,可结果,她还是没有听到电话的那端有回音。  忍不住,她又问了句,“……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这次,电话那边传来了声音,简短的两个字。  “回头!”  听到电话里沉稳声音的两个字,乔慕晚直觉性的转过身,看到那一抹恍若天神一般从天而降的笔挺身躯时,她怔忡了下,随即,弯下细细的眉,莞尔浅笑。  厉祁深挺括的身躯,被笼罩在明亮刺眼的光线中,俊绝的五官,深刻而凌厉,薄淡的光辉,清冷的洒在他的周身上下,仿若从另一个时空走来一般亦真亦假。  两个人对视的站立在对方的面前时,乔慕晚在身后搅了搅自己的手指。  “你确定给我这样的惊喜,不会吓到我吗?”  难得自己在自己妹妹在急诊室那里治疗,自己还能心情这般闲适,果然,只要有这个男人的在自己的身边,不管自己面对什么,都会有种精神和心灵上面寄托。  厉祁深睨看了眼乔慕晚,收回目光。  “你不是还活得好好的!”  语调凉凉的,乔慕晚觉得这个男人不懂风趣的撅了撅小嘴巴。  “你就不能懂点儿风趣吗?”  厉祁深迈开平稳的步履走在前,乔慕晚在他身后哼哼唧唧的一句话落在他的耳中,他蓦地转身。  乔慕晚只顾着自己像是一条小尾巴似的跟上厉祁深,根本就没有顾得上前方的路况。  “嗯……”  身高差的原因,乔慕晚的小脑袋正好贴合在厉祁深的下颌处,俏丽的小琼鼻,撞到了厉祁深健硕的胸口,一阵钝钝的痛,酥-麻的传来,忍不住,她有种要掉眼泪的涩涩感觉,在眼眶中不断的打着旋儿。  怀中撞进来一个软-软的小身子,厉祁深本能的手臂抱紧。  听到怀中的小女人闷闷的呜咽一声,他也顾不上去接她的话,将她从自己的怀中拉出来。  看到她红了眼眶,也红了鼻头儿的一副委屈样子,厉祁深剑眉微蹙。  “走走道,你回头干嘛?”  乔慕晚忍不住埋怨厉祁深,完全不顾及自己依旧是二十六岁的年纪,就像是情窦初开的少女一样,埋怨着自己的男朋友的笨手笨脚。  “没事儿长一身那么结实的肌肉做什么?”  她没完没了的数落着,声音细柔,满含委屈。  厉祁深不语,定定的看了她一眼,柔下声,“撞疼了?”  “你说呢?”  好不容易觉得有了这个男人的存在,自己就好像是有了主心骨一样,现在可好,自己还不是一样让他有把自己惹生气的本事儿。  对于乔慕晚对自己责备口吻的埋怨,厉祁深抬手揉着她的鼻头儿。  起初力道还是很轻柔,不消一会儿,力道就加大了。  “你自己出门都不带眼睛吗?走路要和人保持距离,你不懂?”  就像是老师在斥责没有按时完成作业的学生一样,厉祁深突然冷言冷语的说着乔慕晚。  鼻头儿处本来就足够痛的了,被这个男人不知轻重下手的揉着,乔慕晚心里委屈的更厉害。  明明是他把自己弄疼的,还反过来他自己全都是理儿,自己才是那个罪大恶极的人的架势。  “不用你了!”  她嫌恶的拨开厉祁深的手,自己的脚踝处就足够的疼的了,他还这样对自己,她真是怀疑,自己到底喜欢这个脾气阴晴不定的男人的哪里,竟然对他这么死心蹋地。  乔慕晚腿脚不方便的挪动步子坐回到座椅中,然后抬手,用软-绵的指尖儿,揉着自己红彤彤的鼻头儿。  厉祁深不动声色的站在原位置那里,看到乔慕晚一瘸一崴的往座椅那边走,他皱紧着眉。  垂眸看到她白-皙肌肤的脚踝骨上面,红肿了一大块,他走上前,蹲下身,握住她的脚踝在掌心中。  “嗯……”  脚踝突然被架起,乔慕晚本能的嘤咛一声。  “怎么弄的?”厉祁深问。  “我刚才……不小心儿摔的!”  乔慕晚贝齿咬紧唇,她自然是不能告诉他,年南辰来找过自己。  现在事情已经足够的乱了的,她的观点儿就是多一事儿、不如少一事儿,而且,这个男人性情阴晴不定不说,他还是那种占-有yu极强的男人。  虽然年南辰是前夫,而且也是和自己没有发生过xing关系的前夫,但是年南辰至始至终和自己有过那段有其名而无其实的婚姻为界,她现在还不能确定厉祁深对自己曾经和年南辰结婚的事情,完全的不在意。  “你多大个人了,还能摔到?”  对于厉祁深的指责,乔慕晚说不出来一句话,年南辰来找自己的事情,她打算隐瞒,本身就是她的不对,她自然站不住脚儿的反击厉祁深。  “一会儿我去开点药!”  ————————————————————————————————————————————————  厉祁深再回来的时候,将手搁置在乔慕晚的腋下和腿弯处,将她拦腰抱在怀中,就要给她打横抱起。  “别了,你别抱我了,扶我就好!”  这里是医院,她就这样公然的被厉祁深拦腰抱在怀中,她多多少少都有些不适应。  厉祁深没有因为乔慕晚的话放开她,他偏执的按照自己的想法儿,收紧臂弯。  “别乱动,受了伤还不知道消停!”  被厉祁深一说,乔慕晚连个大气都不敢再出,抓紧他的手臂,老实儿的窝在他的双臂间。  突然间想到了乔茉含,她弓起身体,用手环住厉祁深的肩胛骨,以此来保持自己的身体平衡。  “对了,你有没有找你弟弟,我妹妹那边……”她需要厉祁深的帮忙,这点儿毋庸置疑,但是还不想自己把话说得太明了,这样会显得自己太过无能。  她暂时不能告诉自己的父母过于自己妹妹的事情,让自己的父母跟着干着急,所以她除了依附厉祁深,真的就别无他法儿。  见乔慕晚贝齿咬紧唇瓣,一副难为情的样子,厉祁深能看的出来这个女人的鸵鸟心理。  她本来手足无措的发紧,却还死要面子活受罪。  “这就不是你应该担心的事儿了,你现在管好你的脚就行了!”  厉祁深冷言冷语的说着乔慕晚,对于她咸吃萝卜淡操心的样子,说不出来是该气还是该心疼。  厉祁深又忍不住数落了乔慕晚几句,随即,她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似的软了下来,埋低着小脑袋,不再做声。  见乔慕晚服软,厉祁深也就没有再继续说着什么,抱紧她,下了电梯。  乔慕晚被厉祁深抱进车里,隔着玻璃窗,她看到不远处的夜幕下,忽明忽暗的光线中,笼罩着两抹俊绝挺拔的声音,拉长身影的站在晕黄的路灯灯光下。  她看清了那两抹身影都是谁,是厉祁深和厉祎铭。  没想到厉祎铭被厉祁深一个电话就叫来了医院这边,想到厉家好好的一顿团圆饭,就这样因为自己的事情,吃的不愉快,她难免心理愧疚。  本以为厉祁深找厉祎铭,让厉祎铭和这边负责自己妹妹急诊的医生打声招呼就好,不成想,他竟然让厉祎铭来了这边。  不知道厉祁深和厉祎铭说了些什么,厉祎铭迈开步履就往急诊部那边走去。  厉祁深折回车厢里,绰绰约约的光线落在他倨傲的五官上,让本就坚毅的轮廓,锋朗的像是刀裁般深邃。  看他这样一张尽数展现成熟男性致命you惑力气息的俊脸,乔慕晚说不心悸是假的。  厉祁深顾着启动引擎,乔慕晚如玉的葱白手指附上他的手背上以后,他才有了反应。  没有做声,他深邃的目光,凌厉如鹰一般落在眼前小女人清秀五官的脸上。  “我……又给你添麻烦了!”  她想对他说一句“抱歉”,却莫名的觉得矫情,以至于没有没有说出口这两个字。  “习惯了!”  厉祁深凉凉的丢过来这三个字,对于乔慕晚这种麻烦鬼的女人,他为她处理事情,处理到麻木。  见厉祁深不是厌倦的神情,口吻也是不咸不淡,她试探着将自己的五个手指,穿cha进厉祁深手指的指锋间。  两个人掌心相对,十指相扣,有对方干热的温度,以及纹路沿着两个人的掌心,蔓延开。  厉祁深斜睨了眼乔慕晚,“记得报答我!”  乔慕晚:“……”  “我是个生意人,讲求利益等价,我付出了多少,自然是要得到相对应的回报!”  磁性声线的声音落下,乔慕晚瞬间红了脸。  这个男人要自己的回报的方式,她用脚后跟想,也知道是该怎样回报他。  找不到一个拒绝这个男人的理由,乔慕晚贝齿咬了咬唇,羞赧的点了头儿。  得到乔慕晚的应允,厉祁深深邃的黑眸眸底,立刻就荡漾开一抹万般妖-娆的风情。  五指,将乔慕晚握在自己掌心中的小手握紧,厉祁深略带薄茧的指腹,轻轻地摩挲她的肌肤。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