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217章 :我真的很喜欢你(七千字,感谢9757***s的红包打赏)

第217章 :我真的很喜欢你(七千字,感谢9757***s的红包打赏)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6460更新时间:2018-01-01 07:50:52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五指,将乔慕晚握在自己掌心中的小手握紧,厉祁深略带薄茧的指腹,轻轻地摩挲她的肌肤。  似乎有让人悸动的电流流过,他侧过俊脸,带着深意的睨看了乔慕晚一眼,然后不做声响的将车速提高,直接往水榭那边驶去。  ——————————————————————————————————————————————  进了门,不知道两个人谁先亲吻了谁,连灯都没有开,厉祁深压着乔慕晚的身子到墙壁上,纠缠住她的唇舌,忘我的缠-绵。  衔住两瓣让自己一秒钟都不想让自己离开的唇,厉祁深时不时的用牙齿ken-yao乔慕晚的唇,时而顺着她微微张开的唇缝,将自己像是侵略者一样的探-ru到她香甜气息的地带。  乔慕晚能感受到两个人之间的温度在不断的攀高,一种让自己在暗中放肆刺激的悸动感席卷了她的感官世界。  没有矫情的排斥厉祁深,踮起脚尖儿,她顾不上自己的脚踝处还在红肿的疼痛感,钝痛的冲击着她的每一根神经,圈着厉祁深劲瘦的腰身,与他芳汁交融的shun-xi对方。  舌苔间的酥-麻感觉,让两个人的呼吸都变得粗重起来。  厉祁深遒劲儿力道的手臂,倏地收紧乔慕晚的腰身,没有松开她的唇,就把她直接推倒在了沙发中。  纤柔的身体被倏地一弹,乔慕晚唇齿间微薄的呼吸刚刚得到了清新的换气,却仅仅是刹那后,就再度被厉祁深被完全的封住。  慵柔的手指,扣住乔慕晚的后脑,厉祁深吻得很用力,一再用依恋的拉力,将她带去自己的薄唇间。  没有足够强烈的光线,在暗中,被厉祁深撩拨到浑身上下热浪席卷的乔慕晚,也不想害羞的去顾及其他,自己主动去热切的回吻厉祁深。  微微提高上半身,乔慕晚找寻支点的圈住厉祁深的脖颈,然后仰着下颌,用粉-润的舌,描绘厉祁深完美弧度的唇形。  唇上,阵阵湿润漫过,厉祁深暗中的鹰眸,因为乔慕晚的主动shun-xi,涤荡出万种风情的涟漪。  亲吻的如火如荼,乔慕晚自己用细细的贝齿,轻轻地磨蹭着男人削薄的唇瓣,顺着他轻吐呼吸的唇缝探ru,用自己的小丁香,浅尝辄止的找寻厉祁深的舌。  室外,有忽明忽暗的光线,顺着窗棂洒下,绰绰约约的映衬在旖旎缠-绵的两个人的身上。  乔慕晚不消一会儿就气若游丝,身上的黑色裙装,肩带也不自觉的顺着圆润的香肩滑落,让泛着点点莹润光泽的肌肤,美得就像是一层镀上了象牙白的雕塑。  有流溢的光线打下,厉祁深明显看到乔慕晚白-皙的肌肤,在自己的眼中,绽放极致的性-感,要命的让他的身体一再的起着反应。  乔慕晚被厉祁深被动的虚压在身下,她澄澈的目光中,呈现出男人在光线下棱角分明的五官,每一处都刀裁般凌厉的轮廓,俊绝的让她忍不住顺着他的眉骨往下,一寸、一寸沿着他的倨傲脸部线条,轻柔的抚-摸着。  “男人长成你这样,简直就是古代的祸水红颜!”  她轻吐着细匀的呼吸,有些乱,声音却异常的柔婉。  软-绵的玉指,葱段一样的落下温柔,黯淡不明的光线下,越看厉祁深这样一张脸,她越是心悸。  她不知道自己上辈子到底做了什么好事儿,让她今生遇到了他,还有幸和他走在了一起。  虽然他脾气不是很好,还总是喜欢拈花惹草,但这一丁点儿也不影响他在她心中的地位。  相反,面对他对自己脾气不好的时候,她竟然学会了迁就他,而他被那些比自己优秀,比自己强的女人喜欢时,她会变得更加的珍视他,让她一点儿也不想放开他,生怕应了卢梦妍那句话,“你不珍惜他,有的是女人惦记着他!”  厉祁深倏地咬住乔慕晚在自己脸上游弋的手,让思绪飞脱想着自己事情的小女人,忍不住一个激灵。  “你干嘛?”  她忍不住哼唧一声,作势就想抽离回来自己的手指,却不想,被厉祁深都性感的强势的xi-shun着,就好像是小孩子在舔-舐棒棒糖一样。  “我是祸水红颜,祸害你了?”  厉祁深声音黯哑,在两个人之间的近距离接触下,早就没有什么理智可言。  借着不是很清明的光线,乔慕晚嗔了一眼眉宇间英气逼人的男人。  “你说呢?”  她反问一句,自己不自觉的红了脸。  “是你自愿的!”  显然,厉祁深并不觉得是自己让她心智沉沦,一切都是她自愿的,将一切都归咎为她对自己是她自己情不自禁。  “那也是你撩-拨的!”  乔慕晚哼哼唧唧的反驳出声,她才不想成为和邵昕然,卢梦妍,还有藤雪那样一厢情愿的女人,她情愿自己鸵鸟心理的认为自己会变成今天的这个样子是厉祁深撩-拨自己的原因。  听乔慕晚对自己百般埋怨的口吻,厉祁深罡气十足的眉心处,荡漾起一抹放肆的涟漪。  没有做声,他抬手,将乔慕晚另一个香肩处的肩带,顺着她滑润的肩头儿,拉下。  没有了两个肩带的遮挡,藏匿在衣料中的美好,让暗中一双深邃的眸,荡起危险的精芒。  后背处的金属扣被解开,被释放的粉雪,再也没有禁锢的弹跳而出。  肌肤处瞬间一凉,乔慕晚没有意识到厉祁深到底速度多快的卸下了自己的束缚,等到她有意识的想要用两手遮住自己,厉祁深将她的两个手腕压到脑袋的两侧。  黑色无纹的旖旎遮挡物,形同虚设的落在乔慕晚的白-皙的胸脯上,厉祁深深邃的目光落在吸睛的沟壑间,此刻,哪怕没有过分清明的光线落下,他依旧可以看到乔慕晚滑腻如羊脂一般珠圆玉润的肌肤上,泛起一层让自己赏心悦目的粉色小颗粒。  尽管此刻没有光线的映衬,但是想到厉祁深在暗中一双凌厉的眸,像是薄刃的刀子一般,沁着飒然的白光落在自己的酥ruan上,她咬紧唇瓣。  厉祁深忽的俯身落下一连串湿热的吻,让乔慕晚忍不住的蜷缩起脚趾。  “嗯……”  细碎的声音,美妙的像是一曲华尔兹,从乔慕晚的菱唇间溢出。  两个秀美的长腿,不自觉的jia-jin,然后用沙发的皮革,通过沙发的凉凉的气息,轻轻地摩挲她渐渐变得燠热的身体。  手指,沿着乔慕晚完美腿型往上,还沉醉在上半身中意乱情迷的她,根本就没有顾及到自己身体的另一部分也要沦陷。  黑色礼裙的裙裾被拉高到腰部,厉祁深伸手就去扯乔慕晚蕾-丝镂-空的黑色底-裤。  没有开灯,两个人就凭借着感觉往yu-wang的深渊中堕落,刺激又兴奋的感觉,如同浪潮一般席卷了乔慕晚。  乔慕晚的腿弓起来的原因,厉祁深想要顺着她的腿弯扯下她最后一层旖旎的遮蔽物,扯了好几下也没有扯下去。  按捺不住浑身上下被烈火焚烧一样的感觉,厉祁深快速解开自己的皮带,也不再去扯乔慕晚的底-裤,掀开遮蔽物的一角,直接没ru……  ——————————————————————————————————————————————  身体蓦地一个激灵,到了巅峰的乔慕晚,有些承受不住的想要闪躲。  闷重的一声传来,她抱着厉祁深,顺势从沙发上,滚到了沙发和矮几的空隙间。  “嗯……”  后脊背处被冰凉的感觉,沿着中枢神经传来,乔慕晚痛苦的嘤咛一声。  没有彻底的释放出来,厉祁深没有因为乔慕晚一声无助的疼痛声停下来,继续孟浪着重复刚刚的动作。  没有开着灯,两个人就都达到了一次巅峰,异样的刺激,让两个人的感官世界间,充满了浓重的荷尔蒙气息。  灯光重新笼罩在两个人之间时,乔慕晚红着脸的抱住自己的小身体。  看着地板上七零八落的扔着两个人的衣物,以及自己赤luo-luo的出现在厉祁深的眼中,她伸出小手就去捂男人的眼,让他落在自己身上似笑非笑的目光,从自己这里被阻断开。  “你别看了!”  她羞得不行,尤其是她敞kai的腿间,乱糟糟的一片,让她脸像是能滴出血来一样的红。  厉祁深抬手拿开乔慕晚的手,嘴角勾着邪肆的涟漪,“挡什么?多大个人了,还红脸?”  他骨骼雅致的指,刮了刮她的鼻头儿,然后又拉过她软-软的小手,附上自己。  “再来一次?嗯?”  他眉目间荡起风情万种的问,声音因为没有消弭的原因,沙哑异常,却要命的性-感。  “不了!”  乔慕晚反驳的出声,她虽然不排斥,甚至也想继续,但是她真的是太累了,一次,今天应该已经是她的极限了。  “我太累了!”  她出声解释,作势,她就想收回自己的小手,却不想厉祁深按住她的手腕,不让她逃脱。  “你又不用用力气!”  “我是不用用力气,但和用力气也没有差什么,还不是一样的累么?”  乔慕晚白了厉祁深一眼。  确实,每次她都不用用力气,只需要配合这个男人就好,可是就算是这样,她每次都累得不行。  而这个男人每次都像是没事人一样,她不知道用力气的人到底是她还是他,不然为什么每次累到虚脱的人都是她,而不是他。  看着乔慕晚的样子,厉祁深盯了良久,放开了她的手。  “算你欠我的,还我的时候,要连本带利!”  厉祁深今天的心情不算差,说着话,将丢在地板上的药拿过来。  拉着乔慕晚坐回到沙发上,他拿纸巾帮乔慕晚简单处理了一下,隐忍着盯着她下面,自己身体里冒火的冲动感,他竭力压制自己蓬勃发胀的yu-wang。  丢开纸巾到一旁,一边拆着包装,他一边出声,“拖一天,多做一次!”  自然是明白这个男人露-骨的话是什么意思,乔慕晚忍不住打了厉祁深一下。  “还真是无歼不商,哪有你这样的人?简直是狮子大开口嘛!”  她有些忸怩的说着,却并没有真正排斥,相反,还因为这样的话,自己莫名的有些小兴奋。  厉祁深笑了,眉峰都荡着异样迷人的涟漪。  “那也是只对你!”  话毕,厉祁深掌心托起乔慕晚的玉足,挤了药管里的药膏到她的脚踝上,他的手指,将药膏在乔慕晚脚踝上一寸一寸的抹匀开。  被男人略带薄茧的指腹,揉着自己的脚踝,乔慕晚说不感动完全是假的。  她说不出自己心底里是怎样一个甜蜜的感觉,直感觉自己今生有幸遇到他,还能被他这样对待着,真的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她不想做一个贪婪的女人,只要这样和他平平淡淡过一辈子就好,哪怕他脾气不好,可能随时性子阴晴不定的对自己,她也不想和他分开,一点儿也不想。  厉祁深还在继续他手上的动作,乔慕晚看了眼他落在自己脚踝上面的长指,自己不自觉的将小身体,往他的肩膀上面靠去。  就像是着了一个依托一样,她舒心的闭上眼,“我觉得我已经放不开你了!”  她想做他的影子,成天可以像是一条小尾巴一样尾随着他,永远不会有和他分开的一天。  厉祁深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仅仅是一瞬,就继续他的动作。  “每次都咬的那么紧,我想逃,也没有机会!”  他曲解她的话的意思,堪堪的扯动唇。  “不正经!”  碎碎念的呜哝一声,乔慕晚虽然很累,也很困,很想休息,但还是从厉祁深的肩胛骨那里,将自己的小身体缓缓的支撑了起来。  厉祁深深邃的目光,视线很是沉冷的落在她一张倦倦的小脸上,没有做声。  见乔慕晚也没有做声,他拿起药膏,又在她的脚踝上面,挤了一些。  凉凉的感觉,由脚踝那里蔓延开,乔慕晚本能性的微动了一下自己的小脚。  乔慕晚细微的一个动作,让厉祁深不悦的皱了下眉,他刚想执起头,斥责一声不乖的女人,自己的脸,突然被一双软糯的手,掌心轻盈的捧高。  乔慕晚一双迷离的杏眼,漂亮的落在厉祁深棱角分明的五官上,她紧咬了几下唇瓣,有些难为情的开了口。  “我……真的很喜欢你!”  不知道是不是夜色太过旖旎的原因还是怎样,她竟然跟着感觉走,很想对厉祁深说这样一句话。  以往,她都是别别扭扭的不肯说,要不就是通过其他另辟途径,表现出来自己对他的喜欢,但是这一刻,她很郑重其事说出自己对他喜欢的话,也是她第一次肯坦白的与厉祁深相对。  本以为自己说完话,自己会很窘迫,但是情况并不是如此,她竟然心里像是卸下了一个大包袱一样的释然。  但是厉祁深不语,只是用一双黑曜石般烁而发亮的眸,紧锁住她的倩颜,让她还是觉得氛围有些尴尬。  有那么一瞬间,她有些后悔自己没有走脑子,就这么神经大条的说了这样没有再三思索的话。  但说出口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覆水难收,她想后悔,也是追悔莫及,没有解救的办法儿了。  索性,她也迎上厉祁深的视线。  两个人无声的对视着,头顶上面的灯光,打在两个中间,让彼此更加真实、真切的看到对方眼底的那一抹感情的流溢。  厉祁深的手,重新按住乔慕晚的后脑,按捺不住盯着她黑白分明眼睛的悸动感,吻住了她的唇。  被重新附上了唇,乔慕晚本能的用双手环住他的颈,热情的回吻着。  一时间忘了疲倦,也忘了自己脚上的伤,热血沸腾的场景,再度旖旎的像是绽放的烟火一般璀璨的展现……  ————————————————————————————————————————————  尹慧娴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钟,忙着周末家族聚餐的事情,她有些累的换着拖鞋。  听到家里的门被打开又被合上,厉潇扬穿着淡粉色吊带睡裙从房间里出来。  “妈,您回来了啊?”  “嗯!”尹慧娴应了声,抬手就去揉自己的太阳xue。  “妈,您很累吗?”  “还好!”对于自己女儿对自己关心的慰问,她会心的一笑。  “妈已经去了你大伯家,三叔家,还有你姑妈那里,把周末聚餐的事情都说了,明天妈和你上街去买衣服!”  “妈,我就知道您是对我最好的!”  听自己母亲又是帮自己把事情处理的这么妥当,又是要给自己买衣服的话,厉潇扬满意的唤着尹慧娴,然后上前抱住她,在她的脸上,落下一个吻。  本来,厉潇扬回国这件事儿,是她临时做出来的决定,而且就算是聚餐,也应该是她去通知,但是不想自己的女儿刚回国就舟车劳顿,尹慧娴就代替她,做了全部的事情。  “你这丫头啊,都这么大的人了,还和小孩子似的!”  尹慧娴笑着捏了捏厉潇扬的小鼻子,然后问,“你爸还没回来呢啊?”  “没呢,我刚才给爸打了电话,爸说他回来会晚,今晚临时有个应酬!”  “哦!”尹慧娴凉凉的应了声,没有了下文。  “对了,你大伯家的你大哥,有女朋友了,过些日子,可能就要结婚了!”  尹慧娴去饮水机那边接了水,说完,喝了一口水。  “什么?我大哥有了女朋友?”  厉潇扬质疑的出声,两弯眉,不自觉的皱紧起来。  没有看出来厉潇扬的话,质问中带着另一番情绪,尹慧娴以为自己的女儿是因为吃惊,才会这么说话,她跟着继续说着。  “是啊,不光是你没有想到,连我也没有想到啊!”  厉祁深在厉氏家族里,是厉家同辈之中,年纪最大,也是最成功的一个。  受到大家伙的关注度,自然也是最高的一个,但就是这样一个人,各方面都优秀的无可挑剔,偏偏就一点不好,对女人的事情不上心,同辈中的几个该结婚的结婚,该生子的生子,就算是不结婚生子,也都有了对象,但就是他,连个女朋友都没有。  虽然厉家老大那边都没有对象,但好歹厉祎铭和厉晓诺那边能传出来点儿绯闻什么的,这厉祁深连绯闻都没有,活生生的一个黄金单身汉,让厉家的其他亲属,一度认为他是弯了。  现在可好,不光被证实出来不是弯了,连女朋友都领回了家,而且听厉家自己大嫂的话的意思,应该还希望两个人尽快完婚。  “不过话说回来,祁深找的那个姑娘,人还真就不错,长得很漂亮,应该是哪个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不然我觉得这厉祁深也不能看上!”  听自己母亲有鼻子、有眼睛,像模像样的说着厉祁深和他女友之间的事情,厉潇扬的眉,皱的更紧。  “嗳,潇扬,你干嘛去啊?”  看着刚刚还在和自己好好说话的女儿,这会儿转身急匆匆的往房间里跑去,尹慧娴唤着她。  “没事儿,我就是突然想到一点事儿,妈,我一会儿再和您聊!”  出口很急的随意解释了一句,厉潇扬快速的跑到了房间里,将门上了锁。  ——————————————————————————————————————————————  进了房间,厉潇扬找到邵昕然的手机号,就拨了过去。  在意大利那会儿,厉潇扬和邵昕然是在一起学习舞蹈的同寝室室友,因为两个人都是中国人的原因,关系走得很近,随着接触,两个人更是成了无话不谈的好闺蜜。  以至于邵昕然和厉祁深的认识,都是通过厉潇扬的介绍。  虽然两个人的关系很好,但是厉潇扬对邵昕然的事情一无所知,就包括她的家庭情况,她现在已经回了国,也和厉祁深碰了面儿的事情,她都一无所知。  电话“嘟嘟嘟”的响了几声以后,被邵昕然从另一端接通。  听到邵昕然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来,厉潇扬捏紧了手机,顾不上和她问好,直接将话切中了要点儿。  “喂,昕然,我问你,你和我大哥,也就是厉祁深有联系吗?”  厉潇扬知道邵昕然喜欢厉祁深的事情,而且也因为两个人的关系很是要好的缘故,她一直都希望邵昕然可以做自己的堂嫂。  只是现在半路上杀出来了一个程咬金,她希望这个程咬金是邵昕然,但是一种不安的感觉在告诉她,这个和自己大哥好上的女人并不是邵昕然,而且邵昕然目前还不知道这件事儿。  听厉潇扬提及到厉祁深,电话另一端的邵昕然,脸色不是很好。  她前不久在医院还看到了厉祁深,只是说两个有没有联系,说出口的事实,不免有些尴尬。  她倒是想和厉祁深之间有联系,只是他看到自己,和对陌生人一样无异,要她该如何启齿说两个人之间有联系的话啊。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