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218章:四次vs十四次

第218章:四次vs十四次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517更新时间:2018-01-01 07:50:53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她倒是想和厉祁深之间有联系,只是他看到自己,和对陌生人一样无异,要她该如何启齿说两个人之间有联系的话啊。  “没……他没有和我联系,怎么了?”  邵昕然故作淡然,一颗心早就因为厉潇扬提及到厉祁深,乱了跳动的频率。  “那你一定不知道他有女朋友了啊!”  厉潇扬撅着嘴,在电话的另一端,不满的哼唧出声。  果然,厉祁深领回家的女人不是邵昕然,自己母亲口中那个厉祁深的女友,另有其人。  对于厉潇扬的话,邵昕然保持着很淡然的表情,毕竟,在这之前,她已经知道了厉祁深和乔慕晚的事情,只是,心里还是忍不住钝钝的痛着。  没有表现出来太过激烈的反应情绪,不过邵昕然还真就是好奇,现在连远在意大利的厉潇扬都知道了厉祁深有了恋人的事情,看来,他是认准了乔慕晚。  心里自嘲的笑了笑以后,她捏住手机,问:“我不知道啊,怎么回事儿?”  “还能怎么回事儿啊,厉祁深,啊,就是我堂哥,他有女朋友了啊!”  厉潇扬气得不轻,她是自己父母的独生子女,没有同胞的兄弟姐妹,自己那个堂哥,虽然对她不冷不热,但是她一直都把他当成亲哥哥来看。  现在自己的堂哥找了一个奇奇怪怪的女人做了他的恋人,想想,她就气不顺。  “你可能还不知道,我昨天回国了!”  厉潇扬和邵昕然解释着,把自己回国,然后自己母亲挨家挨户去请厉家人周末聚餐的事情说给了她听。  “然后我妈去我大伯那边请我大伯他们周末来我家聚餐,正好在他家,看到了我哥,还有他的女朋友。你都不知道我妈对那个来路不明的女人,多么夸张的赞美啊,说什么她长得漂亮,还知书达理,我的妈呀,什么女人能那样啊,敢情我妈说得是市长的女儿一样!”  她不屑,她一直都觉得在自己眼中,最好看的女人就是邵昕然,不仅声乐舞蹈方面优秀的没话说,就包括她的言行举止,都是在自己看来,最无可挑剔的那一个。  除了她,她还真就没见过哪个女人比邵昕然优秀,听自己母亲的意思,谁都不如那个女人了!  听得出来厉潇扬言语中的不屑,邵昕然抿了抿唇。  半晌,才道:“你哥……把那个女人领回家里去了?”  她不肯相信厉潇扬的话,忍不住又问了一遍。  “是啊,领回去了,还一家人一起吃了饭呢!我听我妈的意思说,我大伯和我大伯母都很中意那个女人呢!”  厉潇扬还在碎碎叨叨的呜哝着,可邵昕然已经听不进去她的任何一句话,整个人的脑海中,回荡着的都是厉潇扬那一句,“我大伯和我大伯母都很中意那个女人呢!”  如果按照厉潇扬的话来说,现在,厉祁深,厉祁深的父母都喜欢那个乔慕晚,那她和厉祁深结婚,几乎可以说是没有什么悬念了。  自己情感这会儿有些乱套,她咬着唇,不知道该怎样平复自己的情绪。  “昕然,我问你,这周,你有事情吗?如果你没有事儿,你就订从意大利飞回到盐城这边的机票,然后我周末的家族聚餐,你也来!”  厉潇扬有意让邵昕然和厉祁深现在挂名的女朋友,有竞争一番的意思,反正她也不怕把事儿闹大,她认准的堂嫂只有邵昕然,除了她,她谁也不认。  其实不用厉潇扬说,邵昕然也有意要参加她周末的家族聚餐。  她本来就不是一个服输的女人,虽然现在乔慕晚在这里面占据上风,但是不代表她不会扳回一局。  “我这周,赶巧有去盐城演出!”  她没有将自己本就是盐城人的事实道出,暗度陈仓的扯了其他的事情。  “是吗?那正好,你来找我!嗯,你定完机票就告诉我时间,我去接机!”  “不用了!”邵昕然婉拒了厉潇扬的好意。  “我到盐城给你打电话,不用麻烦你来接机了,你好好陪伯父伯母吧!”  “嗯,那也行!”  挂了电话,厉潇扬平复一下思绪,出了房间。  尹慧娴正在厨房那里煮宵夜,看到厉潇扬出来,她招呼她来吃宵夜。  厉潇扬应了声坐下,拿勺子舀着米汤,她忽的问道:“妈,这周末的家族聚餐,您有没有也请祁深堂哥的女朋友啊?既然大伯父家都认准了那个儿媳,让我大家伙都认识一下也无妨啊!”  厉潇扬问的漫不经心,尹慧娴听了也没有什么针对性,就答了她的话。  “请了,能不请吗?我就算是不看在你大伯父的面子上,你那个堂哥,我也得给几分薄面啊!”  厉祁深在厉家是怎样的一个地位,可以说是除了厉锦弘和肖百惠那两尊大佛以外,其他人都得看他三分薄面。  “哦!”  一听自己的母亲说请了那个女人,厉潇扬随意的应了一声,打从心底里窃喜。  ——————————————————————————————————————————————  乔慕晚醒来的时候,有光线,顺着窗棂,通过窗帘的缝隙间透射进来。  揉了揉惺忪的眼,扫了眼满chuang的狼藉,忍不住红了脸。  昨晚有些疯狂,她本来累得不行,却最后还是不知疲倦的和厉祁深又做了三次,甚至最后一次,她主动qi在他的身上,不知道自己的样子有多ng-dang的摆动自己的柳腰。  达到巅峰的时候,她整个人都趴在了男人的身上。  然后承受不住身体里爆炸一样的kuai-gan,她一边抱住厉祁深的脖颈,亲吻他削薄的唇瓣,一边得到了前所未有的gao-chao。  抬起手,她拍了拍自己脸上红润的肌肤,然后扯过丢在地上几乎都成了碎片的衣服蔽体,亦步亦趋的往卫浴间那里走。  拉开卫浴间的移门时,厉祁深正站在镜子前,拿须后水清理自己下颌处冒出的青茬儿。  移门突然被拉开,一抹羸弱的小身子,扯着布料蔽体,面颊通红的样子落在镜子的倒影中。  看到乔慕晚,厉祁深停滞了一下自己的动作,眼底,有一丝淡淡的揶揄,一闪而过。  本来乔慕晚没有听到卫浴间里有水流的声音,就以为厉祁深没有在洗漱间中,却不想他此刻就在里面。  想到昨晚自己主动相邀的情-事儿,她难免觉得有些羞赧的尴尬,在脸颊马上要被流速过快的血液撑到爆的时候,她一声不吭,扭头,转身。  小巧的葱白玉指刚刚搭在移门的边沿上,厉祁深的长臂伸了过来。  拉住她的手腕,把她顺势一带,按在了自己的怀中。  脚下一个不稳,乔慕晚倒在了厉祁深的臂弯中。  厉祁深浑身上下,只有一条浴巾遮住他腰部以下的重要部位,整个人的上半身,健硕分明的机理,和性-感的人鱼线,泛着蜜色的健康色泽,没有一丝可挑剔的瑕疵的呈现着。  乔慕晚只有身体的前部分蔽体,身后大片柔白肌肤的雪背,就像是冬日里的初雪,映衬着上面朵朵艳丽的红色痕迹,就好像是盛放在白雪上面的朵朵梅花,美得不可思议。  她的后背,与他机垒分明的胸口,完美的切合在一起,有不同的身体热源,沿着两个人漫溢开来。  乔慕晚被厉祁深身体上面的温度烫的一个激灵,她本能性的想要闪躲开,却因为被男人劲瘦的手臂桎梏着,整个人动弹不得。  “逃什么?和我,你还不好意思?”  厉祁深的声音,在这样一个美好的清晨,显得性-感无比,让人听去,就好像是一曲**曲,让人忍不住就会神魂颠倒。  乔慕晚的耳蜗处,是阵阵让自己身体泛起一层粉色小颗粒的酥-麻,如同阵阵微弱的电流蹿过一样让她不住的受着蛊惑,然后整个人的小身体,如同一张张弛有度的弓弦,绷得紧紧的。  其实,和这个男人在一起久了,他说的每一句话,她都能心领神会的知道是什么意思。  就像厉祁深刚刚的那句话,就带着含沙射影意味的影射出来乔慕晚昨晚和自己主动要的事情。  她不免有些羞,她怎么可能听不出来厉祁深话语中的更深一层的意思是什么。  清晰的感受到乔慕晚身体在僵硬的绷紧着,厉祁深伸出双臂,圈住她圆润肌肤的香肩。  带着须后水清冽的气息,他低首,将自己的下颌,枕在乔慕晚的颈窝间。  “你昨晚和我做的时候那么主动,没有表现出来不好意思,现在睡了一觉,就翻脸不认人了,小东西,知不知道,你这个样子是不对的!”  厉祁深在乔慕晚的耳边,吹着热气的说着话,跟着衔住她的贝耳,用舌尖儿,如同画家手中的画笔一样,绕着她的贝耳轮廓,打着圈。  突然的濡湿,让乔慕晚忍不住一个轻颤。  一向敏-感的她,在厉祁深这么久的一再调-教下,她不再反感他对自己的触碰,只是他实在是太清楚她的敏-感点在哪里,每次被他一碰,她就会瞬间,软成一滩烂泥。  时而轻咬,时而xi-shun圆润的耳垂,乔慕晚有些承受不住的轻颤了一下双腿。  “厉祁深,你别闹了!”  有些痒,还有些许让自己变得空虚的感觉,像是困兽一样的折磨着她。  她不能再继续受到这个男人的蛊惑了,不然下一秒,出了什么让自己措手不及的事情,她就得不偿失了。  乔慕晚从后背那里去推厉祁深的身体,奈何男女之间力量悬殊有些大,她根本就推不开。  索性,她转过身,从正面去推搡眼前这个与自己之间是零距离接触的男人。  “嗯……”  她转过身,两个小手,还不等她放置在厉祁深的胸口上,自己嫣红的唇瓣,就被厉祁深狠狠的捕获了去。  厉祁深xi住乔慕晚的唇,一把就扯掉了她身前那块可笑的遮羞布。  欺压着她的身体,把她按在瓷砖壁上,探着自己的舌,撬开她的贝齿桎梏,找到她的小香丁,反复的xi-fu,shun尝。  大脑突然间一阵急速的缺氧,乔慕晚被厉祁深太过蛮横的动作所侵袭,只能通过鼻息,微薄的吸入清新的空气。  “嗯……你别闹了!”  乔慕晚用力去推厉祁深,她的气息,不均匀的厉害。  冷不丁的被厉祁深吻着自己,虽然她不讨厌,但是昨晚到现在都不给她休息的时间,难免让她觉得这个男人很是过分。  厉祁深微微放开乔慕晚,将自己的俊脸离开她一些距离。  “昨晚做了四次,后来你撑不住,睡了,但是我……”  厉祁深俊颜往乔慕晚耳边欺了欺,说了无比恶俗的话。  “你个臭-流-氓!”  乔慕晚红着脸,抡起小手,就去打厉祁深。  “四次还不行,你要是不知道节制,当心你早衰!”  她忍不住也说这样的话,平时都是这个男人用情-色的话来撩-拨自己,这次她也忍不住说了这样的话。  “我会早衰?”  厉祁深挑眉,用质疑的口吻说着话。  “你要是继续这样下去,一天四次,当然会早衰!”  乔慕晚抬手,在厉祁深的胸口上,点了点自己的指尖儿,把话说得煞有其事。  乔慕晚的话,让厉祁深有些不悦的黑了脸。  抓住她乱在自己胸口上画着圈的手指,他压住她的身体,重新按在了瓷砖壁上。  用修长的腿,挤进去乔慕晚的双腿间,他把她困得密不透风。  “别说一天四次,我不会早衰,就算是一天十四次,我也不会早衰!不信,我们试一试!”  厉祁深将话,恨不得嚼碎了似的溢出嘴巴,听得乔慕晚忍不住小脸一阵灰槁般的煞白。  和这个男人在一起久了,她当然能听得出他的那一句话是认真,哪一句话是玩笑。  就像这种质疑他能力的话,对于他来说,无疑是对他男性尊严的挑衅。  不会有哪个男人希望自己的能力被质疑,尤其是厉祁深这种自大的男人。  乔慕晚怯怯的望着厉祁深一双黑到能拧出来墨的眸,心弦有些发颤。  她就知道自己不该惹火上身,这个男人的脾气,自己又不是不知道,她刚刚就没有走脑子的想到万一自己的哪句话没有说对,会让他对自己黑脸。  乔慕晚想要出口为自己辩解,厉祁深却突然一把扯掉了自己下面的浴巾。  没有了白色遮蔽物的阻挡,狰狞的物什,像是逃出了牢笼的困兽一般,八面威风凛然。  乔慕晚的目光因为厉祁深扯掉浴巾的动作,随着他骨节分明的指,看了看。  不巧,正好迎上紫红色柱状物对自己的宣战。  有些急得想要逃脱,这个男人向来说一不二,事情已经被闹到了这个地步,她觉得自己现在有种插翅难逃的局促感。  目光在厉祁深的shu-xi处扫了一眼,乔慕晚就羞赧的不行的别开眼。  她不是第一次见到他,但是没有哪次,比这次,让她看得清清楚楚。  乔慕晚的逃脱,让厉祁深不悦的拉长脸。  他突出骨节的手指,按住她的下颌,强迫她来看自己。  下颌处被扣住,乔慕晚澄澈如水的目光被迫的落在他那里。  直感觉气势汹汹的凛然之物,叫嚣一样的让她的视线不堪忍受负重。  乔慕晚艰涩的咽了咽唾液,因为对自己竖直的物儿,她明灿的目光中,流露出来显而易见的惊恐。  “你觉得它……会早衰?”  厉祁深磁性声线的声音,在乔慕晚的脑顶传来,让她通体都不自觉的发烫。  见乔慕晚不语,厉祁深抬起另一只骨节分明的手,用掌心按住了她的后脑,让她素净的小脸,离自己更近了一些。  “近一些,仔细看看,看看这个东西,会不会早衰?”  被厉祁深一说,乔慕晚见那物儿,哪有什么早衰的迹象啊,连ruan都软不下来不说,还战斗力十足的不断膨胀。  羞得全身上下的血液都往小脸上面聚集,乔慕晚羞怯的闭上眼。  看乔慕晚逃避自己,厉祁深有向下按了按她的小脑袋。  雄性强烈的荷-尔-蒙气息,带着麝香的气息充溢进乔慕晚的口鼻,然后忍不住觉得自己现在和厉祁深之间,有一种,自己在给他模拟kou-jiao的即视感。  她抿着唇,闭着眼的想要逃避,却止不住狂肆跳动的心脏,将自己不断变得凌乱的气息,从她的鼻息间溢出。  呼吸实在是少的可怜,让乔慕晚终于忍受不住的微微张启开自己的菱唇。  突然有细匀的微弱呼吸,就像是丝线一样,缠-绵的萦绕开来,淡淡灼热的气息,如花瓣盛放时散发出来的芳香,落在他那里,厉祁深滑动了一下性-感的喉结,然后忍不住的收紧tun肉。  乔慕晚还在轻吐着呼吸,却没有睁开眼,生怕那骇人的物什,会让自己羞得没有办法儿见人。  又是绕不开的温度,气息暖绒的落下,厉祁深终于忍受不住,抓住乔慕晚的下颌,用拇指和食指捏开她的两腮,然后喂入自己……  ————————————————————————————————————————————————  已经累得不行,乔慕晚觉得自己连站起来身体的力气都没有了。  厉祁深从身后,穿过乔慕晚的腋下,抱住她,然后将蜜蜜碎碎的吻,落在她一层薄薄汗丝的后脊背上面。  “还质疑我能早衰?嗯?”  厉祁深拉长声线,声音万般风情的问。  经过早晨的晨练,她哪里还敢质疑这个男人的能力,她要是再继续不知道好歹的质疑他的能力,自己今天铁定是要被他拆穿入腹的。  有些小别扭心理的不想让厉祁深就此得意忘形,乔慕晚推了推他。  “你起开,我要去洗澡了!”  自己浑身松软无力,她现在最渴望的就是能够好好的洗一澡,以此来纾解自己身体上面的无力虚弱感。  乔慕晚软-软的小手,刚触及到厉祁深的胸膛,就被他抓了个正着。  小手被他握在掌心中,他指腹捏了捏她的手指,埋首在她的耳边,一字一句道——  “不急,再做一次!”  话毕,他直接攻池占城的又一次拥有了她,跟着,两个人都忍不住一起发出来了一声舒服的喟叹……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