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219章 :今晚,我允许你罢工

第219章 :今晚,我允许你罢工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6392更新时间:2018-01-01 07:50:53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乔茉含再醒来的时候,脸色煞白的看着周围的一片,闻到鼻息间的医药水味道,她蹙眉。  门被人从外面推开,厉祎铭穿着白大褂,五官英俊的出现在门口那里。  看到穿着蓝白色条纹病号服的乔茉含已经醒了过来,他回头对随行的医护人员嘱咐了几句,身后的医护人员点头应答后,他就出了门。  乔茉含看向门口那里,有些摸不清情况,对于那个穿着白大褂走出病房的医生,她直觉性的认为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他,但是一时间还想不起来自己在哪里见过。  “乔小姐,我们需要对你做一下身体检查!”  医护人员甜美的声音拉回乔茉含的思绪,看着脸上挂着浅笑的医护人员,她点了点头儿。  ———————————————————————————————————————————————  厉祎铭出了病房,拨了电话给厉祁深。  昨晚自己被自己大哥,以强制命令的口吻叫来医院这边,到现在才得空休息,他累得不行,两个眼眶都是通红的血丝。  手机响了好一阵都没有人接通,厉祎铭一边头脑像是要炸裂开一样的揉着太阳xue,一边不忘继续打着厉祁深的电话。  电话明明通了,就是没有人接,厉祎铭不免有些烦了。  他不辞辛苦的到现在都还在医院这边守着他的小姨子,他却不接自己的电话,厉祎铭觉得自己昨晚一定是脑抽了,才会这么好心的帮助自己那个一锥子下去都扎不出来一个屁的大哥。  电话还在通着,但是依旧没有人接,接连打了几个电话都是这样,索性,厉祎铭死心的作罢!  他重新折回病房那边,正好赶上乔茉含随医护人员去检查身体。  看到厉祎铭,乔茉含从他的眉宇间,隐约间看到了几分与厉祁深神似的神情,不自觉的,她看向他的目光,多了几分考究。  能看出来乔茉含的目光在自己的身上多落了几秒,厉祎铭双手抄袋,走了上去。  “厉医生!”  医护人员恭敬的唤着厉祎铭,虽然在医院这边,这些医护人员的资历都比厉祎铭老成,但是厉祎铭是一个难得的医学奇才的原因,她们自然是带着几分欣赏的眼光,多了几分恭维的唤着他。  “嗯!”  他随意的向医护人员点了头儿,然后用一双能把人魂儿都勾走的桃花眼,看向乔茉含。  “没必要这么目光古怪的看着我,反正你和我都要成亲家了!”  乔茉含:“……”  ——————————————————————————————————————————————  被丢在客厅地毯上的手机,第八遍响起,可陷入到如火如荼的炙热狂潮中的两个人,都索然不知。  刚刚沐浴过彼此的身体,本以为这样就此结束了下来,不成想,厉祁深长枪恋战,哪怕两个人站在花洒下来清洗身体上面的汗渍和疲倦,两个人的身体,依旧以最完美的切合,嵌ru在一起。  厉祁深壁垒分明的腹部,贴着乔慕晚的雪白的背脊,波动的频率,旖旎缭绕,每一处的shen-ru浅出,都奏出最华丽的篇章。  厉祁深长指扣住乔慕晚的小脸,捏紧着她圆润肌肤的小下巴,让她回头与自己接吻。  按捺不住心底里那份真切的悸动,她两个手,抱住厉祁深的脸颊,热切的回吻着他。  浴室里的温度,不断的攀高着,令人耳红心跳的一幕幕场景,粘合着水渍“扑哧”、“扑哧”的出ru声,一场视听感十足的盛宴,让人热血沸腾。  从浴室里出来时,乔慕晚的小身体都挂在了厉祁深的身上。  借助手臂上遒劲儿的力道,他捧高她,把她喂得更加绵实。  一并发出压制不住的细碎吟-哦声,厉祁深性-感的喉结处,青色的筋脉,都贲张的将肌肤撑开。  乔慕晚本就是敏-感的体质,她的反应自然是比厉祁深还要剧烈。  垂落在脑后的青丝,如瀑布一样丝样的散开,随着她咬紧嫣红色唇瓣的晃脑神情,她一边发出难以控制的细碎声音,一头滑顺的发丝,不断的左右摇晃,奏出来了香-艳的晃动频率。  厉祁深的手机被丢在厚厚的地毯上,闷闷的震动声音,根本就不足以惊扰到存在于忘我世界中的两个人的耳朵里。  有些承受不住的乔慕晚,因为身体上面的乏力,她的思绪不禁有些飞脱。  她胡乱的想着其他的事情,试图通过这样的方式,让自己一再紧绷状态的身体,得到些许的纾解。  她仰高美丽的下颌,流畅的流线弧度下颚上,有一层细密的汗丝,晶莹的挂在她白-皙的肌肤上面。  乔慕晚咬紧着贝齿,将头儿往一侧瞥去,杏眼目光变得迷离,她稍稍掀开眼帘,眼梢的余光,就瞥到了厉祁深的手机屏幕亮了起来。  几乎是出于本能的反应,她红唇微启。  “你电话……嗯……祁深!”  她刚出声,就迎上孟浪的一击,她嗓音中,几乎是不自知的叫了那一声“祁深!”  突然一声旖旎的嘤咛,让厉祁深本就烁而发亮的黑眸,黑曜石一般的瞳仁,紧致的瑟缩着。  那一声“祁深”,真的可以说是被乔慕晚叫进了他的心坎儿里去。  乔慕晚抱住厉祁深的肩胛骨,支撑着自己的身体,不会就此掉下去。  她虽然还没有到巅峰,但是这样的摩擦,真的是太过ci-ji了,让她觉得自己随时都会缴械投降。  乔慕晚继续气若游丝的吞吐着细匀的呼吸,忍受不住身体急速哆嗦的感觉,她用小手用力的按住厉祁深的肩膀,十指的指甲,都有陷入到了他蜜色的皮肉间的迹象。  体力不支的乔慕晚,不知道飘到云里雾里去了的思绪已经到了哪里,但是她还在想着那通电话,她想要借助那通电话,让厉祁深早点放过自己。  “……电话!”她低吟的提醒着,厉祁深却充耳不闻。  因为她刚刚那一句让他尾椎骨酥-麻的轻唤,让他就好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的捣过,并急速的碾压。  乔慕晚忍不住的叫唤出声,一双黛眉都成了麻花状。  “慢点儿!”  她好心的提醒,得到的却是比刚刚更加致命的导入。  小fu被撞得一疼,乔慕晚直感觉自己的肚子都要与身体脱节的离开了自己。  “再叫我一遍!”  虽然他知道这是乔慕晚意luan-情迷下的本能的发声,让她再重复一遍,可能不会有刚才的那种效果,他却依旧执拗的这样要求着。  乔慕晚上下颠簸,承受不住的咬唇。  “叫!”  厉祁深咬牙,在乔慕晚的耳边命令着,身体的摩擦,也因为这样一句生冷口吻的命令,撞的臂弯中的小女人更是一副雾里看花、水中望月一样的迷离状态。  乔慕晚溃不成军,声音娇-媚的让厉祁深“轻点儿!”,但是没有放缓下来速度的男人,见臂弯中的小女人确确实实承受不住了,他就缓慢的将自己移出。  本以为就此罢了,却不想,厉祁深刚刚给了乔慕晚一丁点儿的甜头儿,让她喘了一口气,下一秒,就把她重新盈实的喂满。  乔慕晚惊颤一声,小身体不受控制的前倾。  小脑袋落在厉祁深的颈窝处,几乎是不假思索,乔慕晚就本能的张开唇,用两排整整齐齐,如同颗颗珍珠粒一样的贝齿,直接就咬住了他的脖颈处的血管。  厉祁深低声溢出喉咙一声难耐的声音,一种让他险些喷薄而出的感觉,让他身体如同爆炸。  乔慕晚也顾不上再去提醒厉祁深来了电话,她两个手,颤颤巍巍,几乎是没有了力气的圈住他。  一再的急促高速摩擦,厉祁深知道他坚持不了太久了。  手指抓住乔慕晚的粉-rou,他顾不上去安抚吊在自己身体上面的小女人,劲瘦的腰,ting动起来……  ———————————————————————————————————————————————  在手机震动彻底消弭时,两个人也一起到了极致。  乔慕晚软的像是没有了骨头一样的埋低着小脑袋到厉祁深的颈间。  被汗水打湿自己,她无力的拿下手,若不是厉祁深的手掌在支撑着她的腰身,她现在一定是化成一汪水一样的倒在地上。  厉祁深提高她的身体,抱着她,让她两腿分-kai在自己两侧的坐在自己腿上。  乔慕晚没有力气,厉祁深怎么摆她的身体,她就怎么遵从他。  两个人坐在沙发上面休息着,厉祁深抬手,将被汗水粘附在乔慕晚脸上的青丝拨开。  “我好累!”  她像是一只餍足的小猫在主人的怀中,声音细软的出声。  到处都是被水洗一样的汗丝,密密涔涔的贴在她的身体上,她不舒服的厉害,哪怕是在这之前已经洗了澡,她此刻依旧很想洗澡。  “先去洗澡!”  厉祁深落在吻到乔慕晚的耳畔,鬓角……一路蔓延,啄吻到她已经红得艳丽的唇。  “嗯……”  乔慕晚没有力气的应声,她现在想要洗澡一番,从昨晚到今早,她和他不间断的做,整个人就好像是一直在一种思绪不在正轨上面漂流一样,现在终于可以到达了岸边,自己得到一番很好的纾解。  ———————————————————————————————————————————————  从浴室先出来,厉祁深腰间围着浴巾,走到沙发那里,他拿起矮几上面的烟盒,抽出来一支烟,点燃到了菲薄的唇瓣上。  尼古丁的味道蔓延着,青白色的烟雾,很快就萦绕开。  厉祁深弯腰拾起地毯上面的手机,看着上面的来电显示,被映衬在层层缠绕开的烟雾中的俊脸,没有什么过多的反应。  轿车在公路上行驶。  乔慕晚轻启的红唇间,气息还是有些不稳的坐在副驾驶舱那里。  她真的是累得不行,不断的抬手去揉自己的太阳xue。  而她身边,开车的厉祁深,没事人一样的姿态,锋朗的眉宇间,依旧是逼人的英气。  等红绿灯的时候,厉祁深拿了维他命水给乔慕晚。  乔慕晚放下手去看厉祁深手里的维他命水,轻皱了一下眉后,接了过去。  拧开瓶盖,她轻咀了一口。  红灯变黄灯,再到绿灯,厉祁深重新将目光注视前方时,口吻不咸不淡的丢过来一句话——  “今晚,我允许你罢工!”  乔慕晚:“……”  ——————————————————————————————————————————————  到了医院那里,乔慕晚直接往乔茉含的病房那里找去。  看到自己的大哥和准嫂子来了医院这边,厉祎铭总算是觉得自己完成了自己大哥交给自己的任务。  “你们总算来了!”  他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似的呜哝一句,这一-夜,没有分秒离开的坚守,再加上一上午的等待,他盼星星、盼月亮一样的等待,总算是把厉祁深和乔慕晚给盼来了。  看到厉祎铭眉眼间的疲倦,以及眼底显而易见的红血丝,她不禁满心的愧疚。  “……厉医生,实在抱歉,又给你添麻烦了!”  乔慕晚皓齿咬紧唇瓣,出口的声音,有些生硬,但很清晰的表现出来了她的内疚。  她对厉祎铭自我感觉亏欠之外,同时也忍不住对厉祁深心生埋怨。  要不是他长枪恋战,和自己从早上折腾了那么久,她哪至于让厉祎铭在这里守着这么长的时间,都不能得空休息。  对于乔慕晚对自己的表现内疚,厉祎铭站在旁观者的角度,自然觉得自己是理所应当得到她的感谢。  他恹恹不欢的接受乔慕晚对自己表达歉意,抬手伸了伸懒腰。  “你没有必要这样,这是他应该做的!”  厉祁深口吻凉凉的丢过来一句话,然后步履平稳的走上前,收拢乔慕晚的肩膀头儿,揽入到自己的臂弯中。  厉祎铭刚得意忘形,自己那个臭屁的大哥,声音冷不丁的落在自己的鼓膜上,他直觉性的挑眉。  这乔慕晚还没过门呢,自己的大哥就开始胳膊肘往外面拐,连自己这个亲弟弟都不当回事儿。  由此推论,他根本就不敢想象,乔慕晚这要是进了厉家的门,成了自己的嫂子,自己的这个大哥,指不定要怎样的护犊-子呢!  “你没必要对他说什么抱歉,这些都是他应该做的!他也就这点儿存在的价值,你没必要当回事儿!”  厉祁深一张毒舌的嘴巴,不以为意的说着话,根本就不把自己的这个弟弟放在眼中。  听着自己这个毒舌的大哥说着这样的话,厉祎铭懒得和他计较,反正他之前就没有把自己放在眼中,现在他满眼都是乔慕晚,对他,更是容不下。  上次,厉祁深就幸灾乐祸的看待厉老先生训斥厉祎铭,这次听他直接口无遮拦的的这样说厉祎铭,乔慕晚忍不住用手打了他一下。  “你就不能有点儿做大哥的样子吗?”  白了一脸不以为意的男人一眼,她现在还真就是信了,这个男人的劣根有多深,根本就是在遇到自己以后形成的,他之前压根就是厉老太太说的那种一锥子下去都扎不出来一个屁的男人。  “没事儿的准嫂子,这些……都是我自愿的!”  厉祎铭说着话,脸上绽放的笑,有些僵硬,却丝毫不影响他像是妖孽一样惑人的样子。  刚才,乔慕晚白了厉祁深一眼,厉祁深直接就丢过来一计目光凌厉的眼神儿给厉祎铭。  和自己这个大哥在一起生活的时间这么长了,他的每一个动作、眼神呃人,他都能心领神会。  很自然而然的,自己大哥的这个眼神儿,分明就是在给自己施压,让自己说服-软的话。  虽然厉祎铭很想对厉祁深做出最强制的反抗,但是一想到自己现在手上还有被他握住的把柄儿,他只得乖乖按照他的意思去做。  本就够麻烦厉祎铭的了,现在他还反过来这样说话,乔慕晚不由得用打量的目光睨看了一眼厉祁深,看到他从容不迫的俊颜上面,是不显山、不露水的淡然,她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却还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儿。  索性,她也就不想再追究下去了。  ——————————————————————————————————————————————  厉祁深和厉祎铭去了办公室那里,乔慕晚自己一个人进了乔茉含的病房。  病房的门被推开,她看到有医护人员在为乔茉含换输液。  因为厉祎铭的原因,医护人员都去乔慕晚报以很真诚的微笑。  乔慕晚礼貌的对医护人员回以微笑,素净的脸上,映着一抹笑,如阳春白雪一样美好。  后背处垫着一个枕头儿的乔茉含,看到乔慕晚来了病房,凝视她的目光,和之前有了很大的不同。  之前对她,她总是一副敌对、轻视的漫不经心态度,但经过了最近这些林林种种的事情,她发现,乔慕晚对她是真心实意的好,并不是那种在自己潜意识中,对自己百般算计,并对自己的男朋友有觊觎心理的坏女人。  乔慕晚将目光由输液管往下,落在乔茉含的手背上。  看着自己妹妹骨瘦如柴的手背上面,扎着针管,她忍不住蹙眉。  这段时间,乔茉含因为年南辰的事情折腾她自己,把自己搞的魔魔怔怔,以至于长期营养不良,落下了骨瘦如柴的不好境况。  澄澈如水波般一样的目光落在乔茉含的脸上,她柔声问着。  “怎么样?有没有好一些?”  之前,大家伙都以为乔茉含是因为年南辰,自己自编、自导、自演了一出自己患病的闹剧,不成想,她真的患上了间歇性抑郁症。  虽然间歇性抑郁症不是什么重病,但也是精神类疾病的一种,程度没达到过分严重的地步。  乔茉含心里愧疚,因为自己之前对乔慕晚的误解,自己心里百般不是滋味,这会儿,自己被自己这个姐姐用关心的口吻问着自己的身体状况,她越发的觉得自己之前对她的不友好,不和善,简直就是自己像是一个小孩子一样不懂事儿的表现。  看向乔慕晚的目光有些异样的复杂,乔茉含眼底闪过内疚、自责的微光,她蜷缩着自己放置在被子里的小手,一再的捏紧着。  看出来乔茉含神色的不自然,乔慕晚误以为是她担心父母亲的缘故。  她弯下嘴角,浅笑着,“不用担心,爸妈那边,我没有告诉他们!”  不想让乔正天和梁惠珍担心乔茉含,乔慕晚随口扯了慌,说乔茉含今晚住在自己这里,让他们不用担心,当然,孟姨那边,她也做了千叮咛、万嘱咐,告诉她,关于乔茉含的事情,暂时别告诉自己的父母。  就当她是为了不想家里的两位老人担心,说了善意的谎言好了,她是真心不想看到两位父母,再继续因为他们这些年轻人操心了。  “……不是!”  乔茉含摇晃着头,呜呜囔囔的出声。  如果不是乔家的两位父母,乔慕晚能想到的只有年南辰了。  一想到年南辰,乔慕晚不禁头疼。  她想象不到自己的这个妹妹到底爱年南辰什么,又为什么爱他爱的那么深?  不说别的,就单单年南辰连杜欢都能上了这件事儿,她就永远不会对年南辰产生好感。  在她们两姐妹这样局限的圈子里,年南辰都能先是勾-搭了乔茉含,又顺手牵羊的勾-搭上了杜欢,后来又可笑的和自己有了婚约。  仅仅是这么小的一个范围之内,他就能和三个女人纠缠不清,在她们之外,乔慕晚不敢想象,还有多少她不知道的女人的存在。  见自己的姐姐不再说话,乔茉含也不知道该怎样接接下来的话。  她本就是不是什么坏心眼儿的人,不过就是因为恃chong而骄,有家里人的一再迁就,才造就了她今天这样跋扈、专横的性格。  姐妹两个人之间,沉默了好一会儿,丝丝绕不开的尴尬感觉,雾气一样的弥漫着。  半晌,乔慕晚才微动朱唇,“今晚飞往英国的飞机,你还要坐吗?”  乔茉含现在情绪不稳定,乔慕晚不知道她这个时候,愿不愿意离开。  虽然厉祎铭说她没有什么事儿,不耽误她出国,但是她眼下的情况,乔慕晚觉得她不是很适合出国。  被自己的姐姐问及到自己要不要出国,乔茉含才想到自己今晚要登机。  但一想到登机,离开盐城这边,她的脑海中,不自觉的就想起了年南辰。  这样一个在她十四岁就印在了她脑海中的名字,几乎可以说是成了她不可能去抹去的名字,哪怕她狠下心来剜割,都不可能把这个名字,从自己的脑袋中,狠心彻骨的挖除掉。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