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222章 :现在的女人都这么骄纵么?

第222章 :现在的女人都这么骄纵么?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6385更新时间:2018-01-01 07:50:53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下午,厉祁深打来电话要送自己和乔茉含回去,乔慕晚想着他的事情也挺多,就拒绝了他的好意,不想,这个男人还是没有支会自己一声的来了医院这边接自己。  而现在,他更是破天荒的送自己去菜市场买菜,准备今晚的饭菜。  “工作上面的事情永远忙不完!”  厉祁深将车转了个弯,随意的扯动嘴角。  “是这个菜市场?”放缓车速,他问。  “嗯,是这个!”  临近晚饭时间,来往的车流人量有些多,厉祁深将轿车开到了一处闲置的位置那里。  轿车停了下来,考虑到厉祁深一下午都在工作的缘故,乔慕晚没有让他下车,想让他在车里等自己。  没有听进去乔慕晚的话,厉祁深穿着神色的衬衫,半挽着袖口,露出一小节精瘦的手臂,下了车。  “从哪个档口进?”  将车上了锁,厉祁深问着。  意识到厉祁深要和自己一起去买菜,她指了指离他们最近的一个档口,“这个就好!”  ——————————————————————————————————————————————  “你平时有没有什么喜欢吃的菜?”  乔慕晚出来买菜之前,梁惠珍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买厉祁深爱吃的菜,今天是他第一次在家里吃饭,她生怕招待不周。  虽然两个人在一起也有好久一段时间了,在一起吃饭的时候不在少数,但是她确确实实拿捏不准他的喜好。  在家里那会儿,张婶做什么,他就吃什么,出去吃饭也是,对点菜从来都是没有意见那种人,一时间,她还真就不知道买些什么为好,只得问他。  “你看着买就行,不用管我!”  乔慕晚在挑选西兰花,听厉祁深回答的不甚在意,她看向他。  “你第一次在我家这边吃饭,我允许你开口提要求!”  厉祁深漫不经心的看了她一眼,转过身,扯开话题,“还要买什么?”  乔慕晚没有答他的话,亦步亦趋的跟上他,问:“你倒是告诉我一下,你想要吃什么啊!”  厉祁深往前走着,没理乔慕晚。  “你要是不说,我就随便选了!”  她拉住厉祁深,眸间有清丽的微光折射出来。  站在一个卖蒜的摊位前,厉祁深垂眸深睨了眼乔慕晚,半晌后,他随手拿过几头蒜丢给了售货员。  “这个,我吃这个,你做吧,我看你能做出来什么花样儿!”  乔慕晚:“……”  ——————————————————————————————————————————————  乔慕晚觉得厉祁深一定是故意的,拿了几头蒜给自己,这要她怎么做菜。  付了钱,乔慕晚将买好的蒜,放到厉祁深的手里,“你自己拿着!”  她往前走,在一个卖菜的摊位前,碰到了她和年南辰结婚之前,经常来这边摊位买菜的老大娘。  “这不是慕晚吗?”  老大娘率先认出来了乔慕晚,和她打着招呼。  听到有人唤自己,乔慕晚往摊位这边看了看看,一看是之前自己常来这里买鲜蘑的卖菜王大娘,她莞尔:“王大娘!”  走了过去,她问:“王大娘,您之前不是在E区那边卖菜吗?怎么现在在C区这边了?”  两个人随意的聊了聊,王大娘对乔慕晚展现慈祥的笑,一张脸上面,满是慈爱的褶皱。  “你这次是和老公一起回的娘家吗?”  王大娘不知道乔慕晚已经离婚的事儿,但是知道她和年南辰结婚的事情,她当时还说:“都没有听说你交男朋友,这会儿都结婚了啊?”  不知道自己该用怎样的一个词语来形容她和厉祁深之间的关系,老公自然不是,但家丑不可外扬,自己和年南辰离婚的事情,她也不便对王大娘作出什么说明。  赶巧,厉祁深迈着平稳的步履跟了上来。  将那几头蒜的拎带塞进乔慕晚的掌心里,厉祁深收回手,随意抄袋。  “几头蒜还让我拿着,现在的女人都这么骄纵么?”  他凉凉的说着话,让这话听进去了耳朵里的乔慕晚,细眉轻皱。  有那么一瞬,她想把蒜丢回给他,然后也学着他对自己说话的态度和语气,说一句:“你自己要买的东西,你自己不拿着,还要让我自己拿着吗?”  把这一切都看到眼里的王大娘,见了与乔慕晚并身而立的厉祁深,两个人一副登对的郎才女貌的样儿,她笑弯了嘴角。  “慕晚,这是你老公吗?和你还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乔慕晚因为厉祁深的事情,明显表现出来的不满,因为王大娘的一句,自己的脸上,不自觉的泛起来红晕。  倒是厉祁深,听到王大娘这么一说,眼底不自觉的闪过似笑非笑的微光。  “是慕晚啊,你什么时候回来这边的啊?”  王大娘的儿子王建刚把储存在仓库里的箱子摆放好,一回来这边,就碰到了乔慕晚。  王建拂手擦了擦额上的汗,对乔慕晚笑着,目光落到厉祁深的身上后,问道。  这位是你老公吗?”  王建和乔慕晚是小学同学,很小的时候,他就对性子温婉的乔慕晚,表现出了喜欢,虽然少不经事,那会儿也懵懵懂懂,但是他就是喜欢找她说话,让她给自己辅导作业题。  后来上了初中,两个人去了不同的学校,就少了联系,直到后来乔慕晚每次大学放假回家时,常来这边买鲜蘑,她才知道这家小摊位,是自己小学同学父母经营商铺。  王建突然熟络的和乔慕晚说话,让站在她身边的厉祁深,不自觉的就黑了脸。  几乎是在王建问了自己是不是乔慕晚老公的瞬间,厉祁深就将手从裤袋里抽了出来,然后搭在她的肩膀头儿上。  “是,我是她的老公!”  回答的很干脆,可把这话听进了耳朵里的乔慕晚,直觉的听出来了他语调的声音。  王建和王大娘都不知道年南辰长什么样子,自然是把厉祁深和乔慕晚的老公化为等号。  “是这样啊,你好啊,我是慕晚的小学同学,我叫王建!”  对于厉祁深周身上下散发出来的凛然气场和逼人气势,王建虽然莫名的恐惧,但还是临危不乱的伸出手,要和厉祁深招呼一下。  毕竟,能娶到乔慕晚,在他看来,这个人为人处事的作风要优于他人不说,人格魅力,自然也是高胜一筹。  厉祁深身高实在是太过高挑的原因,面对比自己挨了小半个头儿的王建,他垂眸看了眼,没有伸手回应他的意思。  气氛一时间不免有些尴尬,让肩头儿被厉祁深控制在他臂弯中的乔慕晚,难免觉得窘迫。  她能看的出来,这个男人又在误以为自己和王建有什么。  咬了咬唇后,她推开厉祁深,面色极度不自然的笑,“王建,你现在怎么样?我听说你要结婚了!”  乔慕晚有意胡诌,权当她挂羊头卖狗肉好了,对于厉祁深这种性子阴晴不定的男人,她只能用这样的办法儿,消除他的疑虑。  王建听乔慕晚的话,有些诧异,他现在连女朋友都没有交往,哪里要结婚啊!  误以为乔慕晚是在问自己半年前交往那个,和自己都订了婚,后来却分手了的女朋友,他无奈的摇了摇头儿。  “别提了,已经和我分手了,我现在没有女朋友,单身汉一个!”  王大娘不大懂他们年轻人的世界,但听自己的儿子说他现在没有女朋友,是单身汉一个人,忍不住插了嘴。  “慕晚呐,你有没有什么认识的同学啊,要是有和王建年龄相仿的姑娘,可以给我家王建介绍介绍啊!”  一听说王大娘要自己给王建介绍女朋友,乔慕晚本能的想要拒绝,但看着王大娘递给自己殷切的眼神儿,她还是略带别扭的应答了下来。  “那我帮您和王建看看,要是有合适的,我通知您!”  ——————————————————————————————————————————————  王大娘对于乔慕晚,就算是没有自个儿子的存在,也喜欢的很,以至于乔慕晚离开的时候,拿了今早上货的野山蘑给她。  坐在回乔家的路上,乔慕晚算计着今天买的菜,都可以做那些菜。  “王大娘拿给我的蘑菇,回去可以炖鸡,不过时间似乎不太够!”  乔慕晚之前呜呜哝哝的说着做什么菜,厉祁深都没有做声,她突然说了王大娘,厉祁深冷不丁的来了声——  “我还真是小看了你,你这连牵红绳的事儿都能接,干脆去开个婚介所得了,还省了我给你开工资!”  厉祁深不咸不淡的说着话,明显有情绪参杂在里面,但还听不出来是怎样一种情绪。  “你生气了?”  乔慕晚不再弄手里的购物袋,眸光楚楚动人的看向开车的厉祁深。  刚刚在王大娘摊位那会儿,他的脸色就不是有很好,尤其是王建给自己拿野山菇的时候,一再的和自己推搡,更是让他俊脸黑了个彻底。  她当时没怎么注意,觉得这样同学之间送些东西很正常,但是她接了蘑菇后,明显发现了厉祁深面容的寡淡,虽然他没有说些什么,但是他就是那样一个就算不说些什么,也能给你足够压力的人。  没有回答乔慕晚自己到底有没有生气,继续一个说话语气。  “你要是没有给你那个见鬼的小学同学找到女朋友怎么办?打算自己和他好?然后做个卖菜的老板娘?”  “你胡诌什么呢?”  越发的觉得厉祁深的话是在挖苦自己,乔慕晚拧了拧眉。  沉默了半晌,她忽的倾身,用小手抱住了厉祁深的胳臂。  “你是不是吃醋了?我和他就是小学同学,他不是我的追求者!”  王建没有追求过自己,就偶尔找自己问问作业题而已,而且两个人那会儿都是小屁孩,哪里懂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  “追不追求你,和我有什么关系?”  厉祁深真就是觉得这个女人的本事儿,颠覆自己的想象。  去趟4s店碰到情敌的事情,还没有消化完了,这会儿买个菜,又碰到了一个乱七八糟的男人,他还真就是不敢想象如果自己没有跟她来买菜,这个女人是不是现在就已经和那个小商贩看对了眼儿、好上了,成了个卖菜的老板娘。  “你还说你没有吃醋,你现在说话的语气,分明就是在吃醋!”  她去抚摸他骨节完美的手指,厉祁深却冷声冷气的让她拿开。  “开车呢,拿开!”  “不拿!”乔慕晚用小手抓紧了厉祁深的骨节,然后俯身,不自觉的吻了吻他的骨节。  “没事乱来什么情绪啊,我都被你骗到了手,你还乱发脾气!”  她越发的学会迁就他,而且她并不觉得自己是在爱情中迷失了心智。  将小脑袋往他的肩膀头儿上面靠了靠,“我刚刚买了牛脊骨肉,明天周末,张婶不在,我给你做牛排!”  她柔声细语的说着话,让黑脸状态的男人,不自觉的散开了脸上的乌云密布。  “还有空给我做牛排?不给你的同学介绍女朋友了,还是说,你打算自己和他好,自己省了事儿?”  听厉祁深依旧在说挖苦自己的话,乔慕晚撅着小嘴巴。  “你真的舍得让我和王建好吗?”  “不舍得!”  “那你还一个劲儿的说风凉话?”  厉祁深:“……”  ——————————————————————————————————————————————  年南辰眼神儿里布满着血丝坐在车里。  昨天乔慕晚对他口吻不友善的说完话,他在医院这边,一直不知道心里带着某种寄托的思绪留在这里,直到晚上,家里那边来了电话,问他怎么还没有回家,他才木讷的收回思绪,回了家。  以至于,他从昨天下午一直等到晚上十多点钟,都没有等来乔慕晚从医院中出来。  不知道自己是着了什么魔怔,年南辰今天刚处理完公司的业务,就来了医院这边,就像是在整装待发一样等乔慕晚。  明明自己停车的位置,能够足够显眼的看到医院那里的进出口,可是他蹲点儿那么久,也没有看到乔慕晚的存在。  他想下车去找乔慕晚,又怕乔慕晚不肯理自己。  在男性尊严与心理悸动间,徘徊不前,他躁动的厉害。  心绪乱成了一团麻绳,年南辰在车厢里接连吸了五六盒的香烟,让整个车厢里,尽是呛人的味道。  眸底猩红一片的四下扫了一圈,年南辰在轿车后视镜那里,看到了邵昕然的身影,在往外面走去,他本就不友善的眸子,迸射出来犀利的眸光。  心口处,有堵塞的感觉泛滥成灾。  他活这么久以来,在女人之间,很少有措不棘手的时候,现如今,自己这辈子,和自己纠缠最多的三个女人,都在这家医院里,他一时间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亦或者说,如果邵昕然,和乔慕晚、乔茉含碰见了,又会怎样?  他痴痴的自嘲着,然后不经意的一瞬间,他看到了自己父亲的身影,步伐蹒跚的往医院那里走去。  虽然年永明低着头,有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但是身为他的儿子,他怎么样,也不可能认不出自己的父亲。  能猜想的到,自己父亲来这边,是因为邵萍,不免他替自己的母亲有些抱不平,捏了捏自己的手指,他骨节突出、泛白……  拿出手机,他拨了电话给自己的母亲!  ——————————————————————————————————————————————  邵昕然不相信年永明给自己的解释,他那个轻描淡写的模样,分明就是有意隐瞒自己某些东西,但是,自己已经得到了他的一个解答,再继续深究下去,倒是显得自己不可理喻。  一再权衡,她捏着买回来的餐饭的拎带,去了她母亲的病房。  邵萍回来病房,就让自己的女儿招呼年永明和她们母女二人一起吃饭。  没有婉拒这对母女,年永明坐了下来,他刚动筷,手机这边来了电话。  是赵雅兰打给自己的。  这个时间,她打了电话给自己,年永明直觉性的皱起眉。  但是自己要是不接赵雅兰这个电话,反倒是有了欲盖弥彰的意味。  对邵萍说了句“我去接个电话!”,就拿着手机出了病房。  来到外面,年永明接了电话,刚按下接听键,里面,赵雅兰劈头盖脸的斥责声就传来。  听着自己妻子绘声绘色的说自己出去偷-腥又怎样,年永明心里不快。  “你能不能不要整日胡思乱想?我说了,你要是觉得你受不了我,我可以和你离婚!”  又一次听到年永明说和自己离婚,赵雅兰炸了毛一样的不依不饶。  听到自己妻子让自己头疼的声音,年永明要挂断电话。  “年永明,你最好给我放聪明点儿,你现在不马上给我滚回来,我立刻让年氏的全体员工和管理层人员,知道你在外面乱-搞的事儿!”  赵雅兰不是威胁他,他有这个本事儿,只是她现在的心不在公司的事情上,就没有怎样关注那边的事情。  听赵雅兰把自己逼得没有办法儿,年永明恼火归恼火,还真就是怕赵雅兰撕破脸,把这些藏匿在阴影下面的事情曝-光开。  当年,她连找人把邵萍强bao的事情都做得出来,她把自己的事情,捅漏了,也未尝不可能。  “行了,我知道了,我马上回去!”  他不耐烦的答应了赵雅兰。  挂断电话后,年永明僵硬着身体的站在原地那里,久久忘了有反应。  像是石化了一样站在原地那里好一会儿,半晌,他才收回情绪,然后重新折回到病房那里。  ——————————————————————————————————————————————  厉锦江回了家里,整个人不再状态的厉害。  “回来了?”  尹慧娴接过厉锦江的外衣挂在衣架上,然后拿了拖鞋给他。  看着自己丈夫抬手揉着眉心的样子,尹慧娴忍不住碎叨了句——  “又喝了不少酒,是不是?医生都说了你胃肠不好,你就不能少喝点酒吗?”  她虽然嘟囔着,但还是转身进了厨房,贤惠的为厉锦江煮着醒酒茶。  “又麻烦你了!”  看着尹慧娴在冰箱里拿食材,坐在沙发中喝着水的厉锦江,出声。  “什么麻烦不麻烦的,你对你自己身体上点心儿,少让我跟着着急,比什么都强!”  尹慧娴回了话,而后,进了厨房,打开燃气灶。  今天厉锦江碰到了邵萍的缘故,心绪有些乱,平时他回家的时候,尹慧娴也是给自己煮醒酒茶,照顾自己或者是怎样,但是却从来没有和她说过一句“麻烦你了!”、“谢谢你了!”这类的话。  透过半毛玻璃瓶,看着在厨房里忙忙碌碌的妻子,厉锦江不自觉的捏了捏。  情绪稍稍平复了些以后,才出声,“对了,潇扬呢?我买了榴莲给她,还买了车厘子给你!”  “你还知道潇扬啊?你也不看看你回来这都几点了,潇扬早就睡下了!”  尹慧娴端了醒酒茶给厉锦江,转身进厨房收拾厨台时,厉锦江让她把车厘子洗了来吃。  “潇扬都睡下了,等她明天睡醒了,我们三口人一起吃吧!”  “你去洗吧,明天我再去买回来就是了!我现在想吃点儿车厘子,去洗吧!”  拗不过突然想要吃车厘子的丈夫,尹慧娴进了厨房,将车厘子放进小箩筐里。  当她刚准备把小箩筐放在水龙头下来的时候,她在车厘子间,看到了两张收据单。  自己的丈夫明明只买了一份车厘子,怎么会出现两个账目收据单,不免,尹慧娴有些诧异。  “老公,你买了两份车厘子吗?”  她扯脖子问着,目光在两张收据单上面,一再的查看。  不是营业员开错了单子,这两份车厘子都不是一个重量,很明显是两份,而且开票的时间就是脚前脚后,很明显,这是一起买的。  喝着醒酒茶的厉锦江有些诧异,就问了尹慧娴到底怎么了。  一听说,是营业员开出来了两张收据单,他当时一愣,随即又很快的反应了过来。  “啊,是那个谁,老王,我司机,他要给他妻女也买点车厘子回家,我就一起付了帐!”  厉锦江故作淡然的解释道。  没有男人都有着自己的小秘密,厉锦江也是如此,他不想让尹慧娴知道自己和邵萍碰面的事儿,自然是会百般隐瞒。  听自己丈夫这么说,尹慧娴的疑虑,也就跟着消失不见了。  “对了,老公,周末家族聚餐的事情,我已经都通知好了,老大、老三、老四那边都会来人,你把周末的应酬什么的都推了吧,你可别在潇扬回国,家族聚餐这个节骨眼儿上,搞出来了什么事儿!”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