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223章 :这耳光,我替我妈还给你

第223章 :这耳光,我替我妈还给你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472更新时间:2018-01-01 07:50:53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对了,老公,周末家族聚餐的事情,我已经都通知好了,老大、老三、老四那边都会来人,你把周末的应酬什么的都推了吧,你可别在潇扬回国,家族聚餐这个节骨眼儿上,搞出来了什么事儿!”  “怎么会啊?放心吧,这周末的事儿,我都推了!”  厉锦江说着话,拿了尹慧娴洗好的车厘子送进嘴巴里。  一边咀嚼着车厘子果肉,他说着,“孩子现在都大了,我们也都跟着老了啊!”  “可不是咋的,我们都老了啊,老三家都抱孙子了,也不知道我们家潇扬,什么时候能正经八百的交往个男朋友!”尹慧娴唉声叹气着。  厉潇扬现在已经是二十八岁的年纪了,虽然说还没老姑娘那个地步,但是对于当今的社会来说,年纪已经不小了,这个年纪的姑娘,多数都是该嫁的嫁了人,该做母亲的,都做了母亲。  只有自家这个孩子,也没有个上心的对象,整日还像是长不大的孩子一样喜欢玩乐。  一说到孩子们的事情,尹慧娴想到了厉祁深,就和厉锦江说了厉祁深已经有了结婚对象的事儿。  “祁深都要成家了?我怎么一点儿也没有听说这样的消息啊?”  厉氏本就是一个大企业,原来是厉锦弘全权负责厉氏的总体业务,厉锦江和厉锦涛分别负责厉氏下属的一个子公司企业,后来厉锦弘觉得自己老了,就把公司的全部业务都交给厉祁深来打理。  “可不是嘛,我今天在大哥那边看到那个姑娘,也着实吓了一跳呢!”  都知道厉家的厉祁深是怎么样个人,对于他现在有女人,还准备马上结婚的事情,可以说是,能让整个厉家这边都跟着诧异。  “我前几天还去了厉氏那边开会,都没有听说这件事儿!”  “你没有听说这事儿已经不是什么新闻了,指不定祁深就是有意要瞒着我们大家伙!他要是有意瞒着我们大家伙,再怎样,你也不可能听说这件事儿的啊!”  听着自己妻子的话,厉锦江也觉得在理。  “但不管怎么说,现在祁深有了有意结婚的姑娘,对厉家来说,是好事儿!那你在那边,有没有请人家姑娘,周末一起来聚餐啊?”厉锦江看向自己的妻子,问着。  “怎么能不请啊,我还上赶子让人家姑娘叫我二婶呢!”  知道自己的这个妻子,最善于的就是交际,对于这种面面俱到的事情,厉锦江自然是不担心。  两个人又勾回话题聊到了厉潇扬,自己这个女儿因为爱好舞蹈的原因,打小就一直在国外那边学习舞蹈,之前尹慧娴还在她身边做伴,后来厉潇扬长大了,在她十八岁成人礼以后,她就回了国,让她一个人独自在国外待,这一待,就是十年。  这十年,她让自己的女儿在国外生活,她并不担心,毕竟有厉祁深也在意大利那边,虽然他性子冷,不喜近人,但厉潇扬有什么事儿,他还是会义不容辞的帮助她,这也使得厉锦江和尹慧娴对自己女儿那边的事情,很少有过担心的时候。  “这潇扬也不上心自己找男朋友的事情,我得空得和她谈谈了,这都老大不小的了,她就算是不着急,也得顾念顾念我们这些做母亲的感受!”  夫妻二人在客厅这边攀谈着,睡得迷迷瞪瞪的厉潇扬,穿着清凉的睡裙,从卧室里出来。  “……爸,您回来了啊?”  厉潇扬明显没有睡醒,出口的话,还带着梦话一般的痴喃。  “怎么醒了啊?”厉锦江问着,然后让自己的妻子拿了件外衣给厉潇扬披上。  “我本来也没有睡,一直在等您,听到外面这里有声音,就出来了!”  她还在打着哈欠,一再揉了揉眼睛,她半睡半醒的坐在了厉锦江的身边。  “爸,您买了车厘子回来啊?”  “嗯,还给你买了你最爱吃的榴莲!”  一听说自己的父亲给自己买了榴莲,厉潇扬的困意,醒了一大半,“爸,我就知道,您最好了!”  她激动的去抱厉锦江,就像是个小孩子一样,丝毫不顾及自己再过段时间,就二十九岁的事实。  “潇扬,你这都多大的孩子了,怎么还长不大似的和我们两个老骨头撒娇呢!”  尹慧娴在一旁含笑的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心里,因为一家三口的其乐融融,暖极了。  “我再大,也是你们的孩子,我不和你们撒娇,和谁撒娇!”  厉潇扬置身于两个人的中间,一边搂着一个老人儿,眼睛像是新月一样,笑弯了。  尹慧娴去给厉潇扬拿榴莲,厉潇扬窝在厉锦江的身边,像只温顺的小猫。  “爸,我想和您说件事儿,您答应我好不好?”  听厉潇扬要自己答应她一件事儿,厉锦江捏了捏自己女儿的小鼻子,“你还没和爸说是什么事儿,就要我答应你,如果我没有办到,怎么办?”  “不啊,您一定会办到的,就因为我知道您会办到的,所以我才要您答应我啊!”厉潇扬撒着娇,抱着厉锦江的手臂,一个劲儿的摇晃着。  “那你先给爸说说是什么事儿,能让你这么信誓旦旦的肯定!”  “也不是什么事儿了,就是我在意大利那会儿,认识一个好闺蜜,她也是中国人,我打算周末,让她也来参加我们家族的聚餐!”  “这个可以啊,你要是想叫,再叫一些朋友来好了,正好人多热闹!”  “嗯,但是爸,我想说的是,我想让您认我的那个好闺蜜做干女儿,您看……可不可以?”  厉潇扬注视着厉锦江的神情变化,问着他。  听到自己女儿说让自己认别人家的孩子做干女儿,他看了看自己的女儿。  “你的什么好朋友啊,让你连父爱都舍得分割?”  厉潇扬倒不是非得让邵昕然做自己的干姐姐,让自己的父亲认她做干女儿,她不过是为了借此名义,让邵昕然有机会把厉祁深抢过来罢了。  “不是了,我怎么舍得和她一起分割父爱呢,就是吧,我是独生子女,自己孤零零的一个人,想要有个姐姐照顾我,刚好她和我特别的要好,所以我就想让您认她做干女儿!”  自己句句在理的说辞,让厉锦江一时间还真就是找不到一个能够拒绝她的理由。  “那个女孩子叫什么?现在在哪里?回国了吗?”  “啊,她叫邵昕然,已经回国了,就在盐城这边!”  听出来自己父亲有意要依了自己的势头儿,厉潇扬兴致甚高的回答道。  姓邵?  厉锦江前不久才碰到邵萍,这会儿又冒出来一个姓邵,他本能性的轻蹙了下眉心。  见自己父亲原本还一副有意要答应自己的样子,这会儿却皱起来了眉头儿,厉潇扬不自觉的捏了捏手指。  “爸,您怎么了?您……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啊?”  她小心翼翼的问着,不断的忽闪着睫毛,去看自己父亲脸上的每一个神情的变化。  她……似乎并没有把自己要帮邵昕然拿下厉祁深的小心思儿给暴露出来啊!  厉潇扬又唤了一声厉锦江,才将他飞脱的思绪,唤了回来。  “啊,我在听!”  厉锦江回复的漫不经心,“那你周末把她带来家里吧,爸看看是什么样的姑娘,能让你主动开口让我去认她做干女儿!”  对于自己刚刚走神儿的行为,他又解释道:“爸老了,今天应酬还喝了不少酒,一时间脑子跟不上思路!”  “没事的爸,您为这个家这么操劳,我理解您了!”  厉潇扬又腻腻的往厉锦江的肩胛骨处埋着小脑袋,感受到自己父亲爱怜的将手搭在自己的小脑袋上,她眼底划过得意的狡黠。  ——————————————————————————————————————————————  年永明挂了电话,满脸无奈。  对于赵雅兰这样蛮不讲理的女人,他真的是受够了!  平复了自己的情绪,年永明重新折回房间里。  病房里,邵昕然在给邵萍夹菜,母女二人相互依偎的场景,很温馨。  “萍萍,昕然,公司临时有点儿事儿要我去处理一下,我不能留下来陪你们母女二人吃午餐了,改日吧,改日我再和你们母女二人好好聚一聚!”  “你有事儿,就去忙你的,有昕然在这里陪我,我也不算寂寞!”  邵萍顾全大局的开口,刚刚年永明出门接电话的时候,脸色不是很好,虽然她不知道到底是出了什么事儿,但指定不是什么好事儿就是了。  “嗯,那我先走了,等我把公司的事情处理好,我再来这边!”  说完话,年永明就往门外走去。  “昕然,去送送你年叔叔!”  “嗯,好!”  邵昕然放下手里的筷子,跟着年永明的步子,出去。  门外,年永明临走前,嘱咐着邵昕然:“昕然,你好好在这里照顾你妈妈,要是有什么事儿,就打电话给我!”  “好!”  送走了年永明,邵昕然往病房这边折回的时候,接到了厉潇扬打来的电话。  厉潇扬没有说昨晚自己要求自己父亲认她做干女儿的事情,只说了周末聚餐的时间,然后又问了她有没有回国。  邵昕然没有再做出什么隐瞒,毕竟自己是真心喜欢厉祁深,厉潇扬也知道这件事儿,她就把自己已经回了国的事情,坦诚的道出。  两个人又聊了一会儿,厉潇扬就说要来找邵昕然,还忍不住碎碎念的说了今晚有演出的事情。  “我今晚也有演出,在市中心那里!”  两个人一说,才发现是在同一个地方演出,一拍即合下,邵昕然就把自己在医院的事情告诉了厉潇扬,厉潇扬当机立断,就说要来医院这边找她。  没有做出什么推诿,而且年永明也不在了这边,邵昕然就让厉潇扬来医院这边找自己,正好,她还可以搭顺风车,和厉潇扬一起去市中心的会场那里。  挂断了电话,邵昕然往病房里折回。  邵萍在邵昕然离开后也放下了筷子,明显是在等她回来一起吃饭。  —————————————————————————————————————————————  母女二人动着筷子用餐,快要吃完了的时候,病房这边的门,被人从外面来势汹汹的推进。  跟着,赵雅兰拿下脸上的眼镜,一脸怒火的扫向病chuang上面的邵萍,和在一旁的邵昕然。  “雅兰?”  对于突然出现的赵雅兰,邵萍诧异着,以至于拿着筷子的手,不住的轻颤着。  邵昕然不认识赵雅兰,但看她一副要打架的凶神恶煞样子,回头看了眼自己茫然的母亲。  “邵萍,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  赵雅兰来势汹涌,上前一步,扬起手就要去甩邵萍的耳光。  发觉情况不对劲儿,邵昕然本能的出手去护着自己的母亲。  “滚,和你妈是一路货色的jian蹄子!”  赵雅兰不顾形象的怒骂着邵昕然,自己的手被邵昕然扼住,她想要去教训邵萍,却伸张不开。  “昕然!”  看和赵雅兰挣扎不开的女儿,邵萍心里跟着直着急。  “妈,您走啊!”  没有碰到过这样强势的女儿,羸弱的邵昕然根本就拦不住,只得让自己的母亲离开。  “去叫护-士,妈,您去找护-士去啊!”  稍稍从木讷中有了反应的邵萍,点了点头儿,下了chuang。  看邵萍要走,赵雅兰更像是疯了一样去和邵昕然扭打。  “啪!”  一耳光,声音响亮,力道狠鸷的甩在了邵昕然的脸,立刻,就有嫣红的五个手指印,乍眼的呈现在她白嫩的脸蛋上。  “昕然!”  因为自己女儿被甩了一耳光,邵萍顿住脚步,回过头儿,她作势就要去赵雅兰的手里,把挨了打的女儿拉出来。  她刚走到赵雅兰的面前,赵雅兰一把就甩开了邵昕然,跟着扬手,又去甩邵萍的脸。  又是响亮的一耳光,在空气中浮动开来,邵萍的脸,被赵雅兰过分大的力道冲击着,她的身体往地上倒去。  “妈!”  邵萍本就受伤的缘故,让邵昕然见了,一颗心都跟着颤抖了起来。  她从病chuang上面,顾不上自己脸上的痛,快速起身,作势就要去拉自己的母亲,却被赵雅兰拦住不说,还被她险些又甩了一个耳光。  邵昕然往一边闪躲开,赵雅兰扑了空,看到她们母女吃完午餐的残羹剩饭,想也没有想的就拿起,然后对着女儿搀扶母亲快速往门口那里走的母女,狠狠的掷去。  邵萍见情况不好,快速的挡在了邵昕然的身后。  餐盒乒乒乓乓的声音落地,邵萍痛苦的发生声音。  “妈!”邵昕然惊心的一看,看到自己母亲的后背上面,蓝白色的病号服滚满了荤黄色的油腻残羹剩饭,她抿紧着唇。  看着门口的一对母女被自己教训的不成样子,赵雅兰以胜利者的姿态勾着唇。  “以后离年永明远点儿,不要脸的货色,少来破坏我的家庭!”  身为女人,要忍受着自己丈夫在外面有女人不说,还要承受自己丈夫每日对自己说离婚这两个字,虽然赵雅兰觉得自己做的过分,但是她觉得,对于这样的女儿,她就是应该用这样过分的手段去对待。  她恶狠狠的警告着,然后气宇轩昂的迈开步子,往门口那里。  “你给我站住!”  自己挨了打,邵昕然可以当成是被疯狗咬了一口,但是自己的母亲也跟着受牵连,她不答应。  虽然她知道,在年永明的事情上,可能是自己母亲做得不对,但是自己的母亲,受伤住着院,就被这样的疯女人给打了,她不可以忍受。  如果她任由赵雅兰继续这么胡作非为下去,这样的事情,又一次发生,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在第二次、第三次来之前,她一定要斩草除根。  “让我站住,你是个什么东西?指不定是哪里冒出来的野-种!”  听赵雅兰越发狂妄的话语,邵昕然清丽的面容,皱紧成一团。  “我是个什么东西不要紧,你他-妈-的又算是什么东西?”  邵昕然气得不轻,顾不上其他的去爆粗口。  果然,她的话,让赵雅兰原本得意洋洋的脸上,浮现出黑线。  “给我母亲道歉,否则,你今天别想离开这里!”  邵昕然拿出手机,拨下“110”,“道歉,以后不许再来惹我母亲,我让你走,不然,你也别拿我们母女二人当成是软柿子捏!”  被邵昕然威胁着,赵雅兰的脸色,这会儿又成了青绿色。  “我凭什么道歉?你妈那个不要脸的jian货抢了我老公,我还要和她道歉?我呸,那是你们母女两个人活该,怨得了谁!”  懒得去理这对不要脸的母女,赵雅兰往外面走。  拗不过心里憋着的这口气,邵昕然要去拉扯赵雅兰理论。  “算了吧,昕然!”邵萍拉住自己的女儿。  邵昕然皱眉看着胆小怕事儿的母亲,甩开了她的手。  她疾步走上前,在赵雅兰拉开门要走时,她拉住她。  “砰!”门板被邵昕然大力的合并上,跟着,让赵雅兰没有反应下,甩了她一个耳光。  “啪!”力道很大,带着泻火的气势,突兀的就好像是布帛被撕裂开一般,声音响脆的在空气中传来。  “这一耳光,我替我妈还给你!少惹我妈,我妈怕你,不代表我也怕你!”  被邵昕然甩了一个耳光,还听她牙尖嘴利的和自己说这样狂妄的话,赵雅兰眸光错愕,好一会儿后,她眯着狭长的眸子,一副意欲继续和邵昕然争执没完没了的架势。  赵雅兰刚想动手,门,被人从外面推开。  “昕然!”  厉潇扬雀跃的声音传来,不过在看到屋子里狼藉的一片,她嘴角处灿烂的笑,倏地僵硬住。  ————————————————————————————————————————————  赵雅兰被邵昕然甩了一个耳光,就足够的吃瘪,不想后来来的那个女的,更是牙尖嘴利的像是的刚刚带着针,每一句话,都被她说的犀利无比,最后,自己竟然迫于她的压力,灰溜溜的离开了病房。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