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224章:不至于,只是不喜欢罢了

第224章:不至于,只是不喜欢罢了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7268更新时间:2018-01-01 07:50:53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赵雅兰被邵昕然甩了一个耳光,就足够的吃瘪,不想后来来的那个女的,更是牙尖嘴利的像是的嘴巴里带着针,每一句话,都被她说的犀利无比,最后,自己竟然迫于她的压力,灰溜溜的离开了病房。  出了病房,赵雅兰不服不忿,虽然自己大闹了一场,也狠狠的教训了邵家母女,但是她并没有占到什么便宜,自己被邵昕然这个晚辈甩了自己这个长辈一耳光,再怎样说,她都咽不下去这口火。  整个人窝着火,觉得自己的脸颊上,至今都是那种没有消散开的火辣辣的疼痛感。  赵雅兰拿丝巾遮脸,快步往洗手间那里走去。  ——————————————————————————————————————————————————  乔慕晚陪同乔茉含去洗手间小解,中途,乔慕晚接到了厉祁深的电话。  “我先去接个电话!”  “嗯,你去忙你的吧,姐,我自己可以的!”  看着乔慕晚捏着手机离开,乔茉含进了卫生间,她从卫生间出来,正好碰到了在洗手台前,用冷水消肿的赵雅兰。  有那一瞬间的怔忪,然后乔茉含出于本能的唤了她一句“干妈!”  对于突然出现的乔茉含,而且还是在自己最狼狈的时候,赵雅兰的神色也不是很好,以至于看到穿着蓝白色条纹病号服的乔茉含时,眼神儿古怪的很。  “……茉、茉含?你怎么在这里?”  她不愿意让乔茉含看到自己的样子,赶忙那丝巾遮脸。  看着把自己掩饰很好的干妈,神神秘秘的样子,乔茉含皱眉。  虽然赵雅兰故作淡定,她还是看到了她脸上很醒目的一耳光。  不知道赵雅兰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出现在医院这边,但是对于这个对自己已经不再好了的干妈,她除了痛心、麻木……不知道自己还应该有什么情感在里面。  “我在这里住院,有些发烧!”  乔茉含故作淡定的说着话,对于赵雅兰,她也不知道该怎么样去面对,总觉得自己怎么样去面对,都怪异的很,毕竟有之前自己怀孕的那件事儿在里面,她没有站出来替自己说话,让她说不怨她,是不可能。  但想了想,她不帮自己也是对的,这样,能让她看清楚年家人对待自己都是一副怎样的嘴脸,让她不至于对年南辰再继续那样活得没有自我。  “哦,那你在这边好好看看!”  赵雅兰随意的说了一句,说完话,她就想离开。  不想她刚准备落荒而逃,乔茉含出了声:“干妈,您没有拿走您的包!”  乔茉含不自觉的唤了她一声“干妈”,让本就脸色不是很好的赵雅兰,更是不自然。  “以后别再叫我干妈了!”  赵雅兰接过包,冷声冷气的说着话。  如果换做是之前,赵雅兰就是拿乔茉含当亲女儿一样的对待,但是今时不同往日,其中一方面,乔茉含怀的不是年南辰的孩子,让她在年家父子前的面子挂不住;另一方面,她今天在邵昕然母女那边吃了瘪,自己这样狼狈的样子还被乔茉含撞了正着,对她,自然是没有什么好脾气。  听得出来赵雅兰对自己的不屑,乔茉含也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根子,自己怎么就那么没有大脑的唤了她一声干妈,这不是给自己找尴尬么。  “我没想唤你干妈,口误了!”  乔茉含回复的声音,也异常的冷,自己闹到今天这个地步,整天非人非鬼的生活,她自己有一部分的原因在里面,自然也有其他的原因在这里,而这些其他的原因,自然是和年家的年永明和赵雅兰对年南辰的管教也有关系。  “你……”  今天自己就足够不顺气的了,还一再被两个晚辈给训斥,赵雅兰吹眉瞪眼,脸色差极了。  乔茉含不想去理这个让她觉得自己很好的干妈,没有去看她的表情有多狰狞,也没有去顾及她去自己是怎样一个严词凿凿的犀利指责,她迈开步子,有些快的往门口那里走去。  然后拉开门,“砰!”的一声合并上门,离开。  “没教养!”  气得浑身炸毛的赵雅兰,随着门板被合并上的声音传来,她恼火的怒骂。  “和你那个不要脸的姐一样,都是jian货!”  没有了其他人在,赵雅兰一再平复下自己的情绪后,也就没有那么恼火了。  “这都是什么孽障啊,一个比一个不要脸!”  碎碎叨叨的呜哝一声,她出了洗手间,往电梯那里走去。  刚准备转过一个拐角的时候,赵雅兰眼尖儿的看到了一抹让自己觉得很熟悉的身影。  脑海中飞速的闪过乔慕晚的名字,她几乎是没做思量,就打算追上去。  赵雅兰还真就是觉得自己今天撞了邪,自己最不愿意见到的几个女人,都接二连三的出现在这家医院,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看来,老天爷都要自己在今天教训这几个女人。  乔慕晚没有注意到赵雅兰的存在,挂断了厉祁深的电话,就去洗手间那里找乔茉含。  赵雅兰拔开腿往回折去,突然碰到了站在自己面前的年南辰。  “南辰?”赵雅兰一惊,有些错愕的看到出现在这里的儿子。  年南辰看了眼神情奇怪的母亲,目光往后一瞥,看了眼乔慕晚走去的方向那里。  没有看到乔慕晚身影的出现,他眼底带着失望的转过身。  “别去招惹她!”  年南辰出声,声音很轻,却很强势。  越发难解的看着自己的儿子,赵雅兰有那么一瞬间误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他居然要自己别去招惹她。  她?是谁?乔慕晚?  “她是谁?乔慕晚?”  年南辰不语,将手抄袋,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看自己儿子不语,赵雅兰来了脾气,“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你居然替那个jian女人说话?你脑子昏了吗?”  年南辰依旧不语,任由自己的母亲,言语犀利如针的说着话,好半晌儿,他才出声——  “我的话说完了!您在这边也没有占到什么便宜,见好就收吧!”  年南辰明显看到了自己母亲脸上的伤痕,他本来不过是告诉她说,自己的父亲在医院这边乱-搞,不想自己的母亲直接杀来了医院这边。  而且看样子,应该还发生了冲突。  听得自己儿子对自己警告的话,赵雅兰雍容妆容的脸,都拧紧成了一团。  她本就火焰未消,刚想和年南辰也撒火,年南辰却迈开步履离开,只留下一个身影给脸色气成猪肝色的赵雅兰,在原地那里干跺脚。  ———————————————————————————————————————————————  乔慕晚在洗手间那里没有看到自己妹妹的存在,她就出了洗手间,直觉性的往病房那里折回。  却蓦地碰到了在洗手间那里等候的年南辰。  年南辰不顾及这里是医院,手指间夹着烟,没有吸,很明显是在等乔慕晚的出来。  对于出现在这里的年南辰,乔慕晚虽然心里犯膈应,但还不至于发作,对他,她早就是已经用陌生人的姿态去对待。  “我有话和你说?”  看着愤然离开的乔慕晚,一副对自己连陌生人姿态都不如的态度,年南辰丢下烟头儿,抓住她。  “可是,我和你没话说!”  乔慕晚甩开年南辰的手,脸色很冷。  “你不说没关系,听我说就好!”  “我不想听,也不觉得我有必要浪费时间来听你对我说些什么!”  乔慕晚欲走,年南辰却不放手,她拗不过这样死皮赖脸的男人,索性,迎上他目光对自己的打量。  “有话想说,去找茉含说,一个因为你,都已经患了抑郁症的女人,你不觉得自己应该有很多话对她说吗?至少我觉得,对不起这三个字,是你最基本该说的!”  话毕,乔慕晚也不再和年南辰耗,迈着步,离开。  另一端那里,处理邵萍事情的邵昕然和厉潇扬,从病房中走了出来。  赶巧,两个人正好看到了不远处洗手间门口那里,对峙的男人。  看到让自己再过熟悉不过的身影,邵昕然几乎不做任何的思考,一眼就认出来了那抹挺拔的身影是年南辰。  至于那抹纤柔倩丽的身影,邵昕然也自然是不想认识也不可能不认识的乔慕晚。  如果说对于年南辰那种男人,她已经麻木,那么对乔慕晚,邵昕然直觉性的反应,就是想挑衅。  因为厉祁深,她从来没有断过要挑衅乔慕晚的念头儿,只是厉祁深把她保护的太好,自己想要挑衅,也因为厉祁深的存在,自己不战而败。  不过,她实在是好奇,年南辰和乔慕晚之间是什么样的关系,竟然能让他们两个人,在洗手间那里对峙。  年南辰和乔慕晚拉扯着,厉潇扬见了,直觉性的不屑吭声,“这女人是个什么东西啊?在医院这边就和男人拉拉扯扯,是出来卖的吧!”  厉潇扬哼哼唧唧的说着话,然后问邵昕然,“昕然,你说这个女人是干啥的啊?你就看她屁-股那个挺-翘的样儿,指不定就是让男人gan翘、干圆的!”  “昕然你怎么了啊?不舒服吗?”厉潇扬眼神儿一瞥,睨看到邵昕然脸色不对劲儿的时候,关心的问到。  不知道邵昕然是因为遇到乔慕晚和年南辰才会有这样的反应,厉潇扬误以为是刚刚大闹的那个疯女人让她神情不自然,她将手搭在了邵昕然的肩膀上。  “昕然,你别这样样子,那个老女人我们不是已经给了她教训吗?你放心吧,你和阿姨不会再挨欺负了!”  厉潇扬不知道这里面到底是怎样一回事儿,但因为邵萍被赵雅兰不问青红皂白的对待,她出于本能的反应,维护她们母女二人。  “没……我没事儿!”  邵昕然对厉潇扬报以虚弱的微笑。  “你没事儿最好不过了,我们两个晚上还有演出不说,你周末还得参加我家的家族聚餐啊,你可不能因为这件事儿受了影响,你赶紧给我调整好,那天,我还打算让我父亲认你做干女儿呢!”  邵昕然:“……”  ————————————————————————————————————————————————  乔慕晚和厉祁深买完菜回家,客厅那里,梁惠珍和乔茉含苦口婆心的说着她出国的事儿。  对于自己这个临时改变主意不肯出国的女儿,她都不知道怎么规劝好了。  “你说说你,你留在这里干什么吧?对你自己忘记之前的事情能有帮助吗?”  梁惠珍觉得乔茉含不出国,就是对年南辰没有断干净感情,换句话说,她觉得自己的女儿,就是自己在犯jian。  乔茉含下了决心,对于自己母亲不管怎样说自己,哪怕最后骂了自己,她都一声不吭,固执己见的坚持自己的想法儿。  “妈,茉含的事情,您就不要管她了,她已经成年了,有她自己的看法儿,您再怎样左右,也是没有办法儿的!”  “成年怎么了啊?成年,我也得管啊,不然这不是要她往火坑里跳吗?”  梁惠珍反驳了乔慕晚,最后见乔茉含还是无动于衷,坚持要留在国内,她也知道自己再说些什么,也不过是在浪费时间,索性,她也就不再强求。  “你爱怎样就怎样吧,路都是你自己选的,到时候别来找我哭!”  说完话,梁惠珍去了厨房那里。  ————————————————————————————————————————————————  第一次在乔家吃饭,有厉祁深这样气场强大的男人在,餐桌上面的状况,不免有些尴尬,就好像是例行开会一般。  乔正天坐在正位置那里,左手边是自己的妻子和小女儿,右手边是厉祁深和乔慕晚。  “慕晚,你给祁深夹菜!”  梁惠珍支会着乔慕晚,曾几何时,年南辰也是这样的情况出现在乔家,乔家的父母也是这样的要求乔慕晚给年南辰夹菜。  只是今时不同往日,一切的一切和之前都有所不同了。  现如今,出现在这里的人,坐在自己大女儿身边,以乔家乘龙快婿身份出现的男人不再是年南辰,而且让乔家父母觉得更靠谱的厉祁深。  乔慕晚睨看了一眼坐在自己身边,俊脸泰然的厉祁深,拿起筷子,给他夹西兰花。  看了眼骨碟里的西兰花,厉祁深将目光,深邃如海的落在乔慕晚的脸上。  骨节分明的指伸出,厉祁深用筷子夹了虾仁给她。  “你太瘦了,吃些有营养的!”  乔家父母有些诧异的看着为自己女儿夹菜的厉祁深,在他们印象里,厉祁深是那种何等高贵的人,而现如今看他为自己的女儿夹菜,错愕的同时,自然是打从心底里高兴。  厉祁深拿起桌上的酒杯,看向乔正天。  “乔老先生,我敬您!”  看厉祁深给自己敬酒,乔正天有些受chong若惊。  笑着拿起酒杯,两个人碰了杯。  原本严肃的晚餐,渐渐变得不再拘谨,和平时家族聚餐无差别一样走下去。  ————————————————————————————————————————————————  夜色,如魅。  荼蘼的灯光,五光十色、缤纷炫彩的在马路两侧,光线忽明忽暗的闪烁着。  厉祁深单手把着方向盘,另一只骨节雅致的手指支在额角上面。  今天和乔正天喝了不少酒的原因,他看前方的视线,有些出现重影。  本来乔慕晚不建议让他开车回来,但是厉祁深固执己见,乔慕晚也不好说些什么,只得像是他的小尾巴似的,随着他往水榭那边驶回去。  乔慕晚用目光打量了半挽着袖口,胸口前也散开了纽扣的男人,关切的问:“很难受吗?”  虽然是和长辈,但是他今天喝了着实不少的白酒,而且还没有吃菜果腹,看的让坐在一旁的乔慕晚,都忍不住皱眉。  “没事儿!”  厉祁深随便应声,然后降下车窗,让夜晚的冷风,都尽数的灌进车厢里。  酒劲儿被吹散了些,厉祁深的理智也渐渐的勾回。  他用手揉了几下额心后,换了把着方向盘的手,用原本把着方向盘的手,去扣住乔慕晚的手指。  夜晚的风丝,薄凉的气息灌入,厉祁深又硬又黑的碎发,被吹得凌乱。  感受男人掌心的纹路处的干热,传递到自己的小手中,乔慕晚很自然的回握厉祁深。  “你今天没吃什么东西,我回去给你煮点儿粥吧!”  “嗯!”厉祁深应声了。  “那你一会儿在前方的超市那里停一下,我去买些鲜肉!”  在粥里加些肉沫儿,味道会好,也就能增进人的食欲。  厉祁深在路边那里停了车,泊好了车位,乔慕晚拿着拎包下了车。  “等下!”  厉祁深忽的叫住乔慕晚,然后从皮夹里抽出来人民币。  “顺便买盒避-孕-套,家里没有套-子了,如果你不想买也没关系,钱给你了,裁决权在你手里!”  厉祁深的话,很明显是在告诉乔慕晚,今晚的例行操练,继续进行,至于选不选择避-孕,由她自己决定。  乔慕晚清丽的小脸,在晕黄的路灯灯光下,泛起一层绯红,虽然习惯了这个男人言语上的露-骨,但是还是挡不住会脸红的本真反应。  “不用你拿钱,我自己有钱!”  她把厉祁深递给自己的钱,还给了他,然后脸上红云未退,进了超市。  看着有些落荒而逃意味的乔慕晚,厉祁深眼底闪过揶揄。  白酒的酒精度数有些高,厉祁深额角还有作痛,又揉了几下额心后,他披上外衣,拿着烟和打火机,下了车。  夜,是墨一样的一团漆黑,厉祁深点燃烟,穿着神色衬衫和黑色外衣的他,除了指间处,还在燃烧着的点点火星,他整个人,几乎与夜色连为一体。  一阵晚风拂过,厉祁深的发丝,零散的在空中吹散开,让本就气势足够让人形成压力的男人,此刻就像是暗中的王者,狷狂主宰着夜晚。  邵昕然演出回来,和厉潇扬吃了饭以后分开,想到自己的母亲可能还没有吃饭,她准备去超市那边,买些宵夜带回去。  她停了车,刚将车上锁,在一片绰绰约约的朦胧幻影中,清楚的睨看到了一抹伟岸如鹰的身躯,笔挺、颀长的倚在车门处那里。  因为和厉潇扬喝了一些红酒的缘故,邵昕然竟然觉得自己有了一种看到厉祁深的错觉。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直觉出了问题还是怎样,她竟然有了一种越发肯定那抹鹰躯就是厉祁深的感觉。  凭着自己的感觉,邵昕然鬼使神差的往厉祁深那里走去。  走近后,她看到的男人,果然是厉祁深。  有些错愕,但更多是难言的惊喜。  她想要向厉祁深走得更近些,脚下却不小心儿猜到了一块石子。  “嗯……”  脚下一个趔趄,她快色的将手撑在一侧的扶手上面,嘤咛出声。  察觉到了娇媚的女音落在自己的鼓膜上,厉祁深直觉性的回过头儿去。  在一片暗影的光影中,他看到了邵昕然。  有迫人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脸上,邵昕然直觉性的抬起头儿,正巧,对视上了厉祁深凌厉的鹰眸。  心脏蓦地漏了一拍,邵昕然尴尬的勾着嘴角。  “祁深,你也在这里啊?”  她笑着,努力让自己的笑意,和煦的和三月的吹风一般美好。  听到邵昕然唤着自己“祁深”,厉祁深直觉性的皱起眉。  今天乔慕晚还就这件事儿和自己小闹了一下情绪,听到邵昕然还这么唤自己,他黑曜石一般烁亮的眸,定定的盯了一眼眼前这个长相无辜的女人。  “嗯……”  邵昕然要支起来自己的身体,脚下却一个不稳,没有站稳自己的小身体。  “祁深,你……能不能扶我一下?”  她问着,眼神儿楚楚动人。  自己虽然对邵昕然谈不上喜欢,但还不至于讨厌她到连扶都不扶她一把。  “以后别再称呼我名,要称呼,连名带姓一起,我和你,还没到十分熟的地步!”  扶起邵昕然时,他语调很硬、很冷的出声。  有了一种被当头棒喝的感觉,狠狠的凌迟着邵昕然的神经,她有些尴尬。  “你就这么讨厌我?”她问,语调中带着浓浓的自嘲。  “不至于,只是不喜欢罢了!”  相比较直接的说讨厌,一句“只是不喜欢罢了”让邵昕然直感觉自己迎来当头棒喝。  他直接告诉了自己,他不喜欢自己,甚至都没有言语的迂回,再怎样说,她邵昕然也是无数男人的梦中情-人,自己就这样在厉祁深的面前吃了瘪,心情,无异于身处在寒冬腊月,感受寒冷,对自己身体和心灵的摧残。  不远处那里,和姚芊芊去不夜城那里疯狂玩儿的藤雪,刚刚车子驶过的时候,正巧看到了厉祁深身影的存在。  看到自己许久都没有联系的厉祁深,藤雪赶忙就让司机停了车。  下了车,她没有走上前去,隔着一段距离,隔岸观火的注视着让自己神魂颠倒的男人。  与此同时,邵昕然和他在一起的场景,也被藤雪,眼尖儿的扑捉到。  几乎是不做思量,她就把自己垂放在体侧的手指,捏紧成了拳头儿。  “哟,我说这厉祁深不错嘛,我记得他前不久和公司里的那个女职员好上的,这会儿就换了女人啊?他的传闻也不像外界传的那么邪乎啊,他还不是一样大摇大摆的和其他那些公子哥无疑的换女人啊!”  姚芊芊下了车,站在藤雪一旁双手抱拳,不屑的说着话。  “不过这个女人好像有点儿眼熟啊!”  姚芊芊思忖的,总觉得那个女人,自己在哪里见过,而且自己的记忆很清晰。  “我也觉得眼熟!”藤雪顺着姚芊芊的话,说着。  “啊!”姚芊芊突然想到了是谁,一惊一乍的出声。  “这不是茱莉嘛,我们两个刚刚还看了她的演出,茱莉,她就是今天晚上在市中心那里演出的茱莉!”  听姚芊芊一说,藤雪也反应过来的认出来了邵昕然。  “不过,她怎么和厉祁深有关系啊?看起来,关系还匪浅呢!”  姚芊芊继续说着话,让把这些话听进去耳朵里的藤雪,脸色不是很好。  “小雪,那个厉氏的女职员不是你的竞争对手,但是这个茱莉可不好说啊!你就看她那个媚里媚气的样子,我敢打保票,和厉祁深之间的关系指不定就是金-主和被包-养的qing-fu之间的那种关系!”  一听说邵昕然和厉祁深之间可能是那种关系,藤雪的眼底,泛起嫉妒到抓狂的猩红。  厉祁深是她喜欢的男人,是她从小就喜欢的男人,所以从潜意识里来看,厉祁深就应该是她藤雪的,其他人,都不应该和她争、和她抢,也没有资格和她争、和她抢!  “给大海打电话,让大海过来盯着他们两个人!”  “嗯,好,我马上打电话给大海!”  ————————————————————————————————————————————————  乔慕晚买好东西从超市里出来,厉祁深正站在外面,指间夹着烟,没有抽,任由烟,燃烧着。  “你怎么出来了啊?”  “车里有些闷!”厉祁深随意的扯着嘴角。  “把东西给我吧!”  他伸手,上前去接乔慕晚买回来的东西。  “没事儿,不重,我自己拿着就好!”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