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225章:吃什么宵夜,吃你就够了

第225章:吃什么宵夜,吃你就够了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6323更新时间:2018-01-01 07:50:54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把东西给我吧!”他伸手,上前去接乔慕晚买回来的东西。  “没事儿,不重,我自己拿着就好!”考虑到厉祁深还没有醒酒的原因,乔慕晚没有让他去提购物袋。  不想,固执己见的男人,自己夺过她手里的购物袋,然后伸出左手,去拉她原本提着购物袋的手。  被干热的掌心,宽厚、温暖的包容自己的小手,乔慕晚秀气的脸颊上,洋溢出幸福的淡淡微光。  ——————————————————————————————————————————————————  回到水榭那边,一进门,厉祁深就把乔慕晚的身体压在了墙壁上,想要去亲她的嘴唇。  “嗯……你喝了酒!”  有白酒辛辣的味道喷洒在自己的脸上,乔慕晚拒绝的往一边闪躲着。  “嫌弃我?”  厉祁深颀长的身躯虚压在乔慕晚的身体上方,语调中带着质疑的问。  “不是,就是……”  乔慕晚想说,她不太喜欢太过浓烈的酒味儿,却觉得自己不管怎样说,都会让他觉得自己嫌弃他。  抓着厉祁深劲瘦的手腕,乔慕晚在他刚准备黑下脸的前一秒,吻了他的下巴。  吻着他的下巴的时候,乔慕晚像是故意似的,伸出了粉-she,舔舐了他的下巴。  刹那一瞬,她便别开脸,不再去看厉祁深,“你先去洗澡!”  被乔慕晚又是啄了自己的下巴,又不经意间的舔了舔,厉祁深本就黯淡一片的瞳仁中,掀起了炽烈的qing-yu火焰。  下颌处的湿润感觉,似乎还在,厉祁深不自觉的滑动了下喉结。  “一起!”  他把她的手腕捏的更紧,将这两个字说得理直气壮。  “不了,我要给你做宵夜!”  乔慕晚拒绝厉祁深这个提议,忸怩的想要把自己的小手,从他掌心中,抽离出来。  “不碍事儿,洗完再做也不迟!”  他盯着她,眼神如薄刃般强势逼人。  “你先洗,我给你做完宵夜再说!”乔慕晚和他商量着。  没有放开乔慕晚的意思,厉祁深用一种让她再清楚不过的目光盯着她,让她本就有淡淡红晕的面颊,落下了一层粉-嫩。  好半晌,乔慕晚才出声。  “你放开我吧!”  她睫毛轻颤着,小手,从他的掌心中,羞赧的滑了出去,然后,原本被攥住的手,放到了厉祁深劲瘦的腰身上面。  抽出来厉祁深扎在皮带里的深色衬衫,乔慕晚纤柔的玉指落在了他纹理分明的胸口上面。  把手指搭在他的衬衫上,她替他解着衬衫的纽扣。  深色的衬衫从厉祁深的肩胛骨处被乔慕晚剥落,跟着,她软-软的小手,落在了男人的腰身上面。  有些犹豫自己要不要去借厉祁深的皮带,一再咬牙,她鼓足勇气的去解皮带。  待完美的身材,如同古罗马战士一般被挺拔的褪到除了四角短裤之外,身无寸缕后,乔慕晚脸颊通红通红的。  厉祁深不做声息的看着乔慕晚上下其手的动作,一双深邃的眸,却比之前,更加的暗沉、更加的浑浊……  乔慕晚用粉-嫩的she,舔舐了几下自己的唇瓣,然后将粉润色泽的唇瓣,蜜-软的落在厉祁深的胸膛上面。  厉祁深本就有着好到让人瞠舌比例的黄金比例身型,不管是不着一丝赘肉的人鱼线,还是健而不硕的机理,好的都让人看了疯狂。  乔慕晚吻了下他心脏的位置,离厉祁深胸口处颗粒实在是近距离的原因,她不自觉的连那粒茱萸,也一并亲吻了下。  没有控制好自己亲吻的动作,不听话的丁香小舌,俏皮的逃出乔慕晚的唇瓣,落在了厉祁深的胸前。  有些尴尬于自己对厉祁深的卖力讨好,乔慕晚的小脸,绯红一片。  她想要支起小脑袋的时候,厉祁深先她一步,捏住了她圆润肌肤的小下巴。  乔慕晚梗着脖子的迎着厉祁深一双深邃眸的注视,耳根子都跟着抽红到爆。  “今天怎么知道主动讨好我?”他问,眼底有不清不明的光,凌厉的闪烁而出。  “你不喜欢?”  事已至此,乔慕晚没有逃避,没有矫情,没有忸怩,红着脸问着他。  其实,她也没有想到过,自己有朝一日,会这样卖力的讨好一个男人,甚至会带着技巧,学着那些a-v电影里的女主角一样的侍候男人。  “喜欢!”  “那你舒不舒服?”乔慕晚又问。  不想,自己出于本能的反应问完厉祁深以后,自己的脸蛋,红得更甚,好像周身上下的血,都汇集到了脸上。  一时间,乔慕晚也不确定,今天喝了酒,醉了酒的人是厉祁深,还是她自己。  “舒服!不过……下面,不舒服!”  厉祁深说着,自己被这个在自己身上浑身上下惹火的女人一惹,哪里还有理智可言。  尤其是一向对这个小妖精没有免疫力的身体,早已经是蓄势待发的状态。  乔慕晚的视线落在了支起的轮廓上面,莫名所以的,她竟然有些口干舌燥。  望着将四角*支起来的位置,不断的扩大原本就很大的轮廓,她合十手掌,大刺刺的握住……  一边隔着布料tao-nong着,乔慕晚将小脸埋在厉祁深的颈窝那里,娇-媚的说着话。  “你先去洗澡,嗯?”  最后一个“嗯”,让她说的无限旖旎,让本就处在膨胀状态的物什,有要撑爆四角短裤的架势。  “嗯……”  乔慕晚的小脑袋被按住,厉祁深单手掌控她的后脑,问:“你确定你现在把我撩-拨的这个状态,不要和我一起洗澡?”  有种引火上身的感觉,乔慕晚就知道,自己不能用这种给他点儿甜头儿的事儿来说服他要自己和他一起洗澡的事情。  “你快去洗澡吧!”  乔慕晚推着厉祁深,通体都在发烫。  现在,乔慕晚已然不在觉得自己这是在引火上身,而是引火**,她把厉祁深逼得不行,她自己又何尝不是难耐的委实想了。  乔慕晚夹-紧秀美的双腿,双肩微微不自觉的轻颤。  “我去给你放洗澡水!”  平时厉祁深会选择淋浴,但是在外喝了酒回来,他多数情况下会选择在浴缸里洗澡,这点儿,被乔慕晚摸得再清楚不过。  说完话,她步子不自然走动的往浴室那边走去。  看着乔慕晚倩丽的身影,在自己的视线中渐行渐远,厉祁深的目光变得高深起来。  ——————————————————————————————————————————————  在浴室里将水阀拧开,乔慕晚身体发虚的倚在浴缸旁。  她抬手拍了拍自己绯红的脸颊,想到刚刚自己差点儿把厉祁深逼得如狼似虎,她恨不得扒开一道地缝,让自己钻进去。  她实在是想不懂,自己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本来,自己迁就厉祁深的脾气,就足够退让了,现在竟然还学会了讨好他,这不是让那个男人在这里这里得寸进尺么?  水,还在哗哗哗的流淌,很快,就流溢了大半个浴缸。  乔慕晚暂时放下脸颊上已经在红润的不适感,收回思绪的去试探水温。  水温有点儿热,她扳了另一个水阀,放了凉水出来。  水温被调剂的差不多,乔慕晚刚想起身,柳腰被人,从后面神出鬼没的抱住了。  厉祁深浑身上下,只剩下四角短裤护住他,身躯贴上乔慕晚软-绵的身体以后,就狗皮膏药一样甩不开的贴紧她。  乔慕晚后脊背上面,明显感受到不同于自己身体的热量靠着自己,她本就没有散去红润的面颊,重拾绯红。  “嗯……”  耳垂处一麻,乔慕晚就被厉祁深给吞没了她。  身体本就因为给厉祁深甜头儿的时候,把自己也弄得全身松ruan,现在被他这样对待,自己更像是浑身要着火了一样。  “你确定不和我一起洗?”  厉祁深的手,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如同水蛇一样探ru到了乔慕晚的衣摆内,恣意着他的动作。  说着他的话,手指,在乔慕晚雪白的后脊背上面,划了几个圈以后,找到她的金属扣,解开了让他觉得碍事儿的蕾-丝nei-衣。  裹紧的粉雪,没有了束缚的桎梏,乔慕晚明显得到了身体上的释放,但自己的遮蔽物被形同虚设的被取下,还是让她对于接下来的事情,有一种欲拒还迎的美感。  在衣摆中作怪,从乔慕晚腋下伸过手,厉祁深捻着指尖儿,从指间处流露出嫣红。  爱煞了这种盈实的触感,厉祁深不断的变化形状。  细碎的声音,每一声都入骨酥-麻的落进厉祁深的耳朵里,让对乔慕晚本就没有免疫力的男人,几下就剥光了她身上的衣物。  没有了衣物的阻挡,两个赤-呈对峙的人,对于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不是谁想抗拒就能抗拒的。  厉祁深拿下乔慕晚刚刚放水时绑上的头发的皮筋,让她如瀑的发丝,在自己面前极致美丽的绽放着。  凝华的小脸就好像是镀上了一层薄薄的珠粉一样,在头顶上灯光的折射下,白-皙的肌肤都盈盈点点的泛着粉润的颜色。  乔慕晚本就是那种长相耐看、越看越好看、越看越有味道的女人,披肩的黑发,映衬着如玉的肌肤,让她这一刻,竟然有了一种妖精般的媚-惑感觉。  “刚才,你握着我的时候,我ying的不行,第一个念头儿就是she你手里!”  厉祁深手按在乔慕晚圆润的肩头儿上,借着酒劲儿,说着极度露-骨、情-色的话。  乔慕晚因为厉祁深的话,脸颊滚烫滚烫的。  本以为自己已经习惯了这个男人说这样的话,却在听他一再说比之前更加qing-se的话后,自己还是不太适应。  她现在算是认清了自己刚刚讨好这个男人的行为,就是在给自己找麻烦。  “不过,我现在不想she你手里,想换个地方!”  说着话,厉祁深抓着乔慕晚的柳腰,用自己的身体从她的身后,完美的切合着她的tun骨。  意识到厉祁深要用哪个体位,乔慕晚有些抗拒,毕竟那个体位,真的是太shen了,太要命了。  虽然今天她逃脱不开,但有些忌惮接下来的这个体位。  “嗯……先洗澡!”  乔慕晚妥协着,现在,她情愿和他一起洗澡,也不愿意在她没准备好下就接受那样致命的体位。  “先zuo了再说!”  厉祁深蛊惑的磁性声线,声音极致入骨好听的落在乔慕晚的耳朵里。  虽然明知道自己的反抗,可能没有什么用,但是她还是出于身体本能反应的抗拒。  “摆的这么欢做什么?热身?”  厉祁深曲解乔慕晚扭动腰身挣扎动作的行为,用痞痞的口吻,讪讪的说着话。  “我没有,你先洗澡吧,一会儿水该凉了!”  “那你快点儿让我jin去,嗯?”  乔慕晚:“……”  “没准备好?你不是很喜欢这个姿势么?”  记忆中,乔慕晚因为这个体位,止不住的shen-yin,就包括到了顶峰以后,她还在咬着唇,细碎的吟-哦着。  乔慕晚咬着唇,不想和厉祁深说话,他一说话就给自己添堵不说,每次还把话说得那么理直气壮。  “要么先吃我的手指,嗯?”  厉祁深气息明显变得灼热起来的在乔慕晚的耳边蛊惑着。  “不要!”乔慕晚直觉性的拒绝着。  “厉祁深,你先洗澡好不好,我今天有点儿不舒服!”  她不好意思让他换个体位,只得别别扭扭地找借口。  “我会让你舒服的!”  厉祁深依旧在曲解乔慕晚的话,拿她的话,用另一种看待的方面去说话,把她堵得哑口无言。  脸上就像是要爆炸了一样的红着,乔慕晚出声反驳——  “厉祁深,你别闹了,我还没有给你做宵夜呢,你先……嗯……”  突然的入侵,让她的声音瞬间支离破碎。  厉祁深的手按在乔慕晚的香肩上,将她的身体压成了一道弧形。  乔慕晚皱着眉,用手像是抱住了救命稻草一样的抱着浴缸的边沿,生怕自己一个不留神儿,就会跌倒。  “嗯……慢点儿……”  声音无限旖旎,带着小猫咪一样柔柔软-软的娇-媚,很快,那种不适的感觉,被阵阵浪潮一样的kuai-gan席卷了感官世界。  哪里会因为乔慕晚的话有什么反应,厉祁深顾不上其他,凭着没有消弭的酒劲儿,腹部壁垒分明的挑刺。  厉祁深俯下身,捞着她的身子,不断的恣意作怪,让粉雪压出自己满意的形状。  “吃什么宵夜,吃你就够了!”  回来这边,他哪里还需要吃什么宵夜,这个女人,比那些什么宵夜、大餐……美味多了。  身体就好像置身在云端,乔慕晚的头脑,一片混沌的状态。  因为这个致命的体位,她觉得自己的小fu,要和肢体分开一样的飞出去了。  在厉祁深抵在她敏-感处的一瞬,他捞着她的腿弯,然后迈开自己修长的劲腿,进了浴缸中。  本就觉得自己是在坐过山车一样是迷迷瞪瞪的状态,突然有了水波的阻力,本就敏-感体质的乔慕晚,直感觉自己下面积满了水。  不光光是她的,还有浴缸里的水……  厉祁深拉过她的身体,继续刚才的体位。  随着起伏频率的波动,有层层水波,泛起赏心悦目的涟漪水花。  绯靡的场景,变得凌乱的气息,和水波涌动的声音,此起彼伏,杂然的交融成一片,让整间浴室中,荡起散不开的暧-昧……  ——————————————————————————————————————————————  邵昕然心情很差的回了家,刚刚碰到了厉祁深,听了他的话,她觉得自己无疑是受到了致命的创伤。  不喜欢……这是多么直接又干脆的话,直接又干脆到连一丝可怜的念想儿都不留给自己。  这让一向都自命清高的邵昕然,受到的不仅仅是尊严的打击,更是对情感的彻底毁灭。  她心里乱的很,虽然之前在意大利那会儿,厉祁深对自己也是不冷不热的状态,但是还没有到了那种会对自己说这样刻薄的话。  她有些接受不了这样的现实,真的太过残酷了,残酷到就好像是小时候上小学自己明明当了班长,却因为其他的同学找了关系的原因,自己失了班长的位置一样,让这样的事情对那颗幼小的心灵带去了不可磨灭的打击。  邵昕然坐在沙发里,整个人的脑海中,想的都是厉祁深刚刚那句话,以至于像是石化的雕像一样的僵硬着身体。  直到有厉潇扬的电话进来,她才有反应的接起。  “昕然,你到家了吗?”  “嗯,到家了,你呢?到家了吗?”  “我也到家了,在吃我爸买给我的榴莲!”  厉潇扬对邵昕然是实打实的好,因为两个人在异国他乡,都是中国人的原因,彼此间都是无话不谈那种的好闺蜜,就包括厉潇扬喜欢温司庭的事情,她也毫不忌讳的让邵昕然知道。  “昕然,你说我要不要找他啊?我和他有好久一段时间没有联系了,也不知道他现在有没有女朋友!”  邵昕然没有什么心思去听厉潇扬叽叽喳喳的说她的事情,但还不好意思说些什么不中听的话,只得硬着头皮,故作出耐着心思的模样,随意的答着话——  “你要是真心喜欢他,就去追啊,反正现在是社会,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成纱!”  话虽然是这么说,可说了这话的邵昕然,忍不住自嘲起来。  女追男隔成纱?这句话对她来说是奢侈的,她追厉祁深,岂止是隔座山,就好像是隔着十几亿的光年,不管她怎样想要去触及,都触及不到。  “是啊,我也觉得我应该追他,那这样,我给我祁深堂哥打个电话,问问他关于温司庭的情况,如果温司庭没有女朋友,那我就追他,反正现在的社会就是这样自由恋爱,我也不怕谁知道了会笑话我!”  厉潇扬嬉笑的说着话,又和邵昕然说了几句话后,挂断了电话。  ————————————————————————————————————————————————  厉潇扬刚挂断给邵昕然的电话,就打了电话给厉祁深。  此时,水榭这边,正值如火如荼,两个人像是干涸土地上面的两条鱼儿一样恣意的撷取对方给予彼此的水润。  “嗯……祁深……”  乔慕晚生疏的地方被一触碰,她就忍不住的shen-yin一声,而一句“祁深”几乎是在她本能的反应情况下,唤出了口。  听着乔慕晚的一声轻唤,厉祁深淬染上幽黑的眸,更是沁人心脾的深邃,好像能拧出来墨汁一样。  没有听到手机的铃声,一声接着一声的响起,厉祁深架着乔慕晚的tui,不断的变化体位。  那端,不见厉祁深接自己的电话,厉潇扬耍着大小姐脾气的不依不饶。  虽然厉祁深对她平时是不温不火的状态,但是她每次有情况他都会帮她处理,就包括在意大利那会儿,这么晚的时候,她有求于他,他都会帮自己处理,只是现在没有接她的电话,让她不爽。  “怎么还不接电话啊?”  厉潇扬第六次给厉祁深打电话,还是通了无人接听状态,让她情绪不好的丢下手机,下了chuang。  拉开门,她没有开灯,接着不远处都市灯光的映衬,去厨房那边准备拿水喝。  她走到厨房那里,不等她拉开冰箱门,听到阳台那边细细碎碎的传来有人说话的声音。  一时间,厉潇扬有些错愕,这个时候哪里会有人说话啊,这个家里一共就三个人,自己的父母都睡下了,还剩下自己一个人没有睡,除了家里的三口人,根本就没有其他人的存在。  对于阳台那里传来的悉悉索索的声音,她直觉性的认为,家里进来了小偷。  一想到家里可能进来了小偷,厉潇扬当即就吓得一个激灵。  但转瞬,不想打草惊蛇的她,蹑手蹑脚的拿了厨房的拖布,步伐很轻,小心翼翼的往阳台那里走去。  随着她步子的走近,那抹出现在阳台那里说话的身影轮廓,变得清晰的呈现出声。  “嗯……好,我知道了,你早点儿休息!嗯……我有时间就去找你!”  突然落在耳底里太过熟悉的声音,厉潇扬有些错愕,那不是自己父亲的声音么?  她僵硬着身体站在原地那里,直到厉锦江收回手机转身,借着不清明的灯光光线,碰到自己的女儿,他惊讶的出声——  “潇扬,你怎么在这里?这么晚了,怎么还没睡?”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