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226章 :和我一起叫

第226章 :和我一起叫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433更新时间:2018-01-01 07:50:54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潇扬,你怎么在这里?这么晚了,怎么还没睡?”  讶异于自己女儿的存在,厉锦江的脸色,明显不好起来,有那么一丝不确定,让他不知道自己的女儿,是否听到了自己的谈话,亦或者说,他不确定,自己的女儿到底待了多久,又把自己的谈话内容,听去了多少。  “没……我就是渴了,出来喝水,然后听到阳台这边有声音,我以为是家里进来了小偷呢,没想到是您在打电话!”  厉潇扬解释着,明明自己没有什么,却把话说得闪烁其词。  室内没有看着灯的原因,光线很暗,但就是这样,厉锦江还是看到了自己女儿眼底闪烁出来的不安。  直觉的反应告诉他,自己的女儿对自己说了谎。  “爸,您这么晚怎么还不睡?在给谁打电话,连灯都不开?”  厉潇扬问着,手握着拖布把儿的指,不自觉的加重了捏紧的力道。  “没谁,一个生意上面的客户,公司有批货,临时出现了点问题!”  厉锦江口吻平淡的解释着,“我怕打扰到你妈和你休息,就没开灯!”  对于这个解释,厉潇扬没有做多想,相反,她还觉得自己的这个父亲很贴心,懂得不让自己的妻女被打扰到休息。  “爸,公司上面的事情,我虽然不懂,但是我还是希望您也别太操劳,您也上了年纪,工作上面的事儿能让别人做,您就尽量别跟着忙了!”  她笑着,带着孩子气的娇憨。  “嗯!”厉锦江应了声,却没有笑,眉峰,至始至终都没有松开的拧紧着。  “时候不早了,早点去睡吧!”  “嗯,您也早点休息,爸!”  “好!”  ——————————————————————————————————————————————  乔慕晚软-成一团烂泥一样的倒在地板上。  气若游丝的她,仰躺在地板上,红唇微启,有气息,又短促又极快的溢出唇瓣。  就好像是身处在极地高原一样,她的呼吸不均匀,让她迫切的想要把氧气吸入肺中,以此来维持自己的生命体质。  厉祁深没有因为到了极致将自己退出来,反而用笔挺的身躯,依旧颀长的贴合乔慕晚,然后将贴合在她后腰处的壁垒,完美的切合她的腰身,让衔接处,紧密的没有任何间隙。  刚刚的每一个场景都疯狂到极致,尤其是在浴缸里,那要命的体位,让乔慕晚不断的弓着身体,活像个小虾米一样难以承受。  到最后,一层白浊,过分yin-mi的飘在水面上。  没有因为就此的释放而满足,厉祁深拉着乔慕晚的身体,把她压在墙壁上,就是一顿炙热的亲吻。  他口中的白酒的辛辣味道没有散去,刺激着乔慕晚的味蕾儿,让她有些厌恶,却在吻的一点儿、一点儿蚕食中,她竟然不再反抗,反而有点儿喜欢酒香的味道。  以至于在厉祁深抽离开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时,乔慕晚自己主动吻了上去。  看着对自己主动献吻的女人,厉祁深嘴角带着玩味儿的勾起唇。  “不是不想和我接吻么?这会儿怎么这么热情?”  他问着她,最后,没有把持住自己,对乔慕晚,又是一气昏天黑时的强势吞没。  乔慕晚抱住厉祁深的脖颈,被他爱的殷实,她自己找寻支点儿的摆正让她舒服的体位,却不想被他触及到了一个致命的ruan区。  乔慕晚嘤咛着,无限旖旎,让已然到了那个位置的男人,用一种戏谑的姿态,不断的冲击那块ruan-rou。  “反正只叫给我一个人听,你可以叫的更ng一点儿!”  厉祁深蛊惑着乔慕晚,俯低着头,咬住她的雪顶的红缨。  更加难耐的细碎吟-哦,如同迎风摇摆的柳枝一样,滑动出绮丽的律动。  乔慕晚咬紧着唇,因为厉祁深的一再挑-唆,心里不免有些闹着小情绪。  “嗯……”  一声低颤的声音从厉祁深的喉咙里溢出,他放开嘴角,垂眸去看让自己被刺激到的物什。  幽深的眸,在看见乔慕晚软的像是没有骨头的小手,抓住自己的gao-wan,他黑墨般的眸,沁出墨汁的同时,唇瓣和喉结都变得难耐的成了紧绷状儿。  “该死的妖精,你是打哪里学来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厉祁深咬着牙,壁垒分明的腹肌,更好的衔住乔慕晚。  他真是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真是太能煽风点火了,居然来用这一套报复自己。  乔慕晚不可抑止的shen-yin出声,披散的发丝,在空气中,摇晃出来香-艳的波浪。  她让他“轻点儿!”,他却像是听到她的话似的,眼仁盯着她陷入到qing-yu深渊中的一副ng-dang样子,与她的哀求,反其道而行的抓紧她的柳腰。  乔慕晚被他喂得盈满,忍不住去挑战他,继续手中掌心和指尖儿捏-压的力道。  “嗯……”  厉祁深闷闷的出声,带着凌乱的气息。  “你叫的还不是一样的ng!”  乔慕晚反驳着厉祁深,回头看他的目光,充满了小豹子般不肯屈服的倔强。  “一定要挑衅我?”他问,喉结难耐的一再的耸动。  乔慕晚不语,小手却放松下来了力道。  “嗯……”这次,发出难耐声音的人是乔慕晚。  听得乔慕晚变得气息凌乱的声音,像是小猫咪一样,厉祁深堪堪的扯动嘴角。  “我们两个谁叫的更浪?嗯?”  他气息臻狂,长臂穿过乔慕晚的腋下,圈紧她的玲珑。  “说吧,打哪里学了这些乱七八糟的来折磨我?”  “没有!我没有!我哪里学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乔慕晚回答的很快,脸颊上面的爆红,让她想到刚刚的事情,忍不住有种咬舌自尽的羞涩感。  见乔慕晚不肯和自己乖乖就范儿,厉祁深也拿出来了他那一套“惩罚”这个不乖的小女人的报复办法儿。  “不肯说?那就和我一起叫!”  语音落,更加臻狂的景象,过分纷-mi的上演着……  从浴室到卧室,牵连的一大片旖旎景象,没有因为任何东西事物所打扰到,以至于两个人都忘了吃宵夜的事情。  厉祁深长臂抱着乔慕晚,用涔薄的唇瓣,一点儿、一点儿的吻着她圆润的香肩儿、肌肤凝脂般滑腻的雪背……  就像是爱不够这个小女人事情,厉祁深原本沉睡下去的物什,重新有了焕发活力的架势。  “要不要继续和我一起叫?嗯?”  他气息依旧有些紊乱的问着,被汗丝打湿的墨发,此刻因为凌乱而变得张狂。  “不要……我好累!”  乔慕晚拒绝着,直感觉浑身上下都汗涔涔感觉的她,就好像是要摧枯拉朽一样,整个人无力的厉害。  “不是质疑我会早衰那会儿了?嗯?”  厉祁深故意贴在乔慕晚的耳蜗边,问着。  一边问着,他一边缓慢的ru-dong早已有了复苏架势的老二。  Gao-chao的余温未退,被厉祁深磨蹭着内里,乔慕晚依旧能感觉到有激-情的水花,还在不眠不休的极致绽放。  “你别闹了,我真的很累,明天还得上班呢,你就放过我吧!”  最后一句话,让乔慕晚说的声线松软,就好像是棉花糖一样,轻不可闻,可又带着极致求饶时的致命性-感。  听得那一声让自己身体变得越发紧绷的低吟声,厉祁深用长臂,力道遒劲儿的抱着她。  “叫我一声!”  “什么?”  “叫我一声,我就放过你!”  厉祁深眼底带着似笑非笑的涟漪,荡着妖孽般魅惑的波纹。  听得出来厉祁深实在用讪笑的揶揄姿态对待自己,乔慕晚哼哼唧唧的不想从了他,却耐不过身体上面的无力疲倦感,轻轻地掀动朱唇,唤了他。  “……祁深,嗯……我好累!”  “还质疑我早衰?”  厉祁深眼底划过得意的意兴阑珊,趁着乔慕晚现在意识变得迷离,他继续追问着。  乔慕晚摇晃着头儿,她哪里还敢质疑他的能力,就算是她现在想要挑战他,也得分一分时候。  得逞的看着乔慕晚的缴械投降,厉祁深又无赖的出声。  “再叫我一次!”  “嗯……祁深……”  ———————————————————————————————————————————————  厉祁深给乔慕晚处理好下面,酒意也就差不多都醒了。  看着在没了chuang单的chuang铺中,倏地酣畅的乔慕晚,厉祁深去了浴室。  洗好了澡,他围着浴巾出来,在乱成一片的地毯上,找到了自己的手机。  随意划开手机屏幕,看着上面的未接电话,他剑眉不自觉的轻挑了下。  过了会儿,他拨了一个号。  ————————————————————————————————————————————  藤雪“啪”的一声,将大海偷-拍回来的照片甩在桌案上,一张瓷娃娃一样精致的脸蛋,瞬间扭曲。  那个茱莉,还真就是来者不善。  虽然她和厉祁深之间的关系,还不至于像姚芊芊说得那么不堪,但是她喜欢厉祁深,还不惜从意大利那里追来盐城这边,再怎么说,这对藤雪的挑衅,也无疑是最大的。  之前的一个乔慕晚就足够让她劳心劳神的了,这会儿这个不知道比乔慕晚强硬多少倍的竞争对手,完全是让自己进入全程紧急备战状态。  看到藤雪的不服不忿,姚芊芊走上来,拉着她的手,安抚她情绪的让她坐下。  “小雪,你现在生气又有什么用啊?你应该想一想要怎样把厉祁深从那个茱莉的手中抢过来才对!”  最开始,姚芊芊单纯的认为像邵昕然这样在圈子里有一定名气的女人,一定是靠了关系,用身体博取了上位的机会,而这个给了她上位机会的金主就是厉祁深。  不过后来随着调查,她才知道,厉祁深和邵昕然之间似乎没有什么关系,是邵昕然自己一厢情愿的喜欢厉祁深。  尽管这一切都是邵昕然自作多情,但是姚芊芊并不觉得这是一件好事儿或者怎样,毕竟,这个女人,在意大利那会儿就和厉祁深认识。  说白了,在厉祁深在国外生活的这些年里,出现在他生命中的女人有邵昕然,有这样一段过往的经历存在,在她看来,对藤雪和厉祁深在一起,有一定的压力。  “抢?我是想抢,但是怎么抢?这种事儿是说抢就能抢的吗?”  藤雪比姚芊芊激愤多了,再怎样说,她作为喜欢厉祁深的众多女人之一,当然会很介意他们两个人之间有过去、有回忆!  而且,邵昕然比自己优秀,相貌、各方面才能都比自己强,这些硬伤,不是她所能忽视的。  相比较斗乔慕晚那样没有家庭背景、没有一技之长的女人,对付邵昕然,无疑是难上加上。  “为什么不是说抢就能抢的?你把事情未免想得也太过复杂了吧?”  不同于藤雪现在一副杞人忧天的样子,姚芊芊拉过她,握住她的手。  “小雪,你现在听我说,很认真的听我说,等我把这些话都说完了,你再发表你的意见,可以不?”  她安抚着大小姐脾气的藤雪,语气中肯。  打小,藤雪就和姚芊芊在一起玩,可以说,藤雪对她给自己的指导和建议,几乎没有怎么反对过,这次也是一样,她很愿意听姚芊芊说给自己的话。  “你说吧,我先不发表意见!”  见妥协下来的藤雪,确实不再闹情绪,姚芊芊凑近她。  “其实,这么和你说吧,虽然茱莉是横在你和厉祁深走在一起的一个大的阻碍,但是你别忘了,现在和厉祁深走在一起的女人还是乔慕晚,而不是茱莉!”  藤雪:“……”  “茱莉对你有威胁,但是乔慕晚对你没有威胁啊!你为什么不考虑一下将这两者联系在一起来看问题,看看结果对你来说,有没有什么帮助?嗯?”  听姚芊芊这么一说,藤雪也瞬间像是明白过来了什么事情。  “你是说……”  “嗯!”姚芊芊点了头儿。  “没错,我就是要让你挑起乔慕晚和茱莉之间的战争,你喜欢厉祁深不是吗?当然了,她们两个人也喜欢厉祁深。一个是厉祁深现任的女人,一个是有绝对竞争实力的强者,让她们两个人因为厉祁深斗得鱼死网破,争的头破血流,你说最后获利的是谁?”  姚芊芊都把话说到了这个份儿上,藤雪要是再不明白,可就真是豪门里养着的一个花瓶了。  “你是想让我看鹬蚌相争,然后我尽收渔翁得利?”  姚芊芊没有回答藤雪,却勾唇笑了,很狡黠,带着狡诈的精芒……  “真有你的啊!这种闹得她们两个人两败俱伤的办法儿,估计也就你这个军师能想到!”  藤雪用手肘怼了姚芊芊,眼底一闪而过得逞的锋芒……  ——————————————————————————————————————————————————  乔慕晚再醒来去上班时,整个人没有力气的很。  总觉得自己就好像是一团棉花似的,ruan-绵-绵的飘在半空中,不知道哪里才是能让自己落地的地方。  “乔工,今天精神状态不错啊!面色红润、如沐春风!”  梁秋月拍了乔慕晚的肩膀,嬉笑的说着话,她的话语,明显在影射出乔慕晚昨晚被自家的大boss好好爱抚一番过后的样子,实在是人比花娇。  乔慕晚有些没有听出来梁秋月含沙射影的话是什么意思,她出于本能的反应,摆了摆小手。  “哪里啊,我今天根本就不在状态,估计上午的图纸都画不出来了!”  乔慕晚实话实说,她真的没有力气工作,又何谈精神状态不错,甚至是什么见鬼的面色红润、如沐春风。  她昨晚掉进了狼窟里,险些连骨头渣儿都没有剩下。  “呵呵,没事儿,你画不出来也没事儿,只要厉总不开口说扣你工资,我绝对不会对你说一个斥责的字!”  梁秋月笑得格外狡黠,让一向热衷于八卦的她,忍不住笑弯了眼睛。  梁秋月是和自己一起从鼎扬那边过来厉氏总部这边的,乔慕晚自知,自己和厉祁深之间的事情,根本就不可能瞒住她什么,而且,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她也不觉得自己再需要隐瞒些什么。  自己之前已婚,就和厉祁深纠-缠不清,那会儿,让厉祁深做了那么长一段时间的“小-三”,乔慕晚都觉得自己对不起他,现如今,两个人连家长都见了,要是在继续这样别别扭扭的否决什么,隐瞒什么,她都会觉得自己活得矫情。  前脚儿,梁秋月刚刚逗完乔慕晚,后脚儿,陆临川就进了设计部,找到她。  “乔工!”  陆临川只是简单的唤了乔慕晚一句,然后就一句话没说,只给了她一个会意的眼神儿。  接到陆临川递来给自己的眼神儿,乔慕晚深知,陆临川就算是不说些什么,不给自己摆什么手势儿,只需要给自己一个眼神儿的传递,她就能知道是谁找自己。  “我现在在工作,可能抽不开身,还麻烦陆助理帮我回一下!”  乔慕晚无奈的耸了耸肩儿,样子中,带着俏皮。  “啊?乔工,你可别给我找麻烦啊!”  看乔慕晚煞有其事的样子,陆临川立刻脸色不自然起来。  憋了好一会儿,他出声——  “乔工,你可别逗我了,那位……啥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你不镇住那位,指不定我马上就被炒鱿鱼了!”  看着一脸无奈状儿的陆临川,乔慕晚也不好意思再继续逗他。  莞尔笑着,“我一会儿过去!”  ————————————————————————————————————————————————  乔慕晚去了厉祁深办公室那里,一进门,她就闻到了办公室里,飘着一阵鱼片粥的味道,很香,直接就刺激到了自己的味蕾儿。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