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228章:要我喂你?

第228章:要我喂你?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421更新时间:2018-01-01 07:50:54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我想怎样,还是你想怎样?提个年南辰,你就受不了了?”  厉祁深一向都是个占有yu极强的男人,其他的事情,他可能不在意,但是关于乔慕晚的事情,少有情绪流露出来的他,也不免会情绪化。  愈发的觉得厉祁深不可理喻,一个横在他们中间没有任何存在价值的人,现在被拿出来说事儿,乔慕晚怨怼的瞪着厉祁深。  她没有和他计较藤雪、卢梦妍和邵昕然的事情,他怎么能这么霸道的到现在都还介意年南辰的存在?  “问你话呢,说话,你是不是还想着那个痞货?”  乔慕晚的不回答,让厉祁深的声音不耐烦的发紧,一丝不确定的感觉,狠狠的蛰刺着他的神经。  盈盈的眼眶中,微闪出委屈的光,乔慕晚手指圈紧在掌心中,狠狠地捏出红痕。  “你还在乎我和他有婚姻的事情?”  不难想象,像厉祁深这种自命不凡的男人,向来身边围绕的女人都如同过江之鲫一样的多,自己一个平凡身份出身的女人怎么可能入得了他的眼,而且还是一个有过婚姻史的女人。  越发的觉得委屈、心酸……淡淡的泪花儿,在乔慕晚的眼眶中打着旋,有要踱出眼眶,留下来的架势……  盯住一双澄澈的明眸,黑白分明的眼仁中,干净的不含有一丝的杂质,厉祁深凝了她好一会儿,眼中集聚的幽黑不自觉的逐渐消弭,而后,他堪堪的扯了扯嘴角。  “在这里待着,我出去一趟!”  说着,厉祁深拉开门,走了出去。  ——————————————————————————————————————————————  再回来的时候,厉祁深手里拿着消炎药,和一份新买回来的白粥。  乔慕晚没有离开,一个人怅然若失的坐在沙发里,想到厉祁深还在介意自己和年南辰曾经有过婚姻的事情,委屈的把厉祁深埋怨了不下百遍了。  房门被人从外面拧开,厉祁深穿着白衬衫,脸部线条硬朗、深刻的出现在门口那里。  一开门,他看到眼眶泛红的乔慕晚,下意识的蹙了下眉,但很快,纹路很细的眉心就重新舒张开。  厉祁深将买回来的东西和皮夹丢在矮几上,拿了盒纸抽,丢给乔慕晚。  “有什么可哭的,我还没死呢?”  他说话的声音很硬,就像是拆不开的铜墙铁壁。  “哪有你这样咒自己的人?”  乔慕晚闷闷的回着话,听着厉祁深冷声冷气的生硬语调,还一副强势的口吻诅咒他自己,她一时间也不知道是该气还是该笑。  “除了我死,还有什么值得你可哭的?”  又是硬里硬气的声音落下,乔慕晚听了,竟然生不起来气,反而因为这个男人自大的口吻,她觉得这个三十四岁的男人根本就不像是三十四岁,反倒是像个长不大的孩子一样的幼稚。  厉祁深把新买的白粥拿来,“把粥喝了,这里没有咸淡儿,不至于伤到你的口腔内膜!”  乔慕晚拿纸巾擦鼻子的动作一滞,抬眼,正看到厉祁深拿了新买回来的白粥给自己。  顿时间,刚刚的委屈就消失不见。  有暖心的热流,将刚刚的心酸感冲散,没有矫情的拒绝,乔慕晚接过白粥和勺子。  她伸手去接的时候,碰到了厉祁深的指尖儿,很自然的,有微妙感,沿着她的手臂,一点儿、一点儿的传到她的心坎儿中。  悻悻地看了眼,情绪没有刚刚那么糟糕的女人,厉祁深拿起药盒转身,去研究用药说明书。  乔慕晚掌心中盈盈托着厉祁深买回来的白粥,盯了好一会儿后,打开盖子,拿勺子去舀粥。  很多时候,她都觉得自己是个再简单不过的女人,很容易满足,就像此时,仅仅是一碗白粥,她就把自己刚刚对厉祁深的埋怨,全部都取代的一干二净。  或许就是这样,当爱一个人爱到骨子里,不管他怎样对待自己,不管他怎样欺负自己,只要稍稍对自己示好一点儿,都会让她像极易满足的小孩子吃到了糖果一样的开心。  厉祁深把用药说明看完后,拿了他的水杯和胶囊过来。  “怎么不吃?又蛰到了口腔内膜?”  他问,声音依旧不友善,却藏匿不住他对乔慕晚的关心。  “没有!”乔慕晚摇头儿。  “那快点儿吃,用药说明上说不能空腹吃药,你把粥喝了后,再把药吃了!”  厉祁深把水杯和两粒胶囊放在矮几的一旁。  他转身刚准备走时,乔慕晚站起身拉住了他的手指。  左手的中指被乔慕晚握住,盈-软的触感,让他直觉性的回头儿。  乔慕晚灿然的乌眸,眼球湛清的看向厉祁深的眸,她问:“你是不是还在介意我和年南辰之间的事情?”  他对她脾气虽然差,但对她的好,终究将那些不好,取代的干干净净。  乔慕晚把厉祁深的骨节捏住,“你说话,你别总一副对我的质问,摆出来一副默不作声的样子!”  “说什么?”  “说你是不是还在介意我和年南辰之间之前有婚姻的事情?”  乔慕晚把话又重复一遍,看他的目光,很真诚。  回望一双澄澈如水的眸,片刻后,厉祁深动了嘴角——  “你不是不让我提那个痞货?”  乔慕晚:“……”  乔慕晚一阵语塞,这个男人,永远有给她添堵到让她无地自容的本事儿。  见乔慕晚一双眸,因为自己一句不温不火的回问,闪过一丝温怒,厉祁深绵实的掌心,反握住乔慕晚的手。  “再说一句和我在一起委屈了你自己的话,我绝对让你委屈到天天身下泪流不止,嗯?”  明明很一本正经的谈话,因为厉祁深突然转了画风,乔慕晚直觉性的臊红了脸。  乔慕晚羞赧的样子,一丝不差的落在厉祁深幽黑瞳仁的视网膜上面,一闪而过的揶揄,在他眼底,荡漾开一抹意兴阑珊。  “半个小时后,记得吃药!”  厉祁深将掌心落在乔慕晚的头上,揉着她的头发,chong溺的意味,溢于言表。  “不了!”乔慕晚摇了摇头儿。  口腔内膜破了点小口子,本就没有什么大事儿,她不过是因为这个男人的话,来了点儿小清新。  “一点儿小伤口而已,不碍事儿,我不吃药了!”  乔慕晚的话刚说出去,厉祁深原本含笑的眼底,重新冷沉。  明显察觉到厉祁深变了神色的眼底,带着强制性的凌厉,乔慕晚撅了撅小嘴巴后,妥协的拿起胶囊。  两指捏着胶囊,一手拿着水杯,她刚准备吃药,厉祁深黑着脸,把她左手里的水杯,夺了过来。  “先把粥喝了!”  口吻强势而霸道,一如既往的冷硬、不容反驳……  “不用了,我吃一点儿就好!”  乔慕晚的话刚说出口,厉祁深咬牙、从齿缝间一个字、一个字的挤出来话。  “要、我、喂、你?嗯?”  乔慕晚:“……”  ——————————————————————————————————————————————  乔慕晚乖乖的喝了粥,又把药也乖乖的吞了下去,直到厉祁深满意,她才出了厉祁深的办公室。  她拉开门刚准备出去,迎面那边,走来一抹身材高挑、穿着时尚的摩登女郎。  厉潇扬穿着channel最新一款纱质的花纹衬衫,搭配着皮裤和恨天高的高跟鞋,披散着波浪大卷发,戴着墨镜、手提prada的拎包,气势凌人的走来。  见迎面从厉祁深办公室那里走出来一个女人,厉潇扬僵住步子,本能性的拿下墨镜,打量那抹身材不是很高挑,却很是倩丽玲珑的身躯。  乔慕晚面色还是有些不自然的回应陆临川对她的问好,嘴角挤出来的笑,很僵硬,却丝毫不影响她的美感。  “那我先去工作!”  乔慕晚转身,迈着步子,往设计部那里走去。  见乔慕晚走来,厉潇扬从正面,很好的打量了这个长相干干净净、秀秀气气,五官都透着一股子灵气的女人。  虽然说她觉得这个女人谈不上惊艳,却是那种能给你留下深刻印象的。  厉潇扬直觉性的皱眉,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在告诉她,自己母亲口中那个厉祁深的未婚妻,就是眼前这个走来的女人。  不过,她看乔慕晚,总觉得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她,熟悉的感觉很强烈,自己竟然一时半会儿想不到是在哪见过,又是因为什么见过。  两个人擦肩而过的时候,乔慕晚明显感觉到这个打扮时髦,完全是国际范儿潮流的女子,用不友善的眸光,睨看自己。  乔慕晚不认识厉潇扬,不知道她是厉祁深的堂妹,也不知道她看自己的目光是什么意思,但出于礼貌,她还是硬着头皮,僵硬的勾了下嘴角,离开。  ———————————————————————————————————————————————  厉潇扬转身,目光没有移开意思的看着往设计部那边走的女人。  越发的觉得这个女人的存在,对她来说,是一种不好的预感,她眼底,本能的划过一抹凌厉的微光。  和陆临川报告了一声,陆临川一看是厉家二老爷的女儿,就进去告诉了厉祁深。  里面,厉祁深不以为意的应了一声“嗯!”。  “把矮几上面的餐具、餐盒处理一下!”  厉祁深说完,就继续处理他手头儿上面的工作。  陆临川从办公室那里出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次性餐具盒,一脸的无奈状儿。  “厉小姐,厉总在里面办公,你可能要等一会儿,不过,你要是着急的话,你现在就可以去找他!”  陆临川虽然不是太过清楚自家总裁和厉潇扬的关系有多好,不过,在他看来,自家总裁,应该只希望乔慕晚能时时刻刻围着他转才对。  想到这里,陆临川给厉潇扬回话的时候,明显带着两层的意思。  在厉祁深身边待久了,摸清楚了他的脾气,陆临川也越发的变得圆滑起来。  “……哦!”  厉潇扬有一丝尴尬的笑着,她虽然听不出来陆临川话语里的深层意思,但是厉祁深的脾气、秉性,她还是很清楚的。  现在他还在办公,没有因为自己的到来,有停下工作的意思,那就是等于在说,其实他并不想见自己。  自己的处境不免尴尬,厉潇扬搅了几下手指。  视线落在陆临川手里的餐具盒上面的时候,她转移了话题。  “我哥刚吃过饭吗?”  “嗯,厉总刚吃过饭!”陆临川解释着。  “厉小姐,我现在要去处理一下这些白色垃圾,你随意!”  陆临川耸了耸肩,听到厉潇扬说了一声“好!”,对她笑了下,离开。  看陆临川离开的背影,厉潇扬原本就僵硬的嘴角,彻底没有了弧度。  她刚才清楚的看到陆临川手里捧着的是两份餐盒和两套餐具,等同于说,刚刚,厉祁深有和其他人在一起吃饭。  不自觉的,她想到了刚刚从这里离开的那个女人。  “难道说……是她?”厉潇扬蹙眉。  大致确定了一下自己的观点儿,有犀利如针的眸光,在她的眼底,闪逝而过……  ——————————————————————————————————————————————  有些不屑于厉祁深刚刚和那个女人还在吃饭,这会儿对自己的不待见,厉潇扬也顾不上厉祁深对自己会不会厌恶,厚着脸皮,推开了他办公室的门。  推开门,入眼,是偌大的通透视线中,简约的摆放着办公桌,和休息处的沙发、矮几……  没有什么和其他总裁办公室有区别的地方,但是她入门就感受那种薄刃般迫人的气息,不是其他公司**oss能给自己的感觉。  “哥!”  她叫了一声,很自然的吸引住了正在工作状态的厉祁深。  厉祁深放下手里的签字笔,抬头。  对于这个堂妹,他谈不上喜欢或者不喜欢,连自己的亲妹妹,他都一副不温不火的对待态度,对于厉潇扬,他俊脸上更是雷打不动的从容。  厉潇扬走上前,放下包坐在了厉祁深办公桌对面的座椅那里。  “哥,我回国了,我们两个有好久一段时间没有见面了,你看我,是不是又漂亮了?”  她侃侃而谈着,却不见厉祁深的眼底有什么眉波的浮动。  “你怎么这么不解风趣啊?在国外待了这么些年,也没见你学出来点儿意大利人的浪漫!”  厉潇扬嘟着嘴巴,对于自己的这个堂哥,她想和他保持亲近的状态,却又不得不用敬而远之的态度相待。  没有因为厉潇扬的言语有什么反应,厉祁深扯了扯嘴角。  “你回国,温司庭知道了吗?”  提及到温司庭,厉潇扬“刷”的一下子烧红了脸,好在她脸上的妆,涂抹的够厚,才使得她没有流露出来太多的窘迫。  “哥,你提他做什么?”  厉潇扬不满意的哼唧一声,很自然的,她在赌气温司庭那个浪子,有小半年没有和自己联系了。  “不提他,你和我还会有其他的话题可聊?”  厉祁深自然不会把邵昕然的存在,当做两个人可以谈话的话题。  “当然了啊,我们堂兄妹两个人当然有其他的话题可聊了啊!”  厉潇扬笑着将两个手放在了桌案上面,一脸的认真。  “哥,我听说你有喜欢的对象了啊?长什么样子,能不能给我看看!”  她嬉笑的说着,心里,却不是这般雀跃。  对于厉潇扬知道自己和乔慕晚之间的时候,厉祁深没有什么大惊小怪,依照自己母亲那个大哈喇的性格,铁定厉家上上下下,现在已经是尽人皆知的状态。  “相比较我的事情,我觉得你会更热衷于温大少爷的事儿!”  厉祁深漫不经心的说着话,对于温司庭,他真是提都懒得提。  上次他送了自己一直加拿大那边空运来的拉布拉多犬,后来,又说话不作数的要了回来,厉祁深本来不打算还他,不想,穿着花里胡哨花衬衫的他,在自己面前直接上演了一样惊天地、泣鬼神的哭戏,逼真程度,堪比戏子,最后迫于无奈,他只得把那条拉布拉多犬,还给了他。  厉祁深一再的转移话题,还提及了让自己昧着心思不想去提及的温司庭,有些承受不住,厉潇扬定了定神儿,道——  “可是,哥,我现在只热衷你的事情!你就给我看看准嫂子长什么样子嘛,我这个做小姑的,怎么说,都很有资格见见我的准嫂子,不是吗?”  对于厉潇扬油头滑脑的想要见乔慕晚,厉祁深直接以拿起电话的形式,回应她。  “哥,你干嘛?”  有些不解,两个人谈谈话,他怎么就拿起来了桌案上面的手机,厉潇扬不自觉的皱了皱眉。  厉祁深按下通讯里的一个号码,没一会儿,里面传来温司庭大刺刺的声音。  没有什么时间听温司庭对自己诉说思念之情,厉祁深单刀直入,直切重点儿。  “你家的那位姑奶奶回来,现在在我办公室这边,你来,还是让她去找你?”  一听说厉潇扬回来,电话那端的温司庭,立马就不再嬉皮笑脸。  没有心思听温司庭呜呜囔囔的话,厉祁深补了一句,“十五分钟后到我这边!”,而后,挂断了电话。  知道厉祁深给温司庭打了电话以后,厉潇扬一张脸,红了个彻彻底底。  “哥,你干嘛给他打电话啊?”  她有点儿慌了,她和温司庭是打小穿开裆裤就认识的青梅竹马,后来她去了意大利以后,两个人就少了联系。  这会儿就这么堂而皇之的要和他见面,厉潇扬多多少少都还有些没有反应过来的不适应。  “你不好意思打电话给他,我帮你!”  他不想过多的和厉潇扬提及关于乔慕晚的话题,有一个邵昕然夹在他们两个人中间,在他还不确定厉潇扬是否是站在邵昕然那边之前,他绝对不会让乔慕晚受到伤害。  出于这样的心理,他用温司庭,直接镇压自己的堂妹。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