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230章:我怕我给你丢脸

第230章:我怕我给你丢脸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7165更新时间:2018-01-01 07:50:54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有些后悔自己不顾及后果,就拿了这条裙子,乔慕晚搅了搅手指后,对厉祁深开口——  “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趟卫生间!”  话毕,乔慕晚就往外面走去。  “这里有卫生间,你去哪找卫生间?”厉祁深拉住她,问着。  自己随口扯得慌被看破,乔慕晚紧了紧手指。  “我来那个了……要去买卫生棉。”  厉祁深:“……”  “你在这里等我下,我马上就回来!”  乔慕晚反握住厉祁深的手,摩挲了几下他骨骼雅致的骨节后,离开。  ——————————————————————————————————————————————  出了channel店,乔慕晚就近找了一家coste旗舰店。  从两个人认识以来,厉祁深给自己买衣服的次数不下三次,可自己一次也没有给他买过衣服。  出于和他之间对等的关系,她今天特想买一套西装给他。  入了coste店,她眸底有些慌乱的迎上售货员。  她刚刚扯谎离开,自己自然是要快点儿离开,不能太过磨蹭。  但不想自己因为慌慌张张就乱了方寸,她稳定了一下无头苍蝇一样的心理,在店铺中,找适合厉祁深身份和品味的西装。  有导购员上前指引乔慕晚,不断向她介绍西装的选料、面料质地……  被导购员的介绍说得天花乱坠,乔慕晚猛然想到,自己似乎没有带足够多的钱。  一时间有些尴尬,她搅了搅玉指,清秀的面颊,难为情的开口——  “不好意思,我觉得我只需要选购一条领带就好!”  由选购西装,变成了选购领带,导购员先是一怔,但过了一秒,脸上重拾真诚的笑。  “没关系,我们这里的领带也都是优质面料质地!”  导购员把乔慕晚领去领带区那里,又开始对她进行领带的介绍。  赶时间的原因,乔慕晚没怎么太过认真的听导购员的介绍,凭着自己的感觉,选了条银灰色的领带。  虽然厉祁深平时没有系领带的习惯,但是他偏爱白衬衫、黑西装的缘故,乔慕晚直觉性的认为,银灰色的领带和他的着装相配。  尽管只是一条领带,付款的时候,还是花去了乔慕晚大半个月的工资。  出了coste店,乔慕晚往channel店那里折回。  一边走着,她一边拿出里面的包装盒,打开盒子,满意的看着自己为厉祁深选购的领带。  虽然领带价格不菲,让自己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了可能要吃馒头咸菜裹腹,但想到领带系在厉祁深颈上的样子,乔慕晚还是很会心的一笑。  浅浅涟漪的笑靥,漾在她白-皙肌肤的小脸上,很美,如同盛放的梨花,旋转出倾城的姿色……  “砰!”  没有注意前方的路,乔慕晚一心都把视线落在手里的领带上面,以至于走路的时候,不小心儿和迎面走来的人,撞到了一起。  装着领带的盒子掉地,乔慕晚敛住笑,抬头看了眼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男人。  是一张长相斯文的脸,带着黑色边框的眼镜,穿着一身简约、不失单调的休闲服。  “不好意思,我刚刚走得有些急,没有注意前方的路况!”  男人道着歉,不好意思的推了推眼镜后,低头,就要去捡地上的领带。  “没关系!”  明明是自己一心都在领带的上面,没有注意前方的情况,乔慕晚怎么说也怨不了别人。  “不麻烦你了,我来捡就好!”  乔慕晚赶忙蹲下身,去拾掉在地上的领带。  藤少延刚将手碰到领带的边沿,就被乔慕晚先他一瞬的夺了过去。  将领带放到盒子里,乔慕晚站直了身体。  在这期间,藤少延也站起来了身体。  乔慕晚在整理领带,将领带规规矩矩的放在盒子里,藤少延见了,忍不住多打量了几眼眼前的这个小女人。  此刻的乔慕晚低着头,鼓捣着手里的领带,没有去看藤少延,但是她纤长的睫毛,忽闪忽闪,就像是蝴蝶的蝶翼一般,两排扇子一样,不住的轻颤。  看着如羊脂般光洁肌肤的小女人,素雅的面颊,干净无暇,就好像是一块璞玉般晶莹剔透,藤少延忍不住轻笑着。  他不是没有见过没有美女,不过还真是很少见这种五官透着灵气的小女人,虽然他看不见她的眼,但是他想,她一定有一双让人惊心动魄的眸。  乔慕晚摆好了领带,合上盒子,将盒子放在了手提袋里。  她抬起头去看藤少延的时候,藤少延心里所想,这一刻,得到了证实。  眼前的小女人,确确实实有一双惊心动魄的明眸,如睐秋水般粲然、明亮……就好像是会说话一样,黑白分明的眼仁间,每每有目光流转,总会牵连起竹叶落在平静湖面上一样赏心悦目的涟漪……  “不好意思,可能给你带来了麻烦!”  藤少延笑着,说着温润儒雅的话。  “没关系,是我给你带来了麻烦才是!”  事出有因,这个因,还是因为自己走路不长眼睛,乔慕晚根本就不怪藤少延。  “我还有事儿!”  想着厉祁深还在等自己,乔慕晚对藤少延礼貌的颌首后,敛下清眸,离开。  有种很微妙的感觉,在藤少延的心底里油然而生,他还想和乔慕晚再说些什么,但乔慕晚已经离开,他只得定定的看她离开的背影……  “哥,你在看什么呢?”  藤雪从洗手间那边出来,碰到自己的哥哥,她轻挑了下眉,走上来。  “你不是说要去coste买西装,怎么在这里站着?”  寻着自己哥哥视线定格的方向看去,她问——  “哥,你到底在看什么?”  没有看到谁的身影出现,她有些诧异于自己哥哥目光落在不远处是什么意思。  “没看什么!”  藤少延转身,对自己的妹妹,笑了笑。  “你腹痛好些了吗?都说了不让你吃凉食,让你不听话,非得吃冰激凌!”  将手指点在藤雪的小脑袋上,藤少延的眼底,充满了哥哥对妹妹chong溺的爱。  “在家,妈不让我吃,只得你带我出来,我才能解解馋了!”  她嬉笑着,对于自己的这个哥哥,藤雪打心底里喜欢着,他不仅仅对自己好,还处处chong溺自己,任何事情,在他这里,只要他能做到,都会因为自己的哀求而妥协。  “嘴馋的丫头!”  ——————————————————————————————————————————————  乔慕晚回到channel店的时候,厉祁深俊脸一片乌云密布的站在门口那里,单手抄袋。  自己选购就耽误了一些时间,中间出了和藤少延碰到一起的事情,更是耽误了不少的时间,以至于自己看到厉祁深那张又长、又黑的脸时,自己有些无奈。  瞧见乔慕晚回来,厉祁深脸色越加阴沉。  迈开步履走上前,他一把扯住了乔慕晚的手腕。  “你去美-国买卫生棉吗?”  他本就不是什么有耐心的人,让乔慕晚给放了鸽子,自己傻愣的在这里等着她,给她打电话还不接,自己能承受的忍耐极限,已然被这个女人给耗光。  有那么一瞬,他想离开,不再管这个磨磨蹭蹭的女人。  听厉祁深近乎是从齿缝间,一个字、一个字的挤出来话,乔慕晚满心愧疚的抱住他的小臂。  “你生气了?我不是有意的!”  乔慕晚嘟着小嘴去看厉祁深,用楚楚可人的秋眸,无害又无辜的看着眼前五官凌厉又深刻的男人。  厉祁深目光不屑的睨看了一眼这会儿知道给自己装可怜、装无辜的女人。  收到厉祁深递过来对自己冷然的眼神儿,乔慕晚耐着心思的去摩挲他骨感的长指。  “少给我摆出来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儿!”  厉祁深硬生硬气的说着话,手指去没有抽离开乔慕晚掌心的包裹。  “我本来就是被冤枉的嘛!”  她口吻带着娇嗔,说着,踮起脚尖儿,在厉祁深猝不及防下,乔慕晚落下一吻到他的脸颊。  “我真的不是有意要你等这么久的!”  她还在摇晃他的手指,眼神儿极度澄澈的对视厉祁深。  有软糯的声音落在自己的耳根子上不说,还有刚刚那一吻,厉祁深就算是再怎样想要生气,也生不起来气。  “我给你道歉,你不生气了好不好?”  一再听得这个小女人的话,厉祁深哪里还会生气。  又是一吻,落在了他的脸颊上,两边的脸上,都有乔慕晚干净的气息落下,厉祁深俊脸恢复了冷沉的从容。  他反握住乔慕晚的手,把她的小手在自己这里握地密不可分。  “怎么又来那个了?”  他记得她前不久才来月经,走了应该没有多长时间,这会儿又来,他不禁猜疑。  “你说呢?”乔慕晚反问他一句。  “你难道不知道那种事情不节制的话,女性的经期都会提前吗?”  乔慕晚煞有其事的说着话,确实,自从有了房-事儿后,她的经期越来越不准,经常提前。  不过这次,她有意借自己又来了月经的事情,给厉祁深下绊子。  “这次提前半个月?”  没想到厉祁深记得自己来那个的时间,乔慕晚一时间有些窘迫,她自己都很少记来月经的事情,他竟然比自己还细心。  乔慕晚眼底一闪而过的一丝不自然,让厉祁深眼尖儿的给扑捉走。  深邃的目光落在了乔慕晚领回来的手提袋上,不是购物时的环保塑料袋,而是上面烫金印着的“coste”。  厉祁深去抢乔慕晚手里的手提袋,她尴尬的想要制止他。  “我怎么不知道coste都开始生产卫生棉了?”  一句话,让乔慕晚无地自容到扒开一道地缝钻进去。  横了一眼自己的谎言都不攻自破的女人,厉祁深打开“coste”包装盒,将里面的领带拿出来。  看着缎面的银灰色领带,他挑眉——  “买给我的?”  自己都到了这样尴尬的境地,自知再怎样隐瞒,也不过是自己一个人在自导自演。  “嗯!”她漫不经意的应了一声,“觉得颜色、款式都还不错,就买了!”  乔慕晚故意都轻松的口吻说着话,可心里,却在莫名的期待厉祁深对自己买的这条领带的评价。  心里有些矛盾,她越是不去在意,眼角的余光,却偏偏往厉祁深那边瞟。  听了乔慕晚的话,厉祁深看了她一眼后,又看了眼绕在指锋处的领带。  然后,不动声色的将领带放在了盒子里。  见厉祁深对于自己给他买的领带没有什么情绪反应,乔慕晚不免心里受挫。  “你不喜欢?”  按捺不住心里的期许成了一片幻影,她硬着头皮问厉祁深。  “没有!”  厉祁深答了声,“反正最近没有买新的,就凑合系这条吧!”  ——————————————————————————————————————————————  乔慕晚要在水榭那边给厉祁深煎牛排,就去买了些佐料。  再回来车里的时候,她发现厉祁深已经不动声色的换了自己买给他的那条领带。  看到自己给他买的领带,搭配着黑西装、白衬衫,衬托他凌人的气势,让厉祁深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逼人气场,更加的锋利,她满意的莞尔。  自己的眼光果然没有错,这条领带,确实很适合他。  唯一不足的就是她本来想要给他买套西装,不过自己今天出来没有带存款那张银行卡,自己手里这个零用钱的银行卡里,只有四千多块钱,根本就不够买西装。  “这条领带,真的很适合你!”  对于乔慕晚的小雀跃,厉祁深没有理会她,兀自开着车。  “你自己都满意的系上了,还不肯说一句话夸夸我的眼光儿,你这个男人怎么这么不懂风趣?”  厉家人都一致认为这个男人是那种一锥子下去都扎不出来一个屁的男人,果然,厉家人到底是他的有血脉相连的亲人,把他的脾气、秉性看得一清二楚。  “有什么可夸你的?领带又不是你制出来的!”  对于沾沾自喜的女人,厉祁深不咸不淡的应和一句。  “但是是我选的!”  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要不是她选了这条领带,指不定现在这款领带,还埋没着呢。  厉祁深随意递过来一个眼神儿,没有将乔慕晚雀跃的样子纳入眼底。  “为什么突然给我买领带?”  他将目光重新落回到前方的路况上时,问道。  “不为什么,你给我买了衣服,我给你买领带,应该的!”  乔慕晚不好意思说自己因为忘了带有存款的银行卡,没能买一套西装给他,只能可怜巴巴的买条领带给他。  但想了想,她还是侧身,将小脑袋埋到了他的颈窝处,用小手抱住他的手臂。  “其实,我想买西装给你的,但是忘了带足够的钱!”  给他买东西,完全是乔慕晚一时间头脑发热,没有带钱,她也是没有事先做准备。  “这周末,我和蔓蔓再逛一趟街,你喜欢什么颜色、款式的西装?我买给你。”  和厉祁深商量着,她清秀的眉眼,映出梨花般绝美的娇靥。  厉祁深将目光,深邃的落在乔慕晚的脸上,“你眼光还算可以,我没意见,你自己决定吧!”  难得厉祁深这次没有给自己添堵,乔慕晚笑着,按捺不住心底深处的悸动,又偷香的吻了厉祁深的脸颊。  落下一吻,她刚移开,厉祁深却扭过头儿,封住了她的唇。  蛮横的shun-xi了几下,就长舌ci穿她贝齿的禁锢,找到她的香丁,强势的搅拌彼此的津ye。  被厉祁深吻着,乔慕晚没有反抗,自己抱着他的手臂,任由他吻着。  好一会儿,她才推开他。  “你开车!”  这种事儿,给他点儿甜头儿就好,她才不会助长他继续作恶的风气。  没有再缠着乔慕晚的唇舌不放,厉祁深很自然的单手把控方向盘,用另一只手,去握她软软的小手。  “周末,有聚餐,你和我一起去!”  厉祁深带乔慕晚来买衣服,周末让她和自己一起去参加厉家的家族聚餐的意图,再明显不过。  乔慕晚知道厉祁深说得聚餐是厉家全体成员都出席的聚餐,上次,他二婶去家里请厉老先生和厉老夫人的时候,她在场。  “……真要我和你一起去?”  虽然说自己已然见过了他的父母,但是现在要面对整个人厉家家族的人,等同于在向全部的厉家人宣布说她和厉祁深之间是要结婚的那种关系。  虽然她不排斥将来可能发生的一切,但是,总觉得自己在这种场合下,和整个厉家人见面,有些怪怪的感觉,她不确定是不是自己紧张心理造成的原因,她总觉得可能会有其他人不喜欢自己。  厉祁深看了她一眼,眼神儿中带着质疑。  捏了几下厉祁深的骨节,乔慕晚瘪了瘪小嘴巴后,出声。  “那你得时刻让我跟在你身边,我怕我会出现状况,给你丢脸!”  “你跟着我妈就行,你出了状况,我妈也会给你解围,怕什么!”  厉祁深言外意义,有人给你撑腰,你根本就不用怕出现状况。  “嗯,那我找时间给厉老夫人打电话!”  “不用,不出今晚,她会打电话给你!”  乔慕晚:“……”  ———————————————————————————————————————————————  打从上次被赵雅兰大闹以后,邵萍整个人都恹恹不欢的状态。  临出院前,她也没有等来厉锦江,无奈,心里的期待,最终只得作罢。  “妈,您确定您可以出院了吗?”  邵昕然一边整理锁物,一边问着。  “嗯,没有什么的,不过是点儿小伤,不碍事儿的!”  邵萍站在窗边,回头儿对自己的女儿淡笑着。  “一会儿你把我送回家就行,在医院这边养着和回家养着都一样,在医院还浪费钱,反倒不如回家去养着!”  对自己母亲的建议,邵昕然没有反驳,留院观察几天,她为的也不过是自己的母亲,不要出现什么其他的状况。  “嗯,那好,我一会儿送您回去!对了,妈,这段时间,年叔叔和您联系了吗?”  打从上次赵雅兰大闹完,年永明就没有再出现在医院这边,直觉性的反应,让邵昕然心里犯膈应,她猜,一定是那个疯女人控制了年永明的动作。  “没,你年叔叔没有和我联系!”  年永明和自己联系或者不联系,邵萍已经麻木了,有了赵雅兰一连几次的大闹,她现在恨不得和年永明划开关系。  如果说之前赵雅兰只是针对自己,她还有可能继续坚持和年永明走在一起,但是打从上次赵雅兰不仅仅是教训了自己,还甩了一个耳光给自己的女儿以后,她恨不得把界限和年永明划得清清楚楚,省得她再来找自己女儿的麻烦。  可怜天下父母心,邵萍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自己的女儿受到伤害。  自己母亲的话,让邵昕然多多少少都感觉出来了自己母亲的失落。  自己的母亲孑然一身的生活了这么些年,现在好不容易她觉得年永明和自己的母亲能有在一起的可能,不想,却在这个节骨眼儿上面,碰到了赵雅兰那样的疯女人。  “昕然,以后和你年叔叔那边尽量保持距离吧,最好是咱们母女二人,能不和年家扯上关系就不扯上关系!”  “为什么?”  邵昕然不解,皱眉问着邵萍。  “妈,您不是深爱着年叔叔吗?既然您爱他,为什么要和他保持距离?”  在邵昕然的眼中,相互喜欢的人就是要在一起,就算是中间有重重阻碍,也应该突破这些障碍,走在一起。  每个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喜欢一个人没有错,哪怕有伦理的束缚,也不应该成为两个相爱的人,无法走在一起的理由。  “昕然,你不懂的,我和你年叔叔之间,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  邵萍否决了自己女儿的话,她和年永明之间是怎样的关系,她自己再清楚不过,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无关爱情,年永明爱的人是谁,她很清楚。  这些多年在年永明身边的陪伴,她不过是扮演了一个很不起眼儿的红颜知己的角色。  越听,邵昕然越是觉得一头的雾水,自己的母亲和年永明之间不是自己想得那种关系,那是怎样的关系?  邵昕然想要深究的问下去,病房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  母女二人往门口那里看去,看到了风尘仆仆来医院这边的年永明。  “年叔叔?”  邵昕然率先出声唤着年永明。  “年叔叔,您来得正好,我觉得您和我母亲之间,应该有很多的话要谈!”  上次,年永明神色不自然的离开以后,赵雅兰就登门造访,闹出来一场荒谬的闹剧,她觉得年永明有必要和自己的母亲做出一个说明。  邵昕然没有想要打扰两个独处时间的意思。  “我去办理出院手续,年叔叔,您和我母亲好好的谈一谈吧!”  说着,邵昕然就离开了病房,留下独处的空间给年永明和自己的母亲。  ——————————————————————————————————————————————  邵昕然离开以后,年永明走了过来。  “身子骨儿都好利索了吗?怎么这么急着出院?”  “嗯,都好了,本就没有什么事儿,留在这里,也不过是浪费钱,反倒不如回家去静养!”  邵萍回答的口吻,很淡,没有什么波澜的起伏,很显然,她现在是一副清心寡欲的姿态。  听了邵萍的话,年永明不自觉的愧疚起来。  赵雅兰上次找来医院这边大闹的事情,他不是不知道,不过他也不好说些什么。  倒不是他孬种或者怎样,现在他暂时还不至于和赵雅兰撕破脸。  不得已,这段时间,他一直都在避嫌,没有和邵家母女有来往。  这会儿,赵雅兰和几个牌友去了泰国旅游,他才得空来这边看她。  抿了抿唇,年永明有些难以启齿的神态,深呼吸了一口气后,才嗫嚅唇瓣——  “萍萍,你现在是不是在怪我?”  年永明略带沙哑的声音有些哽咽。  “我不知道她会找来医院这边大闹,如果我知道,一定会及时制止她的!”  他真的不知道赵雅兰是怎样知道邵萍住得医院在哪里,不然,他绝对不会让邵萍和邵昕然受了自己妻子的污辱。  “没事儿,都过去了!”  邵萍淡淡的回着话,“我已经不在意她对我的污辱了!”  从早年她派人对自己施行强-bao来看,被她甩耳光又算得了什么呢。  不过,她实在是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女儿,也跟着自己不明不白的遭殃。  她可以忍受这些不公平的对待,但是自己的女儿没有错,她不觉得自己的女儿要跟着自己一并遭殃,受到赵雅兰的轻蔑对待。  “但是昕然,那是我的命根子,我不想看到昕然跟着我一起受到她那样的对待!”  没甩耳光,虽然说少不了一块肉,但是那是对人尊严、人格的轻视,自己活得可以没有尊严,没有自我,但是她不愿意自己的女儿和自己一样。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