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233章 :厉祁深,你流氓

第233章 :厉祁深,你流氓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307更新时间:2018-01-01 07:50:55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我很好应付,你给我买一件一万以上的就行!”  舒蔓一本正经,瞧着自己的好闺蜜想要对自己借机敲诈一番,乔慕晚挑了挑细眉。  “我说你是从哪来学来这一套的啊?”  之前,都是她想着给自己买衣服穿,现在风水轮流转,换成她剥削自己,乔慕晚还真就是好奇,她现在交往的男朋友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竟然把她“祸害”成了这副德行!  被乔慕晚的指,点了点自己的额,舒蔓揉了揉自己的额角,道:“我学了什么啊?我还是原来的我,如假包换的我!”  看着信誓旦旦的好友,乔慕晚撇了撇嘴。  “蔓蔓,你给我说,你到底交往了一个什么样的男朋友啊?怎么搞得这么神秘?”  瞧着乔慕晚打量自己、一副发现自己异样端倪的样子,舒蔓赶忙敛住嘴角。  “好了,慕小晚,算我错了,不让你给我买衣服,请我吃饭总ok吧?”  舒蔓双手摆出投降状,慌乱下,赶忙岔开话题。  乔慕晚没有因为舒蔓的转移话题消除自己心里的好奇。  见眼前的好友还是一副看自己的狐疑样子,舒蔓一把抱住了乔慕晚的手臂。  “走吧,我都饿了,也不看看现在几点了!”  对自己现在交往的这个男朋友,舒蔓避而不谈,拉着乔慕晚,出了阿玛尼服装店。  ————————————————————————————————————————————  厉祁深今天去工地那边视察,乔慕晚回去水榭那边,放下西装,就着手准备煎牛排。  平时两个人都上班,就张婶在这边做三餐,周末不上班,再加上张婶家儿媳生产的缘故,乔慕晚就让张婶回家照顾儿媳,自己在这边做三餐。  再三研究了煎牛排的步骤,看了看时间,乔慕晚煎好牛排后,打了电话给厉祁深。  “还在工地那边?”  电话被接通,柔柔婉婉的声音便传来。  “等下!”厉祁深见是乔慕晚打来的电话,就出了包间,去了外面。  明显听到原本嘈杂的声音,被阻隔开,乔慕晚看了眼摆放在洗理台上面的作料。  “我有打扰到你吗?”  “没有!”厉祁深半挽着袖口,一只手夹着烟。  “有事?”  沉默了一会儿,他问道。  “没有,我就是问问你,什么时候回来?”乔慕晚回着话,眼角余光瞥看到放在客厅那里的西装包装袋,目光不自觉的柔情似水。  “我做了牛排!”  她又补充了一句,落在头顶水晶灯下的清秀小脸,胜似新月,一张象牙白的小脸上,美得似乎有熠熠生辉的星子一般。  “我一会儿回去!”  过了好一会儿,厉祁深才回道。  “嗯,那我等你回来!”  电话被挂断,厉祁深手里捏着手机,转身准备回去包房那边。  目光不经意间的一瞥,他深邃的视线,落在了指间夹着的烟上面。  目光冷沉的盯了好一会儿猩红的烟头儿,他将烟捻灭在垃圾桶那里,然后回了包房。  ——————————————————————————————————————————————  “厉总,肖总那边找您呢!”  “嗯!”厉祁深应了陆临川一声,重新回到座位那里。  和肖总又碰杯后,厉祁深深邃的眉目,在视线昏黄的空间里,湛黑如墨。  “厉总,这餐饭吃完,咱们再去会所那边好好的玩玩去!”  很自然的,在生意场上,两家企业在餐桌上,把生意谈成后,饭后,就是去娱乐场所消遣。  说到消遣,就少不了有美女作陪。  厉祁深睨看了一眼喝的迷迷瞪瞪的肖总,摆了摆手,然后将自己修长的指,置于额心处。  “今天有点儿喝高了,可能去不上会所那边!”  说完话,厉祁深从皮夹中,抽出来一张金卡递给陆临川。  “陆助理,你和张董陪肖总去会所那边,今晚所有的消费,都算在我身上!”  话毕,厉祁深站起身,从衣架挂钩那边拿了自己的西装。  “肖总,有机会我们再聚!”  “……好好好,厉总,咱们有机会再聚!”  在商场上都混了这么些年,肖总自然不会强留厉祁深,尴尬的赔笑两声,他滑头的让自己的助理送厉祁深回去。  “不麻烦肖总了,我送我家总裁回去就好!”  陆临川适时的加了话,对肖总礼貌的颌首后,随厉祁深离开包房。  厉祁深没有让陆临川送自己回去,简单交代了他几句,让他替他处理好这边的事情以后,就自己径直驱车离开了酒店。  ————————————————————————————————————————————  乔慕晚定定的盯着逐渐由亮变黑的手机屏幕,好半晌儿,才回过味儿来。  选了西兰花、煎蛋、意面做配饰,乔慕晚将餐盘和餐具摆放到布艺餐桌上以后,将今天买回来的白蜡烛和红玫瑰,cha在烛台和花瓶里。  准备好了一切后,她拿着西装上了楼。  再下楼时,厉祁深正好进了屋,在玄关那里换鞋。  “回来了?”  乔慕晚走上前,接过厉祁深的西装,然后拿了拖鞋给他。  “嗯!”  厉祁深应了声,然后抓过她的小手,攥紧在手心里。  被握着小手,乔慕晚看了眼五官深刻又凌厉的男人,“刚刚去应酬了吧?”  “嗯!”  没有隐瞒乔慕晚的意思,厉祁深应了声。  “头很痛?”  瞧着他眉宇间,显而易见的倦怠,乔慕晚问着。  “你去沙发那里休息一下,我去煮醒酒茶给你!”  软-软的小手,揉了揉他的额心后,乔慕晚抽离开自己的小手,转身往厨房那边走去。  “不用!”  厉祁深拉住欲走的乔慕晚,将她的小手,重新捏在自己的掌心间。  “不是做了牛排么?”  “嗯,不过……现在可能有些凉了!”  “没事,拿给我吧!”  想着厉祁深可能是一味的应酬,没有裹腹,乔慕晚想了想,去厨房那边,打开冰箱,准备煮了些速食水饺给他。  “你别吃牛排了,我做些暖胃的给你!”  乔慕晚在冰箱里翻找着食材,背对着厉祁深的原因,她没有看到他此刻的视线,完完全全的落在了餐桌那边,以至于根本就没有把她的话纳入耳底。  “你想吃三鲜馅的水饺,还是想吃鲜菇猪肉的水饺?”  乔慕晚站直身,拿着两包水饺,回头去问厉祁深。  瞧见他的目光落在餐桌的摆设那里,她不自觉的红了脸。  和这个男人在一起也有好长一段时间了,只不过,两个人之间的情况有些好笑,好笑的原因,莫过于他从未给予过自己任何的浪漫。  以至于打从前几天答应给他煎牛排以后,乔慕晚就脑抽的想要借此,搞一次浪漫,学着那些初恋男女,来一次烛光晚餐。  神情有些怔忡,这种事情本来都应该是男方做才对,不过,因为厉祁深工作忙的缘故,乔慕晚只得自己做主动那个人。  不过不同的是,之前她没有顾及那么多就一股脑的搞了这个浪漫的晚餐,现在看来,自己似乎没有顾虑到这个男人,可能会不给自己这个面子。  “什么时候弄得这些东西?”  厉祁深两手抄袋,转身,问着神情略带茫然的小女人。  “今天!”  睫羽像是蝶翼一样忽闪的颤了颤,乔慕晚没有去正视厉祁深,脸颊微红的回答道。  看乔慕晚有意闪躲,厉祁深看了看餐桌那边,又看了看乔慕晚。  总感觉有迫人的视线落锁到自己的脸上,乔慕晚不自觉的抬了头。  正巧,迎上了一双晦暗如墨的眸。  自己的异样被尽数纳入眼底,乔慕晚顿时感觉到一种自己无地遁寻的紧迫感,压抑着她。  再闪躲就显得矫情,索性,她梗着脖子看向厉祁深。  “特意为你准备的烛光晚餐,你还喜欢吗?”  有一股子小傲娇劲儿,她目光中沁着期许。  厉祁深回望着她澄澈的眸,重新拉过她的手。  坐在餐桌的两侧,乔慕晚看向厉祁深。  “七分熟的牛排,口感刚刚好,虽然凉了,但是味道应该还不错,你试一试!”  见厉祁深没有动餐刀、餐叉的意思,一味的拿目光盯着自己,乔慕晚承受不住,直接埋头,切了自己的牛排。  “你尝尝!”  她举着餐叉,移送到厉祁深的面前。  今天喝了不少酒的原因,看一脸无辜表情的小女人,举着餐叉的真诚样子,厉祁深咬住了切好的牛肉。  咀嚼了几下,向来不显山、不露水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的浮现。  “不好吃?”  乔慕晚试探性的问着,因为从容不迫的男人,没有给自己一个反应,她一时间有些惴惴不安起来。  “没有,还不错!”  难得从这个向来毒舌的男人的嘴巴里听到一句不是贬低自己的话,乔慕晚不自知的浅笑。  “能听到你说一句‘还不错’,真是不容易!”  她揶揄着,然后将自己的那份牛排,都切好了放入到骨碟里,移送到了他面前。  “你先吃,我去给你放洗澡水!”  乔慕晚说完话,起身就去了浴室那里,从水阀那里,放水到浴缸中。  她再出来时,餐桌那里已然看不到厉祁深的身影。  有些诧异于这个男人去了哪里,她往卧室那里走。  推开卧室虚掩的门,在晕黄的壁灯灯光折射下,她看到那一抹笔挺身姿、身型完美的颀长鹰躯。  “洗澡水,我放好了!”  她拂手将鬓角垂落的碎发勾到而后,象牙白一样细腻的肌肤上,五官干净的折射出点点星光。  “今天买的衣服?”  厉祁深刚刚上楼来拿换洗的衣物,在衣柜里,看到了这件新的西装,很自然,他第一个想到会给自己买西装的人就是乔慕晚。  “嗯!”  乔慕晚走上前,从衣柜中拿出西装。  “我也不知道尺寸合适还是不合适!”  她拿着西装,在厉祁深的身型上面比量着。  “和我做了这么多次,还不知道我的尺寸,嗯?”  厉祁深抓住乔慕晚的小手,拉近她,附在她的耳边,说着让她面红耳赤的话。  “你能不能正经一些,我在给你比量尺寸,如果不合适,明天我拿去换一下!”  她红着脸,反抗厉祁深对自己的揶揄。  “似乎小了些呢!”  乔慕晚比量着,然后看到让她觉得不满意的地方,就出口细声碎着。  “我觉得裤子好像有点儿不合适,你把你的裤子脱了,试一下这个裤子!”  乔慕晚觉得自己在说很正经的话,可听在厉祁深的耳朵里,直接曲解成了另一番意思。  再加上他今天喝了不少酒,头脑有些发沉的缘故,他越看乔慕晚一张干净素雅的小脸,眼底的目光,不自觉的腾升起如狼似虎的微茫。  “你把裤子换一下!”  乔慕晚说完话,去看厉祁深的时候,发现他眼底明显激荡出qing-yu的火焰。  实在是太懂这个男人折射给自己的信息是什么意思,她当即就脸颊发烫起来。  “你把裤子换好了,我先出去了,合不合适,你到时候告诉我一声!”  有些急于离开,乔慕晚转身就落荒而逃一样的往门口那里走去。  门板刚支开一道缝,厉祁深就把乔慕晚给按压在门板上,跟着,他伟岸的身躯前倾,近距离的贴合在乔慕晚的鼻尖儿处。  “你帮我换!”  借着自己现在没有醒酒的理由,厉祁深要求着乔慕晚。  实在是难为情,乔慕晚哼哼唧唧的不肯就范儿。  “你别闹了,快点儿换,我出去收拾餐桌!”  她和他商量着对话,可厉祁深根本不买账。  “你刚刚说让我脱裤子的时候,我就硬了!”  说着话,厉祁深将自己的长腿,置于乔慕晚的两腿间,然后顶了顶。  股间明显感受到一个滚烫温度的物什,隔着单薄的阻隔,鲁莽的碰着自己的jiao-nen,乔慕晚脸红的能滴血。  “我给你换,你别再动了!”  越发能感觉到那cu-chang的物什,不断的作怪,她不得已,只得硬着头皮妥协下来。  “……快点儿!”  人在醉酒的时候,最容易意-乱-情-迷,此刻,厉祁深就是如此,盯着她看,听得她的吴侬软语,自己直接就挺枪致敬。  隐忍着耳根子、脖颈都是那种爆红的滚热感觉,乔慕晚贝齿紧咬住唇,伸出两个小手,附在了厉祁深的腰间。  皮带被解开,拉链被拉下的悉悉索索声音便传来。  黑色西裤落地,两条出挑的劲腿,比例完美,修长又有型的纳入乔慕晚的眼中。  不过纵然这两条腿再怎样完美到巧夺天工,也不如他不断增cu、增chang的第三条腿的存在感强。  乔慕晚的视线不自觉的落在不断膨胀的物什上,见物什有放大它轮廓的趋势,她感觉浑身上下的血,都在往脑袋上涌。  “这回可以了吧?”  乔慕晚侧过小小脸,问着他。  想到自己的手指,刚刚无意识的触碰到了他的壮硕,自己的手指上,总有一种怪怪的感觉。  “你自己把裤子换了!”  乔慕晚梗着脖子,把西裤拿给他。  不想,不等她把西裤递到他的手里,他自己把身上的四角短裤,直接剥落在地。  昂扬的物什,藏匿不住的弹跳了出来,让猝不及防的乔慕晚,下意识的一个激灵。  虽然见过他的物什,次数不再少数,但是这个从小就一直被认为是让女生害羞的东西,就这样堂而皇之的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她还是承受不住。  “厉祁深,你流-氓!”  乔慕晚埋怨的声音刚刚发出,一道白色的浊-液,喷-薄而出。  藕段般白-皙的手臂上,落下yin-mi的白-浊,乔慕晚忍不住心里一阵恶寒。  这个男人……she了?  有些难以相信这种向来都是长枪恋战,没有一时半会儿都不可能出来的男人,怎么会突然就she了?  厉祁深俊朗的脸上,浮现出道道黑线。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今天酒喝多了的原因还是怎样,乔慕晚刚刚剥落他外面西裤,碰到他的物什的时候,他一时间,竟然忍不住。  厉祁深向来都是个骄傲又自大的男人,不管在什么事情上,都从来没用过这么窘迫的时候。  自己被这个女人碰了下,就忍不住she了出来,对他来说,简直就是男性尊严,最致命的挑衅。  被喷薄的白浊弄了自己手臂上都是白花花的一片,乔慕晚胃部忍不住一阵翻江倒海的恶寒感。  “臭-流-氓!”  乔慕晚碎着他,“你平时不是挺能耐的吗?现在这个样子算什么?”  她倒不是在影射他不行了,只是他she了她的手臂上尽是白-浊,让她忍不住想要找寻一下心理平衡。  乔慕晚的话,让厉祁深直觉性的认为她在嫌弃他现在连碰他一下都会she出来,他的眼底,不禁掀起风暴。  “我一直都挺能耐的!”  厉祁深将手托在乔慕晚的tun-ban上面,捏了捏。  “你是不是觉得我she了一次就完了?小东西,质疑我能力是吧?”  乔慕晚:“……”  “那我就给你证实一下我到底有多能耐!”  说完话,他拉起她的身体,就打算去剥落她的衣裳。  被瞬间就要席卷的浪潮,拍打着自己的感官世界,乔慕晚有些迷惘的抓着头发。  不过是一次试装,怎么就演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乔慕晚不从,抓着厉祁深的衬衫,就去推搡。  “混蛋,你是不是喝醉了酒,就想耍酒疯啊?”  她两个小脚踢着厉祁深,刚刚他让自己给他脱西裤,就已经足够过分的了,这会儿他又借机揩油,乔慕晚心底里自然是一万个不愿意。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