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235章 :刚刚那个深度,我腻了

第235章 :刚刚那个深度,我腻了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6303更新时间:2018-01-01 07:50:55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投入无门,乔慕晚抬起头,用含羞还带着温怒的目光,埋怨的看着刚刚作怪,让自己出丑的男人。  本来,他答应了自己不会动,谁曾想,她竟然在这样的节骨眼儿上,给自己添堵,还被厉老夫人给抓了个现形。  要不是他突然来了这一下子,她至于现在有嘴也说不清楚么?  埋怨,愠怒……各种能激荡她理智的词汇,让乔慕晚恨不得就这样推开他,然后不理他。  但是眼下的情况,根本就不是她想要把他推开或者怎样就可以的。  “慕晚啊,你怎么又不说话了啊?发生了什么事儿吗?”  厉老太太生性单纯,根本就不知道乔慕晚此刻正在被自己的儿子,长枪好战的占据着。  又一次听到厉老太太对自己的询问的声音,乔慕晚羞得闪躲不开,只得硬着头皮,目光楚楚动人的向厉祁深寻求帮助。  谁曾想,收到乔慕晚无措又无助的目光以后,厉祁深别开眼,像是没事儿人一样没有看到。  见厉祁深对自己一副爱搭不理的态度,乔慕晚无计可施的抱住他的手臂,用哀求的目光,向他寻求着帮助。  厉祁深视线重新落在乔慕晚的脸上,瞧着她眼眶中可怜的目光,他的目光,高深莫测起来。  “唔……”  厉祁深盯着乔慕晚的眼,在她措手不及下,重击了一下她脆弱的花-he。  又一次被胀满的感觉,充溢在自己的每一个细胞中,乔慕晚羞得捏紧手指,十个纤纤的玉指,指甲都掐入到了厉祁深的皮肉间。  “你……”  她羞愤难当,本来现在的情况就足够尴尬的了,他却还在火上浇油,乔慕晚觉得他就是有意搞自己,让自己在厉老太太的面前,无地自容。  厉祁深一脸不以为意的样子,单手把控乔慕晚的腰身,虽然没有再深-ru,但是他现在所处的地方,完全是她最敏-感、最容易缴械投降的地带,而且他的顶端,触及到的,正好是那块最无处遁寻的ruan-rou。  厉祁深本不想真的进去,他不过是想要知道,这样的情况下,这个小女人会怎样和自己的母亲谈话。  抱着看好戏的心理di着她,谁曾想,这个小女人扯谎说她刚刚去洗澡,手机静音,没有听到自己母亲的电话。  她能这样倘然自如的和自己的母亲对话,让厉祁深直觉性反应的让她吞下自己。  厉祁深垂眸,看到两个人之间过分yin-mi交叠在一起的地方,有水润的光泽反射,他的眸,危险的眯起。  乔慕晚咬着唇,闭着眼的不想去看两个人的样子,可是纵使她不看,但是那种如同丝线般,不绝如缕的声音,根本就不是她所能招架的。  厉祁深没有接乔慕晚的话,倒是电话那端的厉老太太,耳尖儿的听到了乔慕晚咬牙的发出一声“你……”  “慕晚,你怎么了啊?在和谁说话啊?”  有时厉老太太是那种大智如愚型的人,有时是那种浑然糊涂类型的人。  她能很清楚、很清晰的听到乔慕晚难耐的声音,却想不到她现在正在和自己的儿子之间做那些羞耻的事情。  又一次被厉老太太的声音刺激着自己的鼓膜,乔慕晚难做极了的捏紧手指。  艰涩的睁开眼,她用手堵住了通话筒那里。  一再确定厉老太太不会听到她这边的声音,乔慕晚忍无可忍的怨怼着厉祁深。  “你别再进了,也别再动了,你这样,我……根本就不能好好讲话!”  乔慕晚无措的样子,丝毫不差的落在厉祁深的眼底,让他一向xing-感的薄唇,勾起了邪魅的弧度。  “刚刚不是讲的很好么?”  理所当然,他在指乔慕晚刚刚对厉老太太扯谎的事情。  乔慕晚:“……”  被厉祁深的话说的一阵语塞,她哪里讲的很好,天知道,她有多窘迫,心脏都要弹出喉咙了。  生平第一次,她竟然有了一种和厉祁深做这种事儿,被人监视的感觉。  “你出去好不好?等我和厉老夫人通完话,你……再继续?嗯?”  乔慕晚和厉祁深商量着,本来打来电话的人是他的母亲,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和厉老太太解释,再说,就算是解释,也应该由他厉祁深来解释才对。  乔慕晚想不来那么多的事情,只要想要厉祁深现在还埋着他自己在她那里,她就想要阻隔他和自己碰撞在一起的感觉。  厉祁深不语,用淡淡的目光,透着饶有兴致的精芒,落在乔慕晚无助的小脸上。  看着他冷沉的目光,自己就好像是yi丝不gua的羔羊一样,在屠夫的面前,没有一丁点儿的反抗可能。  被他看得实在是不自在,乔慕晚想开口不让他继续看自己,电话那边,厉老太太没有等到乔慕晚的回话,急了。  “慕晚啊,你到底怎么了啊?怎么不说话啊?你别吓我这个老太太啊,我年纪大了,不禁吓啊!”  乔慕晚的细眉都拧紧成了麻花状,她实在是难做,本来和她之间通话没有什么的,可是……  “……没,我……这边信号不是很好!”  她心惊胆战的扯着慌,厉祁深还让她含着他,她根本就不敢发出那种多情难抑制的声音。  “啊?是信号不好啊?我怎么听你的声音,像是生病了啊?”  厉老太太关心着自己,让乔慕晚一句回嘴的话都说不出来,她哪来是生病啊,不过是厉祁深的杰作,让自己无病而呻罢了。  “没有,我嗓子……唔……”  乔慕晚闷闷的发出声音,发觉出自己的声音太过妩媚、绵密……她赶忙堵住话筒。  “厉祁深!”  乔慕晚恼火的唤了他一句。  不想,厉祁深口吻不咸不淡的回着话,“刚刚那个shen度,我腻了!”  乔慕晚:“……”  除了脸颊滚烫、滚烫的红以外,乔慕晚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流-氓!臭-流-氓!”  憋了好久,乔慕晚才喃喃出声,对于这个在商场上雷厉风行的男人,她觉得他不会是用文明的西装,掩盖住了本性的狂野,他——压根就是一个道貌岸然的男人!  听着乔慕晚嗔着自己,厉祁深不以为意。  “我妈在等你回话呢!”  他的一句“好心”提醒,让乔慕晚神经绷得紧紧的。  是,厉老太太是在等自己回话,但是自己被这个男人用这样暧-昧的姿势占据着,她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去管电话那端。  顾不上这里,又管不了厉老太太那边,乔慕晚恨不得自己被扯成两半,这样,自己才能应付他们母子二人。  “厉祁深,你别再搞我了,我……难受!”  自己在他的高速摩擦下,内里早已承受不住了,指不定,自己再被他zhuang几下,自己就到了巅峰。  听到乔慕晚的声音中带着泪腔,厉祁深隐忍住自己不断膨胀的cu-shuo,没有再进一步刺激乔慕晚。  有了上一次的教训,乔慕晚这次根本就不敢再度相信厉祁深。  她本就是那种神经兮兮的女人,相同的失误,她不想再让自己承受两次。  他不动了,不想乔慕晚两排扇子一样卷翘的睫毛,上面隐约有泪雾在闪烁,睫羽忽闪间,折射出了他的无助。  “不接了?”  他捏着她的细肉,语气带着沙哑的隐忍,问着。  乔慕晚摇晃着头,否认了他的话。  “……我怕你再动!”  她如实的答复到,这样男人本就是那种对自己经常说话不算数的人,她不敢保证,他会不会又一次刺激自己。  “你别动了,好不好?”  厉祁深盯着乔慕晚一张娇倩的面颊,凝视她贝齿咬紧红唇的无助样儿,他忽的就将自己置于她shen-chu的物什,chou了出来。  “你……”  她本就被他缠的浑身似火燃烧,被他喂满后,又移开,顿时,一阵无力的空xu感,浪潮一样的席卷她的周身。  “唔……”  她刚难以隐忍的出声,厉祁深又重新把她盈实的占据。  重新获得那种满足的感觉,乔慕晚一时间头昏脑涨的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喜欢这种感觉的对待,还是排斥这种感觉的对待。  “真是要命的妖精!”  厉祁深咬牙出声,让他不动的人是她,他要离开,扯着他不放的还是她。  有那么一瞬,他真想把她手里拿捏的手机丢在一旁,然后关机,继而肆无忌惮的和她完完全全的结合在一起。  盯着眼前这个快要梨花带雨小脸的女人,厉祁深一再稳定自己的qing-yu后。  声音带着难耐,发声——  “我不动了,你接电话吧!”  保持着这个姿势,厉祁深举起两个手,没有再把着乔慕晚的腰身。  乔慕晚不敢再相信这个男人了,一点儿也不敢再相信了。  他刚刚也不动了,可还是言而无信的动了,现在他又说不动,乔慕晚哪里还敢相信他啊。  都说事不过三,他再一、再二的戏谑自己,第三次,自己再相信他,就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  “我不信!”  厉祁深:“……”  “你总骗我,还戏弄我,你说不动,然后还会动!”  乔慕晚口吻娇嗔的说着话,吴侬软语的声音,小女人极了。  听乔慕晚控诉的话,厉祁深挑眉。  他确实想动,而且是没有停歇的动,只不过,看她这个样子,他还不至于把她逼得愁眉不展的地步。  “接吧,我不动!”  “我不信!”  不管厉祁深怎样给自己保证,乔慕晚就是不愿意相信。  这样专门会欺负自己的男人,她哪里会觉得他的话可信、可靠!  两个人对峙着,乔慕晚不愿意相信自己的神情,让厉祁深的俊容上面,浮现出一层黑线。  “慕晚啊,你到底怎么了啊?这怎么又信号不好了啊?”  厉老太太一直都觉得乔慕晚不会给自己扯谎,以至于她说她这边信号不好,厉老太太就毫无保留的相信她。  被厉老太太的话,又一次蛰着自己的耳膜,乔慕晚看了看厉祁深,又去看手机。  手机已经通话了十几分钟,不过,她一句完整的话都没有和厉老太太说清楚。  “你不许动,真的不能动,不然……我今天就不搭理你!”  乔慕晚威胁着厉祁深,可话,被她说的实在是底气不足。  听乔慕晚说着自己实在是没有杀伤力的话,厉祁深不动声色的看了她一眼,点头默许。  “你别点头儿,说话答应我!”  “我不动,你接电话吧!”  厉祁深顺着乔慕晚的意思,应了下来。  为了让乔慕晚能相信自己,他刻意将手置于身后,这样,就算是他没有忍住,动了她,没有手扶着做支撑,就不至于将她喂得太jin-zhi。  “你真的不会动吗?”  厉祁深虽然给了自己保证,但是乔慕晚还是有些不确定,她不禁又问了他一遍。  厉祁深点头,“你要是不相信,就把电话挂了!”  她哪里能把厉老太太打来的电话给挂断呢,这样,岂不是让她更加有嘴说不清了嘛。  “你不许动,真的不许动!”  乔慕晚一再要得到厉祁深的肯定回答,澄澈的目光,无辜的盯着他的脸,一瞬不瞬的不敢移开。  被乔慕晚一再质问着,厉祁深明显有些不耐烦。  “你再问一遍,就算是不让我动,我也动!”  被厉祁深威胁着,乔慕晚哪里还敢继续问下去啊。  隐忍着心里没有卸除的防备,她硬着头皮,强迫自己去相信他真的不会再继续动。  定定的又看了厉祁深五秒左右,乔慕晚才稳定下情绪。  “……厉老夫人!”  等了好久才听到了乔慕晚的声音,厉老太太那颗悬浮状态的心,才稍稍有了沉回原位置的迹象。  “你这孩子,到底怎么了啊?是不是生病了啊?真是让我担心啊!”  听得出厉老太太对自己的关心,乔慕晚心里充满了愧疚。  “抱歉,厉老夫人,我让您担心了!”  乔慕晚生怕厉祁深会依旧不守信用,声线不自知的轻颤着。  “你这个孩子啊,是不是病了啊?我听你刚才的声音,都沙哑了啊!”  厉老太太哪里会知道,乔慕晚的嗓音,完全是被她儿子逼迫,才会这样断断续续。  “没……我没有生病,就是嗓子有些不舒服,我喝点白开水就好!”  “嗯,你喝点水,不行的话,含点含片什么的!”  “嗯!”  厉祁深没有再继续动,乔慕晚的紧张,也就随之渐渐的平复了下来。  捏了捏手里的小手机,她问:“厉老夫人,您这么晚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情吗?”  乔慕晚的一提醒,厉老太太才想到了自己打电话给乔慕晚是有正经事儿要交代。  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厉老太太缓过神儿来。  “你瞅瞅我这个老太太真是上了年纪,把正事儿都忘了,要不是你提醒,我都不知道扯哪里去了呢!”  定了定神儿,厉老太太直了直自己坐在藤椅里的身子骨。  “这这样的啊,慕晚,这不是明天来我家这边,参加家族聚餐嘛,我寻思提醒你一声,告诉你别忘了!”  现在,自己的儿女三人,只有厉祁深这边有点儿眉目,厉祎铭和厉晓诺那边,连点儿影儿都没有,厉老太太只得寄希望于乔慕晚的身上。  她生怕乔慕晚明天也突然变卦说她不来了,厉老太太觉得自己有必要提醒她一下,省得自己最后打脸。  “不会,我没有忘!”  她都答应了厉老太太,怎么可能会食言,而且厉祁深都和自己逛街,给自己买了衣服,她要是突然放鸽子,依照厉祁深那种阴晴不定的性子,指不定要怎么折腾自己,把自己折腾散架了去。  “那就好,我就是知道你是好孩子,不会让我这个老太太难堪!”  厉老太太笑得合不拢嘴的说着话,一想到明天自己可以在妯娌小姑之间扬眉吐气,她就得意的很。  “那个慕晚啊,明天你先来我这边找我,我领你一起过去!要不,你给祁深打电话,让他接你!”  厉老太太安排着明天的事情,每次和乔慕晚通话,她都能把话说个没完没了。  “祁深明天也来这边,你让他去把你一并接来!然后咱们再一起去他二叔家!”  “好!”  乔慕晚本就是一个外人,对厉老太太的安排,根本就不存在什么疑议,她怎么说就怎么是。  虽然乔慕晚答应了下来,但是厉老太太丝毫没有要挂断电话的意思。  “慕晚啊,你说,我明天是穿藏蓝色的衣服好看,还是穿翠绿色的衣服好看,还有首饰,我明天想带个玉镯子,你看行不行?”  厉老太太虽然上了年纪,但是她平时很注重保养不说,对待打扮这一类的事情,在行的很,而且,她根本就不是什么闲得住、冥顽不灵、保守的老太太。  她不仅赶时髦,给自己穿衣打扮,还经常在微博、微信这样的社交圈子发动态,爆照。  前段时间,因为网红的流行,她还险些要去做了网红,要不是厉锦弘在中间拦着她,指不定现在厉老太太已经红得发紫了。  厉老太太让自己为她选衣打扮,要是平时,乔慕晚会结合当下老年人的现状,给厉老太太一些中肯的建议。  只不过她现在和厉祁深之间的对峙的状态,让她根本就没有办法儿好好的替她好好的选择,哪怕厉祁深现在没有动,她也不能像平时一样的正常思考。  厉老太太还在碎碎叨叨的自言自语着,乔慕晚根本就不可能坐视不理。  隐忍着那样一个不同于自己身体热度的东西,在自己那里有放肆增大的趋势,乔慕晚硬着头皮,回了厉老太太——  “我觉得,您穿藏蓝色的衣服好一些,至于首饰,您适合戴玉镯,衬您的气质!”  听乔慕晚条条是理的给自己分析,厉老太太洋洋得意的笑着。  “到底是年轻人,有眼光啊!”  厉老太太在电话的那段夸着乔慕晚的好见解,可乔慕晚一句话也听不进去。  她现在被厉祁深身体最真实反应的物什碰着,原本好不容易稳定下来的情绪,再度凌乱了。  厉祁深也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起了很强烈的反应。  他本以为,乔慕晚不绞着自己,自己也不动,两个人之间不至于擦枪走火,可是,他还是低估了这个小女人内里的紧-zhi和湿热。  就好像一个索命的紧箍一样,他就算是没有因此被逼迫到,自己也承受不住。  电话那边,自己的母亲,还絮叨和没完没了的给乔慕晚闲聊着,厉祁深抿紧着唇瓣,生生的成了一字型,大有一副对自己母亲抗议,直接把电话抢过来,挂断的意思。  最紧密挨在一起的两个人,都感觉到了两个人的身体变化,乔慕晚绷紧着后背,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有些忍不住,厉祁深原本背到后面的手伸了过来。  乔慕晚的小臂被干热的掌心握住,她颤抖着纤长的睫羽,去看厉祁深重拾yu-望火焰的眸。  读出来了他眼中传递给自己的信息是什么意思,她咬紧着,用眼神儿告诉厉祁深,“在等一会儿,你再等一会儿!”  可从来都没有亏待过自己的男人,哪里肯因为一通电话,让自己忍受这样的想动却不能动的对待。  厉祁深眉眼湛黑如墨,凝视乔慕晚无措的眼神儿,他眯紧狭长的眸。  “慕晚啊,那你说我藏蓝色的旗袍,配什么鞋子好一些啊?还有发型,你说我烫个卷好吗?”  厉老太太在另一端,给自己的衣着和配饰,绞尽脑汁的思忖着。  承受不住,再加上还有没有彻彻底底消弭的酒精的作用在作怪,厉祁深给了乔慕晚一个让她挂断电话的眼神儿。  乔慕晚向来都是那种尊重长辈的晚辈,让她主动开口打断厉老太太的说话,再挂断电话,她根本就做不来。  摇晃着头,她让厉祁深再继续忍一会儿。  生怕厉祁深忍受不住,乔慕晚圈住他的肩胛骨,去吻了吻他的唇,让他把起反应的物什,精力牵扯到上面。  乔慕晚不去吻厉祁深还好,她轻柔的一吻,如樱花陨落到指尖儿一样的轻盈,让厉祁深根本就忍受不了。  “唔……”  在乔慕晚的一声颤抖声音中,厉祁深把她的唇齿,封了个密不透风。  画风明显变了味,乔慕晚推搡着他。  她不想让他在这样的节骨眼儿上给她找麻烦,要知道,厉老太太刚刚对自己就已经有了怀疑,自己好不容易正经八百的给她说了几句话,就又闹了这样,铁定会让厉老太太发现端倪的。  “你别……嗯……祁深……”  一句带有无限旖旎“祁深”的轻唤,让头脑发胀的厉祁深,哪里还顾得上其他。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