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239章 :再抱一会儿

第239章 :再抱一会儿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6291更新时间:2018-01-01 07:50:58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厉敏的目光不经意间的一瞥,视线正好落在了乔慕晚的脸上。  一早,她就有听自己的大嫂说厉祁深现在有了交往的对象,瞧见面容素净却不失惊艳的乔慕晚,站在厉祁深的身边,两个人真是登对。  想想,不出意外,这位,应该就是传说中,自己侄儿的交往对象了。  看到厉敏用打量的目光落在乔慕晚的身上,厉老太太赶忙上前握住乔慕晚的手,拉到自己小姑子那里,给自己的小姑介绍自己的准儿媳。  “慕晚啊,这是祁深的姑妈,小敏,这是慕晚,我家祁深的女朋友!”  打从有了乔慕晚在,厉老太太特别爱和其他人显摆自己的这个准儿媳,好像就算是现在天上的月亮被够下来,都抵不上自己的这个儿媳妇。  不等乔慕晚先开口和厉敏问好,那边,厉敏先说了话。  “不用和我客套,叫慕晚是吗?你就随祁深,一起叫我姑姑就行了!”  因为厉祁深是自己父亲众多孙子中最有成就的一个,厉敏打小就对厉祁深疼爱有加,这会儿,他中意的对象,自己当然要另眼相待。  本以为像厉家这样的门第,与他们相处下来会不易,不想,他们都待自己极好,一时间,乔慕晚原本浮躁的忐忑与不安,消弭了一大半儿。  谈话间,尹慧娴从里面出来,张罗着招呼大家伙进屋里坐。  看到随自己大哥一家来的乔慕晚,她弯眉巧笑着,“慕晚也来了啊!”  “二夫人!”  乔慕晚礼貌的和尹慧娴问着好,然后提着手里的礼盒,递了上去。  相互间客套的推让了几句后,一行人,鱼贯而入。  乔慕晚随厉老太太入屋的时候,她的小手,被一只伸过来的大手,掌心绵实的握紧。  她抬头,看到笔挺身姿的男人,此刻目光深邃的看着自己,与自己掌心的纹路相对。  “还紧张?”  厉祁深问,声线沁着好听的磁性。  “还好!”  乔慕晚回了话,将自己另一只闲置的手也伸了过来,附上他修长指锋的骨节。  “他们都挺好相处的!”  他给她打着强心剂,这个家里,依照自己现在所处的地位,所有人都会看他的面子,不至于难为乔慕晚。  “嗯!”乔慕晚点头儿同意他的话。  这个家里的人,确实都很好相处,完全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些豪门世家的严肃与拘谨。  说着话,她眉眼澄澈的好像能折射出璀璨的水华一样看着厉祁深,“这个家里,应该属你最难相处,最难搞吧?”  闻言,厉祁深高深莫测的眉眼,不动声色的睨着眼神儿无害盯着自己的小女人。  好半晌,他薄唇掀动,“我是很难搞,不然也不至于你都好几次了,我还没she!”  画风突变,乔慕晚避而不及,“刷”的一下子烧红了耳根子。  “你怎么这么没有正型儿?”  现在不是只有他们两个人独处,他就这样在随时会有他亲人经过的环境下、说这样的话,她有些恼,抡起手就去打他。  “那也是和你!”  看她脸上横飞的两抹红霞,厉祁深抓住她的小手,重新包裹在手掌心里。  被掌心的干热,沿着经络传到周身各处,乔慕晚羞赧的颤了颤睫毛。  当一只横过来的手臂圈住她的肩头儿时,她摇头噤声。  “我们进去吧!”  “不急!”  她好心的提醒着,厉祁深却不以为意。  “让我抱一会儿!”  说着话,他的手臂,就力道殷实的把乔慕晚紧紧的收拢住。  ——————————————————————————————————————————————  厉潇扬和邵昕然还在房间里装扮自己,见家里的客人都来的差不多了,尹慧娴上楼叫厉潇扬下楼和大家问好。  “昕然,你先在这里待着,我下去和大家打声招呼再上来!”  “好!”  说着,厉潇扬提起裙摆,出了房间。  下了楼,看着客厅那里围坐着亲人,她声音甜美的把大家伙都唤了一圈。  尤其是瞧见到厉锦弘和肖百惠的时候,她古灵精怪的扑进厉老太太的怀中,唤着她的声音更是愉悦。  “这潇扬真是出落得越发的标致了,咱们这代人,还真是不得不服老啊!”  厉老太太说着话,虽然她平时是那种嘻嘻哈哈的乐天派,但看着自己没了年轻人的活力、自己不得不服老,她还是忍不住怨声载道。  “哪有啊?我大伯母最美了,就算是上了年纪,也不老的常青藤!”  厉潇扬的一句话,逗得大家伙都笑了起来,尤其是向来喜欢被人夸奖的厉老太太,整张脸,笑得都是褶子。  大家伙都闲聊了几句后,一向都嗜赌的厉敏,大刺刺的张罗着和几个嫂子、侄媳妇打打牌。  “来,今天赢你们大家伙点儿钱,赢了钱,我就给祁深家的慕晚买份见面礼!”  一旁,窝在厉老太太身边的厉潇扬,听自己的姑妈说要给自己堂哥的女朋友买见面礼,她不服不忿的吧唧吧唧了嘴巴。  没有将不满意的表情写在脸上,她转头,看向厉老太太。  “大伯母,我堂哥呢,他没有和你们来吗?”  被厉潇扬一提及,厉老太太发现屋里确实少了自己的儿子和准儿媳。  四下扫了一圈,她没有看到两个人的身影,但是想想,两个大活人也不至于丢,指不定现在窝在那里做些浓情蜜意的事儿。  “来了,你哥他来了,还把你准嫂子也带来了!”  “啊?真的啊?把我的准嫂子也带来了啊?在哪里,大伯母,你快给我引见引见!”  厉潇扬抱着厉老太太的胳臂问着。  打从她听自己的母亲说了厉祁深有了中意的对象以后,她整日都想着见一见这个被自己母亲夸得如何好、如何好的女人,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女人。  一向都是主动给大家伙引见乔慕晚,被厉潇扬要求着,厉老太太自然不会拒绝。  “没问题,等你准嫂子一会儿进屋,我就给你介绍!”  ———————————————————————————————————————————————  厉祁深松开乔慕晚的时候,抬手揉了揉她脑顶的发丝。  另一只手,从始至终都没有放开她的手。  “要是遇到什么事儿,先找我妈和我姑妈,处理不好,再告诉我,嗯?”  “不会有什么事儿的!”  厉家人对她态度还不错,乔慕晚并不觉得自己会遇到什么麻烦。  而且,为了让厉祁深不为自己操心,她捏着他的手指,安抚性的轻轻摩挲。  “以防万一!”  他又补充一句,让乔慕晚忍不住觉得好笑的往他怀中钻了钻。  她觉得这个男人向来都一副什么也不在意的散漫样儿,这会儿因为自己的事儿,竟然会一再叮嘱。  因为这种被捧在手心里呵护的感觉,乔慕晚心里就像是吃了蜜糖一样的甜。  两个人又腻了好一会儿,有黑色的奔驰商务车驶入闸口,厉祁深勾了勾她的鼻头儿。  “你先进去!”  意识到厉祁深似乎有事情要和车子的主人说,乔慕晚点了点头儿。  “那我先进去了!”  不舍的放开厉祁深的手,乔慕晚转身,往屋子那里走去。  乔慕晚走开后,黑色奔驰商务车的车门被人拉开,里面,厉锦江和藤少延迈开腿,下了车。  瞧见站在外面的厉祁深,厉锦江走了过来。  “祁深,怎么在外面站着?”  “二叔!”  厉祁深唤了声厉锦江,转头去看藤少延的时候,发现他的目光,正往乔慕晚离开的方向看去,不禁,他眉目间,荡起一抹微不可见的凌厉光芒。  藤少延收回目光,再去看厉祁深的时候,唤了声“表哥!”  ———————————————————————————————————————————————  厉潇扬下了楼以后,邵昕然百无聊赖,化好了妆以后,就拿着手机去了窗边那里。  不想自己站在窗边,看到了厉祁深和乔慕晚拥抱在一起的场景。  眼中呈现着乔慕晚小鸟依人窝在男人伟岸的怀中,盯着她脸上洋溢出来的幸福甜蜜,狠狠的刺激到了自己的眼。  几乎是一瞬,她漂亮的桃花眼就眯紧成了一道犀利的线。  捏紧着手指,她越发的觉得眼前的景象,就是对自己无异于一场鞭刑的凌迟。  承受不住,她转身,闭着眼睛、不去看、不去想……只是,她越是这样,那种被无垠苔藓,疯狂滋生的感觉,就不断地蛰刺着她的神经,让她再怎样不去想、不去看,脑海中还是一样呈现出两个甜蜜美好的场景。  索性,她提着裙摆,出了房间。  ————————————————————————————————————————————  乔慕晚往主屋那里折回,中途先去了一趟洗手间打量了一番自己的面容、衣着哪里是否有不妥的地方。  只是,进了洗手间的以后,她手搭在门把手儿上面,神情有些尴尬。  没有想到邵昕然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是盛装出席,她下意识的微皱细眉。  在洗手台那里撩水洗脸的邵昕然,察觉到洗手间的门被人打开,她直觉性的抬头。  刚看到乔慕晚的时候,她怔忡了下,随即,一抹透着针刺一样锋芒的目光,落到了她的脸上。  还没有从刚才被厉祁深和她抱在一起的场景中收回思绪,这会儿,瞧见了乔慕晚,她的眼仁中,自然不会有好的神色流露而出。  很自然的看出了邵昕然对自己显示出来的敌意,乔慕晚握住洗手间门把手的小手,下意识的加重捏紧力道。  “不好意思!”  她抱歉的颌首后,转身就想离开,不想邵昕然先她一步抓住了她的手腕。  乔慕晚迎上邵昕然的目光时,有些慌乱,睨看到她眼底投射出来对自己近乎是嫉妒到发疯一样的目光时,她细眉皱的更紧。  邵昕然捏着乔慕晚是手腕,一再的克制自己的情绪,可是……她真的克制不住。  好半晌,她才勉强敛住情绪,挤出一抹艰涩的笑。  “和祁深一起来了吗?”  她笑着,把“祁深”两个字唤的亲昵,似乎,好像要用这样的方式来掩饰自己心里的不在意,也试图用这样的方式刺激乔慕晚。  只是乔慕晚眉波平淡,对于她那一声“祁深”,没有表现出来任何的不耐和厌烦。  “嗯,阿深说要把我介绍给他的叔叔姑妈认识!”  乔慕晚无意挑衅,却不自觉的用了“阿深”这个称呼。  “呵呵,是吗?你们两个打算结婚了吗?”  邵昕然还在让自己竭力保持得体优雅的笑。  不管怎样,就算是自己被厉祁深的事情一再的刺激着,她也要把自己最无懈可击的样子,展现在乔慕晚的面前。  对于邵昕然提到关于两个人结婚的事情,乔慕晚也不知道自己该怎样回答她比较好。  厉祁深没有和自己谈婚论嫁,她身为女方,又怎么好主动。  不过,她真就想借用这个话题,刺激一下邵昕然,不出于其他的心理,就出于她也喜欢厉祁深、让自己心里起疙瘩的心理。  “暂时还没有,不过,厉老夫人把我接受给厉家的亲属时,说我是阿深的未婚妻!”  她向来都不是一个大度的女人,尤其是在厉祁深的问题上,她小心眼儿想要把那些总是围在他身边的莺莺燕燕,都赶的一干二净。  未婚妻?  无限级重量的三个字,让邵昕然感觉自己受了当头棒喝。  “那你们发展的还真的挺快!”  邵昕然放开了乔慕晚的手,兀自抬起涂着猩红指甲油的手指,勾了勾自己的发丝。  “不过,为什么只是厉家的老夫人承认你是祁深的未婚妻?祁深没有主动要求和你结婚吗?”  乔慕晚:“……”  “祁深和我认识有五年了,在意大利那会儿,他和我的关系,和他现在和你的关系差不多!”  很自然,她在影射乔慕晚,厉祁深和她之间,曾经也好过。  她看了眼表情平淡的乔慕晚,忍不住继续说着尽可能刺激乔慕晚的话。  “五年的时间,他对我的感情积淀可比你深,他都没有说要和我结婚,所以,我想……和他才认识几个月的你,和他应该不会有结果才对!”  “认识多久和感情多深没有多大的联系,谁也不保证就算是闪婚也不会有好结果,不是吗?”  乔慕晚笑着,嘴角浅浅的弧度,很是明艳、干净……尤其是一双水漾的明眸,看向邵昕然的时候,不含一丝杂质、也不含一丝的算计。  将两个小手背到了身后,邵昕然比她高一些的原因,让她下意识的抬起了圆润弧度的下颌。  “你说你和阿深认识了五年,不过五年前,阿深才二十九岁,都说男人三十岁以后才算成熟,他认识你那会儿还不成熟,自然会想不到以后结婚或者不结婚的事情!”  邵昕然:“……”  “但是现在不同,五年时间可以改变很多东西,就包括心性,早就今时不同往日了!你说对不对?”  听得出来乔慕晚有意告诉自己,就算是你曾经和厉祁深在一起,也不过是在他不成熟的年纪,被他玩玩罢了。  “感情和认识时间的长久没有太多直接的联系,感觉很重要,不是吗?”  有些人,就算是认识一天,只要感觉好,比和某些认识了不下十年的人,都会来得感情亲切。  直感觉自己被人从头到尾都破了一盆凉水,邵昕然因为乔慕晚的话,捏在掌心里的手指甲都嵌入到了皮肉间。  虽然邵昕然还在保持自己良好教养的优雅,但是乔慕晚还是察觉到了她眉目间荡起的一抹不自然。  也自知自己今天像是吃了炸药,说出口的话夹枪带棍,很是有针对性,她捏了捏背在身后的手指。  平时,她不觉得自己会是一个把人数落到无地自容地步的女人,只是,每当遇到厉祁深的事情,她总是做不到冷静,就像是炸了毛一样的会竖起自己身上的刺去攻击那些可能对自己产生威胁的人。  “邵小姐,我还有点儿,就不打扰了!”  算是和邵昕然打了声招呼后,乔慕晚转身,出了洗手间。  ————————————————————————————————————————————————  她知道厉祁深和邵昕然之间没有什么,只是听邵昕然说那些她和厉祁深之间怎样、怎样煞有其事的话,她就忍不住想要埋怨厉祁深。  就算是要拈花惹草,至少也别拈这样的女人,这种女人本就会因为自身优秀而心高气傲,她一个足不出户的小女人,哪里会是这种跋扈、尖酸女人的对手。  低着头走路的乔慕晚,一门心思的想着刚刚和邵昕然之间尖锐对峙的事情,以至于没有注意到迎面走来的厉潇扬,和她撞到了一起。  “你谁啊,走路不长眼睛吗?”  厉潇扬被撞到了肩膀头,没有去看是和谁撞到一起,她就忍不住怨声载道。  乔慕晚也被撞得不轻,去看厉潇扬的时候,神情不禁怔忡。  她见过厉潇扬一次,是在厉氏那边。  这次遇到,她脑海中,直接回忆出来了那天与她碰到的场景。  厉潇扬对视上乔慕晚的时候,也怔愣了一下。  “是你!”  她直接出声,眉头儿下意识的就皱紧。  她来这边不过是找邵昕然,不想自己竟然撞到了那日在厉氏,从厉祁深办公室里走出来的女人。  打量厉潇扬一身和邵昕然一模一样的礼裙,乔慕晚心里油然而生的了一种很乱的感觉。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那个邵昕然应该是和她认识,而且两个人的关系应该匪浅。  至于这个站在自己面前一脸跋扈样儿的女人,不出意外,应该就是厉家老二的女儿——厉潇扬。  乔慕晚想着眼前这个女人是谁的同时,厉潇扬也忍不住思忖这个女人到底是谁。  能出现在自己的家里,还能从厉祁深的办公室那里不避嫌的出入,十有八-九,这个女人就是自己那个堂哥中意的女人。  又拿目光,傲慢轻佻的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乔慕晚,她问:“你是我祁深堂哥的女朋友吗?”  一句“祁深堂哥”,乔慕晚的猜想得到了证实。  “也没见你哪里有出色的地方,我祁深堂哥怎么就这么不开眼的看上了你?”  出于对邵昕然的喜欢和维护,厉潇扬几乎是不想和乔慕晚接触,就把她规划到了自己不喜欢的那一类类型中。  厉潇扬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话,让乔慕晚下意识的皱眉。  看来厉祁深对自己说了那一句“以防万一”还真就不是空xue来风。  这个“万一”,还真就能给带来麻烦。  听到洗手间这边似乎有动静,闲不下来的厉老太太,赶忙来了这边。  瞧了一眼厉潇扬以后,老太太就把目光落在了脸色不是很好的乔慕晚的身上。  “慕晚啊,这是怎么了啊?”  虽然厉潇扬是自己的侄女,但是这侄女再亲,还能抵得上自己的准儿媳了。  厉老太太没有管厉潇扬,直接上前把乔慕晚拉了过来。  “没有!”  乔慕晚嘴角浅浅的莞尔,握着厉老太太的手,说着。  “真的没有吗?你的脸色这么不好,是不是不舒服啊?”  厉老太太嘘寒问暖的关心着,乔慕晚浅笑的摇着头。  一连遇到两个对自己有敌意的女人,而且个个跋扈,都是一副千金大小姐的尖酸、刻薄样子,她不过是不想厉老太太因为自己的事情担心,才强颜欢笑罢了。  厉老太太把乔慕晚当宝贝儿一样护着的样子,一丝一毫都不差的落在厉潇扬的眼底,她不屑的努了努嘴。  乔慕晚嘴上说着自己没事儿,精明的厉老太太哪里肯信。  从乔慕晚的嘴巴里问不出来什么,索性,她就去问厉潇扬。  “潇扬,这是怎么回事儿?我家慕晚是不是和你之间有了什么误会啊?”  通往洗手间这里的路上,就她们两个人,厉老太太用鼻子想,也知道可能是厉潇扬和自家的准儿媳之间发生了什么不愉快。  “没有啊大伯母!”  厉潇扬回着话,然后目光看了眼一副弱不禁风状儿的乔慕晚,堪堪的扯开嘴角。  “我刚刚来洗手间这边找我朋友,和她,不小心儿撞到了一起,我不知道她是谁,就甩了个脸色给她!”  厉潇扬自然不会把自己就是因为知道她是谁,才说了刻薄的话告诉厉老太太。  “是这样啊!”  厉老太太没有多想,她只当是两个人之间不打不相识,就赶忙给两个介绍对方。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