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241章 :犀利的厉老太太

第241章 :犀利的厉老太太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600更新时间:2018-01-01 07:50:58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是啊,慕晚,你得准备准备和祁深的事儿了,你看看你的准婆婆,都急成什么样子了,她可是一老早之前就催着祁深说要抱孙子了!”  厉敏说完话,老三家的媳妇徐雯华就附和着自己的小姑,一起逗着乔慕晚。  自己的三弟妹和小姑都一个劲儿的逗着乔慕晚,厉老太太在一旁想替自己的准儿媳开脱,却在想着这是个催着自己儿子和她喜事临门再好不过的机会,就故作忸怩、心里却是别有一番洞天样子的接着话。  “我哪有一老早之前就催着我家祁深要孩子了,还不是碰到慕晚以后,觉得她旺夫,我才催着赶紧让自己抱孙子!”  能看得出厉老太太心里都乐开了花还这么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厉敏这个小姑笑得更欢。  “大嫂,你和我们几个妯娌小姑摆弄什么啊?刚刚三嫂家佳思给婴儿喂-奶那会儿,你可是没少围前围后的转!”  说着话,厉敏用手肘怼了怼脸上布满红霞的乔慕晚。  “慕晚啊,姑妈给你说,你这个婆婆啊,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她可是比咱们几个谁都着急抱孙子,可是她就是别别扭扭地不肯承认啊!你呢,抓紧和祁深要孩子,我是我们兄弟姊妹四个里面最小的,现在,我家儿媳现在都有了孩子,你这可不能让我大哥、大嫂这边挂不住面子啊!”  厉敏年轻的时候留学美国,再加上思想开放的原因,她并不反对婚前xing行为,也不反对奉子成婚。  “小敏,我可没说我不着急抱孙子啊!”  听着厉敏的话,厉老太太急忙插话反驳一句。  她虽然做不到将刀架在自己儿子和准儿媳的脖子上面,让他们两个人赶紧要小孩的事儿,但是不出乱子的前提下,她可是默许两个人奉子成婚。  “大嫂现在都不否认了,看起来还真就是着急抱孙子了呢!”  尹慧娴也顺势插话,几个妯娌间,风趣的谈吐着。  被几个长辈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耳根子发烫,乔慕晚本以为像厉家这样在盐城首屈一指的名门世家,思想会是保守、守旧的,不想,对待婚前xing行为和婚前怀孕的事情,看得这么开放。  倒是她,显得放不开!  有些无措,乔慕晚抬起了头,视线不经意间触及到了一抹深邃的目光,冷沉、惹人深思的落在自己的脸上,她下意识的心弦儿一颤。  闲聊的几个人察觉出气氛变得有些微妙,就敛住笑,抬头。  看到不远处长身而立的厉祁深,逆光中,身姿笔挺,五官深刻、俊美的站在楼梯口那里,几个人先是一怔,随即,厉敏笑着站起了身。  “我说,这祁深总算是出现了!”  厉敏招呼着厉祁深过来坐,厉祁深点了点头儿,就走过来,坐到了几个人对面那里的空沙发。  “祁深,刚刚我和你妈,还有你姑妈说你和慕晚的事儿,怎么样,打算什么时候和慕晚把亲事定下来?我这个做婶娘的,可是着急吃酒了!”  徐雯华手里拿着个奶瓶喂着自己的孙儿,和厉祁深说了话以后,就让儿媳许佳思把孩子抱走。  “是啊,我看你这都把慕晚领回来给我们大家伙认识了,就把亲事儿定下来吧!”厉敏随着附和着。  没有厉祁深在,几个女人之间闲聊还能扯扯要孩子的事情,现在厉祁深在,几个婶娘姑妈可不能没规没矩的逗自己的这个侄儿。  闻言,厉祁深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自己的二婶、三婶,又看了一眼自己的姑妈,一扫而过自己的母亲后,最后,如炬有神的目光,在乔慕晚清秀的小脸上,留下紧锁的热度。  本就够忐忑于厉家几个人的谈吐,她这会儿被厉祁深看着,他样子好像是自己怂恿了他的婶娘和姑妈说这些话一样。  坐在一旁一直都没怎么做声的厉老太太,之前保持静默的状态,现在关于自己儿子的话题打开了,她这下子可不再一语不发,直接打开了话匣子。  “祁深,现在你婶娘和你姑妈都这么说了,我这个做母亲的也打算好好问问你!”  之前他和乔慕晚的关系曝光以后,她一直没有机会把两个人之间到底发展到什么程度的事情问清楚,现在有这么多亲属在,她断定自己的儿子不能让自己吃瘪,就出了声。  为了体现自己的严肃,厉老太太还特意直了直腰板,拿出来一副正襟危坐的样子。  “你现在已经把慕晚领回来给大家伙认识了,你说吧,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打算什么时候和慕晚领证啊?”  客厅这里,几个人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厉祁深。  向来都是一派从容,不会显露出来什么情绪在脸上的男人,对于自己母亲和婶娘、姑妈的直视,没有任何表现。  不显山、不露水的俊脸上,反倒是衬得几个女人太鸡婆。  听厉老太太对厉祁深的发问,坐在一旁敛眸的乔慕晚,蝶翼般的睫毛,轻轻地颤抖着。  她有些期许于厉祁深的回答,却在想到他可能不会回答厉老太太的问题时,小手矛盾的捏紧。  迟迟得不到厉祁深的回答,坐在沙发对面的几个长辈,有些不解。  自己的侄儿都已经把这姑娘家的给领回来给大家认识了,这怎么还不出声定下婚期啊?  想到厉祁深对这个乔慕晚可能只是玩玩而已的心理,在场的几个长辈,不由得掌心捏了一把冷汗。  好半晌,客厅这边都开始浮动不耐烦的议论声,厉祁深才不紧不慢的掀动薄唇。  “身为男方,这种事情,应该尊重女方的意愿不是吗?”  很显然,厉祁深的意思是,就算是我这边定下来领证时间和婚期,乔慕晚那边要是不同意也没有什么意义;如果乔慕晚那边没有什么疑议,他这边不存在任何的问题,随时都可以定下领证时间和婚期。  厉老太太干巴巴的眨巴眨巴了眼,明白了厉祁深的话是什么意思后,将目光落在了乔慕晚的脸上。  见厉老太太看向自己,乔慕晚顿时就觉得厉祁深丢了一个烫手的山芋给自己。  有那么一瞬,乔慕晚想要像一只小豹子一样扑上去,直接咬断这个惯会给自己添堵的男人的舌头儿,看他这张嘴,还能不能给自己找麻烦,让自己窘迫的无地遁寻。  厉老太太一见乔慕晚,就喜欢的不行,她笑着拉住乔慕晚的手,问:“慕晚啊,你现在都和我家祁深发展到见家长的地步了,你是怎么想的啊?要不,咱们定个时间,把你的父母找出来吃顿饭,把婚事儿定下来?”  乔慕晚囧然,自己曾经有过婚姻史的事情还没有向厉老太太说清楚,现在就这样堂而皇之的要和自己的父母见面,还说要定下来婚期,她实在是不知如何是好。  虽然她也想名正言顺的和厉祁深之间坐实关系,但是不把那些不该存在的误会都解释清楚,她暂时真就无法卸下心理的负担,用轻松的姿态嫁给厉祁深。  自己实在是没辙,乔慕晚抬着头,用楚楚动人的目光和厉祁深求助。  是他给自己找了麻烦,很自然,她想到帮自己解决麻烦的人,就是这个佯装和他没有任何关系的臭男人。  厉祁深眉眼高深,对于乔慕晚的求助,他一脸平淡,弄得大脑此刻一片空白状态的乔慕晚捏紧手指,无所适从。  话题的重心被抛到了乔慕晚的身上,几个长辈的目光,带着期盼的看向她。  被几个长辈看得浑身带刺,乔慕晚自知,自己今天要是不出声,指定会降低大家伙对她的好感。  再三捏紧自己掌心的皮肉,她轻轻掀动蔷薇色的菱唇。  “厉老夫人,我……”  “大伯母,三婶娘,姑妈,我给你们介绍一个人!”  乔慕晚刚开口准备回答厉老太太,厉潇扬的声音就不合时宜的加了进来。  前不久自己还听到了厉潇扬跋扈的声音,这会儿又听到她的声音,她神情僵硬的看着眼前走来两个盛装的女孩子。  闻声,几个人抬起头去看,入眼,是被厉潇扬推到前面的邵昕然。  除了尹慧娴,其他的几个长辈都不认识邵昕然,就忍不住用考究的目光打量着她。  “这是邵昕然,我的好闺蜜,也是我爸妈准备认的干女儿!”  厉潇扬笑着向几个人介绍着邵昕然,然后又逐一把在场的几个人都给邵昕然介绍了一番。  面对厉家人,邵昕然礼貌又谈吐优雅的和几个长辈打着招呼。  厉潇扬介绍到乔慕晚的时候,目光带着轻蔑的不屑,就像是没有看到她一样,直接把她略过。  “这是我堂哥!”厉潇扬面含点点笑意的指着厉祁深。  “昕然,这位不用我多介绍你也认识,毕竟在意大利那会儿,你们两个可是整整认识五年呢!”  故意咬重后面的那句话。  她说着话,眼角的余光,带着锋芒的落在一旁脸色极度不自然的乔慕晚那里。  得意的勾着唇,她轻佻、傲慢的样子,俨然就是想要挑战乔慕晚。  “嗨,祁深,好久不见啊!”  邵昕然故作平静的和厉祁深打着招呼,一双璀璨的桃花眼,折射出潋滟似水的柔光。  但就是这样,厉祁深也只是抬眼看了她一眼,点头儿“嗯”了一声。  一听说这个邵昕然又是厉潇扬的好闺蜜,又是和厉祁深认识,还认识了整整五年,怎么听都别有一番深意,厉老太太忍不住挑眉用目光一再打量邵昕然。  发觉出厉老太太的目光落在邵昕然的身上打量,厉潇扬赶忙把她推到了厉老太太的身边。  “大伯母,昕然和我一样,都是学舞蹈的,不过她可我厉害多了,她之前一直在意大利生活,和我哥关系很好的!”  又一次可以强调了厉祁深和邵昕然之间非比寻常的关系。  邵昕然被厉潇扬操之过急的推到厉老太太面前,她不免面露囧色的皱了下眉。  但应付这样的场合多了,她很快就来去自如的对厉老太太弯眉巧笑。  “厉老夫人您好,我一早就想拜访您和厉老先生了,只是碍于没有机会!”  她得体优雅的笑着,让厉老太太不免面露尴尬的笑着。  她一个姑娘家的,要登门拜访自己和自家的老头子,很显然她这是对自己的儿子有意思啊,不然哪里会有这样的姑娘,能厚着脸皮的见她和她家老头子啊!  “呵呵,没事儿的,我平时和我家老头子都挺忙的,没有什么时间!”  虽然这个邵昕然人不错,但是厉老太太走的桥比他们这些晚辈走的路都多,她怎么可能看不出来自己的这个儿子对她没意思啊!  而且,乔慕晚还在,她怎么可能让自己的准儿媳,受了这样不明不白的挑衅。  邵昕然脸上的笑,因为厉老太太的话,有些僵硬,但不想自己在厉家众人面前失态,她还是保持着大方优雅的笑。  “不打紧,如果不介意,厉老夫人可以留个联系方式给我,如果您什么时候有时间,我再去拜访您和厉老先生也可以!”  一看这个邵昕然还真是贼心不死,厉老太太摇头晃脑了几下,今早烫好的花白卷发,像是小弹簧似的上下颤着。  “呵呵,可以留下联系方式给你,不过我最近真的是没时间,姑娘你可能还不知道,我家祁深要结婚了,我在忙他结婚的事儿,可能对你招待不周啊!”  说着话,厉老太太抬手抓住了乔慕晚的小手握在掌心里。  明显感受到乔慕晚指尖儿的冰凉,她下意识的心里不悦起来。  连她这个老太太都看得出来自己的这个侄女和这个邵昕然是来者不善,何况是自己的这个准儿媳了。  “哝,姑娘,既然你和我家祁深的关系这么要好,那理应把祁深的未婚妻给你认识认识才是啊!”  邵昕然:“……”  “这是慕晚,祁深的未婚妻,过些日子,两个人就打算结婚了。姑娘,你要是过些日子没有回意大利,还留在盐城这边,就来参加他们两个人的婚礼啊,大家伙凑在一起,还热闹!”  一再被厉老太太的话呛着自己,邵昕然纵然再怎样想要保持优雅,也保持不住了。  她的脸色很差,哪怕有粉底的遮掩,也能沁出她肌肤上面浮现的惨淡的白。  可厉老太太哪里顾得了这些,自己的准儿媳都因为她的挑衅,现在手指冰冷,她不过是拿话呛她,已经够给她面子了,不然,她就算是死是活,住了院,又和她有什么关系。  看不惯自己的大伯母这么护短,厉潇扬捏紧手指,不服不忿起来。  本来,她打算拿邵昕然刺激乔慕晚,让她懂得自己的身份,然而知难而退,谁曾想,这个乔慕晚的道行这么深,让自己的大伯母这么疼爱有加,连邵昕然什么都没有说,她就恨不得浑身带刺的去呛她。  “大伯母,我介绍我的好朋友给你们认识,你们干嘛扯一些其他的事情啊?昕然和我堂哥认识,但是不代表一定要和‘准嫂子’也认识啊?”  厉潇扬带着深意的唤着“准嫂子”这三个字,让精明的厉老太太一下子就发现了端倪。  怪不得刚刚在洗手间走廊那会儿她这么针对自己的准儿媳,敢情她这是替这个邵昕然抱不平啊!  “潇扬啊,你瞧瞧你这话说的,你说这姑娘和我家祁深都认识了五年,那按理说,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应该很好是吧?既然这关系这么好,她更应该和我家慕晚认识不是吗?不然啊,这两个人要是不认识,哪天这姑娘和祁深碰见,做了哪些亲昵的动作,要慕晚看见,不是徒惹麻烦,让人误会么!”  厉老太太越说,话里就像是海绵藏了针,听得起来条条是理,没有什么歧义,但是细听了去,很明显就是在警告邵昕然别缠着我家祁深不放,不然你就是引火上身、自找麻烦。  别人听不出来这话里的深意,可是这几个当事人,一个比一个心知肚明。  听自己一向大哈喇的母亲,今天这么护-犊-子的话,厉祁深英气逼人的眉峰间,泛起微不可见的涟漪。  邵昕然的脸色,不好厉害,不仅是脸色,就包括面部表情都极度的僵硬。  她之前听厉潇扬说厉老太太很好相处的,还说她要是见了自己,一定会喜欢自己,而不是喜欢乔慕晚。  只是现在看来,她不仅不会喜欢自己,还会出言警告自己。  觉得自己的存在、所处的立场越发的可笑起来,邵昕然浑身上下的血,都是一点儿、一点儿的耗尽着。  厉潇扬想要替邵昕然抱不平,可话到嘴边,怎么说都觉得自己的话要是说出口,就是在惹厉老太太不悦。  她想带邵昕然离开,但是离开就意味着自己乘胜而来、失败而归,是一种对人性尊严的污辱。  几个人之间的波涛暗涌,徐雯华和厉敏两个人都没有看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儿,倒是尹慧娴隐隐约约察觉出来了几个人之间的隔膜。  尤其是自己的女儿那里,知女莫若母,她看自己女儿的样子,俨然就是把乔慕晚视为眼中钉、肉中刺一样的想要拔除,不过自己的大嫂那里不肯买账。  “潇扬,你看你的妆都没有化好怎么就下来见人了啊,还不上楼去补妆,还有昕然,发饰也没有弄好,我说是不是化妆师和造型师不合格啊,我实在是不喜欢你们两个今天的装扮!”  不可能让一场好好的聚餐变得不欢而散,尹慧娴主动做了这个调解人。  说着话,她就让她们两个人跟她上楼找化妆师和造型师理论。  邵昕然懂得尹慧娴是在有意给自己开脱,就点了点头儿,挪动像是灌了铅一样沉重的步子,随她上了楼。  虽然厉潇扬不情不愿就这样离开,但是自己吃了瘪,再继续留下,也不过是让自己的脸上更没有光彩。  想想,她还是识趣的随自己母亲上了楼。  ——————————————————————————————————————————————  被厉潇扬和邵昕然这么一闹,乔慕晚无力的厉害。  虽然厉老太太把自己护的严严实实,没有让自己受到一点儿伤害,但是她就是莫名的心烦,而追其根源儿,她还找不出来个所以然。  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事儿烦心,又有什么可烦心的事儿值得自己烦心!  兀自一个人心不在焉的避开人,往后面的花园那里闲逛去。  拐过一个墙角,她没有看到横在自己面前的一只手臂,就被那只手臂,快速的拉了过去——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