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246章:有那么离不开我么?

第246章:有那么离不开我么?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387更新时间:2018-01-01 07:50:59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厉晓诺原本撅着小嘴巴,因为厉祁深突然把自己的小秘密给曝光了出来,她一下子就急着跳了脚。  “哥,你怎么能这样呢?”  厉晓诺交往男朋友的事情,一直都在隐瞒家里人,这会儿,在这样厉家人都在的情况下,就这样不顾及自己面子的揭自己的短,她真的尴尬极了。  “呀,晓诺有男朋友了吗?”  厉敏一听厉祁深的话,当即就来了兴致。  “怎么,晓诺也交往男朋友了吗?”  一听自己的小姑说大嫂家的厉晓诺也有了男朋友,徐雯华也跟过来打听。  一时间,客厅里所有人关注的焦点都落在了厉晓诺那里。  厉祁深拥着乔慕晚找了一处没有人在的交流里坐了下来。  看着一脸难为情表情的厉晓诺应付着家里的长辈,乔慕晚用小手打了厉祁深一拳。  “你明知道晓诺是在和我开玩笑,你干嘛要挖苦她啊?”  让她一个小姑娘,承受婶婶姑妈的质问,她也是一个女人,自然能理解厉晓诺会有多不好意思啊。  “我挖苦她?”  厉祁深不甚在意的扯了扯菲薄的嘴角。  跟着,他嘴角,漾起了一抹风情万种的深邃涟漪。  “拿我的女人开涮,被那些碎叨个没完没了长辈磨叽,已经算轻的了!”  乔慕晚:“……”  ————————————————————————————————————————————————  到了晚饭的时候,被尹慧娴暂且说服下来的厉锦江,脸色不是很好的下了楼。  但念在众多宾客在,他的脸上没有多么难看的神情。  “你去楼上把潇扬和她朋友叫下来!”  楼下这边其乐融融,却没有自己女儿在下面陪-客的身影,厉锦江不免脸色有些难看。  尹慧娴点了点头儿,往楼上折回。  下了楼这里,厉锦江面含笑意的招呼大家伙去就餐。  在一众人中,他没有看到藤少延的身影,忍不住皱了下眉。  后来问了厉烁,才知道藤少延在外面打电话。  能猜得到他是在打电话给藤家那边,他本就勉强维持正常的面色,更加的不好起来。  这边准备就餐,那边厉锦弘的手机里进来了电话。  是藤嘉闻打来的电话,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就大致能猜的出来是什么事情了。  有些难为情,这是自己二弟和藤氏的事情,非得要给自己掺合进来,他不好处理,就把手机递给了厉祁深。  “祁深,你去替爸接个电话!”  一看打电话的人是藤嘉闻,厉祁深也下意识的皱眉。  这个烫手的山芋,给谁处理都是棘手的。  乔慕晚坐在厉祁深的身边,见他剑眉微皱,就用自己的小手,附上了他骨节分明的指。  给了乔慕晚一个不用担心自己的眼神儿,他起身,去了外面。  赶上这个节骨眼儿上打电话,厉锦江能猜得到应该是藤嘉闻打来的电话。  以至于厉锦弘将手机递给厉祁深以后,他的视线就一直流连在厉祁深那里。  只是见了乔慕晚以后,他的视线就定格在了她的脸上,连那边可能是藤嘉闻打来电话的事情,也瞬间给遗忘了个一干二净。  厉祁深离开以后,乔慕晚抬头,见厉锦江正在用一种审时度势的目光看自己,她心里略微不自然,但不好自己流露出来过多不自在的表情,她对厉锦江淡淡的笑了下。  越看乔慕晚,越是有一种再熟悉不过的感觉,厉锦江不认为会是自己的感觉出了错,只是……她姓乔,和自己臆想中没有任何重合的地方,他忍不住也会怀疑,是不是自己感觉出了错,或者是最近自己遇上邵萍的原因,才会把这个五官、眉目间和记忆中那个相似的人重合。  乔慕晚对自己的淡笑,让厉锦江也发觉自己盯着人家姑娘看有些失态,就尴尬的对他会以微笑。  ————————————————————————————————————————————————  厉祁深到了外面,捏着手机,接了藤嘉闻打来的电话。  是关于厉锦江要和藤氏合作那个开方案的事情。  厉祁深并不了解这其中都是怎么一回事儿,但是藤嘉闻这边明显表现出来了不愿意和厉锦江合作的意思。  藤嘉闻告诉厉祁深,说厉锦江打算借厉锦弘的关系,拿下这次的合作,藤家这边,不可能不卖厉锦弘的面子,如果厉锦弘要是帮他弟弟,藤家这边会同意下这个合作。  不过要是没有厉锦弘这层关系在,藤氏这边是不愿意和厉锦江合作的。  把事情最棘手的部分所在丢给了他这边,厉祁深将唇抿紧成一字型,黑眸似鹰一般的深邃、冷鸷。  “藤先生,与其这件事儿你交给我父亲这边处理,让你的儿子去处理更好,不是吗?”  两家关系的敏-感,让厉祁深明知道自己按理应该叫藤嘉闻一声舅舅,他还是用礼貌却疏离的口吻唤他为“藤先生”。  “现在少延是藤氏的总经理,全权负责这次开发案的事情,与其你想让我父亲替藤氏权衡这次合作的事宜,不如,让少延自己处理这件事儿更好,不是吗?您说我说的对吗?舅舅!”  电话那端,鲜少能听到厉祁深唤自己一声舅舅,这会儿听他口吻不咸不淡的唤了自己一声舅舅,藤嘉闻想要继续由厉锦弘替自己权衡这次合作事情的话,就那样硬生生的卡在了嗓子眼儿里。  “呵呵,也是,现在都该是你们年轻人打拼的时代了,我们都老了,还是让你们来处理这些事儿好了!”  他能看得出来厉祁深这边并不是很想帮自己处理这件事儿,就又随意聊了几句,挂断了电话。  挂断了电话,厉祁深随手抽出来一支烟,含在匀称涔薄的唇瓣间。  笔挺的身姿,站在落日余晖中,他本就颀长的身影被拉长。  他一手抄袋,另一只手的指间夹着香烟,没有吸烟,他任由香烟的袅袅烟雾在指尖儿蔓延开……  那边,接了家里打来的电话的藤少延,听完家里说自己看着处理这件事儿以后,脸色不是很好。  这次的项目价值近亿,是自己处理过有史以来,资金最多的合作案,他本想找资金实力雄厚、有历史沿承的大型企业合作。  不过家里现在不给自己意见,任由自己放手去做的姿态,让他有些难为情。  厉锦江一律打亲情牌,用厉锦弘那边的关系给自己施压,让他根本就不好拒绝。  他抬手扶了扶眼眶,捏着手机准备往主屋那里走的时候,碰到了逆光站在日落余晖下的厉祁深。  看得出来他似乎在等自己,藤少延抿了抿唇,走了上去。  ————————————————————————————————————————————————  藤少延回去了主屋那边,乔慕晚本以为是厉祁深回来了,不想出现在餐厅这里的人不是他,不免心里有些小失落。  坐在乔慕晚身边的厉老太太,察觉出来自己的这个准儿媳在翘首以待自己的儿子,她当即就笑弯了眉眼儿。  小手被一双略微干枯的手包裹在掌心里,乔慕晚抬头,迎上了厉老太太一双含笑的眉眼。  “没看到我家祁深,失望了吧?”  乔慕晚没有接话,却红了脸。  她是在等厉祁深回来,有那个男人在,她就会觉得自己有了依靠,有了主心骨;没有他陪在自己的身边,她总觉得自己少了些什么,做什么事儿都没有底。  很多时候,依赖这种东西,真的要命,让人太过容易患得患失。  “呵呵,到底是小年轻,分开一会儿就受不了了!”  被厉老太太的话说的自己脸红的更甚,她清秀的面颊上,样子有些窘迫。  “要是实在是坐不住,就去找他吧!”  乔慕晚虽然想去找厉祁深,但是行为不愿受到本能的支配。  “不用了,他一会儿应该就会回来!”  “没事儿,去找他吧,潇扬还没有下来,还得等一会儿!”  被厉老太太一再怂恿,乔慕晚颤了颤几下纤长柔密的睫毛后,起了身。  “我马上回来!”  ————————————————————————————————————————————————  到了外面,乔慕晚看到了逆光而站的厉祁深,指间夹着烟,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她走了上去。  “怎么又抽烟了?”  厉祁深抬头,看到乔慕晚,挑了下眉。  “没抽,只是点了一根而已!”  厉祁深捻灭烟,将烟蒂丢在一旁的垃圾桶里。  “怎么出来了?”  他拉过她的手,移送到唇边,吻了下,问着。  “看你在这里待了这么久还没有回去,我就出来找找你!”  她没有矫情的找其他借口搪塞,很坦诚的回答了厉祁深。  “有那么离不开我么?”  他嘴角荡起一抹涟漪,很好看,让乔慕晚见了,脑海中想到了“赏心悦目”这个词。  “你能不能不这么自恋?”  乔慕晚从他的手里抽出来自己的小手。  她的样子,让他轻笑着。  揉了揉她脑顶的发丝,他唇瓣轻蠕:“小妖精!”  说着,就拉过她抱在了怀中。  “回去吧,大家都在等我们呢!”  “不急,我们又不是主角,掺合什么热闹!”  相比较和一家人凑热闹,他更愿意和这个小女人多一会儿独处的时间。  湛清的下颌,抵在她的脑顶上,细嗅着她发丝间散开的淡淡香气,撩-拨起自己心底里那根心弦,他吻了吻她的发丝。  细柔的吻,顺着她的发丝蔓延开,划过她耳垂后,厉祁深吻住了她的唇。  两个人的唇瓣刚触及到一起,就谁也放不开谁了。  厉祁深细细的啄着乔慕晚的唇瓣,从她的上唇瓣到下唇瓣,再从她的下唇瓣到上唇瓣,她的每一处,都被他带着眷恋的亲昵,吻着……  被这个男人韧劲儿的双唇,来来回回的xi-shun,包裹,乔慕晚回应着他对自己的亲吻。  她学着他亲吻自己的样子,反反复复的挑-唆着他的唇,时不时还俏皮的用舌尖儿,捣乱似的去碰他的牙齿,可是就是不肯越过他牙齿的禁锢,探ru到里面去。  “挑衅我是不是?”  耳边传来厉祁深咬牙的声音,乔慕晚有些无辜的看着她。  她这次只是碰了他的牙齿,又没有碰他的舌,自己又怎么挑衅他了?  “进来!”  厉祁深在她的耳畔命令着,无比强势、霸道……  乔慕晚和他在一起久了,自然知道他说出来的话是什么意思。  只是,她还不想就这么不矜持的把自己的she探-进去。  见眼前的小女人迟迟没有下一步动作,厉祁深顾不上其他,自己用强势的气息,封住了她的唇。  然后手腕一贯霸道的ci-chuan两排贝齿的不接纳,将自己的长舌,蛮横的卷起她无措的小香丁。  两个人jin-ye交融到一起后,乔慕晚想要忸怩,可身体渴望的本能,却将她早就击个溃不成军了。  她两个小手圈住厉祁深的肩胛骨,然后吊在了他的脖颈上,把自己的唇舌,主动与他纠缠在一起。  厉祁深咬了下乔慕晚的唇瓣,让她吃痛一声。  “你来,学我刚才吻你的动作!”  他掌心托着她的后脑,声音带着些微黯哑的出了声。  被厉祁深要求着,乔慕晚脸颊微微泛红。  他刚才吻自己,用的是法式she吻,这样深-ru的亲吻,对她来说,难度高不说,尺度还大的让她瞠舌。  “……那个动作,太shen了!”  乔慕晚想表达的意思是那个动作对她来说,太过大尺度,不想,厉祁深直接曲解成了另一番意思。  “只是she吻,我又没让你和我做那种事儿!”  厉祁深嘴角勾着万般风情的魅惑,然后趁着乔慕晚不备,自己从正面,大刺刺的抵住了她一下。  “你……”  即使隔着两层的布料,乔慕晚还是脸红心跳的感受到了那物什上面,传递给自己盈实、太过强劲儿的力量。  被厉祁深刺激到每一根神经都在一突一突的跳动着,耐不住他这样不知轻重的撩-拨,咬了咬牙,乔慕晚硬着头皮,主动去封住厉祁深的双唇。  她实在是学不来他那样能让自己舌苔儿shun-xi到酥酥麻麻的感觉,只得梗着脖子,听他对自己动作的每一个支配。  不消一会儿,她就累得气喘吁吁起来。  “继续!”  厉祁深没有让她离开自己的意思,在她的耳畔吹着热气的揶揄着她。  “别闹了,我……”舌头都麻了!  觉得自己说那样的话太过害羞,她赶忙就止住了话。  她不肯再继续下去,可厉祁深没有放过她的意思,就用自己的物什,撩-拨着她,然后觉得自己下面都有有羞耻的ye-ti流出来了。  实在是拗不过这个男人对自己敏-感的熟悉,乔慕晚红着脸,说着恨不得让她自断舌根儿的话——  “我晚上给你!”  ————————————————————————————————————————————————  乔慕晚在洗手间那里处理了一下自己,再出来时,碰到一脸餍足的厉祁深,她眼神儿埋怨的睨看他一脸的得意。  她觉得,“无歼不商”这四个字,在这个男人的身上,得到了充分的展现。  收到乔慕晚对自己眼神儿的怨怼,厉祁深不以为意。  “歼诈的坏男人!”  “那也只坏给你看!”  厉祁深眉梢间带着赏心悦目的涟漪,轻笑的嘴角,把话说得理直气壮。  他又抬手揉了揉她脑顶软-软的发丝以后,两个人就往餐厅那里走去。  两个人刚到餐厅那里,二楼那里,厉潇扬和邵昕然,在尹慧娴的陪同下,正好也下了楼。  迎面对视上的几个人,有不同的目光由眼底流溢而出。  不同于邵昕然的不甘心、不同于厉潇扬的不屑,厉祁深的眉眼很是深邃。  “走吧!”  他理所应当的拉住乔慕晚,就往餐桌那里走去,徒留不服不忿的厉潇扬在楼梯的最后一个台阶那里干跺脚。  “潇扬!”  看得出来自己的女儿还在因为厉祁深和乔慕晚走在一起的事情不满意,尹慧娴在她的耳边提醒了一下。  “记住我给你说的,别给我和你爸找麻烦!”  厉潇扬是想发-泄一下自己的不屑,但是她还不至于没脑子的给自己的父母找麻烦。  而且,刚刚在楼上那里,自己的母亲给自己谈了很多的话,自己的母亲答应了自己说可以不让自己和藤少延交往,但是前提是自己不许再做任性的事情。  想想,她只得咬牙,把心底里的不痛不痒、不悦不快,都尽数的吞下肚子。  努力让自己的脸上重拾盈盈的笑意,她走到了大家伙的面前,像是个小公主一样的绽放如花的笑靥。  见自己这个任性的女儿,让自己的妻子说教了一番,少了刚刚和自己吵架时的跋扈,厉锦江也就放下了心。  “爸,我好爱你哦!”  厉潇扬从厉锦江的身后抱住了她的脖颈,然后亲昵的唤着他。  难得自己女儿能这么识大度的和自己放下心防,厉锦江笑着握住了她的手。  “到底还是孩子,你什么时候能长大呢?”  “我长大了也是爸的孩子啊!”  越说,厉潇扬的语调越撒娇起来,哄得厉锦江眉开眼笑,完全没有注意到她眼底闪过的一抹狡黠。  又和厉锦江腻了一会儿,厉潇扬道:“爸,前不久您不是答应我,要认我的好闺蜜做干女儿吗?我的好闺蜜现在就在,爸,您可不能食言,要认我的好闺蜜做干女儿啊!”  说着厉潇扬就走到了邵昕然那里,牵起了她的手,往自己父亲那边领。  “潇扬!”  尹慧娴一早就应该想到自己的这个女儿靠不住,不想自己和她说了不要提让她爸认邵昕然的事情,她还是不顾及后果的提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