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247章:我和你做一下,你会更舒服

第247章:我和你做一下,你会更舒服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6318更新时间:2018-01-01 07:50:59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潇扬!”  尹慧娴一早就应该想到自己的这个女儿靠不住,不想自己和她说了不要提让她爸认邵昕然的事情,她还是不顾及后果的提了。  她真的是气得不行,自己这个女儿明明就答应了自己说,说她会听自己的话,不会让自己的父亲认邵昕然做干女儿,只是,她还是不听话,不管自己怎样苦口婆心的规劝,她依旧找上了厉锦江,让他认邵昕然做干女儿。  千防万防,她终究是没有防住。  当着这么多的厉家人在,自己的这个丈夫,就算是不想认邵昕然做干女儿,出于维护自己的面子,他也得硬下头皮认这个邵昕然做干女儿。  如果说邵昕然不是邵萍的女儿还好,但是倘若这个如果不存在,她就是邵萍的女儿,这不是作孽吗?让她做追悔莫及的事情吗?  厉潇扬无视自己母亲对自己轻唤,脸上露出得意的笑,拉着邵昕然,就去了自己父亲那里。  “爸,这就是我之前和您提过的我的好闺蜜,邵昕然!”  “昕然,这是我的父亲!”  厉潇扬给两个人相互介绍着彼此,完全没有注意到此刻视线相互交融在一起的两个人,他们两个人脸上的神情有多么的错愕、难以置信。  餐厅里,一下子就静了下来。  站在不远处,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的尹慧娴,察觉出餐厅那里发生的微妙变化,第一个反应就是,不好了。  她已经让化妆师给邵昕然上了足够厚的底妆,可是……估计是瞒不住的,自己的丈夫应该也发觉出来了这个邵昕然和邵萍长得实在是相似。  尹慧娴脸色不是很好的走上前,她刚想说些什么把邵昕然拉走,那边,自己不明所以的女儿,挑着眉头儿开了口。  “爸,昕然,你们两个人怎么了?怎么……这个样子?”  她后面的声音细如蚊蝇,俨然是没有想到自己的父亲和邵昕然碰面后,会是这样怪异的对视神情。  邵昕然不可置信看着眼前的厉锦江,无论如何她也没有想到厉潇扬的父亲,居然会是昨晚自己见到和自己母亲走在一起的男人。  这张脸,是那般深刻的印在自己的脑海中,从昨晚见到以后就已经烙印在了她的脑海中,一晚上的时间而已,她怎么可能不认识。  只是……怎么会这么“碰巧?”,碰巧到让她措手不及!  同样,厉锦江的脸色也不是很好,虽然眼前的这个女孩子脸上化了妆,将她素颜的五官用粉底、眼线掩盖住了某些细节部位,但是这丝毫不影响她五官大体轮廓和邵萍之间的相像。  这个世界上,不是不可能没有两个人长得很像的可能,但是这种相似到完全是邵萍年轻时样子的脸,怎么可能会是凑巧?  更何况,自己眼前的这个女孩子……她姓邵!  “爸,您怎么了?这是怎么一回事儿?”  厉潇扬觉得实在是奇怪,自己的父亲从来没有和邵昕然见过面,除了自己和他提过自己的这个好闺蜜以外,他们两个人之间应该是完全没有交集才对,为什么会有这样怪异的表情,呈现在他的脸上。  厉潇扬的轻唤,让厉锦江飞脱的思绪,近乎要凝固了一样的收回。  “呃……”  他尴尬的应了一声,然后发觉自己见到邵昕然以后的样子失了态,他赶忙拿出在商场上来去自如,将脸变成是面具那一套,重拾淡然。  他对厉潇扬笑着,“爸没事儿,就是觉得你的这个朋友,长得很漂亮!”  厉锦江由衷的夸赞着邵昕然,邵萍年轻的时候就是个有很多人追捧的小美人胚子,这个邵昕然长得和她那么像,隐约间让他见到了邵萍年轻时的影子,很自然的,在他的审美观点上来看,这个邵昕然也是个不需要吹捧的美人胚子。  “嘻嘻,那当然了啊,昕然在我眼里可是我认识的朋友里最好看的那一个呢!”  说着这话,她的眼神儿带刺一样的往乔慕晚那边瞥。  只是她目光触及到厉祁深鹰隼般冷冽的眸一样,就像是个受惊的小兔一样,赶忙收回目光。  她敛住眼底一闪而过的一丝不自然,重新亲昵的抱住厉锦江的手臂。  “爸,就是这个昕然啦,您答应我的,要认昕然做干女儿的!”  说着,厉潇扬丝毫不顾及这里有这么多的叔伯姑妈在,撒着娇,“您看啊,我大伯、三叔和姑妈家都有兄弟姐妹,就我一个人是独生子女,您看我一个人孤孤单单的,我真的好想有个姐姐啊!”  闻言,厉锦江不着痕迹的皱了下眉。  这要自己认个干女儿给自己的女儿做姐姐,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一定要“凑巧”的认这个和邵萍长相实在是相似的女孩子做干女儿,对他来说,莫名的在心理上有难度。  尹慧娴瞧见了自己丈夫眉头儿间的不自然,赶忙拉过还在“兴风作浪”的女儿。  “潇扬,你闹什么啊?”  她给厉潇扬使着眼神儿,不想厉潇扬理都不理,一副我行我素的样子。  “我哪有闹啊?爸都答应了要认我这个好闺蜜做干女儿,我在给我爸引荐这个干女儿呢!”  说着,厉潇扬从尹慧娴的掌心里抽离出来自己的手,重新抱住厉锦江。  “爸,您答应过我的,可不许食言哦!”  这种厉家人都在的情况下,自己的女儿俨然是要自己骑虎难下啊,纵然他现在想反悔不去认邵昕然,自己为了顾及面子,也得硬下头皮去认。  他根本就找不到一个拒绝自己女儿的理由!  尹慧娴把自己丈夫难为情的样子尽数的纳入了眼底,她自知,自己丈夫那边,他根本就没有办法儿拒绝自己女儿的任性,索性,她只能借助邵昕然这边,将这件事儿尽可能的压下去。  不想,她将眼神儿递给邵昕然,邵昕然竟然是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  尹慧娴看她的样子,顿时就来了气,看来,不出意外,应该是她唆-使了自己的女儿,使得她们两个人一个扮白脸、一个扮黑脸的沆瀣一气。  那边,厉潇扬还在和厉锦江哼哼唧唧着要他认邵昕然做干女儿的事情。  尹慧娴被厉潇扬和邵昕然两个女孩子磨得头疼,她横下脸,也顾不上家里这边还有这么多宾客在,直接看向邵昕然。  “你就这么想要做我和我丈夫的干女儿吗?”  能感受到尹慧娴对自己的不友善,邵昕然眉眼间目光很淡的落在她的脸上。  “我和潇扬的关系很好,就算是你们不会认我做干女儿或者怎样,她也是我认定的妹妹!”  没想到邵昕然会这样回自己的话,这么看来,反倒是她尹慧娴不懂人情世故了。  不由得,她的脸色被邵昕然呛得更是难看。  把尹慧娴不自然的神色纳入了眼底,邵昕然眸间的目光,渐沉……  如果是之前,厉锦江会不会认自己做干女儿,她都无所谓,或者是无关痛痒,毕竟他只是厉祁深的二叔,并不是厉祁深的父亲,不会让自己通过这层关系和厉祁深之间走得更近。  但是有了昨晚他在自家公寓楼下和自己母亲见面一事儿,再加上自己今天碰到了他,直觉性的反应要她一定要把他和自己母亲之间的事情查得一清二楚,所以,今天这个干爹与干女儿的相认,她势在必行。  那边,被厉潇扬磨得无可奈何的厉锦江,拗不过自己女儿的任性,他犹豫了半晌,还是硬下了头皮,答应了她!  “爸,您真好,我爱你!”  厉潇扬兴奋的雀跃,一个吻,毫不顾忌形象的落在了厉锦江的脸上。  自己千般阻拦,还是扭转不了这样让自己丈夫和邵昕然认作了父女的事实,尹慧娴不甘心的抿紧着唇,眼睛里恨不得带针一样看着邵昕然。  “你满意了?”  她扬着极差脸色的脸,问着一副乖乖女好形象的邵昕然。  当然能听得出来尹慧娴对自己的针对,邵昕然挑了下眉,笑道。  “能做您的干女儿,我当然很满意!”  尹慧娴嗤笑,不屑,漫溢眼底……  “可是,我并不是很满意!”  她话里带刺一样的说完话,完全没有心思再去理这一大家子的客人,脸色极差的上了楼。  ————————————————————————————————————————————————  一顿饭吃的大家伙味如嚼蜡,最后不欢而散。  好好的一顿饭就被搅乱成这样,厉锦江的面子挂不住,不住的面露囧色。  好在都是亲兄弟姐妹之间,谁也就没挑厉锦江的理。  看得出大家伙没有尽兴,向来喜欢张罗大家伙聚在一起的厉老太太,开口说了话。  “这样,下周末大家伙要是都没有什么事儿,就去我们家聚餐,正好现在我家晓诺也交男朋友了,我让她领回来给我们大家瞧瞧!”  自己母亲大哈喇的吵吵嚷嚷,厉晓诺脸色尴尬的拉着自己的母亲。  厉老太太根本就不以为意,还给厉晓诺递了一个眼神儿。  看得出自己母亲给自己的眼神儿的意思是她在圆场,拿自己的事情做个幌子,厉晓诺也就释然了下来,没有再去拦着厉老太太。  大家伙都点头说就定下周去老大那边聚餐后,一家子的人,就各自开车离开。  厉锦江家这边突然冒出来一场认邵昕然做干女儿的风波,让他暂且忘了和藤氏合作的事情。  由此,藤少延的事情成了漏网之鱼,让他暂时不需要因为这些事儿伤神劳心。  临走时,他给厉祁深递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儿。  虽然说厉祁深刚刚在外面遇到自己那会儿没有给自己说要不要和厉锦江合作的事情,但是他说了,“你的事情不会是今天的主角戏,没必要上心”,让他从那时起,就消除了忧心忡忡的担忧心理。  而他的话也赶巧应了验,他的事情,确实没有成了主角系,自己暂时可以不去在意!  藤少延走了以后,厉晓诺说自己会送厉老太太和厉锦弘回去,厉祁深没有和她推脱,就点了头儿,答应了下来。  ————————————————————————————————————————————————  回去的路上,乔慕晚神情若有所思的盯着窗外不断变化的五光十色霓虹灯。  尽管她今天没怎么样,可是竟然会过得这般煎熬,也这般让她神经一突一突的难受。  她将细白的手指撑在额心处,下意识的轻叹一声。  听到耳边落下乔慕晚轻不可闻的叹息声,厉祁深抬手抓过她的小手,包裹进掌心里。  “还不舒服?”  “嗯!”  乔慕晚点了头儿,将搁置在额角处的手拿下,附上厉祁深修长骨节的指。  “我今天真的很不舒服,不知道为什么?”  她总觉得自己的气管里憋着一口气,上不去、下去来,就那样悬着,让她实在难受的厉害。  “可能是要来那个!”  厉祁深接了她的话,把她的小手在自己的掌心里包裹的更加严实。  “不是,没到日期呢!”  乔慕晚自然不会把今天莫名的心烦意乱归结于自己要来月经的原因。  她侧头看到厉祁深嘴角不自觉泛起轻笑的纹路,才蓦地察觉到他是故意打趣自己。  “我是真的不舒服,这种事儿,你也要逗-弄我一下!”  厉祁深不语,嘴角笑纹却不减的盯着前方的路况。  过了好一会儿,乔慕晚自己主动探过身体,斜着一个角度的靠在厉祁深的肩胛骨上。  “你说……邵昕然今天的表现那么奇怪,是怎么回事儿呢?”  她不是在说她和厉祁深之间的事情,而是她和尹慧娴之间那种狠补刀剑拔弩张的架势。  虽然她知道邵昕然对自己来说是来者不善,但是,她觉得邵昕然至少不是那种会就某件事情闹到一发不可收拾的人。  她不知道邵昕然对尹慧娴说了些什么,但是尹慧娴脸色那么难看的离开,连家里有这么多的客人都不在楼下作-陪,可见,她今天真的是被气到了!  “她怎么回事儿,碍到你什么事儿了?你一个小脑袋装着我一个还不够,还乱合计其他的事情,你不累吗?”  “不是!”  乔慕晚小脑袋蹭了蹭他高档面料的外衣,贴在他的耳边,轻语着——  “我脑袋里只装了你!我只是很诧异她今天的表现,还有……你不觉得你二叔也很怪吗?”  厉祁深垂眸看了眼窝在自己怀中的小女人,然后又不动声色的将目光重新落回到前方。  看厉祁深只是看了一眼后就一副不以为意样子的盯着前方的路况,乔慕晚有些小情绪的打了一下他的胸口。  “你不是也发现了你二叔的不对劲儿,你干嘛发现了也不和我说?”  和这个男人在一起久了,乔慕晚很自然的能感觉出来这个男人把什么事情都不动声色的纳入眼底。  就像今天他也发现了他二叔看自己,和看邵昕然时的古怪神情。  “有什么好说的?他和你我有什么十分重要的关系?”  厉祁深不咸不淡的语气,听在乔慕晚耳朵里,她撅了撅小嘴巴。  “我就不信他看到我时,你没有怀疑过他为什么会是那种古怪的神情!”  “不是说不舒服么?哪来的这么多的废话?”  厉祁深呛着乔慕晚,抬手抓了抓她脑顶的头发儿。  “你和我聊会天,我就不会不舒服了!”  “我和你做一下,你会更舒服!”  厉祁深一本正经的说着话,乔慕晚“刷”的一下子烧红了脸。  “你就不能不让我出丑,和我很正经的说会儿话吗?”  厉祁深:“……”  “我觉得很奇怪啊,不光光是邵昕然,你二叔,还有那个藤少延,我也觉得很奇怪,只是,我说不上来为什么我会觉得他奇怪!”  她喃喃自语着,一双漂亮的乌眸,长而卷翘的睫毛,不住的颤抖着。  “你和他认识?”  乔慕晚提到了藤少延,厉祁深挑了一边的眉梢,问着他。  “嗯!”  乔慕晚没有规避回答她和藤少延之间的关系,告诉了厉祁深。  “我上次给你买领带的时候,碰到了他一次!然后今天,是第二次!”  厉祁深没有做声,听着乔慕晚兀自说着话。  “我还知道……他和你其实、是没有血缘关系的表兄弟!”  乔慕晚把这件事儿一并告诉了厉祁深以后,他低眉,眸底冷沉一片的看着埋首在自己肩胛骨处的小女人。  “他和你很熟?”  连这种事情都能毫不隐瞒的告诉乔慕晚,他这会儿还真就是想知道他和自己的未婚妻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没有!”  乔慕晚摇头否定,“可能他是觉得我和你之间的关系,可以不避嫌的把这些告诉我!”  目光里含着让人读不懂的眼神儿睨看了一眼乔慕晚,厉祁深转而收回目光,注视前方,不再去说一句话。  车厢里的气氛,一下子就降低到了一个压抑的点儿上。  发觉出厉祁深似乎莫名来了情绪,乔慕晚仰高了小脑袋,从他刚毅线条的侧脸去看他倨傲的轮廓。  见他向来冷峻的俊朗,下颌处的线条紧绷,她下意识的蹙了下黛眉。  乔慕晚起身,抬手去揉他的眉心。  “你生气了?”  她试探性的问,不想,厉祁深直接拿开了她的手。  小手要被他拨开的前一秒,她眼疾手快的把他干热的手,包裹进了自己的掌心。  “我不就是和他说了几句话,连这种事儿,你也要和我生气吗?”  乔慕晚当然不知道厉祁深一直都在介意当初自己母亲要给藤少延介绍她做藤少延女朋友的事情。  听她给自己说,说他们两个人今天是第二次碰见,藤少延还对她毫无保留的把藤家和厉家的事情告诉了她,他直觉性的心里起疙瘩。  厉祁深依旧不呛声,五官沁着料峭的冷然之意,乔慕晚忍不住撇了撇小嘴。  今天在客房外面,他还和邵昕然磨蹭了好一会儿,她都没有和他计较,他居然反过来和自己来了脾气,还不肯和自己说一句话。  “你说话,你别不说话!”  她要扳正厉祁深的脸正视自己,厉祁深却动不肯动一下。  “你要是再不和我说话,我可不理你了!”  她威胁着厉祁深,跟着就要放开他的手。  “唔……”  她的手非但没有成功松开厉祁深的手,反而被他抓紧,然后在自己一个避而不及下,被他用强势的唇舌,蛮横的吞没了自己全部的呼吸。  厉祁深涔薄有力的xing-感冷唇准确无误的擒获乔慕晚香甜的菱唇,恣意的碾压而下。  乔慕晚能感受到厉祁深对自己的亲吻,带着某种宣泄的火气,她不由得阵阵吃痛。  “嗯,轻点儿,疼……”  在厉祁深唇舌的强势攻击下,乔慕晚倒吸一口冷气。  “咬死你算了!”  他咬牙出声,跟着拿坚-硬的皓齿,摩挲她jiao-nen的唇瓣。  好一会儿,他才放轻力道,把刚刚的啃-咬,辗转变成绵密的shun-xi和包裹。  厉祁深顺着乔慕晚的唇缝,先把她双唇紧-guo进薄唇间,把两瓣唇,都前前后后扫了一遍,然后吸-ru自己的唇缝间,用长舌的舌尖,描绘她的唇形。  乔慕晚唇颚和口腔,都被厉祁深扫了一圈后,她的香丁,就被他卷住在了自己的长舌的紧密yun-chang下。  在乔慕晚被他亲吻的气息不匀下,厉祁深微微放开她一些,咬紧牙——  “和他不熟还说话?再给我拈花惹草,看我不收拾你的!”  厉祁深的话太过强势,乔慕晚有些委屈。  她想反厉祁深一句,不想他这会儿话倒是多了起来。  “你是不是忘了我妈曾经要把你介绍给他?你现在是不是觉得,我要是没有从中插一脚,你现在可能就和他好上了?”  大致明白了厉祁深来了情绪是因为什么,她的委屈,也就没有刚刚那般窝心的强烈。  “除了你,我不会和其他任何男人好上的!”  闻言,厉祁深堪堪的瞥过来一个眼神儿。  被他注视着,乔慕晚抬手,圈住了他的肩胛骨,然后把小脑袋,重新往他的怀中钻。  “我的心里只有你,其他的男人和你比不了!”  听了乔慕晚的话,厉祁深抬手点了点她的前额,“少给我贫嘴!”  “我说的是真的!”  她明眸见带着水光的澄澈,黑白分明的眼仁,真切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我都和你这样了,你还平白无故和我生气,我都没有计较你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你就不能不和我闹情绪吗?”  厉祁深:“……”  “再说了,我是弱势方,你就不能迁就我一下吗?”  听着身边小女儿吴侬软语的呢喃,厉祁深看她的目光更加的深邃。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